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娘上错床》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jiandan000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新娘上错床 新娘上错床

    周宏根喝了几瓶啤酒,在房间躺下休息了一会,觉得有点尿急,就出房间去过道尽头的卫生间小便。那时候,YY县的军人招待所还是老式建筑,四层的楼房,每层楼两边是房间,中间是过道,过道尽头是男女卫生间。周宏根解完小便,回来的时候在过道里碰到那几个当兵的送新人回洞房,不知咋的,这时新娘的头上已经没有了盖头,她扶着零丁大醉的新郎,与周宏根擦肩而过。说来也巧,新人的洞房就在周宏根的房间隔壁,206房。

    jiandan000 状态:已完结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新娘上错床》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新娘上错床》,是作者jiandan000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周宏根喝了几瓶啤酒,在房间躺下休息了一会,觉得有点尿急,就出房间去过道尽头的卫生间小便。那时候,YY县的军人招待所还是老式建筑,四层的楼房,每层楼两边是房间,中间是过道,过道尽头是男女卫生间。周宏根解完小便,回来的时候在过道里碰到那几个当兵的送新人回洞房,不知咋的,这时新娘的头上已经没有了盖头,她扶着零丁大醉的新郎,与周宏根擦肩而过。说来也巧,新人的洞房就在周宏根的房间隔壁,206房。

《新娘上错床》 第七章 【奇异家庭】 免费试读

喻晓兰到儿童玩具厂上班了,因为有周宏根的「关系」,加之在残疾人中,像她这样「健全」的也不多,喻晓兰一去,就被安排到了厂办当文秘。厂办公室主任林洪,是学文秘的,是周宏根在玩具厂结识的哥们,受周宏根之托,对刚来什麽都不懂的喻晓兰悉加照顾,有空就教她如何整理文档、草写文件和通知,喻晓兰人很聪明,一教就会,有时还被主任夸奖几句。

喻晓兰到儿童玩具厂上班後没两天,叶岚就回中心区,依旧去洗浴中心打工,她本意是不想走,但她想到两个人都在这里,诱惑周宏根的计划就很难实施,为了松懈周宏根的警惕,她觉得这里只能住她们中的一个,因为一般的色狼,胆子是不会大到到同时「强迫」两个女的。

为谁留在周宏根家,叶岚与喻晓兰又发生了争论,叶岚要喻晓兰到玩具厂宿舍去住,由她来诱惑周宏根,只要周宏根与她发生性交关系,她就会在周宏根在她下体里射精後,立刻抓烂他的脸,然後撕烂自己的内裤,并弄伤自己,用这些「证据"上告周宏根「强迫」,周宏根一定有口难辩,那就是「黄泥巴滚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可喻晓兰说什麽也不同意,她坚持「自己的仇要自己报」,不愿意歉叶岚太多,她叫叶岚相信她有这个能力。见话说到这个份上,叶岚不好再说什麽,「那,你一定要小心点,别到那时候,你心慌出了什麽差错,那可就赔了夫人又折兵了……」临分手上车时,叶岚都还在叮嘱着。

其实这时候,喻晓兰的复仇心已经不怎麽强烈了,因为这些天她对周宏根这个「坏男人」有了一些认识。她觉得他并没有以前想的那麽坏,骑车撞了她,还主动给她办「伤残」,安排她工作,免费吃住,还说要「负责到底」。她原本是千里迢迢来找周宏根寻仇的,这会儿,她反倒有些同情起周宏根这个「坏男人」来,看到周宏根的老婆与他离了婚,嫁了人,还怀了别人的孩子,她就觉得他已经受到了应受的惩罚,如果还要他去坐牢,他的儿子怎麽办?那小孩好乖好乖,这些天,那小孩与兰晓兰特别的亲!

