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夜色的云为作者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夜色的云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一网打尽 一网打尽

    我们市是个地级市,离太行山30公里。我原来在市规划局工作,因为大学本科学的就是建筑,工作能力强,受局长青睐,当了3年规划科科长。然後提拔为副局长,半年後局长东窗事发,被免职。我也受到牵连,被贬到市档案馆当了个副局长,成天无所事事。

    夜色的云 状态:连载中 类型:官场职场
    立即阅读

《一网打尽》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一网打尽》,是作者夜色的云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职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们市是个地级市,离太行山30公里。我原来在市规划局工作,因为大学本科学的就是建筑,工作能力强,受局长青睐,当了3年规划科科长。然後提拔为副局长,半年後局长东窗事发,被免职。我也受到牵连,被贬到市档案馆当了个副局长,成天无所事事。

《一网打尽》 第十七章 过年:走廊的激情 免费试读

这几天都是在繁忙的准备年货的时光里度过,中国人就是奇怪,明明超市每天都开门,但是必须购买一大堆的年货,我也偶尔帮个忙。

老丈人回来了,爱芳的老公王刚也回来了。所以现在我们都很小心,到了阴历二十九。老婆和孩子也回来了。

家里挤满了人。大家看到这麽多人一起过年,都是很是兴奋。

王刚和老丈人无所事事,又不想干活,都是假装很忙往外跑,吃饭的时候才回来。丈母娘很是生他们的气,最後给他们布置了几样又冷又难干的活,洗大批的菜呀,或者去买大批的葱呀!等等。

他俩对我是羡慕嫉妒恨,丈母娘就是不指派我,我还是很是主动的帮忙干小活。所以吃饭的时候,他爷俩就想和我拼酒。

我一看就是准备喝多了耍滑。马上向丈母娘举报,在我这个内奸和丈母娘的强势镇压下,丈母娘高调宣布:谁敢假装喝多不干活,谁就别在家过年,立马滚蛋。老丈人和小舅子一点办法都没有。不能多喝酒还得干活。

其实私下里我说过丈母娘:「他们要往外跑就跑吧,这样弄得我我也不乱动手动脚。」

丈母娘却是瞪我一眼:「家里少了谁也不好,你忍忍,过了年就好了。现在别无事生非,你也别被春华逮住了,好好交公粮吧。」

老婆和儿子都收到我买的礼物,老婆的是金项链,儿子的是一身名牌运动服和运动鞋,都是高兴非常。

晚上睡觉时,老婆一边摸着我的胸口,一边问:「这麽长时间没有找我办事,你怎麽熬过来的?别编瞎话,我知道你的性欲。没有去外面找小姐吧。」

「怎麽会?你已经约法三章了。我是坚决执行的。」

「那你找的是谁?单位的?你都不去上班了,绝对不会。难道……难道……是家里的!」老婆在自言自语。

……

「是谁?爱芳??」老婆边说边看我的脸色。

……

「难道是我妈?」

……

「难道俩人都上了?」

我没有控制住自己,脸抽了一下。

老婆本来就在仔细的观察我,现在一看这种情况,立马大怒。手就近揪住我的乳头,拧了两下。疼得我哎呀叫了出来。

老婆吓坏了,赶紧松手:「活该,你不是人,竟然连我家人都弄。真不是东西,你不会去弄……弄……」

老婆吞吐半天,不知道该让我弄谁。自己麽,跑到外面的城市,只顾孩子不顾我,而且自己承受不了我的索求。小姐麽?那绝对不行,万一染上病怎麽办?万一被抓住怎麽办?万一变成小三怎麽办?找别的良家妇女?万一变成小三怎麽办?万一被对方家人知道怎麽办?万一对方不放手怎麽办?要钱多怎麽办?老婆想来想去没有别的办法。

