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梵天 梵天小说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我的女友(暴露调教) 我的女友(暴露调教)

    我跟女友已交往三年有余,她也明白我喜欢暴露她,性交的地点如KTV、国小、国中、公园、马路边、阳台、客厅(对面楼离得只有三、四公尺远)、我家房间(窗户离对面的楼不到两公尺)、我家二楼阳台(开灯下去一览无遗)、车床……诸如此类。我也常要求开车时,要我女友上身全裸,这时只要路边有行人或者是机车骑士,我车速总不会高於40。以下的小说是真假参半,也因为是第一次发文,如有不足之处也请告知,谢谢!

    梵天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我的女友(暴露调教)》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的女友(暴露调教)》,是作者梵天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跟女友已交往三年有余,她也明白我喜欢暴露她,性交的地点如KTV、国小、国中、公园、马路边、阳台、客厅(对面楼离得只有三、四公尺远)、我家房间(窗户离对面的楼不到两公尺)、我家二楼阳台(开灯下去一览无遗)、车床……诸如此类。我也常要求开车时,要我女友上身全裸,这时只要路边有行人或者是机车骑士,我车速总不会高於40。以下的小说是真假参半,也因为是第一次发文,如有不足之处也请告知,谢谢!

《我的女友(暴露调教)》 第25章 免费试读

佳凌瞄了我一眼后,忽然就弯腰撑在侯伯的椅子上说:「伯伯~~这件衣服你看我是穿内衣好,还是不穿内衣的好啊?」

侯伯下意识的转过身来,因为佳凌撑在椅子上,所以侯伯的头离佳凌的胸大约就两只手掌的距离差不多,这么近的距离,我想乳头上的纹路应该也是一清二楚了。侯伯两眼瞪得大大的说不出话来,就这样静了一下下。

佳凌:「嗯……伯伯好坏哦,一直盯着人家看……你快说嘛!」

侯伯这才回过神来:「咳!什……什么?」

佳凌起身秀了一下,又问:「伯伯,你看这件衣服我是穿内衣好,还是不穿内衣好啊?」

侯伯这次是大方了一点看了看佳凌的胸,又跟佳凌对视了一眼,才小小声的说:「这……这样就就很好看了。」

佳凌俏皮的笑了一声:「嘻……伯伯,可是这样不穿内衣会不会露点啊?这样会被看到呐!」佳凌说完后就又弯腰下去。

侯伯的身体往后缩了缩才结巴的说:「看……看到一点……一点点很……很时尚……」

听到侯伯这句回答还好我没喝酒,不然当场喷出来了。

佳凌也忍俊不住的笑了一声:「哈……呵呵,伯伯,那你喜欢小凌穿得时尚一点吗?」

侯伯满脸通红的说:「都……都可以啦!」

笑了一阵后,佳凌适时地又拿起杯子劝酒。

喝完后,佳凌伸手拍了拍侯伯的手臂:「伯伯,我们看别台好不好?」

侯伯:「嗯,好啊,要看哪一台你自已转。」侯伯拿起摇控器递给佳凌,佳凌直接按号码转到了深夜节目「蓬莱XX」(这是小弟蛮喜爱的一档节目,常跟佳凌一起探讨电视上的情节跟衣服穿着@@),刚好在广告电视里时不时地传出0204优美高亢的声音。

佳凌:「伯伯,这个蛮好看的,看这个好不好?」

侯伯把头偏了偏,也不知是害羞还是怎样的默不作声。佳凌把摇控器放好坐回椅子上,转头对我抛了一个媚眼。

终于广告结束,节目上播出的正好是某知名女星的视讯LIVE秀,气氛随着那女星的淫猥话题渐渐地改变起来。就在大家沉浸在那女星说的情节时又进广告了,佳凌适时地又拿起酒杯:「好久没喝罗,大家喝一下啦!」

我跟侯伯也赶忙拿起杯子,佳凌:「要喝完哦!」一说完,不等我们说话就喝了起来……我跟侯伯对望了一眼。唉!

