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一之麻 一之麻小说

2020-05-29   编辑:红人館
  • 色气妈妈诱惑初中生儿子 色气妈妈诱惑初中生儿子

    妈妈坐在桌旁,穿着单薄而紧致的短裙和被淡淡汗液浸湿而显得透明的无袖衫,乌黑的头发随意地披散着,赤裸的双足有些俏皮地微微摇摆。或许是察觉到了我这个儿子贼贼的眼神,妈妈轻轻地坏笑起来,双腿摇摆的幅度似乎有些加大,短裙内部的神秘地带若隐若现。我看的有些呆滞,一滴口水从嘴角滴落才突然惊醒,赶紧脸红地低下头,装作写作业的样子,但不一会眼神又不自觉的瞟向对面,这一瞟,眼光顿时被深深拉住。

    一之麻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色气妈妈诱惑初中生儿子》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色气妈妈诱惑初中生儿子》,是作者一之麻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妈妈坐在桌旁,穿着单薄而紧致的短裙和被淡淡汗液浸湿而显得透明的无袖衫,乌黑的头发随意地披散着,赤裸的双足有些俏皮地微微摇摆。或许是察觉到了我这个儿子贼贼的眼神,妈妈轻轻地坏笑起来,双腿摇摆的幅度似乎有些加大,短裙内部的神秘地带若隐若现。我看的有些呆滞,一滴口水从嘴角滴落才突然惊醒,赶紧脸红地低下头,装作写作业的样子,但不一会眼神又不自觉的瞟向对面,这一瞟,眼光顿时被深深拉住。

《色气妈妈诱惑初中生儿子》 第一章:妈妈大学时的回忆 免费试读

十七年前,XX大学,校庆日的傍晚。

安然站在学生会室门外,心里有些紧张,迟迟没有动弹,导致一位女学生拉开门跑出时和她撞了个满怀。

「哎呀,谁这么……哈哈原来是安学姐,怎么不进去啊」女生本想抱怨,可见到是平日关系极好的前辈,立马一转笑颜,顺势将其抱住了。

「我这不正要进去呢」安然笑着推开自己的后辈。

「学姐今天真漂亮,难不成要去见什么人吗」女生笑嘻嘻地看着她。

安然今天画了淡妆,脸庞显得十分柔美,脑后几缕青丝盘起,其余从后颈垂下,配上身上一袭黄色花边连衣裙,别有几分典雅韵味。但胸前抱着的一沓文件又彰显着其学生会书记的身份,多了几分认真能干的模样。

「学姐我平时就不能穿好看些吗」安然弹了下女生的脑门「里面还有没有人?」

「没,其他前辈都参加校庆去了,我只是来拿个东西嘻嘻」

「那你去吧,我还有些工作要做」

「学姐还真是认真呢」女生又寒暄了几句,随后小跑着离开了。

「再复习一遍吧」女生走远后,安然拿出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着一排近期浏览记录:

「如何撩到钢铁直男」

「如何向钢铁直男告白」

「直男眼中女生最具诱惑力的几大瞬间」

……

看过一遍后,安然收起手机,深吸口气,走进了门内。傍晚的阳光从对面的几扇玻璃穿进房间,洒在正中央拼起的会议桌上,显得十分静谧祥和。

她看向中央大桌旁边,房间角落里一张不起眼的小桌,笑了起来。

一个男生坐在那里,黑色的T恤和灰色短裤,削瘦的身材,留着比平常男生长不少的头发,专心盯着电脑,几乎和背景融为了一体,以至于刚刚离开的女生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家雀儿,你不去参加校庆吗」安然把文件放在桌上,微笑着向男生问道。