而且老婆这两天,看着她妈还有爱芳都是兴高采烈地,没有什麽异常。要说异常。其实我老婆也看出来了。就是爱芳和她妈精神更好了,脸色红润,精神十足。

老婆也不问我是不是真的肏过她们,在心中已经给我定性了。

她狐疑的看着我:「你是怎麽做到的?看她们的情况可是很享受啊,穿着很时髦,大冬天穿裙子。我妈竟然也是。也知道打扮了,看样子你的功劳不小呀!」

我苦笑不语。

老婆又拧我:「问你呢?你是怎麽做到的?」

「没有呀!」我假装无奈的摇摇头。打死也不能承认呀,还不知道老婆什麽想法呢。大过年的,要是闹出问题来,全家都不能过了。

「我又不是找你算帐。我就是问问,你说麽。」老婆竟然隐隐兴奋起来。俩腿搓了几下,然後盘到我的大腿上。

「没有的事你让我说什麽!」

「你要是不说,我就去找我妈找爱芳,大吵大闹的找,我就要问她们为什麽偷吃我老公!」老婆顿了一下然後说:「你要是说了,我保证不闹,你还不了解我麽,你是我家的顶梁柱,我知道你为了我家付出了很多。我不会难为你的。而且,我想了,与其你去外面鬼混,还不如在家里闹腾呢。我也知道我爸不和我妈那个啥了。爱芳~~我弟弟也不争气。看样子好过你了。」

……

「快点说,我想听,你摸摸我下面都湿了。」老婆越来越兴奋。

我探手摸了摸老婆的屄,就是已经很湿了,本来有点性冷淡的人,竟然也开始兴奋,看样子乱伦是让所有人都觉得刺激的事情。

「你是先弄得我妈,还是爱芳,还是俩人一起弄得?怎麽弄的?咱现在喊她们来吧,咱们一起弄。」老婆说着,就半起身退下我的内裤。

我听着老婆的疯言疯语,不由自主的想起肏弄丈母娘和爱芳的情境;鸡巴已经坚硬如铁。

因为都是刚洗过澡,都很乾净,老婆一边像抓摇杆一样来回晃动,一边道:「还不承认,老二都承认了,老大还不认帐。」

说着自己已经忍不住,开始自学自练,老婆从没有自己主动在上面过,今天自己把自己挑动起来,趴到我身上,手从她两腿之间伸过去抓我的鸡巴往自己的小屄里塞,可是没有弄过,怎麽都难受的塞不进去,倒是抓的鸡巴贼疼。

我实在忍不住,就开口教她,怎麽办怎麽办!老婆如愿以偿的把鸡巴塞进自己的屄里,开始笨拙的晃动屁股,我忍不住又教她。

老婆一边开始过瘾,一边生气:「还不承认,这些姿势你怎麽会的,是不是我妈和爱芳教你的?」

我说不是,是看黄色电影学的。

「那我妈会不会?爱芳会不会?说麽。」老婆一边摇摆一边问。

……

「你要是不说,我真去找爱芳和我妈了。」说着要起身。

本来安排姨妈和倩倩去三楼住,後来倩倩抱着孩子不方便,我儿子又不愿意住在一楼,说不方便,最後我儿子住到了三楼。姨妈和倩倩住到了二楼,爱芳的对面。老丈人不知道怎麽想的,却不和丈母娘一个房间,也要到三楼住,说是陪我儿子他的外孙,怕他孤单。

我心里就知道老丈人的那个确实不行了,估计原来丈母娘忍不住的时候闹过他几次,老丈人心有余悸,想法躲起来。却不知道丈母娘已经被我喂饱了,不会再找他算帐了。

这种事情成年人都看到眼里,心里清楚,却无法劝解老丈人。中国人还是对这种事情讳莫如深。

听到老婆这麽要胁我,我实在忍不住说道:「你疯了,咱爸和小刚都在家呢,你这麽闹还让家里过年不过了。」

「你也知道害怕。」老婆振振有词:「你老实说了,我就不闹,我说了已经原谅你了,你怎麽不说呢。你说吧我想听。」说着,老婆重新把鸡巴塞进自己的屄里看着我。

我看着老婆的表情,心里清楚,老婆不会闹出来的,他说的理由我知道都是真的,老婆想听我说,还是自己的欲望所致。

我一咬牙,开始剪辑式的半真半假说着我和丈母娘还有爱芳的事情。

老婆一看我开始交代,大屁股就疯狂地旋转起来,一边舒服的哼哼唧唧,一边说道:「再说细点,我妈的屄大不大?」

「不大,和你的差不多。」

「我妈的屄毛多不多?」

「你妈没有屄毛,你妈是白虎。」

「啊……嗯……嗯……你干我妈得劲不得劲?爱芳的屄大不大?你干了爱芳几次,干的很不很?」

现在老婆已经不再听我说话,自己已经陷入自己的想像当中,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疯狂摆动。我从没有见过老婆这个样子,以前都是应付式的和我做爱,今天竟然这麽疯狂,我都有点害怕了。

