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漂泊旅人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漂泊旅人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天生下流胚 天生下流胚

    靠在火车硬座车厢连接处的车门旁,徐亮望着车窗外飞速变幻的景致发呆。右手紧紧攥着一张某报纸的单页,哪怕这张单页都已经被他捏成了卷曲皱褶的纸卷,他都未曾有丝毫的放松。  过了良久,他忽然将单页撕碎,然後粗鲁的塞进了连接处的金属烟缸内。跟着给自己点了根菸,最後从钱包中掏出一张看上去已经有些泛黄的老照片……

    漂泊旅人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天生下流胚》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天生下流胚》,是作者漂泊旅人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靠在火车硬座车厢连接处的车门旁,徐亮望着车窗外飞速变幻的景致发呆。右手紧紧攥着一张某报纸的单页,哪怕这张单页都已经被他捏成了卷曲皱褶的纸卷,他都未曾有丝毫的放松。  过了良久,他忽然将单页撕碎,然後粗鲁的塞进了连接处的金属烟缸内。跟着给自己点了根菸,最後从钱包中掏出一张看上去已经有些泛黄的老照片……

《天生下流胚》 第四章 免费试读

傍晚余辉下的狭窄街道呈现出几分破败苍凉之感。沿街的摊贩此时也都纷纷打烊,收拾店面各自离去。徐记修理店内,中年修理工正在收捡饭後餐具,门外却传来了一群半大孩子有节奏的齐声怪叫……

「老头老太婆,天真又活泼,白天贴面舞,晚上搞赌博……」

「大欺小,不像话;小欺大,真伟大……」

「当儿不吃亏,跟妈睡一堆,白天有奶吃,晚上有逼日……」

听清小屁孩们这也不知道从哪顺来的「儿歌」内容後,中年人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接着街道上传来了成年女性的喝骂声。「一群小王八蛋!那学的?乱鸡巴喊什麽呢……想挨揍?」然後便是一阵鸡飞狗跳般的杂乱声响,小孩子在女性的驱赶下一哄而散。

过了没几分锺,一名体态丰硕,穿着与如今潮流毫不搭调的老式旗袍的青年女性吃力的抱着一台微波炉挤进了修理铺的门店里。

「徐师傅在麽?」

修理工从里屋走出,迎了上去。

「微波炉?」修理工脸上显出了几分无奈。「如果是电路上的问题,我应该可以搞定。但要是电子芯片坏了的话,我就无能爲力了。」

「现在就是不知道是电路坏了,还是芯片问题。所以才抱过来请你看看的。要真是芯片的问题,我就送特约维修那边了。」

丰硕女人一边说,一边媚笑着眨巴着自己浓妆下的一对大眼睛。某种不言而喻的态度显的极爲明显。可惜修理工的视线却始终聚焦在已经摆放在柜台上的微波炉上,丰硕女人的暗示算是彻底打了水漂。

「急着用麽?」

修理工摸索着微波炉的外壳,一边查看着机器的外部情况,一边开口确认。

「嗯、不是特别着急。」女人微微有些尴尬。

「那行,先放我这吧。明天早上我看看,要是芯片问题,我直接帮你送特约维修那边,然後帮你把票开回来。毕竟是同行,我送过去,他们不会乱开价。你看行麽?」

「行,那就麻烦徐哥了。」女人显得颇爲诚恳。

「小事情,都是街坊邻居。算不了什麽。」

女人走出修理铺时回头望了一眼。看到修理工依旧在摆弄着自己送来的微波炉,始终未曾多看自己一下,心头气闷,嘟着嘴终於还是快步离去了。

而修理工在摆弄微波炉同时,嘴角却不经意间的缓缓的翘了起来。

夜幕降临,修理工搬动一块快的门板,开始关闭店门。老街这边的铺面、门市多数依旧在使用传统的木质长条门板,安装卷帘门的商户很少。当店面正面多数的门板顺利闭合就位後,中年修理工返回屋内,提了大号的迷彩包从门店中走了出来,转身将最後两块门板合上,拿着长长的老式铁条门槛插入了门板外部铁环内,加上挂锁,随後离开了老街。