喝完后佳凌就拿起了桌上的覆历表:「伯伯……」

侯伯转头:「嗯?」

佳凌娇笑着说:「伯伯,都忘了我是要来应征的呢~~你看一下啦!」

侯伯傻傻的接过:「看什么?」

佳凌:「我的覆历表啊!」

侯伯边说边翻开覆历表,只看了一下马上就瞪着我:「你……你这猴崽子都让佳凌做什么工作了?!」

附注一下佳凌的覆历表:

===================================

姓名:张佳凌

小名:插座

电话:09XXXXXXXX(真的是她的手机)

住址:XXXXXXX

身份证字号:XXXXXXXXXX

工作经历:酒促、传播妹、酒店小姐……

备注:学习能力强、适应力佳、能配合公司制度及规定。

===================================

侯伯很大声的说:「什么传播妹、什么酒店小姐的说。」

我顿时哑口无言。干,根本没让她做过啊,怎么解释?

佳凌赶紧说:「侯伯,不是这样的啦!」

侯伯:「都让你做这些了,不是这样还能是怎样?嗯?」

眼看侯伯「嗯」了一声后又怒气值满点的站了起来,佳凌也赶紧站了起来:「伯……伯伯,你冷静点听我说啦!」

侯伯跟佳凌推搡了几下才啍一声,冷眼的看着我。

佳凌:「伯伯,我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又要还之前的住学贷款,而且爸爸过世的时候我还去借了一笔钱,我……我又没工作经验,只……只好……」

侯伯用手指着我:「那你这小崽子是吃软饭还是怎么着?『让女人出去赚』(台语),你好意思吗?」

我退无可退的站在楼梯上,两眼睁大的说不出话。

佳凌:「伯伯你别怪他啦,我是后来才遇上哥哥的,而且还是哥哥帮我把其它贷款还完的。」

侯伯听到佳凌的解释,脸色才稍稍好转。

佳凌:「伯伯,我说了也不怕你笑我。」

侯伯:「唔?」

佳凌:「就是因为我之前的工作,所以大家才把我的小名叫做『插座』。」

侯伯:「插座?」

佳凌:「就……就是……客人都把我当『插座』,随时都可以插我。」

侯伯意会过来,槛尬的咳了两声。

佳凌:「哥哥也是我的客人,只是……他对我很好,从没嫌弃过我,还帮了我很多忙。」

侯伯这才缓和了下来,看我的眼神也没那么凶狠了。@@

佳凌:「常常我遇到坏客人时都是哥哥帮我解围的,他救了我好几次呢!」

侯伯看了我一眼:「算你小子识相,能碰上佳凌是你上辈子修的好福气。」

我赶紧插了一句:「当然当然,小凌在我眼中就是一个好女孩,我绝不会辜负她的。」

侯伯看了我一眼,算是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

我赶紧又补上一句:「侯伯,说句过份的,就算你答应了,我也不会让佳凌出来,我早说了要养她的。」

侯伯:「你这小子……嗯,还不错。」

侯伯拿起小高倒了八分满,说:「这杯就当是我这长辈的谢谢你,你随意就好。」我赶忙又开了一瓶,马的屄,都快倒满了,能叫我喝一杯吗?

侯伯抬手对我压了一下:「不用你拿杯子,随意就好。」然后很海派的一口干了那杯。

我拿着那瓶酒苦笑了一下,都还站着呢……能随意吗?认命的把那瓶干了。

侯伯也没在意我,两手抓着佳凌的手臂摇了摇:「你怎么这么傻啊……怎不回来跟你爷爷说呢?不然就来侯伯我这啊,我也会帮你的啊!」

佳凌:「伯伯,我就是不想成为别人的负担才自已出来找工作的。」

侯伯:「唉……你这傻孩子。」

(侯伯摇着佳凌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眼神有点不自然)