一会,老婆更加疯狂的摆动,都开始翻白眼了,我知道老婆的高潮来了,我从没有见过老婆这个样子,估计老婆因为怕和我做爱,所以应付,从来没有过高潮。

「你肏我妈,我也肏你妈,哎呀……飞了飞了……我们都去肏我妈,我要上天了!」

老婆翻着白眼喘着粗气,趴到我身上,也就是奇怪,做爱的时候不觉的上面人重,等到做完爱,立马就感觉上面的人死沉死沉。

我把老婆推下来,也喘着粗气。停了一会,老婆说道:「原来高潮是这样的,真舒服,真有飞天的感觉。」

老婆也是过来人,问我道:「你来不来,我是没劲了。」

我看看还硬着的鸡巴,心里感到没有那麽大的欲望,就说到:「算了,你过瘾就行了,我就不来了。」

老婆反应过来了,看着我:「你还想留精力干弄谁呢?我妈爱芳她们?」

「没有,今天累了一天了,不想。」

「你骗谁呢,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你不弄就不弄吧,到时候你肏弄她们的时候,叫上我,我看看你怎麽肏弄她们的。记住啊!我困了,我要睡觉了。」

……

我关了灯,在黑暗中翻了几下白眼,然後睡着了。

第二天,终於到了大年三十,上午大家一起忙活,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丈母娘两口、我们三口。爱芳三口加上姨妈和倩倩,满满当当的坐在餐桌前,大年三十下午,已经不需要干活了,所以大家都可以尽情吃喝,大家一边说笑着逗弄着妞妞,一边碰杯喝酒喝饮料,我们三个大老爷们,今天才开始允许好好喝酒,三个人喝了两瓶酒,老丈人喝了小半斤,就已经多了,胡吃了点东西,就一溜烟的跑没影了,也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

不过丈母娘很放心他,知道他下面不行,不会在外面乱来的,顶多也就是找那帮老夥计下棋打牌侃大山。

中间我说了一句,准备成立一家文化传播公司,过了年就和文化局、教育局商量,丈母娘和小姨子都是老师出身,对这个敏感,我看见小姨子的眼里闪了一下,丈母娘也极有兴趣的看着我,不知道在想些什麽。其他人不怎麽感兴趣。

剩下我和王刚小舅子已经快把剩下的就喝完了的时候,小姨子和李东两口带着芸芸来了。本来他们离这里就不太远,四五公里的样子。三个人在家吃过饭没事干,就跑过来这里凑热闹。

我和王刚又拿出一瓶酒将李东,李东在家已经喝过了,不过经不住劝,又喝了小二两,我们才甘休。

吃过饭,收拾完,大家都开始忙活桌子板凳,为什麽?吃饭的时候都说好了,吃晚饭打麻将。中国的国粹麽。

今年是暖冬。我去院子里晃了一圈,遛遛食,回来的时候麻将已经摆好了,我说道:「都是抽烟人,这屋子里有暖气门窗开得少,去院子里打吧,我看了,艳阳高照,非常暖和。」

李东说道:「就是,在屋里抽烟,你们这帮女人一直嘟囔,去外面,外面暖和。」

又是一阵忙活,开始在院子里摆开阵势弑杀,李东和王刚那是一定上的,我让老婆打,老婆犹豫说不太会玩,我说道:「你不会赢还不会输麽?这里又没有外人。何况还不见得输呢!」

这边丈母娘和姨妈姐妹俩互让了一下,姨妈上场,四个人就开始战斗,几个小孩子都跑出去玩了,其他女人都搬了凳子坐在旁边看,我站在旁边看了一会,老婆虽然不会玩,但是手气也有点,输赢不大。看了一会,酒劲上来,就准备回屋睡觉。

这时,妞妞在倩倩怀里睡着了,倩倩抱着孩子就回屋了。我停了一会,实在无聊,又困,就转身回屋,到了客厅,看着左边的楼梯,心中突然冒出一阵邪火,透过客厅的门看看外面,没有人注意我,都在聚精会神的看着麻将。

