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红杏不出墙》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枫临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红杏不出墙 红杏不出墙

    不会吧!?竟会有这款代志……  她的丈夫竟然和旧情人藕断丝连--  想想她婚後已经努力在做个「闲妻」,  每天待在家里看看书、浇浇花、喝喝下午茶……  当不成「樱樱美代子」也可当上「宫本美代子」吧!  但她那可恶的老公竟然敢在外面「偷吃」,太过分……  他既然对不专一,那她就「红杏出墙」给他看……  哼,女人当自强--  包袱「款款」来去GOTO「好娃夷」……  好吧!「心动不如马上行动」,  找根「嫩草」还没找到,却来了个长发「杂草」自动送上门来……  还不知羞耻地在她身上四处「勘察地形」!  难不成是

    枫临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红杏不出墙》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杏不出墙》,是作者枫临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不会吧!?竟会有这款代志……  她的丈夫竟然和旧情人藕断丝连--  想想她婚後已经努力在做个「闲妻」,  每天待在家里看看书、浇浇花、喝喝下午茶……  当不成「樱樱美代子」也可当上「宫本美代子」吧!  但她那可恶的老公竟然敢在外面「偷吃」,太过分……  他既然对不专一,那她就「红杏出墙」给他看……  哼,女人当自强--  包袱「款款」来去GOTO「好娃夷」……  好吧!「心动不如马上行动」,  找根「嫩草」还没找到,却来了个长发「杂草」自动送上门来……  还不知羞耻地在她身上四处「勘察地形」!  难不成是

《红杏不出墙》 第十章 免费试读

两个星期又五天後,雷少霆在紫恋身体微恙下,万般不舍的带她回到夏威夷群岛,当医师宣布她已怀有一个多月的身孕时,紫恋喜悦不已,但在高兴过後却忍不住担心了起来,她不能再和里昂在一块了。

她真没有想到会在自己坠入爱河的当下,竟然已怀着雷少霆的孩子,她不知要以怎样的心情和表情去面对他了。

於是她趁他到柜台帮她结算医疗费用时,偷偷离开了医院,她直接到机场买了机票飞回台湾,她哭着登机,一想到她很可能再也见不到里昂了,她心如刀割,谁教她已经怀了雷少霆的孩子。

紫恋一回到家马上四处找寻雷少霆的人影,他的秘书告诉她,他出差去了,去哪儿她也不晓得,她又急忙打电话回娘家,管家告诉她,她那退休的爸爸带着妈妈两人相伴出国旅游去了,归程未定。

她十分懊恼,她出国那麽久的时间,家里的人却不闻不问的,跑得一个人也不在,她的存在究竟算什麽嘛!

瘫坐在沙发里,紫恋不禁想着,里昂在发现她的不告而别时会有何感想,他的反应会如何?

一想到他,她低迷的心情就又飞扬了起来,分离的时间还不到一天,她却开始想念他了。想着、想着她的泪就忍不住一颗颗掉了下来。

原本是抱着报复的心态出国的,没想到一趟夏威夷之行,她的心却遗落在一个不是她丈夫的男人身上,最可恶的是她竟怀了不是她所爱之人的孩子,而被迫不能再和他在一起,她真的好难过。

她伏在沙发上哭累了,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雷少霆在夏威夷找到杰克,证实他所猜测的後,马上搭上了紫恋之後的班机追回台湾。

那个迷糊的小女人,在知道自己怀孕後第一个反应竟是躲他躲得远远的!

在回国的飞机上,他不只一次的骂着自个儿,和她独处那麽多的时间里,他竟一再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她才会在医师告诉她,在她的肚子里有个小宝宝後,即刻避不见面。

他曾经多次想告诉她的,却总是话到嘴边时又吞了回去。

他害怕紫恋若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她会无法原谅他的欺骗,她爱上的是里昂,不是雷少霆,可矛盾的就在此,里昂就是雷少霆,雷少霆就是里昂啊!

他马不停蹄的赶回家,到家之时就看到紫恋窝在沙发中睡着了,颊畔的泪痕告诉他她曾哭过,一想也知道是为了他。

他爱怜的抱着她躺卧在他们久违了一个多月的大床上,心想这张床可比薇安岛上的那张床小多了,他在心中记下该换张床了。

紫恋嘤吟的转了个身,在床上翻滚了下,羊毛薄被在她一个踢脚中翻了开来,露出了她圆润修长的双腿,她并未醒来,唇边漾着一抹盈盈笑意,她可是梦见了身为里昂的他?