佳凌:「而且现在也是哥哥买我时间让我出来找工作的呢,你要不要录取我嘛?」

侯伯顿了一下:「来这工作?」

佳凌:「嗯啊,伯伯,你可以教我包槟榔,我学很快的。」

侯伯:「这……不是这问题啊!你……你……」

佳凌:「伯伯,怎么了啊?你外面不就贴了『徵槟榔西施』吗?」

侯伯:「那……那个……不是这问题啦!」

佳凌:「伯伯,我虽然没有经验,但我学很快的。」

侯伯:「我没……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佳凌:「伯伯,我说真的,而且小凌打扮起来一定不会输给那些辣妹的哦!你看……」佳凌说完就后退一点,转了一个圈(背心几乎可以说是没有遮掩的效果),接着小小的扭动一下身体,然后手指妩媚的对着侯伯勾了勾,侧身手拉着衣服压住左胸的乳头让乳头露出一半,另一半卡在衣服里……哦,干!我在旁边看得超有fu的。

我瞄了瞄侯伯,看他正两眼盯着佳凌,还吞了吞口水。

佳凌:「伯伯你看哦……我这样有没有很诱人啊?」

佳凌表演完后就假意的把衣服拉了拉,像是这样就不会走光一样。

佳凌:「伯伯,好不好看啊?」

侯伯这才回过神,头偏一边的说:「好……好看……哦,哦,不,不是,我不是说这个,做这个不好啦!」边说边抖着手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酒。

佳凌:「伯伯,为什么不好?你不是都在找人了吗?」

侯伯:「这……」

佳凌:「伯伯,是不是小凌表演得不好,你不喜欢看对不对?」

侯伯有点心虚的瞄了我一眼:「哦,没……没有,很……很好看。」

佳凌:「嘻……那伯伯让我在这做好不好嘛?」

侯伯:「我……我……我想一下。」

佳凌:「伯伯,我就是想要换个环境才来这找工作的嘛!不然伯伯希望我再回去酒店上班吗?」

侯伯:「不行,那个不能再做了。」

佳凌撒娇着说:「嗯……那伯伯你让我来这上班嘛!小凌会穿得很辣哦!而且在这里伯伯也可以照顾我啊!」

侯伯犹豫了起来:「这……」

佳凌摇着侯伯的手臂撒娇道:「好不好嘛……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女孩子穿这样的吗?而且小凌不止没穿内衣哦!嘻……人家也没穿小裤裤哦!伯伯要不要看一下?」

侯伯可能还在想着怎么措词比较好,下意识的就转过头来,接着就看佳凌两手拉着裙摆慢慢地慢慢地把裙摆拉到腰上,整个动作不慢,但时间彷佛是定格了一般。期间我本以为侯伯会把头转过去或是说些有的没的,但……我只看到侯伯把头微微的转向下面,视线定格在佳凌的小穴上还吞了吞口水,就这样静了两三秒。

我从后面看到佳凌整个裙子已经都掀到肚子上了,因为佳凌是站着的,双腿又没分得很开,所以我也无法确定侯伯是不是看到了佳凌的小穴,但阴毛肯定是完全呈现在侯伯面前了(侯伯是坐在椅子上,所以是平视佳凌的小穴。@@)

过了一下子,侯伯还维持在那个当机状态……他不累,我看得都累。

佳凌带着抖音结巴的说:「伯……伯伯,有……有看到了吗?小凌……小凌真的没穿内裤哦!」

侯伯这才回过神,赶紧转过头去,手一抖一抖的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看着佳凌现在的样子,我适时地站了起来走到佳凌旁边,顺势搂着她的腰,果然佳凌的身体抖得厉害。

静了一下子,佳凌转头对我笑了笑,摸着我硬爆了的肉棒,附耳过来小小声的说:「人家刚刚好像出来了……」我惊讶地看着佳凌,手下意识的摸到了她的小穴,整个大腿内侧都湿了,真的很湿,不是黏黏的那种,有点水水的。@@

