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junning的小说 作者junning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全新的生活 全新的生活

    今年48岁的夏云杰曾经以为自己的生活就是那样,一天天日复日的就这样过去了,要不是这几个月来老婆每晚的梦。这几个月来老婆几乎每晚都会做梦,梦里总会叫到那么一个名字“文辉”。夏云杰知道这个文辉,他是老婆的学生,而且还是自己儿子的同学也是儿子的好朋友。

    junning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全新的生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全新的生活》,是作者junning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今年48岁的夏云杰曾经以为自己的生活就是那样,一天天日复日的就这样过去了,要不是这几个月来老婆每晚的梦。这几个月来老婆几乎每晚都会做梦,梦里总会叫到那么一个名字“文辉”。夏云杰知道这个文辉,他是老婆的学生,而且还是自己儿子的同学也是儿子的好朋友。

《全新的生活》 (十三) 免费试读

6.28注定是个好日子,早早醒来的若云,慵懒地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透着的阳光,听着屋外的蝉鸣,静静的,什么也不想,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床上。

在买完戒指的第二天,若云就到学校去把工作给辞了,若云以为自己会有点不舍,可当校长签完字,若云的心却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站在校门口,若云感动一阵的轻松,从此自己可以安心的在家里,做个太太了,可以安心的在家里好好的照顾文辉,照顾云杰。当然最重要的是,自己可以安心的养好身体,再给文辉生个孩子。想到这里,若云满心的欢喜。

接下来的几天里,若云就陪着老娘买买菜、聊聊天、敷个面膜,每天晚上和云杰视频聊聊天,就是对将要和自己结婚的文辉不闻不问的,就连文辉打来的电话,也被自己以不要让文辉分心,好好准备考试给拒接了,要不是有云杰和小齐向他透着消息,文辉一定会冲到自己家里来的。

其实若云这时十分想念着文辉,时不时的拨弄着自己身上的几个环,因为怕内衣的摩擦,这些天都是真空打扮的若云总是小心翼翼的,微风吹过时,下身传来的阵阵清凉也让若云不由自主的满脸通红。

屋外传来妈妈轻轻的敲门声,若云回了回神,“妈,我起来了。”随后坐了起来。

屋外的老太太听到她的声响,推开了门:“云儿,你们今天是怎么安排的?也不和我这当妈的说说。你说你们三个,这都叫什么事呀?”

“妈!这也是你同意的,你不是说这都是命吗,怎么现在又怪起我来了?”

“唉,就算是命,你说小辉跟他奶奶说今天要办事,可我怎么也不见你跟我说怎么办,要做些什么。”

“妈,其实怎么办我也不知道,都是小辉和云杰安排的。只听云杰说等下十一点左右会有人过来帮我化妆,五点这样子云杰会接我到家里,其它的我就不知道了。”

“唉,也苦了云杰了。也亏得云杰大方,你才能和小辉在一起。过了今天,你就是两个老公的人了,多的话我也不说了,你只要记得一碗水一端平来,云杰是老实人,你和文辉可不能欺负他啊!”

“妈,你就放心吧,我心里都有数。”

“快起床,去把早点吃了。多大的人,还要我惦记着。”

“再大,不也还是你闺女,怎么嫌弃我了?”

“可不是嫌弃你嘛,都两个老公的人了,还要赖在我这里,快起床。”

早点过后,若云看了看时间还早,就随手拿了本书,有一页没一页的翻着,打发着时间,可时间总是过得那么慢。

“小云儿,过来,妈给你梳梳头。”

“妈,我自己来吧!”

“今天你大喜,这个头我来梳。”老太太来到若云身后,轻轻的梳着若云的头发。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有尾,富富贵贵。”

老太太一边梳着头,一边絮絮叨叨的,听得若云泪流满面。不多一会儿,这化妆师也上门了。在化妆师的一阵摆弄,当若云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终于听到化妆师一声OK,若云轻轻地道了谢,客气地送走了化妆师。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若云顿时觉得刚才那漫长的四个钟头摆弄是值得的。镜子里的女人明眸皓齿,吹弹可破的肌肤、完美的鹅蛋脸。镜子里的女人轻轻皱了皱眉,额头上皱起几丝水波荡漾的细纹,脸上每一条都婉约精致,如水若波,连绵不绝的曲线让人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温柔纯净的感觉。黑色的大眼睛亮得像火,傲气高挺的鼻子,樱桃一样红润的小嘴调皮地噘起,让人看了顿生爱怜之心。