出了老街,修理工提着东西去了几条街外的一家小旅馆,在旅馆三楼开了单间在房间里,他换衣服,对着镜子变换发型……很快,一个油头粉面西装革履的「职业白领男性」形象显现在了玻璃镜面中。

修理工在身上洒了香水,将平日抽的劣质香烟和一次性打火机丢到了一旁,取而代之的是一包极爲高档的香烟和一台小巧的某国军用煤油打火机,打火机的金属外壳在灯光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手机也进行了更换,变成了最近某知名品牌的昂贵最新款。

收拾停当的修理工推开房门,确认四周无人後,快步走下了楼梯,从旅馆的侧门离开。

半小时後,修理工出现在了市内的一座酒吧当中。他来到二楼露台的一处卡座,坐下後,在桌面摆弄起了此刻携带的香烟与打火机,来回翻弄了几下,最终,烟盒内的一支香烟被他弹出了半截。他将露出了半截香烟的烟盒斜靠在了直立的打火机上,然後伸了个懒腰,身体舒展的靠上了座椅靠背。

原本拿了酒水单正打算过来接待的酒吧侍者注意到了他桌上的香烟与打火机后,随即停下了脚步,远远的朝修理工颔首示意後自行返回了一楼的吧台。

很快,一个身材高挑,穿着暴露且浓妆艳抹的身影出现在了修理工的座位旁,然後径直坐到了修理工的对面。坐下後,刚想拿取烟盒,修理工却突然伸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制止了其进一步的动作。

「什麽意思?」来人显然被修理工的动作弄的很不愉快,随即开口质问起来。那声音显得颇爲怪异,恍惚一听,是女声,但同时又带有某种近似男声的沙哑。

「没什麽,我只是想提醒你,我玩呢玩的比较疯了。怕你到时候受不了……」修理工一边松开了对方的手,一边用一种慵懒的语气回复着。

来人隔着桌面,凝视着修理工那张凹凸不平的丑陋脸庞,接着噗哧笑了起来。

「做这行的,什麽没见过?我倒想看看,你能玩多疯?」

「你一个不够的!」修理工将身体埋回了座椅的软靠垫中,淡淡说道。

「一个不够?」来人皱了下眉头,随即又舒展了开来。「BOY、公主……多少这里都能找到。看你给不给的起那个价了。」

修理工将一张银行卡抛到了桌面上。「里面有点钱,密码xxxxxx。我知道你们这里可以储值,你可以先拿卡去看看,觉得够,直接帮我办张你们这的会员卡。觉得少,回来还给我就成。不过要一旦决定愿意接受我这个客户。那我在这里具体怎麽消费这些,我说了算!你觉得呢?」

来人听到修理工的话,表情正式了起来。「散客生意怎麽做都行。不过我们这里的会员不是随便就能加的,这事情我做不了主。我得问问老板那边的意思。」

「那还等什麽?快去快回!」

修理工陡然换上了一副急切的猥琐笑容,并在来人拿着银行卡起身经过他侧时,伸手用力摸了一把对方的屁股。而来人则对这种行爲似乎已经见惯不惊了,只是侧过脸朝修理工抛了一个暧昧的表情後,扭着腰部走下了酒吧的二楼露台。

望着来人逐渐缩小的身影,修理工禁不住喘了口气。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有所谓的表演天赋,但很显然,此时他在酒吧的一言一行并未引起接待者特别的在意。

事实上他很讨厌酒吧这种声色犬马的场所。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他极少涉及此类场所。

进入这类场所的消费者具体应该是什麽样子,他只是甚少。而涉及这些场所内一些上不得台面的隐秘私下交易的规则等等,他也是从各种乱七八糟的信息渠道了解到的。而那些信息的可靠性他从来都不报以太大的希望。

但他确认,接待者一旦回来,却极有可能会对他敞开某些此类经营场所的秘密窗口。因爲他相信金钱的力量!那张银行卡内拥有的现金数量,足以打动多数人的贪欲。而在对金钱贪婪欲望的支配下,再冷静的人、再谨慎的人,都会进入一种智商下降的负面状态当中。

在明确了这些後,修理工的心情开始舒缓起来。他靠在沙发上,歪着头朝酒吧楼下的一楼大厅随意张望。考虑到这里的经营者在同那名接待者接触後,极有可能会私下对其观察,他刻意显出了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纨絝子弟那种不可一世的张狂模样他或许僞装不来。但钱多、人傻这种没见过世面却虚张声势的暴发户类型,他却绝对展现的淋漓尽致。

