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故城旧事》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33章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故城旧事 故城旧事

    张燕蓉是准点来到聚缘小舍的。李冰岚已经在等她。  看起来,李冰岚的风姿依然绰约,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小西服,头发挽成缵,显得非常干练,又有气质。只是神情有些疲惫。

    米兰皮尔洛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故城旧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故城旧事》,是作者米兰皮尔洛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张燕蓉是准点来到聚缘小舍的。李冰岚已经在等她。  看起来,李冰岚的风姿依然绰约,穿着一件浅蓝色的小西服,头发挽成缵,显得非常干练,又有气质。只是神情有些疲惫。

《故城旧事》 第33章 免费试读

都到了末伏天了,天气热的要命。

小马终于回来了。

小马出现在燕蓉面前时,燕蓉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拎着个大包,就站在店门口,燕蓉看着她,说还不进来。

小马懦懦地,眼泪先出来了“姨!”

燕蓉吓了一跳,不知道出了啥事,赶紧一把将她拉进来,坐在店里的椅子上说:咋啦,这是?

小马悉悉索索地只是淌着眼泪,半天不言语。燕蓉知道可能真是遇到大事了,连忙去倒了杯水,给她喝下。说“这一去也有半个月了,怎么哭着就回来了?吵架了?”

小马眼睛通红地摇着头。

燕蓉说“那是咋啦?”

老半晌,小马就是不说话。燕蓉说,你这孩子,有什么话就说,要不也别坐在这儿哭,什么事都有个解决法子,你这算是咋回事?

小马抽噎着老半天,总算是停住了哭,她抬头说“姨,把店关上,去我家说吧。”

燕蓉想想,也行。

小马一回到那个小房子,关上门,就扑在燕蓉怀里,嚎啕大哭,把燕蓉气得一把推开她“你有事就说,我能帮就帮,别哭的跟刘备似的,有什么用。说吧,啥事!”

小马又是顿立好一会儿才说“姨啊,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我不过了!我过不下去了!”小马还是嘤嘤地抽泣着。

“你这孩子,是吵架了,还是咋的,怎么就过不下去了!你这回去这些天都干啥了!”

“玉喜是个王八蛋!是个大混蛋!”

燕蓉一听,就猜出了大概“怎么,玉喜他在外面有人了。”

“他真是混蛋啊!我说出来都丑——姨,你也不是外人,我就说给你听听,要不说我还真是憋屈。刚到家的时候,玉喜已经到家了,本来就正正常常地,准备呆两天就回来,谁知道,玉喜是背着事回来的。他在外面跟女人好上了。”

在外面打工,远离老婆孩子,男人有个外遇,燕蓉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只是不明白平时豁达开朗的小马怎么就这么激动。

“他到广西那边打工,跟当地租房子的女房东好上了。姨,要是一般女人也就算了,你知道那女人有多大吗?有50了呀,50岁的女人他也不放过,那女人还又矮又黑!你说这男人是什么东西!”燕蓉的确感到跟惊讶。

“跟人家滚了不算,结果被人家家里人发现了。在那儿就被打了一顿。也被人家撵出去了,结果他找了个机会,把人家男人堵在路上,把人家腿都打折了。打完就跑回家了。结果——结果,人家广西那边来了十几口人找到家里来了!”

燕蓉听的目瞪口呆。喃喃地说“咋会这样!咋会这样啊?”

“人家家儿子都快三十了呀,到了我们家就砸、就闹啊!说要告到公安局,说他强奸!”

“到底是不是强奸啊?”

“玉喜说,是那女人勾引他的。鬼他妈知道,是怎么回事!人家来的儿子、侄子就一口咬定是他强奸了。他们家人怂得都瘫在地上了。”

“那他叫你回去干啥啊?”

“这浑人,没想到人家会追回老家来。以为躲躲就没事了。他还不是想装的跟没事人似的,在家歇歇再出去找活!”

“那咋办了呢?”燕蓉急切地问。

“姨啊,”小马说着,又开始哭起来“当时他们家人说要不就给人赔偿吧,任由人家开价,配个十万二十万都行。人家不答应,后来还有个广西人说你上了我们家人,我们也要上你们家人。把你老婆给我们睡睡再说。”

燕蓉吓得赶紧把小马从上倒下扫视了一遍,问“这些混蛋——你没被怎么样吧?”

小马摇摇头“人家就是出出气,没想到他们家人真准备同意了。他爸就是我公爹,居然把玉喜拽到屋里,还商量了一下,玉喜出来跟我说,我一把就推门进去跟老头说了,你们家要愿意办丧事,我也不在乎死!老头吓得都尿地上了,说就是个念头,是个念头,不能真把我推出去!我婆婆也骂他们爷俩混蛋。”

“那后来是咋解决的?”