但这些想法,喻晓兰还一时不敢告诉叶岚,叶岚为她的寻仇已经付出的太多了,如果现在说自己不想复仇了,叶岚一定会说她是「猪脑」,把她骂得狗血淋头。所以叶岚打电话来问她「诱惑」的事有进展没有时,她只能「有了一些……但还没最好机会……」这样语无伦次的支吾几句。

「我说晓兰,你可得抓紧咯,别住他家太久,会夜长梦多……」

「我不正……抓紧着吗?好了,我正忙着呢……先挂了……」

这天喻晓兰正与叶岚在手机里说着,见厂办主任林洪进来,忙挂了电话,这会儿快下班了,厂办里没什麽人,林主任就与喻晓兰聊了一阵。

「你与周科长关系特好吧?」林洪一面收拾公文包,一面漫不经心的问。

「还说不上有什麽关系呢,就认识」,喻晓兰不知道林主任的意思,小心翼翼的回答说。

「呵呵,还打马虎眼呢,想保密呀?我还从来没见他对谁的事有比对你的事这麽上心过……他会让你住进他家了,你们啥时结婚,可得提前知会我啊……」

喻晓兰一听「结婚」二字,脸颊顿时绯红起来,她还想解释,林主任已经夹着公文包,出了办公室。

那天晚上,喻晓兰怎麽也睡不着觉,林洪的这话在喻晓兰心里激起了阵阵的涟漪,与周宏根结婚?这事喻晓兰以前连想都没想过,可这晚上她想了,而且一想脸就红,胸里就像揣着个小鹿「砰砰」的跳。

与叶岚、徐艳和向玉华她们相处久了,耳须目染多了,喻晓兰对「性」,也「前卫」些了,尤其是叶岚姐替她躺在络腮胡男人身下之後,她就暗暗下决心要学学叶岚姐在「性」上的勇气。在她有「性需要」时,喻晓兰也学着自慰过,还与叶岚裸睡、互摸过。但她对「爱」、对「婚姻」,就怎麽也「前卫」不了,依然还固执在「妻子要把第一次留给自己老公」的己见上。

一想到「第一次」,喻晓兰就更加的面红耳赤,她至今都没想通,自己怎麽会在新婚的第一夜,进错了房、上错了床,把周宏根当做了自己的新郎!喻晓兰在心里想:「现在一个『车祸",周宏根就对我这麽好,还说要负责到底,如果他知道我就是那个新娘,那他会不会说要负责一辈子?!」「这也许就是的缘分吧?跟我结婚的夏敬明没能与我圆成房,周宏根却得到了我的处贞,那他就应该是我的老公!」

女人对「性」可以开放,妻子的「第一次」应专属於老公,这些貌似有些混乱的想法,喻晓兰把它们当作自己的「座右铭」,她开始注重化妆和收拾打扮,一下班就回家弄饭,等着周宏根接儿子回来一块吃,她弄饭菜的水平自然比周宏根强多了,那香的,周宏根赞不绝口,脸上乐的,常常闭不拢嘴。喻晓兰的这些变化周宏根当然看在眼里,喜在心间,但他却不敢贸然表白出来,他要等个适当的机会。

没过几天,机会就有了。「情人节」那天的晚上,喻晓兰在家弄了几样周宏根喜欢吃的菜,还开了一瓶酒,周宏根接孩子回来时,手上拿着一枝红玫瑰。

「阿姨,这是爸爸送给你的……节日礼物……」还没等周宏根表白,孩子就抢着对喻晓兰嚷道。

「祝你……节日快乐!」周宏根尴尬的补上了一句。

「谢谢!我也祝你……节日快乐!可我还没礼物送你……」喻晓兰红着脸说。

「晓兰,你能住到我家,就是送我的最好礼物了,是你的到来,为我家的生活注入了生机!」平时不怎麽会说话的周宏根,这会儿有些嘴贫起来,他发出了心中的真实感叹。

那晚上,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着,从洋人的「情人节」,聊到了中国的「七夕」。周宏根坚持说洋人的情人,与中国的情人不一样,洋人的情人是指的「小三」之流,而中国的情人,才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男女。

「那……你送花,是想我做你什麽样的……情人?」有些醉意的喻晓兰拿起那枝红玫瑰,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

「当然是中国式的……」周宏根想也没想就说了出来,他的话还没说完,喻晓兰就红着脸说了「我愿意!」

「真的?」

喻晓兰满脸红晕的点着头,周宏根从她那清澈见底的目光里,读懂了姑娘的一片芳心。已经快一年没有碰过女人了的周宏根,有些把持不住了,他一下把喻晓兰紧紧地抱进了怀里,用嘴吻住了晓兰的嘴唇。