不过当他意外的注意到酒吧大门外忽然涌进了几个年轻女人後,原本左顾右盼的他当即把身体缩回了座椅当中。

「马娴丽!这女人怎麽也跑到这里来了?」修理工脸上的肌肉禁不住的微微抽动起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後用力的摇了摇头。

「……应该只是巧合!不过,她会不会认出我来?嗯,应该不会。毕竟,我和她只见过两面而已。而且我现在的穿着这些跟同她见面时候完全不一样。就算看见了,她估计也只会觉得遇见了长相相似的人。而且我之前在她面前的身份只是一个修理工而已,她甚至都不会刻意去记忆我的样貌。」

想到这里,修理工冷静了下来,拿起桌上的柠檬水喝了一口。这时,在之前那个接待者的引领下,一个身着西装马甲,紮着领结的青年男人出现在了修理工的面前。此人微微低头,注视了一下桌面上的打火机和烟盒後,弯腰伸手,非常麻利的从烟盒中抽出了一根香烟。接着侧身倒转烟身,以一种柔和的动作姿态,将烟嘴驾到了修理工的嘴上,然後拿起打火机,爲修理工点燃了口中的香烟。

修理工理所当然的吸了一口,吐出一片烟雾。

马甲男人见状,倒退了半步,朝修理工微微鞠了一躬。一面郑重用双手将银行卡递送到修理工的面前,一面开口道。「先生,您的储值贵宾卡正在办理。不过您显然是第一次光顾我们这里,并且没有介绍人。所以关於贵宾卡的秘钥设置,权限设置,具体储值金额等等这些,可能需要您去我们的行政办公室完善一下。」

「行政办公室?不是吧台?」修理工扬了扬眉毛。

马甲男人露出了职业性的微笑。「吧台办理的是消费打折卡和普通储值卡。那些虽然也被称爲贵宾卡。但显然,先生您打算获得的是我们这里最高等级的贵宾服务。所以,我们老板要亲自接待您。」

修理工脸上露出恍然大悟样的表情,在略略舒展了一下身体後,起身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马甲男人吩咐道:「带路吧。」

在经过之前那名接待者面前时,修理工注意到了对方此时脸上尚未完全消失的惊讶表情。当即再次露出了那种猥琐笑容,把手伸到对方身後,用力捏了捏这人的屁股。在对方尚未作出具体反应时,修理工把嘴凑到了对方的耳边。「你这种类型,我很喜欢。会照顾到你生意的。」然後在马甲男人的引领下,离开了酒吧二楼。

修理工在经过一楼大厅时,正好与马娴丽在内的几个正在寻找合适座位的女人交错而过。或许是错觉,他感觉马娴丽似乎有意无意的朝自己瞟了一眼。这禁不住令他条件反射般産生了一缕慌张,总算他对这种情况早有准备,最终目不斜视的,步履平稳的消失在了马娴丽的视线范围外。

「楞着干啥?赶紧坐啊……」

终於顺利在大厅内抢到了足以容纳己方人员数量的合适座位後,林小冉用力拉扯起了依旧还像根电杆般杵在圆形沙发畔的马娴丽。

「……刚才过去个人,看着有点眼熟。」马娴丽眨着眼,有些不确定的嘀咕道。

「眼熟?是帅哥嘛?在哪?在哪?」林小冉用夸张的表情以及四处张望的动作姿态给予了异常热情的回应。

「一天到晚就知道帅哥?你是得有多饥渴啊?下面飈水了是吗?」马娴丽侧身就用手掐住了林小冉的脖子,当林小冉做出了即将窒息死亡的面部特征後,方才松开了手。皱着眉头道:「刚才过去侍应生後面跟着的男人,好像今天来公司修厕所的那个徐师傅呢。」

「修厕所的徐师傅?哈、哈、哈。」林小冉大笑起来。「你肯定看错了,估计只是长的像而已。这里很贵的,别人才舍不得跑这里来消费呢。」

「那也不一定哦!谁说修理工收入就一定少了。我家小区对面那个修理铺的老板,平时看着邋邋遢遢的,结果那铺子门面是他自己的,城里还两套商品房,开的是保时捷。真正有钱人!」

