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月暗天娇》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月暗天娇》最新章节目录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月暗天娇 月暗天娇

    惨了!惨了!这下可弄巧成拙了!风华精酿是用处女精华精心酿制成的…一天之内仅能小酌三滴,这该死的臭家伙竟一口气喝光了我一年份的辛苦珍藏,这根本不是风华绝代……搞不好是风骚绝代也说不定!  老醉鬼一点也不知反省,是自己醉酒的手腕失了准头,才会强灌幼儿喝下如果巨量的要命酒。

    白纸(canykuo)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月暗天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月暗天娇》,是作者白纸(canykuo)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惨了!惨了!这下可弄巧成拙了!风华精酿是用处女精华精心酿制成的…一天之内仅能小酌三滴,这该死的臭家伙竟一口气喝光了我一年份的辛苦珍藏,这根本不是风华绝代……搞不好是风骚绝代也说不定!  老醉鬼一点也不知反省,是自己醉酒的手腕失了准头,才会强灌幼儿喝下如果巨量的要命酒。

《月暗天娇》 (十)血之调教 免费试读

虚幻的密室,冰冷的地板上平躺着两个不同风韵的俏丽女子,赤裸的娇躯肤色一黑一白,但身上散发出的气味,却是相同异样的淫靡。

白晰美人丰腴的身材比另一名布满黑血的少女更为成熟姣好,但是身上长满着淫兽般的触须竟向躯体四肢蠕动收缩,原本就极为丰满的双乳受到淫触的推挤集中之下,更显得雄伟巨硕的摇晃着一对大乳头。

不记得自己再次被奈奈洗脑过的结子,成熟的躯体正渐渐在适应着从无意识中学习如何控制自我的这股邪恶力量,方失去夜恶罗的意识操控之后,变得更加淫艳的美人似乎尚需一段时日才能完全操控住这股淫力。

尽管人还在昏睡中做着绮丽的美梦,但不安分的触手反而更兹意在自己身体不停游走,似乎迫不急待想取悦如此娇媚的胴体,渴望着坚硬的巨物能深深填满这种饥渴无助的空虚。

就在结子深深舒了一口气想清醒过来时,她发觉有一双眼睛好像在注视着自己,温暖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的伸手向前拥抱着熟悉的形体,睁眼的瞬间,美丽的女人再次看见那魂牵梦系的意中人。

“啊……小……小安……”不明白自己为何脸红,成熟的美人眼里充满着浓浓的爱意,但姬小安的双眼中,却不再存有以往的天真,反而透露出一种深沉、邪恶的使坏表情。

“你醒了,淫荡的小母狗……”嬉笑且贬低意味的问候,让结子的表情瞬间冰冷起来。

“你……你叫我什么?”结子的脸色变得红润,无法理解对方的用意,但身体却在此时莫名其妙的火热起来。

“啊……你……别这样……啊……”突然,小安粗暴的把手指深入结子的私处搅弄一番,下意识想抗拒的结子却浑身颤抖的使不出力气,无意识的伸出股间下的一条淫触,缠绕着对方的手腕不放。

“你身体明明能清楚的做出淫兽反应,但又是谁将你体内恶夜罗的意识封印起来呢?”

“真该死!我现在正需要这头原始淫兽协助我进行这小贱人的改造工作……”小安的另一只手正按在结子的大脑上,眼睛又看了看横躺在地的佑黑少女,似乎,心理明白这一切已经有人从中作梗。

“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别再这样称呼我……啊……不……快……快受不了了……啊……”结子的身子舒服的想尖叫,不明白自己的身体怎么会突然对小安的手尖发出如此激烈的反应。

“看来……对你动手脚的人想一滴不剩得抹除掉所有夜恶罗的记忆,但却没有洗刷掉你记忆里所有关于我的深刻印象,哼……天底下会做出这么无聊傻事的,就只有一个女人……”小安似乎已经猜出是谁搞得鬼,在解读完结子的记忆后,脸上却不以为然的冷冷哼道。

“啊……小安……我好热……我的身体好奇怪……怎么跟以前都不一样……啊!”结子的淫水越流越多,在爱人的抚慰下红润的密肉似乎更加敏感,美妙的嫩唇完全沾湿了对方指尖,显得晶莹而剔透。

