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妖娆纪》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harjol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妖娆纪 妖娆纪

    我是一个凉薄的女子,却命中注定与哥哥纠缠不清,我想,我这辈子的命运都应该会与之交织其中。  兄妹文(非亲)慢热,XX大多在后面,没耐心的建议鼠标下滑。

    harjol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现代言情
    立即阅读

《妖娆纪》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妖娆纪》,是作者harjol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是一个凉薄的女子,却命中注定与哥哥纠缠不清,我想,我这辈子的命运都应该会与之交织其中。  兄妹文(非亲)慢热,XX大多在后面,没耐心的建议鼠标下滑。

《妖娆纪》 番外之浴戏 免费试读

我站在镜子前,缓缓褪下我的衣服,注视着镜中那个仅着内衣内裤的我,天生微卷的长发略带妩媚的风情,不禁抚上我的脸,感触的肌肤是至嫩滑顺,双目所及的皮肤的颜色都是白皙晶莹的。

白嫩而细腻的皮肤,开阔而平整的额头、深邃而浑圆的眼睛、高挺而笔直的鼻梁,加上瘦削而显得柔和的脸庞。

我的手再再往下滑过瘦削的肩膀、高耸浑圆的胸部、纤细平整的小腹、修长玲珑的双腿,侧身曲线,呈现出自然S型的纤丽身形。最美的就是我的那一双长腿,大腿瘦削、小腿肚微微凸出,时时展现出迷人的风情。

我几乎都不能相信镜中那个迷人的女人是曾经丑小鸭的我。

我欣赏完后,满意一笑,把内衣内裤也脱下,这下,我丰满的胸部少了束缚,一下子蹦了出来,仿若两只顽皮的小白兔,绯红的顶端更是令人赞叹不已。再往下,双腿间的神秘丛林发出健康的光泽,引人拜访。

可能是在范叔叔家过得很好的,不象以前那样要时刻仅绷着神经,心情也比过去放松了很多,加上吃得有营养,我身量抽长,竟一日比一日落出得好看,特别是近一年来与哥哥的性生活,使我的身材更趋向与完美。

我站在花洒下面淋浴着身体,给全身抹上细腻的泡沫,细细地揉搓着身体的每个部位。

如果两年多前有人会告诉我,我会长成一个回头率很高的美女,我绝对不会相信,但是看着镜中的我,我也不得不感叹在我身上的变化。

这时,水也放好了,我往水里滴入惯用的香精,搅拌一下,缓缓迈入浴缸,调整好姿势躺下,闭上眼发出满足的叹息,全身放松。

我喜欢泡澡,因为那是我最放松、最自在的时刻。以前没有这种习惯,是没条件这么奢侈,但是现在有这种能力了,那就不一样了,当然不会亏待自己。况且,我也没有亏待自己的意思,我一向是及时行乐的。

现在我和哥哥的关系算不算是乱-伦呢?

我和哥哥大概是一年前发生第一次性-关系的,那时我们是很自然地就发生了,没有谁强迫谁。

“啊……”正当我沉醉在想象之中,一双大手悄然抚上我高耸的胸部,把我吓得尖叫出声,连忙睁开眼睛。

不料来人比我反映更快、更迅速,大手马上从我的胸部移开,转而蒙上我的眼睛,同时也吻上我的唇,把我的尖叫声堵在口中。

“呜……呜……”不能视物让我眼前一片黑暗,不由得更加惊慌,拼命想挣脱压在我唇上的热唇。但是来人却更为强势,空余的那手用力拧上我雪峰上的顶端,趁我惊呼时舌头马上捉住机会,深入我的口中挑逗我的小舌头。

“啊……不要……”我拼命想推开他,却被他推如浴缸中,满满的一缸水几乎可以把我整个淹没在缸中,恐惧感马上笼罩着我,我虽然喜欢泡澡,但在黑暗中会让我觉得很恐怖。

即使我拼命挣扎,但他好象能够察觉到我的想法一样,总比我先一步反映过来。从他吻上我开始,他的唇始终没有离开过我的红唇。

我愈加害怕,在水中拼命挣扎,氧气消耗得更加快,很快我就感到我有点缺氧了,挣扎也变得无力起来。男人似乎察觉到了一样,终于放开了一直吻着我的唇,却仍然将我按在水中。

“救命啊……”我脑中想,想开口,但又怕被我呛到。在这时,我宁愿这个男人把我给强-奸了也比把我按在水中淹死好。

这时,男人的热唇有贴上我的红唇,出于本能,我不再反抗,而是伸出雪白的双手圈上男人的脖子,主动地把舌头伸入男人的口腔,挑逗似的缠上他的舌头,在他回应我的时候我有马上逃开,转而划过他的牙齿,挑逗他的牙龈,总之就是不让他有机会与我的小舌头共舞。

