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漂泊旅人免费 漂泊旅人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纹面 纹面

    随着身体的一阵哆嗦,我终于从噩梦当中惊醒过来。窗外依旧一片漆黑,我摸索着,在床头柜上找到了烟盒和打火机,双手颤抖着掏出了一根,然后点燃。  当烟雾顺着气管进入肺部后,之前因为紧张而剧烈跳动着的心脏方才在尼古丁的作用下缓缓的安定了下来。  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大约五点多钟了。想着即使再睡,到天亮之前只怕也很难睡着了。我干脆叼着烟,光着身子走进了卫生间,打开了淋雨喷头……

    漂泊旅人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纹面》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纹面》,是作者漂泊旅人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随着身体的一阵哆嗦,我终于从噩梦当中惊醒过来。窗外依旧一片漆黑,我摸索着,在床头柜上找到了烟盒和打火机,双手颤抖着掏出了一根,然后点燃。  当烟雾顺着气管进入肺部后,之前因为紧张而剧烈跳动着的心脏方才在尼古丁的作用下缓缓的安定了下来。  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大约五点多钟了。想着即使再睡,到天亮之前只怕也很难睡着了。我干脆叼着烟,光着身子走进了卫生间,打开了淋雨喷头……

《纹面》 第200章 免费试读

“严平……你要干嘛?”

“不要……你疯了么?”

萧肃言和王烈的怒喝声在我耳边响起,我同时感觉身形一滞……这应当是王烈出手对我使用了“两仪缚”!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和如此近的距离,王烈即便禁锢了我的身体,却也来不急止住我前冲的惯性。最终,在现场人员惊骇的目光中,我燃烧的身体最终消失在了封印结界的透明壁障之中,只在表面留下了一圈圈扩散的气流波纹。

还没等众人从我的疯狂举动中回过神来,又一道白色身影跌跌撞撞的冲向了封印结界。这一次“发疯”是夏姜,她的动作虽然笨拙,但实际的速度比我还快,眨眼的功夫,封印结界上再次显现出了圆形的扩散波纹。

王烈支撑着站直了身体,侧过脸朝萧肃言望了过去。萧肃言呆滞了半响后,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你看我也没用……启动结界供奉的确实是我的血,但也仅此而已罢了!结界的咒文,启动血阵的布设结印这些,都是周静宜之前用传音告诉我的!我知道,作为结界的布设者,我应该有能力对这封印拥有一定程度的操纵和控制能力,可之前的情况你也都看见了,那么一点时间,我能依照她的指示完成封印的布设并成功启动已经非常勉强了,控制操纵方法这些方面,我都没来的急问她……”

听到萧肃言的解释,王烈的眉头拧到了一块。不过就在结界外的人们茫然不知所措时,原本因为重伤而昏厥的观雪忽然直立起了身体,并发出了指令,那指令声异常诡异,虽然是从观雪口中发出的,但却仿佛来自于极其遥远的另一个世界一般……

“围绕祭坛……布设四方接引阵……准备加固封印!”

听到这声音,春日等人先是一愣,接着毫不犹豫的取出了布阵器具,按照观雪的指令开始了行动!

“这怎么回事?刹那……你们要干嘛?还有,观雪怎么了?她明显被人操纵了,你们怎么能听从她的指令安排?”王烈警惕的注视着行为怪异的观雪,厉声呵斥起了春日等人。

“是主母……是周静宜!”此时的春日回应道。“我们五个身上有她的血脉,你应该知道,血脉羁绊即便在法阵和各种封印结界之中也是无法阻隔的。她现在正在操纵观雪告诉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王烈听罢楞了一愣。“……原来如此!难怪你们五个进来后都以她马首是瞻了……不过既然你们五个跟她都有血脉羁绊,她为什么不操纵你们四个,单单选择了观雪!”

