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三宫六院十八俏》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bulun(布伦)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三宫六院十八俏 三宫六院十八俏

    老王,大名王新華,五十五歲,已步入老年行列,但是外表看不出來,精神依舊那麼飽滿,體格也很健壯,不少人都說他比十年前還要年輕。他自己也感覺身體狀況比退休前好,甚至比不比十年前差,因此每當有人說起此事,便會笑著說,這是因為農村水好、空氣好的緣故。其實,他內心很清楚,悠閑的農村生活只是一個方面,關鍵是這些年堅持每天鍛煉。

    bulun(布伦)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三宫六院十八俏》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三宫六院十八俏》,是作者bulun(布伦)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老王,大名王新華,五十五歲,已步入老年行列,但是外表看不出來,精神依舊那麼飽滿,體格也很健壯,不少人都說他比十年前還要年輕。他自己也感覺身體狀況比退休前好,甚至比不比十年前差,因此每當有人說起此事,便會笑著說,這是因為農村水好、空氣好的緣故。其實,他內心很清楚,悠閑的農村生活只是一個方面,關鍵是這些年堅持每天鍛煉。

《三宫六院十八俏》 九、如愿以偿 免费试读

“大哥——”过了一会,里面又传出母亲带着羞涩的娇嗔,李晓红听来感觉有些娇媚。

难道公公在欣赏母亲两腿间的桃源仙境?想到这里,李晓红心里恨痒痒的,不知公公此刻为何还有如此心情,难道不怕母亲清醒后反悔?莫非中午酒里加的料分量不够,公公还没有充分兴奋起来?

“大哥,轻点,你的太粗了。”

听到母亲这声似是不满的娇呼,李晓红的悬着心终于落了下来,知道公公已经进入母亲身体,占有了母亲。然而,她心里很快又升起一丝莫名的慌乱,尽管曾经一再鼓动公公得到母亲,现在成为事实,如愿以偿,心里反而有些不安了。她清楚,从这一刻起,母女俩均是公公的女人了,不知道以后母亲万一知道自己也是公公的女人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不敢想象。她现在只希冀公公将母亲彻底征服,让母亲沉沦、迷失,像自己一样无法再离开公公,将来与公公结婚,这样公公就不会被其他女人抢走了。

“婉婷,你下面好紧。”

“好久没做了。”

“没想到你生过小孩,下面还这么紧。”

公公与母亲的对话让李晓红赶紧收敛心神,将注意力转向房内。听公公的话语,此刻才全部进入,她不知道公公为什么此刻还有如此耐性,难道是怕母亲受不了?想到这里,她不由想起了自己第一次与公公欢爱后的情形,觉得很可能是这样。

“我恢复得比较好。”

“能恢复得这么好?真没想到。你现在和初经人道的女人差不多,如果不是看到晓红和你几分相似,会以为你没有结过婚生过小孩。”

听公公这么说,李晓红也觉得奇怪,就算母亲很久没做了,毕竟生过小孩,而且不是剖腹产,恢复的再好,也不可能像未经人道的女人一样紧窄,难道公公是在讨好母亲?

母亲没有回答,公公停顿了一下,又说:“你以前和晓红她爸做的不多吧?”

听到公公的问话,李晓红顿时好奇起来,专心聆听着。

“嗯。”

“晓红他爸的是不是不大?”

“没你的粗,也没你的长,嗯,你插得太深了。”

“你不喜欢我深深地进入你?”

“你的又粗又长,让人家适应一下嘛。”

听到这里,李晓红不由轻笑一下,没想到母亲还有小女人般娇媚的一面。接下来两人没有再说话,只有母亲短促的“嗯”“喔”声传出,不用说公公开始慢慢品味母亲了。

“婉婷,舒服吗?”过了一两分钟,才听公公轻柔地询问母亲。

母亲似乎不愿说出自己的感受,只是“嗯”了一声,但是呻吟声逐渐变得粗重了,李晓红猜想公公应该是加大了抽插力度。

“要不要再大力一点?”

“嗯。”母亲这声应诺一落下,里面开始传出“啪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李晓红更加用心聆听起来。

“大哥,你太大力了,插得太深了。”母亲的声音似是不满,但是充满娇媚。

“你不喜欢大哥使劲操你?”

“大哥你别说操好不好?好羞人的。”

“难道我不是在操你?”

“我不理你了。”

“婉婷,你下面真的好紧,夹得我好舒服,好想这样抱着你、操你一辈子。”公公停顿一会,接着又说:“婉婷,大哥操得你舒服吗?”

