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魔尊曲红尘笑笑生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章节目录完整版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魔尊曲 魔尊曲

    纨裤子弟南宫修齐不学无术,整天在街上拈花惹草,惹事生非。这天南宫修齐又欺凌一名良家少女,不料遭人仗义相挺,蓝魔大法果然厉害。  品香阁的花魁紫心,总是能把南宫修齐伺候的浮服贴贴,却因为与天统教的少主互抢紫心而争执了起来……  邱一魔之死,让南宫修齐被陷害成杀人凶手,但也无意得到血灵召唤的秘笈……  南宫修齐的下场将如何?魔门秘笈是否将使他的魔功更上一重?

    红尘笑笑生 状态:已完结 类型:玄幻科幻
    立即阅读

《魔尊曲》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魔尊曲》,是作者红尘笑笑生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纨裤子弟南宫修齐不学无术,整天在街上拈花惹草,惹事生非。这天南宫修齐又欺凌一名良家少女,不料遭人仗义相挺,蓝魔大法果然厉害。  品香阁的花魁紫心,总是能把南宫修齐伺候的浮服贴贴,却因为与天统教的少主互抢紫心而争执了起来……  邱一魔之死,让南宫修齐被陷害成杀人凶手,但也无意得到血灵召唤的秘笈……  南宫修齐的下场将如何?魔门秘笈是否将使他的魔功更上一重?

《魔尊曲》 第八章 欲平天下 免费试读

苑玉荷神色迷离的将角先生放到唇边,伸出鲜红的小舌轻轻舔弄着前端,然后慢慢向下,一直舔到末端,复又返回,不一会,白玉的表面现出一层晶莹的亮色。

舔弄的同时,苑玉荷的另一只手也没忘揉搓倒垂下的肥乳,当她的香舌缠绕在那处沟壑时,手上的动作也随之激烈起来,那只肥乳被她挤压出各种形状。而当她将整个硕圆的前端含进嘴里的时候,她另一只手几乎是在拽扯肥乳顶端的那颗深红搭蕾,与此相伴的是她鼻间喷出的沉重而又撩人的呼吸声。

“咳咳……”

南宫修齐看了一会,便发出干咳声。

一直沉醉迷离的苑玉荷这时才被惊醒,只见她先是茫然的抬起螓首环顾了一下周围,眼光落到南宫修齐身上时才微微一颤,迷离的眼神也清澈了一些,慌不迭的爬下床榻,连凌乱的衣衫都来不及整理便跪下道:“荷奴参见皇上!”

“嗯!”

南宫修齐点点头,转身坐在榻上,随后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的丽人。

如今的苑玉荷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清冷高傲的荷花仙子了,现在的她已经彻底臣服在南宫修齐脚下,这方面自然是得力于柳凤姿那花样百出的调教,而另一方面,则是被南宫修齐渐渐所表现出来的睿智、气度等优点所影响,毕竟南宫修齐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猥琐油滑的纨绔公子,而是一位真正的强者,女人天生有一种对强者的崇拜之情和臣服之心。

对此,南宫修齐心中也是了然,但他并没有就此宠信苑玉荷而提高她的地位,且至今他都没有破去她的处子之身。因为以前他说过,他要将樱雪怜追回,要让她俩一同破去处子之身,然而这个目标至今没有实现,所以他也就一直没有真正破这妮子的身。

“刚才你在做什么呢?还挺专注啊,朕来了好一会都没发现。”

南宫修齐明知故问的戏谑。

“荷奴正在按夫人的教导练习口技,没有察觉到皇上的到来而去迎接,请皇上恕罪!”

苑玉荷盈盈而拜,言语间虽然已经没有了羞意,但神色中还是闪现出一点不自然。

“哈哈,那朕就要检查一下你到底练得怎么样了。”

南宫修齐抬指勾起她圆润光洁的下巴道:“先把你这身衣物脱了,乱七八糟的裹在身上,成何体统?”

“是!”

