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nevermind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nevermind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穿婚纱的恶魔 穿婚纱的恶魔

    我要结婚了。  从来没想到一向做事优柔寡断,任何小事都要思虑再三的我会这么快做出结婚的决定,我想,是因为我遇到了天使的原因吧。  语蕾是在一年前走入我的生活的。当时是一家服装品牌的新品发布展示会,我负责展台的设计布置,而语蕾则是众多模特中的一名。从业多年,我见过的专业的、业余的各种时装模特也算是不少,然而从没有一个女孩子可以像她一样在见面的第一眼就牢牢抓住我的心的。

    nevermind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穿婚纱的恶魔》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穿婚纱的恶魔》,是作者nevermind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要结婚了。  从来没想到一向做事优柔寡断,任何小事都要思虑再三的我会这么快做出结婚的决定,我想,是因为我遇到了天使的原因吧。  语蕾是在一年前走入我的生活的。当时是一家服装品牌的新品发布展示会,我负责展台的设计布置,而语蕾则是众多模特中的一名。从业多年,我见过的专业的、业余的各种时装模特也算是不少,然而从没有一个女孩子可以像她一样在见面的第一眼就牢牢抓住我的心的。

《穿婚纱的恶魔》 (七) 免费试读

晚上等语蕾睡着以后,我才偷偷地挪开她缠着我脖子的胳膊,小心翼翼地下床打开电脑,把已经下载完毕的视频拖到U盘里去。说实话,我很想现在就点击播放,看看之后的录像中又发生了些什么事,但是那样太冒险了,万一语蕾醒来,我就不得不与她摊牌,那不是我想要的,所以我只能忍着。

可是情绪实在太激动了。装进皮包的小小的U盘此刻对我来说就好像一颗炸弹,里面的东西足以为我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试问我守着这颗炸弹又怎么能睡得着觉?

就这样不知道是睡是醒地迷糊到天亮,七点半的闹钟响起,我如往常一样迅速地将它关闭,语蕾被吵到,嘟哝着在我怀里翻了个身,柔嫩的肌肤摩擦着我的身体,背过身后圆润的屁股就顶在我的小腹上,要是往常,我一定会使坏地用龟头去磨蹭她的小菊花和湿润的裂缝,让她在睡梦中发出若有似无的娇吟。可是今天我却没有这个心情,在娇妻耳畔轻吻一下后我便立刻起床,胡乱地洗漱过后,拎起皮包出了门。

发生了这样的事,今天自然是不会去上班了,反正最近业务比较多,经常在外面跑,我作为公司的老员工深受老板信任,一两天不去露脸都是小事,连请假都不必。有了上次的教训,我不敢再去网吧看视频,而是找了一家快捷酒店,在确认房间的电视有USB播放功能后,便立即开了一间单人间。

将U盘插上电视机的时候我的手已经发抖得厉害,从昨天第一眼看到视频开始,我的心里就再没有装下过别的东西,所有的思绪都围绕着这件事,那天后来发生了什么?后来的后来又发生了什么?甚至,现在在我的语蕾身上正在发生什么?此刻的我好像无意中进入了一个从未触及过的世界,关于我的爱情,我的妻子,甚至我自己的一切都完全被颠覆,我惊惶又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到一个答案……

跳转到那天看到的进度,当我的妻子同时被两个男人插入前后双洞的画面再次跳进视线的时候,我的心脏一如那天剧烈地跳动起来。

『啊……你……你也是老公……语蕾……语蕾的骚逼……和屁眼……被两个老公干……』

语蕾淫荡地叫着,身体被两根大鸡吧塞满,以快速的节奏同步进出,她的会阴处受到两股力量的拉扯,不停地被挤的鼓起又撑到平坦一片。肛门和小穴处的嫩肉更是不断地被粗壮的阳具翻出又塞入。在我心目中,妻子的形象永远都是带着一点娇弱,让人无比疼惜的,我从未想过她的身体竟然经得住如此粗暴的对待,而且她还明显的乐在其中。

