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福麒麟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福麒麟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欲望都市 欲望都市

    《欲望都市》首创将人妻坠落的原因归于人物性格的缺陷和社会环境的压迫:“张雅丹离开陈江并不是因为嫌弃他的贫穷或者她在性上得不到满足,而更多的是因为陈江一手将她推向许剑的怀抱的,  《欲望都市》首创将人妻坠落的原因归于人物性格的缺陷和社会环境的压迫:“张雅丹离开陈江并不是因为嫌弃他的贫穷或者她在性上得不到满足,而更多的是因为陈江一手将她推向许剑的怀抱的,对人妻出轨的纯粹性刺激转为对周边社会现实生活的思考,这足以说明《欲望都市》一文达到了普通色文所没有的高度,对人妻出轨的纯粹性刺激转为对周边社会现实生活的思考,

    福麒麟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欲望都市》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欲望都市》,是作者福麒麟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欲望都市》首创将人妻坠落的原因归于人物性格的缺陷和社会环境的压迫:“张雅丹离开陈江并不是因为嫌弃他的贫穷或者她在性上得不到满足,而更多的是因为陈江一手将她推向许剑的怀抱的,  《欲望都市》首创将人妻坠落的原因归于人物性格的缺陷和社会环境的压迫:“张雅丹离开陈江并不是因为嫌弃他的贫穷或者她在性上得不到满足,而更多的是因为陈江一手将她推向许剑的怀抱的,对人妻出轨的纯粹性刺激转为对周边社会现实生活的思考,这足以说明《欲望都市》一文达到了普通色文所没有的高度,对人妻出轨的纯粹性刺激转为对周边社会现实生活的思考,

《欲望都市》 第四十三章、柳暗花明 免费试读

张雅丹坐在会客室里,心中百感交集,她万万没有想到她和陈江有朝一日会在这种地方见面。回想起来,她以前没有想到过的事情这一年中其实已经发生很多次了,以至於她都麻木了!她在想这才是社会的残酷之处!就像以前在学校时老师说过的,最纯洁的友情只存在於校园里了!初始她不相信,她一直觉得这个社会很多的埋怨,伤害都是由贪慾引起,只要自己安分守法,抱着人进一步,我退二步的原则,哪来那麽多祸事?然而事实证明树欲静而风不止!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是不以个人愿望为转移的,所以人世间才会有那麽多的不如意!

张雅丹神思被一阵纷乱的脚步声打断,回过神看去,只见陈江在两个警察的陪同下走过来,看上去精神面貌还不错,只是张雅丹的眼神一触到他手上白晃晃的手铐,眼泪就在眼眶里打滚。

陈江看到张雅丹,先是一怔,他没有想到张雅丹会找到这里来。他的第一句就是问道:「雅丹,你怎麽跑这了?倩倩还好吗?」

张雅丹说道:「倩倩没事,有妈照顾呢!我……我担心你!想来看看你,和你说说话!」

陈江感激地说道:「我好着呢,你别担心!我顶多过个十天半个月就可以出去了!」

张雅丹没敢把刘正刚的话告诉他,只是点点头说道:「好的!我等你!」

陈江思忖半晌,终於说道:「雅丹,我……你会不会嫌弃我?」

张雅丹说道:「如果我要嫌弃你,那以我过去的恶行只怕连天地之大都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了!你在里面还好吗?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陈江听到张雅丹的语气较之前日大有不同,好像有接纳之意,於是说道:「雅丹,我很好!行动的不自由对我算不得什麽,心灵的束缚才是最痛苦的!」

张雅丹明白他的意思,她想了想,柔声说道:「陈江,如果你真的不在意我以前伤害过你,做过那麽多对不起你的事,还愿意接受我!我愿意做你的妻子,再也不分离。」

陈江如聆仙音,喜不自胜,似乎有点不敢相信:「真的吗?雅丹?」

张雅丹坚决地说道:「是的!江,你知道吗?在许剑失踪的日子里,我只有难过和遗憾!可是当前天你被警察带走的时候,我的心彷佛也被掏空了!那种感觉好痛!好痛!」

有句话张雅丹没有说出来,只是在脑中回响:「我跟许剑在一起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我知道他爱吃什麽,爱穿什麽,可是我永远无法知道他在想什麽,我跟他在一起,我们离得很近,可是我却感觉他离我很远,感觉到他的人不属於我,在你身边,生活很平凡,甚至近乎无聊单调,但却很真实!」

