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杨庭的小说 作者杨庭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笨笨女友瑛庭(我的女友:瑛庭) 笨笨女友瑛庭(我的女友:瑛庭)

    话说我与女友第一次见面时,她看起来就像是乡村来的小姑娘:头发盘着马尾,上端绑个白色蝴蝶结,活脱脱就像个小女孩似的,一点大学生应该有的花俏妆扮都没有,可是很可爱、很天然呆,会让人想好好照顾的那一型。听她讲起以前有男生或阿北跟她搭讪时,还以为她才国小或国中毕业而已,可能她胸部属于小巧可爱型的32(胸围)C(罩杯)吧!(女友身高160,体重43公斤左右)

    杨庭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笨笨女友瑛庭(我的女友:瑛庭)》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笨笨女友瑛庭(我的女友:瑛庭)》,是作者杨庭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话说我与女友第一次见面时,她看起来就像是乡村来的小姑娘:头发盘着马尾,上端绑个白色蝴蝶结,活脱脱就像个小女孩似的,一点大学生应该有的花俏妆扮都没有,可是很可爱、很天然呆,会让人想好好照顾的那一型。听她讲起以前有男生或阿北跟她搭讪时,还以为她才国小或国中毕业而已,可能她胸部属于小巧可爱型的32(胸围)C(罩杯)吧!(女友身高160,体重43公斤左右)

《笨笨女友瑛庭(我的女友:瑛庭)》 瑛庭回忆录——李教官篇 免费试读

***********************************

晓慧:运动神经差,稍嫌自卑,不像瑛庭般活泼开朗的天然呆,但拥有努力不邂的拚劲!热心助人的三次元捡垃圾女孩。邋遢女孩二号,是瑛庭最好朋友。因为是两个笨蛋……其实胸部比瑛庭大些……C cup 162cm其实瑛庭才B+……

道妍:狐狸般的娇艳,长腿女孩。有勾魂般的眼神。D cup 172cm

世静:成熟气质,邻家女孩。笑起来很甜,个性成熟稳重。C cup 165cm

娜英:冰山美人,不苟言笑,却常常一语道破。平时并不常笑的唇,微微勾起。刹那风华,一笑倾城。同样拥有一双长腿。E cup 168cm

***********************************

高中的我,并不漂亮,皮肤被太阳晒得黝黑。头发绑着蝴蝶结发带。吊着马尾走路时候甩啊甩。

话说到高一那年,一次的军训护理课程,代课教官是一位李姓教官。在课堂上讲解女性生理构造与生理期时,不小心摔倒压到后面做为示范模特儿的我。让我和李教官都纷纷受了伤。李教官说着伤到腰了,要女同学们自习;而我则是脚踝扭伤。于是4位女同学就和力搀扶着我跟李教官进了保健室给护士阿姨擦药。女同学:晓慧、道妍、世静、娜英

但其实,护士阿姨刚好不在,乡下地方其实教师的人力都已经不足了,何况护士呢。

‘同学,谢谢你们。接下来我们自己来就好。教官还是可以走路的……阿!’李教官腰一个闪到。

‘没关系啦~老师和瑛庭都受伤了。我们可以帮忙阿。’晓慧热心关切的眼神。

‘嗯……李教官。晓慧说得没错。不然等等教官您又伤到腰怎办?我们可以帮忙就帮忙呀~’世静劝说着。道妍与娜英纷纷附和。

‘谢谢你们~’我敲感动的~>////<、

现在想想可能是因为帅哥教官吧。

‘那你们帮我们拿酸痛贴布和药膏就好。瑛庭脚扭到了要推点药。’开始分派指令。

一阵翻箱倒柜后,就是找不到酸痛贴布。

‘找不到吗?’教官询问眼前四个小妞,身材各有魅力‘现在小孩吃什么长大的?’暗自赞叹着。‘阿……不然,娜英,你和晓慧两个人出去买一下贴布。说李教官说的就好,记得写一下外出单。知道吗?’……‘那……世静和道妍回去告诉大家开始自习。世静,记得管管秩序。’世静是班长,于是她们两只好悻悻然回去自习了。

‘瑛庭,你哪里扭到了?右脚还是左脚?’