男人的呼吸逐渐变得急促起来,揉搓着我的小白兔的大手也增加了力度。我知道我已经成功挑起他的欲望了,于是更加卖力地回吻他,希望他会有片刻的松懈。

事实证明我是成功的,男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终于忍不住了,一把将我从水中拉了起来,双手也转而攻向我的双峰和屁股,用力而又有技巧地揉搓着。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有机会看清楚来人。

“呵……”

看清楚了来人后,我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才有机会放松下来,怎知道一放松,我双腿一软,几乎滑到地板上。

“呵呵……”男人看到我娇软无力的模样,低低地笑出声来,同时也一把将我拉起抱在怀里,我的双峰贴上他浑厚的胸膛,他因笑而震动的胸膛上上下下地摩擦着我敏感的乳尖,痒痒的感觉传来,令我无力的双腿更加虚软。

“小妖精,刚刚你不是很努力的挑逗我的吗,怎么现在软成这样”男人把我抱到马桶上让我坐下,双手重新抚摩上我的身体。

“臭哥哥、坏哥哥、坏蛋,欺负我”我一边锤着他浑厚的胸膛,一边埋怨他,泪水也不受控制地流下来,我抬手去抹眼泪,那眼泪就像跟我作对似的,越抹越多,大颗大颗地忘下掉。

“不哭,不哭,宝贝乖,是哥哥坏,哥哥不应该吓宝贝……”哥哥一边拍着我的背哄我,一边温柔地吻去我掉下的大颗大颗的泪。

哥哥一直是这样,有的时候很温柔,有时又很可恶,但是一直不变的就是他很宠我,在他身上有我一直所奢望的温暖,所以明知他是我名义上的哥哥,我也乐意跟他在一起。

在和哥哥一起后,我才明白飞蛾扑火的涵义。或许飞蛾不是不知道火的危险,但是火的身上有它想要的温暖,所以,即使它明知道火是危险的,还要向它扑去,为的就是火身上的那点温暖。就算是死,也要死在火的怀里,也要自己死而无憾。

在哥哥的安抚下,我渐渐停息了哭泣,但也因为哥哥的吻,气氛也变的暧昧起来。

哥哥一点点地吻去我脸上的泪痕,强悍地侵略入我的红唇,在我温暖的小嘴里探索和撩拨。“哥……哥……”我无力地攀着哥哥宽厚的肩膀,小舌头与他共舞,热烈而激情。

“宝贝……宝贝……”哥哥回应着我,一手搂抱着我纤细的腰枝,强势地将我纳入他宽厚的怀内,同时上下地移动抚摩,让我全身酥软。另一手抚上我丰满的胸部,忽轻忽重、不紧不慢地揉捏着。

我闭上眼,娇喘出声,不自觉的弓起腰,接受哥哥的爱抚。我虽然看不到,但我觉得我的小白兔一定是在哥哥抚摩下慢慢发红,慢慢涨大。

讨厌的哥哥刚刚吓得人家浑身发软,还没有缓过劲来现在又来捏人家胸部,明知道我的胸部是我的敏感部位,摆明了不想让我好过嘛!

“哥……哥……不要这样……好难受”胸部涨涨的、热热的,有点疼,却又希望得到更用力的爱抚,好奇怪,好矛盾的感觉。

哥哥将亲吻移至我耳旁,轻轻的咬着我的耳垂,用充满暧昧的语气贴着我的耳朵,“不要这样?那要怎样……”

“啊……”讨厌,说话就说话吧,干吗要贴着耳朵说,让人家耳朵痒痒的。更过分的是说完还要向着我的耳朵里吹了一口气,让我全身的鸡皮疙瘩全部起立,向我敬礼。

“难道说你要这样?嗯?”哥哥忽然捏住了我的柔嫩的乳尖,恨恨一掐。“啊……”我更是敏感得连站也站不稳了,双手不由自主的勾上了他结实的颈项。“讨厌……”

哥哥强迫我低下头,看着我的小白兔在哥哥的掌下变换着各种形状,好暧昧、好色情,“不喜欢?不喜欢你会这样?嗯?”哥哥拇指和食指捏着乳尖上的那粒柔软的小珠子,不轻不重地捏着,挑逗得它愈来愈硬。

“嗯……好……好舒服……”痒痒的,但是很舒服,我不由得呻吟出声,好喜欢,好想哥哥再用力一点。

“呵呵……”哥哥低低地笑出声来,“小色女,喜欢吗?”