男生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慢慢回过头来,稍露出微笑「书记好。」

安然称呼他的外号听起来有些像女生,但他很是喜欢,因为这总比其他人总叫他的「呆子」要好的多。虽然他也完全不介意就是了。

「我还有些活要干,就不去了。」他继续埋头做起工作。

安然叹了口气,似早已猜到男生会如此回答。她拿了自己的电脑,端来一把椅子,轻轻在男生旁边坐下,和他一起做起了工作。

佳人在侧,难有君子能做到心如止水。听到他按键盘的节奏似乎变得有些慌乱紧张,安然嘴角不禁翘了起来。

「他们把工作都推给你,自己倒去快活,你也不知道拒绝——唉,罢了,你不就是因为如此才被推到这里来的吗」安然为男生道不平。

「哈哈……没关系,我习惯了」男生只是一副淡然的模样。

「也罢,毕竟你这么有才能,是该比其他人多干点活」安然看着自己的电脑,随口说道。

男生的动作不禁顿了顿,脸上有些尴尬「书记真会开玩笑……」他只当安然是在取笑他,毕竟系里和学生会认识的都知道他成绩一般,干活也没啥本事,而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有他这号人存在。

「呵呵,我可没和你开玩笑哦」安然轻笑着说道「你那些论文和博客写得可不一般呢」

男生身体一顿,手指完全停下,十分惊讶地看着安然「什么……什么博客?」

安然笑着看着他,表情玩味「你还装呢」

她将自己的电脑推到男生面前,椅子也拉了过来,香肩和他的身体靠在一起。少女的芳香随着娇柔的触感一起传来,令男生有些脸红,身体僵硬得如雕塑一般。

「喏,你看这些文章,虽然写得好深奥,我一点都看不懂」她将某个知名技术论坛的一个个人主页展示给男生眼前,语气十分天真,似乎并不在意两人身体的接触「但是下面这些留言的人,似乎有很多公司的猎头的样子呢,这应该很厉害吧」

男生僵坐在椅子上,嘴唇微颤,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然看着他的样子,脸上笑意更浓,随后将自己的手掌轻轻放在了男生握住鼠标的手上。他的手指颤抖一下,似想收回,却被温润如玉的触感覆盖住了,一股暖流自手背诞生,扩散到身体各处,有种令人陶醉的舒适。

「要说证据的话」安然抓着男生的手打开他电脑上已经打开无数次的标签,和刚才一模一样的页面展现出来,坐实了男生的「罪证」。

「还有那些论文,项目」安然注视着男生,目光灼灼地说道「张燕雀,你到底是燕雀还是鸿鹄呢」

男生脸色异常地复杂,有些慌乱,又有些欣慰,但仍未回答安然的问题。

「真是个木头」安然心里轻轻抱怨了一句。

「不过我有一点很在意呢」她将页面上滑,露出了主页的拥有者昵称,四个粗体大字——「安、然、若、素」。

看到这,男生终于面红耳赤了起来,不敢看向安然的视线。

「家雀儿,你的昵称很有意境呢,为什么起这个名字呢?」安然笑面如花,倾过身子,将嘴唇贴近男生的耳朵,轻声说道「难道说,这是你喜欢的,女生的名字呢?」

男生顿时脸红到了脖子根,慌张地挥着手,嘴里「不……不……」地嘟囔着,却说不出完整的话。

「噗嗤——」安然被男生滑稽的样子逗乐,轻轻伸出手掌,撩起男生从前额和耳边垂下的头发,露出虽通红却仍有几分英俊的样貌,以及虽慌张却异常明亮的眼睛「家雀儿,我有说过你头发剪短后还挺帅气的吗」

「没……没有……」

「那现在有咯」安然露出柔美的笑容。

但这表情却并没有被男生看到,因为他正害羞地转过视线「书记……你,你的,胸口……」

安然低头一看,因为前倾和抬起手臂的姿势,胸前的一片白皙正好从领口处暴露着。于是赶忙脸红着收回身子捂住了胸口。

「原来家雀儿也是好色的男人呢……」安然轻笑着说道。

「不不不我没没……没看见……」男生拼命摆着手,竟还紧闭上双眼,仿佛这样就能证明自己的无辜。

安然轻轻叹了口气,像是恨铁不成钢的失望,又像是下定什么决心的果敢。

她站起身,在男生依然紧闭着双眼时,悄然坐到了和他紧挨着的,同一张椅子的空余部分。柔软的触感突然贴上大腿和臀部,让男生惊得顿时睁开了双眼,下意识就要站起身,将椅子让给安然。