「羞羞……爸爸耍流氓……抱着阿姨亲……」儿子在一旁拍着手叫起来。

「坏小子,你嚷什麽嚷啊?还不……睡觉去!」

就在那天晚上,周宏根哄儿子睡着觉後,就急不可待地进了喻晓兰的房间。

「孩子睡了?」喻晓兰柔声的问。

「睡了,」周宏根在床前站着,呆呆的欣赏着晓兰的睡姿,她那阿娜多姿的身上虽然有被子遮着,却被勾勒得凸凹有致的十分迷人。喻晓兰被看得不好意思起来,她红着脸说:「你……不冷吗?」说着伸手撩起被子,示意周宏根快到她被子里去。

女人发起骚来,有的像老虎、有的像绵羊,喻晓兰闷骚惯了,自然就骚的很温顺,当周宏根把她那柔软娇躯抱入怀中,喻晓兰就兴奋的把他越抱越紧。

「你冷吗?」周宏根解开了喻晓兰的睡衣,见喻晓兰不停的哆嗦着,关心的问。

「不冷……就是有点……紧张……」喻晓兰一想到周宏根那根硬硬的肉棒,一会儿就要进入她的体内,她就紧张得要命。

「别紧张,没事的……我会好好的……待你」。

周宏根慾火中烧,血脉贲张,他撩开被子,帮着晓兰脱去了睡衣和内衣裤,当喻晓兰娇媚迷人的身子裸陈他眼前,他兴奋着快速的脱掉了身上的衣物。

「嗯、嗯……你轻点弄啊,我……这还是……第二次……你慢慢进来……啊……」当周宏根的鸡巴插进了喻晓兰的下体之後,喻晓兰害羞的发出了娇媚的呻吟。

周宏根的鸡巴在喻晓兰的下体里不停的抽送着,那种久违了的快感使喻晓兰欲仙欲死,一年前,她就这麽兴奋着被周宏根肏过一次,可那次是她把周宏根当做了新郎,而这次,是她心甘情愿的。

正在两人渐入佳境的时候,喻晓兰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叶岚打来的。

「叶岚姐,干嘛这麽晚还打电话来呀……」正被周宏根肏得快感连连的喻晓兰,把手指贴在嘴唇上向身上的男人做了个手势,装着才醒的样子在电话里问。

「这才10点呢,就睡啦?……那事……进展的怎麽样了?」

「嗯……有点进展了……」

「今天是情人节,你都没诱惑他?」

「『诱惑』了,可他……没『强迫』我……」喻晓兰这说的倒也是实话,刚巧这时周宏根的鸡巴正插进来,顶住了她的屄芯,把她插得轻哼了一声。

「晓兰,你怎麽啦?生病了?」叶岚在电话里已经听到喻晓兰呻吟了,她关心的问。

「没……没有啊……我刚才不小心……弄痛了自己一下……」周宏根的鸡巴仍在喻晓兰的屄屄里抽插着,喻晓兰怕自己又会呻吟,就匆匆的说,「没啥事……我就挂机了……」。叶岚还想说什麽呢,手机里已经是盲音了。

「是叶岚的电话吧?」周宏根一边肏着晓兰,一边问,喻晓兰红着脸点了点头,她这时不再强迫自己压抑快感,又禁不住发出低声的娇吟,她用叶岚姐他们教她的那招「玉带缠腰」,将一双修长的大腿夹在周宏根结实的臀部上,她的细腰款款扭动,带动着弧形优美的圆臀不住的轻摇……「呀,真舒服!」周宏根叫喊着,正欲加快抽插的速度,突然房门开了,进来的是叶岚,这不仅使床上的男女大吃一惊,叶岚顿时也愣住了。

刚才的电话,是叶岚到Y北车站下车时打的,她本想在情人节的夜晚来与喻晓兰相互慰藉一下,没想到喻晓兰正与周宏根在床上肏屄屄!!

叶岚愣了一会就回过神来,她以为是晓兰「诱惑」周宏根成功了,就一下扑上去,按住了压在晓兰身上的男人。

「你个坏男人,已经『强迫』过晓兰一次,现在又在『强迫』她……晓兰,快抓他的脸,要留下……证据!」

喻晓兰连忙用手护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说:「叶岚姐,不、不要……现在他没『强迫』我,是我……自愿的……」

这一下叶岚就真的懵了,直到喻晓兰一边护着男人,一边向叶岚委婉的说出了自己由恨周宏根转为喜欢周宏根的诸多理由,叶岚才如梦初醒,才知道她担心的「夜长梦多」真的发生了,也是在这时候,周宏根才知道现在说喜欢他的喻晓兰,原本是来找他寻仇的!

