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佚名 佚名小说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 情与色 我与你 情与色 我与你

    我干脆把碍事的睡裙扯到了她的腰上,双手抓住她丰满的双胸慢慢揉捏起来,胡灵的乳房是很标准的竹笋型,现在8个月的孕期让她原本就很丰满的双乳显得更加巨大,大概已经到F杯罩了吧。虽然已经三十二岁了,但长期的运动锻炼让她的胸部依然坚挺,加上胡灵身材不高,才155CM,袖珍的身材让她的双乳在视觉上显得更加巨大。

    佚名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情与色 我与你》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情与色 我与你》,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干脆把碍事的睡裙扯到了她的腰上,双手抓住她丰满的双胸慢慢揉捏起来,胡灵的乳房是很标准的竹笋型,现在8个月的孕期让她原本就很丰满的双乳显得更加巨大,大概已经到F杯罩了吧。虽然已经三十二岁了,但长期的运动锻炼让她的胸部依然坚挺,加上胡灵身材不高,才155CM,袖珍的身材让她的双乳在视觉上显得更加巨大。

《情与色 我与你》 (十四) 免费试读

“这是你的儿子?”我指着她家吧台上的一张照片问。照片上的她比现在年轻一些,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和她头靠头趴在草地上,两个人都笑的很甜,很幸福的样子。

“是的,今年九岁了。”她声音里有种母亲特有的自豪感,“长的不错吧?”

“嗯,挺漂亮的小男孩。”我回答道,顺便拍了一下她的马屁“名厂出品就是不同凡响。”

“你很会哄人唉,”显然她也很受用。

突然,我意识到如果她是个母亲,那么她老公呢?等他回来后看见一个这么打扮的我。。。。。我猛打了个寒战。赶紧问“那孩子和你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赵静有点不自然,颇为无奈的说,“不会回来啦,我离婚两年多了。”

“噢--”我心算是放下了,但揭别人的隐私也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没关系,这就是生活,我习惯了。”她好像看出了我的想法,冲我笑笑。

这时,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我一下脸红了。

“肚子不舒服,受凉啦?”她关切的问。

“嗯。。。这个,其实是我的胃在呼叫隔壁房间里的晚饭。”

。。。。。。。。。

她的手艺不错,我风卷残云般的扫光了一盆蛋炒饭,然后很没风度打了个饱嗝。

“怎么样?”她颇有兴趣的看着我吃完了她的作品。

“不错,就是多了一点,太饱了,”我如实的回答。

“我看了你这么大个子,就特意多烧了点。”

“我个子大,但吃并的不多。”

“那你不是也全吃光了吗?”

“我是不好意思剩饭。”

这时雨渐渐小了,我赶紧给锁匠又拨了次电话,对方说一会就到,我才松了口气。伸手想去摸冷水壶喝点水,她阻止了我,“刚刚吃的那么油腻再喝冷水对身体不好。”

“你口气好像我妈哎。”

“是吗?因为我也是个妈妈吧?”

她竟倒了杯红酒给我。。。。。

“喝这个的时候应该听这个,”她又放了一张班德瑞的“寂静森林”,并把光线调暗了点。

她和环境很协调,穿着得体气质高雅,在昏暗的光线下坐在吧台边,听着班得瑞品着红酒,我突然觉得现在的她很有魅力。但我就有点不搭调了,半裸着身体坐在对面,像是冲进了寂静森林中的野蛮人。

“你怎么啦?”沉浸在音乐中的她突然发现了我的不自在。

我笑了笑,“第一次有点不习惯。”

“什么第一次?”

“第一次光着身子喝红酒吃蛋炒饭,外加陪美女听班得瑞有点不习惯。”

她“噗嗤”一下笑了“你破坏了气氛啦”她说“我今天笑的实在太多了。”

她仔细看了看我,我感觉她的目光像刀子切黄油一样沿着我的身体切了一圈。

“其实我挺想支援你一件衣服的,可惜没有你这么大的号”她颇有玩味的说。

“没关系,只要你不介意。”我无奈的回答。

“我不介意”她的嘴角有笑意,“身材不错,特意练过?”

“啊,那是很久以前一件事触发了我对强身健体的认识。”

“哦?什么事?”

