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执着坎坷的爱》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执着坎坷的爱》有哪些作者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执着坎坷的爱 执着坎坷的爱

    十八岁的铁蛋,哼着渴望主题歌,拎着镐头,牵着一头黄牛,牛背上驮着一个袋子,袋子里面装着今天的收获,有桔梗,龙胆草等药材,踏着落日的余晖,快乐的向家里走去。  村边的小河,清澈的河水,哗哗的流淌,河边一个少女,在青石板上洗着衣服,眼睛不时的望向通往山里的下路,乌黑的大辫子,系着红头绳,清纯的大眼睛流露出少女的娇柔和刚毅,上身穿了一件白色衬衫,下身一条蓝色裤子,脚穿一双自己做的布鞋,纯朴秀丽。

    老柳 状态:连载中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执着坎坷的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执着坎坷的爱》,是作者老柳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八岁的铁蛋,哼着渴望主题歌,拎着镐头,牵着一头黄牛,牛背上驮着一个袋子,袋子里面装着今天的收获,有桔梗,龙胆草等药材,踏着落日的余晖,快乐的向家里走去。  村边的小河,清澈的河水,哗哗的流淌,河边一个少女,在青石板上洗着衣服,眼睛不时的望向通往山里的下路,乌黑的大辫子,系着红头绳,清纯的大眼睛流露出少女的娇柔和刚毅,上身穿了一件白色衬衫,下身一条蓝色裤子,脚穿一双自己做的布鞋,纯朴秀丽。

《执着坎坷的爱》 第十二章 争论 免费试读

回家,多么温馨的词汇,可李玉田不免心里有点慌乱,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玉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昔日的亲家母,如今要变成丈母娘,感觉很荒唐,也很尴尬。二丫似乎看出李玉田的不安,一路上紧紧依偎在李玉田身上,手紧紧我住李玉田的手,虽然招来很多人异样的目光,可同时也给了李玉田很大信心。

小镇不大,李玉田和二丫背着包,不一会就找到了玉琴所在的理发店,这是一间比较时尚的理发店,招牌上醒目的写着‘爱琴美发’李玉田先进去,看见里面顾客挺多,小张一眼看见李玉田,赶紧微笑着说:“李叔,你回来咋不先写信告诉我,我还想着去车站接您呢,哦,这是二丫吧,快进来放下包,累了吧。”

李玉田笑着打过招呼,帮二丫把包放下。二丫看了看小张,轻声说:“我妈呢?”

小张说:“琴姐不舒服,在家休息呢,等我忙完,送你们回家。”

二丫和李玉田不觉有点茫然,搞不清小张说的家指的是那个家。小张给这个顾客理好发以后,对其他顾客说:“对不起吗,稍等一会,我家来客人了,我送他们回去就回来。说我拎起二丫的包,带着满脸困惑的李玉田和二丫走出美发店,穿过一条胡同,进入一个院子,两间瓦房出现在眼前。

小张近院大声喊:“琴姐,二丫和李叔回来了。”

房门开了,只见玉琴头裹着头巾,脸色有点苍白的迎接出来,激动的说:“二丫回来了,妈好想你呀。”说我忍不住抽泣起来。

二丫看见妈妈,也不觉眼圈红了,颤抖着喊了一声‘妈’也抽泣起来。

小张快步跑过去,一把扶住玉琴,充满关爱的说:“琴姐,你怎么出来了,受凉怎么办,快进屋,都进屋。”

李玉田和二丫看在眼里,不觉有种特殊的感觉。玉琴在小张面前,似乎有点娇羞,眼里满是温情的眼光。房子不大,外面一间是厨房,里面一间卧室,里面一张双人床,一个双人沙发,简单整洁,充满温馨。

放下包,玉琴和小张招呼李玉田和二丫坐下。小张对李玉田和二丫说:“快过年了,理发的人多,我先去店里,你们做”,然后有对玉琴说:“可别出去了,外面多冷啊,我忙完买菜,等我回来在做饭,别忘了把苹果吃了。”

玉琴温柔的说:“知道了,你快去吧。”

小张走后,二丫才对玉琴说:“妈,你是怎么了,什么病啊,怎么不去医院看看啊。”

李玉田也说:“是啊,你脸色可不好啊,应该看看。”

玉琴脸色不觉红了,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没事的,看过了,养几天就好了。”

二丫还是不放心的说:“要不,我陪你去医院吧。”

李玉田似乎看出问题了,对二丫说:“我看没啥大事,养养就好了,快把给你妈买的衣服拿出来呀。”

二丫这才不在追问,打开包,拿出给玉琴买的衣服,玉琴看着衣服,眼睛有一次湿润了,慈爱的说:“妈不缺衣服,你有这份心就足够了。”母女二人说这贴心的话,这是以前所没有过的,也许是都经历太多的缘故吧。李玉田一时间插不上话,只是坐在那听着,心里还是很慌乱,不知道一会而已说出来,玉琴会什么反应。

说了一会。而已忍不住问:“妈,你和小张怎么回事?你到底什么病?”

玉琴红着脸,小声说:“而已,玉田,其实我不说,你们也看出来了,我们在同居,上次之所以给你们写信,是我实在没办法了,他,他要和我结婚,我知道他是真的爱我,我也真的爱他,可我毕竟比他大十多岁呀,我不同意,可,可我发现我居然怀孕了。”

一句话,把二丫和李玉田惊呆了,李玉田红着脸,不知道说啥好。二丫结结巴巴的说:“你,你说啥?你,你怀孕了,是,是他的吗?你,你想给他声孩子吗?”