‘左脚。’李教官顾不得腰疼单膝跪了下去,拿了去瘀血的药膏,褪下我的运动鞋与袜子,帮我敷药。

‘这药一边敷药一边推,瘀血才会散开,你看看你。被我弄伤了,教官很对不起你啊。’教官一手捧着我的脚掌,一手揉着我的脚踝。让我一直很敏感很害羞。

‘没有没有啦。教官你不是故意的。教官您的腰还在痛,不要蹲着啦~’我脸颊瞬间发烫了,不知有没有被看出来。

‘没事没事。现在好点了,等等娜英她们拿贴布回来了贴一贴就好。’李教官一边揉着我的脚踝,一边说着。

第一次被男性抚摸脚丫,真的很敏感,也害怕“咖咖”会有味道……。我越想越手足无措了。怎办~>////<

李教官的一双大手,沿着我的脚踝,慢慢往上推,推到小腿肚,长着硬茧般粗糙的手掌溜上了我的大腿。‘啊!啊啊…那个…’‘啊?什么事?’教官吓到一双大手放开了我的大腿。

突然有种失落感…就像国三暑假那年一样。该不会教官也想跟我玩“那个”游戏吧?可是哥说不行耶?⊙////⊙

‘教官~你的伤呢?还好吗?我看看?教官你赶快坐下。’惊慌失措的我便从一张病床跳跳跳着坐在李教官的病床身旁。

‘教官~我帮你看看~你衣服掀起来一下。’脸上的潮红还没退去。

‘这……好吧。你帮我看看。’……教官起身趴上了病床。

因为坐着不好转身,于是我和教官说‘教官~我跨坐在您后腿上好吗?这样比较好帮你按摩。’教官愣了一下‘好啊。那小心你的脚踝喔。别碰疼了。’‘好的~’我小心翼翼的撩起裙摆,因为当天是穿制服,因此有裙子。只隔着内裤和教官的裤子就这样跨坐在成熟男性的两条大腿两旁。然后将教官衣服掀起,没看到哪里扭伤,也许扭伤腰本来就没什么外伤了,于是双手就在教官的腰部揉揉。慢慢的,揉得兴起就开始按摩其他地方。

‘啊。啊。谢谢你。舒服多了。’……李教官舒服地说着。

过了一会儿。

‘瑛庭,你很会按摩啊。手劲儿很有力呢!我都快被你按到睡着了,看来不用贴贴布了。有学过吗?’

‘没有呀。就常常在家也是这样帮我老爸按摩。我老爸是办桌的,中餐厨师。常常会腰酸肩膀疼的,都要我帮他这样子按。所以力道就慢慢练出来罗!’我已忘记刚刚的害羞,开心地机哩呱拉讲了一堆。

‘好了~好了。差不多了。啊~离下课还有一段时间,瑛庭,你教我怎么按摩好吗?’

‘真的吗?我其实不太会按摩。半路出家啦~’>////<

‘哪会。很棒了好吗!!我转正面,你一样帮我按看看,正面我才看得到。’

‘喔~好啊。那我就试看看罗?’就这样……被哄得一楞一楞的答应了。

我微微抬起臀部,让李教官方便翻身转成正面。教官的身材真的很壮硕,虽然已然40岁,但感觉像我爸一样强壮。可能……我有点恋父情结吧!还好我的力气其实是很大的,我给我爸按摩时都还是会叫痛呢。看来我使出浑身解数才能使李教官哀哀叫了!我都已经忘了自己的脚扭伤了。

‘阿~舒服。再用力点。胸部这里好久没被按到了。瑛庭呀~你真厉害。以后哪个男人娶到瑛庭那可幸福了呢~’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教官开始呻吟,我也被李教官吹捧到开心不已。虽然身体压在教官身上,只隔着两条内裤和一条卡基裤子摩擦来摩擦去的。但早期对性观念不是很成熟的我,却也不是怎么地在意。毕竟……

‘哪有呀~讨厌!’‘啪!’‘啊!痛!’其实我不是多漂亮的女孩儿,所以一时被夸的欣喜不已。但在当时乡下地方,漂亮女生也不多见,就刚刚那四个好朋友而已。我也就算是比较瘦高的女生了,虽然也才160公分左右。嗯…我的身高从国小后就再也没有增高了。我重重拍了李教官的胸口一下。

‘很痛耶~瑛庭!你都不知道自己力道多大?’教官吃痛的说。

‘啊!?对不起啦…我不速故意的。’因为打痛了教官…觉得自己很不应该,我本来就是个“宽以待人,严以待己”为目标的人,至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想法?我也不知道。这样会很做作吗?

