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我的继母我的妻逆流星河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29   编辑:萌果果
  • 我的继母我的妻 我的继母我的妻

    对于幸福,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  有的人看重物质上的满足,认为金钱大于一切;有的人看重精神上的满足,认为精神世界上的满足才是至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  而对我而言,能够与自己亲近的人在一起,度过无病无灾的平凡时光,就是最大的幸福。  是的,我曾经这么认为……直到我自己亲手把我珍视的这一切都破坏殆尽。

    逆流星河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的继母我的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的继母我的妻》,是作者逆流星河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对于幸福,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  有的人看重物质上的满足,认为金钱大于一切;有的人看重精神上的满足,认为精神世界上的满足才是至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  而对我而言,能够与自己亲近的人在一起,度过无病无灾的平凡时光,就是最大的幸福。  是的,我曾经这么认为……直到我自己亲手把我珍视的这一切都破坏殆尽。

《我的继母我的妻》 第十四章 天堂与地狱 免费试读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从天堂到地狱的转换,有的时候真的只是在人的一念之间。

当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我的眼皮时,我从睡梦中醒来,只觉得自己如同置身天堂。

周身如同被温水一般的氛围所包围,鼻间残留着一丝让我倍感亲切的香味,微微活动身体,还能感觉到有一团温暖与嫩滑正包裹着我的手臂。

但当我看清楚自己身边的暖玉温香是谁,意识到那张虽然神似但却并不是我想的那个人后,我就从天堂堕入了地狱。

还是,变成这个样子了啊……我捂住眼睛,挡住那些骤然变得刺眼的阳光,宿醉的后遗症也与此同时显现出来,让我更加痛疼脑胀。

酒后乱性……这并不能成为昨天晚上的借口。

因为我是很明白的,樱樱也是很明白的,我们的行动虽然是有酒精在背后推波助澜,但每一步都我们都保有着理性,每一个动作都源自我们自身意志的推动。

我们只是在保有着理性的同时,选择了忘乎所以然的疯狂而已……我的头越来越疼,昨天晚上的记忆随着时间一点点在我的脑海中回溯而过,每一个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那些温暖,那些声音,那些触感,那些疼痛……林林总总的刺激实在是太过鲜明、太过强烈,以至于我现在只要张开手,似乎都能重温到残留在神经中的刺激所带来的颤抖。

我甚至不能用“做梦一般”这种形容来掩饰,因为就在我的身边,那个就躺在我身边的无比真实的存在无时不刻不在提醒我——那些都是真的,都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的的确确我做了的事实。

而未等我接受这一切,另一件事却又从我的心底涌了上来。

娟姐……我该怎么去面对娟姐?

娟姐提醒过我的,娟姐告诫过我的,她曾经那样明确的点出了樱樱对我不同寻常的感情,同时也表明了她对于这一切“如果”发生了的态度。

而这一切,娟姐所担忧的一切……已经不是“如果”了。

这一切已经发生了。

我要了樱樱,我让樱樱在她成年后的第一个晚上变成了女人。我记得每一个细节,记得我是怎么把她按倒在床上,记得我是如何脱掉了她身上仅剩的衣服,记得我在插入到她的身体内的一刹那、我们真正结合的那一瞬间,樱樱脸上那痛苦而又喜悦的表情。

啊……老天,既然你让我失足踏入了那样的天堂,那为什么不在一切结束之前把我的性命也一并带走呢?

为什么要让我从天堂重新落入人间,又为什么要毫不留情的把我坠入这残酷无情的地狱?

我捂住自己的额头,陷入深深的懊悔与叹息。

或许是我的动作弄醒了樱樱,亦或许……她早就已经醒了,只是一直没有睁开眼睛。

总之当我准备起床离开的时候,樱樱拉住了我的手。

“哥,别走……再陪我一会儿。”即便已经和我发生了这样的关系,即便已经表明了那样的心意,樱樱还是习惯于喊我哥哥。

或许这个称呼对她来说才有这特殊的意义,比起她只会在最动情或最动摇的时候才会喊的我的全名,这个称呼显然更能让她感到安心。

但对我来说,每当听到樱樱喊我哥哥,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自己所做过的罪孽,回想起自己辜负的娟姐的期望,回想起自己侵犯了自己的妹妹这样不堪回首的事实。

但我的纠结并没有传染给樱樱,她只是本能的唤着我,如同渴求流水的鱼一般,渴求着我的身体带给她的温度。

她搂抱着我,从背后。我们赤裸的身体彼此紧贴在一起,没有任何多余的阻隔可以妨碍我们感受彼此的温度与呼吸。我能感觉到樱樱胸前的丰挺压迫着我的背,而最让我感到羞耻和悲哀的是……我的身体,居然因此有了最本能的反应。