春日一边弯腰低头快速布置着法阵,一边默默的回答道:“她已经没有能力强行遏制我们四个人的精神意志进行操纵了,只有观雪,只有观雪在昏厥中暂时没有思维和意志,现在的她……还能影响和操纵的,也只有观雪了!”说到这里,春日抬头望向了王烈。“我知道你一直在怀疑她,提防她……总担心她会做出对我们人类不利的事情……可现在你都看见了!她如今的处境自身难保,即便如此……她都还在竭尽全力的想要帮助我们完成封印结界!可你却依旧还在怀疑她动机不纯!你难道就感觉不到一丝愧疚么?我理解你,在你看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可你摸着你的良心想一想,造成现在这种情况的人难道是她么?她设计这一切,仅仅只是希望能够让自己的爱人从此常伴身边罢了……你刚才不在,没看到之前发生的一切,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吧……破坏了封印,最终放出那怪物的人是思宗、睿宗他们了!”说到这里,春日的眼角泛出了隐约的晶莹!

王烈扭头朝萧肃言望了过去,面对王烈的确认,萧肃言点了点头!“我一直跟在那些人的后面,他们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了。破坏封印的确实不是周静宜了……你要还不信,喏,孙聪、那两个女人她们也都是当事人!”

当看见孙聪、柳惠茹还有陈小薇都点头确认后,王烈没有再说话,低着头径直走到了春日身边,接过了春日手中的法器和布阵物品……

……身体穿过封印结界的瞬间,预想中的碰撞并未出现!而在越过结界的同时,王烈施展作用在我身上的“两仪缚”效果也随之消失。“九鼎束缚的力量很奇特,具体讲就是能进不能出。”想起凤凰说的情况,我释然了。萧肃言制作的这一临时封印想必同最初的周穆王制造的那个封印应该是一样的。我因此顺利的进入了这一封印结界,而并未受到那外层壁障的阻拦。不过当我抬头试图在封印内寻找支配者以及被支配者裹挟的母亲时,我瞠目结舌的呆滞在了当场……

因为我并未看到封印当中的祭坛,出现在我眼前的竟然是整座螺旋城!

眼前的螺旋城高大、巍峨,气势雄伟壮观,散发着炫目和瑰丽的光彩……

……密密麻麻的人群。各种不同肤色的,不同外貌的人们一排排、一行行的跪坐在螺旋城外的地面。他们朝着螺旋城动作整齐划一,手臂高高举起,又重重的拍打到地面!手掌着地的同时,屁股因此而高高翘起!那不断重复的动作和姿势,就像是起伏的波浪……

我的耳中更是充斥着人们发出的巨大声响。声调因人而异,但发音却出奇的一致,那音调的节奏让我联想起基督徒的祷告,和尚们的诵经,穆斯林的礼拜!虽然我根本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念些什么,但从他们虔诚的动作以及肃穆的表情来分析,他们是在祈祷、是在歌颂,颂扬某种或者说某个“伟大的存在”!

除了人群,我还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妖魔……与我之前碰见的妖魔不同,各种妖魔们此刻也同现场的人类一样,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它们依据各自的种类,整齐的排列在人群之间的各个区域,如同警卫一般,注视着人群的一举一动……

除了妖魔和人类之外,我还看见了数不清的各种各样的动物!有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我甚至看到到了传说中飞龙!当然,凤凰的形象也出现在了我的视野当中……天空中,凤凰和各种不同种类的飞禽围绕着螺旋城在飞翔,盘旋。除了飞禽之外,天上更多的则是所谓的“天使”,那些天使几乎占据了螺旋城附近的全部空域,咏唱着和人类一样的曲调。

“这、这怎么回事?幻觉?还是说我真的穿越到了那个世界?”

就在我冒出这一疑问的时刻,我的耳畔响起了令我魂牵梦萦的声音!

“……阿平!你、你怎么进到封印里面来了?”

“妈妈?是你吗?真的是你?我、我是追着你还有那个东西进来的!”我的心随即安定了下来!母亲能够对我使用“传音密语”这证明她尚未遭到支配者的毒手,不仅如此,还证明了她的安全应当暂时无忧!要她正在同支配者殊死搏斗的话,恐怕她也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同我之间进行交流了。

“……为什么要追进来?你难道不知道进来是死路一条么?”

“我知道……但你说我该怎么办?眼睁睁的看着你被那东西抓走,然后什么也不做的呆在外面等?妈妈……你觉得,你要死了!现在的我可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般的苟延残喘生存下去么?”