佳凌被我一摸,低吟了一声:「嗯……」侯伯闻声转过头来,我看着侯伯还处在失神状态下,当着他的面把贴在佳凌下身的手指直接就用力地插进了佳凌的小穴。

佳凌:「嗯……哦……」这突然的剌激让佳凌抑制不住的叫了出来,边叫佳凌边腿软的往前绊了一下。侯伯楞归楞,还是马上伸手扶着佳凌,只是位置有点不对——侯伯两手是托着佳凌的咯吱窝,几乎盖在胸部上了。

侯伯:「没……没事吧?」

佳凌点了点头,赶紧一手撑着椅子,一手撑在桌子上,两个奶子就这样明晃晃的在侯伯面前摇啊摇的……

因为佳凌忽然绊了一下,身体往前倾,所以我的手指就抽离开她的小穴了。正当我往前要看佳凌有没有怎样时,忽然佳凌低吟了一声:「哦……嗯……」我惊讶地站在那左右看了看,狐疑的看了一下佳凌。

因为佳凌现在的姿势刚好在我跟侯伯的中间,我完全看不到她的正面,我往前走了一步,侧身看了一下……侯伯看我弯下身来,瞄了我一眼,作贼心虚的把头别到一边。我接着往佳凌身上看去,侯伯托着佳凌的手正大大的覆盖在佳凌的奶子上,佳凌皱着眉、轻咬着下唇,鼻息急促的在那低啍,侯伯的大拇指跟食指时不时地捏一下佳凌的乳头。

(我低头时侯伯就看到我了,但他的动作只是稍稍慢了一点,像是知道不该这样做但又克制不住,只好自欺欺人的侧着头装作没看到我。)

就在我看了一下子还没决定要不要出声解救佳凌时,佳凌忽然伸手扶着侯伯的脸深吻了上去……哦,干!我当下连呼吸都停止了。

我不知道我失神了多久,只知道再看过去时,佳凌两手托着侯伯的头还在深吻,侯伯的手正肆无忌惮地玩弄着佳凌的乳头,佳凌边亲边低吟着说:「哦……嗯嗯……轻……轻点……哦……嗯……舒……舒服……哦……」

我整个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一样,脑中一片空白,整个人非常紧蹦,脑海里一些凌辱的片段、一些过往看过的色文,还有A片里的情节一瞬间都浮了上来。我来不及选择要用哪一种方式凌辱她,或者说是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我完全没想到会忽然就发展成这样了。

我感觉到佳凌玩得过火了,但我心里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说:『再等等,再等等……』但究竟是等什么我也不知道,是佳凌的极限还是我的极限呢?能承受得住吗?

我呆呆的看着,只是僵硬的伸手贴着佳凌的屁股机械式的、缓缓的揉着……我整个人明明就好激动,整个像是快爆炸了一样的感觉,但时间像是充斥着一种违和感,我整个就是格格不入。

边想,我的手还是情不自禁地慢慢游移到佳凌的小穴那……游走了一下就用手指盖着佳凌的小穴,轻轻的划着圈逗弄着佳凌的小穴。

佳凌深吻着:「嗯……哦……伯伯喜……喜欢摸小……小凌的胸吗?哦……啊……你……你轻……轻点哦……嗯……玩……哦……玩我……哦……」

随着佳凌断断续续的淫语,侯伯的动作也越来越大,我站在后面甚至都能听到一两声他们「喇舌」时的声音了。

就在我还沉浸在那复杂的情绪之中时,忽然一只手摸上了我盖在佳凌小穴上的手指!那只手摸了一下后像是被吓到一样,忽然就缩了回去。我侧头看了一下侯伯,他一手还覆在佳凌的胸上,另一只手缩放在腿上。