他卸下身上的衣物,随她窝上床,他躺在她背後汲取着她幽兰发香,一股野性的骚动窜至他男性的血管里,他无法自制的从紫恋的腋下穿入他的双手,掌上了她胸部的那对豪乳,轻轻地、柔柔地、徐徐地揉抚着,感觉到手心的乳头渐渐结果变硬凸出。

而紫恋无意识拱身,让他硬硕勃起的男性夹在她粉臀中央的沟道里,雷少霆压抑的吟呻惊醒了睡梦中的紫恋。

「里昂!你怎麽会在这儿?」迷蒙睡梦中的紫恋回到薇安岛上的日子里。在乍然醒来的一瞬间,她以为怀孕一事只是梦境中的情景,但在闻听不到习惯的海潮声,感觉床似乎变小缩水,她猛地完全清醒过来。

「为什麽我不能在这儿?」他回答的理所当然。

「你当然不能在这儿!」紫恋翻坐起身,急忙推着他。

「你在这儿,我当然也在这儿,不管你跑到哪儿,我都会追到你身边的。」他绕口令的说了一串,紫恋虽急却也因他的话而感动的楞住了,然後泪水又不受控制的滚滚而下。

「里昂,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她要把怀孕的事告诉他,那样他就会对她死心了吧!

「别哭了,你要告诉我什麽?」一见到她垂泪,他就手忙脚乱了。

「我怀孕了。」她朗上眼准备面对他的决绝。

「我在夏威夷就知道了呀!」雷少霆开心的摸摸她仍平坦的腹部。

「你知道了?那你还追到我家来?」他不在意吗?

「我是你老公,我当然得追着回来!」他亲吻她因睡眠而如粉红玫瑰的脸颊。

「我老公?不,他很可能待会儿就回来了,你不能再待在这里,你快走吧!」紫恋没有听出他话中的真实意思。

「我已经在这里了!」她急得都快跳起来了,他还在跟她开玩笑。

「不,里昂,你没有听懂我的话,我结婚了,记得吗?我不是和你结婚的,所以我的丈夫就不会是你,是别人。若让他撞见,那就糟了!」她跳起来,拉住他的手臂,恨不能将她所要表达的意思一古脑儿全敲进他的脑子里。

雷少霆真想拿把锤子痛锤自己一番,此刻的他仍是里昂的模样,就连开口说话也仍是一时改不了口的英语,难怪紫恋会担心成那样,是该把一切说个明白了。

「我知道你结婚了,而我正是那个在主的见证下,自你的父亲手中将你娶过来的男人,我就是你的丈夫!紫恋。」雷少霆一面改说着流利的国语,一面紧张的看着紫恋的反应。

「你会说国语……」紫恋如泥塑般的僵住,脑中紊乱的想消化他所说的每一句话。

「你等一等。」雷少霆跳下床奔进浴室,留下仍未回神的紫恋。

三分钟过後,他除去了碧绿色的隐形眼镜,修整乾净那蓄了一个多月的胡子,长发仍束在脑後,但一派的清爽俊帅的出现在紫恋的面前,他伸手招招紫恋似乎仍处模糊的视线,让她重新对焦於他。

「紫恋,里昂就是我,我就是里昂。」他扶住她的肩轻摇着她。

这个男人是谁,他怎会从她的浴室里走出来?里昂呢?她爬下床,跑进浴室寻找着先前走进去里昂的身影。而浴室里哪还有他的人影呢?

她不能置信的走了出来,在看到卧室那张婚纱照中新郎的面容是如此相似,他是雷少霆?模糊、飘摇的脸孔整个清晰了,她想到他刚刚所说的:他就是里昂,里昂就是他。

被欺骗的羞愤首先涌上心头,她苍白着一张脸,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紫脸,我知道你一定会生气的,你听我解释……」她很显然是不愿意听,便一言不发的转身走出卧室。

雷少霆在走廊转角处抓住她,将她拉坐在一旁起居室的沙发上。

紫恋剧烈的扭动想挣脱他的掌握。

「紫恋,你听我说,我只是想进一步的了解你,让你爱上我……」雷少霆急於解释清楚。

她捂着耳,拒绝听他的解释,她甚至是拒绝他的声音,他怎麽可以如此的诓骗她,将她玩弄在手掌心中。

「听我说,紫恋,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在结婚前没有先追求你,让我们彼此有认识和了解,更不该的是,婚後一直忙於工作而忽略了你。」他拉下她捂耳的双手。

「可是,我发誓,我是真的爱着你的。」紫恋闹烘烘的脑袋,因他的一句「爱你」而有了一丝清明,她静了下来。

「我已经被你弄得分不清孰真孰假了。」眼前俊美外表的他,真是那个和她在夏威夷认识共游,薇安岛上甜蜜相爱的里昂?而他的真实身份却是雷少霆,她那个搞外遇的丈夫?