母亲沉默了……

过了半晌,我听到了母亲的召唤!“……我明白了。那你来吧……到螺旋城的顶部的祭坛来吧!我在这里……”

“……有很多人,还有妖魔……我不知道我能不能顺利抵达呢!他们看上不去像是幻觉,因为我的红莲之眼告诉我,他们是真实存在的!”我望了望前往螺旋城顶端需要经过的路线,淡淡的说明着。

“放心走吧……他们不会攻击你或者阻拦你的。他们确实不是什么幻觉,而是这个结界封印内部的造物。在封印中,他们是真实的存在,但仅仅也只是存在而已!”

我迈开步伐,依照母亲的指示开始前进。

“仅仅也只是存在而已?妈……你这话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呢!”我踏入了朝拜的人群当中……为了逃避我身上散发的火焰,礼拜的人们四散奔逃,并立刻为我闪开了一条前进的道路……

“呵呵,封印是这样的了!所谓封印,往往都是用在力量强大的目标身上的!一般来说,制造封印的人要能消灭目标对象,你觉得他会不消灭么?正因为消灭不了,所以才会制造封印用以禁锢和束缚目标!而封印能够禁锢目标,并不是说封印就拥有凌驾于目标对象之上的力量。封印禁锢目标的主要方法其实是迷惑目标,迷惑的方式多种多样,比如制造迷宫,让对象深陷迷宫找不到出路,又或者像你现在看到的,创造出一个存在的世界以满足封印对象的欲望需求,令其沉湎其中无法自拔……但这里的一切都仅仅只为了束缚封印对象而存在,这些存在绝对不会去做同自己”工作“无关的事情的……”

“原来如此……我感觉我好像明白了!不过那东西又怎么会摸到了封印的边界,把你卷进来了呢?”我行走在人群当中,平静的扫视着四周的那些“人类”、“妖魔”以及各种“生物”,它们麻木不仁的表情和反复进行的动作令人感受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压抑感。

“……应该只是一个意外!刚刚建立的封印,构建这个世界需要时间,那东西应该是在这封印世界尚未构建完毕时碰巧撞上了封印的边缘。不过,这碰巧却真的把咱们娘俩儿害惨了!嗯,貌似还不止咱们娘俩儿,还有个呆丫头好像也进来了……”

听到母亲这句话,我楞了一下,随即眼睛眯了起来。“……是夏姜!我能看到我之前留在她身上的火苗了!唉……我这红莲能力我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在轩辕土城哪里给她植入火苗后,我一直都在试图追踪她的这道火苗,可却始终追踪不到。结果现进了封印里头,其他的火苗我看不见了,却又能看到她身上还有那东西身上的两道火苗了。这都什么事啊?”

“不能这么说了……红莲可是非常厉害的能力了。你只是事到如今也都没有彻底掌握和领悟这一能力罢了。你之前追踪不到夏姜一点也不奇怪,我和她都有能力隔绝你对火苗的跟踪。我甚至能改变火苗在你那图谱上的颜色直接误导你……不过么,现在在这个封印世界里面,我们的能力都遭到了封印的压制,所以你现在反而能追踪到植入夏丫头体内的火苗了!”说到这里,母亲那边顿了一顿,接着说道:“对了……一会见了面,妈妈想让你帮忙做件事。”

“什么事啊?语气这么郑重?”

虽然身处封印世界,但我非常享受此刻同母亲的这种对话氛围。因为这让我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放松。

“也没什么了……我想拜托你一会动手杀掉我和夏姜!”

母亲的语气平淡无奇,但对我而言却不咎是平地惊雷!我哆嗦了一下停住了前进的步伐……

“你、你说什么……老、老妈,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胡说八道?……妈妈可没任何开玩笑的意思呢!嗯,这么说吧!这封印世界虽然看上去挺大的,但你清楚,它的实际大小其实就只有祭坛以及祭坛周边空间那么一点点的地方,短时间内,我和夏姜还有你可以利用封印创造出来的这片小世界在封印中藏匿隐身,但被那东西找到只是迟早的结果。它抓住了我和夏姜,必然会吃掉我们两个并吸收我们拥有神格能力,这会进一步增加它的力量!那种情况下,这封印能不能再禁锢它都是难说的事了!所以,我和夏姜的神格能力绝对不能被它吸收拥有!”