“你现在身体的反射回应,才是一头母淫兽真正该有的正常反应,总之迟早你都得学习着如何适应跟控制这样的欲念,哼,也好……反正没了夜恶罗的记忆后,天底下就只有我姬小安能使用这种‘蜕化’魔能,而结子也依然还是一条健康乖巧的小母狗。”

“啊……别……别再叫我母狗……我不是……”小安的无理与冷淡让结子脸色羞红到无以复加,但沉迷的身躯却是不受控制的享受着爱人每一分的抚弄刺激。

“嘻,那你自己说说看,你现在的身体像什么?已经湿成这样,淫乱的身躯早恨不得被男人的东西插进去不是吗?”

“不是的……不是……”结子越是狡辩,心理却越是害怕,因为姬小安的每一句话,仿佛都是她身体如今最自然的反射现象。

“啊啊……不要了……我不要……啊……啊……”结子深信自己跟小安是应该相爱的,但残酷的事实却是,姬小安如今的表现一点都不存在有爱意,反而把她当成宠物般的兹意玩弄,真正让她内心讶异难过的却是,这样的身体竟无可救药的沉迷其中……

“嘿嘿……别奢望我会爱你,我姬小安注定要收服天底下的所有美女,才不会白痴到像死老头一样,为女人做这种傻事……看来,没了夜恶罗的帮助,我有必要加强你身心上得锻炼,以符合当一名助手的资格。”

少年一点也没有自觉到,自从吸收了夜恶罗的力量之后,他脑海内的淫恶念头,已经比起从前变得更加邪恶可怕!

***********************************

另外一方面,地面上浑身被黑血完全覆盖的邪鬼族少女,蛰伏的胎化状态正开始萌芽,经过十多个小时的‘化蛹殖胎’过程中,肉体尽管看似完全平静,却不知在女孩脑海中的转化意识中,竟也默默的暗地进行着一场无影无形的肉调教。

“呼……呼啊……别过来……不要!不要啊!”一条条邪恶的淫触在茧的脑海内结成牢不可分的蛛网一样,滑溜的淫物如蛆附骨般的缠着她不放,画面中数不尽的红色邪虫形如精子似的不停往少女的私处方向窜动。

“唔……恶……噗吱!恶……斯……斯……”灵识的空间没有任何声响,只有虫体爬行的沙沙声,就在少女意识的深处内,如今正在进行着所谓淫兽最后一个阶段的灵识调教。

这些血虫宛如就是姬小安注入在她体内的鲜血一般,被称为‘侍奉之血’的蠕动精虫果然完全的粘附在对方意识的灵体上,一点一滴的不断强行钻入,似乎非要将对方的心灵彻底占满否则不会停止。

“啊啊……咕噜……不可以……啊!”邪恶的血虫不仅侵入了茧的意识,甚至还在她的面前凝结成一团看不见五官的头型血球,发出斯作响斯的可怕声音,对着这个意识早已溃散的失败者嘲笑道。

“嘻嘻……怎么样?可爱的小贱人,你不是很想收服一头听话的淫兽吗?现在我就让你亲身体验这种变成淫兽的痛快感觉,有没有觉得很兴奋呢?”

“唔唔……唔!”茧不断挣扎的留下难过眼泪,的确,先前她一心只想收服各式各样的淫兽当奴隶使唤,但却怎么都没料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有沦为他人奴隶宠物的一天,而且这种滋味竟是如此的痛苦不堪,身心的剧烈刺激都是以往所始料未及的可怕。

“不……不!呜啊!”少女用尽了最后一丝的气力,却没想到由体内激发而出的雪蝉丝竟意外的捆住不断蜂拥而来的小血虫,得到一丝喘息机会的茧故不得一切的在地上爬行,双眼垂着畏惧的眼泪不断的往黑暗深处里逃。

“嘿嘿……很顽强的小妮子……怎么?还有力气玩下去吗?别忘了这一切都活在你脑袋里,你还想要逃到哪里去?”虫体塑成的血肉哈哈的笑着,源源不断的淫虫像细胞无限分裂般的扩散成一个个人形,团团的再度将少女给围了起来。

“走开!不要过来……不要……哇啊……”

只见少女脑海中的世界已经几乎被红虫给占领住了,无处可逃的邪鬼族女,最后竟然被一向玩弄股掌的异形虫类给层层包围并倒吊起来!