佳凌顿了一下后,轻轻的托着侯伯的头,然后把左胸挺了上去,整个过程都没有交谈,侯伯很自然地就着佳凌的乳头吸吮了起来。

「嗯~~嚅~~吮~~咻~~嚅~~」

佳凌半仰着头:「嗯……哦……好……哦……侯伯……伯伯……哦……你好会吸……哦……嗯……」

我整个人真的感觉好兴奋好剌激,我的肉棒像是不需要额外剌激随时都能射出来一样。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在看影片一样,整个就是置身事外的感觉,就这样呆呆的看着。(我当时就是一直失神、发呆……超糗的~~)

不知过了多久回神过来时,佳凌正转头过来看着我,看着佳凌脸上的潮红带着羞怯又讨好的表情,我楞了一下。

梵天:「小凌~~我们走了……」我还没有说完,佳凌就伸手把屁股上的裙子往上拨,再将屁股翘起来一点,咬了咬下唇对我说:「哥哥干我……唔……」

佳凌还没说完就被侯伯用两手扶着头转了过去,我的视线也跟着佳凌转了过去,只见佳凌一手撑着椅子,一只手正握着侯伯肉棒的根部,接着张开樱桃小嘴就含了进去,随即用力吸吮着侯伯的肉棒……

我两眼睁得大大的,侯伯啥时站起来的我不知道,佳凌何时吸着他的肉棒我也不知道……

佳凌带点痛苦的呻吟:「恶……哦……伯……伯伯……哦……不……不要插太……哦……太深了……嗯嗯……嚅……嗯嗯……轻……哦……轻点……别……哦……」

侯伯两手按着佳凌的头,缓缓地用下身往前冲剌,像是在干佳凌的小穴一样干着她的樱桃小嘴。侯伯现在的样子就像是变身了一样,跟之前那慈祥、爱护佳凌的侯伯完全就是两个人。

听着佳凌带点痛苦但并不抗拒的声音,我一股凌辱的快感涌了上来,裤子一拉就掏出快硬爆了的肉棒,对准佳凌的小穴「滋」一声直接就插入了进去。

佳凌惊叫了一声:「呜……哦……恶……别……哦……嗯……哦……轻……你……哦……你……你们两个……哦……轻点……哦……」

听到佳凌这一句「你们两个」我就有一种变态的快感,我在后面更是用力地对着佳凌的淫穴冲剌,才刚干了二、三十下时,侯伯先是「嗯」了一声,然后感受到佳凌的淫穴收缩了一下,害我也差点喷出来。我停顿了一下,佳凌伸手在桌上抽出两张卫生纸把侯伯的精液吐在纸上,擦了擦嘴后竟然又含起他软趴趴的肉棒,看着这情形,我更用力地撞了起来。

佳凌边吸边拉着侯伯的手放到她的奶子上:「嗯……再……再来……嗯……哦……用……哦……用力……嗯……好……好爽……」

佳凌:「哦……哥哥用力一点……哦……好剌激……哦……嗯……好爽……哦……用……用力一点干……干小佳凌……哦……侯伯……哦……你……你看哥哥哥好坏……在……在你面前干我……哦……哦……侯伯……好爽……哦……侯伯……玩我……哦……伯伯……你也一起来玩……哦……来玩我……哦……」

看着这情景,我一阵快感涌上来,没忍住直接就射了出来。佳凌的身体也紧绷了一下:「嗯……哦……好……好烫……哦……好舒服……嗯……」

射完后抖了两下,我也把肉棒退了出来看向侯伯那,虽然佳凌很卖力地帮侯伯服务,但侯伯似乎是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我又望了望下面,佳凌的小淫穴缓缓地流出我的精液,我抽出两张卫生纸擦了擦佳凌的小穴,佳凌身体轻微的抖了抖,忽然就转过身来面向着我的肉棒含了进去。

那种刚射完精又被含住的感觉真的是……敏感到不行。吸没一下子,佳凌还用手玩弄我的蛋蛋……我本来想说够了,要制止佳凌继续,佳凌却说:「哦……我……我要伯……伯伯弄我……哦……快……哦……」边说还边对着侯伯摇了摇屁股。