『蕾蕾姐,我不行了,你帮我舔一舔。』

小娟那骚货用语蕾的丝袜脚磨了一会屄,自己也浪得不行了,竟然不要脸地挺着下体占到了语蕾面前,想让我妻子用口舌去服侍她这个小丫头。我看到她的屄离开语蕾的脚时,语蕾脚面上的丝袜都湿了一大片,不用说那丫头的小骚穴里此刻一定是泥泞不堪。我听说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对于同性的接受程度都会远低于异性,虽然平常女孩子们在一起看起来很亲昵,但是只有女人自己知道在男人看起来圣洁无比的下阴可以肮脏到什么程度。像语蕾这样每天都要精心清洗护理私处,连尿完尿都要用喷头冲洗一下的的女人当然不会让那处销魂秘洞有任何不洁的时候,但是小娟那小贱货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果然,在小娟把屄凑到我妻子脸跟前的时候,语蕾第一反应就是紧皱着眉头惊慌地躲避,估计小娟那里的味道一定很不好闻。但是被两个男人夹住的她能有多少躲避的空间?语蕾的脸刚偏到一边,就被斌叔抓着头发强行扭了回来。

『小娟都替你舔了半天的脚了,你也该让她爽一爽嘛!』

语蕾身体下方的阿浩促狭地说着,也伸出两手去固定住我妻子的脑袋,斌叔则放开了她的头发,捉着她两只手腕拉扯开。现在的语蕾双臂大张着,身体前倾,身上是洁白无瑕的婚纱,看起来真的很像一个正在飞翔的天使,可惜天使面前不是圣光照耀的天堂,而是一个小丫头散发着骚味的烂屄,而我的语蕾,我的天使,就那样被强迫着把鼻尖凑到了与那张烂屄毫厘之距的地方。

『不要……我……唔……』

语蕾还想哀求着三个人不要让自己做这么肮脏的事情,却被斌叔在身后冷不丁狠狠地一顶。那一下力道看起来真的很大,我猜测斌叔的龟头一定直接顶到了语蕾的直肠尽头,因为连他的小腹都在鸡巴全根而入之后啪地一声撞在了语蕾雪白的屁股上。而语蕾在这一撞之下,再也没有可供躲闪的余地,口鼻一下子就埋进了小娟稀疏的阴毛和两片肥厚的阴唇之间。

『哦……好舒服……』

发出这声无耻浪叫的当然不是嘴巴已经被堵住的语蕾,而是终于得偿所愿,兴奋得身体都不住颤抖的小娟。语蕾的嘴刚一触及她的下体,她就伸出手去揪住了一大把如云的秀发,固定着不让我的妻子逃离她的肮脏之地。斌叔在狠狠一插之后没有再放缓节奏和减轻力度,长长的鸡巴次次到底,以惊雷之势一下接一下地蹂躏着语蕾的小屁眼。另一边的阿浩见此声势自然也不会示弱,比斌叔更粗大的肉棒以更快的速度和更大的力量在语蕾的阴道里疯狂进出,每一下都以十足的力道撞上语蕾的花蕊。

语蕾再也没有一丝反抗之力,身体在两个男人暴风般的摧残下无奈地前后耸动,俏脸也便无法幸免地在小娟的阴唇间上下磨蹭。阿浩和斌叔的操干太过猛烈,语蕾根本没法闭上嘴巴,大声地不停浪叫着,只是这浪叫全被小娟的阴户堵在了嘴里,只传出一阵阵呜呜声。

『啊……好爽……爽死了……再快……还要……』

小娟不满足于只依靠语蕾的节奏来满足自己,她死死揪着语蕾的头发,自己的腰快速地挺动,用那张烂屄与我妻子美艳的脸庞厮磨不止,甚至还故意用自己的阴蒂去追逐语蕾的鼻尖,可怜我妻子高挺的鼻梁此刻却只能供一个小骚货来发泄欲望……

『呜……呜……呜……呜……呜……』

语蕾的呻吟一声接着一声,我觉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了。以前不是没在AV里看过女同性爱,但当其中一个女主角就是自己老婆的时候那种感觉根本就和看AV没有可比性,更别说这并不是一场单纯的女同秀,而是货真价实的三人欺凌一人的4P轮奸!