苑玉荷小声应着,随即褪去身上衣物,赤身裸体的跪在南宫修齐面前。

由于柳凤姿不断的调教刺激,再加上刻意的饮食调理,如今苑玉荷的身体相较于过去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最显著的就是胸前那对奶子了。以前浑圆结实、盈盈可握,充满青涩之感,如今已然变成一对沉甸甸、宛如木瓜似的肥乳,顶端那原本是淡淡粉红的蓓蕾颜色也加深不少,周围一圈乳晕更是扩散了近一倍,这哪里还像是一个处子的嫩乳,分明就是经历无数床事洗礼的成熟艳妇的美乳。

除此之外,改变的还有苑玉荷的身材。也许是久不锻炼的缘故,她的身子明显丰腴许多,皮肤更是变得白皙。当然,原来她的肌肤就很白,但那是一种纯净透亮的白,而现在却是一种凝乳脂白,这是由于饮食精细、养尊处优造成的,是深宫贵妇普遍的一种肤色。

苑玉荷小心而又温柔的掀开南宫修齐身上的绣龙锦袍,解开腰带、褪下裤子,那根还呈疲软状态的肉杵便露在了外面。她双手捧起软绵绵的肉杵,香舌微吐,点在龟头正中的马眼上,然后一口将整个龟头包裹住,随即便停止:不动,但口腔里的香舌却灵巧如蛇般的上下翻飞,不一会便见她的两腮迅速鼓起,那原本被整个包裹住的龟头也慢慢的从她的口腔滑出,直至整个龟头的后大半部分都露了出来,只有前端一小部分被含在她的口腔里。

南宫修齐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是大呼过瘾。苑玉荷的练习果然不是白练的,那条又嫩又滑的小舌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在他的龟头上翻卷缠绕、吮咂裹吸,转眼之间就将还在沉睡中的肉茎唤醒。这时,苑玉荷开始加深吞吐,滑出口外的龟头部分再度被纳入口里。而由于肉杵勃起充血,比刚才疲软状态大了好几倍,所以她的那张小嘴几乎张到极限,被撑得几乎是一丝缝隙都没有。

尽管这样,苑玉荷仍还是继续下吞,令龟头直抵喉咙,强烈的呕吐感令她一张俏脸憋得通红,似乎快要滴出血来。对于南宫修齐来说,那简直是如处仙境,一波波快感纷至沓来,令他发出舒爽至极的怪叫声,两只手不由自主的向下抄住苑玉荷那晃悠悠的双乳,十指恣意的收紧,放松,再收紧……

苑玉荷那已被调教得极为敏感的身体在南宫修齐这近乎粗暴的对待下,还是做出了如实的反应,凝脂般的肌肤泛起玫瑰色的嫣红,眸子里的情欲浓得几欲化出水来,急促的喘息也让她不得不吐出勃硬如铁的肉杵,转而去舔下面悬垂的肉囊,舌尖灵巧的扫过每一道褶皱,竟不漏丝毫。

“好了,转过身去。”

南宫修齐喘息着拍了拍她的脸颊。

苑玉荷脸上顿时露出欢喜的神色,迫不及待的转过身去,高高的翘起又白又圆的臀部,这时南宫修齐才发现,那道深邃的沟壑里已经是泉水汪汪,白得耀眼的臀下,那两瓣因充血而变得肥厚而又暗红的蛤唇像一张饥饿的小嘴般张开,不断流出透明晶亮的涎液,甚至垂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

南宫修齐啧啧奚落道:“竟然变得这么淫荡,这还是那个清纯冷傲的荷花仙子吗?”

一边说着,南宫修齐还一边用他那如儿臂粗的肉杵拍打着苑玉荷丰硕的美臀,然后滑进那道沟壑上下摩擦,不一会便将蛤唇内流出的淫汁涂满整道沟壑,亮晶晶的煞是好看。

苑玉荷发出了羞耻的呜咽声,然而身体却如实的反应出她内心的渴望。只见她那硕圆的肥臀难耐似的扭摆着,但细看之下就会发现,她是在有意无意的追寻着那根戏弄她的肉棒,想要把它擒住去填实那空虚且痒酸无比的花穴。

南宫修齐自然识得她的意图,心下暗笑,但却偏偏不满足她,毕竟自己发过誓言,要和樱雪怜一起才肯破去她的身子,于是狠狠在她的臀上来了一巴掌,打得是肉波剧颤、红印浮现,同时嘴里喝道:“小浪蹄子,想要朕的龙根可没那么容易,朕说过的话向来是算数的,如今就更是君无戏言了!还是老规矩,快点!”