“这是个很长的故事,有机会再说吧。”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是锁匠来了。于是我和她简单道谢后就出门和锁匠研究当前主要问题去了。她关上了门,好像又恢复到那种熟悉的邻居间老死不相往来的局面。

第二天下班挺早,在门口超市买啤酒的时候看见有人在街边卖散装的香水百合。于是就买了几束,插在可乐瓶里放在赵静家门口。瓶上贴上一张便签“花是送给你的,谢谢你的热心帮助。赠给第一位看清我全部的娱乐界人士。”

第三天下班很迟,在门口看见一个包裹,拿进门打开发现是一本书,作者正是赵静。内容大致是一些配着漂亮照片的杂文随记,书名是她节目的同名 “夜归人”,扉页上的字很漂亮,写着“真心关爱彼此就能感受到生活的精彩,赠给第一位勇于向我展示全部的金融界人士。”

看来我的邻里关系和谐的很。

。。。。。。。。

丽娟很馋,也不知道这个丫头是怎么吸收营养的,吃的那么多一不见胖二不见长个。这几天闹着要去我家附近一家鱼馆,吃那里的招牌鱼头,于是下班后便带她去打牙祭,“占便宜专业户”汤绅也厚颜无耻跟着去打秋风。酒足饭饱之后,小丫头又要闹着去我那看我养的热带鱼。准确来说,我是很不希望她去我那的,但今天就在家门口,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打发她,加上汤绅也在,想想这个“小色情狂”也没法耍什么花样,就答应了。

三人一进楼,我就看见赵静也在等电梯。

“你好啊,刚下班啊?”我很热情的向她打招呼。

赵静回头一看是我,也很开心的向我打招呼。“是啊,你也才回来啊?”

“是啊,和朋友一起吃了饭,带他们回家坐坐。”我说,顺便向汤绅和丽娟介绍了一下赵静。“赵小姐,我的邻居。”“汤绅,许丽娟。我的朋友。”

赵静微笑着向他们点点头,汤绅显的很激动,这孙子一见美女就得瑟“赵小姐很漂亮啊,唉。李哲这小子运气真不错,有个这么有气质的美女邻居,我叫汤绅,初次见面多多指教。”说完把名片递给了赵静。

赵静很有礼貌的接过来,然后从包里回递了一张名片。我偷眼看了看,名片上很干净,只有她的名字和一个座机号码。

而丽娟一直在观察她,赵静永远打扮的很得体,用精致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当这个气质熟女把目光落到丽娟身上时,连我都能感觉到丽娟散发着深深的敌意。

“打招呼啊,”我点点丽娟。

“阿姨好。”丽娟突然笑着向赵静打招呼,我和汤绅全楞了。而赵静却一点不适也没有,“好可爱的小姑娘啊。”她笑着说,感觉丽娟真像她的侄女一样。

四个人各自心怀鬼胎上了电梯,丽娟紧紧的抱着我,拼命往我怀里钻。

“怎么啦?天这么热,抱这么紧干嘛?”我有点尴尬。

“老婆我想抱抱你吗。”丽娟在发嗲,很明显在向赵静示威,而赵静根本没看她。到了11层,打了招呼后各自进门。

丽娟一进门就很夸张的把耳朵贴在墙上听隔壁的动静,我直接把她揪了下来。“你干嘛啊?”我说。

丽娟看看我,很神秘的说“这个女人很危险。”

“什么危险?她是杀人犯还是抢劫犯啊?”

“你会被她勾引的。”

“人家有老公孩子的。”我在糊弄她。

“不像”丽娟很肯定的说,我一愣,这难道又是女人该死的第六感?“你怎么知道?”汤绅也很八卦。

“她化的妆太精致了,按那种化法至少要一个多小时,哪个已婚女人有时间化那么细的妆?公司里面像她那个年纪已婚的,哪一个不是整天灰头土脸。天天忙老公孩子还来不及呢。所以,她不像有老公孩子的,即使有也不在身边。而这种怨妇最危险了。”

“牛比”我和汤绅不约而同的竖起了大拇指。

“你这隔音效果怎么样?”丽娟指指墙。

“还可以,声音大了还是有干扰的,怎么啦?”我有点糊涂了,这丫头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今天我住这了,晚上我要敲山震虎,给她点信号听听,别动我老公。”

我一个暴栗敲在她头上,“十点前滚蛋。”

再一次见到赵静是一周后的事了。正巧,还是在等电梯的时候。简单打过招呼后两人便默默的等着电梯。不知道怎么了,两部电梯全停在22楼很长时间没有动。

一楼走道上就我们两个人,安静的有点难受。“那个。。。。。”赵静好像想找个话题打破这个难过的沉默。

“什么?”