“春日她们同我之间存在血脉契约,利用这契约,我勉强能单方面给她们传递一些信息。我已经叫她们为修复和加固封印做准备工作了!你可能不知道,神选者是无法自杀的……想要死亡,只能借助外力!你和夏姜没进来,我只能在那东西找到我夺走我生命的那一瞬间献祭自己的鲜血和神格能力用以修补和加固封印,那种情况,失败的几率非常大。十有八九会是献祭失败,而我最终只会成为那东西的补品!对此我是不甘心的……”

“……现在你也进来了。由你出手,剥夺我和夏姜的神格以及生命的话!则可以确保血祭仪式的必然成功!相比之下,我宁可死在我的宝贝儿子手上,也绝不想让那个东西咬我哪怕一口……”

母亲的解释让我全身控制不住的激烈颤抖起来。

“……你、你觉得我办得到这种事情么?”

“……你能办到的!”面对我的质疑,母亲给予了明确的肯定!而我在听到她的这一确认时,双腿一软,跪倒了地上!

“阿平……我知道你现在是怎样的心情,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你应该清楚,妈妈并不高尚……妈妈压根就没有什么牺牲自己拯救人类的想法和念头。妈妈这样计划和决定,仅仅只是不想让自己死的毫无价值罢了!至于夏姜……这傻丫头,我都不知道她那小脑袋瓜子里到底再想些什么?乖乖呆在外面不好么?非要跟着咱娘俩儿一块钻到着封印里面来。这下好了,要不想被那东西吃掉,留给她的,就只有和我一样的选择罢了……”

“不过,这选择最后痛苦的人应该是你……你动手的话,我和夏姜都能够坦然的面对死亡。而我们俩死掉之后,你就成了留在这封印里头最后的一个了……那时,你就只能独自一人面对那个东西的猎杀了……一想到这里……妈妈、妈妈我就觉得对不起你……阿平、阿平……能原谅妈妈的自私么……妈妈真的尽力了……这是妈妈能想出的最好的结局了!”

听到母亲的抽泣声,我的身体剧烈的抽搐了一下……我木然的支撑起了身体,在神情恍惚中再次迈开了脚步,朝螺旋城外部坡道一步一步的走了下去!

在昏黄的光线映照下,我孤独的身影在坡道上拉出了一条长长的黑影,黑影的外观随着我身上火焰的闪动而摇摆着,如同一条可怕的恶龙倒影。人群和天使的咏唱声在我耳旁回荡……那音调刚开始令人舒适,使人感觉到某种程度的安定,但久了,却是乏味和单调,近似于催眠,我的头脑因此而变的空白,脚步亦变的沉重和蹒跚起来。

我不知道我到底走了多长的时间,当我垂着脑袋,跌跌撞撞最终登上螺旋城顶部平台时,我看见了母亲,夏姜也出现在了我的视野当中。

母亲安静的跪坐在空旷平台中央的位置,夏姜抱着母亲左手头枕着母亲的肩旁依偎在旁,双目紧闭。

我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她们的面前,面无表情的凝视着眼前的两张美丽面庞……

此刻在祭坛封印之外的平台上又一次出现了数量众多的人员。几名武装人员在外部坡道和平台的连接处承担着警戒工作,孙明同关悦然组织人员清理收敛着平台上死亡者的遗骸,黄炎栋表情凝重的注视着祭坛上的封印结界,接着扭头望了望远处天空中来回盘旋的凤凰。

“那只火鸟怎么回事?对我们好像没有敌意,可看上去也没同我们接触的意思,就在哪里飞来飞去的……”

“啊,那是凤凰了……严平好像之前跟它签订了血契!返回这里应该是在寻找严平吧。”王烈的注意力并没放在封印上,只是低着头,观察着祭坛封印四周已经布设完成了的“四方接引阵”!

“哦?我听说签订了血契之后彼此就是共生的关系了!从这凤凰现在的情况来看,严平没准还活着。”黄炎栋摸了摸胡子拉碴的下巴。“对了,他和两位女神进去多久了?”

