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佚名的小说 作者佚名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残影
  • 幼性器的淫靡凌辱 幼性器的淫靡凌辱

    那天我照惯例又开始进行猎艳的行动了。我很快就锁定猎物,那看起来像似一个国中生的样子。从她笨拙的行动以及提心吊胆的神情中,就可以知道她是一个生手,一个很容易扑杀的猎物。  我的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  天真无邪的脸蛋,透露出一副乖巧的神韵,齐肩的秀发是经过名家精心的修剪过。虽然身上穿的衣服并不是非常华丽,但可以判断出是出自于妈妈的打扮,因为显露着一股非常有品味的典雅。

    佚名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幼性器的淫靡凌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幼性器的淫靡凌辱》,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那天我照惯例又开始进行猎艳的行动了。我很快就锁定猎物,那看起来像似一个国中生的样子。从她笨拙的行动以及提心吊胆的神情中,就可以知道她是一个生手,一个很容易扑杀的猎物。  我的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  天真无邪的脸蛋,透露出一副乖巧的神韵,齐肩的秀发是经过名家精心的修剪过。虽然身上穿的衣服并不是非常华丽,但可以判断出是出自于妈妈的打扮,因为显露着一股非常有品味的典雅。

《幼性器的淫靡凌辱》 第十三章:母女一起中出的绝顶高潮 免费试读

卜滋…卜滋……卜滋……

大量沾染着妈妈蜜汁的火热肉棒划开女儿稚嫩的蜜穴。

因为在上一次的性交中,只有插进去短暂的时间而已,请经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了,所以尤佳利的小蜜穴早已恢复成如同处女的紧缩。

巨大的肉棍尽最大的可能,用力撑开蜜孔的入口,向蜜穴内插了进去。

『呼呼……真是他妈的爽……小尤佳利的嫩穴,不管是干过几次,每一次插入都是爽快得很……呼呼……喔喔……爽……他妈的爽啊……』

我听见尤佳利小小地呻吟着,她正默默忍耐着巨棒的奸淫。

龟头刮取了妈妈的蜜汁,现在又将蜜汁涂抹在女儿稚嫩的蜜穴中。

『想不想和妈妈一样的快活呢?飞天的感觉真是快无比,就让伯伯也带小尤佳利飞上天吧!你也想要这样吗?』

『不…不想……』

『什么?小孩子是不可以说谎的,这样不好呦~……你看看!小嫩穴是多么渴望高潮的降临,所以湿答答黏糊糊的,这不是吗?呼呼~唉!把我夹的好紧,这是想要大肉棒……所以不要说谎!!』

我慢慢抽送着肉棒,就连雁颈的里侧也和肉穴里的软肉有着紧密接触,让我可以细细享受着稚嫩蜜穴强大的套弄滋味。

『不要啊…不要再玩弄我…不要再插进去了……』尤佳利痛苦哀求着。

我舔吮着尤佳利小小的耳朵,庞大身躯压住她那瘦小的身体,一边鼻中喷出淫邪的气息,同时在她的耳朵边悄悄地说:『小尤佳利,我可不是在玩弄你喔…因为你实在是太可爱了,所以伯伯忍不住想要教你女人的喜悦是什么……你看,弄弄这里的话,是不是感到更舒服了呢?』我边说手边伸向尤佳利的股间,手指灵活地性弄着已经变得淫靡的青涩蜜核。

『啊…呜呜……』由美子哭泣着,她好像已经清醒过来,还发现女儿正遭受到我的奸淫。

『太太,你生了一个好棒的女儿,看看,你女儿的小嫩穴真的和我好相配…巨大的肉棒插进小小的肉穴中,好紧好紧,原本是插不动的……但是……嘿嘿…因为太太流出了大量的鸡掰汁……所以托了鸡掰汁之福,我才可以好好疼爱疼爱你女儿……