“后来——后来连村里干部都出面了,村里请他们在饭店吃饭,还给他们在镇上开了宾馆,最后说是通过经济补偿。一下赔15万!”

“赔了?”

“不赔能咋办?赔了人家还不乐意呢,临走还跑到家里,跺了他几脚,才解恨!”

“哎呀,解决了就好!花钱消灾花钱消灾!”燕蓉宽慰这她,虽然知道这样的说辞没啥意义。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那你?——”

小马擦擦眼泪,又显出自己干练的一面“人家广西人前脚走,我后脚就跟那死货说了,日子我不可能跟他过了,我要离婚。”

“哪能说离就离?就不能在商量商量!”燕蓉自己是离婚的,她知道女人离婚,可是要遭太多的罪,她本能地想劝住她。

“不离?不离,这日子能咋过?平时在家甜言蜜语的,关键时候还要把我送人,还准备看着我死啊!这种男人我怎么能跟他过!这男人真是贱!50多的女人都干!我想想都恶心!我把自己洗了一百遍都有,真觉得他脏,把我也弄脏了!”

燕蓉想想也是,这男人确实不地道。

“我哪还能在家呆着,全村里,周围村里都知道这事了,他不要脸就算了,我这脸往哪儿搁。我跟他说了马上就离,她拖着不答应。我说你不离我也不会回这个家了。昨天去把手续办了。”

燕蓉啊了一声“真离了?”

小马这时反倒平静了“离了。妈的,我叫他蹦达,真是混蛋。”话语间,还是咬牙切齿的。

“那牛牛呢?”

“离婚我什么都没要,他们家要给15万,也借一屁股债,我条件就是牛牛是我的,但是上初中前,你们家养着。到上了初中,我带到城里来上。”

燕蓉舒了口气,“这事,最好别对牛牛有大影响,孩子啊,真是的。”

“这段时间,我给他送到姥姥家去了,过完这段时间,再回去,他应该不太知道事情。”小马想起儿子,更是心酸。

燕蓉又是安慰了好一阵子,小马的心境才算平复。临走时,燕蓉说“你这后面怎么想?”

“还能怎么想?我就现在店里干着。姨,你不会不要我吧?”小马像个惊弓之鸟。

“想啥呢?我怎么会不要你呢?”燕蓉爱抚着她的头发“你不在这几天,我可真是想你。你这两天好好歇着,别老想那些事儿了,等你心情好了,再来店里吧!”

“不,我明天就去,一个人坐着坐不住。”

世事无常,这些天燕蓉总是在想。如今这年头,婚姻,夫妻、都是些怎样假的概念啊,这世上就没有什么牢不可破的誓言,只有自己的欲望和快乐是真的。

小马显然也深受这件事的打击。虽然并不是每天愁眉苦脸的,但是燕蓉还是能感到她的心事很重,尤其是到了打烊的时候,小马非坚持要多坐一会儿,说是不愿意一个人回家,害怕。

燕蓉说“你要是不嫌弃我们家,就别一个人住了,搬到我们家去,我那不还有一间空房呢,我收拾收拾,你就去住。”小马又坚决不干。

老曹倒是经常来,他好像并不知道小马的事,小马也没有心情和他说笑。燕蓉却觉得他倒是很踏实,人也挺厚道,有时也愿意和他多说说话。后来老曹晚上也给她打电话,两个人很少在外面吃饭,但倒是隔三差五地在外面散散步。这样还不敢让浩轩知道,只说是出去锻炼了。夜里躺在床上的时候,有时会想起明旭来。

浩轩确实也没太注意他妈的举动有什么异常,一是因为高三前的这个暑假的补课实在是太紧了,一天到晚都是卷子,习题、名次,二是有点时间她就想纪芹、想冰岚,想那几个美好的夜晚。他很想去找冰岚阿姨,有一次甚至去了她家,但是敲了很长时间们也没人开。他很恍惚地走了。给纪芹倒是打过电话的。但是是经由上次那个杨奶奶家转的,好半天纪阿姨才来,说不上两句话就挂了。也就是问问学习和身体什么的,还没说上“我想你”之类的,纪阿姨就匆匆说“那好,你好好休息吧”戛然而止。

浩轩特别盼望着新学期开学前的那个星期的小假期,也许那个时候,他可以找个什么理由去一趟纪阿姨那儿。但后来又听说,那个假期也不放了,说是多组织一次模考。浩轩听了这个消息,无以复加的沮丧。临到新学期开学越来越近,这个小道消息被越来越多的证据证实。浩轩那点残存的小希望也破灭了。这些天他强迫自己集中精力去学习,但是好像总是很难集中精神,他觉得这样下去,自己可能要疯。

就在新学期开学的前几天,浩轩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上到楼前就听有屋里有人说话的声音,他侧耳一听像是纪阿姨的,但是他很快冷静地告诉自己这是幻觉,但确是有点兴奋的敲门,妈妈开的门,只见大桌旁坐的确实是——纪芹!

