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我的奇妙乱伦之旅》小说全集阅读 菌毛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我的奇妙乱伦之旅 我的奇妙乱伦之旅

    我叫于欢,考上了花城的花城大学,离开学的时间还有一周,我这么早赶来这里是为了我爷爷给我安排的另一个任务。  郭怡君,女,三十三岁,我一位已经去世的远房表哥的妻子。关于我的那个表哥,说起来了了就复杂了。

    菌毛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我的奇妙乱伦之旅》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我的奇妙乱伦之旅》,是作者菌毛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于欢,考上了花城的花城大学,离开学的时间还有一周,我这么早赶来这里是为了我爷爷给我安排的另一个任务。  郭怡君,女,三十三岁,我一位已经去世的远房表哥的妻子。关于我的那个表哥,说起来了了就复杂了。

《我的奇妙乱伦之旅》 第七章 免费试读

就在我小日子过的都快忘记了医院的事情的时候,麻烦还是找上门来了。姿彤带着我去学校的医学院搬药品的时候,一走进医学院的大楼,大门就在身后重重的关上,那种一切色彩开始流失的感觉再次出现。姿彤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什么事情,嘲笑我:「你胆子这么小,风把门关上了你都吓成这样。」

「你没有感觉到你看东西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我把她拉到我身后,警惕的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每次这样的时候都会有怪物出现。

「啊!」在楼上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尖叫,随后就听的扑通一声。

「咦啊!!」终于感觉到事情不对劲的姿彤也跟着叫了出来,抓紧了我的手臂。

「你去找个地方藏起来,我上去看看什么情况。」我抚摸着她安慰道。

她簌簌发抖央求道:「我不想一个人呆在这里,我跟着你好不好。」

「可是上面不安全……算了,要是遇到危险你不用管我,自己逃命要紧。」我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谁知道她一个人会遇到什么危险。可是一会会遇到什么我也闹不清楚。

「不要!要走我们一起走!」小丫头执拗的抱紧我,态度十分坚定。

「哎,我们赶紧上去吧,救人要紧。」我也不再和她纠缠,毕竟上面可能还有人遇到危险。

女人的呼救声音开始变小,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桀桀桀桀——

那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就在我们冲进二楼实验室的时候,那声音就好像炸雷一样从头顶响起。抬头看去,那只怪物好像一只大蜘蛛,外皮是白色的,它的腿是手臂长短的刀片,闪烁着森森的光,它的嘴里的牙齿是大号手术针正在用肚子里吐出的黑色丝线把一个女孩缝在房顶。那针线深入皮肤,扯的女孩满身都是被撕裂的细长伤口,看起来就快要从皮肤中掉出来一样。看得我胃里一阵翻涌,强压着自己不吐出来。它头上满布的数不清的绿色眼珠正在盯着我和刘姿彤。

「救我……」女孩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他的身上……有麻醉剂……」

「芳芳!我来救你了!」

就听的走廊里哒哒哒的脚步声越走越近,一道人影冲了进来,还没等我看清,我脸上就被重重的砸了一拳,打的我天昏地暗,身子一倒脑袋磕在地上,意识都停止了一瞬才恢复过来,可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都忘记了我现在身处何处。

「你干什么啊!为什么要打他!」

我好像听到刘姿彤的声音,随后就被人抱在怀里,被柔软温暖所包围。

「你们把我的芳芳藏在哪里去了!」那个女人不依不挠的问道。

「你自己看你头顶!」刘姿彤指着那只大蜘蛛没好气的说。

「呃啊……」那女孩被蜘蛛从背后用前爪刺穿吊了起来:「你竟然敢偷袭我!你这个垃圾!」

听到这个熟悉的语气,我从刘姿彤的怀里强打着站起来,这才认出,这就是在医院遇到的那个人。

「看什么看啊!完事我给你道歉!快来帮我!」娟看我在一边站着生气的冲我叫喊,好像浑然不在意被刺穿的现状。

那蜘蛛很快就把她按在了自己的网上,把嘴咬上去要把她缝起来。可女孩那里是吃素的,抓住了它的两只前爪,硬生生的给掰了下来,她也从上面掉了下来:「男人就是没用,还要我自己来!」