“嗯。”

“婉婷,我们现在都连成一体了,你怎么还不好意思?告诉大哥,舒服吗?”

“舒服……啊……你的这么长……又这么大……啊……每次都插得这么深……哦……我会被你插死的……”

母亲的呻吟开始变得急促,喘息也越来越粗,李晓红知道公公已开始尽情挞伐,母亲也即将进入高潮,心底突然生出想看看母亲进入高潮时表现的想法。

她将手放在门拉手上,轻轻扭动,发现门未反锁,心中大喜,悄悄将门推开一条缝,但是只能见到两人上半身的情形。

母亲被公公压在床上,满脸潮红、神色如醉,双手紧紧抱着身上的公公,不时回应着公公的亲吻,口鼻之间发出粗重的“嗯、唔”声。公公双臂从母亲腋下穿过,紧搂着母亲的肩颈,背部在快速拱动。此刻,她突然发现公公的双臂竟是那么结实、强壮,上臂肌肉鼓胀,充满力量,完全不像五十岁的人,难怪抱着体重超过自己的母亲毫不费力,继而又想到了公公下面的强壮,更想到了自己在公公身下被狠狠蹂躏的情形,心神渐渐激荡起来,进而幻想着此刻在公公身下被宠幸的是自己。

“……啊……你插得太深了……啊……我会被你插死的……你插死我了……”此刻母亲的神志似乎已经迷乱,完全没有了先前的矜持,情不自禁地述说着心中的感受。

李晓红收敛心神,目不转睛地看着房内酣战的公公与母亲。母亲口里说“会被插死”,手却紧紧地搂着在身上拼命耕耘的公公,脸上更是充满着兴奋与渴望,显然十分享受公公这种强劲的冲击。

母亲的声音和呻吟,象是一副兴奋剂,让公公更加兴奋,背部的耸动越来越快。李晓红很想将门缝开大一点,看看两人下半身连在一起的情形,但是又担心被里面的人发现,最后只有打消念头。

“婉婷,大哥操的你舒服吗?”

“……舒服……啊……我快被你操死了……”

李晓红没想到不久前还对“操”字反感的母亲,此刻竟然也说了起来,看来已经迷失在极乐的两性欢爱中。

“那大哥以后天天操你好不好?”公公似乎知道母亲已经迷乱,开始诱导母亲。

“……嗯……啊……”

“要不要大哥使劲操你?”

“……要……使劲操……操死我……我愿意被你操死……”

“那你以后做我的女人,让我天天操你好不好?”

“……好……婉婷愿意做你的女人……天天让你操……”

“愿意做我的女人,那就要叫我老公,叫一声听听。”

“……老公……使劲操……操死婉婷……”

李晓红没想到一向矜持的母亲迷失后竟然像变了一个人,不仅毫不犹豫地叫着起老公,而且满口浪语淫词。

在公公强劲有力的快速冲刺下,母亲的声音开始高亢起来,原来口鼻之间沉重的“嗯”、“喔”呻吟逐渐被“啊”、“啊”的嘶喊代替,并且不自觉地断断续续地说:“……老公……你操的好舒服……我要来了……我不管了……使劲操……操死我……”李晓红知道母亲即将达到高潮,全神贯注地盯着门缝里边。

此刻母亲的头仰了起来,两手死死地抱着公公,似欲与公公融为一体。由于不能看到两人下半身的情形,无法确定母亲是否和自己一样,高举双腿,迎接公公的冲刺,但是从上半身的情形看,母亲在极力配合。公公则紧紧地搂压着母亲的肩颈,经历过的李晓红知道,这是公公为了阻止母亲身体往上窜,以便更加深深地进入母亲身体。她想到公公曾经也是这样将那粗长的家伙深深地进入自己身体,两腿间不由湿润起来。

“……啊……我不行了……我要死了……被你操死了……啊……”随着一声声高亢的嘶喊传出,母亲身子开始止不住地颤抖。公公知道母亲已达到高潮,似乎停止了攻击,紧搂着母亲,享受着母亲进入高潮后带来的身体紧缩。

李晓红没想到母亲这么快就达到了高潮,进入高潮的表现比自己更强烈,莫非是憋的太久?

