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永乐仙道》小说全集阅读 鸿曌(鸿绪)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永乐仙道 永乐仙道

    盘古开天地,阴阳自始分;混沌有乾坤,太初育青莲。清修苦练难成仙,妖娆美女非蛇蝎;阴阳和合成大道,永乐自在天地间。

    鸿曌(鸿绪)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奇缘
    立即阅读

《永乐仙道》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永乐仙道》,是作者鸿曌(鸿绪)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盘古开天地,阴阳自始分;混沌有乾坤,太初育青莲。清修苦练难成仙,妖娆美女非蛇蝎;阴阳和合成大道,永乐自在天地间。

《永乐仙道》 第四十三章、返京 免费试读

半个月後的一天,午时刚过,未时初。

夏清在‘火凤香鸾殿’谢翩跹房间内的大床上刚吸完她的乳汁,正在春帐内把玩这雪白丰肥美妇那两个鼓涨如球的硕乳,二人忽感门上的禁制出现了波动。

他挥手打开房门,只见一张传音符飘了进来。

夏清隔著春帐向那传音符打出一道法诀,只听上面传来了柳曼云娇嗲的声音:“宗主和娘还没有玩够吗?甘白露前来拜访,现在在护山大阵外面求见,宗主和娘还是尽快穿好衣服出来见个面吧。嘻嘻。”

随著她最後一声的娇笑,那道传音符在房中半空化作了一团火球,瞬间就燃成了一缕青烟消失不见。

夏清和谢翩跹二人听完相视摇头,无奈的笑了笑,整个合欢宗敢用这种戏谑的语气跟他二人说话的也只有她和邓春豔这两个小妮子了。

昨晚是柳曼云侍寝,本来她和邓春豔、苏浅雪三人轮流上阵,一晚上也才能勉强满足夏清。但现如今苏浅雪已搬去了‘万妙宫’,而邓春豔又在闭关期间,只剩下她一人又怎能是夏清的对手?这小妮子在连丢了三次之後终於浑身香汗淋漓的娇声开口求饶。

夏清也是怕伤了她的元阴,於是只能作罢,抱著她进了混沌珠内浸泡灵泉恢复元气。

第二天早上的卯时末二人才从混沌珠内出来,穿戴整齐後柳曼云挽著夏清的胳膊走出了她的房间。

夏清用神识大概一扫,发现潘粉儿已出了大殿,她的房间内空无一人。而谢翩跹却还依然在房间内,显然是刚修炼完毕收了功,还没来得及离开大殿。

他微微一笑,拍了拍身旁娇娃浑圆挺翘的肥臀,说道:“好曼云,你先出去忙你的事儿吧,我去你娘的房间内看看她。”

柳曼云是何等的聪明机灵,她知道昨晚夏清在她的身上并没有尽兴,此时去谢翩跹的房内肯定是为了继续颠鸾倒凤、尽情欢娱。於是她冲夏清吐了吐小舌头,故意暧昧的眨了眨眼睛,然後笑著向殿门口飘飞而去。

夏清看著柳曼云修长窈窕的身影出了大殿,这才又开启了禁制向谢翩跹的房间走去。

进入谢翩跹的房间後,他看见此尤物正坐在锦椅上对镜梳妆,抬著一双雪白丰润的藕臂刚将金钗插入云鬓。在她身上仅披了一袭薄如蝉翼的白色透明轻纱,除此之外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寸缕无存!

她见夏清忽然打开她房中的禁制走了进来,先是微微吃了一惊,转而面露喜色。连忙站起来走上前屈膝躬身施礼,轻启朱唇娇声说道:“奴家谢翩跹恭迎宗主。”

夏清看著面前这几乎赤身裸体的尤物,目光落在她丰腴小腹下体私处那片红色的羞毛上。

她那与别的女人不一样的红色羞毛,柔软卷曲且又浓密油亮毛绒绒的一大片,仿佛显示著她旺盛的性欲。这不仅让她的下体私处看著非常的淫靡,而且还显得她的小腹和大腿看著更加的雪白肥嫩。

他看著面前这具丰满绝伦的肉体,感觉自己的喉咙有些发干,面上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小淫妇,还不快过来,侍候本宗主宽衣。”