“喜欢……好舒服……”我迷恋上了哥哥的手指了,我的身子微微地颤动着,哥哥的每一个抚摩似乎都能带给我快乐,好象他的手指带有魔力一样,叫我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哥……哥……还要……”哥哥好坏,只宠爱我一边的小白兔,虽然很舒服,但是另一边的小白兔也很寂寞,也想要哥哥的宠爱,也想要哥哥给的快乐。

“呵呵……坏女孩,告诉哥哥,想要什么……”讨厌,还明知故问。

“这里……哥哥,这里好寂寞,好想哥哥”我将手移到另一边的小白兔的小白兔上。

哥哥低下头,吻上我的小白兔,在听到我的抽气声后,满意一笑,用舌头推玩着乳尖上的那粒柔软的小珠子。

哥哥濡湿火热的舌头和忽松忽紧的吮玩让我觉得觉得胸口又涨又痛,又难受却又快乐,在这之前,我从不知道自己的胸口在被人碰的时候会有这种消魂的感觉。

“哥哥……哥哥……好热……”我无助地扭动着娇躯,觉得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那两点似的,快乐好象被放大了无数倍一样,热气慢慢地往小腹聚集,感觉酸酸的,软软的,连最羞人的私密也泛着湿润,开始觉得有点空虚。

“不急,宝贝,马上满足你……”哥哥放开已经被他照顾得硬得像小石头一样的乳尖,舌头又在双乳间往上舔,在我雪白修长的小脖子上流连。

一手握住我纤细的腰,一手划过我的小肚脐眼,成功地让我打了个寒战,再一路往下,划过我神秘的丛林,来到隐秘在丛林里的神秘国都。已经湿透的感触让他低笑出声,“真是个敏感的小色女,都已经那么湿了,很想要是不是?”

“嗯……好想要了,哥哥给我……”我呻吟着,好热,好难受……我捉着他的大手往下去,“这里好难受……”体内那陌生的渴求让我忍不住哀求出声。

“这里想要了,是不是?”

哥哥厚实的大掌顺从我的意思向下滑,滑入我最羞涩的私密花朵,粗长的手指灵活地拨开那羞涩的,紧闭着的花瓣,寻找到隐藏在深处的小豆豆,细细地探索,缓缓地搓动。

极致的欢娱铺天盖地地涌来,瞬间淹没了我的所有感官,让我脑中一片空白,猛然绷紧了全身,禁不住地抽搐,几乎无法呼吸。

“宝贝……我的宝贝”哥哥的声音因欲望而显得低哑性感,灼热的呼吸由我雪白修长的小脖子移到了耳边,咬着我的耳垂细细吸吮。

我几乎瘫软下来,好舒服!但我却贪心地想要更多,更多。

哥哥的中指微微对那潮湿火热的穴口施加压力,“啊……”进去了,空虚的小腹得到了安慰,贪心地吸吮着哥哥的手指,想要更多,更深……

“小宝贝想要了是不是?都咬着哥哥的手指不肯放了,这是饥渴呢……”哥哥的中指开始缓缓滑动着,拇指却可恶地抵着我的小菊花,忽清忽重地施压着。

明明已经是被填充了,为什么还是那么地空虚,仿佛还要更多。“哥哥……还要……还要……”身体上的空虚渴求好象更严重了,好想好想要……

哥哥轻轻一笑,加快了手指的滑动,并在她紧窒的深处辗转着,转动着。

“啊……”我无法自已地呻吟起来,顺着他的动作,挺起了腰身,讨厌!哥哥明明知道那里是我的敏感点还故意去施压,我从身体深处传来的巨大欢娱使浑身酸软了,“哥哥……我要……”

“不是已经给你了吗,怎么还要……还要什么……”哥哥说话的同时还要曲起拇指和食指重重地弹向那颗羞涩的小豆豆。

“啊……”我发出一声尖锐的呻吟,身体也蓦地绷直起来,下腹连连抽动,快慰顿时席卷而来,抵住他的手指用力抽搐起,“啊……哥哥……不要了……不要了……”

“呵呵,这么快就来了……”哥哥继续抽动着中指,还更过分的是他竟然不顾我的抽搐,强硬地将食指也用力地插了进来,在我小小的,还在抽搐的小穴内抽动,加快加重了力量,令我在欢娱快慰的顶端尖叫连连。

“哥哥……哥哥……好大……好撑……不要了……嘉嘉不要了……”

好陌生、好巨大的欢娱,令我泪水都溢出来了,有点害怕起哥哥接下来的举动,但是又隐隐有股希望,希望哥哥更粗暴地对待我,好奇怪,为什么会这样?