啊!我知道了,是不是因为要这样……太太你才流出这么多的鸡掰汁啊,是这样了,一定是这样……哈哈……』

『不…不是这样……请…住……住手吧…女儿还小……受不了的…请……放过……放过她吧……』气息慌乱的由美子苦苦哀求着。

『哈哈……胡说什么……你看看尤佳利的小嫩穴里,同样也流出好多好多的蜜汁,黏得大肉棒整根都黏答答湿淋淋……这是最高的境界了……我很爽……尤佳利也好爽快……

哈哈……好吧,那让太太也来尝一尝尤佳利的蜜汁好了,这样你就知道我没有骗你……』

我一边说着一边慢慢抽出滚烫的肉棒。

吱吱…滋滋…滋滋…滋滋…

从蜜孔中抽出的肉棒向肚子边打了过去,稚嫩的蜜汁化成一滴滴白色混浊的水珠,飞散出去。

随着巨大肉棒的抽出,好像想挽留即将脱出的雁颈一般,嫩穴中那黏答答的蜜汁大量溢出了光秃秃的花唇,缓缓流向由美子的肉瓣上。

气势沸腾的火热巨棒,散发出稚嫩蜜汁的水气,火棒跳动间飘散出一股浓浓的淫靡性爱气味,那可不是熟女的恶心气味,而是稚女特有的迷人气息。

上下一双母女的淫贝,如被钓出水面的鱼,努力地开合着,好像想要大肉棒火热狂野的疼爱。

小小的淫穴索求着刚刚逃出的肉棒……

成熟的肉孔渴望着再次绝顶的奇妙境界……

我单手握住激烈跃动的肉棒,调整好角度,塞住由美子的淫贝蜜孔。

『太太,好好尝尝刚刚奸淫你女儿的大肉棒,看看有什么不同……』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

『啊喔……啊啊嗯!!』

肉棒的贯入让由美子发出恼人的喘气呻吟,饥渴已久的蜜穴里,软肉瞬间强力第套住坚硬的肉棒。

肉棒强力贯插到蜜穴的最深处,剧烈的撞击让身体也发出阵阵的抖动。

『怎样?很滑很滑吧,而且还黏答答的对吧?那是因为肉棒上面有太太和女儿分泌出来的好多好多的蜜汁……哈哈……』

活塞运动规律地持续进行着,蜜孔不停遭受到剧烈的冲击。

『不…啊啊!不要这样……啊啊啊~!』

『我过去也强奸过不少太太了,每一个都是大骚货…鸡掰穴都是又老又臭…太太你还不错,我干过的老穴,以你的最棒……奸淫起来还是有酥爽的感觉……嘿嘿……太太,你生下来就是要被人强奸的吧,所以才会生成女人吧?你很喜欢被人奸淫吧?哈哈……』

『胡…胡说……啊啊……哎呀……不……不是的……啊啊~~』

再过一会儿,由美子就会变成我的性爱奴隶,成为我胯下肉棒的俘虏。对于打开她通往性爱快乐天堂道路的主人,鸡掰穴会拼命现出求欢的舞曲。

『我好想让你老公看看你这副淫荡的模样!最重要的心爱太太被一个陌生男人奸淫着,而且还露出淫荡的反应,鸡掰汁狂喷,口中发出淫靡的呻吟,如果他知道这样的话,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太太!怎样?被老公以外的其他男人强奸到不知道泄了几次,你是怎样的心情呢?』

卜滋~卜滋~卜滋~~

由美子久旷的肉体,有如冷油上点细火,瞬间爆出狂热的烈焰,头也不回地疾驰在通往高潮的道路上,是不可能停下来了。

『啊啊啊~~!!……住手!!不要…再…再下去了…死…死了~~』

蜜穴中剧烈抽搐着,如到港轮船的汽笛,宣示着已经接近终点的高潮天堂。

卜滋…卜滋……卜滋……咻!!

肉棒一次又一次,越快越猛越重,干得畅快至极,但我还不满足,在即将喷射出的前一刻,我断然的拔出了肉棒。

从玉棒上滴滴洒下淫荡的蜜汁,马眼中已可见到些许的精液,似喷未喷地吞吐着。

『…啊……为…为甚么……』

由美子心中大概是猜想着我即将在她的蜜穴里发射出欲火吧。但我却突然拔出肉棒,这让她感到不解和迷惑。

就算是理智再怎么厌恶,肉体还是不会放过可以品尝登天的爽快。但在攀上高潮顶峰的前一刻,却毫无理由地被人剥夺地这样的滋味,这简直是没有道理。

『嘻嘻……现在还不是时候……这次应该轮到小尤佳利才对……』

我单手剥开紧闭的小淫贝,火红的龟头顶住小小蜜穴的肉口。

卜卜卜……卜卜卜…

滋滋……滋…

『不可以!』妈妈大叫着。

『啊嗯……』女儿暧昧地呻吟着。

非常湿润的肉棒慢慢滑动着,渐渐没入还未成熟的嫩穴中。

『唔唔…喔喔……虽然妈妈的鸡掰穴也算是一个好B,抽起来还蛮舒服的…但只有尤佳利的小肉穴,新鲜又多汁还夹的我爽极了,这才是天下第一美穴……因为是刚刚破瓜的性交,所以拼命献出笨拙的技巧,来服侍着我的大肉棒……真是一个好孩子……好乖……好好…来伯伯给你奖品了…来啰……』我一面在尤佳利的耳边轻声说着,一面开始慢慢抽送起来。