“那天那个小姑娘是你女朋友?”

“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随便敷衍了一下。

又等了很久,电梯还是没动。“电梯怎么啦?”我有点急了。“坏了吧?”

“有可能,一直停在22楼。”赵静说。“怎么办?”

“爬楼梯吧”我想想说。“当健身喽。”

“好吧,当减肥吧。”她也同意了。

但11楼远比想象中的要高,我还好可赵静不行了,穿着高跟鞋的她爬到7楼就不能动了。

“累死我了,休息一下吧。”她气喘嘘嘘的说,安全楼梯里很闷热,空间又比较狭窄,让人更加耗费体力。

“我去看看电梯还动了,”我推开7楼的防火门进到电梯间。没有用,还是定在22楼。

“看来是坏了”我回来对她说。“休息一下吧”她的呼吸很沉重,脸上的汗都流下来了。

沉寂了一会,“你女朋友好像年纪很小吧?”她突然说。

我被问的一愣,“啊,是啊。”我只好继续敷衍。

“她不太像你这种人喜欢的类型。”

“是吗?”我两眼看着墙壁。

“休息好了吗?走吧。”我指了指上面。她点点头,于是我们继续往上爬。

8楼,“你是怎么把这么个小美女追到手的啊?”

“。。。。。。没怎么追。”

9楼,“你好像不太喜欢谈论你的女朋友。”

“。。。。。是吗?没有吧?”

10楼,“我觉得你和她好像有不少故事哦。”

“。。。。。这个故事说起来会很长。”

11楼,“可以说说嘛?我挺有兴趣的。”

我回头看着她,她显得很知性,充满智慧善解人意,是个理想的倾吐对象。

“你主持的是谈话类节目吗?”

赵静抚弄了一下额头汗湿的卷发,走到我前面掏出钥匙打开门。

“如果你想聊聊的话,1104房间将提供音乐,红酒,蛋炒饭和一个谈话类节目主持人。”

。。。。。。。。。。。

“这个灯光可以吗?”她把灯调暗了点。

“再暗点我会比较自在。”我不想被人盯着脸上的表情。

“这样可以吗?”她又调了一下,我基本上已经隐入黑暗中了。

她放上了一张詹姆斯.拉斯特的cd,递给我一杯红酒,然后用一种特有的,只存在于电波中的细腻声音告诉我,“不介意的话,我们开始吧。”

我吞下一大口红酒,“嗯,怎么说呢?其实。。。我也是结过婚的,有个很好的太太,我和她的第一次见面是在。。。。”

也许是气氛,也许是酒精,也许是我已经压抑的太久。从一个简单的开头我就无法停止下来了,我努力的把心中那些淤积已久的事全部向她掏了出来。胡灵,陆涓,丽娟。她们每一个人,每一个我对不起的人全部掏了出来。她是我见过最棒的倾听者,安静但不沉默,开心时陪我笑,难过时开解我。我说了很久很久,也喝了很多很多,显然她也没想到会是如此一个曲折的故事,但她听的很认真。在我说到灵灵的意外,在酒精的作用下,我已经泣不成声。她递给我纸巾,隐约中仿佛她也在抹着眼泪,伤心时容易醉,我也许喝了3瓶?也许是5瓶吧?总之,最后我很晕。。。

等我有点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趴在桌子上的,全身疼的要命。看看表凌晨5点钟了。客厅里射进了几缕清晨的阳光,没看见赵静,也许在卧室吧?我也不想打扰她,舒展了一下僵硬的关节,就悄悄的出门回自己家了。