陈江一把握住张雅丹的小手,激动地说道:「雅丹,谢谢你给我机会!我一定比以前做的更好!」

张雅丹反手抱住他的手,说道:「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麽,只要你过得快乐开心就行了!」

陈江还再想说的时候,那两个警察打断两个人的对话:「时间到了,改天再来吧!」

张雅丹死死抓住陈江的手不放,彷佛陈江这一走就是永别一样,陈江心里也很舍不得,可是也只能柔和地说道:「雅丹,别这样!等我,就当我去旅游了,过几天我们会再见面的!」

张雅丹也感觉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眼睛红红的颔首,松开手,转过身去,她不想看到陈江离去的样子,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地哭出来。

张雅丹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候客室的,她满脑子都在盘算着怎麽把陈江弄出来,这时,听到有人笑道:「怎麽样,和陈江谈得如何?」

张雅丹抬头一看竟然是刘正刚,顿时又羞又怒,真想一个耳光打过去,只是她忍住了,她想现在陈江还在别人手上呢,不说决定生死,决定过得好与坏的权力这人多少总还有一些吧。於是她只是淡淡地说道:「还行吧,多谢你了!」

刘正刚虽然惊讶於张雅丹的转变,不过他认为张雅丹是屈服於他的权势了,顿时得意地说道:「不用客气,我提的条件你考虑得怎麽样了?」

张雅丹说道:「再给我一点时间去考虑考虑,好吗?」

刘正刚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於是说道:「行!不过你得快点,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张雅丹颔首道好,转身正准备走出去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麽,於是从包里取出戒指,递给刘正刚,说道:「帮我把这个交给许剑,好吗?」

刘正刚一怔,随即明白她的意思,接过戒指,似有深意地说道:「好的!不过你如果想亲手交给他,我告诉你地址!」

张雅丹问道:「我可以见他?」

刘正刚点点头说道:「是的!经过调查,他是清白无辜的!现在已经自由了,你当然可以见他。」

张雅丹心中很是奇怪这其中到底有什麽波折,随即转念想道:「他是不是杀人犯跟自己有什麽关系?从他举报陈江的那刻起,我就已经跟他恩断义绝了!」想到这,她说道:「谢谢你的好意!我跟他已经无话可说了!」

刘正刚问道:「就因为他要告陈江?」

张雅丹只是淡淡地说道:「也许吧!」说完,就转身离去。刘正刚还想要追上去,忽然听到後面有人叫道:「小刘!」

刘正刚回头看是洪文丽,马上止住脚步,把戒指收好,走过去说道:「洪局!」

洪文丽看了张雅丹远去的倩影一眼,似有深意地说道:「陈江的笔录做完没?」

刘正刚说道:「还差一点?」

洪文丽微笑道:「还差一点?唔,刚才那个女人就是张雅丹吧,比相片漂亮多了!她来做什麽?」

刘正刚没料到洪文丽问这个,话语差点为之一窒,也亏得他急中生智,赶忙说道:「她是托我给她办一件事?」

洪文丽说道:「什麽事?」

刘正刚说道:「关於陈江的。」

洪文丽听到「陈江」两个字,环眼看下四周,小声对刘正刚说道:「到我办公室谈。」

两个人进到办公室坐定,刘正刚拿出张雅丹给他的戒指说道:「张雅丹原是想跟我打探陈江的消息,被我拒绝了!後面跟她闲聊时,我向她透露了许剑和唐娜结婚的事,她一听大怒而去,留下个戒指托我还给许剑。」