“估计接近二十个小时了!”王烈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法阵,淡淡的回应着。

“二十个小时?老萧……你现在什么情况?”王烈的回答令黄炎栋感到了紧张,他因此朝萧肃言望了过去。

此时的萧肃言正盘膝端坐在祭坛的正面闭目养神,在听到黄炎栋的询问后方才张开了双眼,有气无力的答复道:“我感觉不到什么值得注意的情况,不过封印的力量正在衰减却是肯定的!要接引阵接收不到血祭祭品的话,这封印能维持的时间最多可能还剩两、三个小……”

萧肃言的话尚未说完,始终观察着地面法阵的王烈忽然猛的举起了一只手臂,并作出了一个用力抓握的动作!他的这一举动,令此刻原本略显吵杂的平台现场一下子彻底安静了下来。

“……献祭、献祭开始了!”

王烈说完这话,高举的手臂软软的垂了下来!整个人也向失去了全身力气般缓缓的软瘫了下来,站在他身旁的马国富见状,连忙上前搀扶住了他的身体。

新来到平台上的人们已经知道了这里之前发生的事情,也都了解了这法阵和祭坛上哪封印的具体状况,此刻全都一拥而上的汇聚到了祭坛的四座法阵周围……

在众人的注视中,四座法阵散发出了耀眼夺目的绚丽色彩!片刻后,刻画的法阵就如同一面彩色的玻璃花窗一般凭空漂浮了起来!平整的朝着中央祭坛四四方方的封印区域仰起贴附而去!

当四幅法阵一幅一幅的与封印的四面完全重合消失后,一道粗大的闪电毫无征兆的从天而降,穿透了笼罩在螺旋城四周厚厚的黑色云层,重重的击打在了结界封印的顶部。伴随着随之而来的巨大轰鸣声,半透明的正方体封印缓慢的开始了沉降,并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彻底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平台顶部的祭坛此刻又一次现出了它的本来面目。平台下方再次暴露出现的内部通道口内,除了达耶。仁波切之前进入制造的冰墙外,更笼罩了一层色彩斑斓的光幕。

注视着发生的一切,平台上的人们一片安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将视线集中到了王烈和萧肃言两人的身上!

王烈沉默不语……萧肃言过了良久,方才双腿交叉支撑着站直了身子,淡淡的说了一句:“血祭结束了……应该是成功了。封印结界的加固修复已经完成!”

萧肃言的声音不大,但却清晰的传到了现场每一个人的耳中!不过却没有任何人因此而露出兴奋和喜悦的表情……

相反的,在萧肃言这个“封印设立者”确认了这一信息后,人们首先听到的女性的抽泣声。

最先控制不住哭泣的人是已经苏醒的观雪,受她的影响,兰涧、咏蕙等几个人也跟着哽咽了起来。人的情绪在某些时候的传染能力是很难预料的,当观雪等人开始哭泣后,谭亦欣、关悦然跟着开始了流泪。

在众人因此陷入集体的情绪低落状态时,王烈却把目光转向了依旧围绕着平台徘徊盘旋的凤凰身上……

封印内部世界的平台上,我安静的注视着从祭坛通道口内缓缓出现的支配者。原本始终笼罩在支配者身上的那些黑气此刻消散的无影无踪,我终于看清了这可怕怪物真正的摸样……

端庄、冷艳的人类女性容颜,腰部以下是肥硕的蛇尾,背后是一对黑色的羽翅,头部脖颈以下的皮肤上密布着鳞片,鳞片光滑细密,在光线的映照下发射出星星点点的闪光!蓝色宝石般的瞳孔上笼罩着一层朦胧的水雾,眼神中充满着疑惑。

在我的身后,母亲和夏姜两具赤裸的雪白酮体紧紧搂抱在一起,蜷缩在地面,身上没有了丝毫神域气息,身体上“神选者”的特征也消失的无影无踪。此刻的她们双目紧闭,正陷入了甜美的梦境当中。

我的身前,黄金铸造的天乾阳纹和玉石铸造的地坤阴纹悬浮在空中彼此缠绕旋转着……

“……你在看这东西么?”我伸手指了指眼前的这对天妙随心纹,平静的开了口。

听到我的声音,支配者的视线随即提升,在即将与我视线接触的瞬间,它似乎是记忆起了之前同我对视的经历,双眼随即眯了起来……

注意到它这一细微的表情动作,我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我并不确定这家伙能否听懂我的语言,但我还是自言自语的将我之前经历说了出来。因为此刻的我格外的想要说话,想要找人分享我内心的惊讶和喜悦,哪怕面对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可怕的怪物,我也没有抑制住这内心的冲动。

“……这叫天妙随心纹!是曾祖父他老人家送给我妈妈的礼物了。”

“我不确定他老人家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但这对铭纹对我而言,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礼物了!”