我轻脚走到二楼,站在二楼小客厅和外廊之间的门口,探头看看外面,还是原来的阵势,一会,倩倩从她的房间里出来,看样子孩子已经睡着了。

倩倩看见我一愣,我走到外走廊,朝着倩倩招招手,倩倩一边疑惑地看着我,一边走过来,和我一起站到外走廊边,通过玻璃看着院子里的人们,我顺势搂着她,倩倩知道我想要做什麽了,脸微微一红,指指外面轻轻抗拒了一下。

我低声说:「没事,他们看不见我们。」倩倩依然不自在。

这个院子所有的监控的显示器,就在走廊的端头一个学生桌上放着,旁边是机柜,网路硬碟录影机、不断电供应系统、交换机呀什麽的都在里面。我拉着倩倩走了几步,到了显示器旁边,把对着楼梯门口的图像放大。

这几天本来就暖和,太阳斜射到这里,加上走廊里还有暖气包,分外暖和,简直是有点热。我站到倩倩的身後。轻轻拉开她的羽绒衣,羽绒衣在房间里穿着已经有点厚了,然後脱下挂在走廊上的晾衣架上,倩倩也不反抗,轻轻喘着气,死死盯着外面的人们,我的手从倩倩毛衣的下摆伸进去,里面没有乳罩,那是为了喂孩子方便。

我轻轻握住一只乳房,问道:「孩子吃饱没有?」

倩倩点头。

「里面还有没有奶水?」

倩倩抬手指指右乳,低声说道:「这个还没有吃,有点涨。」

我把倩倩的毛衣推上去,露出乳房,倩倩侧转身,我低头噙住右乳,右手握住她左边的乳房,轻轻揉捏着乳房,把玩着乳头。嘴里吸吮着有点淡淡的乳汁,喝完酒正好口渴,乳汁来得正是时候。我心里如是想。

我嘴大劲大,一会就给倩倩的乳房吸空了。

我嘴里有酒气,所以不想亲吻倩倩,让她闻我嘴里的酒气,就又让倩倩面朝外面,倩倩已经很自觉,把自己的小屁股挺得高高的,腰身显出优美的曲线。

我撩起来倩倩的长裙,里面是薄毛裤,我有点粗鲁的退下她的毛裤和白色小内裤,白皙漂亮的的两瓣隆起就露出来。

倩倩骨架小,肉多。屁股稍小,却是极挺极丰满。

我压低声音赞叹的轻呼一声:「哇~~真迷人呀!」

倩倩听到我的夸奖,竟然扭动了两下屁股,我看着丰满的小屁股在我面前这样的妖娆扭动。欲火一下爆发起来。俩手抱着倩倩的腰,向外一扯,使她的屁股更为突出,然後低头伸出舌头一边舔吮,一边解开自己的腰带,探出自己的鸡巴,腾出手来去摸倩倩的小屄缝,倩倩的小屄里已经是湿润润的,也是动情的浪妇了。

我问:「要不要?」

倩倩点头。

「你要什麽?说出来,我想听。」

倩倩也不是什麽黄花大闺女了,而且已经决定跟着我了。所以犹豫一下,还是开口说了:「我想让你肏我。我想你。」

「好,我的好乖乖,我满足你。」

说着,我就不再想什麽前戏,倩倩因为有毛裤的约束,俩腿无法张得更大,我只能伸出手掰开她的屁股和屄缝,鸡巴费力的在倩倩的屄缝中间滑来滑去,就是进不去,倩倩也急了,这是是非之地呀!赶紧把手伸下去,抓住鸡巴引导到自己的小屄洞口处。

我略微一仰身,腰一沉,屁股一顶,鸡巴就插进倩倩的小屄里,因为她的俩腿张开的不大,本来倩倩的屄就不大,这样显得更紧了,多亏倩倩的屄里面开始涌出淫水,鸡巴才能顺利地在这温暖湿润的小屄里抽插。

我一手一个乳房的握着,就像握着缰绳,心里暗道:哪里有这麽柔滑温润的缰绳呀!

倩倩一边享受的喘息着,一边盯着院子。我也是同样,一边干着倩倩美妙的小屄,一边看着旁边的监视器。

正在看着打麻将的爱芳突然抬头,也不知道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看了这里一眼,把倩倩下的一低头,说道:「爱芳嫂子看这里了。」

我说道:「没事,她看不见,就是看见你也不用怕,是自己人。」

我正在肏捣间,爱芳竟然站起来,看看周围没有人在意她,就缓步走进客厅,我通过监视器看见爱芳站在客厅环视了一下,又探头看看我的房间。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