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郝叔和他的女人》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天堂男根小说阅读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郝叔和他的女人 郝叔和他的女人

    郝叔,姓郝名江化,湖南衡山人,小学肄业。他原在衡山县某家大型国有化肥工厂做普通生产工,因此机缘,我和他见过一面。  我的母亲叫李萱诗,比父亲小十二岁,是他的大学师妹,在县政府上班。母亲生相端正,身材高挑,不仅容貌娟秀,倾倒众生,而且兰心慧质,热情善良,待人接物如春风化雨般沁人心脾。

    天堂男根 状态:连载中 类型:乡土人情
    立即阅读

《郝叔和他的女人》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郝叔和他的女人》,是作者天堂男根倾心创作的一本乡土人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郝叔,姓郝名江化,湖南衡山人,小学肄业。他原在衡山县某家大型国有化肥工厂做普通生产工,因此机缘,我和他见过一面。  我的母亲叫李萱诗,比父亲小十二岁,是他的大学师妹,在县政府上班。母亲生相端正,身材高挑,不仅容貌娟秀,倾倒众生,而且兰心慧质,热情善良,待人接物如春风化雨般沁人心脾。

《郝叔和他的女人》 (八) 免费试读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歌毕舞散,颖颖缓缓地坐到地上,垂首不语。蓬松的白色长裙散落开去,像一爿簇拥的牡丹花,高贵优雅,神圣不可亵渎。一位身着白色燕尾服的俊朗男士,翩翩向前,爱怜地抬起颖颖的瘦尖下巴。四目相对,含情脉脉,说不出的缱绻,说不出的缠绵…

记忆中场景,正是左京和颖颖结婚那天的盛况。所谓金童玉女、才子佳人、大红地毯、洁白婚纱、亲友祝福、祷词礼赞等,最后都抵不过一个“食色性也”!

坐在客厅,面对满桌丰盛的菜肴,听着一阵紧接一阵的肉股撞击声,我感觉房屋似乎摇晃起来,头晕目眩。然后,女人的娇喘,被无限放大,最后塞满每个角落。那种略带哭腔的叫床声,甜蜜得似一个永远醒不来的梦!

当尘埃落定,万籁俱寂,我扫一眼腕表:八点四十五。掐指算来,颖颖第一次“三人行”,持续了整整六个小时,比我第一次多出约半个小时。

“老郝、琳姐、颖颖…”我润润嗓子,敲了敲紧闭的房门。“出来吃晚饭了——”

稍息片刻,徐琳朗声回道“萱诗姐,我和颖颖的衣服落在更衣室,麻烦你去拿一趟吧”,听上去绵绵无力,酥软到骨头里。于是,我折回更衣室,捡起散落在地板上的衣缕,码放整齐后,给他们送进房间。

但见老郝靠床而坐,一只手随意搭在徐琳肩膀上,一只手环住颖颖细腰。琳姐和颖颖偎依左右,缱绻缠绵,窃窃私语。在老郝毛茸茸的胸膛和肚皮旁边,四只玲珑圆润的乳房,骄傲地瞪视着你。放佛在说:还有比我更白、更润、更挺、更大的吗?

见到我,颖颖脸颊升起两朵粉红桃花,娇羞地蜷进被窝。

“颖颖,穿上衣服,起来吃饭…”我理了理鬓角,把她的衣纱放到枕头边。

俄顷,颖颖轻语道:“妈,我不饿…”

“傻孩子,不吃点东西,晚上怎么睡,”我往床沿上坐下。“来,乖,听妈妈的话…妈妈特意给你准备了参汤,吃一点,对身子好。”说完,吩咐诗芸盛来一小碗香喷喷的热汤。

颖颖动动身子,接过我递给她的纹胸,在被窝里穿好,方慢腾腾坐起来。我拿上一件米白色衬衣,轻轻盖住她娇躯,又替她整理整理秀发。

“妈,我自己来吧,”颖颖展颜一笑,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待其打理头发完毕,我接过诗芸手中的参汤,舀上一小瓷,吹了几口后,送到她嘴边。