一个团夥里,多半都存在喜欢彼此擡杠斗嘴的「欢喜冤家」。马娴丽的闺蜜团也不例外,林小冉平日里的「对手」借着机会就挑起了话头。

「切,你就扯吧。你家小区对面是拆迁安置区……那修理铺老板没准是拆二代。」林小冉撇着嘴,一脸的不削一顾。

「是不是拆二代重要嘛?反正人家有钱。」对手一脸的得意。

跟着侍应生穿过酒吧的营业大厅便进入了这座楼房的内部区域。可能是装修改建时爲了腾挪更多的空间给前方大厅的缘故,楼房内部的通道显得的狭窄、扭曲。这种情况直到上了一层楼梯後,才有所改观。

在二层某处镶嵌了巨型落地玻璃窗的厅堂内,修理工看到里面摆放了各式茶座和休闲沙发,甚至边角位置还设置有一个微型的酒吧吧台。十多名身着不同服装的浓妆女性聚集在里面,三三两两的彼此交谈着。

注意到修理工视线的侍应生随即小声进行了极爲简略的介绍……

「这是本店旗下的专属模特,她们只爲本店的高级贵宾提供服务。当然,一会手续完善了,您就可以来这里自行挑选。嗯,对了,这玻璃是单面的,您选择的时候,她们是看不到您的……」

修理工随意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对此已经有所了解,但同时却又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可我听说,你们这里可不仅仅只有这个……我过来,其实是一位朋友介绍来的,听他说,你们这里还有其他的特色服务。我可是爲了见识你们的特色服务才过来的。要只有这些,我何必一个人专门跑这一趟。」

修理工语气随意,没有了在大厅中的那种所作语态。在一定程度上抹消了同侍应生之间的疏离感。

「呵呵,猜到了。专门来我们这里的客人,其实有相当一部分都是您这样,瞅着我们的特色服务来的。不过除了您这样的客人,其他客人终究还是占了大多数。所以,正常的服务项目,我们这里也是必须要准备的。」侍应生感觉到了同客人关系这细微的变化,言谈间也随意了起来。「您既然是别人介绍来的,我想您对我们店能够提供的服务多少也了解一些。我们店最大的特色就是齐全……三楼、四楼除了普通房间外还设有专门的套间。各类场景和配套服装大概有二三十种,专属模特也都经过专门培训,可以满足客人们的各种需求。SM有四个专门房间,价格当然会贵一些……」

「人妖呢?」修理工拿出一根香烟一边点燃,一边漫不经心般的问道。

「……这个不多。毕竟,我们这里是二线城市,不像上海或者杭州那些地方。身材、长相这些都能让客户满意的全城算下来也就那麽几个。不过您放心,他们在本店这里都有联系方式。只要客人需要,半个小时之内,我们就能把人带到客户面前。」

「大堂里头那个叫什麽?我看他屁股挺大的……」修理工一边吐着烟气,一边裂嘴,流露着猥琐的笑容。

「您说的是青姐啊……他绝对没问题的。一会卡办好了,您开个房间,他马上就可以过来。」侍应生在扭头望了望修理工此刻的表情後,当即显出了会意的笑容。「……不过青姐他是不过夜的。」

「我也没想抱着他睡……毕竟睡着了,天知道谁爆谁的菊呢!对了,有小的没?」修理工伸出左手,在侍应生面前比了比小手指。

「幼幼这个真不好找……不过我们老板有门路。可能需要预约,但是价格就非常高了。至於预约时间这些,说不准了。其实我倒建议先生可以在我们这里试着预约买个处。这算我私下跟您说的,知道现在省委那位刘主任嘛?他买处转运,就是我们老板给联系的。还有市里国资委……」

侍应生压着声音,侃侃而谈。带着修理工在大楼内逐渐上行,最後来到了四楼一处过道外。

「……那些初中生真的不错,我们这里差不多有二十多个资源,都是一个COSPLAY社团的,最小的才初二。我们老板就是社团赞助商,喊出来很容易的。当然,她们比较特殊,上不上的了,要客户自己勾兑。不过从客户反馈回来的信息来看,只要多花点钱,还没有失败的。她们里头还有几个僞娘,上个月我们有客户也搞定了。当然,有这类需求的客户毕竟很少了。哦,对了,到地方了。我们老板在最里面那个房间等您。您要办完了卡,可以直接来楼梯口那边找我。需要什麽具体服务项目,由我替您安排。」