『不要了……拜托你……可以了吧……呜呜……呜呜……』尤佳利断断续续地哀求着,最后还哭了出来。

『不可以喔!小孩子不可以这样哭闹……你看看,自己的小嫩穴不是高兴到喷出蜜汁吗?你其实非常开心的,对吧?好,先来个重重一下,让你感觉吧!』

腰身猛力一撞,肉棒顺势刺进蜜穴,直达深层的花心中。这当中,尤佳利小小的肉体不住扭转着。

稚嫩蜜穴里早已溢满着各种奇异液体,挥动的龟头,如搅拌器一般,搅动着各类淫靡的体液。因为有着这样高超的性交技巧,所以就算小尤佳利的肉穴是多么狭窄,我还是可以有规律地抽送着,恣意地奸淫着肉穴,小小的肉体也经由和肉棒的摩擦,而品尝到性爱的快乐。

在肉棒猛力贯穿的当中,从尤佳利小肉穴花心里,冒出灼热的淫汁。

『不要啊……不要这样……呜呜……啊啊……啊嗯……』

大概是感觉到肉体品尝到性感的生理反应吧,所以理智做出激烈的抗拒。勇猛男人的大肉棒带给自己肉体巨大的喜悦,那到底会是什么?现在的尤佳利终于慢慢可以意识到。

黄色漫画或情色书刊里,情侣爱意浓烈时发生的激烈性爱,两人都经验到至高无上的快乐。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尤佳利才会着迷到卖场上去偷色情书。

现在她正体验到的肉体欢愉,差不多是和心爱的恋人一起性交时,所得到的快感是一样的吧。大概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就算是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奸吟着,肉体也会做出自然的反应……

性知识在幼女间渐渐普及起来,这也是一个好现象。

这样才能提高强奸时的兴奋。

『不行了……放过我吧……可以住手了吧……呜呜……喔喔……』

『嘻嘻嘻,你胡说的吧,其实你真正想的是,在小嫩穴里,大量灌入火热的精液吧?……不要光想,大声说出来就可以,不用拐弯抹角,伯伯非常好心,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要,伯伯就会大量射出了……』

『不~不行……只有这个不可以的……换…换我来…』在尤佳利下面的由美子呻吟地哀求着。

『什么?太太,你还想被我干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是不是应该要好好拜托一下啊?』

『是…是的…拜托你了……请…请来干…干我吧……用…你…你的大…大老二……来干我…我的阴…阴户吧…请尽量干…干我吧……干到爽为止……然后在阴户…里……射……射精……啊……啊啊……』

已经没有任何犹豫的空间,由美子用着哀求的口吻说出这段悲猥的话。

『哈哈…都已经到这个阶段才来拜托,唉~没有办法了……』

卜滋…卜滋……卜滋……咻~

我从尤佳利稚嫩的蜜穴中拔出肉棒,一股浓浓的青涩气味立即飘散开来。龟头上,那胀到有爆炸疑虑的雁颈反覆鼓胀收缩着。

不管是妈妈还是女儿,她们两只肉穴不断释放出浓厚的荷尔蒙,想吸引我来疼爱她们。

每一只淫穴上,娇嫩的花瓣已经完全绽放开来,一条条有着泡泡的银白蜜汁溪流,慢慢地从花瓣间溢出来。

四条大腿都如火在烧一般的鲜红,上面更是满布着一颗颗晶莹的汗珠。

『好吧,就让我用太太最喜欢的大肉棒来喂你吧……』

沾满着各样蜜汁、体液和耻垢的龟头钉住了妈妈淫猥的穴孔。

卜…卜…滋……滋……

雁颈刚一摩擦到肉孔,蜜穴中湿润透水的肉璧立刻大张开来,欢迎着肉棒的到来。没有任何阻碍,巨大龟头瞬间猛刺到花心的最深处。

『哎呀~!』

『怎样?很爽吧?』

来回抽送着,肉棒在淫荡的肉壶里快速飞舞着,湿润的肉璧没有一刻停顿,紧密地套住急刺的肉棒,想要留住粗大的火热,来晒干穴中的湿润,但却有更多的蜜汁喷出,弄的蜜穴更为湿润。

『啊啊……美…美极了……请…用…用力点……干……干我吧……』

虽然心中充满了一百个不愿意,但此刻却一句又一句从口中抛出根本不会也不该说出的猥亵话语。

那当然是因为由美子想要保护女儿的心,所以才会说出来,也才会甘愿承受着我的凌辱。

『呵呵…真是一匹淫荡的母狗啊…干…干死你…这样爽吧?你这只母狗!』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