谢翩跹闻言站起了娇躯,扭著她那浑圆饱满而又雪白肥硕的巨臀向他走来,玉面含春,嘴角儿露出了风骚的笑意……

………………

此刻,二人刚结束一番云雨,接到了柳曼云的传音符。

他俩一听是甘白露前来拜访,就知道一定是此女左思右想後终於有了决断,决定投奔合欢宗。

夏清松开了手中正在把玩的那对鼓涨无比的硕乳,从手指上的储物戒中取出一张传音符,对上面说道:“先将她带至锦瑟殿的偏殿,用上好的灵茶款待。召集其他几位夫人也都去锦瑟殿正殿,我和你娘稍後便去。”

说罢挥手打出了一道法诀,让那张传音符飘了出去。

然後低头看了看正躺在他大腿上玉体横陈的谢翩跹,说道:“小淫妇,看来咱们该穿好衣服,出去见见那甘白露了。”

如今他心中别提多喜爱怀中这肥嘟嘟、白嫩嫩的骚浪尤物了,此美妇不仅乳汁芳香甘甜怡人,对他来说更是大补元气!每次将此尤物抱在怀里肆意吸食她的乳汁,都能更激发他的欲火!而且此尤物自从服用‘坤秘玉泉丹’以来,不仅阴精比以前丢得更多,吸采她阴精所炼化的纯阴之气,竟然也比以前更加的精纯丰沛!

他知道此美妇若是一直坚持将‘坤秘玉泉丹’服用下去,那将会大大缩短进阶到元婴期所需要的时间!

谢翩跹闻言将枕在他大腿上的头略微抬起,看了一眼自己胸前那两团硕大如肉球、鼓涨还未消退的硕乳,嗲声说道:“宗主,奴家这如何出得去门?”

夏清听了笑著说:“这有何妨?兰夫人和玄夫人这两个‘三头夫人’,每天还不是照样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胸前那对高耸的双峰,简直是羡煞了旁人。反正现在玄夫人已将她的《阴莲采露》双修秘籍复制的玉简给了我,她也知道我是替你要的。你现在身材逐渐发生了变化,其他夫人们若是在背後议论,她自己都会出言替你解围的。”

他虽然从陈妙玄那儿要来了她的双修秘籍,但这也只是为了替谢翩跹的双乳越来越硕大丰满使的一个障眼法儿。

谢翩跹原本修炼的《阴凰经》就属於独步修真界的上乘淫媚秘术,她和潘粉儿距离《阴凰经》最高的修炼境界还差得很远,故而她根本不可能再改弦易辙去修炼别的双修秘术。

她当时也只是将陈妙玄的《阴莲采露》修炼秘籍用玉简又复制了一份,以便将来有机会可以用来参详一下。而陈妙玄给夏清的那本复制秘籍,则被他当日在青云山的密林中抛给了慕青霜。

谢翩跹闻言故作娇嗔的白了他一眼,然後慵懒的坐起娇躯,赤裸著雪白丰肥的胴体,下床重新梳妆打扮去了。

………………

甘白露在锦瑟殿的偏殿等了近一个时辰,才获得夏清的传命召见。

这让她心中不免有些微微气恼,想她甘白露以结丹期修士的身份,且又姿色过人,何曾受过如此的冷遇?

不过随著她步入锦瑟殿的正殿,看著殿中的众人都面无表情、冷冷地看著她,她的气势随著她的莲步轻移逐渐被完全给打消了。

首先进入她眼帘的是在正中端坐的夏清和谢翩跹。

连黛站在夏清的身侧,柳曼云和苏浅雪分别站在谢翩跹的身後左右。

这让甘白露不禁心中暗凛:“这仪态万方的结丹期大圆满红发女修,想必就是原青云派的‘火凤’谢翩跹了,真是好大的气派!苏浅雪和另一名身材修长窈窕的结丹期女修居然只能站在她身後,在她面前竟然连坐的资格都没有!”

她看到站在潘粉儿身後的蔡夫人又是心中一震,暗想:“此筑基期美豔熟妇真正的修为不会也是元婴期的吧?”

这也难怪她,因为连黛此刻又是依然化作筑基期的修为站在夏清的身侧。所以当她看到站在潘粉儿身後的蔡夫人也是个筑基期的中年美妇,不让她心中多想才怪!现在的合欢宗在她的眼里已是深不可测!

