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w1985jc免费 w1985jc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沈嫣日记(妻子的欲望同人) 沈嫣日记(妻子的欲望同人)

    08年初夏,梁言远赴地震灾区的第五个星期,沈嫣哄嘉嘉入睡后来到书房,继续自己的翻译工作。  贸大西语系毕业之后,沈嫣为梁言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嫁给他做起了家庭主妇,婚后一年,有了嘉嘉,梁言作为朝阳医院年轻有为的外科医生,前途无量,安稳的幸福让沈嫣很满足,看着嘉嘉一天天长大,从满地爬到自己扶着板凳茶几走,从咿咿呀呀到能说简单的话,这世界有什么比初为人母的感觉更好呢?

    w1985jc 状态:已完结 类型:同人小说
    立即阅读

《沈嫣日记(妻子的欲望同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沈嫣日记(妻子的欲望同人)》,是作者w1985jc倾心创作的一本同人小说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08年初夏,梁言远赴地震灾区的第五个星期,沈嫣哄嘉嘉入睡后来到书房,继续自己的翻译工作。  贸大西语系毕业之后,沈嫣为梁言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嫁给他做起了家庭主妇,婚后一年,有了嘉嘉,梁言作为朝阳医院年轻有为的外科医生,前途无量,安稳的幸福让沈嫣很满足,看着嘉嘉一天天长大,从满地爬到自己扶着板凳茶几走,从咿咿呀呀到能说简单的话,这世界有什么比初为人母的感觉更好呢?

《沈嫣日记(妻子的欲望同人)》 第39章 免费试读

六个人淫乱到下午快两点,才觉得饿了,洗了澡,出去吃饭。

梁言早就到了这个别墅区,可是没有门卡,打不开大门,看了周围也没有别的入口或者别的方法进入,怒火中烧着却只能干等,你们总归得从这个门出来!

侦探所的小肖也没有离开,他知道一会有冲突,但他不想参与,也没义务参与。

别说非业主进不去,就是进去了,他们也找不到他们在哪一家。老婆近在眼前,和别的男人乱搞,自己在外面干等,等你们出来,看你们什么时候出来。

两点多,两部轿车来到门口,大门打开后缓缓开了出来,梁言看见那辆黑色奔驰,从后备箱抄起球棒迅猛地冲了过去,此时车里的沈嫣还呆滞地坐着,不知道老公已经冲了过来。

「哗啦」一声,挡风玻璃被砸了个粉碎,前排的连珊珊被突来的袭击吓的失声尖叫,杨新急踩刹车,后面的佟天赢和沈嫣也受到惊吓,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后排右边玻璃又被砸了个粉碎,蹦到了她这个他一直深爱着的女人脸上,身上,沈嫣也挡着脸尖叫起来,梁言一看是她,瞬间冲到右边,砸了玻璃就把佟天赢往外拽,此时杨新已经下了车,喊着和梁言扭在一起。

杨新抱住梁言胳膊把他推到在地上,梁言顺手扔了球棒,二人体型相当,抱在一起滚了两三下后,杨新被骑在了身下,就像他刚才骑梁言的老婆那样,不过梁言的老婆刚刚是挨操,现在的杨新是挨打,梁言的右拳又快又猛,拳拳到肉,就像挨打的人刚才操他老婆那样,下下到底,铁锤一样的拳头直击面门,没几下,地上躺着的人就血流满面。

沈嫣已经从车上下来了,看见梁言来了,秀手放在嘴边吓的说不出话,他终于知道了,更可怕的是他现在的样子,就像一头暴怒的雄狮,会把他们活活打死!

连珊珊这些日子和杨新情深意浓,看到这一幕跑过来劝架喊别打啦!另一部轿车,早已逃离是非之地。是祸躲不过,佟天赢下了车,抄起地上的球棒快步走到梁言身后,沈嫣看见这一幕惊叫起来:「老公小心后面啊!」一边叫着,一边冲向梁言身后,佟天赢的球棒落下来却打在了沈嫣的脑袋上,可怜的女人被三男两女蹂躏了大半天,头上又替老公挨了奸夫使尽全力的一击,鲜血染湿了黑发,沈嫣像一片树叶一样倒了下去。

听到身后发生的事情,梁言猛地从地上弹起来:「我操你妈!」也不去管倒地的老婆,一拳打到佟天赢脸上,佟天赢被打退到了车门上,梁言冲着佟天赢肚子又是一脚,接着就是一顿乱拳,这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人毫无还手之力,杨新从地上起来要上却被小肖拉住了手腕,佟天赢喊到先叫保安再报警!