花瓣上溢出的淫汁受到肉棒的搅动,产生出一颗颗淫猥的气泡。

『啊嗯!我…我喜欢……好……好爽……我……我是一…一只母…母狗……用…用力插…插我吧……插到小穴…小穴的最里面……美…美极了……啊…死…死了……飞…飞天…了……』

大概是已经屈服在肉欲的快感中了,一段又一段极为淫荡的话从口中说出,看来肉体已经点上肉欲的火焰,再也停不下来了。

我一手搭在尤佳利稚嫩的幼贝上,向左右大大翻了开来。

『有这么爽吗……那好吧,是不是也该让女儿也享受享受一下啊?』

卜滋…卜滋……卜滋……咻~

从由美子的肉穴中,我抽出肉棒,下一秒钟,凶猛的肉棒变挪移到大开的小嫩穴中心,然后一口气贯入进去。

『好了,现在轮到小尤佳利了!』

卜滋…卜滋…卜滋……

『哎呀~~啊啊…哎呀……』尤佳利痛苦地呻吟着。

『不!不要!!请不要拔出去!!我想要你多干我一会!!拜托!!』

虽然由美子拼命地拜托我干她,但此刻的我对她早已没有兴趣。男人的欲望应该是要爆发在稚嫩的蜜穴里,这才是我现在的焦点。

『呼呼…呼……果真紧得很,和妈妈松垮垮的肉穴,有很大的不同…怎样?小尤佳利,被伯伯粗大的肉棒干着,应该感到很爽的对吧?』

『没…没有很爽……啊啊……痛……好痛……啊啊……』

可以间歇性听见喜悦的呻吟,所以应该没有她口中所宣称的那样痛,这点就连她自己也大概没意识到吧。

『嘿嘿嘿,不可以说谎喔!……你现在应该很习惯伯伯的这根大肉棒了,对吧?很美的滋味,对吧?』

我伸出双手紧握着她小小的细腰,大开大阔地开始抽送起来。小腹上的鲔鱼肚飞出一颗又一颗的汗珠。火红的巨大肉棒快速地在幼小的蜜孔中飞舞着,在我们两连接起来的胯下,牵引出无数条白浊的淫丝。

『不要啊!!啊啊……唔唔……喔喔……不…啊嗯……』

在小嫩穴的抽搐中,尤佳利的身体因为快要降临的快感而兴奋起来,红通通的肉体快速奔向至美的天堂。

『呼呼~~呼呼~~呼呼~~高潮了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对吧,那是很爽快的感觉,是吧?嘿嘿…嘿嘿……』

在贪欲的驱动下,软肉不停舞动的幼小淫穴渴求着我的疼爱。当肉棒往外退出的时候,鲜嫩的蜜汁也随之飞散出去。

『啊…啊喔……不……不要了……不要啊啊啊啊!!!』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

在尤佳利攀上天堂的前一刻,我拔出大肉棒。

『嘻嘻…小尤佳利啊,你还要等一下喔!……妈妈需要耶……好吧,太太,我就照你的心愿,现在又来干你了……呵呵呵…就用已经奸淫过你女儿好一阵子的大肉棒……』

『拜…拜托里……让我……我最……淫荡的…的阴…阴户……好好爽……爽一下吧……我想要……喝……喝精…精液……』

从尤佳利的小蜜穴中不断溢出的爱液,非常猥亵地滴到由美子的淫贝上,形成一潭潭淫靡的白浊水潭。

我舞动着肉棒,让龟头在淫贝上的爱液谭中转动着,然后黏答答的龟头就划破熟女的淫穴,刺了进去。

『啊…啊……插…插进去了……你…你的…大…肉棒…好…啊啊…好棒!!都插…都插到我…阴户……阴户的…最…最里面了……我好想……被大肉…大肉棒……奸淫……啊啊……喔喔…啊啊~~』

现在毫不迟延也不用指示,这番屈辱的请求便一句句从由美子口中冒出来。

我趴在尤佳利的背上,庞大的身躯重重压住她们母女俩。

『呵呵,好吧,那你们俩接吻吧,我要的是法国式的热吻喔!』

肉棒猛力贯入到由美子的花心深处,痛快的我下达这样非分的命令。

『好…好的…哎呀!由……尤佳利…』

『妈妈……』

一双娇艳的母女俩,她的四片嘴唇叠合在一起。两条舌头在口中翻转着,彼此的口水都混合在一起,分不出谁是谁的了。

『做的不错!这是母女最神圣的爱情了!……好吧,既然是这样,那我就给你奖品了!』

腰身拉的高高旋即又直冲下去,如云霄飞车般,火红的肉棒插进古老的蜜洞中,在龟头撞入了花心的棉软肉里时,我又重新拉起,好像橡皮精回弹般,腰身再度高高的拉起,然后有快速插下去。