来到浴室里,看着镜中女人身材修长丰腴,起伏有致,胸部两只雪白的玉兔洁白细腻、光泽滋润亮丽,动辄仪态万方,静则庸雅华贵,玉兔上的小鱼儿紧紧地咬着奶头,彷佛瞪大一双圆圆的好像会说话的红眼睛,好奇地打量着主人。

女人有些急促的呼吸带动胸脯起伏,微颤使七彩的链条悸动不已,肚脐上蓝宝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着,摇动着流苏轻摆。再往下,两腿之间是一片洁白,那微微的鼓起中间是一条细细的长缝,新鲜得好像一个成熟的桃子,光溜溜、热呼呼的,那细缝中间隐约透着一点点的红光,那是红宝闪耀的光芒,让人不禁地想多看一眼。

“小云,小杰来了。”

“哦,知道了。”浴室外老太太的叫声惊醒了梦中的若云,若云急忙裹上了条浴巾,匆匆的出了浴室。

打开衣橱,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衣服,若云想了想,拿起了手机:“老公,你进房间来。”看着手机上编好的短信,若云又犹豫了,最后还是发了出去。

不一会儿,云杰来到房间里,看着还没穿好衣服的若云:“怎么了,老婆,你怎么还没穿好衣服?这会儿不走,路上就堵了,到家,别人也下班了,给遇上还要解释,怪麻烦的。”

“老公,我想让你帮我穿。”若云任由浴巾从身上滑下。云杰睁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若云,虽说那天在视频里看到若云穿孔的全过程,但是当若云站在自己面前时,还是让云杰呆住了。

不得不说,那几颗宝石以这样的方式佩戴在若云的身上是全美的。现在说不清是因为宝石的美衬托了若云的高贵气息,还是因为若云那光洁白皙的肌肤映衬了宝石的神秘。要说以前的若云是美丽的,那现在的若云全身上下从骨子里透出了种神秘的异域风情。

“老公,绿帽老公,今天我要你帮我穿衣服,晚上我还要你帮我脱衣服……呆子,看够没有?快点帮我穿衣服。”

云杰笨手笨脚地拿起床上的大红胸罩,红色的胸罩上用金丝绣着一对凤凰,凤凰的头交织在胸罩的中间,凤凰嘴里含着就是胸罩的扣子。云杰小心的颤抖地将胸罩慢慢穿在若云身上,云杰很想伸手去摸摸那雪白的玉兔,想摸摸那咬着奶头的小鱼儿,想摸摸那红得像兔子眼镜般的奶头,但他不敢,因为他知道若云不会让他摸到的,现在让他帮穿衣服,就已经是对他最大的奖励。

那七彩的碧玺链子碰到云杰的手上,那是带着若云体温的链子,那是挂在曾经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奶子上的链子,云杰从来没有想过可以这样的打扮若云。

云杰轻轻的跪在若云脚下,随着若云轻抬起脚,红色的内裤慢慢向上走去,那两腿中间的红光闪耀着,刺着云杰的双眼,云杰想要闭上眼,但又死命地睁大了双眼,不要错过眼前的风景。那细细的长缝间辐射着阵阵的热气,让云杰快要窒息。若云感受着云杰喷出的热气,彷佛女神俯视着她的子民,静静地看着跪在脚边的云杰,看着颤抖着的云杰。

终于内裤还是走到了尽头,透过红纱,那细细的长缝若隐若现的,滚着金边的三角在白色的肌肤上勾勒出漂亮的曲线。云杰轻轻的抱着若云的腿,将鼻子深深的埋进了两腿间,用力地呼吸着。

“好了,绿帽老公,时间不早了。今天我是属于文辉的。”若云像神抚摸自己的子民一样,轻抚着云杰的头。

云杰不舍的站起身,拿起了床上的喜服,帮若云一一套上裤子衣服。随后,若云又拿出凤头耳环和凤头钗,让云杰帮着自己戴好。凤头耳环、凤头钗、滚着金丝的凤凰喜服,把一个古典的若云刻画得如此精致、如此喜庆。

“绿帽老公,我漂亮吗?”

“漂亮!”