苑玉荷呜咽着,颤抖的扭动着腰肢,继而摆动肥臀,十分熟练的将肛菊对准了一直在她股沟里乱滑乱顶的龟首,臀部轻轻向后一压,精致的肛菊便被顶得向内凹陷,从而箍住龟首,随即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将其吞入。

原来,南宫修齐虽然为了信守自己的诺言而不去破苑玉荷的处子之身,但面对越来越淫媚的娇人儿而不去碰,对他来说无疑也是一种折磨。于是他灵机一动,舍前而取后,唱起了后庭花,如此既不违背自己的诺言又可一逞淫欲,更从另一方面调教了苑玉荷,可谓是一举三得,着实让他得意不已。

对苑玉荷来说,这样的交媾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无论是套弄还是扭摆都做得异常熟练。不过纵然如此,每一次将巨棒纳入肛菊内还是让她觉得那里似乎快要裂开,痛感一波接着一波。

不过这也仅仅只是感觉,苑玉荷的肉体早已适应了这般巨物的强撑,只见肛眼一点一点的扩张,周围肛纹也随之渐渐被抹平,那薄薄的一圈肉膜似乎随时可能撕裂,可随着那圈肉膜被撑得更薄更细,直至肉棒完全没入肛菊,那圈肉膜依旧完好无损。

此时,苑玉荷的呜咽声渐渐转成娇啼呻吟,凝脂般的雪肤浮现出一片又一片的晕红,而南宫修齐则是双手按住她的两瓣臀肉极力向两边分开,急送浅出、狠刺猛插,直捣得美人是娇呼连连,美目翻白,浑身汗如雨下。

南宫修齐爽得浑身畅快,简直是飘飘欲仙。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一阵阴森森的声音:“嘿嘿,还真是会玩啊,知道后面比前门更加让人爽啊!”

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语让南宫修齐顿时惊得快感急退,连冷汗都冒出来了,而他身底下的苑玉荷更是发出一声尖叫,抱起散乱在地上的衣物蜷缩成一团。

以南宫修齐现在的功力,能靠近他身边而不被察觉,放眼整个大陆还真没有几个,可见来者功力不弱于他。不过纵是如此,他心里的惊慌也只是一瞬间,立刻就恢复了镇定,不慌不忙的抬起头,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在那道珠帘前赫然站着两名风姿绰约的女子,其中一个他还甚为熟悉。

“樱……樱姐……”

蜷缩成一团的苑玉荷眼中充满了羞愧和不可思议,嘴里吐出颤抖的声音。

其中一位南宫修齐甚为熟悉的女子正是樱雪怜,只见她也正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苑玉荷,半晌才道:“你……你真的是:玉……玉荷妹妹?”

“我……”

苑玉荷羞愧得说不出话来。

下樱雪怜呆怔了一会,蓦然跪在另一名女子跟前,道:“教主,就是此贼杀死了少主,还……还禁锢侮辱属下,现在竟然连我的好姐妹都落入了他的魔掌……”

“教主?杀死了少主?”

南宫修齐心里一动,暗道:“难道此女就是鼎鼎大名却又神秘无比的天统教教主邱仇情?”

想到这里,南宫修齐不由得仔细观察了一下那名女子,只见她果然年纪不小,虽然乍一看她的身材和樱雪怜相差不大,使人误以为两人年纪相当,但细看之下,此女身上所散发出的慑人气质,还有眼角眉梢间的细纹,都显示出了岁月的痕迹。

“哦,就是你杀了我的侄儿一魔?”

邱仇情半晌才缓缓开口,语气淡淡,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不相干的事情,但其眼中的凌厉与杀气让人绝不敢质疑其中的分量。

“如果朕说朕没有杀你的侄儿,你侄儿的死是别人所为,你会相信吗?”

南宫修齐同样以淡淡的语气回应道。

邱仇情微微一怔,随即咯咯娇笑道:“处变不惊,好,果然有一代君主的风范。”

“邱教主也是名冠天下,今日一见,亦是风采超然啊!”

一时,两人竟如彼此久闻大名却一直无缘得见的仰慕者般互相客套起来,不过谁都知道,掩藏在平静表面下的是深深的敌意和浓浓的杀机,只等着一触即发的机会。

邱仇情又是一阵娇笑,而这时南宫修齐才察觉到她的笑声有些不对劲,这声音猛一听起来确实是又娇又媚,但时间稍长就会发现,其声音并不是很自然,像是有意控制喉肌,压腔升调所发出来的,偶尔还混夹着一丝粗音,十分古怪。

笑罢,邱仇情面色蓦然一寒,森然道:“一魔的死不是你所为,那你这血灵召唤又是从何处习得?”