又是一周后的晚上,我开车回家的路上收到了赵静的短信,“9点钟,听一下我的节目。”

我看看表8点55,打开收音机。

9点,收音机里传出了许美静“夜归人”的旋律,随即赵静的声音出现了,电波中的她煽情,极富磁力。

“爱情是被世人公认的最为坎坷的道路,大部分人的成长都离不开爱情的历练。在这条路上,我们被迫学会了选择,放弃,执着。。。等等人生必经的课程。很难以判断自己的选择是否是最正确,最恰当的。。。。。”赵静的开场白很富有哲理性,我在听。

“我想用最近几次节目说一个故事,一个真实的故事。而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此时也在听着,”我一脚急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赶紧把收音机的音量开大。

“他被自己封闭了很久,没有方向,也许是愧疚,也许是害怕和迷茫,不知道该如何去选择未来的人生,不知道自己是否值得去爱与被爱。我也不知道如何去帮助他,事实上他是我见过最为聪明和优秀的男人之一,我想,他也许只是需要知道这个世界是否会重新原谅和接纳他罢了,所以我并没有事先征得他的同意就播出了他的故事,但这也算是学会生活的一部分课程吧,没有准备,只有接受。”

我在认真的听着,呼吸很沉重,心跳的很厉害。。。。。

显然,她重新整理过了我的叙述,加上了点艺术性的描写,但整体还是很写实的。这一晚,她说到我和陆涓的认识,以及我答应和她约会为止。之后是听众的热线评点时间。

几乎是统一口径的指责,尤其是女性听众。“不自爱,不懂珍惜,沾花惹草”等词语高频率的出现了,对于陆涓的指责声也不小,“小三,不要脸,狐狸精”几乎成了她的代名词。总之我和陆涓成了公认的“奸夫淫妇”,女性听众们几乎把她们日常中的惨痛经历完全发泄在我们身上。而赵静很职业的恪守着一个DJ的道德标准,没有偏袒任何一方,只问感想不做解释。不过我感觉她也没有预计到这个节目播出后会有如此大的反响。

一小时四十分钟的节目,我听完了全过程。我完全没有做好被骂的狗血喷头的准备。但也没有愤怒,相反很平和的感觉。这也许就是赵静所说的生活吧“没有准备,只有接受。”

在节目结束的5分钟内,我接到赵静的电话。

“对不起。”这是她的第一句。

“没关系,节目挺好,我以前早就该听听了。”我说。

“被说成这样你不介意吗?”

“我本来就该骂嘛,我等着明天的节目呢。”

“如果你希望,我可以中断的。”

“没关系,已经开始了就继续吧,你说的要学会接受生活。”

赵静沉默了一会,“你的心智真的很成熟。很棒”

我在电话这边苦笑。“我是个很棒的白眼狼加陈世美。”

“呵呵,好了好了,不要逗我笑了。。。。晚安”晚安两个字她说的很轻。

“晚安。”我很用力的回应。

挂上电话,我放下车窗看着城市上空的月亮,这就是生活。。。

第二天,我很早就守在收音机旁,今天说的是我和陆涓的约会,还有同学会等等故事。听众评议还是以妇女界的口水批判开始,我默默的听着,这时,我听到有史以来第一位男听众的电话。

“其实我没什么特别想说的,但这哥们在同学会上真的很逗,挺有意思的一个人。我笑了半天,我觉得这么有趣的人心也不会很坏,爱玩罢了。”

“是吗?如果你认识他,会想和他做朋友吗?”赵静问他。

“会吧?我觉得这个哥们挺仗义的,而且那个。。什么。。什么小医生。人家也是真感情,又不是玩玩而已,成龙都犯过错。男人吗,谁没点劣根性。”

“非常感谢您的来电”听的出赵静好像松了口气。

之后的电话突然180°大转变,骂的人越来越少。称理解感情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不过大多是些男性听众,但我还是轻松了许多。

第三天,谈到了灵灵的死因和我的现状。我听见了第一个在电话里流泪的听众声音,而且是个女性“其实他还是个好男人。”她说。

陆续有听众们表示对我的支持,鼓励我抛开过去。这让我甚至产生一个错觉,好像三天前听的不是同一个节目,但这并不妨碍我的感动。

“加油。”

“去找那位医生吧,你们会幸福的。”

“他太太在天之灵会原谅他的,我相信。”

“追回医生,爱她一辈子就是对他太太的死最大的回报。”

这时,一个女听众打了进来“我可以要这个先生的联系方式吗?”