甘白露嫋嫋婷婷的继续往里走去,她看了看蓝玉蝶和陈妙玄,又将目光从萧灵素和潘粉儿的玉面上扫过,暗忖:“想不到合欢宗的女人竟然都是如此的美豔不可方物。”

她一向也是自负美貌,不过当她看到唐瑜儿的时候,不禁心头狂震:“天下竟有如此绝色姿容!”

此时甘白露心中原本的傲气全消,走到夏清和谢翩跹的面前盈盈下拜,双膝跪了下来!

只听她娇娇怯怯的开口说道:“妾身甘白露前来投奔合欢宗,如宗主不嫌弃妾身的蒲柳之姿,妾身愿与众位夫人自此结为姐妹,为宗主侍奉枕席,还请宗主和各位夫人们收留。”

夏清闻言淡淡的开口说道:“甘道友,那天你夫妇二人前来我合欢宗做客,我等对你二人以礼相待,奉为上宾,却不想你的道侣杜飞雨却心怀歹念。他虽被黛夫人给灭杀,但我却放了你一条生路。这天下如此之大,你又何必非到我合欢宗来?”

他心里虽然知道自己在此女的体内布下了淫种,因为淫种的气机牵引,使得她无法抵抗,所以前来雌伏。但他也不能就此轻易的开口答应,若如此的话必定会引起谢翩跹诸女心中的疑虑。她们都知道他不是那种因为与某个女人有了露水之缘,就会为此而给宗门埋下隐患的那种人。

甘白露听了眼圈儿一红,螓首微垂,低声说道:“宗主明鉴,那日妾身事先真的不知杜飞雨心存不轨,妾身当时还出口阻拦,但为时已晚。杜飞雨冒犯宗主,已死得其所。还望宗主勿迁怒於妾身。”

夏清一听不好再说什麽,他和连黛、陈妙玄、蓝玉蝶、苏浅雪都知道她所说的确实是实情。

这时只听坐在他身旁的谢翩跹开口说道:“你的道侣被黛夫人所灭杀,如若让你进了我们合欢宗,又怎知你将来不会心存报复之念?”

甘白露闻言心中暗喜,知道这是坐在正位的大夫人为她松口了,於是她抬起头来看著谢翩跹感激的点了点头,轻启朱唇开口说道:“这位想必就是大姐谢夫人,小妹我为了能表明心迹,愿在此发下心魔大誓。”

说罢从玉腕上的储物镯内拿出一张玉符,用纤纤指尖儿在上面刻下:妾身甘白露,从今天起加入合欢宗後,对宗门忠心不二,与众位夫人情同姐妹。他日若违此誓,必遭天诛地灭!

刻完後她挑破指尖儿朝玉符上弹出了一滴精血,然後又紧接著打出几道法诀,口中念念有词。

她口中的咒语念毕,只见玉符忽然爆开,化作点点银光没入她的体内消失不见。

夏清见此大笑而起,走下来伸出双手扶起了她,轻搂著她的香肩笑著说道:“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合欢宗的九夫人!”

谢翩跹众女也都站起娇躯,纷纷围了上来。

夏清又将潘粉儿诸女给她一一作了介绍,同时告诉她六夫人和另一侍妾邓春豔还在闭关之中。

他介绍完毕後,只听谢翩跹笑著说道:“奴家恭喜宗主又得了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今天晚上我们欢宴万妙宫,不知宗主意下如何?”

夏清听了满心欢喜,对蔡夫人说道:“惜月,你带人去万妙宫安排一下,就说奉素夫人的口谕,今晚要在万妙宫大摆宴席,让那里的宫女们现在就开始布置准备。然後再给甘夫人挑选一个院落,她以後就住在万妙宫。”

蔡夫人一听连忙领命,带著潘粉儿的那几个贴身侍女而去。

一旁的萧灵素闻言不禁大发娇嗔,嗲声说道:“宗主真是故意拿妾身取笑,妾身和万妙宫都是宗主哥哥的,宗主哥哥想在那里干什麽何须经得妾身的同意?”