“唔唔……救命……啊啊……呜啊!”

“嘿嘿……这四周的每一个分身都是由姬小安的精血所凝聚成的,从现在开始,你将充分接受姬小安所赐与你的每一滴精血,而且‘每一滴’都将让你永生难忘………”血肉模糊的人头一面嘻笑着,一边像似强迫般的亲吻少女的朱唇,然后就在女孩断断续续的尖叫声中,把肉团再次化成血虫钻入到她的肚子里去!

“不!咕噜……咕噜……咕!”邪恶的精血钻入少女口鼻的同时再次散成一条条蝈蝓般的血虫,就在激烈的灌注下茧的双眼完全翻白,就在一瞬之间,象征少女意识的躯壳,已经被这团不断繁殖的肉块血虫给侵蚀占满!

“啊……啊呜……斯……恶……”就在此时,少女原本平静的躯体上开始产生些微抽搐的反应,仿佛脑海内的可怕景况正逐渐的在影响她外貌一切,断续崩坏的黑色皮肤中,竟微微开始溢出泛黄的诡谲粘液。

“嘻嘻……要开始了,准备接受我赐与给你的快乐吧……”脑海之中,一名血人走到了茧的身后,将被粘液沾满的私处小心拨开,挺起用蠕虫凝聚成的血肉棒狠狠的送入这少女的后庭去!

“啊……恶……”尽管茧的双眼早已翻白,但僵硬的四肢却激烈的抖动起来,至今仍是处女的娇躯受不了如此粗暴的侵犯,黄浊的屎尿已经混合分不出是谁的血丝溢出体外。

“哼哼……还早呢……别这么快晕死过去,后面还有很多、很多我的分身等着要上呢……嘿,把她其他洞也填起来!”血人挺了几下发觉少女只会抽搐的像个木头一样,竟毫不怜惜的哈哈大笑,反而指示旁人一同凌虐。

“啊……死……要死了……饶命啊……啊……不要!”就这样全身上下完全被这些拥挤的虫体、血人给肆无忌惮的侵犯、腐蚀……感觉自己就要死掉的小茧控制不住大脑的一切,意识逐渐模糊泛白。

“嘻嘻……开始求饶了……刚才不是还敢反抗?怎么……被奸的不够舒服吗?”

“痛……痛!饶了我……不要!痛死人了……啊啊!”淫虫不断钻入到少女浑身可以深入的每一个孔穴内,挤涨不堪的肛门甚至不住抽搐的流下污浊液体,前后洞被同时激烈的推挤下,已经把少女的肚皮给鼓成像孕妇一样的巨球。

“呜呜……饶了我……什么都愿意做……啊……恶!”比死还要难过的知觉让少女再也忍受不下去的哀号着。

“是吗?可惜的是,我一点也不需要你的服从与屈服……”尽管女孩身体模样已经像快被操烂掉一样可怕,但成群的血人却似乎一丝怜悯之心也没有,只是持续不断的对茧的身体进行更深、更可怕的侵犯破坏!

“嘻嘻,你逃不了的……我最喜爱调制像你这种怀有深刻敌意的小贱货,等到这些精血突破了最深层的记忆之核后,你的身心与意志将无法抗拒被这种奉侍之血所完全控制。”残暴的侵蚀竟是无视于少女的求饶,因为早在被淫兽之躯的姬小安侵犯后,就已注定她逃避不了的悲惨命运!

“嘿……这只是开端而已,吸吧,吸收更多、更浓的精血!”

“啊恶……呜……啊!”

“做为曾经暗算过我的小惩罚,我将赐给你这新生的小淫兽一条淫秽无比又精壮粗猛的‘肉淫锥’,并恩准你将我的精血尽情的散布到你姊妹身上……”

说也奇怪,正当茧的意识陷入被调教的迷离状态时,私处那被包皮覆盖的小肉芽,竟微微的开始不断溢出粘液的红肿膨胀!

