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jungelin jungelin小说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臀

    我叫杨乐天,今年十八岁,成长在一个三口之家。我爸爸叫杨康,是一名医生,工作在救人性命的一线,人到中年,正值事业巅峰,经常一个电话,半夜就要赶往医院。  我的妈妈叫陈慧心,是个光荣的人民教师。  妈妈年轻时便是个标志的大美人,一对水汪汪的眼睛似乎会说话,妈妈鹅蛋般光滑圆润的脸上(最动人的要属那两片湿哒哒的嘴唇,每每抹上唇膏,变更叫人欲罢不能。

    jungelin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臀》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臀》,是作者jungelin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杨乐天,今年十八岁,成长在一个三口之家。我爸爸叫杨康,是一名医生,工作在救人性命的一线,人到中年,正值事业巅峰,经常一个电话,半夜就要赶往医院。  我的妈妈叫陈慧心,是个光荣的人民教师。  妈妈年轻时便是个标志的大美人,一对水汪汪的眼睛似乎会说话,妈妈鹅蛋般光滑圆润的脸上(最动人的要属那两片湿哒哒的嘴唇,每每抹上唇膏,变更叫人欲罢不能。

《臀》 第十二章 免费试读

那天晚上,妈妈煎熬了一个下午,终于回到家中,却是坐立难安,想着今天林兵对自己厚颜无耻的表白,还有那所谓的克制不住的侵犯,妈妈便就觉得羞愤难耐,卧室里浪漫系的淡黄的灯光打在妈妈的俏脸上,让妈妈平添了许多妩媚。

妈妈趁我还没有回家,坐到电脑前,一副小女孩受了委屈后的娇态,不时愤愤地跺跺脚,暗骂林兵滚蛋,自己不该就那么任他轻薄,可是,可是谁让自己那里是如此敏感呢,妈妈想到这里心里更是羞涩,脸上不由自主地泛起红晕,甚至感觉到屁股上火辣辣的,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上面抚摸玩弄,妈妈不由自主地在椅子上扭动了几下屁股,那硕大丰满的屁股因此被挤压得变了好些形状,那种饱满的姿态仿佛要溢出水来,就这样扭动了好几下,妈妈似乎才解决了那只无形的大手带来的瘙痒,如果那张椅子有灵性,估计也得被爽的射上好几发。

妈妈几个长长的深呼吸,终于平静好了心情,将优盘插进了电脑,可这优盘一插进去,又让妈妈想起了里面的日记来,妈妈的心好像被投入一颗小石子,不由地又泛起了涟漪,不知道林兵那个混蛋都写了些什么,我到要看看他说的是真是假,妈妈暗想。

古话说好奇心害死猫,加上女人天生格外强烈的虚荣心,妈妈义无反顾地点开了林兵所谓的日记。

日记始于林兵第一次见到妈妈,可谓一见钟情,各种肉麻的示爱词汇充斥其间,让妈妈看得脸红了又红,心里却暗自有些得意,哪个女人不喜欢被男人在乎,被男人夸奖,不管那个男人是否是自己的丈夫,由于异性相吸,总会给女人带来许多心理上的骄傲,而妈妈和爸爸越来越平淡的感情,让他们之间早就没有了当初的激情,更不用说这些肉麻的情话,仿佛爸爸如此对妈妈还在结婚以前,妈妈脸上流露出淡淡的追忆,所以林兵这一出可是收获了出于意料的良效。

看到这些日记,妈妈虽然心中有些欢喜,可是嘴上却还不依不饶,不停骂到:「这个混蛋,第一眼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

日记到中间,又记录了林兵如何艰难困苦地打通各种关系,这才获得与妈妈同处一室工作的机会,甚至为了这事而不得不拒绝领导安排,得罪了好多领导同事,其中的心酸可见一斑,仿佛是上刀山下火海一般,当然只有当事人知道这些都是子虚乌有,可是感性的妈妈却被林兵的付出有些感动到了,女人的感性在这里又一次帮助到林兵,让林兵的形象在妈妈心里又慢慢提高了许多。

日记大多是在写林兵如何如何为妈妈心甘情愿,不求回报的付出,甚至忽略了自己的老婆,到后面林兵的记录开始露骨起来,他很好地把握了妈妈的心路历程,适时地开始表现出一些对妈妈美好身材的渴望,比如其中一段是这样写的:

今天,慧心刚在学校健身房运动完,穿着一身紧致的运动衣裤就回到了办公室,由于运动衣和运动裤太过紧身,将慧心饱满丰腴的身材完美地展现出来,慧心胸前的一对乳房完全忽略了运动衣可怜的束缚力,以夸张的造型凸显出来,由于运动衣是棉质的,更显出慧心胸前的柔软,走起路来,似乎可以看到弹性的波浪在涌动,让我实在忍不住想要去摸一把,可是我知道,这辈子我也没有可能了,可最要命的并不是慧心的乳房,而是她翘挺的大屁股,在运动裤的勾勒下,慧心的屁股就像两块巨大的棉花糖,柔软至极,好像轻轻一捏就能变换各种形状,但又像充满弹性的橡皮糖,若是失去了挤压,瞬间又能弹回成原来的圆润形态。啊,真是要了我的命,我的下体已经不受抑制地举起,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只有单相思啊,于是我只能去厕所看着慧心屁股的照片狠狠地射了一发。慧心,我爱你。

妈妈看完这些早已经面红耳赤,呼吸沉重起来,胸口的巨大不断起伏,下体不安分地扭动,嘴里呸呸地直骂林兵不是个东西,可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如今自己的内心更多的是羞涩,一种不易发觉的偷情的刺激,和一点点兴奋,而不是应有的愤怒,或许不管是谁,在诱惑,在情欲面前都会有一种不由自主地靠近,这就是人的本性,一种打破逻辑道德的快感正在慢慢侵蚀着妈妈。

妈妈关上了日记,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平复了心情,林兵的计划到这里算是很大的成功了,之后妈妈又点开了有关自己的图片,多数是自己胸部和臀部的特写,甚至有几张是林兵俯视拍摄,露出了好些乳球,最让妈妈羞愤的是几张妈妈弯腰倒茶时林兵的偷拍,照片上,妈妈弯下腰,高高地撅起屁股,外面紧致的裤子由于拉力,自然地向下滑了一小段,露出了内裤的样式和些许臀沟,那种深不见底的诱惑简直让妈妈无地自容,这个混蛋,怎么能拍这种照片,他每次就是拿着这些照片做坏事的吗?

妈妈气愤地砸了砸鼠标,双腿却开始颤抖,妈妈能想象到林兵在她身后猥琐的眼神,仿佛要把她看光了一般,虽然妈妈知道这不可能,然而那种被视奸的刺激,化成扭曲的快感,让妈妈觉得下体一阵湿润,有暖潮不停涌动,妈妈羞愤难耐,几欲动手删了这些照片,可是想起先前和林兵的约定,她又停了下来,最后只是无奈的关掉了照片,妈妈啊,这就是堕落的开始啊!

最终,妈妈艰难卓绝地把林兵给她的任务完成了,看着此时优盘里面一个个不堪入目的片名,妈妈就一阵恼怒,自己的儿子怎么变成了这样,还有这么多母亲与儿子的色情片,难道自己的儿子真的在幻想自己吗,妈妈脸上一阵担忧,夹了夹双腿,又掐了掐自己才克制住再次打开那些视频的冲动。

晚上妈妈等我回来后不漏破绽地像往常一样对我,只是眼神时而有些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第二天早上查看了衣物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妈妈轻微松了一口气,又带着我出门去了学校,太阳照常由东升起,汽车照常排放着尾气,一切都好像没有变化。

到了学校,妈妈好巧不巧的在去办公室的路上碰到了林兵,林兵自然是凑上前来和妈妈一起结伴而行,而妈妈却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看着眼前的美人,林兵暗笑,看来自己的日记起了些作用,看眼前美人的娇羞样,真让自己忍不住想吃了她。

「慧慧,你真是一天比一天好看,快迷死我了。」林兵主动打开话题。

妈妈脸一红,只骂了一句:「混蛋!」

林兵可不在乎这不痛不痒地责骂,说到:「慧慧,你的屁股也越来越翘了!」

说着还故意放慢脚步,在妈妈身后像饿狼一样的觊觎着妈妈的丰臀。

妈妈听了实在羞得不行,直接回过身,一脚狠狠地踩在林兵脚上,然后加快步伐离去,林兵观察着妈妈的反应,暗自高兴,也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到了办公室门口,妈妈打开门,正当妈妈半个身子走到办公室内,林兵在后面快速伸出一只手,在妈妈紧致的屁股上轻轻摸了一把,然后就收回了口袋,妈妈整个身子一震,紧张地伸出头四处看了看,好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坏事,看到没有人经过才松了口气,羞红着脸对林兵骂到:「你神经病啊,被别人看到死定了!」

说完恶狠狠地瞪着林兵,眼里充满羞愤。

「不要怕,慧慧,我是观察好没人才摸的嘛。你的意思是不是只要没有人看见就可以给我摸了?」林兵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妈妈听了,一下把门向外关去,快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屁股坐下来,大骂林兵变态。