一向疼我的哥哥停下了抽动的手指,温柔地吻去我溢出的泪水,“好……我们不要了……不要了……宝贝不想我们就不要了……”哥哥又吻上我的唇,灵活地舌头滑入我的口腔之中,吸吮着勾弄着摩擦着,缠着我的小舌头,强迫我与他共舞,挑逗着我的感官。

哥哥不再抽动后,高潮那种惊心动魄的感觉逐渐平息下来,我开始觉得下腹变得空虚起来了,好想回复刚刚的极致欢娱。

“哥哥……”我不禁夹紧了双腿,“嗯……”忘了哥哥的手指还在我的体内,这一夹紧,不仅我舒服得呻吟出来,来哥哥也闷哼了一声。

“小妖精,刚刚还在说不要,现在又乱动,想要了是不是……”哥哥又开始了抽动,由缓慢到快速,低哑的声音又再一次响起,因为是贴着我耳边说的,显得有点模糊,却更性感迷人。

“嗯……小妖精想要哥哥了……”好喜欢哥哥带给我的感觉,下身酸酸的、软软的,好舒服,好想哥哥快点进来。

哥哥又低低地笑了,好喜欢哥哥的笑声,好迷人!“真是个勾人的小妖精……想要的话自己动手,帮哥哥把衣服脱掉……”哥哥还是在我的耳边流连,勾着我腰的那大手顽皮地在我的腰侧打圈揉捏,另外的那手也在努力抽插着,转动着。

“嗯……”我努力将娇弱无力的上半身昂起,吃力地帮哥哥把已经湿透了的衣服脱掉。哥哥身上的白衬衣因为在刚刚我挣扎的时候已经弄的湿答答的贴在身上,透出诱人的颜色,我很没骨气地被诱惑了,小手在哥哥暗色的茱萸上用力地掐了一下。

“呃……小妖精……使坏是不是……”哥哥低低地呻吟着,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在我纤腰上手臂也僵硬了,肌肉纠结起一块一块的。

哥哥的身材一向很好,肌肉结实有力,看着就觉得有安全感。

“对……我就喜欢对哥哥使坏……”我看哥哥性感的喉结上上下下地滚动着,我很诱惑地舔了一下上唇,吻上哥哥的喉结,小舌头贴着喉结打圈圈。

哥哥动作又是一停,放开了一直搂着我的双手,急切地将身上剩余的衣服扯掉,“坏女孩,还学会了挑逗人……响谁学的……”哥哥惩罚性地在我雪白莹润的肩上不重不轻地留下一个牙齿印。

“啊……坏哥哥……会留下牙齿印的……”我被吓了一 跳,嗔怪着他。

“留下牙齿印才好,这样你就印上了属于我的印记了……”哥哥又是低低一笑,“来,宝贝,把腿环上我的腰……”哥哥强壮的手臂搂着我纤细的腰枝,另一手扶者愤怒的男性,调整好角度准备进入。

“嗯……”哥哥粗壮的男根挑逗性地在花瓣周围轻轻触碰着,就是不肯进入花茎,花朵都被挑逗得湿湿的,还有更多的液体源源不断地流出来,将哥哥粗壮的男根都染湿了。里面好痒、好难受,好想哥哥进来“哥哥……痒……好痒……”

哥哥粗壮的男根改为抵着那颗羞涩的小豆豆那里旋转扭动,显得花茎更加空虚,好想哥哥的男根,想哥哥把花茎充满,想要那种涨涨的感觉。

“哪里痒?你不说哥哥怎么知道你哪里痒……怎么帮你止痒?”哥哥抵着那颗羞涩的小豆豆狠狠一转,花蜜顿时蜂拥而出。

“嗯……啊……”我又是呻吟出声,坏哥哥,就喜欢折磨我,好难受,“下面……是下面……下面痒……想要哥哥进来……”

“呵呵……小妖精,下面那么多地方,我怎么知道是下面哪里……是不是这里?”哥哥坏坏地掐了一把我的翘臀,就是不肯进入。

小腹里的空虚纠缠得我好痛苦,我只好仰起头,无助的轻甩天生微卷的长发,感觉泪水都溢出来了,沾湿了我引以为豪的长睫毛。“哥哥……哥哥……”我的声音有微带有哭泣的咽哽了,好难过……