这样的活塞运动以高频率的态势进行着。

『唉唉……喔喔喔……呼呼……美……美死…美死我的……啊啊……飞……飞了……啊啊……好爽……好爽啊……用…用力点……再用力点……啊啊……』

由美子气息慌乱,满嘴的浪叫,索求着我的疼爱,但同时也没有忘记我的命令,拼命亲吻着女儿的小嘴。

好像要回应着妈妈的热情,尤佳利也一口一口往妈妈的嘴巴中贯入口水。

啾啾…啾啾……啾啾……

嘎吱…嘎吱…嘎吱……

卜滋…卜滋…卜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亲吻声、床铺碰撞声、男女妙事的抽插声以及肉体的撞击声,各种难以想像的淫靡声音,此刻却在房间里荒唐地合演着。

肉棒强烈感应到由美子淫贝内剧烈的蠕动着,在她快要攀上快感的天堂时,我再一次拉下她,抽出滚烫的大肉棒,然后再次插入到尤佳利的小嫩穴里。

『啊啊…喔喔…不…不要了……啊啊…奇…奇怪……啊啊…哎呀~~』

插不到两下,尤佳利也出现反应。她不断扭转着,想要补抓到先前逃脱掉的高潮。

我品味着稚嫩蜜孔内的滋味,没有遗落掉任何一个角落,就莲花心内的最深层也没有放过。巨大的肉棒四处征战着,耀武扬威地逞凶。就算是青涩的蜜穴也在这番攻击中,渐渐迈入高潮的顶端。

同样的,我也在尤佳利高潮的前一刻抽出奸淫母女的凶器,马眼释出淫恶的透明液体,恶狠狠丑陋的肉棒再次贯穿进熟女的花房中。

(天边:靠!他到底有多少前列腺液,居然喷到比精液还多~这太扯了!)

在拔出肉棒的同时,母女俩一双惹人犯罪的淫贝饥渴般蠢动着,希望大肉棒的疼爱,而流出天下最为淫靡的蜜汁。

为了渴求着我所带来的性爱喜悦,这一对母女俩早已化作性爱的女奴,毫不遮掩地现出罪人的肉壶,恭迎巨大肉棒的贯穿。腰身扭起求欢的舞步,祈求着肉棒的早一点降临,而彼此竞争着,努力争取我的疼爱,而做各种最不堪入目的性爱服务。

两人的爱液蜜汁和我的前列腺液,以及我们仨的耻垢完美的混合在一起,两只淫贝各自垂流着满是泡泡的白浊蜜汁。

因为大量的淫汁四处流动,我们仨的胯下早已泥泞不堪,随着肉棒的抽送和上下的肉穴转换,无数条的淫邪白丝牵引出来,又消失不见,然后拉扯出更多的淫邪白丝,有如盘丝洞里的丝线,数量多到根本就数不清了。

房间里充满着性爱的特有气味,让我们仨有如喝了一瓶醇酒,醉心在肉欲的世界里。

我尽情品味着母女不同风味的蜜穴。每当她们要踏进高潮的天堂时,我就会抽出肉棒,让她们有着欲求不满的焦急心理。

在这样的数轮之中,我享受在其中不同的抽送触感,直到我快要射精的那一刻前,我还是无法停下这让女人心焦的奸淫手法。

母女俩蜜贝中的蠢动越来越厉害,淫荡到让我已经承受不住,火热的肉棒不断的抖动着,滚滚的精液做出了哀号,祈求让他们早日飞向欲望的目标。

我自身很清楚,是到了射精的时候了。

『呼呼…呼呼…喔喔喔喔~~到…到时候……要…要射…射精了……』我一面狂插着尤佳利的小穴,一面口中高声地吼叫着。

『不!不行~!请射…射在我…我里面……拜托了!!请把精液全部射在我的阴户里吧!!』

『呵呵呵……可是我…我想…把精液…射在小孩子的小…小穴里……呼呼…呼呼…要…要射…要射了……啊啊……』

『不可以的!!拜托了,不管怎样,都要射在我的阴户里吧!』

仿佛想要从快感的漩窝中逃脱,我快意抽送着,同时对由美子说:『好吧,既然你这样说,那你发誓吧,说要我的肉奴隶!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不管在做任何事,如果我想要干你的话,你就要开心的张开双脚,欢迎我大肉棒的插入……

