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冢鬼袶》小说全集阅读 白纸(canykuo)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冢鬼袶 冢鬼袶

    五凤门是苗族数千族种最大的一支,偏居怒江河以北,由于地处窒碍难行的偏远山地,因此自成一系、是个政教合一的母系族群。  五凤门之长的圣母掌管一切教令律例,是族体内唯一的统治者,加上其独门不传的圣女神功威名远播,因此就连身为统治者的大理国王,对于五凤门也不得不倍加怀柔。  而身为掌教之尊的圣母长女、也就是唯一能继任掌教之人的,就属庵宗人府的少夫人了。

    白纸(canykuo)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冢鬼袶》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冢鬼袶》,是作者白纸(canykuo)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五凤门是苗族数千族种最大的一支,偏居怒江河以北,由于地处窒碍难行的偏远山地,因此自成一系、是个政教合一的母系族群。  五凤门之长的圣母掌管一切教令律例,是族体内唯一的统治者,加上其独门不传的圣女神功威名远播,因此就连身为统治者的大理国王,对于五凤门也不得不倍加怀柔。  而身为掌教之尊的圣母长女、也就是唯一能继任掌教之人的,就属庵宗人府的少夫人了。

《冢鬼袶》 第十四回、蝶恋催狂,欲海情伤之虐 免费试读

柔肠吋断,猝步惊惶,凌湘死命止住血,急声呼叫,直到下人禀报时,惜香已然奄奄一息。

“你们都下去。”

“是。”

点住穴道、服过金创药之后,魅九娘遣走奴婢,独留凌湘单坐闺厢中,随手却将支玉萧放在台前。

“哼哼,你的身子果真下贱……受了点男人滋润就变得更美了。”魅九娘剪起惜香掉落的梳子,转身替面无表情的凌湘细细梳理道。

然而,凌湘也不发一语,脸上已无一滴泪水,任由魅九娘帮自己匀脂抹粉,仔细打理,良久之后,嘴里才叹息地吐出这么一句话。

“放她走吧……”

“你……你说什么?”魅九娘没有会意,剎然间,似乎又听懂了凌湘的意思。

“你要的是我,不需要为难一个ㄚ鬟……”凌湘方才仿佛注意到,魅九娘看着惜香眼神似乎有股说不出的妒意,故不由得说出这样的话来。

“砰!”

“霍向天……霍向天……你真让我好生失望……”

魅九娘手中梳子滑落在地,并且直呼凌湘真名,嘴里浓烈地醋意……指尖竟似微微冷颤地不停发抖。

“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爱上一名贱婢?”

魅九娘的意思让凌湘完全不解,明明是她放昆沙明王奸淫自己,还用玉萧蛊术操弄他的心智,这一切的一切,不正是她所期望看到……被毁掉的霍向天模样吗?

为何她还要这么在意惜香?

为何此刻这女人会有这么大转变?

凌湘不解,更不清楚她究竟还想怎么样。

“想怎么摆布我都依你……我只求你医好香儿,送她出去便罢……”

“你的凤儿呢?你不要凤儿么?”

“…………”凌湘的心里乱得很,除了对妻子很深、很深的亏欠外,爱欲对于如今的她来说,已经纠葛在一起分不出到底爱谁的可悲地步。

“哈哈……哈哈哈……这个心机深沉的小贱人!”妒火攻心的魅九娘,怪异的思绪起伏,着实吓着凌湘。

这几天的调教里,凌湘其实能够感受到这女人对她的身体,有着某种超乎常理的爱欲迷恋……

但这女人到底是怎么了?从进门的眼神就充满了恨意,若说她曾喜欢自己,却不对昆沙明王奸淫她感到怨渎,反而,偏偏对同是女人的惜香无比憎恶,反复无常的心思,着实叫人摸不着头绪。

