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红颜薄命女儿心一片色心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红颜薄命女儿心 红颜薄命女儿心

    妈妈要告诉你的是,妈妈的这个归宿是自己选择的,也许不符合传统伦理,不符合世俗观念,但是,妈妈这样选择,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我知道很多人在背后说爸爸不够英俊,也不够富有,配不上妈妈,但他们不知道,爸爸跟妈妈是天生一对。妈妈的身体和感情,都只属于你爸爸。因为,妈妈是天生的痴女,妈妈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我们女人的身体,天生就是给男人蹂躏摧残的,只有引起男人摧残凌虐的欲望,才是我们女人价值的体现。

    一片色心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红颜薄命女儿心》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红颜薄命女儿心》,是作者一片色心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妈妈要告诉你的是,妈妈的这个归宿是自己选择的,也许不符合传统伦理,不符合世俗观念,但是,妈妈这样选择,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我知道很多人在背后说爸爸不够英俊,也不够富有,配不上妈妈,但他们不知道,爸爸跟妈妈是天生一对。妈妈的身体和感情,都只属于你爸爸。因为,妈妈是天生的痴女,妈妈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我们女人的身体,天生就是给男人蹂躏摧残的,只有引起男人摧残凌虐的欲望,才是我们女人价值的体现。

《红颜薄命女儿心》 第八章 免费试读

“真是遗憾,可作为医生,我不得不告诉二位,根据各项检测的结果,你们这个孩子是个畸形儿。”银城第三人民医院妇产科的主任医生凌波仙对面前的一对夫妇说道。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带着同情和悲悯,而不是像某些医生那样用职业性的木然表情。28岁就能当上主任医生,除了本身业务过硬外,高于同事的情商也是她赢得院长器重的原因。

她看着眼前的这对夫妇,两人眼里露出失望,但她注意到,妻子眼里还闪过一丝兴奋的光彩。她为什么会有这种眼神呢?虽然转瞬即逝,还是没逃过她的眼睛。

“这两人莫非也是……”她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这对夫妇长得怎么这么像?就算是有夫妻相,也不至于这么相貌这么相似吧?倒像是兄妹!肚里的孩子又是这么个情况,难道真是……

没容她继续想下去,丈夫说话了:“好的!既然这样,那我们只好不要这个孩子了。”说着转头看着妻子。

妻子看了丈夫一眼,又把眼光转向凌波仙:“那凌医生,就把孩子打掉吧。”

凌波仙还没开口,丈夫抢先说道:“先不忙打掉,我们再……再等等看吧,再说你现在身体也不大好,孩子毕竟怀了四个月了,凌医生,谢谢你了!”说着就站了起来,要离开的样子。

妻子看着丈夫,眼里却没有违逆的意思,也站了起来,笑着跟凌波仙告辞,夫妻俩走了出去。

“真是一对奇怪的夫妻!”凌波仙想到,继而又想,“如果他们真是两兄妹,怀上的孩子是这个情况也不奇怪。”想到这里,她脸上露出自豪和幸福的表情,“跟他们相比,我跟小涛就算是幸运的了!”

她从办公桌前起身转到被屏风隔开的办公室隔间,一张婴儿床上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儿睡得正香。

她看看表,下班了,小涛该来了吧。正想着,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响起,一个帅气的男人不敲门就走了进来。她看到这个男人,脸上绽开了笑容:“宝宝睡得正香呢!小声点,别吵醒她。”

男人关上门,她也拉上了窗帘。刚一转过身,男人就抱住了她:“姐!我要吃奶。”

凌波仙脸上一红,眼里却是幸福的光彩:“来吧!奶太多,小家伙吃不完,这两天你不在,我只好挤出扔掉了,怪可惜的。”

说话间,男人开始解开她的白大褂,顺利地脱了下来,凌波仙因为刚生小孩才三个多月,乳汁又丰盈,乳房显得比以前更为硕大丰满,非常诱人。男人解开她的乳罩,露出迷人的乳房。