‘不管,你讲话还漏风?哈哈,我要惩罚你。’可恶李教官一边笑我讲话漏风一边哈我痒!

‘过分!李教官你怎么可以…啊啊!不要!呵呵呵呵哈哈哈~~笑……阿~不要了……笑我辣!’李教官双手齐下拼命的在我腰间与腋下呵痒。

‘嘘……不要太大声。等等吵到别人上课。’右手举起在我笑开怀的嘴上按着。

‘呜……口速教官尼……不……要再……弄……我怕……痒痒痒……呜嗯~’突然走廊上有学校同学经过。见状,我赶紧摀住嘴巴。但教官的手还是不停的在我上半身与腰间不停的呵痒!

‘嘘……小声些。瑛庭你太皮了……应该要接受些处罚才行。’语毕。教官左手持续对我腰间搔痒,弄得我‘呜呜嗯嗯’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另一只手伸进我的夏季制服里,在我的32C(B+而已)乳房边缘抚摸着!

‘啊!?教官…你怎么可以伸进去……嗯不…啊~哈!不要~痒啦……你手好冰…哈哈哈啊~等等等……一下……腋下不行~~痒!停一下~求你……好痒……不要了……呜呜呜呜……嗯……’我小小声地求饶,但却阻止不了左手也跟着进来呵我的痒……

‘不行唷!现在虽然倡导不能体罚!不过~搔痒不算体罚吧?坚持五分钟~’教官用训兵的口吻说道。但另一方面却开始左右开弓,右手早已抚摸道我的乳房,时不时地划过我粉色乳头。

过一会儿,‘呜啊!教官你的手!在干嘛!?’随即一把抓下我左边的小小运动胸罩。教官粗糙的手掌就这样直接贴在我的嫩乳上,五指成爪,将我的小奶子揉捏着变形,‘啊…好痒…可以不…要了吗?’‘什么?还要吗?’而后两指一捏,因快感而勃起的乳头,就这样被夹在李教官食指和拇指两指之中!

乡下地方的女孩,很晚才开始穿有钢圈的胸罩。

‘啊啊啊啊~!不可以捏那里!不要……会敏感辣!’这一夹一捏!从敏感的乳头传来的快感!瞬间让我将整个胸口夹紧,好似有一道电流从背脊迅速地传到尾椎!再从尾椎直捣下身经泛滥的蜜穴!

‘嗯……痒~好痒…身体感觉好…奇怪…不要了~啊~不要……不要……不要…李教~官~嗯……啊……啊……嗯嗯嗯……要……要…停停停!要尿出来了!快停啦~~啊!’教官好似完全没听到般,一直玩捏着我敏感的乳头。

‘噗滋……’喷水声……这是我第一次漏尿。

“呵呵呵呵呵……”随着乳头传来的刺激,我人生第一次朝吹了。满脸潮红地气喘吁吁。

‘啊…尿…尿尿出来了!怎办?’国三暑假那次就算一样的舒服,也没曾漏过尿呀?当下随即感到一阵的丢脸。

‘呜……’顾不了别的,只有委屈地一直哭了。

‘啊!对不起…瑛庭。教官玩得太超过了。’教官抬着脖子,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湿答答的跨下发楞。一边道歉。