“漂亮也不属于你,我今天漂亮是为了文辉,我是文辉的。我就要成为文辉的新娘了,你高兴吗?”

“不高兴,如果可以,我真的愿意和别人分享你。”

“我很开心,我期待这天很久了。我知道你不高兴,但我想你为我高兴,因为我高兴而高兴,我命令你要高兴。”

“恭喜你,老婆,你高兴我就高兴,我为你高兴。”

“谢谢你,老公。你性奋吗?你下面是不是硬了?”

“是的,我性奋了,我下面硬了。”

“硬了?硬了我也不能帮你,今天我是文辉的。”

“我知道。”

“可怜的绿帽老公,我不让你今天自己摸,你的鸟笼有带来吗?”

“没有。”

“哦,绿帽老公,我要送你个礼物,你把裤子全脱了。”

看着云杰满脸狐疑的样子,“快点,把你裤子脱了。”若云催促道,从梳妆台的抽屉里取出一条绿色的丝带,看着云杰那早就发硬的鸡巴轻笑了:“绿帽老公,你的鸡巴好像比以前小了许多。”那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指轻轻的滑过云杰的鸡巴。

若云用她那细长的手指灵巧地在云杰的鸡巴上绑了个蝴蝶结,那绿色的丝带与云杰两腿间的黑毛相映成趣。若云稍稍后仰了一下身体,欣赏着自己的杰作:“这样好看多了,不过好像还缺少点什么……有了。”这一刻,若云完全把云杰当成了自己心爱的玩具,她开心的装扮着自己的玩具。

若云起身打开了衣橱,从里面取出一条内裤。这条内裤云杰很熟悉,在几次若云和小情人约会的时间里,云杰都会从若云的衣橱里找出来戴在自己的头上。这些天云杰翻遍了家里的衣橱都没有看到这条绿色的透明内裤。

“绿帽老公,穿上这条内裤吧!以后这条内裤就送给你了,喜欢吗?”

“喜欢……”云杰用颤抖的声音回答着。

“我帮你穿?”

云杰激动地点着头。

看着绿色透明内裤包裹着里面绑着丝带的鸡巴,若云点了点头:“我也觉得这绿色的内裤和绿色的丝带跟我绿帽老公的鸡巴是那么的般配,绿帽老公你不会嫌弃这是我穿过的内裤吧?”

“不会,怎么会呢!”

“虽然小点,可套在你身上,我觉得也还能勉强包住你的鸡巴。你说呢?”

“是的,我很喜欢。”

“好了,你穿上裤子吧!现在送我去结婚。”

两人出了门,拜别了老太太,云杰小心翼翼地把若云扶到车上。不一会儿,两人就回到了停车场。

“绿帽老公,人家今天是新娘子,脚不粘地的,我要你背我上楼。”若云看看四周,见没有什么人,娇滴滴地说道。

“这让人看到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这里离电梯那么近。”

“好吧,好吧!”云杰背上了若云,一路小跑着向电梯跑去。

好不容易将若云背进了家门,云杰喘着大气,打开自家的大门。“哟,两位够浪漫啊!”家里的王韵轻笑着:“你们要是早来一会儿,就正好碰上临江阁送菜的。刚才送菜的师傅还问我,为什么办喜宴不去店里办,要在家里摆。这不,正好您老就背着个新娘进家门了。”

“去,看到就看到,知道我是新娘,也不会有人知道谁是新郎。再说了,背着我的不也是我老公嘛,谁看到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

“好好好,今天你是新娘,你最大。怎么样,这布置好看吧!花了我两天的时间,两套房全是百合和玫瑰,我自己一个人搞,快累死我了。有什么奖励吗?我的妈妈。”

“这当妈的结婚,你这做儿媳的不该出把力吗!还要奖励?没有。”

“恶婆婆,快去房间里等你的新郎吧!”

