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耗子窝》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耗子窝》有哪些作者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耗子窝 耗子窝

    在耗子窝的一个农家院落里有三间土房,土房的东屋亮着灯。只有二十瓦的白炽灯,使屋子里显得很昏暗。  在这个昏暗的白炽灯下,有三个人,俩男一女,都是中年人。其中一个看上去不到四十岁的人,穿着上明显不同于乡下人。他在靠近炕沿边的地上站着,手里拿着一台高档数字摄像机,镜头正对着另外两个年纪比他大不少的坐在炕中间的乡下男女。  炕上的女人首先开始脱衣服。她的上身只是一件廉价的碎花衬衫,纽扣一个一个解开,因为没有穿胸罩,没等衬衫完全脱掉,两个白白的耷拉着的软奶子就已经暴露在两个男人面前。她脱下衬衫,随便的丢在身边,看

    zbxzll 状态:连载中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耗子窝》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耗子窝》,是作者zbxzll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耗子窝的一个农家院落里有三间土房,土房的东屋亮着灯。只有二十瓦的白炽灯,使屋子里显得很昏暗。  在这个昏暗的白炽灯下,有三个人,俩男一女,都是中年人。其中一个看上去不到四十岁的人,穿着上明显不同于乡下人。他在靠近炕沿边的地上站着,手里拿着一台高档数字摄像机,镜头正对着另外两个年纪比他大不少的坐在炕中间的乡下男女。  炕上的女人首先开始脱衣服。她的上身只是一件廉价的碎花衬衫,纽扣一个一个解开,因为没有穿胸罩,没等衬衫完全脱掉,两个白白的耷拉着的软奶子就已经暴露在两个男人面前。她脱下衬衫,随便的丢在身边,看

《耗子窝》 第十九章 免费试读

赵玉自己把自己变成了外甥杜聪的性玩具,但她的心里一点儿也感觉不到性角色的改变。她就是简单的喜欢外甥粗大的鸡巴插入屄里的快感,而愿意任凭外甥所为,只要能得到那几秒钟强烈的高潮。

人总是渐渐的改变的,杜聪也无法感觉到,他已经变得越来越邪恶了。

在老舅妈赵玉的痛叫声中,杜聪毫不在乎的开发着老舅妈的后庭,为肛交老舅妈准备着。他摁着老舅妈的屁股,两个指头肆意抽插,他兴奋的看着老舅妈的屁眼儿一会儿陷进去,一会儿突出来。他足足的抽插了十多分钟。

赵玉开始疼痛,到后来屁眼完全麻木了,在外甥的指头抽离她的身体后,她感到有凉风进入,她用力收缩屁眼,但觉得根本用不上力,依然大开着。

杜聪十分亢奋,他看到老舅妈的屁眼已经被扩张到形成一个指甲般大小的圆洞,通过这个圆洞,可以看见里面粉色的直肠内壁。这个圆洞,充满了诱惑,杜聪跪起身体,把早已经坚硬的鸡巴顶在圆洞上。

赵玉害怕了,但不敢推拒外甥,可怜的请求说:“大聪,不要用鸡巴插啊,你的鸡巴太粗了,会把老舅妈的屁眼撑裂的。”

杜聪也看到圆洞的大小,同他鸡巴头的大小,还是差得很远,但他实在太亢奋了,他感到要是再不插进去,鸡巴可能会爆裂。

“我会小心点儿。”杜聪漠然的回了一句,握紧鸡巴的根部,开始用力的往老舅妈的屁眼里顶。

屁眼四周的褶皱被撑得完全消失,门口的皮肉变得像是透明的了,但鸡巴头还是突噜下进去了,屁眼收缩,紧紧箍住鸡巴头后面的沟。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紧实感,让杜聪舒服得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

赵玉也叫了一声,在鸡巴头突破屁眼的括约肌进入她身体的刹那,她几乎是惨叫了一声。她嘴巴大张,长吸了一口气,好久都没有吐出来。

赵玉这一嗓子,声太大了,杜聪也吓了一跳,不敢再插了。刘能也被惊醒了,晕头转向的坐了起来,看到杜聪跪在老婆赵玉的屁股后面,一跳粗大的鸡巴插在老婆的身体里,愣头愣脑的问:“你们干啥呢?肏屄啊!肏屄咋不叫我呢。”

赵玉正疼着,听傻丈夫这么一说,没好气的说:“没你事儿,给我快点儿躺下睡觉。”

