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ken_joy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ken_joy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我回乡的性福生活 我回乡的性福生活

    我叫刘洋,四川人,38岁,初中毕业。我在广州建筑工地做水电安装。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工。  我与妻子结婚16年,夫妻一直在一起。她在电子厂上班,每天12个小时坐在流水线上忙碌,工作非常辛苦,工资还特么特别低。回来成天喊腰疼。

    ken_joy 状态:连载中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我回乡的性福生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回乡的性福生活》,是作者ken_joy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刘洋,四川人,38岁,初中毕业。我在广州建筑工地做水电安装。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工。  我与妻子结婚16年,夫妻一直在一起。她在电子厂上班,每天12个小时坐在流水线上忙碌,工作非常辛苦,工资还特么特别低。回来成天喊腰疼。

《我回乡的性福生活》 第十章 免费试读

到底还是自己的老公儿子,到底还是农村传统的妇女。第三天,老婆回到了家。

到家后,她一如既往的做家务,一如既往的对我父母照顾有加。而她这次为什么回来,她对所有的邻居也只是说想儿子了,顺便回来做个妇检。

晚上,关起门来。我一言不发,背对着老婆开始脱衣服。脱完衣服后,发现她跪在我的身后,右手里拿着一根小棍子,对我说:「你打吧,我错了。」

瞬间,我头脑发热,操起棍子,对着她的背部,劈劈啪啪的就打了几十棍,打得啪啪一顿乱响,我当时正在气头上,可以想像她当时被我打得有多痛苦,但是,她一直忍着,自始至终没发出一声哼声。

打了一通之后,我扔了棍子,让她起来,然后独自一人睡到了床上,背对着她,不再言语。

过了一会,她衣服都没脱,也爬了上来,由于被我打得厉害,她只敢趴着睡。我没理会她,全装她不存在。而她,全然也不理会我,自己抓了一个被子,慢慢的将被子盖到了自己身上。

从她一系列的动作中,我感觉得到,她非常的痛苦。此时一定非常的痛。我不由得一阵心痛,有些后悔刚才的下手太重了。但是,出于面子,我还是没理她。直到我们渐渐睡着。

到了半夜三点多,我醒来了,扭头看了看老婆,她仍然趴着,睡在我身边,似乎睡得很死。我拿了个手电筒,轻手轻脚的,慢慢的拿开了她的被子,掀开了她的衣服。

瞬间,一道道红红的血痕,摆在我的面前,数量起码有十几条之多,占据了她的整个背部。看着,我不由得又伤心了起来,疼从心起,眼泪哗哗的落了下来。看着她没动,我又悄悄的拿了一瓶万花油,以极其轻微的动作,在老婆的背后涂了起来,边涂边哭。

当我涂到第二条血痕的时候,老婆醒来了。她转过身来,坐了起来。看她坐起来了,我便将万花油递给她,装作冷漠的对她说:「自己涂。」然后准备转身睡去。

「你干嘛哭?」老婆没接万花油,问我。

「你如果想和老何过,你就去吧!我们明天去一趟民政局。你别记恨我打你,这十几年来,我没打过你,以后,我也打不到了。以后和老何在一起,好好过。家里还有七万块的存款,你全部带走。」

我说话声,带着哭腔。说完,我转身躺了下去,背对着老婆,不再言语。也许没预料到我会这么开明,老婆呆坐在床上,慢慢的有了抽搐,后来变成了低声哭泣,最后变成了伤心的嚎哭。

哭到后面,她终于躺下了,抽搐着从背后抱着我,一直说着:「老公,对不起,老公,对不起。」我自始至终都没转过身去,但也在流泪。

第二天,我将我老婆出轨并已经回来的消息告诉了慧霞。下午,慧霞用微信与我聊了一个多小时,她问我,我们俩难道不是在出轨吗?我们为什么要用双重标准来对待别人?只要老婆以后改正就好了,人在孤独无助的时候,我们会做出一些道德或者法律无法解释的事情来,都是正常的,她当时一个人在广州,真的不容易,不要刁难她……