“姐!这两天想死我了!”男人说着让凌波仙坐在办公室的长沙发上,自己躺在她大腿上,一口含住左乳的乳头,津津有味地吮吸起来,凌波仙丰盈的乳汁顺畅地进入他的嘴里。

“姐也想你呀!”她像个母亲那样抚摸着怀里男人的头和肩。男人吃奶也不老实,一只手向她胯下探去,撩起她的齐膝短裙,伸到她两腿之间,隔着内裤玩弄起阴户来。

“啊!小涛!”她发出性感的声音,阴部在男人的抚弄下很快湿了。

男人吸够了她的左乳后,又转到右乳,把右乳的乳汁也吃了好几口才松开,还念叨着:“行了,给宝宝留点。”

凌波仙却在男人的抚弄下情欲高涨起来:“小涛!你把姐姐的内裤都弄湿了,你让姐姐下午怎么上班啊?”

“姐姐的内裤这么湿,别穿了吧。”叫小涛的男人说着抓住她的内裤裤腰,往下一褪,凌波仙半躺在沙发上屁股一抬,内裤很顺利地就脱了下来,这下,她虽然还披着白大褂,但整个身体的前面已经全部露出来了。

即使刚生孩子不久,这依然是一具让任何男人见了都心动的美丽胴体。腰肢已经恢复纤细,乳房高挺,阴毛不多,湿漉漉地发出诱人的光彩。此时凌波仙做出非常淫浪的姿势,一双美白的玉腿大大地分开,芳草丛中微微发黑的肉缝因为被眼前亲弟弟的视奸而涌出更多的爱液。

“姐!你这个水比奶水还好吃啊!”小涛说着蹲下来,俯身埋头进姐姐的两腿之间,嘴贴在凌波仙阴唇上又舔又吸,弄得凌波仙呻吟不断。

“哎哟……小涛,别吸了,快插进姐姐屄里面来吧,姐受不了了。”

小涛不管姐姐的哀求,双手掰开眼前的美穴,仔细观察着里面的鲜肉,他的这个举动引出凌波仙更多的蜜汁。

“小涛,看什么呢?别看了,怪羞人的!”

“亲弟弟看亲姐姐的阴唇呢,好美的妙户啊!”小涛故意逗姐姐。

“坏小涛,快上来,插进来呀!一会儿宝宝醒了就干不了了。”

“姐!撒点尿给我吃!”

“啊……小涛,你真会逗姐姐……”

“撒不撒?”小涛说着伸出舌头在姐姐掰开的阴唇上刮弄着。

凌波仙哪受得了弟弟的这般挑逗,羞红着脸,尿道口先是一缩,继而松开,一股晶莹的液体冲出来,小涛张大嘴,努力地接住姐姐的尿液,一边接一边吞咽下去。凌波仙本无尿意,没撒多少就断货了。小涛这才站起来,三下五除二脱下身上的衬衣和裤子,露出早已高高翘立的阴茎。

凌波仙爱死弟弟这跟肉棒了,一见心喜。小涛没有再逗姐姐,俯身下来,肉棒顺利插进姐姐的身体,凌波仙欢快地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姐弟俩在沙发上抽插起来。

“尝尝你奶水和圣水的味道。”小涛说着跟姐姐亲吻起来。

凌波仙时而皱眉时而呻吟,接受着弟弟九深一浅的肏干,姐弟俩身体和心灵都高度默契,几乎同时达到性爱的巅峰,双双欢叫着喷出了体液。

可能是俩人的欢叫声大了点,当姐弟二人擦干净下体去看婴儿床上的孩子时,可爱的小女孩正睁着一对漂亮的大眼睛也看着他们,一见爸爸妈妈一起出现,小丫头嘴一咧,露出萌态十足的笑容。

“这丫头太可爱了!”小涛逗弄着女儿说。

“我先喂她点奶。”凌波仙说着,也不穿衣服,就那么光着身子把女儿抱起来,坐在沙发上喂起奶来。

小涛坐在母女俩旁边,揭起女儿的尿布查看说:“没尿尿吧?”