“你还想怎么样?”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霍郎……霍郎……你果真无情无义……无情无义……哈哈……哈哈哈……”魅九娘异常怪异地抚摸自己肚皮,眼神一冷,竟狠狠地帼了凌湘一巴掌怒叱道。

“我想怎么样……哈哈哈哈……”

“我要你认贼做父!勾结金人!背祖忘宗!叫千人骑!万人咒!活比娼妓下贱!死后永不超生!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真是个毒妇……”

凌湘从没想过魅九娘会变得如此激烈,口中却冷冷回应。

要是早前的霍向天,早就血脉上冲、拼死拼活也要反击到底,尔今,似乎受到国师纳兰伊娃心性影响,神情举止显地略有不同。

“毒妇……?”

“哈哈……又是谁把我害成这样?哈哈哈……我孩子的命……该跟谁去要?”

“什么孩子?你在说什么?”

凌湘心头一紧,但却又觉得眼前的魅九娘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或许这未揭开的答案……根本足以彻底毁掉她自己。

“哈……哈哈……我说过,你最不愿意看到的……将会是我这张脸……”

魅九娘缓缓将脸上的银色鬼面拿下,露出一张完美无暇地凝玉脸庞,清新脱俗的绝色容颜,却带着一双充满怨毒的黑眼珠。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凤儿……不……不!”干掉的泪水再度失控,完全疯狂的地狱景象,正在等待着凌湘一步步地深陷其中……无可自拔……数日之后凌府门外张罗起鼓,应侍高声通报主人归来,却见轿子未停,人已直奔仙宇楼来。

府第主人凌天虽已过六旬,但鹤发童颜、修驻有术,兼之精通采阴邪术,气充内盈、步履深沉,来到楼外,魅九娘已领着众人,正等着主人家到来。

“恭迎尊主回驾,魅九娘……”

不待对方把话说完,凌天径自步入了仙宇楼内,却见一名锦衣华服的年轻女子,盈盈拜倒、行以大礼,静候多时地等着他的来到。

“哼哼,南苗一行耽搁数日,收了五凤门后……就只剩此子能得我心。”

“脚下何人?”凌天束手,充满霸气地走到女子面前,以脚抚起此女下巴问道。

“奴家……叫……凌湘……”女子羞愧地别过脸,但耻辱显然已无法左右她的决定。

“凌湘……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而,就在此时,跟在凌天身后的一名女侍却浑身不由剧烈冷颤,她的脸戴着一副跟魅九娘几乎相似的鬼面具,只是她是金色,魅九娘是银。

她想起步飞奔到女子身旁,却被魅九娘从后档了下来。

“你说你叫凌湘……却又说过自己叫霍向天?跟本座说清楚!”凌天突然掐住对方脖子,只消轻轻一捏,便可要了这女人小命一样。

“说!妳是不是霍向天!”一听凌天这么问话,金面具女子竟同时也颤抖地叫出生来。

“唔啊……唔……”凌湘眼睛无法移开对方视线,只要凌天那双殷红色的眼珠子望着自己,就算再怎么挣扎,就是无法对他说谎。

“啊啊……我是……霍……霍向天……但已经死过了……”

“哦?”

“呜……他死了……奴家……现在是凌湘……啊啊!”冷不妨凌天手力一紧,凌湘差点就要晕绝过去。

“是么?你该如何证明?”

“奴家现在……是个完整的女人……请……请看吧……”凌湘一边说着,双手却把自身华艳地绫罗锦衣都给脱了下来,露出姣好丰腴的巨乳细腰,仿佛正等着接受主人家品赏一般。

“哈哈哈……哈哈哈哈!”凌天万料不到凌湘竟会有如此举动,嘴里不由更加开心得意地哈哈大笑。

“奴家现在叫凌湘……世上再没有霍向天这人了……再……再也没有……”

“这些都是魅九娘教你的么?”凌湘没有否认,但是眼前的老人神色就是迥然丕变。

“哼……真下三烂!好好的美人儿……差点给你搞砸了!”