在侍应生转身离开後,修理工歪着头看看了眼前地上铺着地毯的走廊过道,终於还是挪动双腿,朝着最深处走了过去。

走廊尽头的左手边是一扇双开门,房门虚掩着。修理工推开了房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巨大的玻璃水族箱,两尾名贵的金龙鱼在内缓缓游动。

绕过水族箱是一间光线柔和的大型会客厅,厅内陈设简洁。除了摆放着绿色盆栽的角落立柜外,整座会客厅内就只有正中的茶几和围绕四周的一套组合沙发而已。沙发正对大门的座位上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偏分的发型在室内顶灯的照耀下反射着油光。中年男人右手侧面的沙发上则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都穿着酒吧工作人员的西装制服。茶几上除了一套功夫茶具还摆了两台笔记本电脑。

修理工走的极爲缓慢,反倒不时转动着头部观察着房间内的一切。

见到修理工此刻迟疑的态度,沙发上的中年男人终於开口解释了起来:「简陋了些。因爲请风水先生看过,这房间的布局陈设必须这样。」

「原来如此。」修理工在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後,恢复了正常的行走速度,并最终坐到了中年男人的对面。

「我是本店的经理秦浩,先生贵姓?」中年男人带着职业般的笑容开啓了对话。

「姓徐。」修理工的表情显得木讷。

「徐先生打算在我们这里开个储值金卡。大概计划充值多少呢?我解释下,只有一次性充值金额在一百万以上的客户,才能享受本店的全部种类的各色服务。而其他的,一般情况下都有限制。」秦浩一边进行着说明,一边观察着眼前这位「客户」!

秦浩在当地有着「公子浩」的外号。之所以被称爲「公子」,因爲他出身本地官宦家庭。父、母都曾是厅局级政府官员。在国家层面,厅局级官员实在不算什麽。但在地方上,厅局级的家庭背景却足以令秦浩在黑白两道间往来折冲,长袖善舞。而他也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优势,通过十多年的经营深耕在这座城市内开创出了一片以娱乐産业爲主的「个人基业」!

出身官宦的秦浩有着十多年丰富的人生阅历,但此刻的他却感觉怎麽也摸不透眼前这位客户的底细。

之前当工作人员将那张银行卡连同密码一块送到他这里时,卡内高达九位数的余额令他当时就産生了一定程度的眩晕感。

卡有、密码有……钱,直接转到自己帐上,然後把卡主人给……

秦浩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但随後,立刻便强迫自己熄灭了这一想法。

摸不清对方门道、背景的情况下,这钱就算进了自己的腰包,自己只怕也无福消受。虽然卡上的数字令他垂涎欲滴,但他十多年来创下的基业总价值未必就低於卡内的数字。权衡之後,秦浩最终决定找个理由直接与对方见面再做决定。

可这见到本尊後,秦浩内心的疑惑却愈发浓烈了。因爲眼前这个面部凹凸不平五官丑陋的男人给他一种极爲奇怪的感觉。

首先是得体……

身上西装虽然不知品牌,但从其用料、剪裁以及合体程度便能看出其价格不菲。「不是商店里的牌子货,而是专门订做的!而且出自欧洲某国的裁缝老店。皮鞋也是一样,订做的高级货。」秦浩见识极广,迅速对对方的服装来历得出了基本判断。

其次是干净……

客人身上看到不到多余的饰品!项链、戒指、手链、手表全都没有,唯一只有一枚卡在衬衣和领带上的金属领带夹。那领带夹顔色黯淡显得颇爲古旧,造型也极爲普通,只在上下卡口位置朝外有个盾型徽章,徽章图案是四个内凹箭头朝内形成的十字。

耳朵上没有耳洞,暴露在衣服外的皮肤看不到任何纹身痕迹。

「不是黑道……也不是内地的暴发户富二代……世家子弟?难说,世家子弟出门,身边多半会带随从。除了安全考虑,也爲了应付各种突然事件。这种独来独往,单独行动的,至少我没见过。」