“呜呜……不……不要!我不要……不!”

“没有用的,当你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你将对所有发生过的一切,将全无丝毫一点印象……嘻嘻嘻……”

“啊!坏……坏掉……要……要死了……不……不!”剧烈的冲击与恐惧让茧的身心完全的彻底崩坏,最后的一丝光明被深红的虫体疯狂的填满,再也呼不出声音的魔族少女,沉沦的意识最终只有被邪恶的淫虫给完全占满!

然而,就在脑门以外的世界,茧的身体如今却是再一次的跟姬小安分离不开的纠葛在一块。

男孩身上的淫触一条条的勃勃鼓胀,有如快要爆炸一样,前后蜂拥的都想挤进附着大量黑血的少女体内,还未结束‘蜕化过程’的可怜少女,连在昏迷的同时仍然不曾中断的承受着对方无情灌注的淫血调教。

“嘻嘻……哈哈哈!真是太好玩了,原来我体内积存的黑血也能对这头‘蜕化’中的淫兽进行强制改造,看来‘淫兽魔能’没有想象中的难以驾驭。”逐渐靠自己摸索掌握着诀窍的姬小安兴奋的叫道。

“没想到调教一头小淫兽竟是如此有趣,嘻嘻,吸……吸!再多吸一点我的精液跟鲜血,吸完这些变质异化的浓精过后,一定能大幅增强你体内正在蜕化新生的性器淫威!”

只见银白短发的娇美少女如今身上已经沾满了粘稠半透明的恶心精液,性器附近的黑色肌肤底下,每脱去一层焦黄的死皮,都会露出那新生蜕变中的恶心淫物!

最明显的地方不外在于私处部位,晕厥的女孩下体快速长出一条尖利锥状的巨型淫具,高耸耸的顶在自己娇小玲珑的玉乳上方,邪恶的淫锥看似一点也不像寻常的调教肉茎,反而更像是条淫猥可怕的致命凶器。

“嘿嘿……嘻嘻嘻嘻……淫兽的躯体真是奇妙,我已经有些破不急待想在你那两个好姊妹面前,夺走你的处女身,忍了这么久的时间,便是要你积存珍贵的处子之血来密酿出味道更加的‘风华酒’,尽快恢复我姬小安的真正面貌……”

“等尝过这口美酒之后,我会准许你在至亲面前,正式宣示成为我姬小安一个人的性奴隶!咭咭咭咭……”

喃喃的窃笑静静的回荡在四周,仿佛发现到十分有趣的性玩具,让兴奋的男孩陷入疯狂的大加改造女孩那残破淫化的可悲胴体。

***********************************

“呼……唔……”当疲惫的茧再度清醒过来同时,她发觉四周所见竟非自己设下的结界空间,尽管看似相同虚无飘渺的有如幻境,但她明白这样的环境却已是由他人所排设下的异空间。

“唔……呼……呼……嗯唔……唔!”耳边传来阵阵呢喃的呻吟引起了茧的好奇,往光线的方向仔细一看,赫然却发现一具妖媚的成熟胴体正被一条条淫兽的触手给悃吊在半空中。

“啊!是你……”茧的双眼很快认出这个女人的身份,浑身散发浓烈淫媚气味的美女,便是自己一直希望收服的母淫兽结子。

被捆绑的熟女浑身穿着极为性感的火红皮衣,口里塞着一颗古怪的禁制球,咿咿呀呀的不断抽搐显见下体私处正在承受激烈的硬物催送,遍体香汗淋漓的模样着实比正常的性交还要激情数十倍。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少女的目光完全被眼前的景象给吸引住,但见结子羞愧的赤裸娇躯不断拚命挣扎时,茧的下体却不知不觉的开始湿润起来。

“嘻嘻……怎么样?性器的快感被提升到几乎像要烧掉的感受是不是很过瘾?”狂傲的声音由艳女底下的男孩嘴里发出,只见他舒服的平卧在一张宽大躺椅上,下体阳具正在勃勃的摇晃,四周长出的触手却已然全数蔓延到结子的身上去。

