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GAB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GAB是哪本小说作者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色欲教师(Candy日记) 色欲教师(Candy日记)

    林敏玲,芳龄三十来岁,一缕乌黑及肩的长发、弯月幼眉;白皙的瓜子脸惹人怜爱、眼灵鼻秀。她那窈窕的身姿,一双丰满又挺拔的乳峰、幽深的乳径,及浑圆的玉臀,故媚态万千的林敏玲在学时,常于公车内被一众狂蜂浪蝶的爱怜抚恤。  林敏玲曾于香港某地下色情电影公司当过二线女星。曾经贵为一线女星的林敏玲,令不少公子哥儿曾拜倒其花榴裙下,散尽千金只为作林敏玲入幕之宾,可是林敏玲天生浪荡、桃花甚重。初夜早就于十四岁献给自己那中年男朋友。敏玲与他交住的两年跟他天天于床上温习,身上每处的肌肤都已经游遍过. 可惜后来敏玲由于成绩不错,

    GAB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色欲教师(Candy日记)》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色欲教师(Candy日记)》,是作者GAB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林敏玲,芳龄三十来岁,一缕乌黑及肩的长发、弯月幼眉;白皙的瓜子脸惹人怜爱、眼灵鼻秀。她那窈窕的身姿,一双丰满又挺拔的乳峰、幽深的乳径,及浑圆的玉臀,故媚态万千的林敏玲在学时,常于公车内被一众狂蜂浪蝶的爱怜抚恤。  林敏玲曾于香港某地下色情电影公司当过二线女星。曾经贵为一线女星的林敏玲,令不少公子哥儿曾拜倒其花榴裙下,散尽千金只为作林敏玲入幕之宾,可是林敏玲天生浪荡、桃花甚重。初夜早就于十四岁献给自己那中年男朋友。敏玲与他交住的两年跟他天天于床上温习,身上每处的肌肤都已经游遍过. 可惜后来敏玲由于成绩不错,

《色欲教师(Candy日记)》 第27章 免费试读

就这样,敏玲偷偷打掉泰哥的胎儿后,亚杰每天晚上总要一边抓奶一边于体内播种,当人们开始怀疑敏玲并非怀孕,敏玲又出现害喜之象,她深知复仇计划已经成功,只差结果发生。

命运巨轮再次转动,这次轮到亚杰,他甚至没想过一次意外使自己命丧黄泉。那晚亚杰同手下饮酒后乘车回家,刚好司机家中突然有事亚杰让他回家后,打算自己驾驶车子。可是那个时侯,怎料地上一口钉子就夺其性命,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帮会风水出了问题,接二连三有龙头死于非命,怎教人不心灰意冷退下来,当然也有人想趁机当老大。

敏玲只想自己当一次家作一次主,虽然她失去泰哥的种,然而换上亚杰的种保住自己「嫂子」的名份,旁人以为泰哥的种只是延迟三月出生。一众兄弟不知就里便推举敏玲,就这样样敏玲就不费吹灰之力当上「嫂子」。敏玲自己当家作主。她深知只要自己没有怀孕就能安度余年,可惜事与愿违,阿刘、阿军仍然在生,这代表敏玲依然当他们两人的性奴,每晚跟敏玲来个「弟嫂」交欢。

每夜阿军、阿刘一如以往要求敏玲与他们交欢道:「哈哈!嘿嘿!「嫂子」你还好吗?今晚那些臭老大给你摆下马威!不如你给我们消消火头吧?」

两人熟练的推倒敏玲在床,敏玲亦以肉体供他们轮番泄精。敏玲左右逢源的跟他们轮流接吻,主动的张口含住他们的阳具,敏玲慢慢地舔着两个的龟头。这时候两人满足地看着敏玲舔啜他们的肉茎. 接着两根肉茎忘情地享用敏玲的蜜穴和菊花,阿军憋不住把鸡巴塞进敏玲的蜜穴插送。

待阿军射精时,肉棒对敏玲的脸蛋射个正着;一边被颜射一边堆出笑脸:「嗯!……军主人!……嫂子喜欢您子孙的味道!」

阿军故作态度掐着敏玲的俏臀道:「哈哈!骚货你快接住老子的礼物,哈哈!老子要射!……老子…要射破嫂子你的贱脸!……哈哈!爽死……老子!」

敏玲被阿军干完小穴,两颊绯红,敏玲羞涩的道:「嗯……阿军主人!……谢谢您!玲奴……被军主人肏得正爽!……军主人……嫂子谢过您……嗯……谢军主人玩这「婊嫂子」……嫂子爱死你的子孙!」

