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西门二官人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西门二官人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郝叔同人)之-虐恋残阳 (郝叔同人)之-虐恋残阳

    左京回到监狱后躺在床上木纳有如木头一动不动,监友搭话都没有反应!  这之后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左京才恢复正常,那期间左京已经暗暗决定,如此仇不报誓不为人。绝对要让郝叔生不如死要让他一家死绝否则左京这一生都将无法原谅自己!!!...

    西门二官人 状态:连载中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郝叔同人)之-虐恋残阳》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郝叔同人)之-虐恋残阳》,是作者西门二官人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左京回到监狱后躺在床上木纳有如木头一动不动,监友搭话都没有反应!  这之后经过很长一段时间左京才恢复正常,那期间左京已经暗暗决定,如此仇不报誓不为人。绝对要让郝叔生不如死要让他一家死绝否则左京这一生都将无法原谅自己!!!...

《(郝叔同人)之-虐恋残阳》 23、左京的狠辣 免费试读

本章嫉妒血腥重口,阅读要与心理准备!

在左京刚说到谢谢的时候,两条狼狗可没有闲着,已经把狗生殖器强行戳进俩父子的肛门里了,紧接着,两条狼狗可开始伸着狗舌头享受起「人狗情未了」的游戏了。

这边李萱诗与白颖都重新被拉起,左京把她们俩双腿与两小腿曲起捆在了一块,双臂及手也被用左京绳子捆绕背在后背与两人长头发捆扎固定。

然后身体被放向向前跪爬在地的姿势,现在的俩婆媳哪里还有以前那种美丽妖娆的风范,反之俩婆媳现在是除了脸部外,溷身血污身体满是鞭痕印记。那些鞭痕印记又红又肿,谁见了都会忍不住直皱眉头不忍直视。

左京邪笑着把俩人摆好姿势,告诉这俩婆媳:“呵呵,过会狗狗们忙完了那两父子,就会来伺侯你们的。不用心急,知道你们习惯了交配,以前一日不被那两变态畜生父子肏个饱,你们是过不了的,今天起我给你们安排了玩点特别的,让沟狗跟你们肏,保证让你们俩臭B爽上天。呵呵,看那俩父子已经沉迷在用屁眼伺候交配狗狗的欲望中了,你们既然是一家人。当然也可以享受这待遇。”

婆媳俩听了大惊失色,同声哭叫道:“不,京京(左京)别这样,你要打要杀都可以。求你别这样对我们,我们知道对不起你,所以我们都认了,可千万别让那些畜生对我们这样呀。求你了……”

左京「茨」一声笑起来,“你们不就是母狗吗?哪里还有什么廉耻,尊严,别装了。别人要不知道自罢,在我面前还装什么淑女,你干的那些无耻的事情我还能不知道吗?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笑话!可惜你们连婊子都如!因为婊子还知道底线及尊严,你们有吗?切……”

左京赤裸裸的讥讽,让两女脸色惨白无话可说!现在她们俩更是伤上加伤,一面是肉体的伤,现在是精神上的伤。

左京才懒得管两女人怎么想,自故把一瓶子里的液体用软毛刷子刷在两女下体前后两洞里外,做完这些,又用竹杆绳子把两女双腿绑在长竹杆上,让她们难也用力挣扎。

做完这些,左京才冷笑着走出来仓库开车离开。

几小时后,左京再次回到仓库,不同的是,现在左京手里又牵着三条大狼狗,不错,左京又专门去狗场买回来三条大狼狗。

回到仓库里,只见两女不停的在呻吟喘气,她们背上正爬有两只大狼狗,而两只大狼狗的雄性生殖器已经插在两女的女性阴道里,狗狗们嘴里正流着蛤喇,努力和这俩婆媳交配着。

左京看到这情景不由会心的笑了,拉着另外三条大狼狗走过去,拍了拍白颖抵在地面的脸问道:“怎么样啊,婊子,爽吧,现在不是比被那俩狗父子肏更舒服?”

白颖头抵在地面目光呆滞,默不作声,爬在她后背的狗狗每动一下撞击她的阴道她都不由自主的呻吟一下。

左京看着这样,不禁一口吐沫吐在白颖脸上,骂道:“果然是个下贱无耻的淫妇,连被狗肏都会舒服的叫出声音来,我她妈娶了你这烂货真是注定倒了霉了!靠……”说着冷着脸走近呻吟中的李萱诗,说到:“郝夫人如何,和狗肏是不是比和郝畜生肏更刺激,传说中的兽交喔,这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到的,比郝畜生以前给你的那些刺激更变态更爽吧?哈哈哈……”

李萱诗听着自己儿子这么说,心里愧疚的要死,头抵地面着眼睛里泪如泉涌,悔恨的情绪充满胸怀。

左京直接无视她的表情,又说:“你看我怕两条狗满足不了你们婆媳,特别又去买回三条,这下你们不用担心欲望不能满足了,每天都可以把你们与郝老狗父子喂的饱饱的。不过……人家狗狗们这么卖力的付出和你们天天交配,要是营养跟不上这可就麻烦了呀!难说会精尽狗亡喔,得想法补点营养吧。”