在妈妈看来是咒骂,在林兵看来却都像是能让人发情的春药,林兵一手挡住要关上的门,走进办公室,嬉笑着说:「慧慧,你的屁股这么大,这么用力,小心把椅子坐坏了啊,可是要赔钱的。」林兵刚说完,一本书就被妈妈羞怒地砸了过来。

一个上午,妈妈面对其他两个女同事总是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尽量避免和她们交谈,另外两人也没有在意,倒是林兵乐于看见妈妈这种害怕出丑的娇态,妈妈越是害怕伸张,就对林兵越是有益。

到了中午,另外两名女老师去午休了,妈妈看办公室又只剩下自己和林兵,觉得自己还是离开比较好,可是林兵哪会给她机会。

「慧慧啊,昨天说的事办好了吗,优盘可以给我了吧?」林兵问到。

「给,我去午睡了。」妈妈把优盘给了林兵,刚想离开,却被林兵一把抓住小手。

「别走啊,我们得一起分析才行啊。」林兵不怀好意地说到。

「你自己不能分析吗?」妈妈一脸为难地问到,小手想挣脱掉林兵的大手却挣脱不开。

「那哪行,乐天是你的儿子又不是我的,你更加了解他,你的加入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啊,你难道不想快点解决问题?」林兵也是一脸为难地说到。

「我……」没等妈妈说完,林兵就把妈妈按在了椅子上,自己又搬来一张椅子坐在了妈妈身边,然后一只手搂在了妈妈腰上。

妈妈在林兵的强势下半推半就就坐了下来,可是刚坐下就感觉林兵左手的不安分,嗔怒到:「你手拿开!」

「我就不嘛~ 」林兵一个老爷们,恶心地撒娇到。

「林兵,你不要太过分。」妈妈态度看起来有些坚决。

林兵却没有收手的动作,继续无赖无比地说到:「嘿嘿,我就不拿开,你能怎么样,吃了我不成?没事的,慧慧,昨天都抱过了,现在让我搂一下也不会少一块肉不是嘛!」

「你看,你儿子看的这些影片的类型都是偏向于熟女啊,妈妈啊!」林兵的手在妈妈腰间轻微地抚摸,嘴上转移着话题,吸引妈妈注意力地改变。

妈妈一方面对林兵的流氓行为倍感无奈,妈妈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只感觉有苦说不出,却不知道该怎么反抗,确实昨天抱也抱过了,屁股也被林兵轻薄过了,再反抗也不能收回些什么,只是让他握着自己的腰部而已吧,另一方面,妈妈看着电脑,听着林兵的话,对儿子的行为感到羞愧难耐,脸色一阵白一阵红,无地自容,确实,虽然很多是日文字,但也有许多母亲,熟女的字样,昨天自己就已经发现了,现在在外人面前被提起,妈妈只感觉羞耻万分,难道自己的儿子真是如此变态吗?妈妈心中深深地为我感到担忧。

林兵突然不做任何提示地点开了一部名叫我的教师母亲的影片。

妈妈见了,始料未及,啊一声闭上了双眼,用小手挡住,骂到:「你要死啊,点开来干嘛?」。

林兵看了觉得好笑,一边拿开妈妈的小手抓在自己手里,一边说到:「没事的,睁开眼睛看看才知道自己儿子究竟在看什么对吧,不看怎么能了解呢,而且你可能不知道很多这些片子还具有性教育意义,可能会帮助你解决儿子的有关问题。」林兵安抚地抚摸着妈妈的小手,信口胡编到。

妈妈却哪里肯睁开眼,就算真的有好处,对妈妈来说在一个大男人面前看黄片也太过于羞人了。

可是林兵并不着急,随着a片的开始,不断地给妈妈讲述着剧情:「哎,你别说这个电影里的孩子和你儿子年纪还真差不多,长的还挺像。」

妈妈听了,忍不住睁开了眼,看了一眼之后,就一巴掌拍在林兵身上:「胡说什么,哪里像了。」

「这不是神似嘛!」林兵的手在妈妈腰间渐渐往下滑入。

妈妈自然也感受到了林兵的动作,说到:「神似你个头,你的手规矩点啊!」

林兵这次老实地嗯了声,点了点头,手停留在妈妈腰的下缘,不再动作。

很快电影里的女主出来了,是个身材丰满的少妇,林兵一见女主便说到:「你看看这个女人,和你的形象是不是挺符合,都是身材饱满,丰乳肥臀型的。」

妈妈没有回话。

林兵自顾自地说到:「可是身材再好,也好不过你,你的屁股的手感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啊。」林兵看着妈妈邪恶地笑了笑。

