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扬羽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扬羽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笑傲风流 笑傲风流

    他顾不了多少,随意的推开一个房门,目光掠过,隐约看到房门上写着一个“笑”字,他原以为这房门是锁着的,用了好大的力气,没想到它只是虚虚掩着的,房门推开之后,他才赫然发现,里面云雾缭绕,仿佛这房间飞在半空中一样,下面绿树青山,风景诱人。妈呀,这要下去还不摔个死死的。可惜,他刚才用力过猛,这会儿发现不妙,身子却是一点都控制不住,在惯性的作用下,一脚踩空摔了下去。

    扬羽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架空
    立即阅读

《笑傲风流》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笑傲风流》,是作者扬羽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顾不了多少,随意的推开一个房门,目光掠过,隐约看到房门上写着一个“笑”字,他原以为这房门是锁着的,用了好大的力气,没想到它只是虚虚掩着的,房门推开之后,他才赫然发现,里面云雾缭绕,仿佛这房间飞在半空中一样,下面绿树青山,风景诱人。妈呀,这要下去还不摔个死死的。可惜,他刚才用力过猛,这会儿发现不妙,身子却是一点都控制不住,在惯性的作用下,一脚踩空摔了下去。

《笑傲风流》 第130章 合欢王家(2) 免费试读

仙鹤手陆柏登时明白了过来--上当了,他恨不得一剑捅死张勇霖,可是,面上却只能作出一副为民除害的英雄样,还有心胸开阔的前辈高人状。谁让张勇霖的姿态放的这么低呢,张口就是“陆师叔”,闭口就是“对不起,您大人有大量”等等话语,让陆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找什么样的借口发火才好。

等张勇霖提出请陆柏回转王府的时候,他方才冷冰冰的说道:“既然首恶已除,在下还有一些要务在身,就不在逗留了。”陆柏双手一拱道:“告辞了!”

张勇霖满脸的笑容,拦着陆柏道:“陆师叔,您不仅替我恩师报了大仇,也替王家报了血海深仇,不论如何,也请您到王府坐上一坐,不然不仅二叔母责怪,传到江湖上,大家也会责怪我们华山派太没有人情味儿了!”

按理说,一派掌门人说出这样三分恭维七分崇敬的话来,陆柏应该给面子才对。可是,看到张勇霖那笑嘻嘻的样子,陆柏心里是火冒三丈,要是再看张勇霖两眼,恐怕他就会忍不住拔刀相向。陆柏再次推辞道:“张掌门,在下确实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日后有暇,咱们再叙不迟。”

张勇霖本来就有点虚情假意,见陆柏铁了心要走,他笑道:“陆师叔,那我们后会有期。”看着陆柏一行人渐行渐远,融入到漆黑的夜色里,张勇霖嘴角挂上了一丝冷笑,心里却忍不住浮出点点疑问:这陆柏究竟是被自己气走的呢?还是他真的有什么要事?

“张兄弟,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也就此告别了。”桃根仙在一旁说道。

“错了错了,应该是绿山不改,清水长流才对啊!”还没等马云说话呢,桃枝仙已经开始反驳了。

见桃谷六仙正要展开大辩论,张勇霖见缝插针道:“六位桃兄,行侠仗义、义薄云天,高风亮节、温文尔雅,正是王家小辈们学习的榜样,而且今天又替王家报了大仇,怎么能不回王家一趟呢。也好让王家上上下下,铭记六位的大恩大德,为六位供奉一个长生牌位啊!”

六个人一愣,他们互相看了一眼,桃根仙挠了挠头发,说道:“这个……这个行侠仗义不留名,正是我辈的典范,区区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啊。今天我们就不去了,等以后再去啊!”