与慧霞聊完后,我顿时觉得拨云见日,顿时茅塞顿开。

其实,我是生老婆出轨的气吗?不是,我对我老婆并没有太多的爱情,更没激情,我生气纯粹只是出于一种面子观念。并且,如果真的让老婆回来了,我与慧霞怎么办?我老婆迟早会知道我们的关系。

晚上,我终于和老婆推心置腹的聊了一次天。我告诉她,我舍不得她,所以才生气。我虽然木讷,但是我爱这个家庭,我舍不得她们母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老婆又开始呜呜的哭,抱着我的脖子一直喊:「老公对不起!」

后来,老婆告诉我,老何已经四十多岁了,湖北仙桃人,老婆孩子留守在湖北,是隔壁工厂上班的技术工人,租住在我老婆隔壁。

其实老何开始对我老婆没什么,只是无意中发现我老婆病了样子很吓人,并且已经无法站立了,才惊慌失措的将我老婆背到了医院。到医院后,我老婆住院了一星期,这一周就由老何照顾。出院后,他们就搞到一起了。

其实,从最内心说实话,我理解我老婆。中年男女,尤其是中年单身的男女,对于性,真的看得很淡,孤男寡女住一起当当临时夫妻,是很正常的事情。中国民间男女性关系的混乱程度,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我们平时见到或听到的,真的只是冰山一角,其实民间的陈冠希何止千万……

第三天,我给我老婆约法三章。一、删除老何的手机、微信等一切联系方式,决不许再与老何联系。二、回去后马上搬家,搬离那个片区,不要让老何碰到。三、我随时要用微信查视频,看看她房间内的摆设和情况。她马上答应了,并当我的面删了老何的一切联系方式。

晚上,我们全家五口拍了一张全家福,又吃了一顿和谐的团圆饭。老婆第四天就坐车回了广州。

她回去半个多月后,又听另一个江西工友说,我老婆找了个临时老公,我便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路装作不知道。当然,也不想知道。也许,这就是难得糊涂吧。

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天气也进入了秋收的黄金季节。在耽误了很多时间之后,我又开始了追踪风水先生杨德全的风流韵事的工作。

为了抓住这对狗男女,我天天去麻将馆打麻将,与慧霞的婊子婆婆混了烂熟。这天,我又发现她打牌到九点就急匆匆要走了,我便跟了上去。

一切都是老套路,显得轻车熟路。我把梯子架上去的时候,他们还没开始脱衣服,只是像一对老夫妻一样坐在床上聊着什么。

聊了几分钟,他们便开始慢条斯理的脱衣服了。这次,肥老太婆正对着我将自己脱了个精光,我拿着手机,关掉闪光,将她脱衣服的过程一张一张的拍了下来。

老肥婆的身体真的很丰满,肉肉的,两个巨大的奶子随着她的走动而晃悠悠的一颤一颤的动。巨大的屁股虽然很老,却仍然圆鼓鼓的没一点皱纹。看着看着,我竟然硬了,竟然有点想干这老逼的感觉……

老逼老屌做爱,动作仍然是丰富的,也是放荡的。他们唯一与年轻人不一样的地方是,他们不叫床,只是将床摇的嘎吱嘎吱的快散架。看他们做爱,虽然两坨肉没年轻的那么养眼,但也挺刺激的。别有一番滋味。

拿到证据后,我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杨德全的家。

第二天,在陈小和的办公室,我用U盘将这些淫秽肮脏的照片,选了几张露骨清晰的,用彩色喷墨印表机列印了出来,交给了慧霞。

慧霞拿到后,脸色刷的就变红了,双手颤抖,不知所措。

最后我们商量,这些照片由她保存,平时不拿出来。下次如果她恶婆再叽歪,就私下里拿给她看看,镇住她就行。如果这王八蛋不懂事,就宣称要张贴到大街上,吓一吓她。让她老实点。一切商量好后,我们的生活变归于正常。我仍然天天麻将,天天和这老B一起打麻将。直到一件事的出现。