妈妈瞪了他一眼,示意林兵注意分寸,可怜妈妈自己都觉得这样的威胁实在是不痛不痒。

电影的故事发展的很快,都是老套路,什么儿子偷看妈妈洗澡啦,躲在房间里看黄片啦,用妈妈的衣物打飞机啦……中间男孩掏出阳具,妈妈总是惊叫着闭上了眼,好一会才睁开,可是随着次数频繁起来,妈妈似乎也习惯了,不再大惊小叫,只是偶尔闭上眼睛,林兵把妈妈的反应一一看在了眼里,一只手在慢慢从腰际落到了妈妈的大腿上,妈妈几次拍了林兵的手不成,见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就随他去了。

影片渐渐进入佳境,女主人公开始帮男孩打飞机,男孩开始能自由地拥抱女主,甚至抚摸她的硕大的乳房和丰腴的屁股,妈妈在一边看得脸色涨红,眼睛闭了又睁开,睁开又闭上,有时又用余光瞟一瞟林兵,见他没有看着自己才放下心来。

接下来,女主在男孩的央求下,开始允许男孩用自己的屁股射精,看着片子中与自己儿子同龄的男孩用粗大的肉棒在自己妈妈还穿着紧身裤的屁股缝中来回摩擦,将女主的屁股压得不断发生形变,妈妈觉得下身不断湿润起来,屁股渐渐有种瘙痒感。

林兵适时察觉了妈妈的反应,等了这么久时机终于开始成熟,林兵按耐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一只手在妈妈丰腴的大腿上来回轻轻地滑动,妈妈今天穿的是一条白色的休闲裤,虽然是休闲裤,可在妈妈丰腴的大腿上却显得有些紧绷,特别是坐下来后,裤子便和大腿天衣无缝地紧紧贴合在一起,林兵随着手中的动作,清楚地体会到妈妈大腿的饱满和韧性,说来也奇怪,虽然妈妈十分厌恶林兵的小动作,可是林兵的抚摸却有种解痒的功能,让妈妈一时陷入了是否要阻止林兵的两难境地。

就在妈妈进退两难的时候,电影中的男女已经进入到了天地交融的境界,妈妈先是窘迫地闭上眼,可是耳边尽是女主不知羞耻的呻吟声,还有男孩冲击肉臀的啪啪啪的声响,妈妈感觉心中如小鹿乱撞,有种声音在不断蛊惑着她睁开眼睛,妈妈终于受不了内心的煎熬,眼睛慢慢睁大,当看清了屏幕中男女的动作,妈妈更是觉得瘙痒难耐,双腿开始不停夹紧,手不知所措地在衣服上移动,眼中竟然慢慢把男孩看成了自己的儿子,而片中的母亲也是自己,以一种羞人的姿势,跪在地上,接受儿子粗壮的冲击,想着这些,妈妈双腿间更是感觉有暖流涌出,坐立难安。

此时,林兵看着妈妈的反应,另一只手放在妈妈腰间,在妈妈大腿上的手放在了妈妈肩上,轻轻将妈妈拉进自己怀里,妈妈沉溺与片中的场景,一时间没有动作,林兵趁机一只手抚摸着妈妈的后背,从上而下慢慢滑到妈妈的臀瓣上方,轻轻地用手指挑开妈妈的休闲裤和白色的蕾丝内裤。

就在林兵即将从上面将手伸进妈妈的内裤的时候,妈妈终于发现自己的处境,察觉到林兵的不轨,妈妈紧张地用自己的小手按住林兵的大手,慌乱地说到:「不要……」

林兵自然不会放弃,他用一根中指在妈妈的屁股缝中轻轻地扣挠,让妈妈心里感到一阵刺激,嘴在妈妈耳边轻轻地哈着气,轻轻地说到:「慧慧,没事的,就摸一下,我想死你的屁股了。」说着,林兵将另一只手覆盖在妈妈腹部,将自己手心的热度传至妈妈的小腹,直至全身。

在林兵细心谨慎地挑逗下,加上屏幕中的刺激,妈妈坚持不住地妥协了:「那,那不要伸进去,就,就在外面。」

林兵本来就没指望可以一次性突破,只是想慢慢让妈妈接受他的侵犯,同意他的侵犯,在听到妈妈的回话之后,林兵大喜,十分大度地将手抽了出来,可在抽出一半的时候又出其不意地将整个手掌顺着妈妈的臀肉伸了进去,尤其利用中指在妈妈臀缝中间狠狠摩擦了一下,然后才快速退了出来,林兵通过指肚可以清楚感受到自己摸到了妈妈娇嫩的屁眼,虽然只有一瞬间却还是让林兵的肉棒狠狠地跳了跳。