“我们走,老公,背我进去。”

云杰把若云背进两人原来的卧室,若云发现现在的卧室完全变样了。

“以后,我们三个住到隔壁的房间去,这里给小齐他们小两口。把盖头盖上吧,好好等你的新郎来接你。我歇口气,老了,累死我了。”

“才这一下就没力了?以前不是总说自己多行多行的吗?现在不行了?”若云盖上了盖头,一边和云杰两人调笑着。

终于,门外传来了让若云期待很久的声音:“让我进去。”

“哪有这么容易进去的,开门钱呢?”小齐奋力地挡在门前。

“老婆你开心吗?小情人马上就要来进来了,小情人就要变老公了。”

“开心。谢谢你,绿帽老公,我也爱你。”

不知文辉给了小齐多少钱红包,房门打开了,一身喜服的文辉显得既精神又成熟。看着端坐在床上一身大红凤凰喜服的若云,文辉单膝跪在了若云的脚边:“云姐,我来接你过门。”盖着盖头的若云轻轻点了点头。

文辉轻轻的拉起若云,在若云的耳边轻说:“让阿杰送你过门。”

“绿帽老公,你送我过门。”若云转头对身边的云杰轻声耳语。

云杰看着高高抬着头的文辉和深低着头的若云,慢慢地走到若云前面,弯下了腰,背起若云,在文辉的带领下向隔壁的新房走去。

“穿过阳台,小心台阶。”王韵在边上小心的提醒着:“当心火盆,跨过火盆,小两口日子红红火火……”小齐在门边高唱着。

鲜花装点着的新房,房间里没有点着一盏灯,满屋的红烛摇曳着光芒。两个新人一身喜服,一根红绸将两人连在一起,文老太太与若云妈妈端正地坐在堂中的太师椅上。

小齐高喝着:“一拜天地!”两个新人款款下拜,“二拜高堂!”两个新人对着正中的老太太款款下拜,“夫妻对拜!”两人转身相对,款款相拜,“送入洞房!”王韵急忙上前扶着若云向洞房走去。

推开房门,中间是若云的衣帽间,左右两边分边是两个卧室。两个新人在一干人的簇拥下进了左边新房。大红的喜被铺在床上,王韵小心的扶着若云在床上坐定,云杰拿来一杆秤递给了文辉,文辉迫不及待地掀起了若云的红盖头。

“快交换戒指!”小齐大声的喊着,两个新人互相戴上了藏爱婚戒。

“好了好了,吃饭吃饭,我快饿死了。”小齐瞬间又表现成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众人回到外面,若云才发现这套房里里外外全是花,房间已经没有了餐厅和厨房,云杰小声的解释:“这里以后就是我们三个的房间,外面这间是起居室,餐厅改成了书房和茶室,吃饭还是到我们原来的房。”

众人坐定,开席,这些就不再描述了。

茶饱饭足,两老太太也以不打扰年青人的生活打车回去了。

“我说,小齐,你现在是不是应该改口了?”文辉笑着看向小齐。

“改口要有改口费的,你给得起吗?”

“有。”文辉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

“得,改就改,不过我们可先说好啊,只在家里这么叫,在外面我还是叫你的名啊!”

“我要喝茶!”

“行,喝不死你,等着。媳妇,帮我泡茶去。”

看着王韵和小齐泡茶的身影,“小辉,差不多就行了。”若云轻声劝着。

“放心,我有数。”

“来,”文辉正要接过小齐递过来的杯:“慢着,好像我老婆还是你亲妈是吧?”

“小齐!”王韵急忙拦着:“小齐,记住我说过的,文辉的妈是桂兰,桂兰死了,现在只是你的媳妇王韵。”

看着快哭出声的王韵,小齐连忙放下杯子,一把抱过王韵:“对不起,小韵儿。对不起,媳妇。”

“爸,喝茶。”小齐拿起杯子递给了文辉。

“爸,喝茶。”王韵也拿起杯子递给文辉。

文辉接过两人的杯,轻轻抿了口,又拿出一张银行卡:“来,拿着。密码是卡号的后六位。”

“谢谢!爸,祝你和我妈新婚快乐,也祝你和我妈、我爸三人生活美满。”

“春宵一刻,我们就不妨碍你们了。”

三人回到新房,文辉急匆匆地拥着若云向卧房走去,若云回过头看着跟在后面的云杰:“绿帽老公,一起来吧!”文辉也喊道:“阿杰,老婆叫你了,你就一起来观礼吧!”

