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白纸(canykuo)的小说 作者白纸(canykuo)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虫使 虫使

    我,曾经有个名字,叫闵学光。  或许吧,毕竟我已不清楚自己究竟算不算个人,这样的姓名,似乎没有多少的实质意义。  眼见瑄蓉的外观转变,尽管一切发生就像眨眼之间,但我已经不确定,自己睡了多久、被埋了有多长时光。  没有腐烂,没有原因,活着,就是我现在所剩下的全部一切。

    白纸(canykuo)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虫使》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虫使》,是作者白纸(canykuo)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曾经有个名字,叫闵学光。  或许吧,毕竟我已不清楚自己究竟算不算个人,这样的姓名,似乎没有多少的实质意义。  眼见瑄蓉的外观转变,尽管一切发生就像眨眼之间,但我已经不确定,自己睡了多久、被埋了有多长时光。  没有腐烂,没有原因,活着,就是我现在所剩下的全部一切。

《虫使》 十四、最残酷的对决 免费试读

医院内

“嗯,你体内邪气已去除的差不多呢,这下子我也安心多了。”手指搭在璐嘉额头上的秦香荷,脸上总算露出些许欣慰地表情。

“真的么?谢谢你秦医生,这些日子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

璐嘉抽搐地眼角上,仿佛像喜而泣般地感动,真挚的性情,看不出有任何一丝做作地模样。

“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别记挂在心上。”香荷一面收拾着医疗器具,轻松的表情,尽可能将惨剧淡化掉地安慰道。

其实,香荷的目的不仅医治璐嘉而已,也试图用她作饵、静待邪蝗再度上钩,只可惜对方似乎早有戒心,非但没再现身,隐藏的行踪更起人疑窦。

“老实说,我比较担心的反而是你离开之后,毕竟在医院里我还有能力保护你……也许,待在这边过阵子再回去会比较好些。”

“我……知道……”啜泣地璐嘉似乎有什么事想说,欲言又止地筹措犹豫。

“嗯,我知道你一直把伤痛憋在心里头,看来,你还没准备好跟我说。”香荷紧紧握住她的手,一面抚慰着那遍体鳞伤的遭遇,一边却试图引导璐嘉把心中秘密吐露出来。

香荷曾经追问过不少次有关指染她的恶魔到底是谁,但可能是因为对像太过亲密,璐嘉总在最后关头无法表达而崩溃痛哭,令人不忍心再继续追问。

“医生……呜……”

“别心急,你可以说出来的,也许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

“我说……她……她是……”璐嘉的嘴唇颤抖不已,缓缓过了许久,才吐出一个人的名字。

晚间九点时分

高耸地大楼前,秦香荷退去了医师装扮,换上一袭黑色劲装,带着连罩式的安全帽,除了刻意隐瞒身份外,似乎更为执行某种目的才来到这里。

“这里应该就是璐嘉所说的地方了。”

香荷爬上对面的高塔,以高倍数望远镜端详着各角落,发现目标的每个楼层几乎黑丫一片,只有十三楼灯火通明,似乎像在举行庆祝会一样地喧腾欢乐。

“是那里了。”

她仔细地勘查每个动静,发觉这楼层内的所有人,几乎都带着蒙面头套,而且多数是相近地昆虫面具,他们不仅寻欢做乐,不少人更直接脱光衣服,当场在酒席间直接地做爱起来。

“真是污邪的淫乱聚会,不过从这些人的面具看来……铁定跟邪蝗是脱不了关系了。”

香荷心想此次行动是来对了,尽管莘怡姊曾告诫她千万不可贸然行动,但敏锐果敢的病荷仙子,还是没有知会便以身犯险。

她一面专注地找寻目标,只可惜观察许久仍毫无所获,倒是一名脖子拴着狗炼的裸身少女,吸引住她的目光。

她察觉到,所有与会者尽皆享乐,惟独这名少女,是被当成母狗般地拴在地上,整个头罩着性虐待地专用皮面具,仅仅露出的薄唇,正急促颤抖地用力喘息。

由于听不见任何声音,香荷只能观察出少女体态十分年轻,跟自己的亲生妹妹年纪相仿,体型、身高也十分接近,但观察地时间越久,香荷越发觉得自己那好管闲事地正义感就难以压抑下来。

“这些可恶的坏蛋……真是太过分了!”