李萱诗只能闭眼边承受背上狼狗在她女性阴道里的冲刺边听左京说话,她不想听都没有办法做到。

左京摸着下巴假装想了一下,嘻嘻笑道:“无彷,有办法满足狗狗们的营养了,就把你和旁边这个贱婊子跟郝老狗父子生的那些小畜生的肉喂给狗狗们补补营养吧。”

地面爬着的李萱诗顿时睁眼努力抬起头看着左京恐惧惊叫出来:“不,小京,你不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来,我知道你恨妈妈,恨的要死。可是他(她)们和你是同母异父的弟弟妹妹啊,你无论如何都不能那样干的,你要恨妈妈怎么对妈妈都可以,放过弟弟妹妹们好吗?”

左京眼睛里杀气腾腾,脸色扭曲道:“是我的弟弟妹妹?哈哈哈,是我的弟弟妹妹?哈哈哈……李萱诗你真敢说啊,当过我是你儿子吗?啊……当过我是你儿子吗?烂货,在你心里他(她)们才是你的孩子吧?我和我父亲只是你用来讨好那对畜生父子淫乐的工具吧?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养的会打洞,他(她)们张大了必然跟郝畜生一样,又会继续祸害社会,那时将又有无数好人家庭遭殃,李萱诗我岂能再让你阴谋得呈。”

说完一巴掌狠狠煽在李萱诗脸上,打得李萱诗头部都甩到另外一个方向。

李萱诗白净美丽的脸上马上浮现一个血红手掌印。

由于被左京抽得失去平衡后身体倾斜,正在交配的狼狗也只能调整交配姿势继续。

大怒的左京杀气腾腾转身走到几个孩子那里,左右看了看几个小屁孩,对他们说了声:“对不起,你们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更不该是郝江化的的孩子,要怪就只能怪你们投错了胎。”

左京把另外三只狗找根钢柱栓好,转身把郝静拖到郝江化面前,从旁边桌子上抓来准备好的一把手术刀。

拉过郝江化的一只手,解开手上的捆绑,把手术刀用郝江化的一只手紧紧抓住,强行把抓刀的手移动到郝静的勃子上。

郝江化突然明白左京想要拿他的手干什么,意识到马上要发生什么事情,他堵着口塞球的嘴顿时发出愤怒的吼声,全力挣扎了起来想企图摆脱被左京控制的右手。

可事以愿违,郝江化一用力挣扎那上牵动了双脚上的被钉住的木板,木板拉扯着被针穿过的脚趾头,剧痛立时冲入大脑,直接就痛入了心菲,就这么一下,郝江化立马溷身力道尽失。

那边跪爬着的李萱诗与白颖也偏着脸孔边挨狗肏边看着这边正在发生的事情,流着眼泪也在高声呼唤“左京不要……不要……!”

郝江化混身力道尽失的一刻,左京抓着郝江化握刀的手用力在郝静恐惧的眼神中,在郝静的勃子上划过……

“啊……啊……”地下仓库里回荡着男人疼痛愤怒的嚎叫与女人痛苦悲情的哭喊。

半月时间过去,左京先后强行用郝江化的手与郝小天的手,让他们亲自操刀把他们自己和李萱诗与白颖生下的几个孩子,在他们的那些孩子乞求绝望恐惧的眼神中,被自己的父亲亲自割喉杀死。

地下仓库里每过一天两天就会回荡起来男人疼痛愤怒的嚎叫与女人痛苦悲情的哭喊。

其间左京用人肉煮成粥,强行灌进李萱诗与白颖及郝江化与郝小天的胃里,因为左京不能让他她们饿死,而且还得加点营养保证他们的健康。

人兽交配每日都在进行,无论男女都必须被动接受,他她们孩子的肉被当狗食喂狗,至此在地下仓库里每日轮流上演残忍与兽交,哭喊声与愤怒声轮番出现。

可惜这些声音都不可能传出地下仓库,因为这里早被左京改造过,墙体墙顶及大门还有通风管道都被左京让工程队装上了吸声材料,仓库里的声音根本不可能传到外面去。

当着李萱诗与白颖和郝江化与郝小天面,每天左京都会把血淋淋已经被他支解好的那些个孩子的大腿,手臂和其它部位扔给几只狼狗喂食。

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们的血肉逐渐减少,被狗吃完,孩子们的头颅骨头和肠子已经被左京用塑料桶装着拎到外面养殖场里一个以前装修时就弄好的一个焚烧炉里烧掉了。

骨灰左京拿塑料袋子装起得空驾车带去湘江桥上洒掉。

现在地下仓库里静悄悄的,俩对狗男女早已经被摧残的没有了人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