看着铺满床铺的桂元、花生和莲子,“这怎么睡呀?绿帽老公你还不快帮忙收拾!”若云急忙吩咐云杰收拾。

文辉抱着若云,亲了她的鼻子一下,感觉鼻尖有点冰,她没有拒绝,文辉又抬起她的下巴,吻她的嘴唇,薄薄的还是冰,像两片玫瑰花在水里泡过一样。文辉贴住她的嘴唇,急切地把舌尖探进她的唇缝里,她却吝啬地咬紧牙齿,文辉的舌尖在她的齿间舔吸奔突,要找到一个突破口。

若云慢慢地松开了牙关,露出一丁点舌尖,只能触接到温软的肉尖,却无法咂吮,这使文辉情急起来。文辉紧紧地抱着若云,紧紧地吻着她,不愿放开,她的嘴唇渐渐翕开,芳香的气息流转而出,微微弱弱。若云终于把舌头吐出来的时候,像条小蛇钻进嘴里,温暖而湿润,温软的、湿润的,有点香,有点甜。

云杰看着紧紧抱在一起热吻的两人,手上慢慢地整理着床铺。

终于两人分开了,唇间还有口水丝线连在一起,两人都在大口的喘着粗气,深情地对望着。几秒后,两人又热烈的吻在了一起。

两人一边吻着,文辉一边把手从若云上衣的下摆摸索进去,探进她的乳罩里面,温热的体温,柔软丰满的乳房在他手掌中扭曲变形,她发出了难受的喘息声音,他能感觉到那两个肉球慢慢地涨大,变得很有弹性。

“等等,文辉。”若云推开了文辉的手:“绿帽老公,来帮我脱光衣服。”

看着灯光下脸色微红、美艳动人的若云,精致的俏脸上挂着迷人的表情;面似芙蓉、眉如新柳,乌黑的秀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红艳艳的嘴唇微微上扬,带着羞意;大红喜袍的衣领经过刚才两个的热吻,此刻开得很低,胸前露出雪白的肌肤,两手羞答答的放在身前。云杰看痴了。

“快来帮我脱衣服呀!”若云催道。

云杰慢慢地一颗颗解开若云衣服上的盘扣,那雪白的肌肤在被满屋的红色映着分外好看,越来越多白色露了出来,终于两个浑圆饱满的乳房在空气中傲然挺立,粉红的乳晕上,一对小鱼含着两颗小樱桃镶嵌在其中,两个男人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若云羞涩地看着文辉的样子,心里很骄傲,骄傲地看着颤抖着双手的云杰。

时间彷佛过了一个世纪,终于云杰把若云全身的雪白露了出来,云杰温柔地将若云轻轻的放在铺着红色床单的床上。文辉两只手抓住乳房轻轻的揉捏,把头伸过去含住若云的右乳细细的品尝,若云感觉心里有股欲火在熊熊的燃烧,情欲之门早已打开,开始急剧升腾,嘴里发出轻轻的呢喃,双腿紧紧并拢无意识的摩擦起来,嘴里发出魅惑的娇吟之声。

文辉感觉到嘴里的乳珠变硬,若云娇躯无意识的扭动,于是放开双乳把头伸到若云的红唇上,吻住少妇的香唇,肆意地吸吮着,伸出滚烫的舌头轻抵在贝齿上,若云几乎本能的张开嘴迎入舌头。

在香甜的红唇内,柔润香滑的小香舌躲避着滚烫舌头的追逐,渐渐地两只舌头纠缠在一起,那滑腻芬芳的美味,如同琼浆玉液的香甜的口水,被文辉贪婪地吸入口中,吞咽了下去,同时文辉也把自己的口水送到若云的口中,美人妻迷迷糊糊的吞咽着,两条小舌勾在一起互相吸吮。

来到身下,丰满的大阴唇微微凸出,泛着淡淡的玉光,拨开大阴唇看着粉红色的穴口,红色的宝石,粉红色的穴口,玉光闪动。文辉温柔地吻上那处粉嫩的小穴,轻柔地吸吮粉嫩的小穴,伸出舌头在小穴内肆虐。

若云被挑逗起的情欲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浑身颤抖起来,双手紧紧抱住文辉的头,手指插入文辉的头发里,修长浑圆的玉腿紧紧夹住文辉的脑袋,螓首向后仰起,无意识的挺动着下身,嘴里娇声轻呼着。

“老公……老公……好舒服……啊……这种……感觉好……舒服……啊……啊……求……求你了……求求你……不要再舔了……啊……啊……绿帽老公,云儿受不了了……云儿……云儿……要丢……要丢了……啊……”