颖颖呡上一口,细细品味一番,又掇上一口。

“味道如何,好喝吗?”我笑盈盈问。

“嗯,好喝——”颖颖甜甜一笑,砸砸嘴巴。“妈,谢谢你。”

“傻孩子,我是你妈,谢我什么,”我摸摸颖颖头发。“有一个聪明乖巧的好女儿,妈要谢你才对。”

琳姐凑过来,恬着脸说:“好妈妈,女儿也要你喂——人家要嘛。你不要厚此薄彼,只疼一个嘛。”

我“噗嗤”一笑,唾道:“去去去,我才没这么大女儿,要喝自己动手,桌子上一大罐呢。”嘴巴上说着,还是连喂琳姐三口。

老郝吃饱喝足,摸着圆滚滚的肚皮,油光满嘴回到房间。诗芸为他点上烟斗,老郝猛吸一口,惬意地吐出一个袅袅上升的烟圈。接着朝大师椅上一坐,拍拍诗芸屁股,示意她蹲到两腿间…

我白老郝一眼,骂道:“臭不要脸的东西,歇一会儿,你要死啊。没看见颖颖在喝汤么?就把那恶心玩意露出来,什么人嘛。诗芸,别给他做!”

“呵呵——”老郝咧嘴笑笑,拉起诗芸,躺到床上。“说得也是,不能败坏媳妇食欲。”话刚出口,一只手却环住颖颖细腰,另一只摩挲着徐琳屁股。“还是老婆见识高明,待媳妇吃饱喝足,咱们大被同眠,嘿咻到天亮。我说四位老婆,你们举手表个态吧,嘿嘿。”

“好呀,我没意见,一起睡暖和,”琳姐眨眨眼睛。

“我…也没什么意见,”诗芸羞赧一笑,转过身。

“儿媳妇,你呢,跟不跟爸爸睡?”老郝笑眯眯拈起颖颖尖下巴。“你要是说个不字,可会叫爸爸好伤心哦。”

颖颖双靥绯红,久久不语。见状,我抡起拳头砸老郝一拳,骂道:“有琳姐和诗芸妹妹陪睡,你还乱伤什么心。颖颖,甭理他!”

老郝嬉皮笑脸地说:“琳琳和诗芸哪够?好老婆,最起码,还要加上你。咱们四人大被同眠,春宵一刻值千金,哈哈。”

“呸!日日新郎,夜夜洞房,总有一天叫你油尽灯枯,早见阎王爷,”我戳老郝脑瓜子一把。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老郝眼珠子骨碌一转,看向颖颖,叹道:“唉,我说漂亮媳妇,脑瓜子咋还不开窍呢。你不是和琳琳一起陪我睡过吗?我当时看你也蛮放得开,玩起来很疯。现在只不过多一两个人睡觉而已,有那么难下决定吗?快说,要不要一起睡,不然爸爸打你小屁股!”说着,扬手作势去拍颖颖屁股,吓吓她。

哪知颖颖把眼睛一瞪,撅起小嘴道:“你敢!谁蛮放得开,谁玩起来很疯,净胡乱编造,哼!谁要跟你睡,人丑就爱作怪——”接着瞄我一眼,垂下头,羞涩地说:“我跟妈妈睡,你爱跟谁睡跟谁睡去,甭来吵我和妈妈。”然后蜷进被窝,一把盖住头。

“你跟你婆婆睡,我跟我老婆睡,那你还不是拐弯儿同意跟我睡,哈哈——”老郝连被带人搂住颖颖,在床上打起滚来。“好媳妇,你太可爱了,爸爸爱死你。”

“就你自作聪明,老东西!”我暗骂一句,脸上露出舒欣的微笑。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