小肖上来劝架,梁言也打累了,使出全力的重击非常消耗体力,他扯住佟天赢脑袋,又朝着碎掉玻璃的门框上重击了一下:「操你妈的!你是不是想死了?」

接着抬起支持又顶了他的肋部,这一下佟天赢痛的大叫起来,好像骨头断了一样,小肖劝说梁言不要再打了,别把事闹大,梁言重重地喘着气,看着地上躺着的沈嫣跟小肖说:「帮我打120。」

佟天赢终于缓过气来了,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打不过他还是先躲过这一劫回头再算账!「你放开我,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打死我也没有用,说吧,你要什么补偿,我满足你。」说话间,杨新和几个保安往这边赶来?

「补偿?梁言邪性地笑着,你能满足我?我要你死!」说这句话时,他邪性的笑一下变成了凶狠的模样,双目圆睁,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梁言现在已经如愿以偿了。佟天赢不屑地笑着说:「你死了我也不会死,再说我死对你有什么好处?

不就玩了你的女人吗?我也把我的女人给你玩啊,或者给你钱?你看这个怎么样?」

说着,指向一头红发的珊珊,珊珊被梁言的行为吓傻了,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这样,强挤笑容结巴着说:「你……好……你好……」

梁言双手抓着佟天赢的领子又往车身上一捶,一字一顿地说:「我只要我的沈嫣。」

「你老婆我只是借用下,这不是还给你了吗?」佟天赢笑道。

「啪」的一声,这个流氓又吃了一个耳光,梁言又要动手时候,保安们冲了上来,把他拉住了,这才算平息了事态。

「已经报警了,你在这等警察来吧。」

保安对梁言说到。救护车和警察前后脚来了,接上受伤的女人,梁言被留下,梁言委托小肖帮忙照顾下沈嫣。自己被带到了公安局里。

小饭店里,小肖和一个篮球运动员身材的网友喝酒,他们是一个篮球群的群友,算是以球会友,这次散场后两个人一起喝点,聊聊天。

「干我们这行,真是各种刺激。」小肖干了一杯啤酒说着,「上次接了一个活,客户是个医生,他老婆真漂亮,气质也好,可是居然是个骚货!怎么看都不像那种人啊!」高个男孩笑着说:「这能看出来?能装的女人太多了。」

小肖接着说:「他们一行好几个人在大兴区的一个别墅区从上午九点进去一直到下午两点才出来,我们所的这个客户来了,这好戏上演了!」

「怎么了?」

「打呗,没想到这个医生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卧槽打起架来真他妈跟野兽似的!两个偷他老婆的男人都让他干惨了,另外那人多亏没坐他们的车,自己开着另一部,溜了。」小肖又灌了一口啤酒,做忧伤状:「真羡慕这些有钱人啊,搞人妻,搞大学生,那个客户老婆美,另一个红发女也好漂亮,那染红的刚刚盖过耳朵的短发,大大的眼睛,真像煎饼侠里面袁姗姗的扮相。」

听到这里,高个男孩好像咽下了一块石头,过了好久才说:「你说上次见到一个长得像袁姗姗的,留着和她在煎饼侠里一样的发型的女孩?」

「对啊,怎么了?可惜我没有照片,真的太像了。」男孩想起那次一起看了这部电影,称赞袁姗姗在里面的红发皮衣造型,女友第二天就做了同样的发型,还美美地撒娇说我对你多好,什么都依着你。

回过神来,男孩问小肖,她是哪个大学的?