樱樱一开始是把脸靠在我的背上的,所以她没能第一时间注意到我的变化。渐渐地,我僵硬的身体让她感到了异常,她差异的探过头去看我的表情,伸过来的胳膊却无意中碰到了一根坚硬如铁、热如燃碳的“东西”。

“哎?”樱樱愣了一下,她显然还没有适应那她身体上没有的一部分的触感。

她又碰了一下,然后闪电般把手抽了回去,似乎终于意识到了那是什么。

过了半晌,才听见她细若蚊呐的声音响起:“哥,你想要了吗?”我无法违背自己的心情,但更无法否认自己身体最诚实的反应。

“那就……做吧。”樱樱说着,手再一次从我的背后伸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她已经鼓足了勇气,握住了我完全勃起的阴茎。

樱樱的拘谨依然存在,但某种更强烈的情感却驱使着她克服了内心的恐惧与羞涩,甚至开始反客为主想要主动地去挑起我的欲望。

我握住樱樱笨拙的活动着的手,开口道:“别这样,樱樱……”

“怎么了?是我做的不够好吗?”樱樱声音里的胆怯变得更浓了,“哥……你觉得不舒服吗?”我回过神,面对着樱樱。

看着她那双怯生生的眼睛,与对我好不遮掩、并且已经留下了我的痕迹的身体,我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昨天晚上都只是意外”“咱们还是和以前那样做兄妹吧”这些话来。

而当我失去说出这些话的勇气后,我也丧失了抵抗樱樱的柔情的最后一面盾牌。

樱樱看着我,她不敢去看我的脸,但更不敢去看我的下半身,只得把视线停留在我的胸口上。

这时,她突然说了一句。“哥的那个……好大啊。”

我的脑袋嗡了一声,因为她这句毫不做作的发言而动摇不已。而樱樱还在继续说着。

“昨天晚上的时候,太黑了,我看不见是什么样子,就被……就让哥进来了。”“刚刚摸了一下,居然这么大的啊。好奇怪,我的那里居然能撑得这么开吗?居然能把哥的东西全都放进去,而且还……”

樱樱不说了,她不敢再说下去了。羞赧的红霞已经覆盖了她的整个脸颊,连脖子和胸口都染成了鲜艳的粉红色。

“哥,哥?”见我没有马上回应,樱樱又唤了我一声。

“嗯。”我只得看着她,应了一声。

“就这样做……好不好?”樱樱已经找来了枕头,垫在了她自己的腰后。

“我想看着哥的眼睛,这样我就不用一直抓着哥的手了。”樱樱先是看着我的眼睛说着,然后却又垂下了眼神,“还有就是……我想看看,哥是怎么插进来的,我想亲眼看看咱们结合在一起的样子。”

我的心中涌出不忍,为什么要让我看到这样惹人恋爱、甚至让人心疼的表情呢?

但与此同时……我的阴茎却变得更加坚硬如铁,那滚烫的热度甚至让我自己都感觉到了异常。

我答应了。

当我用手扶住阴茎对准了樱樱的阴道口,缓缓插入的时候,她的眼睛一直都睁得大大的在注视着这一幕。

“啊,啊啊……哈,哈,哈哈……”樱樱因为我的侵入而发出无意识的叫声,几乎我没前进一寸都能感受到她的身体的剧烈颤抖。

“啊,我感觉到哥了,哥在我的里面,碰到最里面了……”樱樱只是在描述着她最真切的感受,但那些话的内容却是无比火爆与露骨,让我更加难以抑制内心的冲动。

但与此同时,我也注意到樱樱一直是皱着眉头的,她的确如她所说的那样没有寻求握住我的手,而是抓住了身下的床单,并且攥得紧紧的。

我这才意识到一个事实。

与娟姐不同,樱樱是第一次,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适应与我的结合。

尽管樱樱在精神上已经做足了准备,对我更是完全开放、完全包容,但她的身体却始终是诚实的,和我的一样诚实。

所以尽管樱樱没有说出一个“不”字,但我还是从她的身体里缓缓后退,离开了她的身体。

“唉?哥,你怎么了?”樱樱有些不解,这和她记忆中就发生在昨晚的第一次有太多的差别。

“哥,你累了吗?”樱樱坐了起来,用关心的眼神看着我,老实说在这种情况下被妹妹如此关心,就算知道事情的真相并非如此我的男性尊严还是感到了一丝受伤。

但我还是按照既定的想法行动着,我拍了拍床,示意樱樱坐到我的身边来。

樱樱乖巧的照做了,然后,我搂住了她微颤的肩膀,低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唔!嗯……”樱樱一开始因为我的动作吃了一惊,她似乎完全没有想到我会放过她的阴道转而对她的嘴唇开始索取。