一瞬间的那个感觉就像是做梦!

浩轩又眯起眼,定睛一看,果然是纪芹,正坐在桌边朝她微笑着。浩轩这才放心的叫出“纪阿姨。”

燕蓉也笑着说“嗬,看到你纪阿姨回来你都不敢认了,楞了这半天的。”

浩轩不还意思起来。纪芹也莞尔微笑“他哪会想到我就回来了。”转过脸对浩轩说“才下课啊?累吧?”

燕蓉撇撇嘴“你看你纪阿姨多疼你。快去把书包放下,洗个手。”

浩轩这会儿才算是回复了神智,一边扔下书包,一边问“纪阿姨,你怎么现在回来了?”

纪芹说“回来也没什么事,就是学校那边要开个会什么的,我下学期也不想上课了,得办一个什么手续,这不就来了。顺便看看你们。”

燕蓉站起身说“你看你纪阿姨对你多好,你先去洗手回来再跟阿姨说话不行吗?真是让人费神。”

浩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去洗个手,又窜了回来,坐在桌子旁。

燕蓉说“我来给你热饭去,纪阿姨,你先坐啊。”转身去了厨房。

浩轩见妈妈离开,一把抓住纪芹的手,小声地颤抖地说“纪阿姨,我想你,我想死你了,上次我给你打电话……”

纪芹马上做个噤声的动作,也是压低了声音说“阿姨也想你,我们回来再说,阿姨会在这住几天的。”

浩轩的心跳的厉害,仿佛是千军万马在自己心间踏过。但听到纪芹能在这儿多住几天,心里又抑制不住的狂喜。他长出了一口气。望着眼前这个朝思暮想的女人,他却又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好。

转眼,燕蓉已经把晚饭端了上来,几个馒头、一碗稀饭再加上一个炒肉丝和一碟牛肉。

“饿坏了吧?今天怎么回家这么迟?”

“老师说卷子呢。”浩轩一把抓起馒头,塞起来。

燕蓉看着儿子吃的有劲儿,也是咯咯笑“你看看,饿鬼似的,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回过头对纪芹说“现在的孩子啊,确实累,这个夏天就去你那儿两天,这就没歇着,一直都上着课,还好,吃饭什么的还能跟上。”

纪芹也是淑仪一笑说“你这个妈妈当的好,变着法儿地做菜,要我就不行。”

说到妈妈这两字,像是戳到了命门,燕蓉微一蹙眉,还是忍不住问“兆龙有消息吗?”

纪芹摇摇头,一个字儿也没说。

燕蓉也知道问这个话题有点尴尬,便说“嗨,他早迟会给你个消息的。”

纪芹苦笑了一下,没有作答。

燕蓉看着儿子吃了会儿饭,又抬头看看钟说,“呦,我得去锻炼了。那这样,浩轩你吃饭就放下,去看书吧。他纪阿姨,我先出去,散散步呵呵,你看着,现在还成了负担了。”

纪芹微笑着“锻炼身体好,我们这个年纪还真的注意身体。”

浩轩马上抢着说“妈,我想先去纪阿姨家玩。”说的理直气壮,是因为自己有点心虚。

燕蓉看看浩轩,觉得这孩子学习确实很累,又觉得他和纪芹的感情很深,便点点头“你呀,就喜欢去闹纪阿姨,纪阿姨,人家——不得休息啊,你去了烦不烦人啊!”

纪芹幽幽地说“不碍事,我也喜欢浩轩,这孩子——招人疼。”

燕蓉一边说“招人疼个屁——闷痞的很”一边进屋去换衣服“你要喜欢,就带走吧。”

纪芹呵呵笑,冲着屋里说“你舍得吗?”

燕蓉换好衣服出来说“等他以后结婚,生了大胖孙子,把孙子抱回来就行。”

纪芹说“你想的还真美!”回头看浩轩正狼吞虎咽,忙说“你慢点吃。”

燕蓉又好笑又好气“你还真是心急,以后你就认你纪阿姨当妈吧。”

纪芹说“上次他去我们那儿,我就跟人介绍说我是她干妈了。”

燕蓉心里还有点酸酸的,又一想儿子反正是自己的,夺又夺不走,也就接着说笑下去“嗬,那以后还得喝顿酒,正式认一下,不过当干妈,可是要给孩子年年买新衣服的。”

纪芹说“买啊!”目送燕蓉出门,还听她叮嘱浩轩“别太晚了,影响你干妈休息,回来还得看书呢。”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