我觉得我现在应该很愤怒,应该直接把手上的遥控器丢向电视机的液晶屏幕,让这该死的画面从我眼前消失掉,让语蕾已经被奸淫玷污的事实从我脑海里消失掉,可是……我丢掉了遥控器,但只是丢在了床上,然后,我解开了我的裤子……

『蕾蕾姐……把舌头伸出来……我要你舔我……舔我的浪屄……喝我的淫水……快啊……求你了……』

小娟一边不停在我妻子脸上磨着下体,一边还恬不知耻地提出进一步的要求。

我知道语蕾是不会照做的,却在心里隐隐期待着她真的会把香舌从朱唇中伸出来……

『呜……呜……』

语蕾果然没有听话,发出呜呜的声音表示反抗,但事实证明在这三个人的强迫之下,所有她不愿意做的事情最后都会照做,这次也不会例外。

替小娟做出举动的是阿浩,他采用的方法简单而暴力——直接用手掐住了语蕾的脖子!

『他妈的混蛋!』

我第一次情不自禁地骂出了声。语蕾被轮奸没有让我那么愤怒,但是她被伤害我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不过已经发生在数月之前的事情也不需要我的允许,阿浩掐着语蕾的脖子,手指逐渐收紧。语蕾想要反抗,但双手被斌叔紧紧握住无法动弹。

『呃……呃……』

我的妻子发出呼吸困难的呻吟,而这个时候阿浩和斌叔的鸡巴仍然以极快的速度和极大的力道在她两个小穴里不停操着,我看到语蕾的脸已经有点紫色,若不是知道我的妻子现在还好好的,我真怕她会就这样被这三个混蛋玩死。

『哦……好爽……』

小娟大声浪叫了一声,不用说,语蕾的舌头最终还是伸了出来,伸进了另一个女人流着浪水的阴道……

『呃……呃……呃……』

阿浩却还是没有放开语蕾的脖子,反而又提升了几分抽插语蕾花穴的速度。

上面的斌叔感受到肉壁另一边阿浩的鸡巴提速,立刻也加快节奏跟上,镜头里,阿浩的肉棒被语蕾已经浓稠如米浆的淫液染成白花花一片,而斌叔的鸡巴则是被肛门里分泌出的肠液包裹得油光发亮,斌叔本就长得黑,鸡巴则更黑,此刻再和阿浩白花花的阳具一对比,硬是像一黑一白两条巨龙在我妻子迷人多汁的体内兴风作浪。

『哦……哦……哦……蕾蕾姐你这个贱货!你的舌头爽死我了……』

小娟疯狂地挺动着胯部,完全不理会我的妻子已经是处在窒息状态,她两片肥嘟嘟的大阴唇几乎把语蕾的小嘴都包裹进去,我几乎能看到语蕾的舌尖是怎样来回穿梭于她的阴道口、尿道和阴蒂之间的。而更令我震惊的是,随着小娟脸上的神情趋于癫狂,我看到在她的屄和语蕾的嘴的结合处渐渐地顺着她用力磨蹭的节奏溅起了点点水花!

这婊子竟然还是个潮吹体质!真他妈天生浪货!

一个女人顶着另一个女人的嘴不停喷出浪汁,这样的画面看起来虽然刺激无比,但我知道语蕾此刻的感觉肯定并不好受。但是我说不出来会是哪一种感觉会让她更痛苦一点,是被两个男人同时操着小穴和屁眼,还是脖子被掐着无法呼吸,或是被一个小她好几岁的小丫头用骚穴灌了满嘴的淫液,又或者是三者结合?