“你知道么?我原本以为我将成为亲手杀死妈妈的罪人!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也罢,还是妈妈她强迫我的也罢,我真的那样做了……可我真的没想到,我的红莲之火烧毁、献祭了妈妈和夏姜的神格能力,也烧干了她们体内的血液……可这对铭纹却在最后关头脱离了妈妈的身体,隔绝了我对她们生命的剥夺……”

“……你知道这对我而言有多幸福么?”说着,我大笑了起来。这笑容发自肺腑。然而,还没等我因为大笑喘过气来时,一股巨大的冲击力重重的命中了我的身体,我随即瘫倒下去,我身体上原本已经极为微弱的火焰在遭到这次打击之后,彻底的熄灭了。

这让我的思维再一次的回到了眼前的现实……母亲和夏姜还活着,这对我而言固然是无上的喜悦,但这喜悦却显然只能持续片刻,因为我和她们两个很快就会成为支配者口中的美餐了!

我挣扎着站起,继续拦在了支配者的面前。

“呵呵……我明白了!你知道我是红莲,畏惧我的红莲反噬,所以始终没有弄死我!对吧?”

……蛇尾拍击在肩膀上,我闷哼一声,扑倒在地面。支配者看都不看我一眼,摇晃着尾巴径直朝着母亲和夏姜游走而去。当它经过我身旁时,我猛的伸出双臂紧紧抱住了它的蛇身!

“想吃她们……越过我的尸体再说吧!只要我还没死……你就别想用你的脏手碰她们一下……”

我的“无赖纠缠”令支配者狂怒不已,它摆动身体,用力将我甩开,不过就在我再次挣扎着爬起想要拦阻这怪物时,有人将一滩不知名的液体抛洒到了支配者的身上,液体浓郁的气味让我立刻意识到了它的属性——汽油!

抛洒汽油的人是母亲,她和夏姜竟然已经苏醒了过来。此时的她手拿着一个塑料空瓶,而夏姜则抓着一个背包,一只手在背包内来回摸索着!

那背包之前一直背在母亲的身后,即便母亲被支配者卷入封印时也未丢失,直到之前母亲要求我使用红莲之火烧死她和夏姜前才从自己身上解下放到了一边。

“快跑……它不敢杀我,让我来挡住它……”我冲着母亲和夏姜叫喊着,连滚带爬扑腾到了两人的面前。不过夏姜和母亲都没有选择转身逃跑。母亲主动伸手搀扶住了我,而夏姜则出人意料的从背包里摸出了一个外形精美的打火机,手忙脚乱的塞到了母亲的手中。

支配者对于母亲抛洒到它身上的汽油感觉到了好奇,低下头正在嗅闻身体。母亲借着这个机会点燃了打火机,接着用力朝支配者扔了过去。当打火机上燃烧的火苗同支配者身体接触的瞬间,支配者的身体瞬间燃烧起来。

“哈哈哈哈……”母亲在得手后肆无忌惮的狂笑了起来!

听到母亲笑声的同时,我忽然身形一颤……一股难以形容的力量作用到了我的身上,那力量瞬间在我身前形成了一个窗口大小的空气漩涡,我正被那力量朝着漩涡中心牵扯和拖拽!