“为什么?”赵静还是那么四平八稳的声音。

“我想和他谈谈,我也有类似的经历。”

“没关系,如果你有什么想法可以现在说,我相信他正在收听。”

那个观众沉默了一下。“我觉得他也可以重新寻找一份真爱,不必和那个医生在一起,那样他们也许会有心理阴影。我觉得我的性格习惯和他太太很像,他也可以。。”

电话被直接掐断了,“可能信号出了点问题,我们来接下一位电话,喂?”赵静的声音还是很平静。

但在这之后,索要联系方式的电话越来越多,我感觉赵静有点招架不住了。我关上收音机。。。。。沉默许久。

拿起手机给陆涓拨了过去,但刚拨完就拼命把电话挂断。。。。我还是没做好准备。

“全是写给你的。”赵静把一捆扎的像炸药包一样的信放到我面前,顺手又给我杯子里加满。

“这么多?”我实在很吃惊,赶紧喝了一大口压压惊。

“一部分,我的邮箱里还有几百封电子邮件一会你也看看。”她笑着抿了一小口红酒。

“这么说。。。。我红了?”我试探着开着玩笑。

“是啊,和那些宝马女,照片门一样红。但红多久我就不知道了。”

我把空杯子递到她面前,“喝这么快?你会醉的。”她有点不满意我的速度。

“你家的红酒就是比我家的好喝”我说。

“哦?为什么?”也许是光线暗我看错了,她说话的时候眼睛里好像有挑逗的成分。

“你家的不要钱呗,喝不要钱的谁不开心啊。”

“。。。。。。你,我K你。”

我就着吧台上那盏并不明亮的餐灯翻看信件,“想她吗?”赵静问

“谁?”我低头翻着信。

“陆美人啊。”

我抬头看着她,赵静正坐在我对面,双手放在吧台上,四根修长的手指玩弄着装红酒的高脚杯。虽然她的脸一半隐藏在黑暗里,但我依然觉得她的目光亮的耀眼。我把头低下来继续翻信,“想有什么用。”

“为什么不去找她?”

“怎么找?找到了说什么?丽娟怎么办?”

“实际上那个小丫头和你都很清楚目前的状况和将来的发展,长痛不如短痛,何必呢?”

我再一次喝光了杯里的酒,自己抓过瓶子倒了起来,对面的“红酒鉴赏家”看到我倒的那么满不由皱起了眉头,“会品不出味道的。”她的埋怨还没结束,我就一口全进肚了。

“像你这样的,只配喝通化葡萄酒。”她狠狠的说。

“我开不了口。”我说“我不想再伤害别人了。”

“要我帮你吗?”她看着我。

我没有回答,她笑了笑没有继续追问我。

“她很好吗?”

“谁?”

“你太太啊。”

“很好,哪方面都很出色,实际上她完全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我把信推到一边,“你好像对我的女人特别感兴趣?”

“问问,很好奇。”

“那。。。。为什么不说说你的故事?”我把话题抛向她。

“我有什么故事?”她笑了,但隐约看见她有点不自然。

我抓起吧台上她和她儿子的合影,照片里的孩子笑的很清澈。“你的过去,孩子,爱情,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黑暗中两个人对视着,除了音乐一切都很安静。又是她率先打破了沉默,“在这种昏暗的光线下看,你真是个魅力非凡的男人。”她笑着说。

“你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我也跟着笑了,“愿意和一位魅力非凡的男士聊聊你的人生吗?”