这世上男女情爱的事,很多都匪夷所思,不少的因爱成仇,不少的因恨成爱,看来「情仇相等、爱恨互变」的说法,还有它的一定道理。

「喻晓兰,你这叫怎麽回事呀?我为了帮你,不惜辞掉工作陪你来CQ市,找这个男人报仇,为了你,我还替你躺在络腮胡男人身下……你倒好,现在说不恨就不很了,说喜欢就喜欢了!」叶岚一边骂,一边比划着,她想打喻晓兰,却怎麽也打不下手。

等叶岚骂够了,喻晓兰才红着脸,双手拉着叶岚姐的手说:「叶岚姐,我知道你对我好,这一年来,你教会了我很多,我欠你的也太多了,今後,我会好好的报答你的……叶岚姐,今天是情人节,你就别生气了,这可是我过的第一个愉快的情人节啊,我刚才已经尝到了有情人的性福滋味……叶岚姐,你不是要我婚前多试爱吗?说只有试过了,才知道合适不合适……现在,你也来试试吧,就与我们的情人……周宏根!」

「你……疯啦?!」周宏根和叶岚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叫了起来。

「宏根,叶岚姐,我没疯,我是真心的!……叶岚姐,我们从小就是好姐妹,从你替我躺下那次後,我就把我们看着是一个人了,是要同甘共苦的一对连体姐妹……宏根,你知道『连体姐妹』吗?……现在,我这个身子性福了,叶岚姐的身子也应该性福……宏根,你还磨蹭什麽啊!」

听了喻晓兰的这番话,叶岚和周宏根对视的看着,这时候的周宏根还什麽都没穿,他赤身裸体,雄心勃勃,那鸡巴正高昂着头,一翘一翘的动个不停,豪爽的叶岚嘴里嘟哝了一句:「你也真不怕冷啊!」就脱光了衣物,钻进了喻晓兰为她撩起的被窝。

那真是个迷人的情人节之夜,两个体若凝脂的姑娘向她们共同的情人频频示爱;嗅着她们各有千秋的淡淡体香,肏着她们形状不一、松紧有别、一深一浅的嫩屄,周宏根真是爽极了,他还从来没这麽与两个女子同时性交做爱过,他狼嚎着,把滚烫的精液一次次的倾射进了喻晓兰和叶岚的屄屄里!

情人节之後的那些天,周宏根、喻晓兰和叶岚三口子可恋乐了,他们几乎夜夜都要肏屄,好在周宏根身体好,能把两个「情人」驾驭得服服帖帖的。可就在这时候,周宏根的前妻彭雪梅家出了大事,她老公蒋文斌外出游山玩水,在六盘山翻车摔死了,噩耗传来,雪梅顿时昏死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周宏根和他们的儿子正在医院陪着她,一想到前老公对她的好,彭雪梅伤心的哭了。

本来周宏根与喻晓兰说好要结婚的,因为前妻老公车祸去世,就不但不拖延下来,他们两家楼上楼下,一红一白的同时办不吉利,也是为不让前妻触景生情过於伤心,周宏根就决定延期办婚礼。喻晓兰倒没说什麽,可叶岚却催促过不停,她担心成了寡妇的彭雪梅,会缠着周宏根复婚!

「不会吧?我们姐妹俩,未必还没有他前妻有魅力?」

「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那……你说怎麽办?」

「依我看,宏根对他前妻还没断情,这感情的事,我们强求不了,我们可以宽容他,但前提是,要先与你……结婚!」

「叶岚姐,你这是啥意思啊?」喻晓兰一时没有懂起叶岚说的意思。

「你呀,真笨!」叶岚伏在喻晓兰耳际,低语了一会儿,听得喻晓兰的脸都红了。

原来叶岚是要她俩去告诉周宏根,周宏根与喻晓兰结婚後,她们与彭雪梅楼上楼下的两家,可以是一家人!

……

冬天终於过去,又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周宏根结婚了,新娘子是喻晓兰,周宏根邀请林洪当了伴郎,伴娘自然是叶岚。洞房之夜,当闹房的客人散去,关上那道不锈钢门後,伴娘叶岚和彭雪梅就悄悄的溜进了洞房里。

那一夜,新娘子很大度,她怂恿和帮着新郎周宏根,分别肏了「连体姐妹」叶岚、昔日的前妻如今的「小三」彭雪梅、和她自己的好几次屄屄!!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