可安然却伸手环住了男生的腰部,将他按在了椅子上。温香软玉紧贴着身体,极为舒适的触感让他瞬间气血上涌,头昏脑涨。

「书记你……我……」依然是挤不出完整的句子,应该说这下连意思都表达不出了。

「家雀儿你喜欢我是吗」安然收起了笑容,注视着男生,眼中似有水波流转。

可惜这些男生都注意不到,只是心脏猛烈地跳动着,飘忽着视线,高举着双手,口中支支吾吾地挤出只言片语「不……不是……」

「那你为什么要在圣诞节、情人节、生日都送来礼物呢」

男生表情有些错愕,嘴张得大大的。

「果然是你,署名和祝福语都没有,害我一顿好找」安然似有些幽怨。

「还有学生会推给我的做不完的活,也是你偷偷做了对不对」

「甚至我喜欢的那只流浪猫,也是你每天在拿猫粮喂的对吗」

听着安然一件件揭开自己的秘密,男生的脸愈发地涨红,心脏仿佛要从胸膛跳出来一样,但高举的双手依然不敢放下,生怕触碰到安然的身体。

「既然你还说不喜欢我的话」安然脸挂上了一抹艳丽的嫣红「难道,难道是想要我做这种事吗?」

安然突然将前面的手伸向男生胯间,抓向他的敏感部位。

「书记!」男生用力攥住了安然的手腕。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钦慕已久的女生会对自己做出这种行动。

「好疼……」安然不禁痛呼一声。

男生猛的松手「对……对不起……呃!」

他随即感到下体被安然轻轻握住,一股奇妙而强烈的热流迸发而出,令他无法思考,拼命将脑袋扭向一边。

「家雀儿,看着我」轻柔的话语中隐藏着不容置疑的命令,男生听话地转过头来,看到了安然近在咫尺的面孔,感受着轻轻拍打在脸上的温热呼吸。

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观察安然的面庞,无比熟悉又有些陌生,因为他从未见过安然此时脸颊绯红,嘴唇微张,眼神幽怨的样子,心中升起一股巨大压迫感,令他喘不过气来。

「书记……为什么……我?」虽然紧张到只能挤出几个字,但安然明白他想表达什么。

「你觉得我是怎么知道你那些小秘密的?」安然自问自答起来「你以为因为自己低调,就没人在背后一直注意着你吗」

「我一直看着你,看着你在角落里写那些文章、看着你去礼品店、看着你拿着猫粮走出宿舍,还有你的字,我也能从做好的文件上认出来」她说到最后,声音已带上了一丝哭腔。

男生听得有些哽咽,内心激动万分,费力地思考着,发觉自己此时最应该做的似乎是伸手将佳人揽入怀中。可二十年来的处世之道让他总是差一丝勇气将手搭在对方的背上。

「看来不证明一下,你是不会相信了」安然见男生还是没有动作,稍显坚决地说道。

「不不,我相……啊!」话未说完,男生已感到安然将手伸进自己的短裤下,握住了因诱人的言语和动作而早已坚挺起的肉棒。顿时脑中一片空白,思维像紧绷的弦被突然拉断,再也想不起要说的话,要做的事。

男生没注意到,安然也正拼命地掩藏着手和身上不住的颤抖,以及声音中剧烈的紧张。

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她又何尝不是呢。现在该怎么办?安然拼命地回想着,思索着,却怎么也想不出答案。

只能……按那个来了吧……

「家雀儿……已经变得这么硬了……看来也在期待着这样的事呢」安然露出笑容,眼角微垂,轻声说道。

男生听到这话,仿佛突然被枪击一般,全身竟像筛糠似的抖了几下。

他如此明显的反应令安然有些吃惊,但也给了她更多的勇气。一不做二不休,按照记忆,下面应该……

男生感到她的手掌开始上下套弄起了自己的肉棒,而她脸上带着红霞的笑容也变得迷离起来。身心上前所未有的强烈刺激仿佛要将他拖入幸福的深渊中。

「家雀儿,自己也会做这种事吧……」

「是不是心里一边想着我,一边刺激着自己的肉棒呢?」

「是不是期盼着……让我来帮你做这样的……或者更多的……色色的事情呢?」

「可以哦……因为你是……对我很重要的人……」

一句句带着无比诱惑的言语如连珠炮般,将男生用二十年光阴筑起的心墙彻底地轰碎,身心沉浸在粉色的暖洋中,再也无法阻挡来自眼前女生的任何窥探和触碰,只能收紧双臂,将其抱在怀中,这才发现她也正紧张地轻轻发抖。

