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lvshi520小说阅读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 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

    上海八月的天气,燥热无比,湿热的风吹在身上,给人一种粘粘的感觉,极其的难受。  一间六七平米的廉租房中,王逸正在电脑上玩着一款日本的色情游戏,这款名叫《人工学院》的游戏,可以泡同班的女同学,并且根据每个人不同的好感度,发生超友谊的关系。  王逸是一名科技大学大三的学生,是一名标准的宅男,每日里除了上课,便在自己的电脑上看爱情动作片或者玩些H类的游戏。

    lvshi520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异能
    立即阅读

《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是作者lvshi520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上海八月的天气,燥热无比,湿热的风吹在身上,给人一种粘粘的感觉,极其的难受。  一间六七平米的廉租房中,王逸正在电脑上玩着一款日本的色情游戏,这款名叫《人工学院》的游戏,可以泡同班的女同学,并且根据每个人不同的好感度,发生超友谊的关系。  王逸是一名科技大学大三的学生,是一名标准的宅男,每日里除了上课,便在自己的电脑上看爱情动作片或者玩些H类的游戏。

《我脑中有好感度系统》 第三十五章、‘冷钢’88K 免费试读

王逸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回忆起昨晚的情况,当时他确实到了极限,全身无力,好像还有些低烧,后来那种无与伦比的舒爽,如今看到身上的耿沙沙,他便终于明白了原由。

“古人说,女人是副良药,用得好可以脱胎换骨,果不其然!”

王逸心中暗喜,活动了一下左臂,昨晚那两处瘀伤虽然还有些疼痛,但并无大碍。又小心的挪开被耿沙沙压着的右腿,活动了活动,虽然还有些疼,但上面的淤血已经出现消散的迹象。

“难道被耿沙沙的大白腿压着,还能消肿?”王逸甚为吃惊。

感觉到王逸在动,耿沙沙揉了揉睡眼婆娑的双眼,正看到王逸在盯着她看,不禁俏脸一红,娇羞道:“别看,人家现在的样子好丑……”

耿沙沙把头埋进王逸的胸脯,像孩子一样撒娇道。

王逸看到耿沙沙可爱的小模样,一翻身把她压在身子底下,开心道:“姐,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你看我身上的伤都好了。”

说完,王逸活动了活动手臂和腿,耿沙沙看到王逸活动自如,也甚是奇怪,昨天走路都困难,现在却灵活舒展,难道是因为昨晚自己……

“原来姐姐是千年人参变的,我要把姐姐吃进肚子里!”王逸含住耿沙沙的小嘴,就开始大力的吮吸起来,吻的耿沙沙娇哼不断,喘不过气来。

“啊,啊啊,姐姐不是人参娃娃,吃了姐姐也不能长生不老……啊,啊,姐,姐姐喘不上气了,放了姐姐吧……”

耿沙沙咯咯笑着和王逸纠缠在一起,忘情的拥吻着,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才无比享受的躺在床上。

王逸仰面躺在床上,大鸡吧翘的老高,用手揉捏着耿沙沙丰满圆润的大屁股,耿沙沙趴在王逸的胸脯上,面颊红润,用小手握住王逸的命根,眼波流转道:“小弟,你是不是又想和姐姐做游戏了呀?”

王逸抚摸着耿沙沙光滑的后背,笑道:“每天早起鸡鸡都会翘老高,别动它一会就下去了。”

“既然姐姐这个人参娃娃是补品,那就让姐姐再给小弟补一补吧,呵呵……”

耿沙沙一脸坏笑的骑在王逸腰上,艳红色的阴唇将高耸的肉棒,压倒在王逸的小肚子上摩擦起来。

“啊,啊,别……姐,我,我还是病人呢……”

“哼,刚才吃姐姐口水的时候,多卖力呀,我怎么没看出你是病人……”

耿沙沙一边用阴唇摩擦王逸的‘小兄弟’,一边低头嘬王逸的奶头。

嗡嗡嗡……

忽然,耿沙沙的手机发出震动的响声。

耿沙沙停止和王逸的嬉闹,拿过手机一看,有一条未读短信。

“限你在中午12点之前,来宏光汽配厂,否则就等着给冯倩收尸吧!”