但随着我们深吻的持续,她逐渐放空了电脑,只是遵循着本能像蛇一般与我的舌头交缠着,索取着我的味道,也被我索取着她的甜美。

我们交换着彼此的味道,樱樱的味道带着一股说不上来的酸甜,而她还给我的我自己味道则带着一股子酒精留下的微苦。樱樱越来越沉迷于这种索取与被索取之中,直到我和她分开,她还主动伸着舌头,眼睛里满是迷离的眼神。

我让樱樱躺在床上,然后低下头,用牙齿轻轻咬住她胸前的蓓蕾。

“啊!哥,别咬……啊!啊!”樱樱说出来的话虽然是拒绝,但嗓音却听不出到底是疼痛还是欢愉。她的手放在我的头上,一开始的确是想推开我,但随着我用舌尖舔过她乳尖的动作,她的手就丧失了推开我的力气,现在甚至已经变成了环抱,似乎想让我一直停留在她的胸前。

但我的目标可不只有这一处,在感觉到樱樱的身体已经足够动情之后,我一边用牙齿和嘴唇继续去刺激樱樱另一侧的乳尖,手则一路向下,最终爬上了樱樱丰满的耻丘。

樱樱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手已经侵入了她最私密的地带,她只是抱着我的头,想为孩子哺乳的母亲一般,也把注意力都停留在了自己的胸口。

所以当我用手指捉住她已然探出了头的阴核时,樱樱彻底失控了。

她的尖叫声只发出了一瞬,就因为音调过高而失声。

过量的快感冲刷着她的身体,让她不由得搂紧了胳膊,也抱我固定在了她胸前的双乳间。

我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动作,虽然我已经快要因为这对奶子而喘不过气来了。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更没有半途而废的理由,我必须让樱樱一次性冲到顶峰,让她感受到真正的快感而不只是对我一味的顺从和迁就。

就这样,樱樱在我手指的动作下迎来了人生第一次的高潮。

我抱住樱樱,她还在不停的抽搐,而我放在她两腿间的手早已被各种液体打湿了。

“樱樱,舒服吗?”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的樱樱呼吸依然很急促,她眼神迷离的看着我,微微点了点头。

“那咱们继续吧,来,转过来面对着我。”我抱住樱樱的瘫软的身体,把她重新摆成了一开始我们交合的姿势。

这一次,我没有再过多去注意樱樱的反应,直接剥开樱樱的阴唇,把坚硬如铁的阴茎插了进去。

樱樱体内的阻碍比第一次的时候要少了不少,她阴道内很热,而且还有一种黏密的感觉在包裹着我的龟头。而樱樱的脸上更是没有了之前那种忍痛的表情,她依然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们结合成一体的部位,只是当我每多进入她的身体一分,她的眼神就会变得更加的迷离。

我开始加快抽插,樱樱也不由得闭上了眼睛,完全沉浸在如潮水般涌来的快感之中。

看着樱樱的表情逐渐变得沉沦,我也放开了内心的束缚,投身于与樱樱融为一体的快感之中。

我要让樱樱自己体会到这种灵肉交融的快感,而不是一味的迁就于我的感受而忍耐自己,那并不是我想要的一幕。

既然我和樱樱之间已经成了这样的关系。

那,我就要用我的全力,去带给她“幸福”。

我的动作越来越快,樱樱也不再压抑自己的声音,她的呻吟声在快感的冲击下一浪高过一浪,也让我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最后,我在樱樱的又一次高潮后,将阴茎从她的身体里拔了出来。

我不敢多贪恋樱樱体内的温暖,因为我和樱樱都没有做任何的防护措施,我只能提前未雨绸缪。虽然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让我此时的谨慎显得有些多此一举,但我还是不愿破坏心中的准则。

而樱樱则在一阵高潮的抽搐后,在再次安静了下来。

她睁开朦胧的眼睛,看着我,也看着我身下依旧昂扬着的欲望。

“哥……我还可以的,再来。”看着樱樱分开大腿摆出任君采撷的姿势,我真的差一点儿就把持不住,扑了上去。

但我还是摇了摇头,道:“樱樱,做到现在就够了。不要总是想着我,你自己也已经高潮了好几次了吧?”

樱樱气血未退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红云,她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嗯……去了好几次了,很,舒服……”

“那就好,起床吧,都快要中午了。”我看着窗外已经爬上正高空的太阳,准备起床。

但樱樱却拉住了我。

“嗯?怎么了?”