看着佳凌现在的样子我顿时有点楞住,一股很奇怪的感觉涌了上来,有点兴奋,有点屈辱,却又带一点害怕的感觉。我心里很复杂,也没去看侯伯是怎样的反应,只是带点驼鸟心态的把头转向另一边。

佳凌带点哀求的说:「哦……伯……侯伯……干……哦……哥哥让让侯伯干我好不好……哦……干我……哦……」

我不想看着侯伯的样子,但心里一直幻想着侯伯是不是进去了?是不是在干佳凌了?一直一直想着那画面,我的肉棒不自觉的又站了起来。

佳凌感受到我的反应,像是得到了很大的鼓舞一样,竟不知羞耻地说:「侯伯……拜托……哦……干……干我好不好?别……别嫌人家脏嘛!嗯……哦……哦……帮……帮小插座插……插上插头嘛……哦……可……可以让你射进来……哦……哦……快……快嘛……」

我忍不住的看向了侯伯,发现侯伯正用手拿着他的肉棒拍打着佳凌的屁股,还时不时的磨着佳凌的淫穴,想向里面硬塞,但不知道是酒喝太多还是怎样,似乎硬度不太够,老是进不去。

那画面让我的心整个剧烈地跳动,脑中一阵晕炫……我心里一直狂喊着:这不是我要的!我不想佳凌让人碰!我不想戴绿帽!但我的身体却动作不了。我很矛盾的不想让事情发展下去,但那剧烈的快感一直明确的告诉我:再等等,再等等,看看这小淫娃给人搞是什么感觉。再等等就要进去了,嘿嘿,就让她给人干看看……

佳凌吸了一阵子后忽然吐出我的肉棒,转头看了侯伯一眼,又抬头看了我一下,轻轻的用手套弄着我硬到不行的肉棒。佳凌轻咬着下唇说:「哥哥,你把小凌的小穴掰开让侯伯干进来好不好?」我被这句话震得脑子发麻。

佳凌:「哥哥的肉棒又硬了哦!嘻……我知道哥哥是喜欢的,试试好吗?只要你喜欢我,我真的都可以的。试……试试看嘛!」佳凌说完后就又吞吐起我的肉棒了。

我强忍着颤抖的身体,真的太剌激了!我缓缓地伸手过去……刚摸上佳凌的屁股时边想着等一下可能会发生的事边,看过去侯伯那,他正握着好不容易才硬起来的肉棒抵着佳凌的穴口一个挺身……佳凌痛苦的闷啍了一声:「嗯……」

我弯身往前探去,一手抓住侯伯的肉棒说:「侯伯,这个洞是我的,你不能用。」因为往前的这个动作令肉棒已经抵在佳凌的横隔膜上了,但佳凌听完我的话后更是卖力地吸吮起来。

佳凌虽然发出痛苦的喘息声,但依然紧含着我的肉棒不放:「吮……嚅……嗯……哦……嗯……呜……恶……呜……」撑不到三秒,我直接就射在佳凌的嘴里了。射出来时,佳凌抓着我的腿的手用力地抓了我一下,让我更是往前又挺了一下。侯伯就傻站着看佳凌吮吸我的肉棒,而我手里还抓着侯伯的肉棒。

佳凌吐出肉棒后,一滴不剩的把我的精液全喝了下去,还用手扶着我的肉棒慢条斯理地用嘴清洁了一下……说起来很长,但其实就是一下子的事而已,只是场面真是太诡异了!

佳凌跪着清理我的肉棒时,我就放开侯伯变得软趴趴的肉棒了。佳凌清理完后站起来后整理了一下她的裙子,拉了拉背心,拿起脏脏的上衣走到我耳边,用不小的音量说:「嘻……哥哥是你要调教我的哦!剩下的你自已处理了哈!伯伯拜拜哦!」说完就见她一溜烟的跑回计程车上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