“哈哈……”

南宫修齐仰首大笑道:“你这算是质问朕吗?”

邱仇情一怔,随即阴阴一笑:“好,果然有种,不过你就不怕我……”

南宫修齐又是一阵大笑:“那你可以试试,我承认你的血灵召唤之功在朕之上,这从你能进入这里而不被发现就可以看得出来,但还请你别忘了,这里可是皇宫,高手如云,就算你能把朕怎么样也不太容易全身而退。更何况你根本没有把握能取朕的性命,否则刚才你也就不会出声了。”

邱仇情面色一变,脸上倏然布满寒霜,像是随时可能出手的样子,南宫修齐见状心里一跳,暗道:“糟糕,看来把她激怒了。”

南宫修齐凝神屏气,将功力布满全身,做好应对之法,然而这时却见邱仇情面色一缓,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道:“咯咯……不错,难怪你能取得今日之成就,果然不是只靠运气。”

“呵呵,过奖!”

南宫修齐笑了笑,随即话锋一转道:“不错,朕之所以会血灵召唤确实是因为你侄儿的缘故,但朕可以向天发誓,朕没有杀害你侄儿邱一魔。”

“教主,你不要信他的话,是我亲眼看见少主死在他的脚下!”

樱雪怜大叫道。

“住口!”

邱仇情一声厉喝,“信不信本座自有判断,还轮不到你来插嘴。”

樱雪怜身子一颤,嘴唇哆嗦了几下,默默的退到一边。南宫修齐看在眼里,心里更加放松,他继续道:“本来,在这件事上朕确实是百口莫辩,知道自己是洗刷不了这个冤枉了,所以对你们天统教是恨意在心,只等将来一旦有了能力,必将你们这个教派除去,而如今能力终于是有了,可你看整个大中境内的天统教分支怎么样?全盘继承了海王厦时期的规模,并且还有所扩大,你说,这意味着什么?”

邱仇情默然不语,过了一会道:“如此说来,你是找到了证据证明一魔不是你杀的?”

“哈哈,果然不愧是教主,一点就通,完全不像某人空生一副好皮肉,就没长一个好脑子,极为简单的一件事脑子都转不过来,真是比猪还要蠢上三分。”

南宫修齐这话明显说的就是樱雪怜,而她当然也听得出来,一张小脸气得煞白,连怒斥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你……你……”

一连说了几个你之后,樱雪怜转而对邱仇情求道:“教主,您要为属下做主啊,此贼不但杀了少主,而且还侮辱属下,废了属下的一身功力,您一定得让他千刀万剐,不得好死。”

邱仇情冷然道:“如果一魔确实是被他所杀,那本座就是拼了这条性命也要为他报仇,不过若不是……哼哼,你逃不了误导之罪。”

樱雪怜的身子不由得微微颤抖起来,事实上除了当初的一开始看见邱一魔的尸体躺在地上,而南宫修齐就在旁边的时候她认定此人是凶手外,后来她就觉得事实不是那么简单,毕竟当时的南宫修齐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杀得了堪称高手的邱一魔?可这时她也有点骑虎难下了,作为堂主的她已经在众下属面前认定了南宫修齐是凶手,如果再改口,人家会以为她惧怕南宫家的势力而退缩,这对她的威望很不利,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是南宫修齐,那真正的凶手又是谁?她找不到,所以只能让南宫修齐来背这个黑锅,以便让她对上面、对教主有个交代。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南宫修齐在极短的时间内竟然一跃而成为高手,本来身为猎物的他反成了猎手,樱雪怜倒被他擒获,受尽了折磨和羞辱,后来终于被她寻得机会逃脱了,但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一身功力尽废,从而更与南宫修齐结下了深仇巨恨。

本来樱雪怜就不是南宫修齐的对手,现在一身功力被废,想要报仇就更是天方夜谭了,于是养好伤之后就来到天统教总部,找到了教主邱仇情,在她面前添油加醋的叙述南宫修齐是怎么害死邱一魔,想利用她来为自己报仇。本想着,他们一见面必然会大打出手,却没想到情况会变得像现在这样。

这时,只见南宫修齐不慌不忙的将自己打理整齐,然后对邱仇情道:“走吧,朕带你去看看真正杀害你侄儿的凶手。”

邱仇情稍微犹豫了一会,道:“好,本座就随你去看看,如果你敢玩什么花招的话本座一定会让你死得很难看!想必你也知道,如果本座不考虑自己的性命的话,这点还是能够做到的。”

“相信,绝对相信!”