「老弟,这我哪儿知道呀!」

男孩一拍脑袋:「哦,对,你不知道。」说着,掏出手机,打开相册,「是她吗?」

小肖一看,惊讶到:「你们认识?这世界真的好小啊!」说着,为这巧合笑起来。

「嗯,同学的朋友,看我比赛时候认识的。肖哥,你能不能帮我也查查那几个人的资料?名字,住址,单位,我想要这些。」

「这……」小肖已经明白了事情是怎么回事,顿时觉得这个球友好可怜。

「我会付费给你的,不会让你白忙活放心吧。」

「不是不是,我帮你查,但是你要这些信息干什么?你别做什么不该做的事啊。」

蔡志刚笑了起来:「放心吧,都是成年人,都是守法好公民。肖哥,干了这杯。」

两个人继续喝着,轻松随心。

沈嫣向公司请了事假,恢复的挺快,出院后在家休养了一天就上班了,梁言却没有那么幸运了,人在公安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沈嫣无时无刻不挂念担心梁言,可是又无能为力,也没法联系。她想到了佟天赢的关系,也想到了黎开对自己的眼神,可是这一次她不会再做愚蠢的事情了,她爱梁言不输爱嘉嘉,但事情的性质并不一样,如果在自己和梁言都有生命危险,只有一个人能活下去的时候,她的选择一定是自己是死的那个人,但是对于嘉嘉,不存在这种选择,不但要让她活下去,自己也绝对不能死,不能离去,不能让嘉嘉没有妈妈。

或者说,为老公而死,不会犹豫,为嘉嘉而死,妈妈没了,嘉嘉怎么办?梁言爱老婆,嘉嘉爱妈妈,但是两个人对于沈嫣需要的程度不同,沈嫣对两个人的意义也不同。梁言才刚回国,回到自己身边,又发生这种事情,是自己的软弱愚蠢造成了这一切,在梁言进局子里的这段时间,沈嫣几乎每天以泪洗面。想到梁言离开的这一年里发生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嘉嘉,沈嫣真想以死来清洗自己的身体和记忆。

和小肖吃饭的男孩叫蔡志刚,是连珊珊的男朋友,北体大篮球专业学生,为人正直厚道对待感情专一,但是性格极端,眼里容不进沙子,得知心爱的女人不但背着自己傍大款,还玩群P,觉得这件事怎么都过不去,分手?他那么爱她,她就是她爱情世界的唯一,不分手?这等耻辱如何咽得下这口气!你们敢这么干,就一定要付出代价!如果佟天赢知道玩了这个想不开的男孩的女友是这样的下场,他肯定不会要她,如果他知道局子里拘留着的梁言打算出来后继续找他算账,他应该也不会玩他的沈嫣,可是,没有如果。

小肖的调查结果是,除了那天的三个男人,还有一个叫郭树皮的富二代,一个电影学院的男生,一共五个人和连珊珊发生过关系,拿到五个人的资料后,蔡志刚开始着手报复,想着,嘴角就轻轻上扬,你们五个,都得死。

两周后,沈嫣终于和梁言再见面了。梁言没有责骂更不会殴打她,这个今生唯一的挚爱,只是他的眼睛不再热切,冷的像冰。沈嫣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件事,或者这件事还能不能解释,有没有必要解释,但是她有必要让这个男人知道,她对他的爱,一点都不比他爱她少。

「梁言,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能不能让我把事情的全部经过,原因始末一五一十地告诉你?」沈嫣直呼爱人的名字,双眼依然闪亮,却不明媚,「我知道你的心伤痛苦,但是我说我的痛苦一点都不比你少,你会相信吗?我不奢望你原谅我,不奢求和你再一起走下去,但是,你让我把事情的全部经过,告诉你,好不好?」说着,声音开始变得颤抖,眼泪就掉了下来。

梁言没有看她,只扔给她一个字:「说。」

沈嫣尽力控制着情绪不让自己哭,缓慢地,把从他出国到现在的所有经过,一点不落地全告诉了他,他爱她,他也信任她,就像她爱他,也信任他一样。梁言一言不发,沈嫣红着眼睛说:「我不求你原谅我,只希望你明白,我从来没有想要背叛你,你在美国的十多个月,我更是没有一天不想你,你一直是我最爱的男人,也是我唯一心爱的男人。」说完,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如果我们不能走到最后,我只希望,你把嘉嘉留给我,好不好?我不能没有她。」说着,这个可怜的女人的眼泪又断了线。