洪文丽接过戒指,顿时喜形於色,说道:「昨晚唐娜还跟我谈到这个事情,担心许剑和张雅丹纠缠不清呢,这下可好,让你解决了。不过,张雅丹这麽轻易就放弃许剑?」

刘正刚说道:「你有所不知,张雅丹心中真正爱的人是陈江!而我也正是紧紧抓住这点,一口咬定是许剑要告陈江,还给了她看许剑的笔录,她一怒之下就和许剑分手了!」

洪文丽说道:「这麽说来,咱们抓陈江,倒是歪打正着!哈哈,不过我看咱们也不必为难陈江了,关个一二天给唐娜解解气就放了吧!」

刘正刚暗想这一二天也足够让张雅丹上钩了,我正愁不知道玩过张雅丹後怎麽为她办事呢,这下得来全不费功夫,权色交易变成奉命放人!这倒省去我不少麻烦!想到这里,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洪文丽问道:「你好像很开心?」

刘正刚说道:「我看到你开心,所以我也开心啊!」

洪文丽娇嗔道:「你就是会说话!好了,你把戒指送去给许剑,也好让许剑断了这个念头,安心跟唐娜结婚!」

刘正刚心想:「许剑早跟张雅丹划清界限了,根本用不上戒指。」

心里虽这麽想着,还是领着戒指去还给许剑了。

张雅丹走出警察局,面对川流的车队,一时之间竟是无所适从,她先给李洁茹打了电话询问陈倩现在的情况。然後信步而行,猛然她想到了任敏,她比自己能干,没准她能帮上忙呢!想到这张雅丹赶紧找到任敏的号码,拨了过去,不料那边已经是全时通!

张雅丹以为任敏在忙别的事情,过了一个小时又打过去,谁知还是如此!张雅丹心想时间紧迫,自己还是去她的公司找她好了。哪知走到公司一问里面的人,得到的答案是任敏已经去国外了,暂时没有她的联系电话。

张雅丹最後一线希望就此破灭,刚刚兴奋的小脸换上忧愁的表情,就在她准备走出去时,恰好外面走进来一个人,看到她的脸,先是一怔,然後用试探的口气问道:「你是陈江的妻子,张雅丹吗?」

张雅丹一看来人是个中年男子,长相儒雅,看着有点面熟,只是一下子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於是说道:「是的!请问您是?」

中年男子笑道:「我叫任天华,是任敏的父亲。」

张雅丹这才知道为何自己见他会觉得面熟,原来是他和任敏长得颇有几分神似,心念至此,脑子一下活络起来:「他是任敏的父亲,那麽他肯定知道任敏的电话。」当下赶紧说道:「任总,您好!」

任天华说道:「呵,我以前只看到你和陈江的合影,那已经是惊为天人了,没想到见到真人,竟然还比相片又漂亮几分!难怪啊,难怪陈江会对你留恋那麽深!」

任天华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不复初始那麽和善,张雅丹虽然觉得他语气透着奇怪,不过她一心只想找到任敏,所以也无暇去琢磨,思忖片刻後说道:「任总,请问您知道任敏的电话吗?我有事找她!」