妈妈的菊花感受到了外部的刺激,狠狠地收缩了一下,把刺激由下而上传遍了妈妈的身体,让妈妈一阵机灵,妈妈用力夹紧双腿,狠狠地白了林兵一眼,看林兵还算老实的拿出了手并没有其他动作,就没有再说什么,那一刻的风情万种让林兵顿时食指大动。

林兵的手隔着裤子,由妈妈的腰部滑到了妈妈饱满的屁股,由于是坐着,林兵只能抚摸到一点被挤压出来的臀肉,林兵自然不会满足于此,他轻轻用力,把妈妈再往自己怀里送了送,此时妈妈就像小鸟依人一般被林兵抱在怀里,由于靠在林兵怀里,妈妈的重心落在林兵那一侧,林兵的一只大手便能从妈妈侧臀沿着妈妈微微抬起的屁股摸了下去,或许是被林兵的手膈应到了,妈妈在林兵将手伸入自己的屁股下面时,竟然主动地抬了抬屁股,让自己更向林兵怀中倒去,方便了林兵的抚摸。

林兵察觉到妈妈的动作,得意地笑了笑,说到:「慧慧,宝贝你的屁股真好,又大又软,还充满弹性,不像咱们办公室那小李和小王的屁股,都干瘪了似得。」

其实李老师和王老师正直年华,哪里会有干瘪之说,尤其是李老师屁股还水灵灵的翘挺着,林兵趁没人的时候摸的可不少,但是她们一跟妈妈比起来,可就是天上地下了,不论是型号,翘挺度,还是弹力在林兵看来都不及妈妈的屁股。

「你就是个色狼,天天盯着女人的屁股看。」妈妈被林兵摸得舒服又难受,嘴里娇骂着。

「我哪有看别的女人,天天都盯着你的肥臀看才对。」林兵说到。此时片中的男孩跨坐在女主身上正用女主硕大的乳房夹着自己的肉棒,来回抽动,妈妈哪有见过这种场面,微微撇过头去,却将自己的脑袋更加靠近了林兵,呼出来的气息不断自己着林兵的荷尔蒙。

「什么肥臀不肥臀,难听死了。」妈妈感受着林兵的揉捏,心中一阵阵刺激,林兵放在妈妈腹部的一只手也在围绕妈妈的腹部,不停地抚摸,又传给妈妈一阵阵燥热。

「本来就是肥臀嘛,谁叫你的屁股又大又肥。」林兵用嘴唇轻轻地触碰妈妈的耳垂,又伸出舌尖试探性地舔了舔,弄得妈妈一阵机灵,不停地躲闪,林兵放开胆子,张开嘴,一下子轻轻咬住妈妈的耳垂,让她不能再躲闪。

「啊,轻点,你个变态,谁会喜欢屁股又大又肥的肥婆,混蛋啊,轻点!」

妈妈的身体小幅度地扭动着,像是一条妖艳的水蛇。

「你的屁股确实又大又肥,可却不是肥婆,而是那种翘挺圆满的肥沃,让任何男人见了都想冒死捏一把,都想扑上去咬一口,我们学校可没有一个女老师能比上你,你看看那些男老师盯着你屁股时狼一般的眼神就知道了。」林兵的一只手渐渐滑到了妈妈的下胸围。

「我怎么觉得只有你的眼神才像个饿狼似得?嗯,你手轻点。」妈妈臀部耳垂一起被袭击着,忍不住地轻哼一声,妩媚的一声呻吟让林兵整个身子都酥麻了,像是一剂春药注射在了林兵心头。

「慧慧,你今天穿的是白色内裤吧,你知道吗,你还是穿黑色的内裤最性感了。」林兵的舌头由妈妈娇嫩的耳朵,慢慢向下,舔舐着妈妈的脖颈。

妈妈感觉到林兵在自己身上留下了一点又一点口水,天性爱干净的妈妈,感到了些许厌恶,但那口水的中淫靡的气味以及男性的荷尔蒙刺激又让妈妈无法开口阻止,只得尝试躲闪逃避,带动着丰满的身体不安分的扭动,好奇地问到:「你个色狼怎么会知道我穿什么颜色的内裤?」

林兵轻笑到:「慧慧,你可能不知道,你的屁股实在太肥大了,每次弯腰下去倒水时,总是会带着裤子向下退好一截,自然露出了内裤上面的一小块,特别是你穿着黑色内裤的时候,内裤的颜色和臀肉的雪白形成鲜明的对比,特别是那些蕾丝内裤,把你的臀肉在镂空处挤出好些,真是诱死人了,有的时候甚至还会露出臀沟,每当看到那深不见底,诱死人不偿命的屁股沟子,我就要去厕所里想着你解决一下,我写的日记你没看吗?」林兵的嘴轻轻的吸吮着妈妈的脖颈,像是吸血鬼在吸食血液。