“姬……是姬小安!”茧的身体突然莫名畏惧的向后缩啬,尽管已经记不得自己在被调教期间所发生过的任何事,但第一次亲眼看见曾经鄙视的姬小安竟浑身淫兽化的景象,内心还是不由得惊讶的往后退。

“这……这怎么可能?原来姬小安竟……竟然也是淫兽………?”茧的内心突然感到兴奋莫名的泛起一丝喜悦,嗜好调教淫兽的美少女,似乎完全遗忘了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一切,眼睛只盯着男孩下体那精壮的肥肿肉茎看的出神。

“好……好厉害……好……强壮的东西……”茧的脸色红润不已,嘴巴却变得口干舌燥,从来不曾有过这样冲击的感觉,就在少女的内心里快速蒙起未曾有过的淫乱遐思。

“啊……我……我怎么……怎么会变得这么好色?不……不应该这样的!”茧发觉自己的双手不住的想要抚摸那早已硬挺的乳头与私处,开始溢出蜜液的小骚穴,竟似渴望着某种坚硬强壮的大东西……深深占满自己身体!

只是,姬小安似乎一直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依然持续对于结子美丽的胴体兹意侵犯。

“嘻……已经不行了是不是?我终于弄清楚一件事,为什么你身心仍存在有这么强烈的人性意志,最先注入你体内的‘奉侍之血’完全是臭小蕊强行从我身上取走一滴精血放入到精华液中,让奈奈代替我驱使精血来控制你的……”

“也就是说,你体内真正控制意识的奉侍精血一直处于混乱状态,甚至后来还一度又被奈奈给抹去,就因为你并没有真正的被主人使唤过,才会让你误把我这个主人当爱人一样,嗯……这点有必要对你再次做出修正才行。”

“唔……唔!呜呜……唔!”结子的表情似乎痛苦不堪,她不明白小安说得意思到底是什么,只知道他现在变得非常、非常的可怕……可怕到连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的体内变得乱七八糟,所有的知觉反应好像都变得贪婪、荒缪且陌生一般,溢出的淫液溅湿了颤抖的双腿,钻入的淫物甚至带来她前所未有的绝顶高潮。

“很想被更大、更粗的肉棒插进去吧,这就是你淫兽体质最原始的深层渴望,我只是让你彻底明白,该怎么当作一头聪明又识时务的母淫兽……”小安缓缓的离结子越来越近,但越靠近少年下体的大肉棒时,结子显得却是更加拚命的痛苦挣扎。

“呜……唔唔!唔……”结子的内心隐约知道有可怕的事情就要发生,仅存的意志却在拚命的跟混乱躯体顽强抵抗。

不久之前姬小安对茧所做的一切其实她全看在眼里,尽管不太清楚小安接下来的阴险手段,但害怕自己即将跟对方一样下场的结子,眼里只是死命挣扎不肯接受小安下体那根被淫触环绕而变成异常粗肥的大淫柱!

“傻女人,我姬小安有这么可怕吗?哼……难不成你真的抗拒得了主人肉棒对你的诱惑吗?”小安的话让结子身体莫名的打着冷颤,更怪异的是,连远在一旁深陷意乱情迷的美少女,发情的娇躯也同时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唔……我……我到底怎么了?不……不对……我在胡思乱想什么,现在……现在是对付姬小安的最好时机……”茧发觉自己竟然不可思议的迷恋起敌人下体的坚壮阳物,心里突然害怕的不断责怪这种念头,转念间才回过神,想起应该要杀死姬小安的重要使命尚未完成。

“是……这是个大好机会,该死的姬小安现在正沉迷在这个女人的肉体上,无声无息的绕道他身后,只要一刀……就能亲手解决掉……”茧的手腕此时多出了一把炫亮的锥刀,羞涩的脸蛋却怎么始终也很难离开少年下体的那条雄伟强壮的大淫根。

“怎么?还不肯乖乖叫我一声主人吗?”姬小安脸色骤变的冷哼一声,被淫触捆住的结子在突然失去支撑的力量下,身躯快速的往粗巨的肉茎直挺贯穿而下!