“婉婷,你里面有张小嘴在吸小弟弟,好舒服。”

母亲满脸潮红,喘着粗气,没有回应,直待身体的颤抖停下来,身体开始酥软,才说:“没想到会这么舒服。”

听说话的声音,李晓红知道母亲神志开始清醒,赶忙轻轻将门缝合拢,以免被发现,但是房内的声音依旧可以清晰听到。

“你以前没这么舒服过?”

“以前我不知道做女人原来这么幸福。”

李晓红明白为什么母亲这些年对男人没什么兴趣的了,敢情原来父亲这方面不怎么样,没有让母亲尝到性爱的真正滋味。

“那你以后就做我的女人,我让你天天舒服、幸福。”

“嗯。你怎么还没出来?”苏婉婷似乎才发现公公尚未达到顶峰。

“没喂饱婉婷,怎么能轻易出来。”

“我够了。”

“真的?可你下面的小妹妹很需要,一直紧紧抱着小弟弟,不让出来。”

“乱说,明明是你在使劲往里顶,赖着不出来。”

“你真的不需要了?”

李晓红见母亲没有回答,又好奇地轻轻推开一条门缝,见母亲搂着公公的脖子在与公公亲吻,同时发现母亲的身子在前后窜动,敢情公公已开始第二轮攻击。她清楚公公的实力,照母亲这种进入高潮的速度,不经历三四次高潮,公公不会出水。

“你怎么这么厉害,这么久还没出来,如果天天这样,会被你弄死的。”

“刚才你不是说要我天天弄你,把你弄死。”

“你又羞我,我不来了。”

“婉婷,与你在一起真的好舒服,你的下面那么紧,将我的鸡巴抱得紧紧的,刚才如果你再坚持一会,说不定我们可以同时达到高潮。”

“我也不知怎么了,今天特别兴奋。”

“那是因为你好久和没有男人做了。”

“我以前没有这样过。”

“哦?”公公似乎未明白母亲的意思,接着问:“你是说你以前要很长时间才能达到高潮?”

“不是。是他时间不长。”

“呵呵,那是你下面太紧了,让人感觉太舒服了,所以不能坚持很久。”

“那你怎么这么久还没出来?而且你的那么粗。”

“因为今天我要好好品尝一下婉婷的美妙,也要让婉婷好好尝尝性爱的滋味。”

“我已经尝过了。”

“呵呵,其实我也快了。对了,婉婷,今天安全不?”

“这两天不安全。”

“幸好刚才没出来,否则你就可能怀孕了。”

“如果怀上了,我就生下来。”

听母亲口气是在与公公调情,但是李晓红心中还是暗暗一紧,母亲如果真的怀上了公公的孩子,怎么办?尽管曾经与母亲开过这方面的玩笑,但是她没有认真考虑过。

“好啊,那等会我射到你子宫里,让你给我生个孩子。”

李晓红知道公公在说笑,这次母亲没有再接腔,只是紧紧搂着公公,用粗重的“嗯”“喔”声来回应公公又逐渐加快的冲刺。

公公奋力耕耘几分钟后,见母亲的呼吸声逐渐变粗,知道母亲又开始进入状态,停止冲刺,抬起上身,将母亲的双腿抬起压向胸前两侧,说:“你板着腿,我再让你好好地舒服一次。”

母亲没有出声,但是依言扶住了双腿。公公俯下上身,双肘撑在母亲身体两侧,两手紧抱母亲身子,背部开始快速拱动。

“啊——这样你插得太深了,我会被你插死的。”

“深深地进入你不好?这样正好可以把我的精子直接射到你的子宫里。”

“真要我帮你生小孩?”母亲娇嗔道。

“呵呵,方才你说的,我自然要满足你的愿望才行。”

母亲嗔了公公一眼,闭上眼睛,没有再回答。听母亲那已经变得急促的呼吸声,李晓红知道母亲没有心思与公公调情、斗嘴了。在公公快速有力的冲刺下,母亲又进入状态,口鼻之间的“嗯”“喔”声又被“啊、啊”声代替。

母亲第二次高潮比第一次来得快,即将进入高潮时,没有先前那般羞涩了,一边喘着粗气呻吟,一边断续地说:“……喔……你太大力了……啊……操到肚子里去了……我会被你操死的……”

“你不喜欢我用力操你?”在母亲身上耕耘的公公,一边奋力冲刺,一边温言相询。

“……喜欢……喔……好舒服……用力……啊……操死我……”

“好,我今天就操死你。”