“不哭不哭……宝贝不哭……”哥哥吻去我的泪水,在我的红唇边轻轻啄吻,“说出来,宝贝说出来……说出来了哥哥就满足你……”

“小嘴儿,小嘴儿想要哥哥的疼爱……小嘴儿好难受……”好空虚,那种空虚的感觉几乎可以将我逼疯了。

哥哥粗壮的男根试探性地压向我抽搐不已的花穴,借着润滑的爱液,缓慢而有力地往里入侵,狭窄的花茎被一点点地撑开,涨涨的、小嘴儿被撑得满满的,好满足,“嗯……”我满足地发出舒服的叹息。

一点一点地前进着,我几乎可以感觉到哥哥粗壮男性上的棱角跟突起的青根在我柔软湿润的花茎里摩擦的方位,可以感受到它在我紧窒的深处辗压转动,“小妖精,还痒不痒?”哥哥很恶劣地在花茎里面重重地顶上了。

“嗯……啊……坏哥哥……欺负我……”我呻吟着,“不……不痒了……涨涨的……好舒服……好深……不要再进去了……”

哥哥勾起嘴角,坏坏一笑,“好深?我还没完全进去呢……”哥哥将我搂着他脖子的小手拉向下面,要我握住露在我小嘴儿外面的粗壮。

呵,粗粗的,而且好烫好热,就是这个强壮的家伙要进入我的小嘴儿?那么狭窄的花茎怎么能够容纳那么粗壮的大家伙?会被撑坏的!“不要了……会撑坏的,不要再进去了……”好害怕,怎么会大得那么恐怖?

“怎么会撑坏?以前都可以全部进入的……”话没说完,哥哥双手扶着我纤细的腰枝,趁我没提防,猛地用力,将我扯向他。那巨大得可怕的长茎快速地深深的埋入,直到抵住了最深处的花蕊

“啊……啊……好撑……好涨……不行了,要坏掉的……”我哭泣着拍打着哥哥厚实的胸膛,“出去……出去……”

“不哭,等下就不涨了……”哥哥安慰着我,将手伸到我俩的交合出,细细地扯着我的花瓣、揉捏着,花茎被填得满满的,还被撑得那么开,与哥哥的粗长紧密地贴合着,不留一点儿缝隙。

“嗯……好奇怪……”明明那么撑、那么涨,怎么还会感到快乐?神秘的小豆豆产生的快感让我眯上眼,我轻轻哼了一声。哥哥的手指仿佛带着激情的魔力似的,所经之处疼痛都不见了,而且好舒服,好想哥哥再用力地冲刺。

我忍不住轻轻地、小幅度地扭动腰枝,“嗯……”哥哥的粗长在花茎里滑动了一下下,就勾起了我的欲望,好想要哥哥带给我的高潮,“哥哥,我要……”

哥哥有力的手臂将我搂紧,静静埋在我身体里的巨茎缓慢的抽出。我闭上眼睛,感受哥哥灼热的粗长缓缓从我体内抽出,我那被哥哥搂在腰间的长腿下意识地勾紧哥哥结实有力的腰,不想让哥哥离开,“哥哥……不要走……”

“宝贝,哥哥不走……”哥哥承诺着,却将灼热的粗长退得更出。

“哥哥,不走……回来……”我几乎是带着哭呛哀求着哥哥,双手从他的掖下穿过,搂紧哥哥的双肩,不想哥哥离开。

“乖……哥哥不走,宝贝不急……”哥哥安慰似的拍拍我的后背,有力精瘦的虎腰用力一挺,重重的撞上我做里面柔软的至嫩的花蕊。

“啊……”那种急速摩擦带来的巨大快感让我的脑中有片刻的空白,我下意识地想躲闪,哥哥却好象预先就知道我会躲闪一样,又再次用力,扶着我纤细的腰枝,蓦地将我扯向他。我的小嘴儿强迫向前迎合他有力地冲击,用力地抽出,再用力地深撞,沉重而快速的摩擦引发出强大的快感铺天盖地向我涌来,令我在欢娱快慰的顶端尖叫连连。

哥哥的冲击顶撞开始失控,开始变得凶悍粗野,“嗯……啊……哥哥……慢……慢一点……”我在剧烈的欢愉中只能苦苦哀求,想要他慢一点。那种铺天盖地的快感让我害怕,我想退缩了。

