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磨刀石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磨刀石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换妻之后迷途 换妻之后迷途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朋友圈,方琴当然也不例外,人到中年,女人的很多矜持都已经随着年龄的增大而慢慢被剥离。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开放的时代,几个女人堆在一起说的话也不见得比几个大男人说的好听。  方琴的闺蜜们也和她一样已经成为了人妻人母,聚在一起的时间自然没有以前的多,不过只要有机会都还是会抽时间一起喝杯咖啡,然后聊聊各自的生活。这时候方琴才发现原来出问题的不只她一个,其他的几个女人也或多或少的和自己的丈夫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不和谐。而这个时候,几个女人中一向以作风大胆着称的齐月则神秘兮兮的告诉她们有一个能唤起她们这种

    磨刀石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换妻之后迷途》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换妻之后迷途》,是作者磨刀石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朋友圈,方琴当然也不例外,人到中年,女人的很多矜持都已经随着年龄的增大而慢慢被剥离。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开放的时代,几个女人堆在一起说的话也不见得比几个大男人说的好听。  方琴的闺蜜们也和她一样已经成为了人妻人母,聚在一起的时间自然没有以前的多,不过只要有机会都还是会抽时间一起喝杯咖啡,然后聊聊各自的生活。这时候方琴才发现原来出问题的不只她一个,其他的几个女人也或多或少的和自己的丈夫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不和谐。而这个时候,几个女人中一向以作风大胆着称的齐月则神秘兮兮的告诉她们有一个能唤起她们这种

《换妻之后迷途》 番外 下篇 免费试读

刘劲还是个孩子,再加上他是真的很喜欢李峰这个继父,或者说在他的心中已经是完完整整的父亲。于是,随着之后又有几次发现了母亲和那个男人的亲密,他终于没有忍住告诉了李峰。原本,刘劲认为这么做是件好事,然而,他错了,错的离谱。

其实李峰也曾听过一些关于自己妻子的传闻,只是他没有证据,而且对于他来说能娶这么漂亮的一个媳妇也是件很难得的事情,所以李峰其实一直都在压抑自己。可是,刘劲的话他不会不信,也不可能不信。刘劲还记得当时他说完后继父瞬间变得通红的眼睛,那种绝望和疯狂的眼神让他到后来一想起都依然觉得心里发颤。当晚,一向本分老实的李峰和妻子大吵了一架,从来都很疼爱自己老婆的他还第一次动上了手。刘劲那时候很后悔,可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害怕的躲在墙角看着面前疯狂的两个人。

母亲一直看不上李峰,现在又被李峰给打了,一气之下第二天就带着刘劲回到了老家。从此,让刘劲怀念的那种平淡中带着甜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刘劲不知道母亲和李峰是什么时候办的离婚,可他却知道,那个疼爱自己的继父再也不会陪在自己身边了。这一次,刘劲终于学会了恨,他恨自己的母亲。所以,在听到母亲主动给那个男人打电话却被那人臭骂了一顿还从此断绝了和母亲关系的时候,刘劲看着母亲抱着头哭泣的样子,他自己的心里却很是高兴。

家里没了男人,靠着自己攒下的一点钱还有老人的资助,母亲在离老家不远的镇上开了一间小店。刘劲跟着母亲一天天的长大,除了学业还要帮着忙活店子里的事。按说只有母子两人,相依为命之下感情应该会越来越好。可是,刘劲却越来越恨自己的母亲。因为随着自己的年纪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明白事理。他不仅懂得了自己当初看到的那是怎么一回事,还知道自己的母亲在这之后依然没有放弃勾搭别的男人。

镇子不大,母亲的风流韵事也传得很快,刘劲记得,那时候他常常被同学们笑话,说他不知道有几个爹。那时候的刘劲无力反驳,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多少次看到那些男人在店子里和母亲眉来眼去,偶尔也会撞见母亲脸带红潮衣衫不整的从店后面的那间小屋里出来。

母亲是个淫妇,这句话在刘劲的心里已经落了根,所以他看母亲的神色总是带着一种蔑视的。而他和母亲的关系也越来越淡,常常一整天都没有一句话的交流。后来有一天,几个女人来到了店里骂母亲是骚货,还动了手。刘劲这个唯一的男人在场却只是在一边冷冷的看着母亲狼狈的样子,哪怕是后来人都走了,母亲气愤的骂他,刘劲的眼神依然是那么冷冷的,冷的母亲骂了几句后自己都有些心虚闭上了嘴。

当天晚上,因为身上的疼痛,母亲又莫名的冲刘劲发了火。这一次,刘劲再也没像白天一样当哑巴了,而是淡淡的确清晰的对着母亲说了两个字:“骚货。”

母亲呆住了,这两个字不知道从那些在她身上耕耘过的男人们嘴里听到过多少次,可这一次这么说她的却是她的儿子,她亲生的儿子。呆了一会儿后,母亲像疯了一样拿起手边的东西就砸了过去,刘劲根本没管砸来的是什么,只觉得头很疼,然后一股温热的血从他的额头一直流到了嘴角。刘劲伸出舌头舔了舔,好腥。接着,他一步步的走向了母亲,母亲看着他带着满脸的血嘴角却反而露出一种从没见过的笑容,心里一慌,站起来就想跑。可是刘劲毕竟是个男人,三两步就把母亲重新拖回了沙发上。