她这才想起她当初出国的原因,那个女人!叫纪湘芸是吧!

「你是真的爱我的吗?那纪湘芸呢?你也爱她吗?」紫恋扯心撕肺的痛斥。

「我跟湘芸根本没什麽。」她在吃醋吗?雷少霆揉弄着她乌绢般的青丝,他真是爱极了她。

「你不用骗我了,我找过徵信社调查,还拍有许多你们同进同出的照片。」她泪流香腮激动的想一拳给他。

「湘芸在下个月底就要结婚了。」他发誓一定要让那家没信用的徵信社关门大吉。

「结婚?」紫恋一楞,怎麽,那纪湘芸不是他的红粉知己吗?

「是爸爸主婚的,不信你可以去问他老人家。」他抱紧仍疑惑着的她,他真是爱死了她靠拢在他怀里那软玉温香的感觉了。

「那为何你和爸爸要串通起来瞒着我?」她推开他温暖诱人的怀抱,冲到窗边,她需要新鲜的空气来清醒她迷惑的脑子。

雷少霆揽往她,转入他胸口,「我们并没有要瞒你,只是觉得不需要刻意去提起。」她嘟起的小嘴简直像是颗待采撷的红樱桃,让他心动不已。

一想到那些照片,紫恋仍不信的瞪大了眼,「可是,那徵信社说……」难道是她被骗了?

「给你报告书和照片的那个人,将因伪造文书而诉讼缠身。」雷少霆绝不只是说说而已。

「那你没有外遇?」那她不就平白无故的误会了他,而意气用事的弄了个大笑话?轰然地她的脸由青白转为绯红,她回想着自己会当着他的面亲口告诉过他,她要报复他的企图,噢!他会如何看待她……

「不过,被蒙在鼓里的人是我吧!我还以为你很讨厌做爱呢……」那两个多星期在薇安岛上,他和她做爱的次数简直是数也数不清,在床上、在沙发上、在餐桌上、在潮来潮往的沙滩上、躺着、坐着、站着,两人的热情是一点即燃的狂飙,超越沸点的引爆极限。

「我几时说过我讨厌……」她的反驳在看到他眼帘中熟悉的「性致勃勃」时,又猛地收住。

「可是你总是一副很讨厌的样子!」让他觉得自己像是扑袭小红帽的大野狼似地。

「那是因为你每次都很晚回来,然後硬把我叫醒……」低喃的句尾像是爱的抱怨。

「有时还会哭着拒绝我。」让他性急得像个霸王硬上弓的莽夫。

「那是刚开始的事啦……」那言下之意就是,後来并不拒绝这种带有虐待气氛的求爱罗。

雷少霆笑弯了眉,他的妻子其实在生活中早已一点一滴的接受了他、习惯了他、甚至是有一些些的喜欢上他了,而这种种加起来,就离「爱上了他」不远了。

夏威夷之行只是让他们多绕了一大圈,来发现彼此的真心罢了。可是他还是很喜欢这一趟假期,两人像是补偿了婚前不足的交往阶段。

「紫恋,抬起头来看着我。」雷少霆轻声唤着将脸埋在他胸襟中的妻子。

「我……」紫恋迟疑不决的想抬头又摇摇头,她该用什麽样的表情去面对他呢?

「听我说,是我不对在先,不管你要如何责怪我,我都没有意见。」雷少霆诚挚的凝视着她,眼底一片坦然。「但你一定要原谅我在夏威夷对你隐瞒身份。」

她眼眸所见的就是这种到她倾簋全心的专注,那夏威夷所认识的里昂和眼前的雷少霆,不同颜色的眼珠,却是相同热情的神情,两人的影像在她心中重叠一块儿了。

「少霆,你真的就像扮演里昂时一样的爱我吗?」她有些担心、有些期待,翦水双瞳里漾着满怀的不确定。

「不,我比扮演里昂时的我还要爱你,早在六年前,我就对你一见锺情了。」他十分正经的回答着她,给她一个比确定还要确定的笃实。

「我怎麽从来都不知道?」六年前?他在何处见过她?

