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stanleyleee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stanleyleee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1)这纯粹是我的性幻想,既然是我的性幻想,那么就没必要硬要它变成你的,爱看就看,不看拉倒,有的作者发文是有了大纲,我发文是已经有了9万字在电脑里写好了,而且后面的大纲也写好了,没得改变也不会改变。现在你懂了没?你喜不喜欢这篇文章,我才不管。至于评价,你随便发表,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2)这篇文章里会出现大量山东和东北的“所谓方言”,之所以说是“所谓方言”,是因为我极喜欢这两个地方方言的力量感和淳朴感,但很遗憾,我出生在一个中国最没有方言的城市,所以,我唯一欢迎并诚挚感谢的,是有山东和东北的兄弟告诉我“文中

    stanleyleee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是作者stanleyleee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1)这纯粹是我的性幻想,既然是我的性幻想,那么就没必要硬要它变成你的,爱看就看,不看拉倒,有的作者发文是有了大纲,我发文是已经有了9万字在电脑里写好了,而且后面的大纲也写好了,没得改变也不会改变。现在你懂了没?你喜不喜欢这篇文章,我才不管。至于评价,你随便发表,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2)这篇文章里会出现大量山东和东北的“所谓方言”,之所以说是“所谓方言”,是因为我极喜欢这两个地方方言的力量感和淳朴感,但很遗憾,我出生在一个中国最没有方言的城市,所以,我唯一欢迎并诚挚感谢的,是有山东和东北的兄弟告诉我“文中

《家的沦陷之引牛入室》 60 免费试读

我老婆心里甜蜜,忙伸手拧下两个灯泡来,嘴上却不饶人,“傻大牛,傻力气没处使!”

王大牛看她卸下了灯泡,笑说:“媳妇儿,梯子能带你走?俺能带你好好参观咱家哩!”说着他就真的扛着妻子在家里到处转,我老婆乐得合不拢嘴,她从没在这个角度看过这个家,她惊叫着冰箱上的土真多,惊呼着空调该清洗了,还计划着家里所有灯都该擦一遍了。

我看着王大牛大山一般驮着我老婆,叉着两条大腿,甩着大脚板,胯下当啷着大鸡巴大蛋,在家里参观,我老婆脸上都是幸福,绽开像一朵花。

走到我们的卧室,她看了看天花板上那个我自以为很隐蔽的摄像头,拿手摸了一下那个精密的镜头,似乎被玻璃的冰冷所灼伤,缩回了手,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叹了口气,说,“大牛,王成,咱们该谈谈了。”

谈话非常简短,因为我的要求很简单,我早就想好了,我要留在这个家里,我要孩子喊我爸爸,我要孩子在户口本上是我的儿子,我要妻子陪我出席面子场合,我要她春节带孩子和我回家,我每月给这个家里2000元,算是伙食住宿费。

剩下的,都无所谓。你们可以尽情在这家里欢乐,我不想看就算了,想看你们也别拦着。你们可以过夫妻的正常生活,我完全不干涉也无意干涉。你们甚至可以继续叫我蔫吧,那让我有高潮也让你们有高潮。

王大牛和陈雨婷夫妇俩,半天没说话,看着我。王大牛套着大裤衩,长着大嘴,这家伙虽然知道我“不像个男爷们”,但怕是没想到我能“这么不像个男爷们”,竟然这样就正式把老婆让出去了。我老婆倒是心平气和,她早就想到我怕是在这荒唐的关系中找到了乐趣。

妻子先说:“王成,你说的那些我都可以答应,我会和你回家看你父母,毕竟你父母对我不错,辜负我的是你不是他们。但是……”

王大牛回过神儿来,粗声粗气地说:“不行,儿子得叫俺爹咧!”妻子在旁边跟着点头,“王成,如果真的是个男孩子,我想要他有个顶天立地的父亲,从小就是个小男子汉。”

我沉默了,我矛盾着,没错,从小父亲在我的心目中就缺乏男子气,他总是在书桌前佝偻着身影,从没像其他男孩子的父亲一样陪我打球、跑步,也从没告诉我男男女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在我青春期最迷茫的岁月里,我感到自己瘦弱、无助、软弱,我渴望一座灯塔,而只有一片黑暗。

我看了看王大牛,如果在我的青春期里,我有王大牛这样一个男性榜样在身边,他一定能照亮那黑暗,用阳刚之气和雄性的勇敢,指引我走向更光明的彼岸。

除了那些关于异性的技巧和知识,他还会传递给儿子对世界征服的欲望,男性刚毅的本质和诚恳待人的品德。

“好吧,孩子可以叫你爹,但是在我父母面前,在我同事面前,要叫我爸爸。”

这是我所能做到的最大让步了,我希望这个孩子幸福,希望他能够有闯劲,有勇气,希望他多像王大牛一点,能够征服这个世界,而不是被自己内心的黑暗和欲望征服。

我老婆听到我的话,舒了一口气,顿了一顿,像是想忍却又忍不住地轻轻说:“王成,那些事业、权力、面子,真的就那么放不下?”

我抬起头,直直地看进我老婆的眼里,不到一个月以前,她还是我真正的妻子,现在,她脸上散发着少妇般的光彩,白皙透着红润,远没有从前那么苍白赢弱。

“我现在,只有事业、权力、面子了。”

长久的沉默,夏日的济南,好像一场大雨即将降临,闷热潮湿。

妻子忽然说:“那些邮件我都删除了,我不会拿它们来威胁你了。”

我点点头,心里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我的内心深处是明白的,我留在这个家,我接受这些常人所难以置信的屈辱,不是因为谁的逼迫,而是因为我自愿,我能得到快感,生理上的,心理上的,都是如此。

又沉默了好一会儿,王大牛说:“俺以后肯定要在济南买房子哩,俺两个媳妇都要和俺一起住哩,你咋办?”

我早想好了,“你不能和他们都住在一起,那会让别人知道你重婚。你只有在一个单元里买两套房子,我就住在雨婷那套房子里,其他和现在一样,我出那套房子三分之一的钱。”

王大牛又难以置信地看着我,“你咋非要和俺们一起住咧?你钱多人又敞亮,干嘛不再找个人咧?”

我看着眼前一对碧人,男的英武强壮,女的温柔贤惠。

“我需要一个家。”

我需要一个家,那个家里男的英武强壮,女的温柔贤惠,我需要安全感,我需要有人保护。我不知道为什么,内心对这样的家是如此渴望,我的父母很幸福,我记忆里的他们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学习环境,可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如果我的小时候,有个虎背熊腰的父亲,我就不会经历一些不幸……?什么不幸?我自己都不知道。

就这样,2009年8月2日傍晚,我正式失去家,又得到了一个家。

我叫王成,我有着让人羡慕的事业和收入,我拥有复旦大学的硕士学历,但最让我自豪的,是我幸福的家庭生活。

窗外,大雨倾盆。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