“啊!!呜……啊……啊!”就在小安的肉棒扎扎实实塞满到结子湿滑不堪的润穴里去时,早已被点燃的身体就像一瞬间完全被烈火给融化一样,颤抖的身躯几乎笔直说不出话的弓了起来。

诡异的是,结子嘴里塞着东西叫不出来,此时发出嘶哑尖叫声的女人,却是躲藏在姬小安身后的女刺客小茧!

这名手握短刃的邪鬼族刺客,身子已经就快要接触到姬小安的地步,却没想到就在少年肉棒穿入结子的身体同时,自己私处却立刻产生出前所未有的剧烈骚动,让大量分泌的特殊淫液竟如似尿液般的大量宣泄出!

“啊……这……这是……呜啊!”仅管茧的双眼没有注视到那根让人春心荡漾的大肉棒,但只要听见细微夹杂粘液的上下蠕动声响,女孩的下体就发麻到受不了,有如一条活生生的阳具正在处女生硬嫩唇内刮开肉壁的挺进冲撞!

“嘻……嘻嘻……怎么样?很充实饱满的感觉吧,是不是感觉舒服的要命呢?”

“啊……恶……”结子下体几乎牢牢的跟小安硬挺肉棒完全串联在一块,每轻微的多送入一分,结子的表情都像酥麻到拚命想尖叫。

“表情很爽的受不了似的……嘿嘿……还是女人的身体比较享受,看看你现在的表情……嘻,如果是这样呢?”姬小安邪笑着用淫触再次把结子微微拉上,让任由失去重力的美人酥软的被淫棍再度贯穿,无助摇晃的娇躯好像随时都会窒息一般,完全混乱的气息只能贴在少年身上喘息着任人摆布。

“啊!哈……哈……”就在此时,不可思议的是,茧的下体竟然清楚的感觉到有粗大的硬物缓缓抽离开来,接着毫无预警的狠狠再度推送到自己的子宫里去,四肢完全发软的瘫在地上娇喘哀豪,肉体的激烈反应却是一点都不比真枪实弹的结子来少些。

“嘻嘻……很好玩吧,终于认清处自己的本质是多么淫乱吧,再试试这样如何?”尽管小安肉棒上也能明显感受到嫩穴包覆的舒爽刺激,但一心只想调制、打击结子的狂气少年,在将自己性奴托高同时,三条淫触已然准备好在肉棒下方塑造出另一根更加肿胀布满颗粒的不规则淫茎。

看似单纯的性调教,却同时深深影响着两名艳女的躯体与意识,嘴里紧咬牙根的少女脑中一片茫然,但手里思索着凶器锥刀的意志,却跟下体仿徨燃烧的美感完全违背。

不明白是否究竟中了什么样古怪的魔法,甚至,一点都不知道自己早已变成可悲淫兽的美少女,骚动的身躯反应却是越来越让自己吃惊讶异!

(要……要死了……啊……哈……啊哈……怎……怎么会这样……不……不行我……我不可以……)

羞红的女刺客失去了手中唯一的利器,但毕竟一息尚存的理智与意识仍未丧失,不相信自己连一丝自我克制的意念也没有,总算摸到尖锐的利刃后,便拚命撑起涣散无力的厚重身躯往前走去。

“要来了!嘻嘻……希望这次你不会因此爽疯了才好……嘿……”当小安再度放开结子之时,两条沾满女人滴下淫水的大肉根就这样毫无阻碍的直窜到成熟的胴体内,瞬间升华的高潮让结子跟茧竟立刻同一时间潮吹出大量的晶亮蜜液,更如喷泉般的夸张的不断洒落在异变过后的少年身上。

“唔!唔……斯哦……”结子的眼睛完全涣散,通红的双腮除了流满汗液外还沾上不少自己激喷而出的粘着淫水,呆滞的表情似乎连努力支撑的人性已经也被摧毁,受到禁锢的身躯微微颤动着配合小安前后两洞的猛力钻探。

“哈……啊哈……”茧的情况似乎比结子来的更加严重,冰冷的刀身讽刺的掉落在自己眼前,翻白的双眼溢出热泪,嘴角却欢愉的流出源源不绝的贪婪唾液。

“噗吱……噗吱!”女孩挺高着潮湿的屁眼甚至学着结子一样朝空虚的后方挺进,从身后已经大小便完全失禁的情况看来,竟似肛门内的刺激要比先前的快感来的更加强烈,也许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肉体的私处内丧未接受调教,也因为享受的性刺激并不如菊蕊肉壁来的直接酥爽与痛快!