“今天既然不去,以后为什么还要再去啊?”桃花仙问道。

“今天不去,并不代表以后不能去,他们天天盼着我们去,我们又怎么不去呢?”桃枝仙反驳道。

几个人登时又是辩成了一团,张勇霖细细一听,这才明白六个人的意思,这六个人向来喜欢热闹,而王府里悲悲切切,他们实在是受不了。纵然有受人仰慕的巨大诱惑,可是思前想后也只能忍痛割爱了。

当下张勇霖邀请桃谷六仙去华山做客,约好了时间之后,两拨人依依惜别。张勇霖师兄弟五个回转王家,而桃谷六仙又开始游戏红尘了。到了王家,张勇霖将白板煞星的脑袋割下来,祭祀在王老爷子的灵前,同时在替岳不群设了一个灵堂,也祭祀了一番。王府上下,又是放鞭炮庆祝大仇得报,又是哭哭啼啼的悼念逝去的亲人。

杀了白板煞星之后,张勇霖长出一口气。精神这么一放松,疲惫的感觉就涌了上来。这两天,他不断地替王氏兄弟、林震南安慰他们的妻子,抚慰她们那个寂寞的芳心。这活塞运动虽然香艳,可还是相当累人的,特别是每天都要大战几场,一场都要连捅千八百下。床戏也是要有体力的,张勇霖心中暗自想到,嘴巴就忍不住张开,要打呵欠。在灵堂里打哈欠,是一个非常不礼貌的事情。张勇霖赶紧侧过脸去,可是正好被走进来的莫向梅看了个一清二楚。

莫向梅恭恭敬敬的给岳不群上了香,接着跪倒张勇霖的身旁,疼惜的说道:“勇霖,这两天为了捉拿白板煞星,你也劳心费力的。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住啊。你……还有诸位华山派的少侠,是不是先休息一下啊?”

高明根等人互看一眼,都摇了摇头,今天师门大仇得报,他们无论如何也要守夜到天亮,可是莫向梅说的话也在理,这两天张勇霖忙的一直都不见人影,是应该休息休息了。于是,几个人反而劝张勇霖回去休息。

张勇霖就坡下驴,离开了灵堂。他穿厅堂,跨月门,见四下无人,方才和身边的莫向梅说道:“婶子,今天老爷子大仇得报,您是不是要慰劳慰劳小侄我啊?”

莫向梅扫了眼四周,低声嗔道:“你呀,整天就想着干那事。混没有一个整形。”

张勇霖大手伸出拉着莫向梅白嫩犹如剥皮莲藕般的小手,拇指在那犹如丝绸一般光滑,恍如白玉一般润泽的手背上,轻轻按了两下:“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叔母正是虎狼年华,小侄没有整形,也是做善事啊。”

“呸!胡说八道!”莫向梅素脸泛红,伸手在张勇霖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道:“让你胡说。我……我还不是被你……被你给勾引的了!”

张勇霖头也不回的大步朝前走,只不过一脸笑意:“不知道是谁难耐寂寞,跑出来看春宫,甚至还……”

他还没有说话,身后的莫向梅已然大急,她素鞋小脚,轻轻一点整个身子“嗖”的一下窜到了张勇霖的身前,犹如秋水般的眸子荡漾着羞涩的涟漪,粉脸微红着,伸出白皙柔软的小手一下子捂在了张勇霖的嘴巴上面,朱红的性感小嘴张合着,吐出一连串荡人心魄的勾魂话语:“你好讨厌啊,要不是……要不是……你们叫的声音那么大,谁会去偷看你们的丑事啊。”

张勇霖嘴巴张开,火热舌头伸出,轻轻的添了一下莫向梅的小手,笑道:“好香的小手啊,不知道身子是不是也是香的。”说着,张勇霖伸出两手,作势要去搂抱莫向梅。莫向梅心里突突直跳,仿佛回到了充满着童真的二八年华,正在和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谈情说爱,她丰韵的身子一扭,硕大的臀部带动着白色素裙,荡起一片白光,犹如一束娇艳的百合花。胸也挺翘,臀也挺翘。跑动之间,乳波连连;扭动之中,丰臀毕露。

张勇霖心中激荡,三步并作两步,轻快的跑到莫向梅的身后,伸出双手,将这动情的少妇拥入怀中,轻轻的亲吻了她粉嫩的脸颊,在耳边悄声说道:“等下,陪我睡觉吧。”

少妇斜靠在张勇霖的话中,一个芳心犹如小鹿一般拼命狂跳,那紧紧熟悉的男子气息,是让她那么的着迷,让她沉醉,似乎只要是他的说,只要是他的要求,不论如何,少妇都愿意去做。她臻首靠着张勇霖的肩膀上,皎洁的眼睛闭着,嘴里轻声说道:“好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