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双星记a321283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双星记 双星记

    夜幕降临,苏州城最大的妓院芙蓉园迎来了招呼客人的黄金时段。不过,今天却与往常有所不同,因为今天有俩个与众不同的客人。  老鸨走在前面,正一脸陪笑的领着两位年轻人和他们手下护卫走向二楼,左边年轻人叫邢岩,右边的叫赵斌。

    a321283 状态:连载中 类型:武侠修真
    立即阅读

《双星记》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双星记》,是作者a321283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夜幕降临,苏州城最大的妓院芙蓉园迎来了招呼客人的黄金时段。不过,今天却与往常有所不同,因为今天有俩个与众不同的客人。  老鸨走在前面,正一脸陪笑的领着两位年轻人和他们手下护卫走向二楼,左边年轻人叫邢岩,右边的叫赵斌。

《双星记》 第61章 免费试读

杨家宗祠内,杨名手持一枚新立牌位陷入沉思,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由远而近将他拉回了现实。门口,一名小厮一路小跑过来,来不及喘口气便朝他喊道:「少爷,前厅已经来了不少武林人士,老爷叫您过去招呼着!」

「知道了!」头也不回地说完,杨名将手中牌位放好,上好香,转身离去。只见牌位上写着「杨氏宋婷之灵位」!

杨名回到洛阳后,只说游玩途中遭遇炼狱教袭击,宋婷不敌身亡,自己则侥幸逃生!杨凡惊愕不已,急忙传书宋阳叫他连夜赶来!宋婷遇难,二人悲伤之余,想弄清楚事情始末,可杨名却对其中经历只字不提,只说要召开武林大会,替宋婷报仇。十数日过去了,杨名逐渐地变得阴沉起来,终日沉默不语,独自发愣!

宋阳和杨凡只觉得他是伤心过度所致,并没有多想。

「名儿怎么还不出来,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可千万不能失了礼数啊!」

一边招呼着各派前来的人,杨凡心中嘀咕着,不时望了望后院大门。

好在杨名没让他久等,不一会儿便走了出来,脸上虽无笑容,却已不再是一副冰冷的表情。

「余道长远道而来,杨某不甚感激,里面请!」

「李前辈大驾光临,欢迎之至,请入内休息片刻!」

到正午时分,各门各派的人陆陆续续地差不多到齐,除了六大派和另三大世家外,还有很多江湖帮会,甚至有不少三教九流之属也赶来了!来了便是客,乾天庄不缺这点口粮,自然不会将人拒之门外,只不过,午宴时他们的座位离主桌则是最远的!

看着前院摆满的桌椅还有不少空着,杨凡这才松了口气,幸好准备得够充分。下人们络绎不绝地给每张桌子添加菜肴,他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儿媳的丧事可才办了没几天呢!

人已入席,菜已添齐,赵斌和邢岩才姗姗来迟。

杨名站在门口不停招呼着,身后一道声音传来:「杨兄,好久不见!」

杨名转身,只见赵斌和邢岩站在他面前,身后则是徐、沐、白、李四女,还有陆离、水玉寒这两丫头,个个是娇艳欲滴惹人怜爱!走在最后的,则是小猫这个跟屁虫!

赵斌依旧是一件蓝色绸缎长衫,古琴「独幽」用布包裹着背在身后,身形较两年前高了不少,也成熟多了,异常平静的目光却让杨名觉得很不舒服!一旁的邢岩则粗犷多了,满脸胡渣,一身灰色劲装,衣袖只有手臂一半长,两条油黑的小臂上布满线条分明的肌肉,同样的,邢岩身后背着一把剑,却比寻常宝剑宽了几分,此刻,他正睁大了眼睛瞪着杨名,似有些许敌意!另一个叫杨名注目的便是沐琳了,叫他失望的是,此时的她虽然依旧明艳动人,但已是妇人打扮,虽在看着他,却更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

羡慕、嫉妒、不甘心!

杨名暗自用力捏了捏拳,极力调整心情,慢吞吞才从嘴里憋出几个字:「原来是静明师叔、赵师兄邢师兄还有几位师妹,欢迎!」

「杨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请节哀顺变!」

「谢谢!不要在这站着了,里面坐吧!」

杨名叫下人带着武当众人入院,让他觉得奇怪的是,作为徒弟的赵斌竟不理会身后的静明,第一个走了进去,大有领头之势!

平日里空旷前院已经放满了几十台桌子,桌上摆满美酒佳肴,大部分桌旁都坐满了各色各样的江湖人士。几人在院中扫了几眼,少林的大师们一身袈裟较为显眼,坐在离主桌最近的地方,个个坐姿端正神情肃穆!院子里嘈杂不堪,几大派还算安静,其余的江湖势力则失礼多了,一个个叽叽喳喳吵个不停!靠近门口的几张桌子旁的人最为不堪,说话粗声粗气,言语多有肮脏下流之词,有的甚至不等开席便吃了起来。这些人见了武当几位美人进院,顿时炸了锅一般,有的吹起口哨,有些则鬼哭狼嚎起来,还有脑子过热的则直接调戏道,「哟呵,美人儿,晚上要不要爷爷我,啊!」

可惜,那人话还没说完,随着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一块砖头准确无误地砸到了他的脸上!