耿沙沙面色一变,道:“我们报警吧,冯倩家有些背景,那些人应该不敢把她怎么样!”

王逸沉吟片刻,不是他不想报警,如果报警可就麻烦了,要从上次快捷酒店救耿沙沙说起,而且霍才还躺在医院,至于王逸的行为,是不是见义勇为,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给他定个故意伤害罪都是轻的,兴许直接毙了也说不定!

“不能报警……你先回家躲起来,谁敲门也别开,我去把冯倩救回来!”王逸果断的说道。

“什么?不行!”

听到王逸要去救冯倩,耿沙沙急了,昨晚死里逃生,如今再去岂不是自寻死路。

“那些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看向娜被他们折磨成什么样了,你如果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姐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呜呜……”

冯倩急的直哭。

“倩倩姐是无辜的,她是因为我才被抓走的,作为男人……我必须要把她救出来!”

王逸站起身,目光锐利之极。

冯倩看着王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感觉王逸的身影异常高大,仿佛一座大山,可以为她撑起一片天。

“小天,你如果回不来,姐姐也不活……”

王逸不等耿沙沙说完,用力搂住她深深一吻,道:“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等我回来,记得给我发奖品!”

见王逸还惦记着奖品,耿沙沙破涕为笑,用粉拳捶了王逸一下,嗔怒道:“就知道奖品……你只要能平安回来,姐姐把自己包起来送给你!”

……

王逸和耿沙沙出来以后,先打了辆车把耿沙沙送回家。看了下表,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钟了,王逸先给大奎打了个电话。

“什么,你要买刀?”

大奎显然还没睡醒,听到王逸的电话,惊的一屁股从床上坐起来。

“你这段时间都干什么呢,上次是麻药,这次又要买刀!有什么事你和我说,大家想办法帮你,你可千万别干傻事呀!”

“你别废话了,这事你们帮不了,有没有门路给我找个卖家,我现在就需要!”

王逸的语气,根本不容反驳。

“……你如果是为了收藏,我可以告诉你……”

大奎犹豫的说道。

“我这件事非常棘手,如果用淘宝上那些仿制品,到时铁棒一碰就两截,我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大奎犹豫再三,终于答应道:“……那好吧,我帮你找个卖家,咱们还在上次的咖啡厅碰面,我带你去!”

……

去到上次碰面的咖啡厅,大奎开着车,拉着王逸就奔了黄浦区。

这边有最大的工艺品市场,大奎开着车左拐右拐,最后在一间毫不起眼的小店前,停下了车。

“我说,到底出了什么事,非得用刀才能解决?我认识几个道上的朋友,兴许能帮上忙……”

下了车,大奎还在劝王逸,这一路上大奎的嘴都快嘚啵干了,王逸却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哎……好吧,好吧,我也就劝你到这了,这间店里就有你要的东西,我已经打过电话了,老板说卖不卖他说了算!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大奎说完,便坐在车里独自生闷气。

王逸拍了拍大奎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是好意,但这件事,真不是你能帮的……我也不想把你牵扯进来,闹不好会有杀身之祸。”

听王逸说完,大奎眼珠子瞪的溜圆,怔怔的望着王逸。

这间小店并不大,从外面看和普通的工艺品商店没有什么区别,门口进去摆着各式各样的工艺品,有青龙偃月刀,丈八蛇矛枪,还有古代盔甲,老头老太太晨练的宝剑……

柜台内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穿着件红色的可口可乐T恤,带着老花镜正在算账。

老头很瘦,老树皮一样干涩的皮肤上,长着黑褐色的老年斑,但精神头很好,一双眼睛亮的出奇,不像老人浑浊的双眼,反倒像一个年轻人。

“这位,想要点什么?”

老头看到有客人进门,抬起头招呼道。

“大奎已经打过电话了,我想买刀?”王逸开门见山道。

老头推了推老花镜,仔细打量起王逸来,看了足有四五秒钟的时间,才开口问道:“你要刀干什么用?”

“你是卖东西还是查户口,我卖刀干什么和你没关系吧?”