失去了前腿的蜘蛛凶性大发,尖叫着从上面扑下来,剩下的爪子都对准了她,想要抱住她把她穿成马蜂窝。

「垃圾就是垃圾。」女孩把插在自己体内的那把刀也拔了出来,顾不得腹部如注的血流,主动钻进了那蜘蛛的怀里,两把刀一起上把它从正中切成了两半。可是自己也被另外的几条腿插进体内,和蜘蛛一起跌在地上。节肢动物的生命比人类要更加旺盛,即使被从中间劈开他还能挥舞着自己的刀片,一次一次的插进女孩的体内,可女孩已经没有力气再做什么动作,只能依靠自己的体重把手中那两把切进它的体内。

我在一边看着女孩这样不要命的打法这才反应过来,赶忙上前去帮忙,把蜘蛛的半边身体从女孩身下拉出来,把它挥舞的刀片折断插进它自己身体里面,看它还没有死头干脆就把房间里面的氧气罐当擀面杖把它捻成了肉饼。它这才死透。

「你没事吧?」刘姿彤抱着千疮百孔的女孩,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只好不断的拍打她的脸,想让她保持意识。

「我没事……她……她……」女孩尽力的抬着小臂指着被缝在上面的已经没有气息的芳芳。

我会意上去把芳芳身上的线扯断把她抱了下来,她的呼吸平稳,皮肤也还温暖,看来是被麻醉的睡过去,身体没有什么大碍。

当怪物死亡以后,这片奇怪的空间也开始瓦解,窗外的光线也终于照射了进来,女孩的全身也不知何时恢复如常,已经可以自己站起身来。

「你们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吗?」女孩打量我问道。

「我是今年的新生,我叫于欢,她是军训保障的护士刘姿彤,你呢?」我对她介绍。

「那我可是你的学姐,我叫韩雪娟,医学院的。」她从我怀里把芳芳接了过去:「她是我的舍友,我们先换个地方聊吧。」

确实,实验室的试剂味道太奇怪了。

韩雪娟让我背着芳芳和刘姿彤配合着过了楼管大妈的关成功混进女生宿舍。她们屋的其他舍友都不在。大门一关,窗户锁好这下就不怕有外人听见我们说话。

我把我的遭遇和疑问给她讲过之后,韩雪娟小声地问我道:「你真的什么事都不知道吗?」

「谁还想没事招惹这种东西吗?」刘姿彤插嘴说道。

「好吧,那我就慢慢给你们讲吧,头疼。」韩雪娟无奈道:「你们要说之前的遭遇是鬼打墙也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根据我研究,这种超自然现象的发生一般都是在有大量的处于负面情绪中的场所,怨念就会化成集合体创造出了这种再其他维度上的空间。而这种空间会吸引某种体质的人进入那里,我见过很多人都在空间中呗杀害,同样的那个人就会死在现实世界当中,我称他们为受害者。另外还有一种人也可以进入这种空间,而且再受到致命伤以后还会苏醒过来获得更强的力量,就好像我和你,我就叫作觉醒者。当怨念集合体被消灭以后,我们就会回到原本的空间,只要没有死亡基本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是在医院的那一只怪物好像有自己的智能,还在说什么奇怪的东西。」我觉得她说的有一些道理可是又有些问题存在矛盾。

