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大魔王的种田日常》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大魔王的种田日常》有哪些作者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大魔王的种田日常 大魔王的种田日常

    我叫林越,地球人。  也叫克莱斯?莫塔拉,魔族四皇子。  在两个月前,我出车祸昏迷之後,便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的什麽我已经全忘了,醒来便来到了这个世界。刚开始的时候我甚至以为这也只是梦的一部分,或者是某个无聊的愚人节玩笑。直到我慢慢接收了属於克莱斯的生前记忆,才渐渐明白,原来,这一切并不是梦。

    破晓Sama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大魔王的种田日常》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大魔王的种田日常》,是作者破晓Sama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林越,地球人。  也叫克莱斯?莫塔拉,魔族四皇子。  在两个月前,我出车祸昏迷之後,便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的什麽我已经全忘了,醒来便来到了这个世界。刚开始的时候我甚至以为这也只是梦的一部分,或者是某个无聊的愚人节玩笑。直到我慢慢接收了属於克莱斯的生前记忆,才渐渐明白,原来,这一切并不是梦。

《大魔王的种田日常》 (6)都说了单纯女孩不要听陌生人的话啦 免费试读

休息室外,打扫完卫生的小女仆海蒂则已经红着脸偷听了好久。

「薇拉姐姐叫的那麽热情,一定和大人做的很舒服吧?明明哥布林捅我那麽疼……」听着从屋内传来的娇啼声,海蒂一只手不知不觉的伸进了裙内隔着内裤抚摸着,却发现内裤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道黏黏的水痕,女仆羞的满脸通红,可是那渐渐传来的快感却让她裙里的小手停不下来,越来越激烈的品尝着甜美的禁果。

一阵云雨过後,休息室内一片狼藉,屋内到处都留着二人交合的痕迹,仿佛在诉说着刚才两人的疯狂。

药效过去之後的少女疲惫不堪的蜷缩在男子怀里,安静的像一只小猫。克莱斯温柔的抱住少女,一边帮她梳理着及腰的黑发,一边轻声的安慰她。「真是个傻麅子,你可是我的女人,我怎麽会舍得伤害你呢?再说了你可是堂堂 6阶的准高阶血族,又怎麽会被哥布林这种低阶魔物的产物改造啊,笨蛋。」

看到少女埋着头不说话,克莱斯以为少女真的生气了,内心里头皮发麻,之前玩倒是玩的爽了,事後收尾两行泪啊……早知道当时就不开这麽过分的玩笑了。

没有办法,毫无哄女孩经验的克莱斯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哄道:「亲爱的,我是真的喜欢你!」

「哼,喜欢人家的做法就是把人家调教成肉便器吗?」

「我不是,我没有……当时是上头了嘛,对不起,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哼……怎麽补偿呀?」

「……你不是一直想喝我的血吗,只要你原谅我了你想怎麽喝都行……」克莱斯话音未落,就看见少女一脸阴谋得逞的擡起头,血红色眸子里闪烁着狡黠的色彩,他知道他中计了。

「噫~这可是主人你自己说的哦,我开动了~」不等男子拒绝,猫一样的少女便开心的把臻首埋进男子的脖颈处,舔舐着克莱斯的锁骨,轻轻咬开血管吸啜起来,满脸享受。

克莱斯只好摸着她的黑发,等少女慢慢享用着。没过多久,克莱斯感觉到少女牙口松开了自己的脖子,心想道:她应该没吸几口吧,她就吃饱了麽?