‘捏个乳头就可以潮吹?这小妮子比想象中敏感!’教官心想。

‘啊?教官…你的裤子被我弄脏了!怎么办?’我的尿水流上了教官的裤子,一时间觉得是自己的错了。一抽一噎的说着。

‘噢!?这个?没关系啦!倒是瑛庭你这样不行!’说话中,李教官双手一撑,坐起在病床上;再伸出手往我的制服裙下摆前进。

‘教官你干嘛?’我伸出双手试图阻挡李教官的进攻。

‘喔。你内裤湿啦~我帮你脱下来洗。穿着湿内裤对小妹妹不好喔!’语毕。仍然强硬着不顾我的阻挡伸了进去。

‘啊~等等…那个脏掉了。不要脱…好嘛?’我哀求着。可还是拉着我的腰间小内裤的裤头,拉了下去。

‘屁股抬起来,要帮你脱了。’没办法。只好这样,我两手死命压着制服裙摆,不想让李教官看到我湿答答的私密处。

‘啊…来~一只脚伸起来。’于是我右腿抬起,脱了一条腿后,换了另一条腿。虽然高中时的我皮肤晒成咖啡色,但裙子下的腿却依然白皙。只有脸蛋稍黑而已。

‘嗯,好,乖。接下来我帮你擦擦,都湿成这样了!呵呵~’李教官不怀好的笑,而我却傻傻的没多想什么。教官将内裤塞进被单下,然后伸手往病床旁柜子上的卫生纸抽了几张。

‘啊?不要再说了~我偷尿尿的事情,教官不可以说出去喔!?知道吗?’当下只急着要灭口。噢不是,是求教官帮我隐瞒偷尿尿的事情。却没想要挡下再次伸过来的双手。反正无论怎么挡,也挡不住吧。当下就是这样想的。不过我还是害羞的压着裙摆,不想让教官看到我的小妹妹。

‘啧!手拿开!这样我没办法帮你擦!’突然严肃的话语,让我愣住,双手也乖乖举起。

‘跟你说。你这是潮吹。不是尿尿喔!?不用害羞!是正常反应。知道吗?潮吹就是女生高潮的时候,会有的反应。刚好,现在帮你上上健康教育。’一边讲,左手将我的制服裙拉起,右手伸了进去。

‘屁股抬起来一些。’‘嗯…’我乖乖抬起了屁屁。

‘啊嗯~!嗯~’李教官右手一伸,隔着卫生纸,碰上了我的私密处了。我也相应着呻吟声回应。

‘嗯…是吗?教官?这…感觉…好怪。可是…我有过类…嗯…似的…嗯嗯港觉…教官…你是在擦我…的那个?还…是在…乱摸…呀啊……’我开始语无伦次。李教官前前后后一直地来回擦着我早已泛滥成灾的小穴。

‘喔?噢~是啊!是在插…擦…瑛庭你刚刚说?类似的?’李教官觉得事情不单纯。可教官的手也更不单纯了,左手也偷偷地伸进了我的裙下,但不是摸我,而是将我往后推些。‘唰…’一个拉链的声音。又将我的腰向前拉。

‘那个…嗯啊~就是我堂…哥…嗯啊…教官!要不要让我把话说完啦?’李教官右手一直来来回回摩娑着我的外阴道,刺激着小豆豆。敏感的阴蒂害我说话断断续续的。

‘就是国三暑假呀!我堂哥来我们家玩,爸妈都去餐厅工作了。哥无聊说想玩游戏,输了脱一件。然后哥就拿出叠叠乐啦。抽积木那个。我实在对那个没辙,玩了一阵子就被堂哥脱光了。

只是,都是家人,而且夏天又热死人了!这样刚好凉快罗。

后来堂弟也出现了,三个人轮流抽。但我们三人都几乎脱光光了,堂哥(阿纬)脱的只剩一条内裤,堂弟(小健)则是甩着小鸡鸡蹦蹦跳跳。所以堂哥说要接下来输的要被摸身体。原本很抗拒一直说不要的呀!妈妈说不可以给别人摸身体的。可是堂哥说,如果给摸了,就买我想要的娃娃给我。于是我就答应啦。然后被摸了,觉得很舒服。就像刚刚教官你摸我这样。也觉得很舒服。结束!

其实我隐瞒了些,因为太害羞了。

‘蛤?没了?那是不是后来这样?’我专注于讲话,一直没发现教官在我的裙下做了些什么,只觉得痒痒的麻麻的。

‘啊~耶?那是什么?硬硬的东西?’我伸出右手往自己裙下找那个呀在我外阴唇缝穴口摩擦的东西!

‘啊!?是那个?教官你也想玩游戏?’我狐疑的歪了头。

别问了。那年的乡下,健康教育都拿来拚别的科目了。就算有教到身体构造的私密话题也常常草草带过。于是我真的不知道。

看第一章就知道了,我甚至以为男生的鸡鸡平常会缩进肚子里咧!要用时再跑出来!