妈妈感受到林兵嘴中的力道,脖子情不自禁地挺直,嘴里直叫到:「啊,你轻点,混蛋,留下痕迹就完蛋了。」

妈妈推攘着林兵,让他松开自己一些,听着林兵每天偷看自己屁股的描述,臀部一阵阵火辣,虽然昨天在林兵的日记中就已经见识到了林兵的下流,可哪里有今天这般刺激?妈妈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嘴里骂到:「你个混蛋都写的什么流氓日记,下流,以后不许看,更不许偷拍!」

妈妈一想到自己的屁股就那么直挺挺地翘立在林兵眼前,由于臀肉的肥硕,在弯下腰时,稍显紧身的裤子都没办法完全包裹住妈妈的大屁股,反而更加勾勒出其美满的形态,甚至由于紧绷而下滑,暴露出妈妈的内裤和肉臀,妈妈一想到自己以这种羞人的姿势被林兵看透,下身就忍不住一阵湿润,羞涩地无地自容,脖子更是撒娇似得扭动,这样一来就好像在配合林兵的舔舐吸吮。

林兵再也忍不住,看着眼前美人的骚动,又重新伸出舌头在妈妈整个小巧而精致的耳朵上来回舔舐,不停地将舌尖抵进妈妈的耳洞,来回刺激着妈妈的身心,「慧慧,摸都摸过了,怎么还不让看了?这样可不行,我可要天天看,还要让你脱了给我看!」

林兵嘴里说着下流的话,左手从妈妈左边一块肥臀,挤到了中间,隔着休闲裤被妈妈的屁股吸进去的缝隙来回摩擦,不断刺激着妈妈的菊花一张一合,一根中指更是弯曲起来,在妈妈阴户的位置不停地扣弄,由于穿着清凉,妈妈的感受很是清晰具体,惹得妈妈不停地无力挣扎,下流的话语更一下一下刺激着妈妈的心脏,让妈妈嘴里不停喊着不要不要,林兵的右手也是看准时机,一下子覆盖在妈妈硕大的乳房上,开始轻轻按压。

妈妈觉得胸口一沉,才察觉胸部受袭,再想阻止时丰满的奶肉却已经被林兵的一只大手野蛮地包裹,妈妈下身以及胸口不时传来的双重刺激让妈妈胸前反抗的动作越来越小,只有嘴里还嘟哝着:「啊,你个混蛋,不能摸那里。」

「那里是哪里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林兵右手在妈妈的乳房上,原本的轻按此时渐渐变成揉捏,可是妈妈今天穿戴的文胸在林兵看来实在太过厚重,影响了很大的手感,不过这种保守的良家形象又给了林兵一种别样地刺激。

妈妈虽然隔着厚重的胸罩,可是依然清楚地感受到了林兵恰到好处的揉捏,想到自己的胸部正在除了丈夫以外的男人手中变换着形状,妈妈紧张地将一只小手放在林兵的大手上,羞涩地说到:「就是,就是这里啊!」妈妈感觉一阵阵电流由奶肉向下传去,又有一阵阵电流由臀肉向上传去,两种电流冲撞在一起让妈妈不时有种不可名状的兴奋。

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妈妈的一只小手正按着林兵的大手,不停地指导林兵在自己胸前抚摸揉捏,林兵怎么会就这样放弃对妈妈的挑逗,他继续问到:「这里又是哪里,你不说,我又怎么知道?」

妈妈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双腿不停地交换摩擦,羞愤地说到:「就是我的乳房啊,你个混蛋。」

林兵看着少妇的羞态,不仅没有松手,反而更加兴奋,手里力道也大了起来:「可是我很喜欢揉捏你的乳房啊,没想到它们比实际看起来还要大呢,分量可真足啊,是不是还有奶啊?」林兵一只手拖着妈妈的下乳房故意掂了掂,羞辱着妈妈的自尊。

「啊,你个混蛋,我才没有,你别再摸我的胸部了!」妈妈自觉的胸部太大,习惯了穿着比自己胸围小一点的内衣,自然把自己的胸部收束的更加饱满沉重,可没想到今天这个秘密竟然被一个男人发现了,而这个男人还在用羞人的方式把玩着自己的乳房,让自己觉得自己的贞洁正在一步一步瓦解。