梁言说:「照顾好嘉嘉,这段时间我不在家住,家里如果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说完,出门了。

屋里剩下沈嫣一个人,颓然地坐到沙发上,双肩不停颤抖,却默无声息……

南站的站长某天消失后,再也没有出现,好事者问许欣,杜站长最近怎么一直没上班,许欣白了同事一眼说,我怎么知道。

梁言无法原谅沈嫣,无法原谅自己,无法原谅佟天赢,无法原谅一切,如果他不出国,也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如果沈嫣坚决一些,也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可是,发生这一切的根本,还是佟天赢这个人。他想杀了他以解心头之恨,可是他又不能扔下沈嫣,嘉嘉,还有父母。无论最终会怎么样,梁言还是操起手术刀,走进了佟天赢上班的写字楼里。

进了公司,前台小姐礼貌微笑着问他:「先生你好,请问找哪位?有预约吗?」

梁言冷冰冰地说:「我找佟天赢。」

前台小姐的笑僵住了:「佟总,他……」

梁言看她吞吞吐吐,冷冷地说:「他怎么了?今天没来上班?」

「不,不是的,佟总他,被杀害了。」女孩小声说道,这个消息无疑惊到了梁言:「你说什么?佟天赢死了?」

「是的。」

「他怎么死的?」

「抱歉先生,您还有别的事情吗?如果没有请离开吧。」

临近午时的阳光驱不散北京的雾霾,佟天赢死了,梁言感到解恨,可是,自己要如何面对沈嫣,两个人以后怎么生活?无聊地在街上走着,接到陌生来电,是上次找到自己告诉自己沈嫣出轨消息的韩晓。

「梁言,你老婆害的我有了男友的孩子又让我没了男友!!」

梁言突然笑起来:「我老婆害的你怀孕了?你逻辑混乱成什么样了,贱人,你又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你这个灾星!」

「见面聊吧,你在哪。」见她,她一定知道佟天赢的事情。

午饭时间,咖啡馆。

「我和佟天赢分手后,交了一个同乡男友,他家很有钱,我们打算我毕业就结婚,跟他在一起后,我就不想再联系佟天赢了,可是没想到,灾难会降临到我的头上。」韩晓说着,喝了一口咖啡,「连珊珊和佟天赢好的事,无意中被她男朋友知道了,他男朋友暗中查出了与他有染的男人有五个,起了杀心,其中就有我男朋友,现在说是前男友了,郭树皮,让我没想到的是,连珊珊居然会和我正式交往的男朋友有一腿,他出事之后,我发现我怀了他的孩子。」

「佟天赢是那个红头发女孩的男朋友杀的?」

「是,杨新,还有南站那个老杜,都死了,还有一个电影学院的男生,算上我前任,一共五个和珊珊发生过关系的男人,全死了。而这五个人里面,居然有三个是操过你老婆的,梁哥,你老婆还真是骚,下贱的骚货。」

梁言腾地站起来,把眼前咖啡杯里的饮料全泼到了韩晓的脸上,「闭嘴,你这个贱货。」说完,走出了咖啡馆。

他沿着街道往北走,路过商业街,听到店里放着游鸿明的一首老歌:我不会放弃你,悄悄在人海里,捡回你破碎的心,如果任何言语可以解你哭泣,你的笑,比什么都好。想到与她第一次相遇的场景,想到那些年流行的这首游鸿明的这首老歌,梁言再也忍不住眼泪,任凭眼泪洒落,快步往家的方向奔去。

全文完

写个后记吧。之前其实写过一些关于创作的事情,去年八月,12号前后,在一个H网站看到流域风的妻子的欲望,但是文章前几页就看得出,此文水平不一般,和一般的H文根本不是一个套路,不是一个层次,或许这根本不是H文?