玉琴伤心的流下眼泪,抽泣着说:“二丫,别怪妈了,妈对不起你,对不起小张,五天前妈流产了,我,我失去了我们的孩子啊,说完‘呜呜’的哭出声来。

沉寂沉默,没有人说话,只有玉琴断断续续才抽泣声在屋里回响,是那样悲伤,李玉田不觉低下头,要是以前,他一定瞧不起玉琴,可现在,他有种心痛的感觉。二丫情不自禁的搂过妈妈,也不觉跟着掉下眼泪。

玉琴住哭泣说:“玉田不是外人,我不怕丢脸的说,我没想到四十多岁了,居然爱上一个年轻人,我实在没法拒绝他的爱,可我不能那样做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我知道不能和他结婚,可我实在舍不得他,二丫,玉田,你们帮帮我吧,我快崩溃了。”

李玉田不好说什么,低头不语。二丫看着玉琴说:“妈,如果你们真的相爱,结婚又怎么了,我支持你。”

玉琴没想到二丫会这么说,本来做好了被女儿责骂的心里准备,这到把玉琴惊呆了。

二丫接着说:“我也不瞒你,我们这次回来,一是看看你,而是把外债还清了,最主要的是我和玉田也要结婚。”

一句话,可把玉琴吓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恐的说:“啥,你,你在说一遍。”

二丫坚定的说:“我和玉田结婚,已经决定了。”

李玉田老脸通红,不敢抬头。玉琴半天反应过来,拼命摇头说:“不不,这不行,不行,这,这是扒灰,是乱伦啊,你们胆子咋比我还大呀,二丫年轻不懂事,玉田你,你也是四十多的人了,咋能这样啊,这是造的什么孽呀。”

李玉田头低的更低了,不敢抬头。二丫倔强的说:“我们结婚怎么了,他没媳妇,我是寡妇,铁蛋死了,这不应该算扒灰乱伦,你和小张真心相爱,我和玉田也真心相爱,我们妨碍谁了?你就是不同意也得同意,告诉你,我们一家睡在一起半年多了,李玉田,你说话呀,别又怂了,别让我瞧不起你,你要是男人,就当着我妈的面求婚。”

李玉田好不羞愧,二丫一番话,激起了李玉田的勇气,抬起头对满脸茫然的玉琴说:“玉琴,我,我和二丫是真心的,我,我要娶二丫为妻,请你答应。”

玉琴抬起手‘啪’的给了李玉田一个耳光,愤怒的吼道:“别做梦了,除非我死了,否则你们别想。”

二丫也愤怒的大声喊道:“你干嘛打他,我愿意,我就嫁给他,只有他对我是真好,你风流快活的时候想过我吗?你知道我受了多少委屈吗?今天我也豁出去了,你知道爹为啥把二贵鸡巴剪掉吗?因为他强奸了我,知道我为啥跑出去找玉田吗?狗子也强奸过我,他们都上过你。”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样,把李玉田和玉琴都惊呆了。没等他们反映过来,二丫冷冷的说:“你们知道了,李玉田,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李玉田心里说不什么滋味,有愤怒,更多的是对二丫的遭遇心痛,双拳紧握,咬咬牙说:“二丫,你受苦了,为啥不早告诉我呀,我怎么会嫌弃你呀,你,你是为我们家才受的罪呀,二丫,今生我娶定你了。”

二丫在也控制不住自己,扑进李玉田怀里‘哇’的一声哭出来:“我不敢告诉你,我怕你不要我,对不起,我会做你最好的媳妇。”

两人抱在一起泪流满面。玉琴看着两个人如此相爱,从心里感动,也流下眼泪,狠狠的给了自己两个耳光,悔恨的说:“二丫,妈对不起你呀,是我害了你呀,苦命的儿啊。”三个人不觉抱在一起哭泣。

门被推开了,泪流满面的小张进来抽泣着说:“我都听见了,琴姐,你就成全二丫和李叔吧,也成全我们俩吧,我们都是真心相爱的,李叔,二丫,你们不要在怪琴姐了,她也不容易啊,她的过去我都知道,你们并不了解她,她也是不得已啊。”

四个泪人半天才止住哭声,慢慢平复下来。玉琴长叹一声说:“冤孽呀,我还能说啥呀。”

小张第一个高兴的跳起来,像个孩子一样搂过玉琴狠狠亲了一口说:“太好了,琴姐,我爱你。”

玉琴满脸羞红,眼含热泪幸福的回亲了小张一口羞涩的说:“嗯,知道了,我也爱你。”

二丫依偎在李玉田怀里也亲了一口说:“玉田,我爱你。”

李玉田激动的搂紧二丫说:“我也爱你。”说完亲了二丫一口。

都是不自觉的亲吻,可都是最真的爱,四个人同时脸红了。

小张先反应过来说:“我做饭去,今天咱们好好庆祝一下,这是我最开心的时候了,哈哈。”

玉琴娇羞的拍了小张脑袋一下说:“你呀,真是大孩子,快去吧。逗的玉田和二丫忍不住笑出声来。”玉琴脸更红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