“打舒服了?那现在该我了。”刘劲邪邪的笑了笑,不理会母亲惊恐的眼神,一把扯开了母亲的衣服露出两个高高耸起的奶子。

“畜生,我是你妈,你要干什么?”微凉的风刺激着自己的乳头,母亲从惊讶中渐渐清醒,着急的想要掩盖住自己裸露的部分。可她的力气挡不住已经狂乱了的刘劲。

“干什么?”刘劲一边在母亲的挣扎中继续,撕扯着她的衣物,一边玩味的笑了笑,然后忽然近距离的凑近母亲的面孔,一字一句的说道:“当然,是干你,干你这个骚货。”

被自己的儿子用这样粗俗的话羞辱,母亲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可是挣扎的却更加的剧烈。不错,母亲是骚,在那些男人的面前她可以无所顾忌的由着他们玩弄自己的身体。可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却是她的儿子。可是她越是挣扎,刘劲却越是兴奋,很快眼睛变得跟李峰当时听完自己妻子出轨时一样的红。

没几下,母亲的身上连内裤都被刘劲给撕碎,不顾母亲渐渐变得软弱的哭求,刘劲用力的撑开母亲的大腿,那个自己曾经见过的母亲最神秘的地方又一次的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热,和那时一样的热,刘劲干渴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疯了似的把嘴凑向那条紫红色的肉沟。

感受到自己儿子的舌头钻了进去,母亲绝望的叫了一声,然后便像死了过去一样瘫软在了沙发上。刘劲嗅着那股有些熟悉又很陌生的女人的性骚味,浓重的味道像是花蜜一样吸引着他不断的在肉缝里舔舐着。同时手上不停的在母亲光滑的大腿上摸索,这时他唯一的念头竟然是母亲没有穿上那天那样的丝袜。

舔了一会儿,刘劲直起身来,嘴角还残留着母亲的淫水,他快速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鸡巴已经硬了。刘劲握着自己的东西迎向母亲的胯间,这时已经像是放弃了的母亲再次开始了挣扎,努力的想要合上自己的腿不让刘劲进来,同时嘴里也不停的骂着畜生畜生。刘劲火了,回手在母亲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个耳光,然后看着母亲脸上的泪水恶狠狠的说道:“怎么了?骚货,你不是喜欢让男人操你吗?他们能操你,我就不能操了?你他妈再鬼叫鬼叫的,信不信老子现在拉你出去,在大街上让他们看着我怎么操你?”

“你疯了?”母亲捂着自己的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刘劲。刘劲的确有些疯了,连带着他的脸都变得扭曲,看着是那么的让人觉得恐惧。恐惧的让母亲觉得现在的刘劲真的能做出那样疯狂的事。

在母亲恐慌的时候,刘劲已经进入了,他的鸡巴回到了生育他的那个地方。

温暖湿润,虽然不再紧凑,但依然让他这样一个未经人事的半大小子难以忘怀。

母亲也发现了自己的骚穴里多了一根原本绝不可能会有的东西,这时的她才终于完全的绝望了,捂着自己的脸哭泣着不敢再看。

感觉了一会儿母亲肉道里的温暖,也不知道是不是进来过的男人太多了,母亲的那里已经不再紧凑,不过刘劲依然兴奋的挺动着。他想着小时候自己的看到过的那个场景,想着那个自己到现在都没看到过正脸的男人,想着他摆动着屁股在母亲腿间抽动的样子。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那个男人,正在别人家里干着别人的老婆,别人的母亲。

“骚货,爽不爽,我让你犯贱,让你给别人操,你既然那么喜欢,以后我就叫更多的人来操你,操你的骚逼。”胡乱的在母亲的体内冲撞着,刘劲嘶吼的声音是那么的嘶哑,仿佛已经不再是他自己的声音。而母亲依然捂着自己的脸,看不清她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不过刘劲却能感觉到母亲肉道里的水开始变得越来越多。

已经不再是毛孩子的刘劲懂得这是女人发情时才会有的表现,于是他眼里的疯狂更加的浓重。

“哈哈,对着自己儿子都能发骚,你真他吗贱,你们女人都贱。”大声的骂着自己的母亲,刘劲伸手抬起母亲肥硕的肉臀,大力的抽送让那具丰满的肉体也开始颤抖,没有多久,初经人事的他便哆嗦着把自己的童子精射进了母亲的子宫里。而在他射精的那一刻,母亲略显宽松的阴道居然变紧了不少,那层层叠叠的嫩肉还主动的夹动着他。

刘劲操完自己母亲后,眼神冰冷的看着还在一抽一抽的女人的身体,自己回了房间。而第二天,母亲自杀了,不过刘劲却没有丝毫的伤心,他很沉默的在赶来的家人帮助下埋葬了那个让他恨也让他改变的女人。从那之后,刘劲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主动接触过女人,直到遇到了齐月,多年埋藏在心里的秘密和疯狂的种子在齐月因为嫉妒方琴而准备去和魏明上床时再次萌发。

也许人生来没有善恶,但在其生长的过程中,善和恶却无处不在。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