王逸反问道。

“呵呵……”

老头微微一笑,并不生气,合上柜台上的账本,继续说道:“大奎没和你说吗,我只卖给收藏爱好者,而不会卖给有其他目的的人。”

“哈哈,那巧了,我就是你所谓的有其他目的的人!”王逸盯着老头的双眼说道。

“那你有什么目的?”老头继续问道。

“杀人!”

“呵呵,杀人在超市买把菜刀或者水果刀不就行了,何必要找我?”

老头不以为然的笑道。

“我去救人,要面对二十几个亡命徒,可能还会有枪,我需要一把趁手的武器。”

王逸如实说道。

老头听完王逸的话,居然没有丝毫的吃惊,只是点了点头,道:“你一进来我就感觉到了杀气,我只是看你说不说实话而已……年轻人,杀人者人恒杀之,你可明白这个道理?”

王逸点点头。

“你这一身本事,可不是一天两天能练成的……对付一帮亡命徒,弄不好人没救出来,反而把自己赔进去。你真的想好了?”

王逸双眼一动,不由再次看向老头,他感觉老头似乎知道些什么。

“呵呵,别紧张,人老了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见的人多了,想必你这次去,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吧?”

老头笑着说道,只是一双眼睛却看不出丝毫波澜。

“我已经想好了,我必须去!”王逸语气坚定的答道。

老头又看了几眼王逸,轻叹一声道:“哎,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给你吧!”

他伸手从柜台下拿出一个黑布裹着的长东西,放到柜台上。

王逸打开黑布,一把长刀映入眼帘。

“美国原厂生产的‘冷钢’88K武士刀,104厘米,宽3.5厘米,重1.19公斤。”

王逸拿起刀掂一掂分量,轻重正合适,即不是很重挥舞不开,也不是太轻没法发力。他猛的拔出刀身,顿时寒光闪动。

这种‘冷钢’88K武士刀,并不是工艺品,也就是俗称的‘打刀’,刀身采用反复淬火的高碳钢打造,韧性十足,可以弯曲90度而不断。

国外爱好者买了都是出去砍木头,砍竹子,刀刃锋利之极,可达到吹毛可断的程度。碗口粗的木桩一刀两段,不费吹灰之力。吊着的整扇生猪,用力挥砍,瞬间斩成两截。

王逸仔细看着刀刃,用手轻轻拂过刃口,刀身发出轻微的颤动,那种有节奏的韵律,如同刀在歌唱。

“放心,不是国内仿造的,有问题拿回来我包换。”老头眯着眼笑道。

“呵呵,有问题我就回不来了!”

王逸满意的将刀插回刀鞘,从兜里掏出一万块钱,扔到柜台上。

“这破玩意又不是艺术品,在国外也就砍砍木头,只不过太占地方,又买不上什么钱,才少有人走私。送你了,不收你钱。”

老头摆摆手,让王逸把钱拿回去。

“您老还是讲究老理,杀人的刀不卖是吧,那我也不矫情,这钱送你了……”

王逸说罢,将武士刀用黑布重新裹好,夹在腋下转身而去。

老头盯着王逸的背影,露出古怪的笑容,就像只得逞的老狐狸似的,微微点了点头。

看到王逸从小店出来,怀里夹着一个黑布包裹着的长东西,大奎轻轻叹了口气。

……

宏光汽配厂已经远离市区,位于诸翟镇附近,早年是间很大的汽配厂,后来工人下岗,厂房也被房地产商收购,只不过一直囤地没有盖楼,如今早已是一片荒地,杂草丛生。

大奎将王逸送到路口,王逸下车后,隔着车窗扔给他一沓钞票。

“你这是干什么,咱们弟兄还提什么钱!”大奎怒道,说着话就要把钱扔回去。

“你还拿我当兄弟,就把钱收下……还有,你千万别跟着我,这事你真帮不上忙!”

说完,王逸拎着刀就朝远处走去。

看着王逸逐渐消失的背影,大奎重重叹了口气。

……

宏光汽配厂内,荒草满地,还有一些锈的不成样的破烂机器,杂乱的堆放着。

几个彪悍的男人,或站或坐在一起,眼睛不时瞄向正门的方向。

一处矮房下,冯倩被绑在一根柱子上,正怒目而视盯着陈栋。

“快放了我,我警告你,我爸从美国回来,定然不会饶了你们!”