「家雀儿……你喜不喜欢我?」安然的话轻柔地从耳边传进男生脑海。

「喜欢……非常喜欢」男生不假思索地吐露心扉。

「我也是」安然顿时笑靥绽放,有如绚烂的山花「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做我女朋友好吗,安然……」男生今天第一次叫出了女生的名字。

「嗯」安然心中长舒口气,终于……

男生身下突然一阵颤抖,安然感到自己正上下套弄的手下有股股黏黏的热流流下。待其平稳后,她将手缓缓抽出,上面已沾满了片片白浊。

男生涨红着脸说道「对……对不起,弄脏你的手了……」

「没关系,是我自己要做的……再说,这个也并不脏……」安然声音越来越轻,最后细不可闻。

此时早已夜幕降临,从玻璃窗洒进学生会室的皎洁月光中,混杂着数缕缤纷变化着的校庆晚会的灯火,将昏暗的房间衬托得更加静谧。

安然将手抬到面前,伸出一根手指做噤声状,闭上一只眼睛,略显狡黠地说道「刚才的事,要保密哦」

月光将女生的脸颊染得白皙如玉,有一丝圣洁之感,但手上却又沾满着白浊的液体,使其交糅着浓烈的淫靡气息。男生看的有些呆滞,似在怀疑自己是不是一直处于美妙的梦境之中。

「嗯……」他痴痴地回答道。

……

几个月后,校外的宾馆。

男生看着滴落在洁白床单上的点点红梅,神色稍显慌乱,似有些反应不过来。

安然忍着痛意,羞红的脸上显露出一丝幽怨「家雀儿,你觉得吃惊吗?难道你以为我是那种……」

「当然不是!」男生用力摇头,他从来没有担心过安然的贞操,甚至从没考虑过这些问题。

「你这个呆子」安然轻轻将他的脑袋抱进怀里,感受着他变得滚烫的脸颊「一直以来都让我这么主动,弄得我都以为自己是个放荡的女人了」

男生抬起头,一张眼角带着些许泪滴,但依然笑容灿烂的脸庞映入眼帘。

「今晚,你能不能为了我,主动一回呢?」

……

……

三国时有司马懿,韬光养晦几十年,熬死曹家三代君主,最终带领司马氏篡夺江山,一统天下。在韬光晦迹这一点上,张燕雀和司马懿还差的远,以至于连大学的四年都没藏过去,燕雀已然成了鸿鹄。

转眼一年多过去,已到了大学的毕业季。

公寓的房间里,安然坐在床边,将从男生手里抢来的一沓文件看了又看,脸上笑面如花。

「家雀儿,这么多公司的offer,你可真是个大红人啊现在」

「也不算吧……」男生只是憨笑着挠了挠脑袋。

「不过最有分量的应该就是A大学和B企业了吧」安然拿着最上面的两纸文件「家雀儿你是准备出国深造还是现在就去工作呢?我觉得还是留学比较……」

话未说完,男生已拿过A大学的入学通知,将其撕成了两半。

「诶你怎么回事,好好考虑再说啊……」安然被男生突然的行为弄得不知所措。

而男生只是从贴身的衣兜里拿出另一纸文件——一张孕检报告。

「你怀孕了。」男生眼神复杂地说道。

安然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心中不禁无比感动。既然他已经知道,还选择放弃留学的机会,也就是说……

「嫁给我,安然」男生第一次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向她说话。

「嗯」安然含着泪回答。她丝毫不怀疑自己的选择。

男生喜悦地笑了起来,但情绪并未失控,或许他也早就知道了答案。

「孩子的名字……你有想法吗?」安然问道。

男生沉思了一会儿,缓缓说道「我只是一只麻雀,拼尽全力才能勉强飞起。我希望我们的孩子比我优秀的多,可以一早便尽情地翱翔。」

「嗯……那就叫小翔吧」安然笑着说道。

(一只麻雀,嘿嘿)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