她能感受到少女的身体正不断遭受凌辱,或鞭打、或嘲弄,甚至过分到前后两穴都被假阳具折磨地死去活来,娇弱地身躯拚命颤抖,无助地哭嚎叫人不忍。

“不行,在这样下去她会被玩死的。”明知道此番只是初步地监视行动,但香荷却克制不了一再飙高的血压,想冲过去救人。

而这群歹人仿佛各个都着魔似地拚命玩弄她,捣弄、搓揉、掴掌,好似不把少女活活折磨致死是不会罢休一样,不知怎么,香荷越来越觉得这女孩体型十分酷似自己所熟悉的亲人。

当被蒙住脸面地无辜少女,再次因过激地凌辱而晕死过去时,香荷再也无法忍受地跨步一跃,脚下金轮瞬间化成光毯,将她带往对面地高楼目的地。

“砰!碰!”

片片银花在空中飞舞,柔软地花瓣却似精钢锻造般能碎穿层层玻璃,四散地落叶瞬间吹起一阵异香,让所有沉欢享乐的妖人们立刻哀声四起。

“哀啊!吓!吓!啊……呼吓!”

凄厉的哀号痛苦万分,带有净香神法的特殊香气,果真对这些蒙面怪人,起了不小地杀伤作用。

喧闹的舞台被这股香气席卷之后,除了吵杂音乐依旧,所有的宵小们尽皆躺平,伤的,不是四肢抽搐无法动弹,便是气息陨弱地晕死过去。

“嗯,看来那个”魔头“并不在这里,刚好可以趁机带她离开。”香荷快步地走过去,并将少女脸上的面罩取下,突然间,她只感到一阵剧烈无比的心痛滋味。

“什……什么!筱晴……怎么会是你?”香荷怎么也没想到,原来备受欺凌的无辜少女,竟然,会是自己的亲妹妹!

“筱晴!筱晴!你快醒一醒啊……不……这不可能是真的!”

香荷的内心难过万分,怎么也料想不到,邪蝗的手段会如此快速、残酷,竟然连自己不相干的妹妹都惨遭指染。

就在此时,喧闹的音乐瞬间熄灭,而关闭的投影机竟自动地播放出一段影片。

“这……这是……”

影片出现在一名女子背后,看起来年纪不大,还穿着跟妹妹相同的校服,跟着筱晴也进到了画面中,似乎被以问路为藉口,拐骗到了隐密之处后惨遭数名怪人轮奸得逞。

“不!不要……不要!呜呜……”香荷声嘶力捷地想吓阻,无奈影片一切早已发生,除了抱紧妹妹哭泣外,竟然什么事情也阻止不了。

影片没有结束地播放下去,之后的处境更加悲惨,不仅被人当狗一样拴了起来,甚至无时无刻受尽各种地欺凌羞辱,仿佛为了某种目的而被拘禁胁迫。

“嘿嘿,你姊姊根本不关心你,看,她现在正在照顾一名染上邪毒的女护士。”

画面中,一名女子将手指对准筱晴脑袋,并强迫她观赏一幕香荷替路加治疗的画面。

“什么?这是什么时候?”香荷不明白那魔女究竟是何用意,但更担心的是,到底这影片如何拍摄的?竟能拍到她为璐嘉医治的过程片段。

难不成,邪蝗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并且暗中做好了事先埋伏?

香荷的心理越看越惊,终于,她明白这恶魔的用意,因为恨欲转化是源源不绝被灌着到妹妹体内。

“嘻嘻嘻,看吧,姊姊有能力去救一名外人,但对你却弃之不顾,就算在痛苦地快活不下去,也没有任何人会来救你呢,哈哈哈哈!”

让香荷更心疼的是,妹妹的坚强与韧性,却始终等不到拯救她的人出现,一次又一次地徘徊挣扎,只是换来更多、更无情地严厉折磨。

“姊……你为什么不来救我?姊姊……”虚弱的少女每每在晕绝之前,总是不断喘息地呐喊着姊姊得名字。

“呜呜……原谅我……呜……筱晴……原谅姊姊啊!呜……”