这天,老太婆输了一百多块钱,脾气很大,骂爹骂娘,非常难听。我听不下去了,就和她吵了起来,没想到她竟然用椅子对着我砸了过来,我气半死,但是由于她是老女人,我又不能动手。非常生气。晚上回家后,我决定明天先去吓吓她。

第二天,正好周五,我儿子有事放学后回去村里了。我又从手机里挑了一张很劲爆的照片,列印了出来。

晚上八点钟左右,直接走到麻将馆,把老太婆叫了出来。找了个没什么人的地方,将照片拿了出来。老太婆看到后,当场差点晕过去,浑身颤抖,然后突然对着我跪了下来,哭着说求我不要害她。

看着她瑟瑟发抖的样子,一种报复的快感涌了出来。我笑了笑,让她跪着,然后,我将右手朝她领子里伸了进去……

老太婆非常乖巧的跟我到了出租屋。一进来,刚关好门,她就很乖巧的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一丝不挂。然后,帮我也脱了衣服,像个奴隶般,跪倒我的面前,抓住我的大肉棒就开始吸了起来。

说实话,这死老太婆的动作还真让我很舒服,她也正好迎合了男人的那种占有欲。看着吸得差不多了,我让她跪着,自己进屋找了一条尼龙绳,把她抱了起来丢到床上,然后照着岛国片的方法,用绳子将她捆了个结结实实。捆她的过程中,她一直哭,可我却毫不理会。对她,我没有一丝怜悯。

被捆着的老太婆,双脚被绳子扒开到了最大,黑黑的老逼被张的大开,黑洞里干干的没一滴水。而一双巨大的奶子,也被用绳子扎成了两块巨大的圆肉,黑黑的乳头也被挤得高高的站立着……

看着眼前的景色,我兴趣大涨,用手机拍了一百多张照片,然后抬着巨大的肉棒,对着她的嘴巴就捅了过去。她双手被捆到了后面,老脸上被泪水和头发弄得乱七八糟,但她还是选择了认真而细致的为我口交。她的大嘴大舌头,口交的水准绝不亚于周美香,呼哧呼哧的将我的肉棒弄得极其舒服。看着她努力的样子,我蹲下去,抱着她的头,伸出舌头,对着她的头舔了个遍,咸咸的泪水加上汗水对我的刺激,注定今晚她激发了我作为动物的虐待本能。

换做平时,我对老太婆真是一点性趣都没有的。可是,有时候,人在吃惯了山珍海味后偶尔也想吃吃咸菜,老太婆,很不幸,今天是我的咸菜,是我的奴隶,是我用来发泄原始兽欲的最佳物件。

今晚,我注定是变态的,并且,越来越变态。我对着她粗糙的老脸,黑不溜秋并开始发皱的皮肤,我以极其变态的方式舔着、搓揉着、掐着。偶尔还踢上一脚。最后,将她提到卫生间,掏出大鸡吧对着她的嘴里撒尿,并且边撒尿边录影。看着黄黄的尿液从她嘴里流出来,我内心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刺激。我大笑着,无比兴奋。而她,已经基本没有了一丝的尊严,除了哭,就是哭……

玩累了,我就打开莲蓬头,给她抹上沐浴露,对着她开始冲水,为了把尿液清洗乾净,我这次给她洗澡竟然很认真。洗完后,我又将她擦乾,抱上了床。然后,仍然将她的双腿扒开,将黑不溜秋的阴户亮在了我的面前。

我打开手机手电筒,将头伸进了她的双腿之间,对着这老逼认认真真的研究了半天后,又用手机将这老逼的特写拍了几十张。直到我将头抬起来看着老太婆的时候,她也正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我,双眼含着泪。没有求饶,也没有叫喊,就这么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弄得我一下子动了恻隐之心。