牵扯的力量异常庞大,在巨大的吸力面前我根本无力抗拒,双脚转瞬间就被卷入了漩涡当中,我本能的伸手乱抓,结果双手却分别抓住了母亲和夏姜各自的一只胳膊!两女也随之尖叫了起来。

只眨眼的功夫,我和两个女人一块被那股力量卷入了漩涡当中,消失在了封印世界的平台上。当支配者熄灭了身上的火焰时,平台上就只剩下了漩涡消失后残留在空气中的几缕旋转气流……

支配者再次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但没多多久,它似乎听到了来自于螺旋城内的某些声响,眼睛亮了起来,摇晃着尾巴朝着入口飞快的游走而去。

站在螺旋城的祭坛前,目送着凤凰远去的身影,我禁不住百感交集。不过旁边王烈和老娘彼此间夹枪带棒的语言交锋却极煞风景的破坏了我此时的那种心境!

“……摆下七曜三星阵把我们三个从封印里面拽出来,是你的本事!但即便如此,也不意味着你就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而且能拉人出来也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没凤凰跟阿平间的血契做牵引,没姓箫的小家伙殷天子三剑镇压三星还有泛舟的踏星之力开启七曜,单凭你的两仪之力了,别说拉人,你这七曜三星阵都未必布的出来。而且你想救的人仅仅只是严平而已,你自己都没想到救严平的同时能把我和夏姜也一块给拖出来吧?依你的本意,恐怕是巴不得我也一块被封印在结界里头。所以我根本就不会对你感恩戴德!”

“一、我不需要你对我感恩戴德;二、我也没兴趣对你指手画脚!有一点你没说错,我确实对你的死活并不在意……但现在既然你还活着,我只希望你能兑现你自己的承诺。你说过,会带着这里的人离开昆仑核心!我们来螺旋城的根本目的也是为了找到一条逃生的通路……而这条通道在螺旋城是你告诉我们的!现在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那通道在哪?”说到这里,王烈顿了顿,估计是考虑到了大多数人的利益,终于还是换上了更为柔和的语气。

“……好吧……之前的话当我没说!现在,我请求你……为这里的人找到一个能够活着逃离这里的方法吧?”

当王烈说出服软的话语时,平台上的人们也都聚集到了他和母亲的四周,并对母亲投去了期待的视线。

面对众人期待的目光,母亲重重的哼了一声,一脸爱理不理的摸样,直到她看到了我此刻望向她同样期待的目光后,方才撅着嘴,伸手指向了平台中央的祭坛。

“行了……我知道了!你应该还记得夏禹城城中心的祭坛吧?夏禹城的祭坛其实就是仿造这座祭坛建立的……”

听到母亲的话,王烈当即露出了恍然的表情。“……你是说,逃离这里的通道并不在螺旋城内部,而需要利用这祭坛做法来开启真正的逃生之路?”

注视着王烈此刻的摸样,母亲虚荣似乎得到了某种程度的满足,开口肯定道:“你说对了……根本就没有直接能够逃离昆仑核心的路径,想要离开,就只能在祭坛这里自己动手制造……”

王烈低头沉思了片刻后,抬头望着母亲提出了问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进行那一祭祀仪式也是需要奉上祭品的!赵老头当初献祭的是玄女的神血……如今,你和夏姜这个样子,我们哪里还能找到用于献祭的神血呢?这昆仑核心,现在除了封印里面的那怪物,怕是已经找不到一个活着的”神选者“了啊。”

面对王烈的这一问题,母亲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狡猾的笑容。

“你说的没错……‘神选者’现在昆仑核心内就只剩下了封印里头那一个家伙而已!不过能够用于献祭的‘神血’却并不需要从它身上获取了。”说到这里,母亲斜着眼睛,望向了一直侍立在她身旁的春日等人。

几个月后……

兴隆小额贷款公司的经理办公室里,我坐在沙发上叼着香烟闭目养神。王烈在结束了同客户的电话交谈后,从办公桌里拿出我之前交给他的那个首饰盒子,来到我对面坐下,接着把盒子朝我面前一放,开口问道。

“罗马尼亚好玩么?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刹那她们五个呢?”