「你这个人真烦啊,这么多问题,我怎么知道!」她一动脑子想这种问题就觉得头疼:「我是学生命科学的又不是搞玄学的!」

「对啊!你说的有道理。」听到她的话我恍然大悟:「要用魔法来战胜魔法?」

「你会魔法吗?你是不是傻了?」韩雪娟坐在床上,抱着胳膊歪着脑袋好像在看傻子一样。

「我不会,不过我们可以去请大师啊!」我对她解释道。

「好吧,你去找吧,那都是江湖骗子,我才不相信他们的鬼话。」韩雪娟不耐烦说。

「我觉得……那些怪物……是有组织的……」一直躺在床上睡觉的芳芳突然醒了过来:「我听到那只大蜘蛛在说主人什么的话,还有什么计划……」

「你就别操心这么多了,好好休息。在我身边不要乱跑就行了!」韩雪娟把刚起身的芳芳又按回床上,我们互换了一下联系方式,随后我们就被阿娟以芳芳要休息的名义赶了出来。

「我怎么感觉……那个假小子是同性恋?」我们回到医务室我才回过味来。

「你懂什么啊!别瞎想,他们那是姐妹情深!」刘姿彤白了我一眼:「明天军训就结束了!你在学校里可不准拈花惹草!」

「啊?军训结束了?」我在医务室天天混吃混喝都没发现一周已经结束了:「你天天寸步不离的跟着我,现在全校都知道我有女朋友了,还怎么拈花惹草。」

「恩?!你还想拈花惹草吗?」刘姿彤上来就掐住我胳膊的嫩肉,掐的嗖嗖的疼。

「姐……不是,亲爱的……我错了,米大人不计小人过!」我赶忙求饶道,心里想着等到了床上有你好受的。

「你们俩的感情越来越好了,我这么大个电灯泡在这里都不管用了?」张莺姐在一边开玩笑道。

照常的我和姿彤在街上逛到了很晚才回家,我刚洗漱完回房间,她已经钻进被窝里面呼呼大睡起来。她是睡的香,可是抱着小美人我那里还能就这么睡得着。硬挺着那玩意,挤开她的双臀,贴在她的光滑肥美的穴口来回摩擦。

「别闹了……今天累了……你自己来吧。」她侧躺着在床上,把她屁股撅起来,把我顶到一边去。

我这就被她扫了兴趣,悻悻的把肉棒抽出来,可还是涨得难受,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好像是他在给我抗议一样。

她也被我在床上闹腾的没睡好,迷糊着翻过身来,把我推开来:「我睡着了,都被你闹醒了。」

穿上衣服我就到阳台来透透气,才发现她的房间跟她舍友的都连着阳台,透过窗户就能看到里面的样子。她舍友的房间比她不知道整洁了多少,就收拾的像宾馆套房一样,整整齐齐。

这么多天来也没有见过她的舍友,不禁对她的舍友产生了好奇心,一拉门把手,竟然门还没有锁,我就溜了进去。

房间里面的味道不像刘姿彤的那样果香还带着奶香,而是一种很成熟的,妩媚的感觉,翻翻衣柜,里面挂满了纯色的简洁的衣服,看来这个女人还不喜欢打扮。

就在这时,卧室门突然响起了钥匙插入门的声音,接着门就被人推开。情急之下,我顺势就钻进了床底,心砰砰的跳起来,脑子里不断思考着被抓住会怎么样。

嗒嗒——嗒嗒——女人穿着红色的高跟鞋走了进来,在床底就只能看到女人的肉丝玉腿,匀称优美,踩着高跟鞋而曲线紧绷着,越走越近,就坐在了我的上面。一双小腿就近在眼前,甚至可以闻到皮革混合着她体香的浓郁味道,这样做贼一般的行为,让我更加的兴奋,体会到了偷窥奇怪快乐。

「嗯……下班太晚了,今天我就不回家了,好,好的,我在出租屋过夜了,太晚了,不说了,我先挂了。」女人敷衍的回应着电话里面男人的关心,挂掉电话以后厌恶的呸了一口:「臭男人,又想出去找情人鬼混,把孩子丢在家里面。」