任天华说道:「哦,这样啊!敏敏昨天去新加坡荒僻了,我现在都还不知道她的号码呢,你有什麽事找她,可以跟我说,到时候我帮你转达。」

张雅丹难得碰到一个肯帮自己的人,心中感激不尽,於是说道:「是这样的,陈江被警察带走了,我想……」

话到此处,任华天已经打断她的话:「什麽?陈江被警察带走了,为什麽?」

张雅丹刚要说,任华天说道:「来,不要急。到我办公室慢慢谈!」

张雅丹跟着任华天来到办公室。

任华天给张雅丹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後说道:「你说说。」

张雅丹便把陈江被带走的前因後果一五一十说了,不过刘正刚和她之间的小插曲当然并没有说。

任华天微笑道:「现在的警察还真是闲得没事做啊,这些个小事都有人去管!你也不用急啊,他最多只能关个十天八天的,再赔点钱就没事了。」

张雅丹一听又急了,她想这可不是关十天八天的事情,万一刘正刚火起,真的让人在里面欺负陈江,这可不得了了。只是这其中的原因却不足为外人道。

张雅丹还在思忖着怎麽样跟任华天说,那边任华天已经自作聪明地笑道:「你是心痛老公,不愿意他背上个恶名?还是怕在他身上发生一次躲猫猫的事?」

张雅丹连连点头,说道:「是的!任总,我以前常听陈江说您神通广大,古道热肠,请您帮帮我!」

任华天笑道:「他真的这麽说我?」

张雅丹这时才想起眼前这个看起来温文儒雅的男人正是之前要挟陈江和她离婚的元凶,刚开始张雅丹听说这事後一度非常痛恨他,不过後来慢慢也想明白了:「虽然他在关键时刻落井下石,是小人行为!但站在他的立场,他是为他女儿幸福着想,所谓其行虽恨,其心可怜,如果自己恨他,那是不是也要恨陈江了?如果不是他同意,任华天的阴谋也会得逞!可陈江是为了救我妈,如果恨他,岂不是连同妈也一起恨上了?」

任华天见张雅丹不说话,又接着说道:「好吧,我跟公安局洪局长也有几分交情,如果我一个电话打过去,估计你老公马上就可以出来。」

张雅丹这话听的十分真切,当下喜出望外,忍不住脱口说道:「真的吗?这可太谢谢您了。」

任华天笑道:「你先别高兴!你知道我是个商人不是慈善家,所谓在商言商,这个道理你应该知道吧?」

张雅丹闻言,芳心陡地一沉,她想起上次他的条件是要求陈江离开自己,这次他又想玩什麽花样,可是现在张雅丹急着要把陈江弄出来,也只有问道:「我知道,你有什麽要求,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

任华天说道:「这个要求很低,你一定能做到。唉,说起来这个陈江我也跟他有仇呢,之前他都答应要跟你恩断义绝了,谁知道钱到手了,却和你藕断丝连,害我女儿几次三番为他伤心!可是我女儿又不准我找他麻烦,现在有警察帮我,我也挺高兴!不过为了你,我宁愿放下心头这段仇恨,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张雅丹彷佛意识到什麽,可是她依然抱着但愿自己想偏的想法,佯作不解地问道:「任总,请您直言,我……我实在不大明白!」

任华天道:「你是个聪明的女人,不会不明白的。怎麽样,肯答应吗,一夜风流换你老公的自由。」

张雅丹突然觉得天就要塌下来似的,她想不明白为何她所见之人个个都是如此卑鄙无耻!而任华天品性又与任敏截然不同!

任华天说道:「考虑清楚没有?」

张雅丹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委身於他好像比刘正刚好点!」只是这个念头一闪而过,陈江那时说的那句话闪现出来:「我宁可我人死了,也不愿我的女人丧失做人的尊严!」

张雅丹心底黯然:「我都已经是坏女人了,纵然再坏一百次一千次也不足惜。可是现在陈江还是那麽爱我,他不在乎我的过去,如此的深情厚义,我又怎麽能不顾他的感受?」

想到这里,张雅丹一下站起来,望着任华天,只觉得他那张脸突然变得丑陋无比,只是她想他与警察局长那熟,又有钱,跟他闹翻对自己有害无利,所以只能按捺胸中怒火,用平和的语气说道:「任总,谢谢您的好意,我会考虑的!我先回去了!」说完,不待任华天接话,就径直走出办公室。

最後一根稻草都没了,张雅丹走在街上,好不懊恼!此刻她彷佛看到陈江在拘留所里被其他犯人殴打的场景,她的心阵阵绞痛:「江,雅丹没有用,不能救你出来!你教教我,我该怎麽办?」

张雅丹这几天日连遇陈倩和陈江两档子事,让她身心俱疲,随意在路边买了个面包就一头紮进旅馆了!