这些日子以来,香荷想得无不是怎么对付邪蝗与其势力,心思全放在这魔头跟小宇身上,岂料敌人比她想像中更加狡狯,竟然会先对身旁的至亲下此毒手。

“恨……尽情的恨你姊姊吧,把所有加诸在你身上的苦难,全化成最痛快的恨意吧!哈哈哈哈!”无时无刻,恶魔始终不断地加强筱晴身上的恨欲,邪恶的意图也变得越来越明显。

“不……在这样下去……筱晴一定会变成跟这些人一样,甚至除了恨之外,全然地丧失自我。”香荷心急地想用净香神法替妹妹治疗,殊不料香气刚灌入她的体内,立刻激起一阵惨烈地哀叫声。

“糟糕……体质已经无法接受神力,而且是急遽地恶化下去,我……我必须立刻以元神替她治疗才行。”

香荷脸色难掩一丝犹豫,因为妹妹的情况虽万分紧急,可一旦在此替她治疗的话,若邪蝗在此刻出现,依现在的情况恐怕连自保力量都所剩无几。

“不管这么多了……筱晴,你千万要支撑下去啊!”手心搭在妹妹的额头上,尽管明知就是个致命陷阱,香荷依旧没有选择地奋不顾身。

“啊……”放开的能量,从她手中源源不绝地窜入筱晴体内,尽管痛苦的挣扎持续不断,但毫无血色的脸蛋总算有了一丝红润气息。

“太好了,筱晴至少还能够吸呐元神的能量……咦?”

突然,香荷感到有一丝古怪地方,妹妹的身体虽不再排斥金轮的光芒,但却反过来拚命撷取更多法能,这种情况似乎不该发生在一名身染邪毒的少女身上。

“嘿嘿嘿,真不知道该说你太蠢、太愚笨,还是该夸赞我自己设下的陷阱太过完美,嘻嘻。”

邪恶的笑声,快的让香荷不急思索,黑暗中一名脸带着“女鬼面具”的阴森怪人,直接走进到了她的身旁,而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大秽气,瞬间竟能让满地的徒众们脱离神法束缚,快速地激醒过来!

“吓吓!唔哈!咕咕……吓!”

“不好……”香荷察觉妹妹体内的反噬力量,更明白自己现在深陷在可怕的绝境当中。

“咕咕……找死啊……你这贱女人!哈吓!”数名蒙面杂鱼奋力地想教训这受困的病荷仙子,哪里知道还没噗到对方,激射而至的银花钢片就在他们身上打出许多大洞。

“别想靠过来……啊……”可惜猛虎也有难敌猴戏的时候,香荷手上还得顾着妹妹,法术难以施开,更别说想攻击那鬼面怪人,只是她的双眼并不见胆怯,有的,也只是无尽旺盛的恨意。

“嘻嘻嘻,今天你别想就这么轻易离开呢,就当做那天打扰我们欢愉时刻的报偿吧,哈哈哈哈!”

阴森的笑声听不出性别男女,好似用了变声器一样,明明是跟香荷毫无瓜葛之人,猜不透为何需要连声音都特意隐瞒着对方。

(不……不好,真的非常不妙,小宇……莘怡姊,希望你们收到我的讯息能即时敢到这里……)

早在鬼面怪人现身之时,香荷便偷偷地按下了紧急呼叫器,只是这会儿连自己都不知道,是否还有足够法力能够支撑到他们俩来的时候。

“嘻嘻嘻嘻……没有用的,你是等不到那时候的,哈哈哈哈!”

能看穿人心的恶魔,活生生就站在香荷的面前,只可惜手中不断流失的大量神力,却让她失去了制敌先机死命苦撑。

另外一面

“响了!响了!惨了!惨了!这东西真的在响了!”

嘴里大叫不妙的小宇,一身的制服还没脱去,打从补习班出来便一路狂奔地往目标急跃前去。

“这……这是测试吗?还是香荷真的出事了?”

“天啊……真希望这东西是用在我身上,而不是叫我去救人才好。”小宇的心头想着两位天女如此厉害了得,若真有危险,自己恐怕帮倒忙的成份会比较高些。

不过他的心里还是十分着急的,毕竟跟香荷相处也好段时日,虽然这人喜欢装小气又爱作弄自己,但其实对他仍是体贴、照顾有加,感情难免挂记,不要出事才好。

学了一个月的仙法神术,小宇虽未能腾云驾雾,但急奔的跳跃力与超越常人许多,一会功夫,竟以时速百里身法忘目标飞奔。

“嘻嘻!主人说的家伙似乎来了,看吧,这家伙将是我们试验”蚩神邪法“的第一个牲祭!”