靠在脖子处的少女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挪到了克莱斯耳边,故意呼了几口热气,悄悄的说了一句话,吐气如兰。

「我知道的哦,主人。我也最喜欢主人了,薇拉以後永远永远,都是主人一个人的专属小母狗~」

不等克莱斯反应过来,少女便通红着小脸跑了出去,只留下克莱斯一脸懵逼的看着那条充满痕迹的内裤发呆:「卧槽?原来我的调教已经完成了吗?」

海蒂不知道自己在门外坐了多久,只知道自己跟随着薇拉姐姐的哀婉娇啼,用手笨拙的攀上了好几个快乐的顶峰,连什麽时候薇拉姐姐已经出来了都不知道。

薇拉瞥了一眼这个鸭子坐坐在门口,衣衫不整的女孩,面无表情的说道:「舒服够了吗?」

女孩还未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只是茫然的点了点头。

「玩够了就起来,去把屋子里的卫生打扫了,待会下来准备餐具。」在外人面前,薇拉又恢复了那个神秘而妖冶的形象。

「嗯……啊!对不起薇拉姐姐!我我……我刚才失礼了,我马上就去!」女孩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站起来,整理好衣裳,对着薇拉行了一礼。

「嗯,没事。」薇拉挥了挥手,转过身刚准备下楼准备晚餐,感受着双腿间微凉的冷风,她突然又想到了什麽,回过头对仍然低着头的小女仆说:「对了,主人定下的女仆守则中又多了一条,以後在家里面不许穿内裤……还有,你以後欲求不满的时候不许去找主人,你没资格碰他,听懂了吗?……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你可以来找我。」

小女仆被薇拉无形的气场吓得瑟瑟发抖,只能无助的点了点头。

晚上的晚饭很简单,一盘蛋包饭加鲜橙汁,丝毫没有传说中大魔王吃人肉饮人血的风格。薇拉则是一杯红茶血冻加毛血旺,天知道那是谁的血。爱德蒙管家由於本体是影魔,根本不用进食,阴影界能提供他所需要的一切能量,所以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一点点少女做的毛血旺。海蒂则满脸幸福的吃着眼前的面包加燕麦牛奶──她可能是第一次吃到这麽白的面包。

四人都安静的各自吃着晚饭,没有一点多余的声音,只有在思考魔法构造的克莱斯偶尔向爱德蒙和薇拉请教心中的疑惑。当然,海蒂是怎麽听也听不懂的。

屋内晚饭安静而温馨,可屋外某人可就吃的很苦逼了。被加维男爵派来盯梢的暗卫约翰,伪装成了一名路人在周围不停的转悠着,手里拿着一块菱形的水晶──这是一块和男爵的戒指同源的炼金物品,作用之一是可以检测出魔物或者实力不够强的魔族的气息。望着眼前笼罩着整个府邸的屏息结界,感受着手里的水晶震动越来越强烈,他知道男爵大人的预测是对的──有魔物混进来了。

我得赶快回去告诉男爵。这些魔物必然有所图谋!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一个月便过去了,今天是加维男爵为克莱斯公开举行的授勋仪式。

当初加维男爵特意将克莱斯的英雄事迹添油加醋的写了一封信寄给国王陛下,国王陛下甚是高兴,亲自授予了克莱斯勋爵身份和一小袋金币。虽然勋爵只是一个名誉贵族,并没有任何实际封地,但克莱斯并没有不满,好歹自己终於挤进了贵族圈子,这也是他试图掌控王国成功的第一步。

这些天以来,克莱斯就像又回到了魔族皇宫一般,深居简出,每天白天都会固定的钻研很久的黑魔法,试图找到某个晋阶的方法,要麽就是在实验自己穿越到这世界拥有的金手指,因为他冥冥中总感觉,他的这项能力,并不完整。就仿佛一个缺了键盘鼠标的电脑,明明感觉有着许多比现在还要强悍的功能,可他现在只能开机关机。

晚上如果还有精神,克莱斯就会大摇大摆的走进薇拉的房间,和薇拉玩一些羞羞的游戏。两人也从来没有掩饰那令人脸红耳赤的浪叫声与啪啪声。爱德蒙还好,早已见怪不怪的他一脸淡定的连床带被子遁入了阴影界,熟练的就在阴影界睡了起来,只是可怜了海蒂那个初经人事的小女仆,裹在被子里仍然能听到隔壁薇拉姐姐销魂的浪叫,本就被哥布林精液浸染过的她更是把持不住,被警告过她又不敢去找克莱斯大人求助,只能一个人在被窝里偷偷自我发电,然後第二天顶着黑眼圈为大家做早饭……