敏玲想着自己与虎仔的孩子阿钦,一天一天地长大,现在亚杰的孩子又快要出生。既是阿刘、阿军两人的性奴,自己做不成好当家,又当不到好妈妈,满肚委屈苦不堪言就是说不出口,最后她只好让位给手下阿刘做当家,还带阿钦去美国生活。

最初阿刘「要胁」敏玲不要远走高飞,否则公开自己与她的关系. 敏玲唯有哀求他们:「刘主人、军主人,「嫂子」已经当了您们的性奴将近一年,你们放过「嫂子」吧!」

哀求不果,唯有利诱,敏玲以「龙头老大」为鱼饵,害两人自伤残杀。阿刘惨遭阿军暗算,幸敏玲出手相助才逃过鬼门关,最后两人联手铲除阿军。阿刘为报答敏玲相助便答应让她远走美国。

怀着亚杰孩子的敏玲,找到一个美国小镇住下来。她知道快要诞下宝宝,便到医院等待分娩,敏玲突然有感觉自己的生命受到危险,便打开一直放在身边的锦囊,看着内里的话:「时侯到了!回到自己喜欢的「仁」身边吧!望你能抓紧机会!让自己重新做「仁」!」

敏玲看到锦囊就想起赵飞仁,便开始致电他,无奈就是接不上线。过几天,孩子快要出生时,敏玲再打了一通电话找他,线是接下来但是没有人听。敏玲想着赵飞仁不是跟女友结婚吗?她苦问上天还会给自己拥有他吗?想着与赵飞仁的往事,敏玲忍不住哭起来。

那时敏玲听到熟悉的手电铃声在耳边回响,好奇的到急症室看到一个像赵飞仁的男人躺在急症室让医生抢救性命。敏玲慌张闯进房间一眐,果然是赵飞仁,却被护士拉住,敏玲激动地叫唤赵飞仁的灵魂,连番呼喊彷佛赵飞仁奇迹地听见,敏玲的声音直穿赵飞仁双耳,他的身子也生反应,幸好最后赵飞仁总算度过危险时期。

那夜,敏玲同赵飞仁在同一间医院共度生命中最危险的时侯,敏玲在临盆时侯不断想起赵飞仁。由于敏玲的盆骨曾经受损使她在生产过程中面对困难. 妇产科医生唯有建议敏玲剖腹生产,可是剖腹生产的过程中,敏玲又因为一度失血而昏迷。而赵飞仁亦在急症室挣扎求生,两人于危险期一边想起对方,一边勇敢的捱过去。

敏玲在临盆后休息后不到一小时便下床,赶去深切治疗室看赵飞仁。刚好碰见他未过门的妻子吓得落荒而逃,敏玲走上问医生发生什么事,恰巧赵飞仁的家人记得敏玲,敏玲只好对应几句,他们说那女孩受不了一世都要照顾赵飞仁,便闹着要退婚。

敏玲抓紧机会,勇敢地说:「如果我说,我愿意一世都照顾赵飞仁,你们说好吗?」

赵飞仁的父亲不知就里便说:「老师,那怎么行?你不过是他的老师,我们怎能要你……照顾?老师你?」

敏玲坦然的说:「我已没当老师狠久,也经历不少事情,我知道自己喜欢阿仁,你们可能反对!……但如果没人照顾阿仁也不可能吧?反正我和阿仁已不再是师生……所以我想……」

赵飞仁的父亲满心感激,也不禁老泪纵横起来说:「既然如此,我们也没话说!谢谢你!仁仔曾经说过你是他生命最重要的女人!哈……我那时笑他!谁知!……现在还是要你帮他的忙!……呜……呜!」

敏玲悻悻地说:「伯父!伯母!也许是我前世欠了阿仁!反正半生,我也未遇到真正喜欢的人!既然现在遇到,我也只能认命!」

赵飞仁的父亲感激之余心头奇怪地问:「对!……林老师!你为何在这里?你生病吗?」

敏玲勇敢地说:「我刚刚生完宝宝,所以……」

赵飞仁的父亲呆若木鸡的道:「林老师,你……」

敏玲苦苦地说:「对,宝宝的爸爸已经不在人世,所以我只能独个儿抚养他!」

赵飞仁的母亲说:「原来如此,我明白了!爸爸你看怎么,我们让林老师继续照顾阿仁!我当然也会帮忙照顾你的宝宝!」

赵飞仁的父亲也没话说,只得点头无言以对。两星期内,敏玲不断在赵飞仁耳边呼唤着,奇迹再次发生。赵飞仁每天听到敏玲的声音,身子都有微微的反应。

对三人来说,这总算是好兆头.过几天后,赵飞仁终于醒过来,身子明颢动不了。虽然赵飞仁的父亲对敏玲未婚产子又附有两子的事放在心上,但看到敏玲不断帮助赵飞仁,而那未婚妻更逃回香港连电话也换掉,心也软下来。