‘嗯。是啊?教官也想玩“那个”游戏呢!’原来李教官早已拉下自己的卡基色拉链,掏出了硬挺挺好久的肉棒。趁着我专注说话的同时,一直慢慢地来回摩擦我没有内裤包覆的外阴唇。

‘真的吗?可是…哥说不能让别人对我这样耶!?只有他可以。’我身体渐渐热了起来,肉棒毫无保留地贴在敏感处,这种感觉好美!好舒服。但却还是有点怕怕的。

‘不会啦!那是哥想独占罗~你想,他给你买东西才可以摸你吧?如果别人没给你东西,就摸你不就亏大了?’‘那教官也给你买?好不?’说着,李教官仍然微微晃动着臀部,用他坚硬又炙热的肉棒,摩娑着我又开始湿答答的阴道与敏感的阴蒂。

‘嗯…真的?可…以吗…嗯…哼~~好舒…服…教官~~你好厉害……嗯……别……太敏感了……啊~~不要摇~~呜~噢噢噢……’利诱的可口,敏感的刺激。李教官在我裙下的一双大手,分别抓住我的骨盆,开始快速地前后摇晃!

‘好好好……我答…应…就是…了……啦~啊~~停~’我快受不了了…赶紧求饶。

‘那,我要进去罗?’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做爱,甚至以为亲吻就会有了孩子。因此一直拒绝亲吻。←这是真的。却早已尝遍了性爱的美好。

李教官挪了挪屁股‘瑛庭,屁股再抬起来一会儿。’‘噢…好~嗯哼…’我慢慢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微微颤抖抬起我的屁屁。

‘噗滋……’李教官那根长18公分的肉棒,好似一条巨蟒,慢慢地朝密穴洞口插入。我感受我的小阴唇先将教官的龟头缓缓地吞没,然后是整条炙热的阴茎,毫无保留的,被我的敏感肉穴吞了进去,直没入底。

‘嗯啊~~啊啊啊啊~~好胀!太…长了!太长了…嗯~好…难受~’感受那长度跟硬度似乎与我堂哥不相上下,甚至可以说更粗,头头更大!

“叩叩…”“喂~瑛庭~~我们回来罗!”门外传来敲门声!是晓慧那个笨蛋朋友和娜英!她们买贴布回来了。

虽然,我不懂性事。但至少知道这样很害羞!

‘叫叫叫…教官!怎么办!她们回来了’我吓得蚊子声般地问教官,不知该怎办,愣在当场。

‘糟糕!’教官也吓坏了,毕竟如果被发现了,就准备失业或是入监服刑。

“咯吱…”保健室的门随即被打开了!现在只剩下一帘布帘挡着教官与我。

‘不要动!拿被子来盖着。假装帮我按摩腰部!’李教官权宜之计。可也是舍不得肉棒抽出我的密穴包覆吧。

‘嗯。知道了。教官也别乱动喔!’我也正在刚被插入的高潮中不能自己。马上拿了身旁的被子来围住,遮住我与教官身体连接的私密处。

‘喔~你们回来啦?怎么这么久?嗯~还是有点不舒服。’李教官躺在病床上假意呻吟着。

娜英与晓慧掀开布帘走上前,来到李教官病床左手边。

‘那个呀?我们去吃…呜呜呜嗯…’‘我们回去教室拿脚踏车钥匙啦?骑脚踏车比较快。’娜英及时摀住了笨蛋慧的嘴巴。后来才知道她们其实是偷溜去吃冰了,才拖得这么晚。

‘那教官还好吗?你们在干嘛呀?’娜英问着。

‘看也知道是教官腰闪到,瑛庭在帮他按摩呀!’晓慧自以为是的替我们解答。

‘啊~对啊!我看教官好像真的不太舒服。所以在帮他按摩!我手法很不错的!’我一抹红霞般的脸一边说着谎。

‘啊~一定很累,庭庭你都流汗了!啊?你脸好烫?头也好烫!手也是!?有没有事啊?生病了?发烧了?’晓慧抽了抽刚刚旁边的卫生纸替我擦汗。却发现了香汗淋漓的我,伴随着满脸的潮红,和滚烫的身躯。

‘喔~这…没事啦!就是你说得那样罗~按摩到流汗而已!’我阴道紧缩了一下,因为紧张。‘噢!’李教官舒服地叫了一声!