“……啊……操死我吧……我要死在你怀里……我要你操死我……我又要来了……使劲……操死我……就这样……我来了……我不行了……我要死了……被你操死了……”越到后来,母亲越放开,完全没有了往常端庄、矜持的模样,淫声浪语不绝于耳。

房外观战的李晓红受房内激情表演的感染,有些受不住了,尽管早晨才得到一次满足,但是此刻心中的情欲又被撩了起来,很想好好发泄一番,如果再听下去,很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像上次苏静雯听房一样,惊动房内的人,只有赶紧悄悄离开。

来到楼上,李晓红急忙脱下裤子躺在床上自慰起来,一边自慰一边幻想着公公在自己身上纵情驰聘。但是不管怎样努力,都无法达到和公公在一起的那种境界,总是感觉差那么一点点,迟迟不能达到高潮。

“晓红,你刚才下去了?”

当李晓红感觉手有些酸软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她睁开眼一看,只见公公站在床边笑吟吟地看着自己,显然刚才忘形自慰的情形被得清清楚楚,娇羞地说:“爸,你怎么上来了?”

“你妈晕过去了。”

“晕过去了?”

“可能是很久没有这么开心、兴奋了,刚才兴奋有些过度,所以晕了过去。”老王在床边坐下,摸着儿媳光洁的大腿,又说:“我见门开了一条缝,所以上来看看,是不是你刚才下去了。”

“爸——”李晓红没想到自己刚才离开时忘记带上门这个纰漏被细心的公公发现了,娇羞地叫了一声。

老王看着满脸羞红儿媳,笑着说:“要不要爸帮忙?”

“爸你还能来?”

“小红宝贝对爸这么好,如果小红宝贝需要,爸就是不能来也得来。”老王一边说,一边笑着抓住李晓红的手放在自己两腿间。

李晓红发现公公下面又斗志昂扬,诧异地说:“爸,你刚才没出来?”

“出来了。”

“射在妈里面?”

“快要射时,我准备抽出来,可是你妈紧紧抱着不放,要我射给她,我只有照办。谁知刚射完,她就晕了过去。”

“妈可能是想给我生个弟弟或者妹妹。”李晓红笑嘻嘻地说,同时用手隔着裤子抚摸着老王两腿间耀武扬威小弟弟,根本不在乎母亲在为自己生个弟弟妹妹。事实上,此刻她的心已被公公的手中之物所左右,根本没想那么多,心中想的是:这么快就恢复了,看来酒里加的那些佐料很管用。

房外观战的李晓红受房内激情表演的感染,有些受不住了。尽管早晨才得到一次满足,但她此刻心中的情焰欲火又被撩起,很想好好发泄一番。如果再听下去,她很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像上次苏静雯听房一样,惊动房内的人,只有赶紧悄悄离开。

来到楼上,李晓红躺在床上急忙脱下裤子自慰起来,一边自慰一边幻想着公公在自己身上纵情驰聘。但是不管怎样努力,都无法达到和公公在一起的那种境界,总是感觉差那么一点点,迟迟不能达到高潮。

“晓红,你刚才下去了?”

当李晓红感觉手有些酸软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她睁开眼一看,只见公公站在床边笑吟吟地看着自己,显然刚才忘形自慰的情形被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娇羞地说:“爸,你怎么上来了?”

“你妈晕过去了。”

“晕过去了?”

“可能是很久没有这么开心、兴奋了,刚才兴奋有些过度,所以晕了过去。”老王在床边坐下,摸着儿媳光洁的大腿,又说:“我见门开了一条缝,所以上来看看,是不是你刚才下去了。”

“爸——”李晓红没想到自己刚才离开时忘记带上门这个纰漏被细心的公公发现了,娇羞地叫了一声。

老王看着满脸羞红儿媳,笑着说:“要不要爸帮忙?”

“爸——”李晓红疑惑地看着老王说:“你还能来?”

“小红宝贝对爸这么好,如果小红宝贝需要,爸就是不能来也得来。”老王一边说,一边笑着抓住李晓红的手放在自己两腿间。

李晓红发现公公下面又斗志昂扬,诧异地说:“爸,你刚才没出来?”

“出来了。”

“射在妈里面?”

“快要射时,我准备抽出来,可是你妈紧紧抱着不放,要我射给她,我只有照办。谁知刚射完,她就晕了过去。”

李晓红笑嘻嘻地说:“妈可能是想给我生个弟弟或者妹妹。”似乎根本不在乎母亲再为自己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同时手隔着裤子抚摸着老王两腿间耀武扬威小弟弟。此刻她的心已被手中之物所左右,根本没有去想其他,心中想的是:这么快就恢复了,看来酒里加的那些佐料很管用。

“你怀了我的孩子,如果你妈也怀上我的孩子,将来他们怎么称呼?”