“我摸了,没有。”凌波仙说,看着弟弟有些异样的眼神,笑说,“你这个爸爸也太色了,孩子还这么小,你就盯着她那儿看。”

小涛并不掩饰,笑着说:“她这儿跟你那儿长得好像啊!”

凌波仙扑哧一笑:“女人这儿都差不多,当然像了。”

“不是……”小涛指着女儿的小阴户说,“你看,这种阴唇,跟你一模一样,你看不到你自己的当然不知道了,我可看得出来。这丫头长大了,跟你一样是个美人胚子。”

凌波仙听得心里甜滋滋的,看着弟弟说:“等她13岁的时候,你就可以占有她了,到时候,姐姐也是四十的人了。”说到这里看着弟弟的眼睛里带着期盼。

小涛抚摸着姐姐另一个女儿没有吸的乳房说:“那时候,姐姐肯定会更加美丽动人,我就会把姐姐宰杀吃掉……姐,有时候我简直想现在就吃了你!”

凌波仙脸上露出娇羞和幸福的光彩,半晌才说:“姐姐也想现在就让小涛吃掉,唉!要不是为了这丫头,姐姐早请求你把姐姐宰杀吃掉了。但我不想你去找别的女人,还好有她,等她开始发育了,你们父女俩就可以组成新的家庭了。”

“放心吧姐!这世上哪还有比姐更好的女人?小涛只喜欢跟家里人乱伦,这种乱伦的刺激是其他再漂亮的女人都无法给予我的。”

“我让你看的,网上那篇《夕阳醉》你看了吗?”

“看了,写得真好,简直就像是写的我们。”

“是啊!但我们比他们幸运,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还是健康的孩子。对了,今天有对夫妇在我这儿检查胎儿,结果检查出来他们的胎儿是畸形的。我看他们俩长得很像,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他们是兄妹俩,难怪怀上的孩子是这样,跟他们比,我们也算是幸运的了。孩子是健康的。”

凌波仙跟她的弟弟凌波涛都不知道,凌波仙早上接诊的那对夫妇,真如她所猜想的那样,是兄妹,而且,她们姐弟所喜欢的那篇讲姐弟恋的色文《夕阳醉》,作者就是早上那个孕妇,她叫吴燕冰,那篇色文她是应东方集团色文部的约稿写的,本意想写兄妹恋,但下笔时出于女性作家的自我保护意识,改为了姐弟恋。

回家的路上,兄妹俩都没有说话,吴燕冰偷窥哥哥的表情,吴哲男表情如常,看不出什么端倪。

回到家,走进屋子,吴燕冰才叹息一声说:“哥!真是不幸,怀了四个月,今天检查出这么个结果。”

吴哲男把穿着孕妇装的妹妹搂进怀里,温柔地说:“我们是亲兄妹,是这么个结果也不奇怪,别难过了。”

“那刚才我说把孩子打掉,你为什么不同意?”

“我……”吴哲男欲言又止的样子,脸上露出坏笑,“我觉得……你大着肚子的样子有一种特别的诱惑力,我想……”

“你想尝尝玩弄孕妇的滋味?”吴燕冰看着哥哥,眼波流转,妩媚娇俏。

“是啊!现在,我就又可以没有顾忌地乱搞我的亲妹妹了。”吴哲男说着已经开始脱妹妹的孕妇装了,很快就把吴燕冰剥得一丝不挂,大着肚子的吴燕冰果然有一种特别的风韵和魅惑。