‘怎么了?’她俩异口同声。

‘快贴贴布呀~教官你不是还在痛吗?晓慧,你帮他贴。’娜英指使着。

糟糕糟糕!不行拉被子。

‘啊!那个…被子不要掀开~’‘啊!被子不要拉~’我跟李教官慌张地异口同声。

说时迟那时快!笨蛋慧根本来不及反应到大脑。一个箭步,右手突进,一把抓住薄薄的被子“哗”,给掀了起来!

‘嗯?怎么了?’笨蛋慧抬头询问。

‘啊……没事。’李教官头愣愣地看着我们的下身处。原来还有我的制服裙子盖着。所以什么也没看见。

‘啊~瑛庭~你还不起来干嘛?我要帮教官擦药了。你这样臭脚挡住,我怎么擦?’靠!笨蛋慧推着我的腿说着!

‘嗯啊!’我紧张得又夹紧了腿,与收缩阴道内壁。‘唔…’里教官也强忍着肉棒被夹紧的舒爽。

这时娜英说话了‘笨蛋慧!不要乱推,就是要边按摩边贴贴布才有效果。你懂什么?’真的有这道理?我也不知道。可是在晓慧耳中,嗯。不疑有他。

‘我…我还是起来好了。没关系。’我想说,努力遮着,有裙子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不行!’这次居然是李教官跟娜英异口同声。转念想!也对!我一起身,李教官的肉棒就从我的阴道跑出来见人了!他们面面相觑,只是一个看起来很舒服,一个紧张的表情。

‘晓慧,你就贴你的。瑛庭你就继续按摩吧!弄完我跟晓慧先回去!’娜英这样说着。

‘为什么?干嘛不一起回去?’笨蛋慧又发作了。

‘怎么这么多为什么,快贴!还有一节课。’娜英很少发威的。

‘噢…好…’晓慧悻悻然回答。

我将身体向前趴,双手压着李教官胸口,慢慢地按摩着。

‘唔嗯…不要动。’我小声地对教官说。

教官却偷偷开始上下挺动阴茎,进进出出我的肉穴。

‘蛤?叫我不动?’耳力很好嘛…今天才知道。可恶的晓慧。Q~Q、

‘喔~不是你!是教官乱动我没办法好好按摩辣!嗯啊~啊~~’教官突然重重地往上顶,害我叫了一声,在制服裙下却看不太出来。

‘没办法呀!会痛嘛~还不是瑛庭你害的!’李教官狡狯地说。

‘你看~教官都说了!你还怪教官?=口=+’晓慧不以为然地说。

‘晓慧你…啊~嗯~婀~~~不…不要动…婀婀婀ㄜ…婀婀婀婀婀婀…’教官又故意乱动了!

剧烈的抽插下,使我的屁股一下小小的腾空,落下时重重地压在李教官毛毛的大腿上,下体间连接着一根18公分长的肉棒。夹紧的阴道壁,怀疑的目光里,好友的视奸,使我瞬间达到高潮,却只能硬撑着发出“ㄜ…”的气音。眼神眯眯着,感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啊~好痛啊~轻点~瑛庭~’教官把病床弄得“嘎唧嘎唧…”作响。还装作疼痛。

‘好了好了。晓慧。我们先回去吧。’不知为何,娜英满脸通红地说着。

‘嗯?好吧!那你们好好休息。瑛庭~你咖咖也扭到了~等等自己贴喔~我可不想帮你~你脚臭~’晓慧白目地捏着鼻子说。

‘什么!?哪有…脚…嗯嗯嗯…臭…’下体的舒嘛,只能勉勉强强挤出几个字。

“啪”‘啊!痛!干嘛啦!?’娜英狠狠拍了她的头。

‘走啦!那教官,我们回去上课了喔?’娜英脸色绯红地。

‘嗯…你们要走啦?好~我已经要世静她们回去要同学自习了。’教官稍稍停下腰部的动作说道。

‘嗯~教官掰。瑛庭掰。’娜英挥手往外走去。‘教官掰。瑛庭掰。瑛庭不要装病啦~啊啊啊~痛啦~娜娜~拉我头发干嘛~’笨蛋慧又…耍白目。被娜英拖出去了。

‘她们出去了耶?我们继续?’李教官嘴角上扬,偷笑我刚才的羞耻行为。

‘我不要了!给我起来~’我生气到眼角含泪!抬起屁屁想要脱离肉棒的紧箍,下来病床。

‘ㄟ嘿!’李教官仗着力量优势,双手咻地向前抓住我的骨盆,不让我起身,再度往下压!