“我是去办事,又不是旅游。怎么知道好不好玩?春日她们没回来,倒真是留在那边旅游,顺道参加沙马阿依跟德国佬的婚礼。沙马坚持要她们五个都留下当伴娘……德国佬那么帅,我担心等她们回来的时候,我脑袋上没准会增加些颜色呢……”我睁开眼,伸手抚摸着首饰盒,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王烈听到我的回答淡淡一笑。“杰克弗雷德我了解……那家伙就是嘴上风流罢了,实际上是个纯情男!我倒不信他会趁你不在对你的妹子下手,而且一个沙马已经让他精疲力尽了,他要还有精力给你戴绿帽子才奇怪了!再说了,你是红莲……你如今的实力他比谁都清楚,给他胆子他也不敢占你的便宜了。”

“但愿如此……不过说实话,春日她们如今是自由身,和我之间仅仅只是合作关系,她们就算真跟别的男人走了。我也没资格对她们指手画脚。我更担心的是把那吸血鬼交给梵蒂冈真的合适么?你是不知道,那家伙距离领悟血之神格仅有一步之遥了。实力堪比玄女,我领头加上春日她们还有梵蒂冈安排过来的七、八个帮手一块围攻,才好不容易捉住它。可梵蒂冈居然不准我杀它,非要搞什么审判仪式……我真没想到,他们居然到现在都还保留着宗教法庭的那一套玩意!”

“啊……那也没办法,你们过去只是接受雇佣而已。走司法流程是梵蒂冈的一贯传统,这一点你们无权干涉了!毕竟思维方式还有意识形态这些方面,他们跟我们不一样了。反正完成了他们的委托工作就好了,后面什么结果这些,你又何必在意呢?我反倒对他们那一套东西还是比较认可的。你也清楚即便是吸血鬼,也并不就一定就都该死了。”王烈端起了自己面前的茶杯呡了一口。

“切……我和你相反,我可不觉得他们的宗教法庭是什么好玩意儿!那法庭针对的目标可不单单只是什么鬼魔妖怪,历史上被审判的更多的反倒是普通的人类了……对了,我记得圣女贞德就被认为是女巫,然后宣判有罪被烧死的吧?”我一边说,一边随意的打开了首饰盒。接着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天秒随心纹?这,这怎么回事?老萧他不要了么?”

王烈点了点头道:“嗯,他说他只需要得到这铭纹的拓印就够了!这铭纹本体是绝世宝物,他一个人独来独往,说不准什么时候就遗失了。所以特意给我送了过来……我觉得,这东西我保留也不合适,还是交给你处理好。毕竟,这铭纹属于周静宜,要不是是她反应机灵,把着东西从封印里头给一把抓了出来!我们又怎么能顺利的利用这铭纹从刹那等人身上抽出她残留的”神血“逃离昆仑核心呢?交给你,算是物归原主!”

我凝视着首饰盒内的铭纹看了良久,伸手盖上了盖子,接着装进了衣服的内袋中,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那就还是我负责保管了!嗯、对了……这次的酬金什么时候能到帐?”

“最迟明天应该能到,怎么了?要的这么急?”王烈起身决定送我。

我叹了口气道:“……我如今的情况你也清楚。家里那位花钱着实太狠了,否则你觉得依我自己的性子,会连着接那么多委托么?”

听到我这话,王烈笑了起来。“花钱多么?我怎么没觉得。别墅,汽车……如今这都是钢需,该置办的还是应该置办。她这么做还不是为了给你营造一个温暖舒适的家庭么。”

“温暖舒适的家庭?”回味着王烈的话,我开着车返回了自己如今的住所。停好车后,我望着眼前这栋三层的独栋别墅总有一种不现实的感觉。因为我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住进如此豪华和宽敞的住宅中,不过这种感觉仅仅只是一闪而过我便又恢复了清醒,因为别墅的房门被打开了……

母亲和夏姜美丽的身影出现在了门边,朝我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这一刻,除了眼前的丽人,全世界对我而言,都仅仅只是虚幻而已。

更新说明:

《纹面》一书的主线故事到这第二百章算是正式完结了。之后我计划抽时间写一章后记。对大家关心的部分角色的最终结局进行交代;还有就是对正文中未能及时填满的坑进行补充;大家希望了解的人物和坑这些,可以在二百章的正文后留言说明,我在搜集了大家的回帖后才会动笔以后记的方式做最后的补充完善。

关于200章的更新说明完毕。附作者写作实景诗作一首……

《纹面》完本有感

窄屋陋室风穿堂,听歌呓哼绪飞扬,晨眠午寐黄昏醒,饮茶望月写荒唐。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