呼呼…喔喔……要…要射…射了……怎样…同意吗……啊啊……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要你离婚,你可以在和老公继续拥有合法的婚姻关系,但必须要发誓成我的性奴隶……

在你老公心苦工作攒下大钱买的高级公寓,让我好好的奸淫你…玩弄你…这真是一个不错的好主意,是吧?』

『这…这个……』

『你不同意也没有关系…喔喔…再这样下去,我就先让尤佳利怀孕再说!』

『不~不行!!尤佳利她只不过还是一个小学生而已!!你不可以这样!』

『那要不要发誓呢?来做我的性奴隶吧!』

我毫不放松地压迫着由美子,这是今天预期要达成的事情。

『唔唔……啊嗯……妈…妈妈……你不可答应…我不要紧的……啊啊啊…哎呀~!』尤佳利一边呻吟着一边低声的说着。

『什么?你会这么说,其实是想怀孕吧,是这样没错吧?现在让我跟你说一件天大的好消息,据说被人强奸而丧失处女的女孩子,怀孕机率出乎想要的高!况且,我的精液可是非常浓的,如果等下再射出一发的话,那铁定就会怀孕!』

『不…不要……不要啊啊……呜呜…喔喔!!』

肉棒上清楚传来尤佳利的小穴开始迈向绝顶高峰的蠕动。

『这样不可以的!我发誓,发誓了!我要成为你的性奴隶!!我会彻底服务你任何的性爱需求!!就算要我做出多么羞耻的事,我一切都答应,我都会开心的接受和顺从!』由美子尖叫着。

『哈哈,说得好啊!』

这次我爽快地从嫩孔中抽出肉棒,然后贯进到妈妈的淫贝中。

最后的冲刺开始了!

『喔喔喔喔…就照你的期望,让我来在你的浪穴里,射出大量精液吧……让我彻底玷污太太,就连最深层的角落也让大肉棒疼爱唷……』

『啊喔~!好…好的……一切拜托了!!连我最深层的花心蜜穴都彻底弄脏吧!!』

我感觉阴囊里的睾丸不安分争相跳动着。

『好,那最后最多说一句来给我听听……那就是:请让我怀孕吧。把这句话给说出来…如果你这样说出来,我才会在你浪穴中射出来的……这样太太也才会品尝到登天的滋味……』

『这…这句话…我…啊啊……喔喔喔喔~~』

由美子还有些犹豫,但现在的她是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了。

『好…好吧……请…请…让…让我…怀…怀孕吧……』由美子紧闭着双眼,痛苦地低声说出这句超禁断的淫荡话语出来。

这句话原本不该由一位贞德的太太向强奸她的男人说出来。但如果被迫地说出这句话,那性奴隶和主人的关系,也就更为明确,深深绕印进她的脑海深层,永远不会抹灭的。

由美子就这样一步步被我拖进性欲的地狱深渊,再也无法脱离我的控制。

『呵呵……呵呵……你说出来了!!……好……』

为了得到最强的射精快感,我拼命压抑着射精的快感,精关紧锁,用狂野的气势,肉棒一刺又一刺猛力刺在花心上,感觉到龟头撞到更为肿胀起来了。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

绝顶的高峰越来越近,射精的压迫也越来越大。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喔喔…喔喔……射……射了…要射……要射了……』

『啊啊…好…请射吧……请全射进来吧……哎呀……让我怀孕吧!!』

这时候,固守精关的忍耐壁垒终于被攻陷了,缺开的小口喷出精子,成群结队的精液化成如山洪暴发的狂流,破裂的小口瞬间暴为巨大的裂口,腰间一麻,精关弃守,精液狂流爆炸到尿道。

『喔喔喔!!』

砰砰砰~~砰砰~砰砰~

冲出尿道口的精液狂流瞬间打在了由美子的蜜穴花心深处。

『喔喔喔!!丢~丢了!!啊啊…美死我了!美死我了!!啊啊啊~~』

淫穴中出的冲击,瞬间让由美子攀上绝顶的最高峰。

砰砰砰~~砰砰~砰砰~

『不要啊!不要啊啊啊~不可以这样!!啊啊~~』

先前一副完全驯服的态势,如今有了一百八十度转变,口中大叫出厌恶的悲鸣。被人强奸,女人神圣无比的殿堂也被人彻底的玷污,其中竟还让自己有了高潮……

对女人来说,这是有着最大的耻辱,由美子由心底发出抗拒的话语。

但一切终究还是毫无作用。

砰砰砰~~砰砰~砰砰~

厌恶着自己蜜穴最深层的花心都被侮辱的由美子,还是一波又一波承受着滚烫白浊罪恶液体的侵袭。受到高潮降临的影响,浪穴里发出一道道最为猛烈的力道,想要彻底压破入侵的肉棒。

这时我也使出吃奶的力气,强力扣紧起精关,尿道为之一锁,然后一口气拔出了肉棒。

啵~!