可躺在床上怎麽也睡不着,她在想有什麽办法可以救出陈江,在想还有哪个人能帮得到自己。突然一道电光闪过脑子,张雅丹顿时想到一个办法:「这样做可以吗?」张雅丹思忖良久,最後下定决心道:「为了他,怎麽说也得冒险博一下了。」

想到这里,她掏出手机按下号码,很快就接通了。传来刘正刚的声音:「雅丹,有什麽指示?」

张雅丹说道:「陈江的事,你打算怎麽处理?」

刘正刚说道:「我早上不是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吗,这事怎麽处理取决於你。」

张雅丹说道:「我给你钱,好不好?」

刘正刚说道:「钱这个东西,只要我想要,多的是。我现在缺的就是女人,特别是像你这样有味的女人。」

张雅丹说道:「我都已经有老公、有孩子了,还有什麽好的,世界上还有许多年轻漂亮的,你可以去找啊!」

刘正刚说道:「我偏就喜欢你这样识情知趣的少妇!好了,不说那麽多了,雅丹,我可告诉你,今天局长已经过问这个事了,你再不快点,我也帮不了你了!」

张雅丹说道:「你是为了我才把陈江抓起来的是吗?」

刘正刚打了个哈哈道:「也不完全是吧!呵,再怎麽说我心底也还是有一点正义感的!最见不得那种仗势斯人的恶徒。」

张雅丹忍不住骂道:「无耻!」

刘正刚说道:「不跟你说那麽多了,正好你打电话过来,我告诉你,丰龙大酒店403房,现在已经六点了,半个小时之内见不到你人,後果你知道的。」

张雅丹问道:「如果……我答应你的条件,你真的会放了陈江,并且保证以後不再找我们的麻烦?」

刘正刚哈哈笑道:「我保证!我以人性担保!」说完,就把手机挂掉了!

张雅丹收起手机,暗想:「如今也只能这样了,愿老天保佑一切顺利。」

张雅丹见到刘正刚时,他已经换了一身便装,笑意盈盈地说道:「你迟到十分钟。」

张雅丹冷冷地说道:「不好意思,路上塞车,我给你电话,但你关机了。」

刘正刚说道:「我这是怕局里又有什麽事召唤我,打扰到咱俩的好事!」

张雅丹说道:「我已经到了,你什麽时候放陈江?」

刘正刚微笑道:「急什麽,咱们先吃点东西,慢慢聊!」说完,伸出手想去拉张雅丹。

张雅丹向旁边一闪,正言道:「我没空!」

刘正刚一怔,走到床边坐下,说道:「看起来你今天是有备而来啊。直说吧,别浪费时间了。」

张雅丹说道:「你说,如果有人把你以权谋私、搞权色交易的事传出去,那会怎麽样?」

刘正刚说道:「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怎麽会传出去?」

张雅丹说道:「如果是我传出去的呢?」

刘正刚一怔,道:「你威胁我呢?」

张雅丹看到刘正刚呆呆的样子,一股报仇的快意涌上心头:「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果你把陈江放了,我就当此事没发生过。」

刘正刚说道:「话是这麽说,你有证据吗?」

张雅丹拿出手机,按下播放键,刚才张雅丹和刘正刚之间的对话一一呈现了出来。

刘正刚晒笑道:「张雅丹啊,你做事也太粗心了,你仔细听听,这像是我的声音吗?」

张雅丹因为时间紧迫,匆匆备份存底就跑过来了,都没注意听,现在听他这麽一说,再回放,果然声音跟他平时不一样,自己刚才跟他通电话时,虽然觉得他的声音跟平日不大一样,可当时还以为他感冒了,也往心里去,现在看来他是故意装出来的。心念到此,顿时脸色惨白。

刘正刚哈哈笑道:「张雅丹啊,你难道忘了我是警察吗,当你主动给我电话时,我就有种不祥的预感!没想到真的应验了!哈哈,看来老天还是帮助好人的!怎麽样,这下你死心了吧!可以乖乖地服伺我了吧?」

张雅丹气得说不出话来,只见刘正刚走近前来,搂住她的腰,张雅丹浑身一震,在这刻她想到陈江在看守所里被人殴打的场面,一时万念俱灰:「算了,或许我命中注定有此一劫!既然逃不过,也只能认命了!!」