浑身结满肉瘤的魁武巨人,脸面布满肉珠,更认不出以往俊俏模样,大喝一声地从高中直落而下,掀起万般惊石波涛,硬是拦在了小宇面前。

“唔……好痛……怎么会突然爆炸……咦?你是谁?”受到波折的少年从废墟中跳了出来,档在他面前的,是个子高他两倍有余的石肤巨人。

“喝?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是你这小子!哈哈哈哈!太好了!真是太有趣了!”石巨人看清楚小宇之后,竟放声地开怀大笑起来。

“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挡住我的去路?快给我让开!”

“哈哈哈哈!想要过去吗……你可是得死在这里呢!”石巨人刚想伸手攻击,却突然想到自己的同伴仍停留在高楼上面。

高处的漆黑魔女,浑身颤抖的厉害,似乎没想到自己头一个要杀的对象,竟然会是他!

“嘻嘻嘻!好老婆,怎么还不下来……要不就让给你,好尝尝他死前的处男滋味如何?”石巨人似乎有意挑动对方心思地怪笑道。

“老婆?原来还有一个吗?”小宇的心头暗暗吃惊,但隐约感到有股杀气,已悄悄地在背后升起。

“原来,她就是你喜欢的女人?”浑身包住诡异黑皮肤的阴森魔女,不断地甩动常常尾巴,悄然无息地在小宇耳边说道。

“你……你是?”

“那……你就为了她,去死吧!”瞬息的音调转变快速万分,就在小宇还不及反应之时,一根尖锐地硬刺,已然直接穿透他的左肩夹骨!

“啊啊!”

一旁的巨人开心地看着,毕竟,对他来言这可是一件出人意料之外的精采乐事呢。

另一方面

急起直追之人,还有枢文天女转世的魏莘怡,不过尽管她的神力比香荷还高出许多,但行至半途,却遭遇到更让人意外地阻拦。

“这……怎么会是这样?”

迷蒙的雾气显然是个结界,而且,还是枢文天女原本十分熟识的术法。

“嘻嘻嘻嘻。”

“你还不快点现身!别挡住我!”魏莘怡的性格向来直接,尽管已经知道对方身份,却依旧将金轮化成“枪笔”直刺对方。

“呵呵,急什么呢?”

“你……还不快点撤除雾界仙踪!”只见枪笔探而无物,反更陷入越浓地雾气中,若施法者不及早解除咒语,转眼可能就要耽误救人的时机了。

“我?为什么要撤呢?”

“你的姊妹病荷先子有难,难道你要见死不救?”

“就算以前有万般不是,你我也不该有隔世仇,况且我们都出于同一圣元,何以到了今天仍执意跟我们画清界线吗?”枢文天女跟这女子似乎素有嫌隙,为了及早脱离结界,竟需要用示弱的语气这般强调。

“嘻嘻,急什么?”

“你!”

“她不过是将体验我所经历过的事而已,为何姊姊需要如此惊慌?”迷雾中,另一名带着笑脸面具的神秘女子,却是轻描淡写地一语带过。

“你……当真成了那魔头的走狗,到现在还要如此自甘堕落吗?”眼看亲如姊妹的女子竟如此不顾情面,枢文天女握住枪笔的手都开始微微地颤抖着。

“哼,他现在已经控制不了我,嘻嘻,倒是让病荷姊姊也尝尝看那种滋味,应该挺不错才对……”神秘女子的话没说完,枪笔已经直刺而来!

“你真是无要可救!”

“哦……是啊,这倒让我想起来呢,当初你们是为了什么而不肯救我……”

神秘的面具里散发着诡异红光,一股阴森的恨意急闪而过。

“你……到底心里想怎么样?”

神秘的女子突然收起术法,瞬间冻结的迷雾,露出暗巷街道的灯火原貌。

“听好了,我要的事情其实很简单。”

“你只要把小宇还给我,而且,让他永永远远属于我一个人的……”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滋意胆大的神秘女子,似乎铁了心直接表明心意,尽管没有了结界屏障,她知道光凭枢文天女一人,根本逃离不了她的手掌心。

片刻之后

急忙赶至十三楼层的枢文天女,放眼望去空无一人。

“这……这是?”喧闹的舞台如今竟也空无一物,仅留下碎裂掉的呼叫器,丢置一旁。

“不好了……香荷,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内心的情绪复杂万分,理不出半点头绪的魏莘怡,只能凭借神秘女子所留下的一点线索苦苦追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