“他们是叔侄哦。”

“他们都是我的孩子,怎么能是叔侄呢?”

“我是你儿媳,我们的关系又不能公开,我的孩子自然只有委屈做的你孙子了。”

“你真希望你妈还给我生个孩子?”

“呵呵,如果我妈真给你生个孩子那就好玩了。”李晓红笑得很开心,似乎已经见到想象中的情景,过了片刻又说:“爸,如果你把我妈征服了,只要你想要,我想她肯定会帮你生的。”

“小红,你越来越邪恶了。”

“爸,你不喜欢吗?如果我不邪恶,我和我妈怎么会都成为你的女人?”

“老爸也变得邪恶了。”老王感叹一声,接着又颇为自责地说:“以前这样的事,老爸想都不敢想。”

“爸,我们又没伤害任何人,也没影响任何人,邪恶就邪恶吧,只要开心就行。”

“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千万不能让你妈知道。小红,你赶紧穿好裤子,万一你妈醒来上楼来就麻烦了。”本来老王看到李晓红自慰的样子,很想满足她一次,仔细品味一下她们母女的不同,但是想到苏婉婷随时都可能醒来,又只有按下念头。

脸上春情正浓的李晓红闻言脸色一变,不舍地松开抓住老王下体的手,说:“爸,我现在真的好想要。”

老王摸了摸李晓红的脸,俯身吻了一下,说:“小红,我们有的是机会,现在千万不能让你妈起疑。”接着起身去了房间。

李晓红也知道现在只有克制,穿好裤子后,也下了床。她很想知道母亲醒来后的反应,今天母亲失身於公公主要是因为中午的酒中加了料,不知药性过去母亲清醒后,会不会有过激的反应。她稍微收拾一下,理了理思路,来到楼下,见公公不在楼下,难道又去了客房?她来到客房外,听听里面没有声音,这才轻轻拧开门,见只有母亲独自睡在床上,未见公公身影。

她走进房间,来到床边坐下,看着一脸满足慵懒地睡着的母亲,心底不由生出一丝嫉妒:妈以后可以光明正大地与公公在一起了,可以时刻被公公宠幸、滋润,而自己与公公在一起却只能偷偷摸摸、提心吊胆的。若是妈能接受我和公公在一起就好了,想着想着,她心里突然蹦出这么一个奇异的念头,并且很快充满了脑海。如何才能让母亲接受自己与公公的这种关系?她想了半天,觉得除非母亲死心塌地爱上公公、离不开公公,公公成为母亲的天,而母亲又满足不了公公的需求,应付不了公公,才有可能默许自己和公公在一起。

“晓红。”

一声呼唤,打断了李晓红的思路,低头一看,见母亲诧异地看着自己,笑着说:“妈,你醒来了?”

“你、你怎么在这里?”

“妈——”李晓红看着脸色潮红的母亲,笑嘻嘻说:“你一个劲地叫‘大哥用力’、‘操死我’,声音那么大,我怎么可能不被吵醒?”

“晓红,你——”苏婉婷闻言神色一怔,很快满脸绯红,不知如何应对。虽是在药物的作用下失身於亲家,但是她神志并未完全迷糊,不久前的事情依稀记得。

“妈,这有什么害羞的?”李晓红见母亲羞愧无比,收起笑嘻嘻的神态,说:“你才四十多岁,有需要很正常,古人不是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现在正是你需求最旺盛的时期,女儿完全理解。”

“晓红,妈今天不知是怎么了,好像着了魔似的,昏昏糊糊就和志强他爸这样了。”苏婉婷见女儿没有再笑话,红着脸解释说。

“妈,可能是你好久没有那个了,而志强他爸又很优秀,对你一直有好感,所以就放松了,也不再克制了。”李晓红不慌不忙地帮母亲解惑。在此之前,她已经想过母亲醒来后可能会出现的各种表现,心中已有应对之策。

“晓红,妈真不知道今天怎么会这样,竟然控制不了自己。”也许是女儿知晓了自己与往常不同的放浪一面,苏婉婷再次解释。

“这样不是很好吗?何必要刻意去控制?”

“晓红,你会不会看不起妈?”