杜聪看着老舅,也是哭笑不得,温言劝道:“老舅啊,不是肏屄,我就是看看老舅妈的屁股好看不,你接着睡吧。”

傻子也有傻子的逻辑,刘能盯着老婆的屁股和外甥的鸡巴说:“不是肏屄是啥,鸡巴都插屄里了。”

没等赵玉和杜聪说话,刘能就叫了起来,“我也要肏屄,我也要肏屄”赵玉急忙支起上身,捂住丈夫刘能的嘴巴,这一动,让她的屁眼儿也吃了一下痛,她强忍着,对丈夫说:“别叫,不是说过吗,要肏屄不行叫,让孩子听到再也不让你肏了。”

刘能一听,老实了,小声说:“我不叫了,不叫了,但你得让我肏……”赵玉无奈的看外甥杜聪,她希望杜聪先别肏她屁眼了,让她先把傻丈夫唬弄完,但她听到外甥的回应却是,“老舅妈,用你的嘴先给老舅啯一会儿。”

原来杜聪突然觉得有老舅的加入,让老舅妈嘴里啯一个鸡巴,屁眼里插一个鸡巴,一定很刺激,于是他淫邪的命令老舅妈。

赵玉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屁眼儿正挨外甥的肏,而嘴里再啯着丈夫的鸡巴,实在有点儿别扭。外甥还有肏屁眼儿,丈夫也嚷着要肏屄,咋整?!赵玉只好从丈夫的裤衩里掏出鸡巴,张嘴啯住。一股腥臭的味道直铺她的鼻子,她知道丈夫很少吸鸡巴,平常肏屄时,她也不在乎,但现在是用嘴啯,她真有点儿受不了了。

但刘能却不识趣的叫着,“啯鸡巴了,真得劲儿,真得劲儿。”

这下把赵玉气得,啪的就给了丈夫屁股一巴掌,骂道:“还叫唤,我不给你啯了。”

听到老婆的话,刘能蔫了,可怜兮兮的坐在那里。他哪里明白,他的老婆也挺可怜的,不光要忍受他鸡巴的气味,屁眼儿里还被插着一条粗大的鸡巴。

“还是给老舅啯吧,不然他又闹了。”杜聪的口气与其说是商量,不如说是命令。

赵玉只好再次的啯住丈夫的鸡巴,卖力的套弄,希望把尽快丈夫啯射精。这时,她感到外甥的鸡巴在她的屁眼里动了,虽然很轻柔,还是让屁眼儿感到火燎燎的,有股说不出来的难受劲儿。

杜聪对眼前的情景感到又怪异又刺激,下体的鸡巴不自觉的动了起来,看到老舅妈还能忍受,也就放心了。他尽量温柔的抽插,不让鸡巴和屁眼括约肌有太多的摩擦。

他感到屁眼里面其实很滑,只有括约肌十分紧涩,鸡巴头摩擦着直肠,十分舒服,但冠状沟后面,就像被皮筋勒住了一般,有种不能过血时的闷胀感。

杜聪看着老舅妈为老舅口交,而自己的鸡巴,肛交着老舅妈的屁眼。他不知道肏了多少下,直到看见老舅妈的屁眼儿有点儿发红了,才担心屁眼儿会被磨破皮儿,从老舅妈的身体里拔了出来。

赵玉一边啯丈夫的鸡巴,一边斜眼感激的看着外甥杜聪。她感到外甥还是很有分寸的,并不会把她的身子弄坏,因为外甥停止肏她屁眼的时候,正是她感到无法忍受的时候。

毫无征兆的,赵玉被丈夫把精液射在了嘴里,她紧紧的吸住鸡巴,让丈夫痛快的射完,才张着嘴让外甥杜聪看,征询外甥如何处理口中的精液。

杜聪觉得老舅妈这个样子还真淫贱,就用手在自己胸前比划着,示意老舅妈把精液吐出,抹在奶子上。

赵玉照做了,两个奶子被抹得油光发亮。刘能在一边傻呵呵的看着,目光呆滞。杜聪当着老舅刘能的面,将鸡巴插进老舅妈的屄里。

“我的软了,不能肏屄了,睡觉。”刘能嘴里嘟囔着,倒头又睡。

赵玉所做的一切,都是等着外甥的大鸡巴插进她屄里的这一刻,她感到屄芯子又被捅到了,这只有外甥的大鸡巴才能做到,她愉悦的呻吟着,哼叫着,在外甥强有力的抽插下,达到高潮。