摸不清门道的情况下,秦浩终究还是打消了脑海中的一切花花念头,而决定单纯的以对待客人的态度来与对方接触。

「这样啊……嗯,那就先划两百万吧。毕竟,你这里提供的服务到底好不好我也不确定。如果确实能够令我满意的话,我再继续充值就可以了。」修理工当然不知道秦浩脑子里之前的各种弯弯绕绕,掏出银行卡直接放到了茶几上。

「赶紧给徐先生开立账户,对了,徐先生。你对卡号有什麽具体要求没?比如数字,我们这里的客人有些格外讲究这个。」秦浩一边向那两名工作人员吩咐,一边继续着同客户的交谈。

「这方面我是没什麽禁忌的,喔,对了,1226这个数字有人使用嘛?如果没有,我用这个数字。」

秦浩扭头望向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在查询电脑过後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没有,那就用这个卡号了。」

男性工作人员忙着操作电脑和转账事宜的时候,女性工作人员则凑到修理工的身边,递上了几份空白表格。在注意到修理工露出犹豫的表情後,秦浩当即开了口。「怎麽做事的?徐先生是大客户,具体资料这些就没必要填写了。」

接着望着修理工说道:「她也是好意,我们这里有时会有酬宾活动。比如酒品打折或者某些服务项目打折优惠等等。留下资料,我们的客服方便联系。当然,一般情况下,只需要留个联系方式,比如电话号码什麽的……」

「哦,那我留个电话号码吧。」

修理工最终还是从女性工作人员那里拿来了表格,填写了一个电话号码。

转账、开具账户,贵宾卡等等一系列程序在两名工作人员的操作很快完成了。

再将银行卡和贵宾卡郑重的递交到修理工手上後,两名工作人员起身离开了这间会客厅。

「这样就办完了。徐先生现在起,就是我们的1226号贵宾了。相信我们这里提供的服务项目,一定能让你满意和开心的,嗯,你是第一次来,我可以爲你专门介绍几项……」秦浩正打算像往常一样推销自己的服务项目时。修理工却掏出了自己的手机,随意操作了几下後,将手机屏幕朝向了秦浩。

秦浩注意手机屏幕上正播放这一段白生生的「肉体搏斗」视频。

秦浩眨了眨眼,没明白对方什麽意思。

「里头那个被插的……我喜欢。我打听过,你们这里能找到他。我到你这来,主要就是爲了他。如果能联系上,中介费用我开双倍。」

秦浩站起来,走到了修理工身侧的沙发坐下,接过对方手机仔细看了起来。

视频中彼此抚摸摩擦的两个主角身材苗条,胸部丰满。他们的可下半身,却都能清晰的见到男性的特征器官。其中一个趴在床上哼哼唧唧的叫着,而另一个跪在前一个的身後,正用力的使用着自己的男性器官疏通着对方的後门……

「噗……」秦浩吐了口气。干他这个行当的,早都对此类画面见惯不惊了。

他只是有些意外,眼前这位客户的兴趣居然在这方面。再多看了几眼後,秦浩认出了视频中那个正在充当「女性角色」的人。

「他叫天娜,我知道他。你的意思是想上他?没有问题,我们这里立刻就可以帮你联系。不过他可不是我的下属员工。我们只能帮忙中介,具体项目、费用这些,你得自己跟他谈。这种中介费,我们收的很低。」

「还有大堂那个青姐,我喜欢他的屁股,想一起玩。但我想自己找地方,你下面那个青姐能出台嘛?」

听到对方的要求,秦浩禁不住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一口气找两个人妖「双飞」!他是真的有些震惊了,这可算的上是他从事这一行业以来遇上的最「重口」的客户了。

但看到对方那张满脸疙瘩的尊容,他又觉得可以理解了。「一般情况下,我的人是不出台的。但你已经是我们的贵宾了,另当别论,不过考虑到员工的人身安全问题,我这里员工跟客户出台,客户是需要支付押金的。」

「卡里两百万,就算捅烂他们的屁股也该够赔了。帮我安排个房间,那个叫天娜的来了通知我。嗯,还有那个青姐可以先叫他过来。」

「当然,徐先生,非常乐意爲您效劳。」

秦浩微微弯腰,做出了悉听尊便的姿态。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