“愿意倒是愿意,只是我还没有喝醉,很多秘密说不出来。”我觉得此时和我调笑的她才是真正的魅力非凡。

我帮她倒满,她趴在桌上责怪的看了我一眼。“明天我赔你好了,这不是为了让你赶紧进状态嘛。”我解释道。

她坐正,一口干完了杯中的酒,“需要我再把灯调暗点吗?”魅力非凡的我问道。

她是一个典型的天蝎座女人,敏感,智慧,强悍而不妥协。她的前夫是个高干子弟,对于她的事业帮助不少,但当她把自己的精力全部倾注在工作上而忽视家庭的时候,耐不住寂寞的前夫也同时找到了她的替代者。女人都是容不得别人对自己背叛的动物,天蝎女人犹是。于是顺理成章的离婚,儿子归了前夫。

又是一个背叛的故事,身为一个背叛者的我显然有点坐立不安。她看出了我的窘态。

“不舒服吗?我不是在影射你。”

我当做没听见,再一次给她加满,实际上今晚我们已经喝得不少了。

“我也有错,忘记了男人是时刻需要安慰的动物。”她趴在桌上喃喃的说。看的出她有点伤心,我想抚摸一下她的头发安慰她,但一伸出手又觉得不妥,很尴尬的停在半空中,“嗯,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我打了个茬,想借机把手抽回来。

她趴在桌上说,“他可比你脸皮厚多了,在这种气氛下可不会偷偷把手往回缩。”

我一下楞住了,那只手伸也不是缩也不是。

“可以的,没关系。”她始终没有看我,一直趴着桌上玩着红酒杯。我慢慢的把手放在她的头发上,轻轻的抚弄着。

“感觉挺安心的。”她说。

“为什么不找个人代替他?”我问。

“你在毛遂自荐吗?”她笑着转过头看着我,脸红红的,可能有点多了。像她这么矜持的品种很难开出这种玩笑。

“我?”我摇摇头,“我可代替不了。”

她解嘲一样的摇摇手,坐正姿势。“你心里有人。”

“我只是对你喜欢的类型好奇罢了,像你这么优秀的女人一定每个方面都很挑剔。”

“挑剔?哈哈哈。”她开心的笑了,有点醉态的从高脚凳上跳下来,绕过桌子走到我旁边把手搭上了我的肩膀。

我的心跳的很厉害,我有些预感,但又有些抗拒。

“如果真的想了解彼此不如玩个游戏吧?”她轻轻靠在我的膀子上。她的胸很柔软触觉很好。

“什么游戏?”我努力不去看她的眼神,虽然我知道此时她的眼睛一定很诱人。

“看过花样年华吗?周暮云和苏丽珍在餐馆里那一幕?”

“有印象,但不深。”

“他们彼此扮演对方的另一半,来体会安抚对方的心情。”赵静越凑越近,慢慢的抱紧了我的腰。

“你心跳的好厉害。”她说。

我转头看她,她随即闭上了眼睛,我犹豫了几秒还是吻了上去。口腔里略有酒味,但她的回应很有特点,热情但不激烈,有着强烈的欲望但不疯狂。难道这就是熟女的感觉。

但我却很枯燥的分开了,禁欲生活让我很敏感,但再次的放纵还是让我心有余悸。

“怎么啦?”她好像也从我的吻中品出了不一样的味道。“不喜欢比自己年纪大很多的女人?”

“不是,你不过大我5岁,哪里大很多。”

“你的反应好像小处男哦”她刮着我的鼻子调笑我。

我也笑了,“实际上刚刚的反应和我第一次真差不多,紧张的很。”

她笑容真的很诱惑,有种成熟的美。“不要害怕,小处男。姐姐会好好照顾你的感觉的,这只是个游戏,让我们开心放松的游戏,放轻松享受吧。”

她再次吻了上来,这次我热烈的回应着。

“教我,那个美人还有你太太是怎么取悦你的,我想知道。”她喘息着说,不停的回应着我雨点般的吻。

我把她抱起来,放在客厅地毯上。细细的女式皮带在我的蛮力下几乎没有任何的作用,我几乎粗暴的扯掉了她的长裤。“啊,你这么粗鲁?”她惊呼。

我扶住她的后颈,野蛮的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再卷出她的小舌使劲吮吸着。“难道这不是你喜欢的方式?”我的气息喘的也很不均匀。