刘正刚慢慢抚摩张雅丹的纤腰,见张雅丹已经闭上眼睛,一副认命的样子,却调笑道:「这样不行哦,我要的是一个活人,可不是一具屍体。」

张雅丹闭目不语,刘正刚说道:「你如果後悔了,现在走还来得及。否则你就要打起精神来,我可不愿跟木头人做爱。嗯,听许剑说,你在床上风情万种,也让我领略一下吧。」

张雅丹闻言也不说话,纤手伸开,去解衣钮,就在她解开第一个钮子正要解第二个的时候,刘正刚说道:「先别急着脱光,女人脱光了都一样!现在咱们先来玩第一项!」

说完,他退後二步,用手指了指胯下鼓鼓的一团,说道:「来,让我看看你的吹箫技术。」

张雅丹缓缓蹲下身,玉手帮他解开腰带,褪下裤子,映入眼帘的是一团乌黑的毛丛和伫立在其中的一根粗长早已经挺得直直的肉棒。

张雅丹犹豫着不知道该怎麽办?

刘正刚得意的摇晃下身,让肉棒宛如灵蛇一般舞动着,说道:「来呀,还要我教你怎麽做吗?」

张雅丹的小手终於握住肉棒,眼睛闭了起来,小嘴慢慢凑近龟头,越近前越能感受到肉棒散发出来的一股臊味。

张雅丹心想:「我就把它当作是香蕉。」於是她在脑中拚命幻想香蕉的模样,可就在她的嘴唇碰到龟头那一刹那,眼泪不知道怎麽的就又流了出来,她想转身逃离,却似有一股不知道从哪来的力量让她动弹不得。

刘正刚眼见自己的肉棒就在张雅丹的嘴唇外边打转,想到口腔的温热,他不由催促道:「快点把它含进去,我快受不了了!」

张雅丹的小手不断撸着刘正刚的肉棒,可嘴唇却似无力张开,任龟头在嘴边打转就是进不去。

刘正刚眼睛瞄着张雅丹娇艳的面容,不由的慾火上升,却眼见得张雅丹迟迟不把肉棒含进去,也有点来气了,他双手用力一扯张雅丹的长发,就在张雅丹发出叫声的那一瞬间,肉棒一下就捅进张雅丹的嘴里。

张雅丹只觉得一只火热粗硬的肉棒在嘴里插来捅去,再听到刘正刚得意地笑声:「张雅丹,你的小嘴好温暖啊!来,快用舌头舔舔。」

张雅丹下意识地就用舌头去卷绕他的龟头,刘正刚头刚刚仰起,闭上眼睛,无限陶醉地叹道:「爽啊!雅丹,我真想就这样把肉棒放在你的小嘴一辈子了!当下你的老公真是幸福啊!」

张雅丹本来一直处於迷糊状态,只凭着一种本能吞吐刘正刚的肉棒,不想一听到刘正刚这话,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和力量,牙齿就着口腔中那条肉棒用力一咬,便听到刘正刚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双手紧紧摀住下身,跌倒在床上左右打滚嚎叫着,张雅丹只觉得一股咸咸带腥味的液体往肚子流,还有一些挂在嘴边,她用手一抹,雪白的小手竟满是鲜红的血液。

再一看到刘正刚痛苦的样子,张雅丹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麽事,急切间赶紧走上前又焦急而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刘正刚眼看到张雅丹就在旁边,暴怒之下,伸起脚狠狠就踹在张雅丹身上,他盛怒之下使出的力气顿使张雅丹横飞出去倒在地上,半晌起不得身,好不容易等她缓过来,她发现刘正刚的呻吟声越来越弱,鲜血已经把白色的被套染成红色,情知再这样任由事态发展下去要出大事,赶紧打电话给医院,打完这个电话後,张雅丹想了想,又给公安局打了一个电话,如实地把这边发生的事说了。

做完这一切,张雅丹刚刚还凌乱的思绪一下子变得平静,她静静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还在床上翻腾的刘正刚,一会儿想到陈江、一会儿想到陈倩、一会儿想到妈妈,心情时而懊恼,时而伤感、时而担心,她想到自己对刘正刚这样,他们会不会也同样对付陈江?