“咭咭咭……怎么样,爽到完全离不开是不是?”就在一阵疯狂的猛烈冲刺过后,姬小安迅速的放慢推送速度,享受着女人分泌的大量淫水潺潺滑出般的视觉享受。

“啊……啊……不……”两个女人就在此时竟做出相同的痛苦反应,羞红着脸蛋摇着头,拚命的紧缩下体想好好留住饱满抽送的酥麻快感。

“怎么?还想更用力的深插进去吗?”小安明白调教已经进入到最高潮的时刻了,嘴里故意引诱着对方淫靡的笑道。

“是……是!”只见结子满脸晕红的轻轻点着头,但地上的茧却是一副无法忍受的拚命斯声尖叫道。

“那……终于肯叫我一声主人了吗?”残忍的小安甚至把留在结子肛门内的三条结合肉茎给抽出两条,独留一根指头粗的肉淫触,继续沟弄着沾满秽物的扩大孔洞!

“啊啊……主……主人!主人!还要啊……别离开……啊哈!”没想到结子还未有反应,躺在地上有如小母狗般梦呓呻吟的女刺客,已然受不住煎熬的大声哭闹。

“嘿……听见了吗?只要叫过了一声主人,你脑中的血液将会永远记住此时此刻得绝顶高潮,每当心悦诚服的呼唤一声,你便随时可以体验这种让人窒息的致命快感……”

“是!是!主人……主人!主人!”毅力早已崩溃的茧毫无羞耻的拚命呼叫,有如陷入疯狂般的不断呼喊着相同的两个字。

可悲的女孩肉体淫化的程度已经到了无须姬小安亲身触碰,就已完全失控忘我的臣服于极乐的淫虐之中。

然而一样的情况发生在结子身体内,却意外出人意料的并没有做出姬小安想像中的热切回应。

“唔……唔唔!”此时的结子双眼竟流满了真挚的泪水,明明渴望着对方想到都快要发狂,但她始终不愿放弃的,却是心中那名天真可爱的姬小安,更不是眼前阴森邪恶又让人畏惧的性欲主宰……

“嘻……哈哈……哈哈哈!”

“我真服了你……结子,是我太小看你了,没想到你心里至今仍爱着那窝曩废的姬小安爱到如斯疯狂的程度,真是让人感到又气又矛盾啊!”眼见自己肉欲调教首次失利,小安些少露出的愤怒立刻显现在森然可怕的俊容上。

“哼哼,虽然我可以无视于你的意志把你调制成没有自我的淫奴,但我并不想这么做,你那坚强的意识力实在让我欣赏,不过也仅止而已了!”小安大声的咆啸过后,一条张开血盆大口的邪恶触须,已经牢牢的套住结子的嘴巴里,有如蛇身的茎皮内更似源源不断的把莫名的液体灌注到结子的喉咙里去!

“咭咭……我将允许你用最下等的淫兽身份,深爱着我或是以往那个姬小安……不管谁都无所谓!反正你现在吞下的,便是我赐给你这肉体内最淫乱的邪能蜜液,想要深爱着一个人,就得随时忍受住无止无尽的淫念折磨!”双眼露出赤红血丝的魔性少年,几乎没有一丝怜悯心性的残忍说道。

“呜……咕噜……咕噜、咕噜……恶呜……”女人悲凄的眼泪不断无助流下,明知道自己注定为了眼前的男人而改变,但……怎么也提不起浓浓的恨意,去深刻的痛恨着折磨自己的姬小安。

“不管何时何地,不论见到的是男、是女……从今尔后的结子肉体都会忍受不住内心贪婪的随时想做爱……想要对方的念头,是克制不住也停止不了……嘻嘻……”

“哈哈……哈哈哈……这就是做为你爱上我的最终惩罚!哈哈……哈哈哈哈!”狂气的男孩,眼睛里再也看不清瞳孔,彻底邪恶的意念在看不清的矛盾中,深深地……深深地……嫉妒着另外一名姬小安。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