哥哥却不允许,强硬地要求我配合他的动作,迎合他的灼热粗长。

“啊……不、不要了……要来了……”夺目又绚丽的烟火在我的眼前爆炸,哥哥野蛮的抽插让我全身都绷紧了,只能无助地迎接那一波波极端快感冲刷。美妙得近乎痛苦的极端欢娱超脱了我的想象。

哥哥在我那连连抽搐的花茎中毫不留情地冲刺着,那极端快慰尖锐得令人无法抗拒,我虚软着身体迎合着哥哥的冲刺,好刺激,好快!“哥哥……要死了……要死了……”不要了,哥哥的强悍冲刺惹来我的又一阵颤抖,完全不能自已!

“呃……啊……嗯……哥哥……”我简直是不能思考,只能在高潮中沉浮,哥哥太强悍了,让我每次以为自己要降落下来了,却又在他蛮横有力的戳击下又再次迈入天堂,只能感觉他坚硬灼热的男根在我身体里冲击,只能感觉他绷得紧紧的双腿在我柔嫩敏感的大腿内侧连连摩擦。

又冲刺了好久好久,久到我以为不会结束一样之后,哥哥低低的咆哮在我的耳边响起,下身又迎来一阵迅猛的冲刺,最后哥哥尽全力顶入我的最深处后,在我紧窒的花茎的收缩之下,喷泻出久积的欲望。

“啊……啊……”整个人被哥哥强悍的扯入安全的怀抱里,我死死地咬住哥哥厚实的肩膀,重重地抵着一起颤抖,再次迎来绚烂的高潮。

我虚弱无力地让哥哥清理干净身体,抱出浴室,再与我一起柔软的大床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就这么偎依在他强壮的怀里,好想睡了!

“喜欢么?”哥哥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理着我微卷的长发。

“嗯,喜欢,喜欢哥哥,喜欢哥哥带给的感觉。”只要是哥哥带给的,我都喜欢。

“我也喜欢宝贝!”哥哥轻轻地吻着我的额头,“睡吧,你已经很累了……”

“不,我要哥哥陪着我”,我拉着哥哥的厚实的大手不肯放开。

“嗯,我不走,就在这里陪着宝贝,睡吧,乖!”哥哥帮我拉好被子,温柔地说,然后搂着我入眠。

嗯……好闷……

我在睡梦中老觉得胸口闷闷的,怎么也透不过气来,只好悠悠转醒。睁开眼一看,罪魁祸首居然是哥哥的大手。哥哥的眼睛还紧闭着,显然是还没有醒来,但他的大手正握着我的丰满圆润的小白兔在无意识地揉搓着。

哥哥好坏……我涨红着脸拨开哥哥的手。虽然说我和哥哥已经有了肉体关系长达一年,不是第一次做-爱了,但望着哥哥赤身裸体的哥哥还是会脸红。

不可否认,我喜欢哥哥,也享受和哥哥做-爱的感觉。虽然我狭窄的甬道在刚刚开始的时候有点不太适应哥哥巨大的男性,但我们还是很愉快的。我知道有的女性一辈子都未必有达到性-高潮的时候,但哥哥的能力很强,总能让我在高潮的顶端尖叫连连,欲仙欲死。

直至现在,我还是不太敢相信,这么优秀的男子就是我的哥哥,我这辈子的爱人……

我望着即使在睡眠中也同样是那么优雅的哥哥,幸福的感觉充盈了我的全身。哥哥的睡品很好,不像我,我的睡品差得一塌糊涂,在睡梦中都可以360度大翻身。

我伸出小手,轻轻地划过哥哥的眉眼,薄唇,划过青涩的须根,性感的喉结,来到厚实的胸膛。哥哥厚实的胸膛一直都令我留恋不已,我想大概是我天生缺乏安全感的原因。

我在哥哥的胸膛流连了好久才继续往下走,哥哥的腰很细,但是很有力,令我常常在高潮中为之哭泣。我看着哥哥的男性,虽然是在休眠期,但尺寸还是那么地惊人。我偷偷地望了哥哥一眼,确定他还没转醒之后小心翼翼地握着他巨大的男性。