最后经过一年的复健,赵飞仁终于可以下床走动,敏玲两年来不断帮赵飞仁做复健,赵飞仁终于可以重新做人,他不理父亲反对决意迎娶敏玲。

在争执过程中,赵飞仁的父亲大发脾气的情况下弄伤敏玲的儿子阿钦,赵飞仁发狂的抱阿钦往医院,医院的血库里缺乏阿钦需要的血,虽然说不输血也不会对阿钦构成生命威胁,但是因为阿钦的伤口暂时止不了血,最理想就是给他输血。

医生吩咐敏玲验血试试看,经验血后,敏玲的血型对不上阿钦.赵飞仁又嚷着要验血试试,敏玲却阻止的说:「阿仁,你就不好试了,反正你不是……阿钦的……」

赵飞仁温柔地摇头道:「没关系,只要是你的儿子,我也要试,反正只是验血试试吧,没理由不试吧?」

赵飞仁说完要往验血室验血,一小时后,有位女医生走过去传来喜讯。医生说赵飞仁对上阿钦的血,敏玲不可置信望向惊喜万分的赵飞仁。

就在赵飞仁往输血室的时候,那位女医生走过去,安抚敏玲说:「太太,你不用担心,你丈夫在这里,你们的孩子一定没问题!」

敏玲尴尬莫名的说:「医生,对不起,他虽然是我丈夫,但这个孩子不是他!」

医生先是惊喜,再来是莫名其妙的说:「太太,对不起!我说错了!不过那就奇怪!太太,你儿子血型那么奇特,连你也配不上,反而没血缘关系的人会配上,应该没甚可能吧?哈哈,反正医学就是深不可测,连一千万份之一的机会都给我发现!你说应该不是……巧合吧?」

敏玲不禁惊讶的说:「甚么?一千万份之一?医生,老实对你说……其实那时我是……当……婊子,这……儿子……应该没有可能……是……我的先生吧!」

女医生也苦恼起来,仪态尽失地说:「那……太太……你当婊子的时侯,你的……客人都不戴套子吗?」

敏玲唯有撒谎说:「医生,你说得对……那些客人都不让我为他们戴套子……所以这儿子……我不肯定是谁的!」

女医生也苦无奈何起来:「太……太……既然你不肯定……那我帮你验他们的DNA 吧!」

敏玲感慨万千的说:「这个……不太好吧!……不!……也好……反正不过一试!医生你就偷偷帮我验他们的DNA 了!……我要赌下这一千万份之一的机会!」

化验结果说明敏玲当初不系怀上虎仔的种,而是赵飞仁的儿子,可是敏玲想不通的是:不是说好让自己怀孕的男人会丧命吗?为甚么赵飞仁他会没事,脑筋一转,突然映出赵飞仁两次从死里逃生的险象。敏玲突然开明白签文的意思。

当敏玲告诉赵飞仁阿钦是他儿子时,赵飞仁兴奋莫名地拥抱敏玲,忘情地喊叫:「呀!~~~~林老师,我真的拥有你,你让我得到全世界……谢谢你!」

就这样,敏玲与赵飞仁就承子成婚,虽然赵飞仁的父亲起初对敏玲未婚产子又附有一子的事虽有微言,但甫知道小孩是自己的孙子后便一改初衷,心想是自己儿子弄大人家肚子,还不负责,自己怎能怪她不守妇道呢?

敏玲唯一开出的条件就是不在香港结婚,婚礼就这样在美国一个小镇举行,赵飞仁和敏玲终于能在一起。三年过去,敏玲期待已久的更年期已经来临,这意味着自己已不能怀孕。

梦中的敏玲自言自语地说:「恶咒已经无效吧?我现在有「仁」老公、两个孩子!一个快乐的家庭!重新做「仁」果然不错!……对了!……那锦囊……呢!」

梦醒过后的敏玲想起身边的锦囊,不停翻看里面的说:「时侯到了!回到自己喜欢的「仁」身边吧!望你能抓紧机会给自己重新做「仁」吧!」

想着又沉沉睡去。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