只见邢岩一手拿着剩下的半块,指着那人,恶狠狠地骂道:「你嘴里敢再蹦出半个字,邢爷爷我马上把这块砖头塞你嘴里,信不信?」另一只手则抬起握着背后宝剑的剑柄,大有马上拔剑砍人的迹象!

那人被砖头砸得满嘴是血,看邢岩那副凶神恶煞得模样,吓得赶紧闭嘴坐下,周围的人见此也急忙收敛起来,深怕也惨遭毒手!

邢岩嗓门极大,引得院里所有人都看向了门口,想知道谁敢在乾天庄这般地嚣张!有人认出了他便是少林大会上脚踢铁手罗汉胯下的那个耿直少年,反倒觉得不奇怪了!只是当年的愣头青小子如今已是一名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武力值只怕比之前高出许多,脾气也更加得火爆了!

「你这小子是哪派的,怎的这般嚣张!来的都是客人,你一言不合便出手伤人,就不给杨家一点面子吗?」

邢岩的蛮横霸道果然有人看不过去,一位中年人站起来对他指责了一番!

邢岩早知会有此结果,回头看了看赵斌,见他点了点头,拔出宝剑便向被砸那人走去。就在众人以为他要当场行凶时,只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刷刷刷」刺出三剑,等那人反应过来,邢岩却已将宝剑入鞘!

「若不是给杨家面子,他现在就跟这张椅子一样!」

话刚落音,那人屁股下的椅子突然「啪」的一声成了几块,他自己也跟着摔到了地上,呆若木鸡!

江湖人永远都崇拜强者,邢岩这一手引得不少人拍手叫好,「少侠好剑法,敢问师承那位高人!」

邢岩默不作声,却是安分地退到了赵斌身后,跟随他走向了少林旁边的桌子,他的意思十分明显,就是要告诉大家,赵斌才是他们领头之人!

陆离和水玉寒见到自己的门人,与赵斌等人告别后便离开了。赵斌刚刚坐稳,隔壁的华山掌门岳腾云便冲他竖起了大拇指,显然已经明白他这么做的用意!

「好讨厌啊这些人,一个个色迷迷地看着人家,哼!」

李玉珠感受到周围一道道炙热的目光,不满地发起了牢骚。

「谁叫我们的玉珠长得这么可爱呢!」白冰瑶轻轻捏着李玉珠粉脸,调笑道。

「都怪这个臭石头,耍什么威风!」

邢岩闻言,无比委屈地说道:「这怎么能怪到我头上?」

沐琳「噗嗤」一笑,道:「玉珠师姐,这你可错怪石头哥了,他这么做可另有含意!」

「是吗?」

李玉珠歪着脑袋,一脸疑惑,显然未能明白过来。

静明解释道:「石头这么做其实是小斌授意的,咱们这一行人,除了女人便只有两个初入江湖的少年!」

「不是还有小猫吗?」

「它?以前或许还能吓吓人,现在这一身的肥膘,能跑起来就好啦!」说着,静明一把揪住了趴在身旁的小猫颈后毛皮,显然对它长期来的好吃懒做十分不满!

「石头显露出一些真本事,也好让一些宵小之辈杜绝了惦记之心,另外,咱们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武当派的地位至关重要,只有一举震慑住群雄,才会有人看得起!掌门之所以让小斌来,也存有让他竖立威信的意思!」「哦,这样啊,好难懂!」

听了静明的解释,李玉珠愣了愣,却依旧是半知半解,红扑扑的脸蛋上一副认真思考的表情,让在座的几人顿时忍俊不禁。

「其实啊,以斌哥的性子是不屑这么做的,一来呢,他是为了咱们几个不被骚扰,二呢,也是为武当声望着想!」邻桌的岳腾云默默听着几女的对话,虽然早已看出赵斌的意图,却依旧感慨不已!

人家武当派新一代可谓是人才辈出,再看看自己身旁低声说笑的弟子,岳腾云只能默默地叹口气,思忖道:「清幽这老家伙,让那两小子独自赴会,恐怕还有考验我的意思啊!也罢,既然我华山与武当一直交好,帮他一把又如何?」

岳腾云看了看不远处的少林定念大师,只见他也看向了这边,二人默默点了点头!