但无论是不是,情节和文笔都吸引住我了,就看了下去。

妻子的欲望内容就不说了,想必多数人都看过,就说说我对嫣的感觉,说说几个场景,第一个,也是最虐心的一段,佟第一次插入嫣的时候,作者一边写插入一边写他们结婚时候的美好画面,非常残酷,第二个,佟的分手炮,一边录像一边把嫣操到哭。

那段时间,迷上了这个女人,认为她可悲又可怜,却不觉得可恨,所以说人的想法是会变的,当时想,如果我是梁言,一定不会和她离婚,可是11月我爱过一个女人之后,再回想嫣这个女人,非一般的下贱,然后我以嫣会原型创作的沈嫣日记也就此太监。可是时隔半年,一位朋友在我一个个人贴吧里看到我当时更新发的稿,只有那么几段,他给我发消息了,我们加了QQ,他说在百度能搜到我写的文章,词条不少,我试了下,果然好多H网站都有我这篇原创,虚荣心满足的结果就是,继续写下去。

从31章开始,是四月底开始继续的,到今天五月十号,不到两周时间完本了。中间断了半年,但我感觉前后文风基本没有差别,如果说有的话,可能是人物的性格有所改变,沈嫣和佟天赢的性格塑造也许不太成功,我的意思是,前后有不一致的时候,比如一开始的沈嫣性格与妻欲的嫣很像,但是我不喜欢嫣了之后,也就改了沈嫣的性格,从一个娇弱无能的小女人写成了一个自尊独立的女人,但剧情发展又需要她继续和佟通奸,所以后面还是有犯贱的时候,至于佟天赢,我本来是想写成一个像原作里面的佟一样的流氓无赖的,一个十足的纯粹的流氓无赖,可是我觉得让这样的人操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好难受,于是强行让他变情种,虽然有点荒唐,但还是这么写了,在写他对沈嫣最认真最深情的时候,代入了,我写这三个角色,自己都有很强的代入感,包括女主角沈嫣,她的性格有很多就是我的性格,她的想法有很多就是我的想法。

至于梁言的痴情,深情,和最后这几段的态度,和我有多少的相似度,就不用提了。一开始本来是自己写来过过瘾,因为妻子的欲望太好看太喜欢太舍不得它结束了,所以打算自己写一个沈嫣,就让她一直陪在我身边,让我的日子不孤单,想一直写下去的,也没像写的多出彩,也知道写不出太出彩的东西,所以才起名叫日记,就想写成日记形式,就好吧。但它还是结束了,小说不是生活,生活也很难过成小说的样子,但是写作是个爱好,在不耽误正经事的情况下,抱有这个爱好,挺好。性欲上来怎么办?没有老婆怎么办?不撸,不嫖,写,写,写。

最后,特别提一下桃谷绘里香,如果去年八月没有那么痴迷她,也许就没有对沈嫣这么深的情爱,就写不出这么情种的文字。很多人以为我写的是绿文,或者把沈嫣日记定性为绿文,其实不是,真不是,不只是我这部不是,妻子的欲望也并非绿文,梁言根本就是配角,你们所谓绿不过是从女主角老公的角度去看,你们非得带入女主角老公的话,那可不就是绿文了么?

谁是主角?嫣是主角,沈嫣是主角,两部小说的主角,是女人,从女主的角度看,只能说是女人出轨的文字,小说,何来绿一说?还有人要我写沈嫣和这个男人继续搞,和那个男人继续搞,还有说什么出轨了就回不来的,会一直骚下去浪下去的,实在不能苟同。我不是女权主义,但是有些人在想问题的时候,能不能别只是站在男人的角度,以狭隘的男权思想去看问题,想事情?我非男权者,但我是不折不扣的大男子主义,这是两个概念。

这么说吧,男人,就该强势,就该牛逼,就该疼爱自己的女人保护自己的女人,就该专一。当然,这是理想中的男人,以前我就希望自己是这样,也是朝着这样的目标去做,可是三十岁末爱过那个女人后,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真的无所谓了。我告诉她,我要把她的事情写成小说,但我没说要写成H小说。我说,我是你路过的一个站点,而你,却是我的终点。

爱她,还真的不如爱桃谷。现在听着的就是李美熹翻唱的李宗盛作词曲给娃娃的漂洋过海来看你,去年九月初的时候,最喜欢听着这首歌,想远在海的东边的桃谷绘里香。那个女人出现之后,桃谷被遗忘了,她却永远埋在了我心里,一座坟,刨不了,忘不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