“哥,你不还是没结束呢吗?”樱樱说着,碰了碰我依然保持着勃起的阴茎。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身体颤抖了一下。

刚才因为害怕在樱樱身体里走火,我强行在做到了一半的时候拔了出来。现在被樱樱碰了一下,那种不上不下卡在半空中的别扭感就更加强烈了。

“我记得,男人到最后是要射出来精液才算结束的啊……哥你为什么……”樱樱说着,突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下体,嘴里还在小声嘀咕着:“也感觉有热热的东西流出来啊。”

“额,樱樱,你不用管我的。”

“可是哥你这样不觉得难受吗?”樱樱说着,又碰了一下我的阴茎,让我扭曲的表情再也无法抑制。

“哥……插进来吧,我还可以的。”樱樱说着,再一次对我张开了她的大腿。

她甚至用手指分开了自己的阴唇,尽管在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羞涩的快要钻进被子里去了,但她还是坚持着做了出来,也让我心中的欲火变得更加无法控制。

但是……“樱樱,我不能再插进去了,万一我要是没忍住,你就……”

樱樱终于明白了我的顾虑,她直接无比直白的开口道:“哥你担心我会怀孕吗?”

“额……”我的确是这样顾虑的,但被樱樱这么直白地指出来还是让我有些难为情。

“没事的,我可以吃药的。”樱樱说着,挪动着身子离我越来越近,“而且……昨天晚上都已经做过一次了,再来一次也无所谓的吧?”

这是我最怕从樱樱嘴里听到的一句话。因为此时此刻,我的心中也一直有个声音在这样告诉我:反正都无套过一次了,一次也是射两次也是射,何必去那么计较呢?

而这个时候,樱樱也找到了新的目标。“哥,要不你就这样坐着别动,让我自己来吧?”

我愣了愣,看着樱樱岔开了大腿跨坐在我的腰上,然后扶住了我勃起的阴茎。没等我同意,她就已经压低了身子,温暖的嫩肉团团包围住了我的身体。

“哈,哈……”樱樱喘着粗气,她似乎掌握了诀窍,开始松开手只靠腰部的动作上下起伏。

“这个,感觉,不太一样,哈……”樱樱喘息着,她的身体开始逐渐绷紧,也让我越来越能明显感觉到她身体内的凹凸起伏。

“插到,比刚才,更舒服的地方,了……”樱樱断断续续地说着,突然紧紧搂住了我的脖子,身体也僵住不动。

她高潮了,抽搐的内部更是如同另一种生物般“绞杀”着我欲望的末端。

我忍不住了,此刻我已经顾不上去在意樱樱的感受了。

我直接抱住了樱樱的臀部,然后把她托了起来,接着开始猛烈地抽插!

樱樱有些始料未及,她还没从前一轮的高潮中舒缓过来就又被我的猛攻推上了下一个高峰,到最后,她只能紧紧地抓着我的背,嘴里发出高亢的呻吟……而我也在这样狂风暴雨般的交合中射出了精液。

“啊,热热的,哥的……出来了。”樱樱仍然在诚实地描绘着她体内的感受,这种最直白也最真诚的情话差点儿让我当场就开始第二战。

而当她终于恢复了力气从我的身上站起来的时候,我射进去的精液也随着我们之间交合状态的分离而流了出来。乳白色的浓稠液体就这样沿着樱樱张开的阴道口涌了出来,滴落在我们身下的床单上。

“啊,果然是会这样流出来的呢……”樱樱低头注视着那些被我射入她的身体、现在却又倒流而出的精液,显得又好奇又兴奋。

而也终于注意到了她话里的问题……“樱樱,你之前在哪里看过这个吗?”

“啊!”樱樱捂住了嘴,“我忘记俪君不让我当着你的面说这个的……”

俪君?我记得这个名字,这不就是昨天晚上送樱樱回来、还当着我的面表明了对樱樱爱意的那个高挑女孩的名字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樱樱那副仿佛被抓住什么把柄的小表情,我变得更加好奇起来。

在我的一番追问后,樱樱终于道出了实情。原来为了能够在做爱的时候不显得太过生疏,她曾经找过那个叫邓俪君的女孩寻求帮助,而对方给樱樱的帮助则很直接……一个塞满了据称是从邓俪君哥哥那里得到的日本AV的U盘。

而在我的进一步追问之下,我得知樱樱几乎所有的大胆行为背后都有邓俪君的授意,而用“生米煮成熟饭”来逼迫我接受樱樱的主意就是她率先提出来的!

我快要被气笑了,道:“以后你离那个假小子远点儿!”

“哎?为什么啊,哥。我和俪君是最好的朋友啊。”

“你都被她教坏了!你自己都意识到吗?”

看着樱樱那单纯的表情,我一方面感到痛心疾首,一方面又感到欣慰。果然,我的樱樱还是那么单纯的可爱啊。

至于樱樱后来自己学会找AV看,甚至还拉上我一起“观摩学习”的事……我虽然痛恨邓俪君给樱樱做了最不好的“启蒙”,但也必须承认——我,痛并快乐着。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