陈栋面色铁青,昨晚本以为万无一失,没想到居然让王逸给跑了,找了大半个晚上,不但人没抓到,还折损了两个人,一个重伤。

这对于一向自负的陈栋来说,无异于当面给了他一击响亮的耳光。

“我管你爸是谁,告诉你……别说宰你一个,就是把你们这些人全宰了,只要能抓住耿沙沙和那个小子,老子就不会有事!”

陈栋几步走到冯倩面前,瞪着充血的眼球怒道。

“哼,沙沙他们逃走以后,肯定会报警,用不了多久警察就会包围这里,你们这些混蛋一个也跑不了!”

冯倩毫不示弱,盯着陈栋道。

“报警?你还不知道那个小子被通缉了吧,警方现在正满世界找他,他敢报警死的更快……现在我还没有接到警方的电话,说明那小子并不傻!”

陈栋说完,看向冯倩的领口,那里的扣子昨晚撕扯时被拽掉了,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白色的围胸。

“你,你们居然和警察串通……”

冯倩一脸的不可置信,她不愿相信陈栋的话,但直觉告诉她,陈栋并没有说谎。

“我不信……”

冯倩别过脸去,高傲的昂着头,一脸的不屈。

“操你妈,我管你信不信!那个小子昨晚让我折损了两个人,这笔账就算在你头上吧!”

陈栋伸出手抓住冯倩的领口,用力一扯。

咔嚓——

冯倩的衬衣扣子,应声全部崩开,露出里面白色的紧身围胸。

“啊,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

啪,啪!

不等冯倩说完,陈栋两击耳光扇的她晕头转向,嘴角还有血渍溢出。

“臭娘们,你以为穿上裤子就是个男人了,一晚上在老子耳边罗里吧嗦,老子让你看看什么是男人……”

陈栋抓住冯倩的围胸,一把撕烂,两只雪白的大奶子,如同两只欢快的小白兔,猛的跳了出来。

“啊,啊,你,你想做什么!”

冯倩面露惊恐之色,她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冷静,但此时此刻,她女人的天性显露无疑,看着自己的两只大奶子露在外面,面颊一阵滚烫。

“臭娘们,这一对奶子还真他吗的大……”

陈栋伸出右手,狠狠捏住冯倩的乳房。陈栋的手如同钢钎,用力捏的冯倩雪白的乳房上,瞬间出现几道红印,他用拇指和食指掐住冯倩粉嘟嘟的乳头,用力一拧。

“啊……”

冯倩疼的眼泪哗哗往下掉。

陈栋感觉冯倩的奶子,揉捏起来十分的松软爽滑,妙不可言,伸出巴掌,一下下抽打着那两只肥硕的小白兔。

“啊,啊啊,啊……”

冯倩疼的不停叫喊呻吟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两只雪白的大奶子,被陈栋抽打的上下翻飞,片刻的功夫就红肿不堪,胀大挺翘起来,比之刚才大了足有一圈。

白皙如雪的皮肤下,一道道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如同两只熟透的蜜桃,任谁见了都恨不得咬上一口。

“臭娘们,爽不爽?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是挺能啰嗦的吗?”

陈栋捏着冯倩,因为充血肿胀成圆柱体的乳头,那粉嘟嘟的小家伙,在陈栋的揉捏下,毫不屈服的一颤一颤,似乎还要和他争辩似的。

冯倩只感觉两只乳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酥麻疼痛混杂在一起,一阵阵冲击着她的神经,还有莫名的奇痒从乳头传来,越来越强烈,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兴奋。

这种兴奋如同热流,流遍全身,小穴居然有了湿润的感觉。

陈栋看着冯倩痛苦愤怒的眼神,狞笑道:“呵呵,再给老子装个男的看看呀?不说话……是不是下面已经湿了?”

陈栋得意的扯开冯倩的皮带,用力一拽。

啪——

冯倩的范思哲西裤,裤扣和拉链不堪重负,猛然崩开。

“啊,不要,你……放了我吧,我有钱,我给你很多钱,求求你,放了我吧……”

冯倩再也镇定不起来,眼神中满是惊恐,哀求道。

……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