手快速地向左右大大张开尤佳利的两片花间小嘴,露出小小的蜜洞。因为尿道的紧锁,此时没有一滴精液喷出,胀到快破满是鲜红热血颜色的龟头快速顶进稚嫩的蜜穴入口。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在下一个瞬间,勃起到不行的粗大肉棒已经插到尤佳利蜜穴的花心上。

『喔喔喔!!』

『喔喔喔……尤佳利…尤佳利啊!!』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卜滋~卜滋卜滋卜滋~~

『啊啊!啊啊!!来一下狠的!…要插到最里面……忍不住…喔…喔喔…』

腰身上下急速窜动着,带出狂飙的活塞运动,速度之快,就连我们俩结合的部位都几乎可以喷出火花。

淫靡的蒸气不断的喷出,一种令人惊恐到会窒息的快感笼罩在全身。

这是喷发的前一瞬间,快要忍不住的我做出最后的一击,肉棒贯穿进花心的深处,马口狂喷出透明前列腺液的龟头几乎要刺破花心。

碰~碰~~轰轰…轰轰…轰轰…

肉体的撞击,脑袋中爆出如晴天霹雳的巨响~

龟头一头撞进尤佳利女人的最深宝地,薄薄的肉膜瞬间凹现下去,酥麻的感觉是最后一跟的稻草,滚烫的岩浆由玉丸炸出,瞬间冲过输精管,沿着尿道,飞出大开的马眼,如炮弹般的喷射出去,马眼处有着阵阵的烟雾,那是蜜汁受到蒸发后的香气。

『不要啊啊啊!!!啊啊~~死…我会死的……啊啊……』

花心有着射精的强大撞击力道,终于带给尤佳利前所未有的绝顶快感。

『喔喔喔!!射…射了!!!呼呼呼…爽毙了…妈的…尤佳利…唔唔!!…喔喔……喔喔……啊喔……』

轰轰…轰轰…轰轰…

狂喷的精液带出有如轰炸机飞过的巨响。

污秽的液体形成群块,如炮弹般轰炸进尤佳利的女人中心。在每一次轰炸当中,带出了绝顶的浪波,让少女小小的肉体向后仰躺着。青涩蜜穴间歇性地痉孪着,有如一具帮浦,一次次强力吸出还在尿道中邪恶污秽的精液。

『不~不可以的!!啊啊!!不!!不要这样!!这样会怀孕的…啊啊……呜呜……呜呜…呜呜…』

看见女儿被内射的妈妈嘶吼着,哀求着,最后无助的哭泣着。

在肉棒亢奋的当中,小学生被火烫的肉棒炸飞到绝顶的最高峰。在粗大肉棒强力的喷射中,带稚嫩的少女飞进绝顶的天堂中。

这是身为女人,最伟大最猛烈的绝顶快感。

在我的肥厚肉体下,一双母女她们俩的肉体此起彼落地颤抖着。她们的身心都受到最为悲惨的奸淫。黄金般的女人尊严犹如不值一文的股票,被撕毁在地,任我践踏,处处留下我的印记。