南宫修齐笑道:“那走吧!”

两人齐步而出,而樱雪怜正要跟上却听邱仇情冷冷道:“你暂时就留在这里,不要跟来。”

樱雪怜大惊,她现在无丝毫功力,就如普通人一个,没有了邱仇情的护佑,她在这里就是寸步难行,所以只要邱仇情一离开,她无疑等于被困在这里,而且难保他们前脚离开,后脚就会有大批御林军进来,她也就等于再次落入南宫修齐手中。

然而教主的命令她又岂敢多说半个“不”字?只好唯唯诺诺的停住脚步,眼睁睁的看着邱仇情离开。眼看他们就要消失在屋外却见南宫修齐突然回首冲她微微一笑,其笑容意味深长,就像是猎人看到落到陷阱里的猎物般兴奋和得意,樱雪怜顿时只觉浑身一凉,一种不好的感觉让她如坠冰窟。

南宫修齐和邱仇情都是绝顶高手,在皇宫中自然来去自如,无人知察,不到半个时辰,他们便来到郊外的一座农庄,这里正是囚禁西门无悔的地方。

由于西门无悔的身份特殊,所以这处关押之地甚少有人知道,看押的人也是经过千挑万选,保证绝对可靠,其中为首的那个人更是由南宫修齐亲自挑选,其人武功甚高、为人机警,办事确实得力,这些日子以来没有出过一丝差错。

为首者见南宫修齐突然造访,又惊又惶,忙施礼道:“臣参见皇上!”

“怎么样?里面的人最近如何?”

“回皇上,此人一直表现得很颓废,天天酗酒,时而狂笑,时而自言自语,现在还在半醒半醉中,精神状态不是太好,照这样下去,臣估计用不了两年恐怕就……”

“嗯,朕知道了,你先带那些人下去吧。”

“是!”

为首者应声后便迅速回身招呼了几声,领着一群人退到农庄外。

南宫修齐指着里面的一间小屋道:“好了,杀你侄儿的人就在里面。”

邱仇情瞥了南宫修齐一眼道:“怎么证明就是此人杀了一魔?”

“很简单,等会朕进去和他说话,你就在外面听好了。你也看见了,朕从皇宫和你到这里一直未曾分开,自然也不会和他事先串通。”

邱仇情沉吟了一下道:“也好,不过本座倒要看看此人究竟是谁?竟敢杀我的侄儿。”

说着,邱仇情一晃身便到了屋檐下的走廊,悄悄掀开窗纸,随即便听她惊讶道:“原来是他。”

南宫修齐一怔,随即上前问道:“怎么?你认识此人吗?”

“西门无悔,曾经的海王厦谁人不知?”

邱仇情面无表情的回身道:“好了,本座也不用再听什么了,本座相信你的话,一魔一定是死在此人手中。”

“啊?”

南宫修齐大惑不解,“你……你怎么突然又这么肯定了?”

“因为本座知道此人一直觊觎血灵召唤的秘笈,后来本座也查到了一魔在京安城的时候,西门无悔父女秘密去了那里,所以你说是他杀死了一魔,本座不觉得奇怪。”

“哈哈,既然如此那……”

“当然,不过你要把此人交给本座。”

“这个……”

南宫修齐犹豫了一下,毕竟此人是西门舞月的父亲,如果交给邱仇情那必是死路一条。

“怎么?有困难吗?”

“其实你也看到了,如今的他可以说是生不如死了,这样岂不是比杀了他更好?”

“不够,这还远远不够!”

邱仇情突然嘶吼起来,情绪一下变得极为激动。

南宫修齐吓了一大跳,不是因为邱仇情那突然激动的情绪,而是她的声音。

这个声音又粗又莽,哪里还有半分女人的娇媚?简直就是个山野鄙夫所发出来的。

“怎么?是不是觉得很怪?”