就是哥哥用它令我让我在高潮的顶端尖叫连连,欲仙欲死的么?我好奇地抚摩着,上下滑动……

软软的,温温的,一点也不能想象它能够如铁般坚硬……但很快的,哥哥巨大的男性在我柔软的的掌中慢慢地涨大,温度也越来越高,甚至到了烫手的地步。

呵……我连忙放开手。

“宝贝……继续……不要停……”哥哥的声音从我上面传来,可能是刚刚醒来,声音还很嘶哑,但在我听来却很性感,带着鸦片般的致命诱惑。

我听话地重新握着那条正在苏醒的巨龙,慢慢地揉搓着,感觉它炙热的温度。慢慢地,它就涨大到我的小手无法一握的恐怖程度。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与哥哥的巨龙对望,感觉它在我的手里慢慢涨大,沉甸甸的,炙热得我小腹里涌起一股莫名的热气,下身也涌出了一股湿意。

“嘉嘉要不要尝尝哥哥的味道?”哥哥坐起来,诱惑地说。

我小小地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如果哥哥喜欢的话嘉嘉没意见……”

“妹妹真乖……”哥哥搂着我柔软的身体,狠狠地吻着我,几乎令我窒息。吻了好久,哥哥才放开我,让我跪做在地板上,而他就坐在床沿张开双腿,刚刚将我围住。

那正在苏醒的巨龙就在我的前面,我盯着它,有点不知所措,无从下手的地方。

“呵呵……”哥哥又低低地笑了,“小宝贝,用你的手抚摩它侍侯它,用你的唇膜拜它,安抚它,它会带你上天堂的……”

我听话地一手扶着哥哥巨大的龙根,凑上红唇,小心地亲吻着它,然后张开红润的小嘴,将它容纳入内。

“呃嗯……”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哥哥发出满意的低沉呻吟声,“就是这样,宝贝……用你的舌头去抚摩它……”

哥哥的大手扶着我的后脑勺,让我的小嘴更加贴近他粗大的男性根部,我的小嘴根本就容纳不下哥哥的巨大男根,还有一半左右还在我殷红的小嘴外面,我只好用小手安抚着路在外面的巨龙,缓缓地滑动着。

哥哥的巨龙有一股男性特有气息,却并不令人讨厌,相反还很有诱惑力。我努力吞吐着哥哥的巨大,还用柔软的小舌头去舔弄那巨大的龙根,努力让哥哥感到快乐。

但哥哥的巨龙实在是太大了,我容纳的很困难,我的口水不自觉地流了流了下来,自我的嘴角蔓延而下,拉成长长的一条银线,显得非常淫荡。

“嘉嘉……用你的小舌头去安慰龙首,它都兴奋的哭了……”哥哥舒服的闷哼出声,大手抚摸着我乌黑微卷的头发,指点着我为他寻找兴奋的顶端。

我听话的吐出个个巨大的男性,只将硕大的龙首留在我温暖的口腔内,伸出殷红的下舌头,尝试地舔弄着哥哥的龙首。果真如哥哥所说的一样,哥哥的龙首已经兴奋地吐出了晶莹的液体,有点咸咸的,但是又很恰到好处地勾起了我的欲望。

我都觉得我下面的小嘴儿都被哥哥的味道牵动了,动情地吐出了爱液,滑腻腻的爱液顺着羞涩的小花朵往下流,沾湿了我雪白修长的大腿。

我忽然觉得有一种无法说出的怪异感觉,只好饥渴的吞咽着他哥哥粗大的半截龙身,表情淫荡又妖媚,用温热的小嘴儿紧紧地包裹着热吻着,尽管我的嘴太小,甚至容纳不下哥哥的一半欲望,但哥哥却被刺激的贲然勃发,本来就粗长的欲望变得更加强壮。

我努力地吞咽着哥哥巨大的龙根,心里被挑逗的痒痒的,却总觉得空虚得很,下身的液体越流越多,几乎是成了一条小溪,自我大腿根部蜿蜒而下。

我难耐的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却舍不得放开哥哥的巨龙,只好下意识地夹紧了大腿,用力地摩擦着,希望得到一丝的快慰来减缓那花穴间的瘙痒。

“哥哥……我要……”体内那巨大的渴求让我不顾廉耻地哀求着哥哥,希望哥哥来填充我寂寞的甬道。

哥哥笑着拍拍我的小脑袋,示意我吐出他巨大坚硬的男性。然后让我上半身趴伏在床上,两腿大大的张开,露出在已经是湿得一塌糊涂的小花朵。

“哥哥……”好羞愧,竟然要人家摆出那么淫荡的姿势,但是我又在这么淫荡的姿势中刚到一股不同于一般做爱得到的快感

哥哥跪坐在我的身后,有力的大手扒开我的两半小屁股,让羞涩的小花朵更加暴露在哥哥的眼前,“妹妹都已经湿成这样了,肯定很饿了吧……”伸出修长的手指祛痘弄那湿漉漉的花瓣。