‘嗯啊~!不要~!’我两只手分别抓住教官的大手,想制止下体继续抽插的动作,却档不住教官的力气,与快感的侵蚀。

‘喝喝喝喝喝…好紧…你的阴道夹得我快受不了了!喔~喝喝喝喝喝……舒服吗?庭庭?’李教官发狂似的用肉棒撞击我的阴唇,上下抽插着。

‘噢噢噢噢噢…噢…不要……停…啦…嗯嗯嗯啊啊啊啊……好胀啊~教…官你鸡鸡更…大…更硬了…嗯…好舒…服……’我放开声音歇斯底里地呻吟着。

‘嗯…啊啊啊啊~~啊~~我想尿尿了……停…停停下来…嗯啊!噢…’蜜壶里似乎有大量的淫水,即将喷发出来。

‘喝喝喝喝喝…把裙子拉起来~我要看看庭庭你尿尿的样子!’教官杀红眼的说着。

‘嗯…好…噢…嗯啊嗯~嗯嗯嗯……’我听话的勉强控制自己因快感而颤抖不已的双手,慢慢将制服裙撩起。现下我整个下体,连同稀稀疏疏的阴毛,插着肉棒的阴唇,通通映入李教官的眼里。

‘噢?庭庭?你还没有长毛吗?淫水流的好多呀~’教官边抽插着我的肉穴边问我。

‘啊嗯…啊……有…有啊…嗯啊嗯嗯嗯嗯嗯……一点…点…而已…’快感一波波袭来,我渐渐地失去了意识,胡乱答应着。

‘呜喔喔喔喔喔……啊~教官你干嘛?’教官腾出一只手,开始解我的制服钮扣,探了进去,开始揉捏我的胸部。乳球上感受着教官粗糙的大手,如同刚刚被教官搔痒时趁机偷捏的感受一样。舒麻感顿时流窜全身,直至脚趾。

‘啊唔~不要捏~太…麻…了…嗯哼…啊~停下……拜托……’麻痒的感觉越来越大,脚趾也紧紧内缩。淫荡的呻吟,伴随着两条肉体间的拍打“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我与教官完全沉浸在官能的欲望中摆动身躯。

‘等等…嗯…那里不可以!唔~别捏…头头…嗯…太刺…激了…嗯啊~不行了!要尿…真的……这次是…真…的要尿出来辣啊啊~唔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我马上抬起臀部,双手向后撑着病床。蜜穴离开了教官的肉棒,却迎向了教官的脸。“噗滋滋滋滋……噗~噗噗…滋…………”我又再度漏尿了还喷了教官满脸。两条蜜大腿不停地抖动,私密处的舒麻让我全身无力。

‘嗯嗯………’我虚脱无力的趴上了教官的胸口。微微呻吟。

‘哇!庭庭你喷的我满身满脸!’李教官惊讶的说。

‘呜哇~~我又尿尿了!呜呜呜……’那时还不知道这只是潮吹。跟尿不同,只是觉得很丢脸。马上就羞愧地哭了出来。

‘啊!不是啦~这不是尿喔!教官没有怪你。放心。’教官挺起宽阔的身体坐起,双手将我抱进怀里,拍拍我的背安慰着,并抽了张卫生纸给我。

‘真的吗?不要骗我喔!’我轻轻推开教官,接过卫生纸,擦了擦眼泪。

‘真的~这是舒服才有的表现而已!这是护理常识喔~!不信,我在帮你弄一次?’语刚说完。‘什么啊?啊~’“噗滋…”教官趁我擦眼泪的同时,往我的阴唇插入了两根手指。中指跟无名指。接着剧烈且快速地抽插,在我的阴道里翻搅着!