海蒂这一个月以来在宅子里顶着一副黑眼圈,勤勤恳恳的做着女仆的本职工作,也让三名魔族渐渐认可了这位人类小姑娘,不再把她当做外人──当然,自己的真实身份是不会说的,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单纯怕吓着了这个小姑娘。

「主人,今天下午就是授勋仪式了,陪我们出去转转嘛,一天到晚都宅在家里都快闷死了。」薇拉撒娇请求着。自从家里多了一个任劳任怨的小女仆之後,薇拉的工作轻了很多,成天在外面瞎玩,要麽就是提回来一大袋衣服,要麽就提回来一大瓶鲜血──就像是来人界旅游的样子。

「好吧,今天我就陪你们出去玩一天。反正最近的魔法研究也到了瓶颈,不能实验4阶以上魔法也太难受了。」克莱斯想了想,便点点头同意了薇拉的请求。

「耶!海蒂我们走,主人今天放我们一天假……那东西明天再洗啦!」薇拉像一位威严的姐姐一般拉着还在洗碗的海蒂就往寝室跑。

磨蹭了半小时,换好便服的薇拉终於从屋里走了出来。黑色长发用发髻高高盘在脑後,脸上略施粉黛,她今天换上的是一件淡紫色的露肩低胸连衣短裙,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衬托的越发性感;腿上则是一双白色过膝袜,清纯可人。

看得出来她今天是精心打扮过的。

看着眼前这个性感与清纯并存的尤物少女,克莱斯忍不住想小小调戏一下她:「小妖精今天打扮的真漂亮啊,不过记得不许穿内裤哦。」

若是以前,少女绝对会涨红着脸,可怜兮兮的瞪着他。可是今天少女的反应却出乎克莱斯的意料,只见少女虽然还是羞红着脸,可双手却大胆的将裙摆慢慢掀起,露出里面一丝不挂的白虎,小声说道:「我知道的主人,这几天我出门买东西也都没穿内裤的……」

克莱斯差点没把持住。妈耶,这股羞怯中带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媚态也太诱惑人了。看来少女对上一次的玩法入戏太深啊,已经自觉带入到母狗身份了吗……

虽然很想将她就地正法,但克莱斯知道现在不是很合适,带坏海蒂就不好了。於是还是死死的压住枪,陪着薇拉和海蒂走出了府邸。

一直宅在家里的克莱斯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出来晒过太阳了,在早上的朝阳照射下满脸享受。一旁的少女也十分享受,虽说她是一个实打实的血族,可却和描述中害怕光照的吸血鬼完全不同──她甚至能吃大蒜。唯一有些相同的地方就是她也挺讨厌银制品,当然也仅仅只是会感到有点不舒服的程度罢了,完全谈不上克制。

很快便到城内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

此时虽然还是早晨,却也已经人来人往,各种叫卖声此起彼伏,一派热闹祥和的景象。偶尔还能看见几名穿着华丽的贵族亲切的向克莱斯点头致意,看起来男爵已经通知好了领下的贵族们。而那些紮堆讨论着美酒和女人的纨絝子弟们,则瞬间被克莱斯身旁精心打扮的薇拉吸引住了眼球。