杜聪对老舅妈的屄没有兴趣,只是为了能把精液射出来,让身体里的欲火熄灭。他一顿狂肏,到了要射精时,拔出鸡巴,射在老舅妈赵玉的肚皮上。

然后,杜聪同样让老舅妈对着镜头,把他的精液在肚皮上胡乱涂抹。

杜聪看看时间,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他知道农村人起的早,赶紧收拾东西,让屋子里恢复原状。完事儿后,他觉得还是早点儿走比较好,但老舅妈留他吃饭,他又觉得身体有点儿疲倦,就和衣跑到北炕又睡了个回笼觉。

杜聪再醒时,已经快七点了。

他是被老舅妈叫醒吃早饭的,他看到了表弟方亮和表妹倩影,兄妹俩都和他亲热的打招呼,但他感到表弟方亮的眼神有点异样,他马上联系到晚上的事儿。

是不是被表弟听到了什么?他突然觉得昨晚留下实在有点儿欠考虑,毕竟表弟方亮已经十七岁了,在耗子窝已经算大人了,这男女的事儿不会不懂!

杜聪心里感到不安,稀里糊涂的吃了一口就下桌了。等到表弟去放牛、表妹去上学都离开家后,他给老舅妈递过去二百块钱。

赵玉一宿高潮了两次,满心欢喜,并没有注意到儿子的异样。这时见到外甥又给她钱,而且还是二百块,她有点儿不好意思了,说什么也不肯要。

杜聪要求老舅妈必须留下,并说因为老舅的原因才多给的,让老舅妈不必多心。临走时,他还嘱咐老舅妈赵玉,尽快说服三姨父梁信,不然可能会有麻烦。

然后,杜聪出了老舅家,在路上,他意外看到表侄小青书,小青书也认出了他。杜聪看见小青书背着书包,就问:“是上学吗。”

小青书站住,回答说:“是啊!”忽的又说:“我都找不到你。”

杜聪听了,故意问:“找我干什么啊?”

“还想玩那个往盒子里装的游戏。”

“不是吧,是想要钱买吃的吧!”

小孩子没城府,一被揭穿,脸就红了,但承认了。

杜聪想了想,觉得即使是表弟家的孩子,只要小心点儿,应该不会出问题。

就对小青书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怎么知道,我要是知道,不就找到你了。”

说得倒是有理,杜聪笑呵呵的说:“其实我是你伯伯,是你们家的亲戚。”

“伯伯是啥亲戚?”小青书不解的问。

杜聪一听才想起,在耗子窝把伯父或者伯伯叫大爷,把伯母叫大娘,他小时候也是如此叫的,只是后来进城后,才改叫伯父伯母。于是他赶紧解释说:“伯伯就是大爷,我叫杜聪,你晚上回家可以问你爹。”

“那大爷你怎么不早说,害得我和青远找不到你。”小青书嘴巴很甜,立刻就叫上了大爷。

“这不是找到了吗!对了,大爷问你,上次咱们玩的游戏,有没有告诉别人呢?”

“没有,我弟弟青远也没有,我们说话算数的。”小青书认真的说。

杜聪笑了,说:“那就好,大爷也说话算数,你问你爹就能找到大爷住哪,你和青远可以去找我玩那个游戏,但不能告诉你爹。”

“嗯,行。”小青书高兴的说。

“那快去上学吧。”

“好的,大爷我去上学了,晚上我就能找到你了。”小青书乐颠颠的跑了。

杜聪看着孩子的背影,心想,孩子更好摆平啊!

杜聪找了一家比较大的卖店,买了许多孩子喜欢的东西,有吃的,有玩的,整整两大包,拎回了大伯家。

伯母一见他回来,就急着问道:“昨晚跑那去睡的,也不告诉我们一声,给你留了一宿的门。”

杜聪歉意的对伯母说:“躲那些来取礼物的亲戚,溜达溜达就溜达到我老舅家,在他家躺了一会儿,稀里糊涂就睡着了,我老舅妈也没叫我,就一睡睡到了早上。对了,我在老舅家吃完饭了。”

“怎么跑他家去了?”

杜聪知道伯母心里犯起了嘀咕,只好说:“我老舅家,我咋不能去了。”说完,急忙钻进自己住的西屋。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