“嗯……哥,你很久没摧残过冰儿了!”被哥哥抚摸着乳房和大大的肚子,吴燕冰嘶哑着声音说道,她的下面已经爱液横流了。

吴哲男没有客气,他找来医用棉球,浸泡了酒精之后包裹在妹妹的乳头上,吴燕冰明白哥哥要做什么,更兴奋了:“哟……哥,要烧冰儿的奶头是吧!烧吧……”

吴哲男点燃了包裹在吴燕冰乳头上的棉球,随着蓝黄色的火焰升起,吴燕冰发出性感的呻吟,阴道里淌出大量的蜜汁,吴哲男脱光衣服,把妹妹拉到床沿处,在吴燕冰的呻吟声中,把早已翘立的鸡巴插进了妹妹湿淋淋的阴道,吴燕冰发出欣喜的声音,兄妹俩开始了乱伦之爱,火焰依然在吴燕冰的两个乳头上飘荡着。

吴哲男不紧不慢地干着妹妹,大着肚子的吴燕冰痴迷地沉浸在虐恋中,乳头上的炙痛让她兴奋异常,爱液如撒尿般涌出来,她的肚子里怀着的,正是兄妹俩乱伦的结晶。

“好爽啊冰儿!你怀孕的样子太性感了!”

“哥哥好坏……把亲妹妹的肚子搞大了还要继续搞!”

“喜欢哥哥坏吗?”

“喜欢……哎哟……哥哥好厉害……肏孕妇妹妹……哥……肏死妹妹吧……啊……妹妹丢给哥哥了……”

兄妹二人淫声浪语,形成一幅淫靡至极的乱伦春宫图。

************

因为不再顾忌肚里的孩子,吴燕冰又开始在哥哥上班的时候行使起一个妻子的责任,她挺着肚子收拾屋子,给哥哥洗衬衣。在他们得到肚里的孩子是畸形儿的消息一个星期后,吴燕冰在给哥哥洗衬衣时,从哥哥衬衣口袋里得到一张医院体检单,这是银成警察局每年一度针对工作人员的例行体检,这张体检单让她伤心欲绝。

“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吴哲男回家后,吴燕冰哭着把体检单拿在手上问哥哥。

吴哲男看了妹妹手里的体检单一眼,叹了口气:“你发现了?唉!我放在衣服口袋里忘了收起来。”

“如果我不发现你还要瞒我多久?”吴燕冰哭得梨花带雨。

“冰儿!这就是命,哥哥认了!不过,能得到冰儿的爱,哥哥这辈子非常知足了,哥哥是幸福的。”

“哥……怎么会这样?”吴燕冰抱着哥哥泣不成声。按照体检单上说的,吴哲男已经是淋巴癌中期,很难治愈了。

“好了冰儿!陪哥哥过好最后的日子吧,医生说我还有三个月生命。”

“不能治了吗?”吴燕冰问,我这儿还有些钱,是这些年挣的稿费。

“算了,这个病怎么治都治不好的,何必去遭那个罪?中央电视台那个罗京,那么好的条件都治不好,何况我。”吴哲男的语气很平静。

吴燕冰哭了两天,要么就是呆呆的坐着不说话,吴哲男反而尽力安慰她。第三天的时候,她才展露出笑容。

“哥!我想好了。”

“想好什么了?”

“哥!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这个样子,你玩弄我这个孕妇妹妹很刺激?”

“嗯……是这样。”

“哥!你想没想过……想没想过……你想不想体验一下虐杀孕妇的感觉?”

“冰儿……你说什么呀?”

“哥!反正哥哥也没多少时间了,还记得我们以前说过的话吗?你说过要把我的奶子和阴户都割下来清蒸,现在,还多了一个胎儿,哥!你喜欢吗?”

“冰儿……”吴哲男把妹妹搂进怀里紧紧地抱着。

“哥!答应我了?真好!我跟哥哥一起下地狱吧!”