好冰……哥哥冰凉的手指与我火辣辣的小穴形成强烈的反差,一感觉到哥哥的冰冷,我那敏感的小花朵马上敏感地抽搐起来,痛苦地吐出大量晶莹的爱液。

“哥哥……嘉嘉要你用力地要嘉嘉……”下腹好空虚,好想哥哥的巨龙用力地冲进来,狠狠地填充满我饥渴的花径。

“好……就满足你这个小色女……”哥哥一手扶着我的腰肢,令我的小屁股夸张地翘起,湿漉漉、红润润的小花朵渴求地一张一合。然后哥哥有力的虎腰猛然一挺,愤怒的可怕粗大男茎以着粗暴力道的撞深入那湿润的小洞,强悍的撑开我收缩的紧窒嫩肉,沉重的冲撞上她花穴儿最里面的那道柔软凹缝。

“啊……”我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声,寂寞的甬道终于被哥哥狠狠地贯穿了,苛求终于被满足了。我不由自主地抽搐着,狭窄的甬道好像怕哥哥会离开似的,死死地紧紧地吸允着哥哥的龙根。

哥哥兴奋地抽动着他的巨大,一开始就是一阵狂野的无控制的乱撞戳顶,每一下都是那么的用力,每一下都刺得她的小小身子向前冲,被死死地抵住床沿上动弹不得,无奈的接受着哥哥的有力冲刺,“嘉嘉……舒服不舒服……”

“好舒服……好喜欢哥哥……”我被哥哥带来的刺激刺激的口水都不受控地往下流,舒服的我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兴奋地呐喊着。

哥哥扶着我纤细的腰肢,虎腰以更加快速更加迅猛的速度冲刺着,快速摇摆着结实的臀部,尽可能的往她最深处用力顶撞,恨不得把她戳穿似的。

巨大的快感由我们的交合处扩散,让我感觉到自己都要崩溃了,绚丽的烟火在我的眼前爆开,让我意识都模糊了,只知道跟随着最原始的感觉呐喊着,哭泣着,像是到达了天堂一样,久久不能平息。

“不行了……哥哥……不要了……”我哭泣着恳求着哥哥,想他停下来,却有矛盾地想要更多,两种极端的情绪让我无法抉择,只好无助地摇晃着小脑袋。

“刚刚还在淫荡地哀求哥哥用力地要你,怎么那么快就不行了……”哥哥低低的调笑着,身下的冲刺却丝毫不放慢速度,让我在高潮的顶端尖叫连连。还过分的一手握着我晃动着的浑圆丰乳揉捏着,一手伸到我们的交合处,逗弄着欺负着那敏感的小豆豆。

“啊……哥哥……”我都快疯狂了,小小的腰肢不停地扭动着,喜爱那个逃开这要命的快感。

哥哥忽然掰开我紧闭着的臀瓣,邪恶地将已经沾满湿滑液体的修长手指往我的小菊穴戳去。

“啊……”有一股强大的快感铺天盖地地向我蜂拥而来,我尖叫一声,再也无法承受这么猛烈的快慰,在高潮的顶端晕了过去。而哥哥还在我的身体内努力冲刺着,一下又一下,连我在昏迷中也能感到那股强大的力量的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在昏睡中转醒了,才刚刚醒过来就感到哥哥的有力抽插,再一次被哥哥抛上令人上瘾的高潮。我身子一僵,陷入了无法自已的剧烈抽搐中,不受控制地哭叫着,全身哆嗦起娇小无比的身子,死死地咬住哥哥巨大的男根。

哥哥低声咆哮着,身下的硕长愤怒的男性疯狂的挤压凌虐着的紧缩的花穴,就在狠狠撞入我的子宫口后,哥哥才绷紧后背肌肉,狂野的喷射而出。

我被那股灼热的液体烫的再次尖叫哭泣着,敏感的连小脚趾都蜷缩起来了,连小腹都无法自已地抽搐着。

在发泄过后,哥哥仍然没有离开我的下体,我们连个依然相衔接着,哥哥小心地将我抱在他的怀里,一同躺到大床上。

我听哥哥运动过后狂乱的心跳声,心跳慢慢地平复下来,又幽幽地进入了梦乡。

以后在早上绝对不要在挑逗哥哥了,刚睡醒的哥哥就像一头从沉睡中醒来的狮子,充满诱惑却又致命。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