‘嗯…嗯…啊…不……不要……不可以……用手……快拔出来……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又要尿尿了…我要尿尿…停…停停停停停下来…嗯啊!噢…’位于阴道口上面一点点的地方,我感受着李教官粗糙的两根手指在我的阴道里,一直一直往我的小腹方向抠着。这种感受又比捏头头和刚刚肉棒的抽插喷出的快感又有一点点不同。因为手指抽插的频率是肉棒抽插的两三倍速度,抠的地方又是敏感的G点(长大后才知道),我知道我又要漏尿了…。

‘呜啊~~’“噗滋……噗噗噗噗…滋…噗噗噗噗噗…”喷溅淫水声与阴道收缩发出的空气声,让整个保健室里充满着淫糜的气味。自然…病床上与教官身上也都湿答答的了。我渐渐地失去了意识,衣衫不整的制服,裸露在外的乳房,又贴在教官的身上。

‘瑛庭?庭庭?没力了?还好吗?那,我插入罗?我还没出来呢?’教官挪了挪我纤细的身躯,扶着肉棒,在我的小妹妹上先摩呀~摩擦着。然后插入。

‘嗯…什么?’头很晕。‘唔…还要玩?嗯嗯嗯……’感受着肉棒摩擦小豆豆的舒麻。‘嗯嗯嗯啊…又进…来…了…好胀…噢~好胀……唔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教官的肉棒仍然坚挺着插入了我的阴唇,卖力的前后摆动粗腰,我与教官互相拥抱着,感受彼此的温度,继续玩着禁忌的游戏。

‘教官…停…啊啊啊啊……真的不…行了…停下…拜托…拜托…受不了了!快坏了……’我激烈哀求着,教官也愈发激烈的操着我的肉穴。

‘庭…我…也要射了…你说…你堂哥射哪?喝喝喝喝…’李教官快到临界点。

‘嗯嗯嗯…里…里面…哥…就直接在…嗯嗯嗯……里面尿尿……’

“啪啪啪啪啪啪…”之声不绝于耳。

‘喝…真的!?那我也在里面!喝喝喝喝…啊!’李教官激烈的抽插下,高潮前的最后冲刺,白浊的精液直接灌进了我的阴道内!

‘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迎来的第四度高潮,加上精液的喷溅,使我全身痉挛,昏了过去。

“答答答答答…”泛黄的尿水止不住地滴落在地板上…一部分白稠精液混杂尿水则沿着我的大腿滑下。

***********************************

‘瑛庭…瑛庭…喂~起来罗~大家都要回家了。’‘唔…?什么?’耳边传来晓慧关心的叫唤。但我很疲惫,刚刚跟李教官玩了和堂哥一样的游戏。实在起不来,眼皮很重。

‘咦!?等等…我会不会被看光光了?啊!?怎么办?完蛋了…’我两眼瞪大。一想到刚刚发生的事,神智顿时清醒不少。

‘吼~叫你好久都不理我。你在不走我们就先回去罗?’晓慧正在抱怨着,我的头还有点晕。伸手摸了摸脑袋晃呀晃。

‘你还好吧?怎么感觉好像很累?是不是生病了?’世静满脸写满了担心的说。

‘瑛庭,快起来吧~我们要回家了~’道妍催促着。

‘这…我发生什么事了吗?教官呢?’这时我才看清楚,我身上的衣着都穿得好好的,身上盖着被子。

‘教官刚刚回来说你好像感冒不舒服了。所以放你一个人在保健室休息。要我们下课后再来叫醒你,带你回家。知道吗?’娜英如同以往,不苟言笑的朋友。

‘黑啊!快起来吧!要回家了。难道头还痛着?’晓慧伸手摸着我的额头。

‘难道刚刚发生的事,都是我在作梦?’我思索着。

‘嗯。好啦~我起来了。晓慧~我~没~事~走吧~回家!’我爬起身体,准备下床。

‘嗯!?奇怪?下体怎么凉飕飕的!?内裤呢!?’我吓了一跳,我内裤就这样不见了!?

‘这不是梦?被李教官带走了?啊啊啊~怎办?’原来刚刚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梦,而是真实存在。

‘你怎么了?’世静看着发楞的我问着。

‘喔~没事~我们走吧?谢谢你们来叫我~’回家的路上,我只好努力压着制服校裙,不让光溜溜的下体走光见客。

※※※※※※※※※※※※※※※※※※※※※※※※※※※※※※※※※※※

李教官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