“喜欢,我好喜欢。”她的回应也变得激烈起来,我按倒她,把她的双腿压到她的胸上,然后俯下身子用舌头湿润她的阴道口,实际上已经很湿润了。

她的阴毛长的挺茂盛,这表示她也是个性欲很强的女人,但在三角区以下的部分明显的刻意修剪过,很干净。让我很清楚的看清她的构造,褐色的阴部显示着她有丰富的性经验,因为激动阴道口已经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肉芽。随着她喘气的频率有节奏的张合着。

我卷起舌头尽量深入她的阴道,再努力撑开她,把唾液尽可能的倒灌进去。这是我,灵灵,陆涓最喜欢的招数。显然赵静也很受用,她双手努力帮我分开自己的阴唇,张大嘴巴,除了“啊~~”什么音也发不出来了。

龟头涨的快爆炸了,我飞快的脱掉了裤子跪在她张开的双腿前。居然没进去,也许是我的太大又不够润滑的原因吧,我抓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脸拉到阴茎前“湿润它,”我命令道。

这时灵灵和陆涓就会面带羞涩的张开小嘴把我的龟头尽量吞入,但现在是赵静,她有她自己的方式。她抓着我的根部,往我的阴茎上狠狠吐了一口吐沫,再用舌头抹匀。“好了。”她说。

我愣了一下,随即推倒她,把她白皙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这一次再没有障碍了,挤过一个狭窄的口径,一个温暖的腔道把我包围,好棒的感觉,禁欲近一年后,第一次感觉到了阴道的挤压,我不由的呻吟了一声。而赵静已经脸色通红,双手紧紧的抓着自己衬衫的领口。

“好粗啊,我要被你顶炸了。”她说,“怎么不动啊?快点。”

“说老公干我。”我说,“她们都这么叫的。”

“老公,干我,干我嘛。。。”电台DJ的呻吟就是诱惑。

在赵静有点压抑但又充满兴奋的呻吟中我大力抽动着。阴道内壁的肉芽挤刮着我阴茎的每一处,扫过马眼,扫过冠沟,扫过根部。我带着轻微的施虐情绪发泄似的抽插着,恰好填合了这个熟女欲求不满的骚动。每一次都捅进了她身体的最深处,恨不得把睾丸也塞进去,我太需要性爱的慰藉和发泄了。

赵静已经全身在发抖,我肯定她从没经历过如此激烈的性爱。她的阴道里也在抽搐,我的龟头尽量深入,甚至有几次撑开了她子宫颈口,把尖端伸进了她的子宫。她在浪叫,没有顾忌的喊着,她只有这样才足以宣泄她的快感。每次叫声中断时,她的腹肌收缩又带动宫颈处的肌肉闭合,把火热酸麻的龟头又挤了出去,子宫内的空气又在马眼上狠狠的吸了一口。

太久没做爱了,赵静又是如此出色的性爱机器。大概五分钟后,我知道自己要射了。我想控制一下,但马上就知道不可能控制住的。趁着最后一点意志力,我提醒赵静“我要射了,射在哪里?”

“她们喜欢你射在哪?”赵静在喊。

“嘴里,快点。”我一下拔了出来,赵静张开嘴。但没来的及,乳白色的精液就从她胸口的衬衫开始一直到她的脸上,嘴里,鼻子,额头,头发上尽情喷洒出来。

“你射了好多哦,”她说,顺手抹掉了眼皮上的精液,把手指伸进嘴里“叭”吮了一下,“好了,这样算吃到了。”她笑着对我说。虽然脸上还挂着我的精液,但她已经从刚刚的荡妇回复到仪态万千的OL了,只是那几股没擦掉的精液让她显得别样的淫靡。

“你喜欢的方式真是够辣的,我可是第一次这样,不过。。很棒的感觉。”

“好久没做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射了。”我抱歉的说。

“没关系,男人的生理我懂得”她说,然后伸手抓住了我的阴茎慢慢的抚弄起来,像在玩弄一条蛇。“我关心的是,你马上能不能再一次的强硬起来。”她盯着我的眼睛说。

在她的魔力手指下,我居然马上就有反应了,

“不错,”刚刚还是很高雅的她突然笑的很淫荡,“那么,一会用我喜欢的方式再来一次吧。”

我伸手去抱她,她推开了我,“先去洗澡,我喜欢刚刚沐浴完的男人。”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