我用手摸了摸她的脸,说:「阿姨,我喜欢老逼,我早就想干你了,你要配合,我就会让你以后都舒服。你要是不懂事,我以后就将今天的照片贴得全镇都是,让你一辈子都做不起人来。」

说完,她猛烈的点头,我阴阴的笑了一下,亲了过去,她竟然非常乖巧的配合我的舌吻。

我把老太婆放好了角度,举起大肉棒,对着她的老逼,就捅了进去。我原以为老逼一定很松,很好进。没想到里面竟然非常的乾燥生涩,一滴水都没有,干进去一点都不舒服。真是始料未及。不得已,我对着她的老逼,重重的塞进去了七八口唾液,大肉棒才勉勉强强感觉到润滑。

后来才知道,和老逼做爱,是要人工加润滑油的,因为老逼已经没有分泌物了。老太婆虽然很努力的配合我,但是由于她的逼太松,里面又没水,相对于慧霞来说,还是一点意思都没有。我坚持着,抽插了两三百下,就将精液深深的射进了老逼里面。

射完后,我解开了她的绳子。绳子解开后,她活动了一下胫骨,问我:「我可以回去吗?」在征得我的同意后,她慢慢的穿好了衣服,说了句「以后想干就跟我说一声,我自己来」就走出了门。

她走后,我一阵反胃,特么的,我怎么干了这么恶心的一老逼啊,我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思去干的她啊?报复?虐待欲?还是其他?我不得而知,但是,以后打死我也不想干这种老妖精了,太恶心了。也许各位淫棍也有过同样的经历吧,一个和自己没感情的女人在自己没干过的时候,总想干她,无论美丑。可是一旦干完了,尤其是刚干完的时候,那个女人一下子就会变得非常恶心非常丑陋了。这种现象在心理学上叫什么来着?列位想想,年轻的女人被我们干完尚且都有这种感觉,这老太婆,该有多恶心啊!

从此以后,老太婆一下子变得低调了很多很多,并且几乎天天躲着我。有时候,她实在躲不掉了,碰到我也是浑身筛糠似的怕得半死。而我,每次见到她,都很有礼貌的大声喊着阿姨,然后阴险的笑笑着看着她。

慧霞终于发现老太婆的变化了。她告诉我说,老太婆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突然就变得乖了,成天耷拉着个脑袋,话了少了很多,也不骂她和公公了。

说完老太婆的状态后,她突然问我,是不是我整了她?我哈哈大笑,然后故作深沉状,讳莫如深,不告诉她。

可是,这种表情却让慧霞更加好奇了,她变得更加频繁的在微信里追问我。后来,问得实在受不了了,我坏坏的在微信里说:「下次我们做爱的时候,我全部告诉你。」她听后,在微信里骂了我一百多个:坏蛋!

又是一个周六,好久没和慧霞约会了,真的很想念。于是,我一本正经的骗儿子说,爷爷有点想念他了,让他回去看看爷爷。儿子很听话,骑上我的电驴,就跑了回去。

晚上慧霞进门的时候,她几乎是以百米速度直冲了过来,飞进了我的怀抱。然后嘴对嘴的湿吻,热烈而温暖,激情而刺激。

自从我老婆回来,到我跟踪老太婆,中间耽误了很多时间,我们已经有近半个月没见面了。半个月对于一对分开的恋人来说,真的是好漫长……

慧霞的到来,一下子让下厨这种事情,变得情调而温馨。时而,我将她拥入怀,从背后环抱着她,让她在我的怀里切菜;时而,她在我炒菜的旁边像个严师般,一本正经的点评(实为胡说八道);时而,她又端着一盘子菜,旋转着身体,跳着天鹅湖的芭蕾舞,飘到了桌子旁边……我的慧霞,在婆家被欺负被揉虐的慧霞,在婆家变得极其压抑极其安静的慧霞。

在我这里,像一只放飞的自由的小鸟,那么可爱,那么有生机……看着她欢快的身影,我看得如痴如醉……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