「我的天,那女的也太漂亮了吧!」

「她那眸子也销魂了!如果能让我干上一晚,我愿意出10个金戈布!」

「啧啧,你看看那双大白腿还有那小翘臀,我敢打赌,她在床绝对能把你的那根小牙签夹断……等等,我怎麽感觉她没有穿内裤啊?」

「是真的!我也看见了!这骚货短裙里面是空的!」

「妈的真是个骚货!咱们找个机会去堵她?」

「干!这都不上还是不是男人啊!」

这几名纨絝子弟丝毫不知道自己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着。

世界上可能没有哪一个女孩能抵抗购物的诱惑。看着薇拉雀跃的拉着海蒂从一家店逛到另一家店里,挑挑选选,完全没有一个高阶血族的风度,克莱斯内心翻着白眼:真是给我们魔族丢人……

不过目光还是老实的在她身上游弋着,一双大白腿以及偶尔裙内泄露的春光,晃的克莱斯几乎移不开眼睛。

薇拉偷偷瞥着自家主人被自己故意秀出来的大白腿和一丝春光迷的移不开眼,心里很是开心。也不再管逛的晕乎乎的海蒂,塞给了她几十块银币让她自己去逛後,便拉着克莱斯要他帮自己选衣服,享受起了难得的二人时光。

被薇拉抛弃的小海蒂只能自己一个人逛着。原本只是一名乡下女孩的她,第一次来这种繁华的大街,就像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虽然对里面所有东西充满着好奇,但从来没有体验过随意支配几十枚银币的感觉的她却畏畏缩缩的不敢乱花,只是在外面好奇的看着。

逛着逛着,女孩不知不觉的站在了一家没什麽顾客的小店门口。

「哦,亲爱的女士,欢迎光临库帕斯的炼金工坊!请随意看看吧。」一声沙哑的声音从阴暗的店内传来。

海蒂好奇的慢慢走了进去。周围的柜台上堆满了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和一些可怕的生物标本。有些泡在罐子里东西甚至还是活的!

「亲爱的女士,您需要买什麽吗?」一名头发乱糟糟的老头从内屋转了出来,看到海蒂那城里女人少见的纯真好奇,内心微动。

「我……我不知道,我只是想来看看。」

「咳咳,看样子美丽的女士您是第一次来逛小店吧,老头子可以给您介绍一下这些商品──不然您可能不知道这些都有什麽用。」

「嗯,谢谢大叔。」

老头慢慢领着海蒂沿着柜台介绍着。「这是黑犬兽牙齿为原料炼制的护符,可以压惊驱邪;那个戒指是我花了一个月用秘银炼制的庇护之戒,一天内可以撑起一次 3阶的法术护盾,那可是不可多得的好宝贝!那个瓶子里装的是中阶人鱼唾沫加三尾狐尿液炼制成的药水,涂抹之後能美容养颜,是那些贵族太太们特别喜欢的东西呢!」

介绍到这里,老头不出意料的看到了女孩眼神里的渴望和意动。果然没有女人能抵挡美容的诱惑,老头心里得意的想着。

「呃……大叔,那个药水怎麽卖呀?」女孩此时心里想着的只是如何博得克莱斯大人一笑,这瓶药水,应该能让自己变得漂亮一点吧?

「女士您的眼光真不错,这药水在贵族夫人中间卖的非常好呢,只要 5个金戈布。」

女孩听完,原本泛着希翼的目光微垂,一颗心沈到了谷底。一个金戈布可以换 100枚王国银币了,这是一笔她怎麽也承受不起的巨款。

看到女孩沈默了起来,老头知道少女囊中羞涩,不过为了挽回今天难得出现的顾客,老头连忙挽留道:「美丽的女士,如果您对这药水不满意,我店里还有许多其他好宝贝──也是那些贵族夫人们特别喜欢的东西,想必您一定会喜欢的。」