“尊……尊主恕罪!”魅九娘立刻松开金面女子,双膝一跪地连忙磕头认错。

“传你‘灵心媚诀’竟用成这德性,看来,凌湘得由老夫亲自调教一段时日才行。”

“是!尊主训示的是……”

“给我好生一边看着,跟你的好姐妹……哼哼,看我怎么调制霍向天!”凌天不再理会,因为他现在的心思已全都落在这色诱生香地美人身上,以及令他好奇的是,体内究竟潜藏多少天媚心经的混元真气。

“啊……啊啊……尊……尊主……请……请检视湘儿的身体吧……”

凌湘闭起眼睛不再多想,但一字、一句其实她都说的痛楚万分,羞愧二字早已经阻止不了任何事,而说出的每句话,更是经过魅九娘精心设计下的桥段。

“不……不可以……”金面女子失控的不停想要阻止,但她的反抗却是如此虚弱无力,很快就被魅九娘给制服下来。

“嘿嘿……你想阻止谁?”

“阻止自己丈夫失身?还是阻止你的主人偷情?”魅九娘牢牢制住对方双手,并且早知结果地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妳!你说什么!”可怕的是,魅九娘所说出的每句话,对这无依的女人来说,都像无比剧毒一样。

“不!他不是霍郎……她是个女人……不……这绝对不是!”

魅九娘故意把手摀住金面女子不让她大声惊呼扰乱凌天二人,此刻是她们俩之间要谈的小秘密,不想让凌湘看到地留神着。

“哼哼,枉费霍郎为你受尽这么多苦……你竟不肯认他了?”

“为……为什么……你要做出这么可怕的事……小蝶……”

“别叫我小蝶!”

“我不是小蝶!看!你给我看!看看我的脸!……哈哈……哈哈哈哈……”

魅九娘惨笑地拿开自己脸上的银面具,露出来的皎洁面容,赫然……竟与江南四大美人的祝凤丹一模一样!

“妳……”

“这张脸是我的了……凤丹的一切也都会是我的……哈哈哈哈!”

“不……他……迟早也会知道真相的!”

“不会的!他是我的……他说爱我了……他是我的……哈哈哈……还是……你也想让霍向天看看你现在的模样?”

只见魅九娘伸手就想取下金面具,未料女子竟死命抓住不放,仿佛……深恐自己面具下的真实容貌,被人瞧见。

“不!不要!呜呜……不!”没想到如此简单的举动,竟逼的这女人痛哭崩溃!

“嘿……嘿嘿嘿……姊姊,你究竟知道自己有多傻么?”

“你为了他,不惜刮花引以为傲的绝色容貌……哈哈,可惜啊……霍郎却一心相信你是凌天的女人,连心都交给了对方……现在会变得这么听话,就是不停地折磨自己……哈哈……”

“哈哈哈哈!这可全都是因为你……因为你!哈哈!”魅九娘继续摀着凤丹的嘴,却也感觉到,她脸上的泪珠,已然悄悄沾湿自己的手。

(呜呜……为什么……)

凤丹的双眼婆娑不止,可如今她已没有勇气拿下这张‘新的脸孔’,看着堕落的丈夫,无助地蜕变成全然认不得的可悲模样……

“你知道自己有多么可恨么?”

“就算你的脸花了,凌天居然还是喜欢你……从小你就爱抢我的东西,抢走了门主之位……抢走霍郎……抢走了我的孩子……甚至连主人都不肯放过!”

“小蝶……你……你疯了……”凤丹极力地挣扎着,嘴里勉强能够吐出几个字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是疯了,是你逼我的……哈哈……凌湘……现在是我的了,他只喜欢我这张脸……没有人可以抢走属于我的东西……”

“为什么要变成我……”

“这是薛神医的杰作,也是出卖凌天换来的报酬,很快的,凌湘学会天媚心经之后,不需要你动手他也非死不可……”

“你说什么?”凤丹颤声地不敢置信道,为何自己最后的一个秘密,魅九娘竟会知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对凌天下蛊吗?你是五凤门的圣女……能逃得过那老贼法眼,可还能骗得了你的亲妹妹么?”