剩下的时间里,兄妹俩开始安排后事,因为没有后代,他们找到“菊花与刀情趣店”的吉永健三,把名下的财产都留给他作为扩展情趣屋的资金。唯一的条件就是给他们两兄妹提供最后虐杀的场所和器具。

一个月之后,离医生给吴哲男判定的日子还剩两个月,吴哲男开始感到癌症的阴影在他身上显现。他开始掉发,经常有无力感。他知道时间不多了,两兄妹开始正式筹备最后的狂欢。在那个日子的前两天,兄妹俩去白石严和白茉莉的坟上看了看,祭拜了一番。

“过两天我们就来见你们,小莉!到时候,我们还是各玩各的,互不干涉,我们两家算是亲戚了吧。”吴哲男在白茉莉的墓前说道。

这天下午,兄妹俩来到“菊花与刀情趣店”的时候,吉永健三已经在门口恭候了。

“两位来了!”健三鞠躬迎候。

吴哲男和吴燕冰不习惯那种动不动就弯腰的礼节,只是点了点头,问:“都准备好了吧?”

“都准备好了!”

健三前面引路,带着俩人进入里屋,还是当初处理吉永木薰的屋子。一个大型蒸锅已经放好,通上电开始烧水。那个大字型刑架旁边,则摆放了几种型号长短宽窄不一的手术刀。

“考虑得很周到呢!”吴燕冰高兴地对健三说,“谢谢你了!”

“两位太客气了,该是我谢谢二位!”健三又是一鞠躬,“两位请便。”说完走了出去。

“哥!现在是我们的时间了。”吴燕冰站在哥哥面前,眼里满是深情,今天她穿了一身深V白色孕妇连衣裙,头发也剪短了,更显得清爽干净而又性感诱惑。吴哲男则是简单而高档的T恤和白色休闲裤。吴哲男捧起妹妹的脸,深情地亲吻。

“冰儿!能吃到你真好!”

“哥!冰儿也好高兴!来脱了冰儿的衣服吧。”

吴哲男走到妹妹背后,拉开了孕妇装的拉链,把连衣裙往下一剥,吴燕冰光洁的身子就展现在哥哥眼前了。吴哲男轻抚着妹妹的乳房和大肚子,弄得吴燕冰呼吸急促起来。

“冰儿,你下面好湿啊!”

“冰儿是哥哥的肉畜,马上要被哥哥宰杀了,当然兴奋了。”说着自己走到刑架前,摊开手脚,让吴哲男把自己铐在上面。吴哲男从一旁的柜子上挑了一把长约30厘米的匕首。

“哥!用那把好吗?最短的那把。”吴燕冰说。

吴哲男看了妹妹一眼,拿起她说的那把最短的匕首,刀身只有10厘米。

见哥哥眼里有些疑惑,吴燕冰有些难为情,说:“刚才那把长了点,我怕你一下就把我的奶子割下来了,我想……我想多感受点割肉的痛苦。”

“真是个骚丫头!”吴哲男故意侮辱妹妹,他知道这样会激起妹妹更大的兴奋,果然,吴燕冰听哥哥这么说自己,脸更红了,阴部却又流出一股水来。她忽然产生一个新的想法。

“哥!我有个新的想法,我想,你一边干我一边割我的奶子好吗?”

“这样啊!想象起来应该不错,试试吧。”

吴哲男用遥控器操纵刑架,把刑架放平,这样,吴燕冰就成了平躺的状态,大大分开的两条玉腿中间,不断淌着水的阴户微微收缩着,那是因为太兴奋的缘故。

吴哲男脱下自己的衣服,下面的肉棒高高地翘立着,他走到妹妹两腿中间,缓慢而有力地把阴茎插进了妹妹的阴道。

“啊……真好……”吴燕冰发出欣喜的呻吟,“只是,一会儿把我的阴户剜下来之后,要劳驾哥哥多清洗一下了。”

“不用洗了,有我们两兄妹体液的两片美肉,肯定更美味。”吴哲男笑着说,他感到妹妹的阴道紧紧地夹住自己的命根子。

他拿刀在手,凑到妹妹胸部,“冰儿,哥哥要开始了。”

“慢慢割吧,哥!”