若云的娇呼听在文辉耳里那就是冲锋的号角,伸出舌头在若云体内深处更加卖力地舔弄,鼻子碰触着那凸起的红宝,红宝摩擦着阴蒂,若云浑身颤抖得更加剧烈,嘴里的娇喊声更高,双手紧紧按住文辉的脑袋,下体上挺。

突然,文辉感觉到若云浑身紧绷,踩在后背的玉趾抓住背脊,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啼。文辉抬起头只觉得一股热浪迎面而来,香甜滑腻的淫水喷了一脸,若云就好像一条脱了水的鱼儿,大口的喘着气,身体还在轻微的痉挛,半晌才回过气来。

这个时候的云杰也早已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身下那绿色的内裤与绿色的丝带,云杰舍不得除去,这是若云亲手给自己装扮的,他要等着若云再亲手帮自己脱下。

床上的两人,根本没有时间去看云杰一眼。若云娇羞的张开双腿,看着小男人,文辉握住若云的脚裸把双腿曲成M型,看着泛滥成灾的小穴,右手握住自己坚硬的大肉棒抵在粉红的穴口前调笑道:“老婆,我要进去了。”

若云俏脸羞红的正色道:“老公,人家以后就是你的人了,可要好好疼爱我呀!”

文辉坚定的点了点头,柔声说道:“云儿,我发誓会疼爱你一辈子的。”说完,将自己18公分的大肉棒对准小穴口刺了进去。

“等等,老公等等……”

“云儿,我等不及了。”

“你等等啊!绿帽老公,拿你的衬衣过来,帮我们垫在身下。”

云杰从地上翻出自己的白衬衣,看着一根紫红色的大肉棒正抵在若云粉红色的穴口,穴口上方的红宝被淫水泡得愈发显得鲜艳夺目。

“云儿准备好了吧?我要进去了。”

若云只感觉身体被慢慢地撕裂,额头冒着冷汗,小穴撕裂的感觉传遍全身,嘴里喊道:“哎呀……慢点……有点痛……你的比绿帽老公的大多了……嗯……慢点……”

文辉只觉得大肉棒刺入一个温暖紧窄的腔道之中,遇到了一层薄薄的阻碍,知道那就是处女膜了。他听到若云喊痛,紧张的停了下来,看着娇妻惹人怜爱的俏脸布满凄楚,轻声问道:“云儿,很痛吗?要停下来吗?”

若云看着满脸紧张的文辉,笑了笑说:“不用。老公你动吧,慢点就好,你的太大了。”说完,满脸坚定的看着文辉。

文辉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下身突然用力地刺入小穴深处,只感觉小穴内四周肉壁褶皱极多,层峦叠嶂,还有肉钩分布各处。肉棒穿过两层褶皱,享受着周围肉壁强烈的吸吮和挤压,差一点就丢盔卸甲。

若云被突然的进击刺痛得美目紧闭,盈盈泪花从眼角流了出来,贝齿紧咬嘴唇。

文辉开始缓缓地抽动肉棒,低头看着肉棒上沾着的血红,微微得意起来,心中涌起了无限的柔情蜜意,俯下身躯吻上了若云的红唇轻轻啜吸。若云搂着小男人的脖颈温柔地回应,伸出小香舌探入小男人的嘴里,若云张嘴一吸,含住伸过来的丁香仔细品尝。

过了一会儿,若云感觉下身瘙痒,轻轻扭动着水蛇腰。文辉感觉到若云的动作,心中大喜,松开嘴唇,双手抓着若云胸前摆动的乳房,下身有些笨拙地抽送着自己的肉棒,双手用力地把玩着若云胸前丰满浑圆的乳房。

若云只感觉下身痛楚消除,小穴内瘙痒难耐,随着文辉的摩擦抽动这才感觉舒服,白嫩的玉手松开了又紧紧抓住床单,一双修长的玉腿盘在文辉腰间,贝齿轻咬嘴唇,嘴里“咿咿呀呀”发出似苦闷又似愉悦的娇吟,小穴内淫水渐渐润滑起来,雄壮的龟头边缘狠狠地刮着的小穴肉壁,刮得的小穴内阵阵地颤抖着。

云杰悄悄的靠了上前,小心的伏下身去,将自己的唇小心的避开文辉的手,舔着若云乳房上那细汗和七彩的链子。文辉双手抄起了若云的腿弯向两边分开,给云杰让出了位置,云杰感激地看了看在努力抽动下身的文辉。