想到这里,张雅丹眼泪一下涌出来,伏在膝盖小声缀泣起来,直到听到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这才回过神来,伸手抹掉眼泪,快步前去开门,看到外面站着医生和警察,心情也不知道是什麽滋味,闪身让他们进来……

洪文丽走进来,冷眼看着医生帮刘正刚敷伤,脸上气得发青,这种场面不问自知发生了什麽!她现在已经懒得去管刘正刚死活。她一边吩咐其他民警调查取证,自己将张雅丹带回到警局。

这个时候她才正眼打量这个她听说已久的女人!看到了这个女人绝美的面容、窈窕的身材、优雅的气质、现在她的眼睛里满装着恐惧和迷茫,这副神态让人看了顿有怜爱痛惜之感!!洪文丽在心中暗自想道:「这个女人就算是我看到了都难免生出惊羡之感,难怪会让这麽多男人前赴後继为她抛弃尊严和地位,甚至是性命也在所不惜!」

她大概问了一下张雅丹事情的经过,果真和自己早先所料不差,俏脸更是难看!只是洪文丽心底对於刘正刚欺骗自己的行为非常不满,可是想到他到底是自己属於,不替他担待下又不好。

沉吟片刻,洪文丽小声说道:「雅丹,我可以答应你马上放了陈江,不过我有个条件。」

张雅丹一听到她要放陈江,刚刚还是担心害怕的心情一扫而空,喜不自胜地说道:「行!我什麽条件都答应你!」

洪文丽一看她一副开心的模样,对陈江的感情真是情真意切,於是说道:「真的吗,你别答应太早!万一我又要你跟哪个男人睡觉呢,你也同意吗?」

张雅丹一怔,随即道:「我知道你不会的,因为我一看见你,就感觉你身上有股正义之气,让人打心里佩服!」

洪文丽不由笑道:「好甜的小嘴!不过我还是很高兴你这麽说的!只是接下来我提出的条件只怕让你对我印象大打折扣。」

张雅丹说道:「你只管说就是,只要能放陈江,我什麽都答应你!」

洪文丽说道:「那我就直说了!事情也很简单,就是你把这件事承担下来,怎麽样?」

张雅丹一愣,说道:「我不大明白!」

洪文丽说道:「很简单,等下你去做笔录的时候,你不能说是刘正刚胁迫你,你必须说是你为了救你老公去色诱刘正刚,刘正刚不肯,你为了达到目的,所以就在他的茶水中下了春药,可是在做爱的过程中,因为下的药不够,他醒过来了,然後你一听到他再次拒绝你,你恼羞成怒,就把他咬了。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子,你再慢慢组织下,可以吗?其他相关的事情我来处理!」

张雅丹一听洪文丽要她做的这件事,心底反而踏实下来,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洪文丽很满意地说道:「那好,等下回去後我叫个人帮你录口供,然後我马上去帮陈江办手续把他放了!」

张雅丹面露感激地说道:「洪局,谢谢您!」

洪文丽说道:「到时候你的罪名怕是不小呢,你还谢我?」

张雅丹说道:「你给我一个机会帮到陈江!我真的很感激你!」

洪文丽不禁为她对陈江的真情感动,又是怜爱又是调侃道:「这傻小子有什麽好的,值得你这样对他?」

张雅丹说道:「洪局,你错了!很多人都说我能嫁给他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洪文丽说道:「看你们两个不错,我破例给你们一个机会聚聚吧!」

张雅丹更是感激万分,洪文丽打了个电话,叫了个民警进来领着张雅丹去做笔录,自己去帮陈江办手续了。

张雅丹和陈江再次见面,只是这次两个人的处境倒换了过来。

陈江紧紧握住张雅丹的手,激动地说道:「雅丹,我真是……感到对你不住!」

张雅丹微笑道:「你过去因为我受了那麽多委屈,经历了那麽多苦难,我为你做这麽点事算得了什麽!」

陈江心中感激无限,望着眼前丽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张雅丹同样如此,四目相对,两个人只是含笑不语!只是对对方心意已经了然於胸!