邱仇情神色恢复如常,声音也变了回去,脸上现出一丝笑容,只不过笑容有一丝悲凉。

没等南宫修齐说出什么,邱仇情忽然身形轻移,一下飘到他的跟前,与他几乎是身体相贴,脸挨着脸。这让他更是大惊,以为邱仇情要做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来,正要做出相应的反应时,却被邱仇情拉住了手,动作非常轻柔,不像有敌意的样子,这让他心下略松,好奇心顿时上来,想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让南宫修齐目瞪口呆,只见邱仇情拉住自己的手放在她那高耸的胸脯上,那里绵软弹实,手感颇佳,五指轻收更有一种乳肉四溢的滑腻之感,使得南宫修齐不由得暗吞了一口唾沫,正想继续揉捏时,却被邱仇情拉住继续向下引导,越过酥胸,掠过小腹,一直到了胯下。

此时,南宫修齐已经确定邱仇情这是在勾引自己,对于这种勾引他自然是不会拒绝,他面带亵玩的笑容顺着邱仇情的引导一路摸了下去,酥胸的绵软,小腹的弹性,这些无不让他感觉相当美妙。正当他期待一试花穴的娇嫩紧实时,他的手意外的触到了一根棒状物,热热软软的,似是一根肉肠,这让他先是一愣,随即面色大变,一直在邱仇情身上逗留抚摸的手也像是被烫了似的急缩而回,整个人闪电般向后退去。

“你……你是男人?”

南宫修齐一脸的不可思议。

邱仇情惨然一笑,道:“应该说是不男不女的怪物才对。”

南宫修齐愣怔了半晌,过了好一会他才心中暗想:哎,我真是够笨的,其实早应该想到的!当初冥山鬼母就说了,女人不适合修炼血灵召唤,现在又几次发现他的声音不正常,居然还察觉不出来,和他好生亲密了一会,呸旺,真是太恶心了!

“知道本座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邱仇情说完,忽然仰天大笑,然后指着小屋那边道:“都是拜他所赐!”

原来,邱仇情和西门无悔曾经是交情很好的朋友,后来邱仇情偶然得到了血灵召唤的秘笈,西门无悔心生觊觎之心,但碍于自己的身份以及为了维护自己正人君子的表象,他没有撕破脸、明目张胆的硬夺,而是在背后下阴毒的招数。

西门无悔知道血灵召唤乃至阳魔功,不适合女性练习,所以他觉得只要让邱仇情练不了,那自然就会将秘笈交给自己,于是他暗中给邱仇情下了变性药物,使得他的身体渐渐向女性化发展。

由于邱仇情根本不曾提防西门无悔,加上他又掩藏得好,下的药物非常恰到好处,所以邱仇情一直不曾发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一步步女性化发展。待惊觉过来之后,他的行为、精神都已经适应了女性的模式,再返回男性状态已经是不可能了。

“现在知道本座为什么非要此人不可了吧?”

邱仇情咬牙道:“让他就这么酗酒颓废而死实在是太便宜了他,我也要他尝尝不男不女的滋味!”

南宫修齐理解邱仇情此刻的心情,可是他还是有些犹豫,这时,邱仇情又道:“本座一直以来都想寻他报仇,可他以前在海王厦时位高权重,本座实在难寻半点机会。后来海王厦覆灭此人又不知所踪,如今你帮我寻得了他,本座不会忘记你的恩情的,只要你把此人交给我,以后天统教百万教众任你差遣。”

“此话当真?”

南宫修齐心下大喜,要知道天统教乃天下第一教,势力庞大,当初他扫平地方割据势力之后,不是不想剿灭大中境内的天统教分支,无奈此教势力庞大且纷杂,根本不可能剿灭殆尽,为了防止打蛇不成反被蛇咬,此事只好搁置下来。现在,如果天统教势力全归自己差遣,那就相当于在各个国家安插了一枚巨大的钉子,在必要时刻,这枚钉子就是一绝杀之招。

“绝无虚言!”

“好!朕答应你!”

接下来就是一番细节的商讨,完了之后,邱仇情将弄昏过去后的西门无悔挟带而去,而南宫修齐却没有急着返回宫中——尽管那里有两位绝色仙子等他开苞,他登上了一座山峰,此时太阳已经落了下去,只余几道鲜红的霞光照射在几片云彩上,眼看黑暗将至,但南宫修齐心中却无比敞亮,因为他有了一种“天下尽在我手”的感觉,俯视下面,不由得发出一阵大笑,笑声震彻山谷,久久回荡……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