「当时爸他也在现场。」雷少霆忍不住的低下头,啄吻着她微张诱人品嚐的无邪红唇。

「为什麽你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在他灼人的唇瓣一靠近,她又开始昏乱得无法集中思考。

「哦……」他的舌勾引着她的,「你希望我说吗?」他一退,她的丁香小舌止不住势的追随着。

「我才不希罕!」面对他的挑逗,感觉就好像回到薇安岛上的时光,亲密而热血沸腾。

「我已完全为你着迷了……」他沙哑而低沈的性感声音在她耳膜中穿梭,舌尖同时邪气的描绘着她的耳廓,一下又一下的勾惹着她最敏锐的神经末梢。

「我才不信……」害她一个多月下来,心中百转千回的又是难过、又是害怕、又是担忧。

「相信我,我比你爱我还多爱你六年了。」雷少霆大手游移着她一点也看不出怀孕的苗条身材。

「我才不信……」紫恋心捧着他俊美的脸庞,努力回想着里昂的面容,那髯髭蓄如大熊般的模样,她笑逐颜开。

「那……我现在就让你相信吧!」他大手深入她上衣下摆,揉抚着那对他怎麽也不会厌倦的丰盈美胸。

她欢迎的仰首亲吻住他,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两颗心相爱,就得碰撞出更多的甜蜜心情。

雷少霆解下她一件又一件的衣裤,黄昏的夕阳中她乳白色的娇躯染上一层光晕,他目光再也无法移开了,白纱轻轻罩着二人,似笼上一层雾气。

紫恋屏气凝神的接受他眼神的膜拜,她双手张开撑在窗框上,挺高白腴的乳房诱发着他筑起的情潮。

雪少霆崇敬的推捧着两只雪峰豪乳,低头张口含进一朵嫣红花蕊,那丝一般的柔嫩在他的口中皱起结挺成甜美的果实,他舌尖兜圈子的绕着乳晕打转,一个挑勾带动了一声娇吟。

紫恋注视着他有如饕餮般的狂吮住她右边的乳房,感受着他口中传递的炙热蔓延到她的全身,像在火里又像沐浴在狂风中,是折磨人的甜蜜呀!

雷少霆隐咬着口中的嫩乳,一只尝完换过另一只,公平的给予润泽。

「有些相信了吗?」他抬头欣赏着她星眸半睁的迷蒙媚态,这个他赌上生涯规划的重要女人。

「有一丁点吧!」她笑得像春花迎风。

「我会让你从头到脚信服的。」他坚定的宣誓着。

雷少霆说到做到,湿热的吻一寸一寸地往下焚烧。

紫恋眼看着地的唇舌舔过她平坦的小腹,蹲下身他抬高她圆润如凝脂的大腿、膝盖、小腿、足踝,到达如白玉雕成一般的莲趾。像有千百万只蚂蚁在咬蚀着她,一波波的骚动冲击着她两腿之间的敏感处,她放任自己荡肆地吟哦、尖叫。

「嗯……嗯……啊……少霆……」她毫不克制的喊出她的需要,「给我……给我……」

「信了吗?」雷少霆舔舐着那柔软的指窝。

「我…我相信……啊!」他突地一个吸吮让她仰首呻吟不断。

雷少霆得意的转移阵地,他拉开她的两腿置身其中,在看到流淌成河的泽国,花唇中满溢的蜜津时,呼吸一窒,他在和紫恋的对视中,烙印上那幽谷中的核心。

她颤抖的腿让那层层粉红瓣膜不住的碰撞着他灵动的舌,尖锐销魂的快感如大浪般,让紫恋重喘、收缩着,一阵猛攻,她冲上了高峰。

「啊……啊……「高潮的漩涡席卷了她,一股透明灼热的黏液自幽密穴口涌出,淌流入他等待的口中。

就着余韵,他舌尖一个戳刺,闯进花径内再次兴风作浪。

紫恋抓在窗框的指节因用力而微微泛白,她大腿夹紧他的头,骑坐着他邪淫的舌,这样的姿势仍可感觉得到他快速的进出,她在他的口中再一次爆炸开来。

待她回神时,她被翻过的身正低伏在窗上,他的下身已经取代了舌头从後面穿刺在她的体内了,她已经可以适应他的巨大了,可是她就是不能适应他的攻势,一会儿快、一会见慢、一下重击、一下轻掏,再加不断变化的各种角度……

她只能配合的圈紧他狂飙的男性,抵御着他不停的进犯。

可他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重,他甚至探指揉捏往前端的小核儿,拉扯旋转揉搓着,她的防线马上溃不成军,激烈的高潮狂肆的卷走了她的意识,她内部收缩再收缩,换来他的狂暴戳刺,极速中,他们一起奔赴上情慾最高处的颠峰,回旋再回旋……

「满足了吗?」雷少霆颀长的身躯贴压在紫恋的背上,暂时休兵的男性正栖息在她的两腿之间。

「算了,我服了你了……」他两手正抓握着她的弱点之一--乳房,不投降也不行了。

「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最爱我。」他仍不餍足的下着指令。

「亲爱的老公,里昂,少霆,我、最、爱、你、了。」她甜蜜的顺从了他,这个她千里迢迢跑到夏威夷,却被他掳去一颗真心的外遇对象。

(END)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