林兵上下其手,好奇地问:「那为什么屁股那么羞人的地方你都可以给我摸,乳房却不可以呢?」

妈妈一阵无语,这个混蛋,明明是他得寸进尺强迫自己,如今竟然变成是我自愿给他的了,妈妈一阵羞恼:「你个混蛋,胸部只有丈夫和孩子才能摸的啊!」

林兵更加好奇道:「你的意思是你的屁股什么人都可以摸咯?」

妈妈一听赶紧辩解道:「才没有,那里只有丈夫可以摸的!」

「那你为什么给我摸呢,莫不是你已经把我当成了你的丈夫?」林兵好笑道。

「才,才没有,是你强迫我的!」妈妈心里感到阵阵羞耻,脸色更是红润,不知所措地辩护到。

林兵知道妈妈自尊心挺强,没有再纠缠,说到:「好好好,是我强迫你,我就是个混蛋,是个流氓,可要怪也只能怪你太诱人了啊!你看你这么敏感,是不是老公很久没有安慰你了?」

妈妈想起自己的丈夫,内心感到一阵空虚,多少个夜晚自己想寻求安慰的时候他却不在自己身边?而此时自己却被另一个男人搂在怀里上下其手,自己是不是太对不起老公了,可是与林兵这种偷情的刺激又让妈妈觉得无法拒绝,特别是林兵对自己臀部富有高超技巧的按抚揉捏,难道自己真的是个淫荡的女人吗?

林兵的流氓行径很大程度上正好弥补了妈妈对丈夫的这种空虚,可妈妈嘴上自然不会承认,语气却很弱地反驳到:「才没有,你以为所有男人都和你一样整天想着不干净的东西?」

「要是哪个男人见了你不想,我可真早以为他是性无能了,我要是你男人,就要天天吸你的乳房,捏你的屁股。」此时电影中男孩正在把女主的乳房放在嘴里,使劲地吮吸,林兵看了联想到一些刺激的事,用嘴摩擦着妈妈的脸蛋,问道:「想让你的儿子吸你的乳房吗?」

妈妈看着屏幕中的画面,听到林兵的问话,更是一顿羞赧:「你个变态,我才不会呢!」

「刚才可是你说的,只有丈夫和儿子才能摸你的胸部,要是你儿子想摸,你给他摸吗?」林兵刺激地问道,手中力道也渐大起来。

妈妈感觉胸口的挤压,一声闷哼,娇羞地说到:「天天才没有这么变态,我刚才说给儿子摸,是在他小时候,又不是长大了!」妈妈嘴里说着,却觉得下体一阵兴奋。

「可是慧慧,你嘴里这么说,你下面好像不是这么想的啊,你看。」林兵把手指从妈妈屁股底下抽出,带出了好些粘液,原来妈妈下面的小溪早已经透过薄薄的内裤,从休闲裤中溢了出来。

妈妈看着林兵手中的液体,顿时羞愧难耐,低下头去不敢做声。

林兵心中想着变态的事情,觉得刺激,觉得下体快要爆炸了,于是牵引妈妈的一只小手来到胯间,妈妈的小手刚碰到林兵炙热的阳具就又缩了回去,几次往返林兵有些不耐烦了:「我把你摸舒服了,你也要回报一下我吧,我的宝贝慧慧,你说是不是?」林兵咬住妈妈的鼻尖吮吸着。

「我才没有舒服!」妈妈一口辩解到。

「哦,原来你还没有舒服,是我的错,那我就来让你好好舒服舒服!」说着林兵一把将妈妈抱起反转过来,一下紧紧地按在自己的腿上。

妈妈大惊,拍打着林兵:「混蛋,你干嘛?」

林兵紧紧控制住妈妈,强硬地说到:「别动,这样我们两人都能舒服,你看你湿成这样了,很想要了吧?」

「我没有!」妈妈在林兵身上不停地扭动着,刺激地林兵差点射出来。

林兵用双手拖住妈妈的肥臀,妈妈感觉重心不稳,顿时吓得搂住林兵的脖子,更让林兵把头一下埋进了自己的一对乳房中,妈妈感觉不对,却又不敢松手,两难的几欲哭出声来。

林兵此时却没有了怜花惜玉的心情,头隔着妈妈单薄的体恤在妈妈胸口胡乱磨蹭,双手更是全方位地捏揉扣挖着妈妈的屁股,让妈妈刺激得双腿紧紧绷直,慢慢沉醉于此时的姿势当中。

林兵由于早有准备,今天特地穿了一条单薄的运动裤,内裤都给省了,他松了松裤子,让自己的肉棒顶着裤子直挺挺的站立着,然后拖着妈妈的巨臀,先是让妈妈的阴户对着自己的阴茎轻轻地落下,几下之后自己又抬起屁股,对着妈妈的阴户重重地顶去。