快速激烈的挺动腰身开始了猛烈的抽插,腹部在她的玉门处撞得“劈啪、劈啪”声响,只觉小穴内层层嫩肉将肉棒紧紧包裹,柔软的肉壁包着龟头啜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甜美快感使若云疯狂地浪叫着,一股一股淫水顺着肉棒流出体外,湿润着身下的白衬衣。若云感觉自己就像怒海中的小船,随着风浪翻腾摇摆,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向她袭来,口中发出愉快的欢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啊……”

文辉继续大力挺动,灼热的肉棒快速的在小穴内肆虐。云杰嘴里的乳珠早已坚硬的露出了鱼嘴,云杰轻咬着。若云觉得乳珠疼痛,忍不住抽泣道:“啊……呜呜……绿帽老公……别咬……呜呜……痛啊……要尿了……呀……”

那股子疼痛传遍全身,奇异的快感袭击着大脑,一股尿液冲体而出,人妻羞愧的哭泣起来。

文辉只觉得身下若云的小穴开始剧烈紧缩,紧紧地咬住肉棒,肉壁四周吸吮着棒身,随着若云仰头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啼,紧接着蜜穴深处喷出一股滚烫的淫水,浇洒在敏感的龟头上。看着若云高潮后娇媚的样子,文辉停下差点发射的肉棒,搂住娇妻寻着香唇开始亲吻、抚慰。

“阿杰,帮我拿床头的那个锦盒过来。老婆,我们换个姿势,从后面来。”文辉搬动着无骨的若云,将她扶着跪在床上,若云身下早已被打湿的白衬衣上散落着点点鲜红。

云杰取出锦盒里的东西,递给了文辉,文辉摇了摇头:“这个铃铛,你帮我挂在云儿下面的红宝上。”云杰看着两人的姿势,无奈地钻进到两人身下,找到了若云身下的红宝,看着那根粗大的鸡巴紧紧地插在若云粉红的身体里,身下那绑着绿丝带的鸡巴就挺立在若云的面前,毫无徵兆地流出了不知今晚的第几次白浆,那条绿色的内裤上,早已被白浆糊成了白色。

看着那因高潮后而变成红色的穴口,看着那不断冲刺着的紫红色肉棒,听着那铃铛轻快的响声,感受着从两个结合部不断滴下的液体,闻着那空气中散发着的清香,云杰的鸡巴又挺立了起来。

“啊啊啊……哇哇哇……呜呜呜……不行了……不行了……老公……”不断地涌上来的快感令若云爽得死去活来的。

文辉感觉到自己也到了极限,胯下的肉棒被若云的小穴紧紧地夹裹着、包围着、吸吮着,阵阵蠕动、收缩给他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激,再也支持不住,狂暴加速抽动了十数回,然后狂吼一声:“哦啊!”用尽力量把涨大的肉棒深深插入滑嫩的小穴深处。

文辉只觉脊椎骨传来一阵酸麻,精关一松,火山轰然爆发,龟头猛烈地拚命悸动,吐出浓稠的精华在若云小穴深处,爆开似的喷洒射出……滚烫的精液烫得若云的花心一抖,也跟着达到了高潮。

两人身子一软,重重的压在了云杰身上。云杰张大嘴拼命的呼吸着,从若云身下不断流出的水流进了云杰的嘴里,一声高喊,云杰再一次的流出了白浆。

文辉紧紧地抱着若云翻了个身,抱起若云向浴室走去,“阿杰,把床整理一下。”浴室里传来文辉的声音。

若云如同一只慵懒的波斯猫乖乖的依偎在丈夫怀中,伸出白嫩的手指在丈夫的胸前划着圈圈,柔声说道:“老公,我好舒服,感觉好幸福,谢谢你。”

浴室里传来两人吃吃的笑声,随后又是阵阵的娇喘……

当天屋外的阳光照进房间时,云杰痴痴的看着大红喜床上、大红喜被下交颈而眠的两人,云杰不知道自己昨晚是什么时间睡着了,只在迷迷糊糊中依稀听到若云那忽高忽低的呻吟声和文辉的低吼声。看着床上疲惫地睡着的两人,云杰知道自己全新的生活,此刻真正的开始了。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