好久,张雅丹突然想到什麽,对陈江说道:「我在里面,倩倩和妈妈就拜托给你了!」

陈江说道:「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们,我也会想你的,会一直等到你出来为止!」

张雅丹本想说你就算找到新的爱人,我也不会怪你!只是话到嘴边,转念想到如果他不爱我,哪怕自己求他留在身边,他也会甩手而去;可是他如果爱我,哪怕自己关在里边一百年他也不会变心!我又何必说这些话出来增加他的烦恼?於是转口说道:「那就麻烦你了!」

陈江大手抚摩她的俏脸,又怜又爱地说道:「傻瓜,这也是我的份内之事,有什麽麻烦不麻烦的!」

张雅丹心情大好,娇嗔地说道:「你再说我傻,我要跟你急了!」

陈江哈哈一笑,在张雅丹身上,他依稀看到了从前那个纯真浪漫的小女生!

两个人絮絮叨叨在扯着,不觉时间之过,就在两个人谈兴正浓的时候,洪文丽走进来,笑道:「好了!别聊太久了,反正以後还有见面的机会!」

陈江和张雅丹这才依依惜别,望着张雅丹离去的倩影,陈江若有所失,洪文丽瞄了他一眼,说道:「还舍不得啊?」

陈江问道:「局长,我老婆这个大概判好久?」

洪文丽说道:「放心吧,不出一年,我担保她就能出来跟你团聚了!」

陈江的心这才稍微放宽,又听洪文丽问道:「我对你挺好奇的,因为我听说你为她放弃了荣华富贵还有一个大美人,我想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麽想的?为什麽平常人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你竟弃如敝履?」

陈江答道:「我做梦也想荣华富贵,只是如果得来的这些不是你内心真正需要的,那麽所谓的荣华富贵又有什麽意义?」

洪文丽似乎有点明白了:「我的理解是你爱张雅丹胜过财富?」

陈江道:「或许除了爱还有责任?」

洪文丽疑惑地问道:「责任?」

陈江说道:「可能我对婚姻的理解跟大家不一样吧。我觉得两个人既然结成夫妇,那麽从这刻起两个人就要担负起对这份婚姻的责任。以双方没有感情为借口搞外遇其实是在亵渎这份责任!」

洪文丽被他这段话勾起自身事,想到自己正是他口中那种人,不觉有些恼火,反问道:「你的意思是结了婚的两个人就算以後不相爱了,这一生也只得绑在一起,不能分离了?你不觉得你的想法很幼稚很古板吗?」

陈江对於洪文丽有这麽大的反应很是意外,思忖片刻才说道:「洪局,我是觉得两个人在结婚的时候爱情就已经消亡了,维系整个家庭的基础应该是责任而不是爱情!」

洪文丽咀嚼着他的这话,彷佛悟出了什麽,只是不多时,这点感悟便消失无踪。她苦笑道:「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只是太过於理想化,注定是不可能实现的!行,不跟你探讨这些事情了,你可以回去了!雅丹这边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不会让她受委屈的!」

陈江兴奋地说道:「真的非常感谢您!洪局长!」

洪文丽目光流盼,笑道:「这点小事就感谢我,那麽如果我说我现在就可以放她出来呢,你怎麽谢我?」

陈江一怔,一下脱口说道:「随便你提什麽,我都答应!」

洪文丽说道:「我让你陪我睡一晚,行不行?」

陈江「啊」的一声,呆若木鸡,眼睛定定看住洪文丽,半晌说不出话来……

***********************************

慾望都市到此正式结束。

我知道又将会有很多人失望。其实我知道大家想看到什麽,我也想向那个方向发展,可是我说服不了自己,於是故事走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相伴!

至於以後,其实写一部武侠是我的梦想,只是以我现在的状态,别说几万字,恐怕几千字能不能写出来都是问题。

所以就这样吧!

***********************************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