凤丹第一次对这妹妹感到无法形容的恐惧,她无情地把自己推入火坑,却又明知自己暗算了凌天而不说破,甚至,还以幼子性命威胁自己乖乖接受淫魔凌辱。

“那老贼一天一天地对你下毒,却防不了你也一日日养活他体内的蛊种,每做一次就增强一次,苗族的女人可没这么容易欺负……只要你有心求死,凌老贼就得必须陪葬……”

“妳……早知道了……”

“所以你一直在忍……忍着见你霍郎最后一面……不是么?哈哈哈哈……现在呢?你安心去死了么?”

“妳把少安藏在哪?还有……我……我那可怜的……”

“哼!你只管自己儿子死活!可谁管我儿子么!”魅九娘的举动让凤丹大惊失色,她从未听过、也未见过自己妹妹有个儿子,况且这跟她们夫妻俩又有何关连?难……难不成……

“我就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其实,苗翳迷晕你的那天,睡在霍郎身边的人是我……”

凤丹的双眼瞪大地完全无法相信,一段自己不曾理解的过往,竟是变化的如此叫人不敢置信。

“你从生下来就不停抢走属于我的东西……身分、地位、美貌、无一不是,这我都无所谓,但你为何连霍郎的心也要抢走……明明是我先认识他的……”

“是他先接受我的示爱的!偏偏……偏偏最后他却喜欢上你这个贱人!”

“不是这样的……那……苗翳……”

“是,是我故意激怒苗翳的……是我要他配合我的,我给了他迷晕你的机会,也把我的第一次给了霍郎……”

“不……不会的!霍郎……”

“是啊……他完全没发现我假装你的模样,还对我说了很多忘不了的话……我是真心喜欢他,可你偏偏却要醒过来!”

“如果你的处女乖乖给苗翳奸了该有多好!你本就跟他有婚约的,要不是你一尖叫引霍郎发现……也许……也许跟着他一生一世的人是我才对!”

“妳……妳竟然……”

“我说了……这都怪你!你一辈子都在抢走我的挚爱,最可笑的是,你还能装作浑然不觉的假清高……叫人恶心!”

“你跟霍郎私奔之后,我才惊觉自己怀有了他的骨肉,肚子一天天地大了起来,却没有任何人肯帮我,那老妖婆甚至还把我赶了出去,你说……我还能去哪?”

“小蝶……”

“不要叫我!”

“我曾偷偷地找过霍郎……一个女人挺着肚子走了四个多月就为了见他一面,你能想象么?没想到……哈哈……他竟还狠心把我赶走!说永远都不想再见到我!”

“哈哈……哈哈!你说!除了死……我还能去哪?”

“不……不是这样……”

“哈……哈哈……死……我的确要死……可我的孩子……我无辜的孩子却先死了……他刚生出来就被我丢在溪里淹死了……哈哈……”

“原本我还以为自己也死了……没想到却又遇见了苗翳……哈哈……哈哈哈哈!”

“不!小蝶……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

“哈……哈哈……我以前是怎么样?那又如何?我早已经死过了……但苗翳却做出个很厉害的东西,吸过之后,我又活过来了……”

“而且我也终于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妳……妳……用了鬼降……”

“是什么重要么?呵呵……哈哈哈……我足足走了七个月才找到这里,我把自己卖给了凌天,像条母狗地不断讨他欢心……终于……我要的目的也终于达成了……”

“你……你究竟……究竟想做什么?”

“嘿……嘿嘿……你会知道的……我会让你深刻体会到的……姊姊……”

“啊!”默默地,恶毒的女人把手中蛊虫,放进了凤丹的嘴里,嘶嘶作响地,钻进了喉头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