另一边,

「爹,娘没跟你一块出来吗?」陆离一到明教桌旁,便拉着一名中年男人问起话来。

所谓入乡随俗,来到中原,明教之人并未穿本教服饰,这中年人脸型与陆远程有些相似,他正是陆离的亲爹,现任明教教主陆坎!陆坎身旁是两位师弟,还有几名年轻弟子。

「你奶奶身体一直不太好,你娘担心教中弟子照顾不好,就留在家里了!你跟你爷爷游玩这么久都去哪了,他人呢?」

「我和爷爷一路上玩得可开心了,后来到了武当碰上些事,爷爷就在那一直呆着了!前些天,他跟另外几个老头子去了鬼谷!」

「鬼谷?那儿不是天机子前辈的地方吗?出什么事了,快跟我说说!」

「是这样的,那天,我们刚走到武当山脚下,」

陆离一五一十将她所见到听到的都说了出来。

「你是说,那壮汉曾在武圣门下习武两年,而背琴的少年已是鬼谷继承人?绝对不可能,离儿你听错了吧!」陆坎心中的震惊可谓异常,四大高手几十年来很少踏足江湖,有关他们的事很多都只能从长辈口中得知,而眼前武当派的两名少年竟得了其中二人的真传,一时间他实在是难以接受!

「哎呀,爹,是真的!当时,赵大哥抱着我施展轻功,连爷爷都没能发现,不是鬼谷的『柳絮随风』是什么!还有啊,那位一身白衣的姐姐叫白冰瑶,是武圣前辈的亲传弟子哟!沐琳姐姐呢,是剑圣亲孙女,现在嘛,已经嫁给赵大哥了,哦,还有静明师叔她也,」陆离还未说完,却被一道声音打断了,循声而去,却是岳腾云站起了身,大声喊道:「诸位,请静一静!」「在下华山掌门岳腾云,想必诸位刚刚都见识过那位少侠的剑法了,到底如何,不用在下多言!」

「岳掌门所言甚是,此少侠剑法凌厉无比,出手拿捏恰到好处,伤椅不伤人,确实高明,只是不知是哪派高徒!」岳腾云继续说道:「从他们所坐桌子的位置看,想来不少人已经猜出来了,他们便是武当门人!我华山与武当一向共同进退,这是人所共知的,不如,由在下替各位介绍一番,不知杨庄主是否介意!」杨凡答道:「岳掌门无需客气!」

「这位身形健硕的少年名叫邢岩,乃是武当李耿弟子,武功大家都见识过,至于性情,嘿嘿,在下尚且记得两年前少林大会上邢少侠怒斗炼狱教铁手罗汉的情景,那一脚,便是在下看来也十分地解气!」岳腾云这番话倒说得邢岩有些不好意思了,油黑的脸上竟闪出一丝红晕!

「而他身边这位面容清秀的少侠,大家应该听说过,他就是『文曲星』赵斌!」岳腾云这么一说,很多人便想起来了。

「原来是他啊,好久没听过他的消息,差点给忘了!」「是他就对了,也难怪,除了他,还有谁能让那大个子这般听话?」「听说此人智计出众,却不知武功如何啊?」

「看他弱不经风的样子,身上也不带刀剑,可能武功不行吧?」知道了赵斌身份后,不少人你一言我一语讨论了起来。

听着周围一句句贬低赵斌的言语,邢岩却受不了了,猛地腾起身来,一排桌子,怒道:「都给我闭嘴,小斌怎么样用不着你们多言!老实告诉你们,小斌的武功比我高,高出一大截!」

听了这话,有人不乐意了,反驳道:「少吹牛,你的武功算得上一流了,他比你还年轻,能上了天不成?」

「就是,我们可是听说了,前段时间炼狱教攻上武当,只有他一人受了重伤!」

邢岩朝赵斌无奈地笑了笑,脸上写着「果然如此」四个字!

「武当那么多人,就他一人受了伤,只怕他的武功连普通弟子都不如吧!邢少侠,吹牛好歹有个限度吧!」

「是啊是啊,就算是想当武林盟主也不能这么蒙骗大家啊!」

眼看这些人越说越是不堪,陆离忍不住起身说道:「我可以证明邢大哥说的都是真的!那天我在场亲眼见到的,赵大哥与白头翁斗了百余招都没有落败,只是后来,为了救他师傅才被偷袭成了重伤,那白头翁最后也已精疲力尽无力再战了!」

「荒谬,白头翁是何许人也,成名几十年的人物,在炼狱教有副教主般的地位,就连宋庄主都曾败在他手中!小姑娘,你的话更加让人难以相信!」

陆离急道:「我爷爷也可以作证的!」

「你爷爷?你爷爷是谁?」

「路远程,上任明教教主,也就是我爹!这个答案可满意,哼!」陆坎冷冷地回了一句。

一名靠墙的手持单刀的男人站起来,喊道:「争来争去有个屁用,咱们今天是来推举武林盟主的,不说要德高望重,但也得文武双全才行!赵少侠不妨露一手给大伙瞧瞧!」

「也好!那就请阁下接招!」

说完,赵斌拿起面前桌上一根竹筷,随手向那人射去!

那人大吃一惊,连忙拔刀欲将竹筷砍断。

「哐当!」

刀断,竹筷穿墙而入!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