看来还是一个有孩子的已婚少妇,一想到成熟丰满的肉体,我就强烈的想要一睹她的芳容,不过不是现在的时候。

女人脱下了高跟鞋,推进了床底,我赶忙挪动身体避免被她发现。

两脚就这样穿着丝袜垂在我的面前,女人看来生活条件不错,小脚圆润细嫩,没有一点变形与茧子,涂着红色的指甲油,不知道是给谁看的,白嫩的小脚一点都看不出是个已为人母的女人。

脚上的气味更加的浓郁,那体香与高跟鞋的皮革味道在一起发酵,虽然味道不香,可是更加的勾起了我的欲火。

我就观赏着这对美足半天,才发现那女人就这么睡着了,那细微的深沉的呼吸声,让我一直紧绷的心也松了下来。这才敢从床下爬出来。

这女人就这么坐在床边往后一躺就进入了梦乡。我再仔细一看,这温润如玉的眉眼不正是张莺吗,她今天花了这样的妩媚妆容我反而一开始没有把她认出。樱红色的眼影,深红的双唇,给人一种佳人微醺的味道,黑色的斜肩包臀裙,衬托着她白皙修长的脖颈,锁骨还有酥胸。她的双臀被布料紧紧包裹着,隔着衣物都可以一赏她腰臀的诱人曲线,双腿微微张开欲拒还迎之间,更加的引人入胜。这成熟女人的魅力,远比表嫂和姿彤更加撩人,那丰满的肉体就是上帝创造的完美,体内散发出的荷尔蒙无时无刻的不在提醒男人们,这是一个性成熟的可以受孕的精盆。没想到有这样一个老婆在家里,他男人还要出去乱搞。

不过她的身份也让理智控制着我不要乱来,她可不是表嫂那个骚货,万一翻了脸,我就完了。

可是色欲又在折磨这我的内心,我跪坐在地板上,捧起她的双足试探着抚摸起来,这丝袜手感极其的顺滑,弹力又大,让她的双腿被修饰的更加完美,就这么看着都是一种精神的享受,而我此刻更是把它把玩在了手里面。鬼使神差的我脱下裤子,让她的丝袜双足夹住了我的肉棒,腰部用力的抽送起来,她的小脚柔若无骨,夹着肉棒更是舒畅无比。

再同时欣赏着张莺的睡颜,幻想着把这样一个美人妻变成自己的东西肆意的玩弄她,没几分钟我就要射了,赶忙松开了她,自己握着肉棒,对着她快速的撸动起来,都射在了地上。匆匆的清理了犯罪现场我就溜回了姿彤的床上,突然就觉得怀里的童颜巨乳不想了,那一身软肉,没有张莺那样的紧致结实,也没有张莺那样成熟女人的独特诱惑力。

怀里抱着刘姿彤,可是却想着其他女人,可能这就是男人的花心吧,不由得突然想到这么久没回郭怡君那边,她怎么也没有个消息,看了看手机才发现她的电话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拉黑了,军训期间手机都是静音也错过了她的留言。

「小冤家,人家痒死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一打开语音留言,她那低沉着带着磁性的嗓音伴着呻吟,吓得我赶紧关了声音,看了看姿彤,她没有听到。

保险起见,我还是到了阳台来才敢打开声音。

「姐姐的骚穴要馋死大肉棒了,快回来喂饱它吧。」她的语音里都留着细微的马达震动的声音,我一下子就联想到,她像狗一样趴在床上,一边拿着震动棒插在自己的小穴里面一边给我发语音留言的淫荡模样,要论骚,一般人还真比不过她。

「你要是再不回来,姐姐就到酒吧里去带十个八个野男人回来,让他们把姐姐身上的洞都射到灌满。」看来她真的是要被憋疯了,这种话都说出来了。我要是再不回去看看,恐怕她就不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除了语音还有各种各样的她的暴露性感的照片,在欣赏之余我才一直到一个问题,是谁在她的卧室给她拍的色情照片?难道这几天没回去我就被绿了?

一想到表嫂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呻吟承欢的模样,我就一点都提不起兴趣来,明天学校里面的军训毕业仪式结束我就要回去看看,看看她到底做了什么好事!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