我无从想象现在语蕾的感觉,事实上连看A片的时候我都不曾想象过会出现这样的画面,尤其是我天使般的妻子被一个女孩站在面前像是对着她的嘴撒尿一样不停地喷出液体,这太荒唐,也太……刺激了……

『不行了……骚货蕾蕾……老娘要来了……要被你舔高潮了……要被你舔尿了……你个骚屄……给老娘接好……』

『操!老子也要射了,浩子你也加把劲,咱们三个一下把这小婊子给灌满了!』

『没……没问题!』

小娟不再称呼语蕾为蕾蕾姐,斌叔死死捏着语蕾的屁股,鸡巴几乎每一次都是完全抽出再狠狠地干进她的小屁眼,阿浩话虽然不多,但脸色凝重,肉棒更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速度,用连绵不绝的节奏操着我妻子的小穴,三个人的默契惊人,像是最顶尖的乐手联合在我已经快要窒息死掉的娇妻身上演奏着声势浩瀚的乐章,一时间,我的眼里只有屏幕上四具交叠缠绕的肉体,耳朵里只有肉和肉撞击的啪啪声,以及夹杂在其中的浓稠液体被搅动的咕叽声……

『呀!!!!!!!!!!』

片刻之后,一声刺耳的尖叫阵痛了我的鼓膜,但我无暇顾及,所有精神都被眼前看到的画面吸引过去。

小娟的身体挺成了一弯弓形,她的身高不算高,但此刻的姿势却像是直接骑在语蕾的脸上。要知道语蕾可是趴在阿浩身上,原本该是脸朝下的,可想而知她的脖子和身体被小娟硬生生弯折到了什么程度!

但扭曲的姿势还不是最震撼的,小娟那声尖叫伴随着的是一波无比强烈的高潮,此刻我才知道刚才她喷的水根本只是毛毛雨,现在她骑在我妻子脸上,胯下那高压水枪一样的喷射才让我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潮喷!

我只是见识到,但我的妻子可是切切实实地感受到!被阿浩掐着脖子,那一股一股的液体虽然是直接喷进她的嘴里,但无法吞咽的她,容量有限的口腔根本盛不下小娟海浪一般的淫汁,那波水珠几乎是瞬间就填满了语蕾的小嘴,然后回旋而出,顺着唇角满溢流淌,很快便湿了身上的婚纱……

我记得欧美的A片里经常会有做爱时掐女优脖子的镜头,据说是窒息时感受的快感会更强烈一些。以前我不明白窒息和快感之间能有什么联系,但屏幕里的语蕾给了我完美的解释。

达到高潮的不止小娟一个人,那声高亢的尖叫掩盖住了阿浩和斌叔两人厚重的低吼,但画面里清晰地展示出在最后的时刻,两人的鸡巴不约而同地挺进了我的娇妻身体的最深处,几乎连四颗卵蛋都要一并塞进去。我已经看不见语蕾阴道和屁眼之间的缝隙,只看见两根肉棒把我妻子的身体塞得水泄不通,那深入的程度使我相信即使不需要抓住语蕾的双臂,阿浩和斌叔只凭两根鸡巴就能把她轻盈的身躯挑起来。

唯一没有做声的就只有语蕾一个人,但她不是不想,而是不能。窒息和高潮,屈辱和快感,正常人谁有机会能同时体会到这几种感觉?我的妻子遇到这种经历,我不知道她是幸还是不幸,但那一刻的语蕾绝对是快乐的,虽然她的眼珠快要从眼眶里凸出来,虽然她嘴角不受控制地流出了晶莹的口水,虽然她的脚掌紧握得如同要把骨头折断一般,但我从她的眼神里,她向后弯折的美腿圈住斌叔的腰,想要把他推往身体更深处的动作里,我知道她的感受是快乐的。

一种我不曾给过她,以后也绝对给不了她的快乐。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