“妈你说什么呢。女儿以前就说过,你还年轻,希望你找个伴,我和志强都希望你与爸走到一起,现在你们到了一起,我和志强只会祝福。”

“晓红,妈现在心里好乱,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

“妈,你是不是不想与志强他爸在一起?”李晓红不想让母亲继续追寻今天为何会这样的原因,赶忙转移话题。

“不是。”苏婉婷脸带娇羞地小声说。

“既然不是,就别想了。男女之间的事有时很难说清楚,你有情他有意,在一起发生这样的事很正常,不管是谁主动,结果都是一样。”李晓红一边说一边观察母亲的反应,见母亲不再言语,似是仍在思索,索性躺下,隔着被子搂着母亲,说:“妈,与爸在一起舒服吗?”

“丫头,你说什么?”

“妈,我也是女人,当然希望妈能够幸福。”

回想起与老王在一起那种异常充实、每次冲刺似乎要将自己贯穿的感觉,苏婉婷在感到幸福的同时,内心深处竟又升起一丝异常的酥麻,两腿之间很快又开始湿润了,羞红着脸没有回答。李晓红见母亲不再在今天举止异常这件事上纠缠,暗松了口气,但是仍不敢大意,继续说:“妈,爸是不是很厉害?”

“死丫头,你胡说什么?”

“嘻嘻,妈,我在楼上隐隐约约地听到了。。”

“你和志强在一起,难道不知道?”

“志强是志强,他爸是他爸,我怎么知道爸这方面如何?能不能让妈开心呢?何况他年岁这么大了。”

“他们是父子。”

“父子就一样?那为什么社会上很多父亲有出息,儿子没出息?为什么很多伟人的儿子并不伟大?”李晓红见母亲被自己反问得无言可对,停顿片刻,撒娇地说:“妈,告诉我嘛。”

“你出去,妈要起来了。”苏婉婷似乎不想再与女儿交流。

“你不说我不出去。”李晓红说完干脆掀开被子,钻在被窝,抱住身上未着一缕的母亲。

苏婉婷希望女儿快点出去,只有红着脸说:“他很厉害。”

“怎么个厉害法?”李晓红表示兴趣很浓,悄悄地在苏婉婷耳边说:“妈,那你应该达到高潮了?”

“丫头,不要再羞妈好不好?”

“妈,女儿是关心嘛,达到高潮是女人婚姻幸福的基础,很多女人离婚就是因为在性方面得不到满足。为什么现在很多外表看上去不般配的男女,在一起感情很好,就是因为双方能相互满足。”

“他不像五十多岁的人,像一条蛮牛。”也许都是女人,苏婉婷渐渐放下了母亲身份,与女儿交流起来。

“这么说妈来了几次高潮咯。”李晓红似乎兴趣很浓,接着说:“妈,他是不是比我爸厉害?”

“你爸每次只有几分钟。”

“难道妈以前没有过高潮?”

“女人一般比男人来得慢。”

听到母亲这句话,李晓红心里踏实了,母亲以前与父亲在一起没有经历过高潮,现在公公这里尝到了高潮的滋味,假以时日,身心应该不难被公公征服,笑着说:“妈,那恭喜你,终於找到幸福了。”

“晓红,妈以前也没想到这事会这么舒服。”

“妈,这次你是不是要感谢女儿?”李晓红见母亲疑惑地看着自己,解释说:“如果不是女儿我叫你过来,你就不可能有机会和志强他爸在一起,也就不会知道原来男女之间滋味会如此美妙,那这一辈子就白做女人了。”

李晓红说的是事实,苏婉婷没有出声,过了一会才说:“晓红,志强这方面怎么样?”既似是想转移话题,又似是关心女儿。

“还可以吧,不过好像没他爸时间久。”

苏婉婷脸儿一红,说:“死丫头,你是不是在外边听了很久?”

“嘿嘿,哪有哦,只听了一会。”

“你先前说那些,是不是故意来羞妈?”

“妈,女儿真的没有。其实关着门,你们在里面说什么外边很难听清楚,除非是声音很大。”

李晓红这么一说,苏婉婷脸儿更红,儿女的话无疑是在告诉她,自己叫老王“使劲操”、“操死我”这样的话,全被听去了,羞恼地说:“你快出去,我要起床了。”

李晓红紧搂着母亲,摸着光洁的身子,在耳边说:“妈,是不是爸弄得太舒服了,让你没有力气起来穿衣服?”见母亲神色微变,似乎真的有些恼了,说完快速下了床。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