吴燕冰更兴奋了,阴道不由自主地又收缩起来,夹得吴哲男非常舒爽。吴哲男把刀尖抵在妹妹左乳边缘,稍一用力,伴随着吴燕冰一声轻哼,刀子扎进了乳房。

“忍着点,冰儿!”吴哲男手里的刀开始往左边划动,划破了白净肌肤的刀刃割开吴燕冰的乳房慢慢前进。

吴燕冰发出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快美的呻吟。吴哲男划破了左侧的肌肤后,抽出来又反转刀刃向右侧划上去,顺着乳房边沿向右上方划过去,慢慢来到左侧的破口处,但因为刀身比较短,虽然划了一圈,乳房还是没彻底跟身体断开。

“哥哥好会摧残女人!冰儿好痛也好兴奋!”吴燕冰忍痛鼓励哥哥。

吴哲男感到妹妹的阴道剧烈地收缩着,包裹着自己的阴茎,他抽插起来有些困难了,那是妹妹对痛苦做出的本能反应。他捏住已经被划了一圈的乳房,揭起来,刀子伸进去,慢慢割断了连着身体的最后一点肉筋。

吴燕冰痛得满头大汗,牙关都把下唇咬出了血,但还是努力做出微笑鼓励哥哥。被割下乳房的胸部鲜血像决堤的河口那样喷出来,弄得兄妹俩身上都是红的。

“哥!快割这个奶子!不要让我昏过去。”吴燕冰担心自己支撑不下去。

吴哲男不得不加快动作,把妹妹的右乳也割了下来,一起放到旁边案板上的器皿里。这时,由于吴燕冰的阴道夹得太紧,他几下快速的抽插后,终于控制不住射出了精液。

“这是最有一次射在你子宫里了。”他对妹妹说。

吴燕冰快要昏厥过去,她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冲哥哥露出笑容。

吴哲男也顾不得擦拭自己刚刚从妹妹阴道里抽出来的阴茎。看着妹妹混杂着两人体液的阴道,轻轻说:“现在我要剜你的阴户了。”

“嗯……真好……真痛快……”吴燕冰甜甜地一笑。

吴哲男先把刀一下扎进妹妹阴唇边缘,吴燕冰浑身一振,颤抖几下,吴哲男顺着阴唇的椭圆形边缘划动刀子,吴燕冰已经无法大声惨叫了,只是甜甜地笑着感受哥哥对自己性器的残虐。但她还是能感觉到阴部一凉,知道伴随了自己快20年的阴唇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好残酷!”她想,“这才是自己一直梦想的受虐快感啊!”

正想着,耳边响起吴哲男的声音:“我要剖开你的肚子了。”她睁着美丽的大眼睛,冲哥哥笑了笑:“哥!做女人真好!来生冰儿还要让哥哥虐杀。”

吴哲男低头吻了一下妹妹已经惨白的嘴唇,手中的刀子从她已经被剜开的下阴插进去,用力往上划去。

“哦……”吴燕冰呼出一口长气,美丽的双眸大大地睁着,嘴角依然带着浅浅的,幸福的笑意,她的肚子被剖开了,吴哲男抱出子宫里尚未成型的胎儿。

蒸笼上蒸汽越来越浓,吴哲男解开盖子,两个美丽的肉团,一团鲍鱼般的嫩肉在里面,还有个尚未成型的肉团,发出迷人的肉香。他仿佛能听见妹妹在耳边说:“哥!好好品尝妹妹的美肉吧,来生,我还给哥哥宰杀。”

两个月后,吴哲男带着对妹妹的美好回忆,在吉永健三的陪伴下离开这个世界。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