「……唔,好的大叔你带路吧,……希望能便宜一点。」

「不胜荣幸,女士。」

女孩跟着库帕斯来到一个小隔间,里面依然是一堆瓶瓶罐罐,然而在一处显眼的位置,少女看见了几根类似男人阳具一样的棒状物。

「这里面都是上流社会的夫人们流行的玩意,比如这个润肤药剂,涂抹在皮肤上,可以让皮肤更加白嫩,吹弹可破,只要 1个金戈布,那些贵夫人可是天天拿这个泡澡呢。」

「还有这个,高潮神水,可以让女人在做爱时候的快感放大一倍,一晚都能高潮连连,那些用过的贵妇人都会上瘾一般停不下来,嘿嘿,这个只要50个银币。」

「哦,还有这个特别便宜!」老头看着眼前的少女红着脸还是一副犹豫的样子,连忙拿出的一个水晶一样的椭圆小球。「这个小球可是最近夫人圈子里才流行起来的新玩具!只要 10个银币!这真的是成本价了!」

「玩具?这是怎麽玩的呀?」女孩歪了歪头,想不出来这个小球有什麽好玩的地方──难道是打弹珠?

看到女孩那清纯可人的模样,老头心中一跳,下体慢慢开始重整雄风。「这妮子也太可爱了吧,还这麽单纯,虽然穿着看起来是富人之家,但单纯的应该不是城里人……说不定可以占一波便宜!」

丝毫不知道自己可爱的外貌已经勾起了这个老头的邪欲,女孩仍然等着老头的解答。

「嘿嘿,当然是让女人快乐的玩具了……你看好了。」老头嘴中念念有词,几个最基本的咒语念出後,小球便突然开始剧烈震动起来。

「怎麽样,只要你把这个小球塞进小穴里,然後念出一句简单的咒语,就能让它在你的体内震动一整晚!可以让您感受到比肉棒还要刺激的快感!只要10银币!唯一缺点就是只能用一晚上的时间,能量用完就报废了。」

女孩光是看着眼前这个嗡嗡震动的小球,便能想象这东西放进去後会带来多大的快感,她很想亲自试试。

「唔……我买1……不,3个小球,还有那个假……那个棒子多少钱?」

「只要20个银币,女士,您真识货,库帕斯炼金店里的假阳具都是我专门用炼金术炼制过的,不仅可以按底部的开关控制长短,我还在其中掺入了浓缩春欲汁,可以在使用时附带发情功效!」老头推销的唾沫横飞,脸上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

摸着口袋里的53枚银币,女孩高兴的轻呼了一口气,还好钱是够的。

女孩开心的将买到的东西打好包准备带走时,店主突然带着一脸莫名的笑意:「美丽的女士,您如果真的想要买美容药剂也不是不行……」

「噫?真的吗?」女孩内心的渴望重新复活。

「当然,我库帕斯百年老店从不骗人!我可以现在就送您一瓶美容药剂,只要您可以完成我的一件委托……」

「可是就算大叔你允许赊账,我也没钱还你呀。」女孩诚实的向老头说道。

「不不不,美丽的女士,我不用您花一分钱,只要您协助我完成了委托,那瓶美容药剂就算是您的报酬了。」

老头循循善诱着涉世未深的女孩,就像一只等待着羊羔自己走到嘴边的饿狼。

「真的吗?太好了,我愿意帮你完成委托!」少女内心对药剂的渴望让她没发现这个男人的眼神变得越来越邪恶。

她只想着自己变得漂亮之後克莱斯主人会不会多看自己一眼,多和她说上一句话……

「嗯,既然这样我们就把契约签了吧,写下自己的名字,那瓶美容药剂就属於你了!」老头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契约羊皮纸。这种契约是具有魔法效力的一种炼金产物,签订时会在双方灵魂上打上标记,一旦做出毁约的任何举动,都会导致灵魂被抵押。不同规格的契约有不同强度的魔法效力。

大概看了一下,契约上写的和大叔描述的一模一样之後,海蒂也就没有多想,便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收好契约之後,老头笑眯眯的望着女孩:「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嗯,不知道大叔你需要买什麽呢?市场我最熟悉了!」