妈妈哪里受过这种刺激,也不管自己胸部的处境,更加用力地将林兵抱住。

下体的刺激简直像是被林兵剥掉内裤直接插进去抽插一般,而且妈妈感觉到林兵下体竟是这样的雄壮粗大,一时间更加湿润,不免与自己老公的尺寸对比起来,竟然要大上了好多,在自己经历的为数不多的肉棒中,这根绝对算得上巨大,可是想法一出,妈妈就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还在把其他男人的阳物与自己老公的对比,自己真是不要脸。

林兵就这样拖着妈妈来回顶了好几十下,终于感觉累了,把自己的肉棒压弯,让妈妈的屁股坐在上面,对妈妈说:「宝贝,你自己来回动动。」

妈妈哪肯做这样羞人的动作,直摇头不肯动作,林兵只好两只手握住妈妈的水蛇一般的腰肢让妈妈的屁股在自己的腿上来回不断地摩擦。

渐渐地妈妈感觉下体越来越燥热,不再需要林兵控制就开始自己动作起来。

林兵空出双手一只手抚摸着妈妈丰满地大腿,一只手将妈妈的鞋子褪去揉握着妈妈保养的十分精致的小脚,将妈妈五个娇嫩的脚趾头一一把玩,手指在妈妈脚心花着圈圈,脑袋则是深深地埋藏在妈妈的两乳之间。

林兵听着妈妈不停发出的丝丝娇喘,以及电影中男女哼哼啊啊的淫荡叫声,林兵淫性大发,林兵对妈妈说:「慧慧,我来扮演你儿子,让我们来玩脸色扮演!」

妈妈一听,直呼不要,下体却不自主的开始收缩,林兵没有管妈妈,两头埋在妈妈胸口,张开嘴说到:「妈妈,天天想要吃你的奶。」说着张开嘴,隔着妈妈的体恤和胸罩开始吮吸妈妈的乳头。

妈妈的奶头早就已经挺立,受到言语和肢体上的刺激,下体更是一阵阵热浪涌出,妈妈不停地扭动上身,嘴里喊到:「不要,不要,天天怎么可以……啊,嗯。」说着娇喘不断涌了上来。

林兵也觉得刺激无比,下体不停地跳动,继续说到:「妈妈你的屁股好软,你的大腿好有弹性啊,你的脚趾头好可爱,我好喜欢,我要天天摸着它们!」

「不可以的,你是我儿子,啊,你是我儿子啊!」妈妈已经渐渐进入佳境,心里有种前所未有的刺激,下体来回摩擦地速度也不断提高,睁开眼睛看着眼前埋头在自己胸前的林兵,似乎已经变成了自己的儿子天天,这种超越道德的想象让妈妈激动的不行。

此时电影里男女的交合也接近尾声,男女最后在巨大的快感后一起进入了顶峰,男孩发出了低沉的吼叫和喘息,妈妈听在耳朵里竟有了我的影子,终于再也忍受不住,整个人绷紧,死死抱住林兵,一股淫水由下体涌了出来。

林兵感觉到妈妈的高潮,下体被妈妈的淫水一下一下冲打着,整个肉棒被妈妈的屁股狠狠地吸引着,林兵也忍受不住,挣脱开妈妈的怀抱,下体不顾妈妈刚刚高潮完的敏感快速抽动,上面用自己的嘴裹住妈妈的嘴,向妈妈嘴里输送着唾液,如小孩撒娇似得说到:「妈妈,刚才你是想用你的大奶子闷死自己儿子吗,看我不把你的奶子捏坏!」说着林兵的手从妈妈的领口伸了进去,由乳沟滑入,抓住妈妈小半个乳肉,使劲揉捏把玩,像是要挤出水来。

妈妈听着林兵淫秽的话语,感受到胸部被林兵赤裸裸地侵犯着,想出声阻止,却只发出了阵阵娇喘呻吟,同时妈妈的下体正比平常更加敏感一百倍的接受着林兵的摩擦,让终于又忍受不住,再次喷出一股股淫液。

林兵感受到肉棒的火热,也忍受不住,精关打开,一股有力的精液喷涌而出,隔着裤子冲击着妈妈的阴户,与妈妈一起到达了高潮。

高潮后,妈妈渐渐恢复了理性,想到自己刚才的淫荡举动,觉得大羞不已,感觉到林兵的一只手在把玩着自己的小半个乳房,妈妈更是羞愤,用尽全身力气将林兵的手拿了出来,站起身来,一巴掌拍在林兵脸上,眼眶红红地骂到:「你就是个畜生!」然后小跑出去,自然是要趁着没人回宿舍解决一下就在自己身上的残局。

林兵摸了摸火辣辣的脸,拿出纸简单擦了擦自己湿漉漉的阳具,冷哼一声:「哼,小婊子,我就喜欢你这个清高劲儿,等着跪在我胯下求饶吧!」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