夏清一听笑著将此尤物美妇也给搂在了怀里……

………………

当晚,万妙宫大摆宴席,一片欢歌笑语。

夏清左拥右抱,搂著谢翩跹和潘粉儿半裸的娇躯。

众女早就将外面的宫装纱裙脱去,只穿里面的贴身轻柔内裙饮酒作乐,内裙之下仅剩抹胸。

偏殿内春光无限,玉臂轻摇,酥胸荡漾,娇声软语不断,众位夫人的浪笑声时不时地传出,不绝於耳。

夏清专门安排陈妙玄、蓝玉蝶和苏浅雪跟甘白露坐在一处。她们原本熟稔,坐在一处也好多说说话。

此时的甘白露已从这三女的口中得知合欢宗成了八大护国神派之一,再过不久就要搬去京城的道场发展。这让她更是为自己的选择感到明智,同时心中对夏清也更加的倾心爱慕。

酒过三巡,她右手轻拿玉壶,左手端著一只酒杯,款款来到夏清的桌前,给他三人一一敬酒。

当与谢翩跹饮毕,甘白露娇声说道:“妹妹我在大梁云游的时候,听说过一人,回头姐姐若是遇到了此人,可千万要小心。”

谢翩跹闻言心中已大概猜到了她说的是谁,但还是笑著问道:“妹妹说的那人是谁?”

只听甘白露轻声说道:“金剪穿花过,霓裳带月归。”

谢翩跹听罢冷冷的一笑,说道:“‘金凤凰’叶霓裳!”

甘白露轻轻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据说‘冰凤’血脉的宝体修士已命丧其手,姐姐今後一定要多加小心了。”

谢翩跹听了凤眼微微一眯,说道:“我听闻此女放话说修真界只能有一个凤凰,所以只要遇到‘天凤’血脉宝体的修士见一个杀一个。她若是对‘天凤’同族只知屠戮,等我回头到了元婴期,就算是她不来找我,也会去找她。本座倒要看看她的金蛟剪跟我的玉蟒双枪比起来,到底孰强孰弱!”

甘白露见此将杯中的灵酒一饮而尽,笑著说:“姐姐好气魄,当真是女中豪杰!”

说罢看了看谢翩跹在暗红色轻纱内裙下那雪白丰肥的身子,也不禁心中赞叹,深感夏清可真是豔福不浅……

………………

深夜酒席散去,夏清搂著甘白露回到了她的院落。

二人进入房间开启禁制後,就搂抱在一起亲吻著进了内室。

甘白露在室内柔和的夜明珠光下,站在兽毯上将自己给脱了个一丝不挂,露出了她那粉妆玉琢般的妖娆胴体。

夏清也一件件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赤裸著肌肉虬结、高大雄伟的身躯。

甘白露轻声浅笑,脱口赞道:“宗主好一个魁梧健壮的体魄!真如天神临凡!”

夏清闻言笑著调情道:“夫人也是好身材,好一副丰胸盛臀,玲珑浮凸的诱人玉体!”

甘白露听了‘吃吃’娇笑,嗲声说道:“以後能长陪在宗主的身侧,时常与宗主共赴巫山,妾身真是福甚!幸甚!”

夏清闻言笑而不语,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胯下那早已昂首怒挺的紫玉棒。

甘白露见此淫媚的抿嘴儿一笑,玉步轻移,来到了他的面前缓缓跪下,伸出纤纤小手握住了他的紫玉棒。她风情万种的抬头看了一眼夏清,娇媚的拉长嗓音叫了一声:“爷~~”

然後就头一低,将他那紫红色的大龟头给含在了小嘴儿里……

………………

时光荏苒,一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这一天的上午辰时整,夏清带著合欢宗一行众人离开青云山向京城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在这一年中,兰夫人和邓春豔也都相继出关。

兰夫人的修为已到了筑基後期的巅峰,离筑基期大圆满仅差一线。众人知道,她到筑基期大圆满仅仅是时日早晚的问题。而她一旦到了筑基期大圆满的境界,就可以用‘後羿射日弓’射出一支‘金乌丧魂箭’。那惊天的一箭,足以灭杀任何结丹期的修士!

邓春豔也不负所望顺利结丹,步入了结丹期修士的境界。

临行前夏清叮嘱许柔,若在纯阴之地洞府内闭关的罗敬和罗秀出关後,可让他二人去京城的道场找他。之後他又亲去二人的闭关洞府前留了一道传音符,大概说明了一下情况。他知道这二人已闭关太久,很多事情都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若他不亲口说一声,他们就算对许柔的话也未必会完全相信。

在夏清合欢宗众人身後的几十丈远处,慕青霜和赢烈依旧隐身飞遁跟随,在暗中保护著他们……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