「哈哈,不用你去买东西,你只要在边上帮助我就好了。这次我要做的炼金药剂是三金壮阳神油,把它抹在男子阳具上可以让男子一晚上金枪不倒,夜御百女。」

「可是大叔,我不会炼金术呀?」

「这个药剂需要三种主原材料,一是金属性的 3阶以上的蛇血,二是霸王花的花粉,三则是年轻女孩的阴气之水,这水还不能是普通的随便发情都能流一地的淫水,必须要是年轻女孩在高潮时的瞬间从子宫内喷出的那一小股阴精才行。」

「前两个都好找,只是最後一个,只有你才能帮我找到啊。」老头淫荡的笑了起来。女孩这才发现自己上当了,满脸羞红想要将药剂退回去,可老头早就在契约里写好违约会受到双倍的处罚,让女孩彻底断绝了希望。

「呜……好吧,我做就是了……那个……阴气之水要多少呀?」海蒂只能乖乖的听从老头的指挥,慢慢坐上了那个长相奇怪的椅子。椅子扶手处有两个支架,正好可以将双腿放在上面,等到老头用绳子将海蒂固定好後,才淫笑着回答:「要不了多少,只要那麽一小杯就行了。」

他指了指地上那碗大的杯子。

女孩脸色惨白,任由眼前的那个男子埋在自己的私密花园处捣鼓着。只隐隐约约听着男子暗自嘀咕着:「没想到这麽年轻就被人改造过肉体了,这敏感度真高……啧啧,看来是哪家纨絝子弟从小养着的性奴了,运气真是好,被我给捡了个漏……」

从柜子里拿出一根装满紫色液体的注射器,玩弄了一会女孩的阴蒂,很快阴蒂便开始充血勃起,男子便对着阴蒂小心的刺了进去,将紫色液体一点点推进了少女的私密部位。本来被紮中阴蒂很疼,可是随着紫色液体的推入,很快阴蒂的疼痛感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敏感到极致的快感。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被阴蒂放大到十倍百倍,注射完液体後,男子故意在女孩阴蒂上弹了一下,女孩瞬间便高声浪叫着达到了高潮。

「哈……哈……饶了我吧……」

感受着高潮的余韵,女孩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彻底回不去了。

被改造成这样子的她已经没资格得到主人的爱了……女孩沈浸在一波又一波的快乐中,闭着眼,一丝眼泪慢慢从眼角划过。

「嘿嘿,感觉怎麽样?注射过这个药剂之後,你的阴蒂将随时随地都保持发情状态,敏感度也增加了十倍,只要稍微蹭到一点布料都可让你爽到高潮,是不是很感谢我啊哈哈!」

「嗯啊……不要……我不想变奇怪……嗯……别捏那里啊啊!」老头见她还在抵抗,很不爽的狠狠捏着她仍然高高翘起的阴蒂,还没开始动作,女孩便已经翻着白眼高潮起来,身体向上弓起,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嗯嗯啊啊的大口喘气,就像一只上岸的鱼。

体内喷发出来的阴精则被老头插进女孩蜜穴里的一根粗大吸管一滴不漏的从蜜穴深处把阴精吸到了杯子里,每次只能采集到薄薄的一层阴精。

「要不是因为你体质太差,短时间内没办法接受其他改造……哼哼,不过你已经逃不出我的手心了,我的小性奴。」

在之後的快感地狱中,女孩惨叫着把关於她的所有事情全都告诉了老头。「呜呜……求求你了,别再折磨我了,我不想高潮了……」

「哦?不想工作也行,可是这杯子里只装了一半,另一半你想什麽时候来完成啊?」老头淫笑道。

「我……我有空再来就是了……啊啊啊不要……」刚说完,老头便不满的狠狠捏了一把女孩红肿的阴蒂,女孩被巨大的快感刺激的花枝乱颤,连翻白眼。

「呜呜……海蒂下周一定会来的……」

「这还差不多,那今天就先饶过你吧,嘿嘿,今後你可有的爽了。」老头终於把她从椅子上放了下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