我的心里充满着如登天般的性福,肉棒感动到如狂喷的火山,一波又一波从玉丸中爆出滚烫的精液。

轰轰…轰轰…轰轰…

滚烫的精液仿佛永远喷不完地爆发着。

邪恶欲望化身的污秽淫液将整个稚嫩的小幼穴全部灌满。瓜尚未熟蒂尚未落的肉璧毫不放松地紧缠着肉棒,看来不打算漏掉任何一丝的精液。

『哎呀……妈妈……救命啊……已经射在里面了……呜呜……啊啊~~』

尤佳利苦闷地哭诉着,正遭受高潮袭击而浑身颤抖的由美子这时终于也注意到了最心爱女儿的小嫩穴现在正灌满着淫秽的污液。

『不~不行!!请你不要这样!!』

『嘿嘿嘿……这是最棒了!!在一个小学生的嫩穴里面内射了,真是最棒的享受了……呼呼……你…们每…每个…人都给…我…怀…怀孕吧……哈哈……』

『你太可恨了……你是恶魔……畜生……畜生……』

由美子歇斯底里地尖叫怒吼着,但这更加让我感到舒服无比。

『呜呜……不要啊……可以放了我吧……』

尤佳利哭泣着,她的小嫩穴不住地痉孪着。

这一双母女,现在是一起遭受到我的奸淫,她们的淫贝深处,花心的最深层都让我给玷污了。在我大巨棒下面,乖乖臣服着,大开城门恭迎我种子的灌溉进子宫的育婴室中。

真是一个操完美的母女丼,好丰盛的一顿淫欲飨宴。

轰轰…轰轰…轰轰…

吃得我口水一直喷个不停,哈哈~~

『呼呼……』

我从稚嫩的小蜜穴中拔出射精过后还呈现凶猛的肉棒。

沾满着白浊黏液的肉棒现出了宏伟的身形。

咻~滴滴……答答……

失去大肉棒的阻挡,尤佳利的小蜜穴里开始溢出罪恶的黏块。不断溢出的淫液带着黏答答的黏丝,滴往由美子的淫贝上。随着污液热度的扩散,掀起的热气强力散布出我浓厚的男人体味。

卜滋!!

好像要把罪恶的淫汁给强行推入般,我带着还很坚硬的巨大肉棒,再次冲入由美子的淫贝中。

『喔喔~!』

淫贝里,黏答答的肉壶强力收缩着。这对于刚刚射过精的龟头来说,带来的简直就像拷问般的痛苦。

但我却紧咬着牙齿,腰身猛力灌入了。

咻~

肉棒趁着余威,毫不放松直刺进花心的深处,然后在淫美子的子宫前,将残留在玉丸中的最后精液给喷发出去。

『哎呀!!…喔喔~啊~喔喔喔~』

由美子尖锐地高叫着,同时再度高胀的高潮让她喘气不已。

轰轰…轰轰…轰轰…

我腰身猛力画圆般左转右旋地抽送着,火烫的大肉棒毫不容情地重刺在花心中,每一刺重刺,每一轮旋转,都让由美子爽叫到不行,绝顶的乐曲一曲一曲地从口中唱出,就连女儿尤佳利也给忘了。

『呼…呼……爽吧?刚刚还没有中出在尤佳利小嫩穴的精液,现在全部射在太太的鸡掰穴里了……爽快吧…呼呼……』

肉棒飞舞着,搅乱中出在由美子淫穴里的精液,心中的欲火又要再度喷发,我紧锁着精关,连忙地抽出火红的肉棒。

啵~!!

丑陋的淫棍上面沾满欲望的精液,精液里更是充满了泡泡,让玉棍好像入过珠一般,看起来更为巨大,更为凶猛,也更为诡异。

我腰身快速往上提,血红的龟头再次顶住尤佳利的小肉缝,腰向前一顶,巨大的铁棒瞬间消失在绽放开的小花瓣内。

『喔喔喔……现…现在……全部射进去…去…好了……喔喔喔喔喔~~~』

我吼叫着,身体的肥肉也扭动着,将一颗颗油脂的汗水给喷射出去,肉棒快速飞舞着,我尽情地享受着最后一波奸淫尤佳利的快感。高凸的小腹上,一层又一层的油脂如波浪般起伏着。

彻底地将精液全部涂抹在蜜穴的肉璧上,每一个角落都烙印上代表我火热的印记。

蜜穴也认定我是她的主人,好像想要讨我的喜爱,不断扭动着软肉,企图讨取更多的印记。

『哎呀~~啊啊……喔喔……嗯嗯……』

尤佳利小小的身躯不断抽搐着,浮沈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浪波中,陶醉在欲望之海里。

『呼呼…呼呼…尤…尤佳利……你…你…也来做我的奴隶吧!!…呼呼…』

龟头顶在尤佳利花心的最深层,几乎要突破子宫口了。

轰轰…轰轰…轰轰…

清纯的幼穴里,涂抹上最后的污液。

『不要啊啊啊啊啊~~!!』尤佳利发出凄厉的绝叫,那是混合着被奸淫凌辱的苦闷以及踏进绝顶高潮的喜悦,所融合而成令人分不清是快乐或是痛苦的尖叫。

卜滋…卜滋……卜滋……

肉棒不住地飞舞着,发出阵阵令人脸红的淫靡声。

搅拌过两只淫贝的污液,渗透进尤佳利女人的清纯之海,渐渐溷浊起来,就连清纯之海的最边缘也彻底受到我欲望的吞噬。

我是这样奸淫过尤佳利的嫩穴。

在我的庞大身体下,一双母女痛哭着。

不时可以见到我腰身发出阵阵的痉孪,那是我沉浸在射精的余韵中。

从我身体滴落的一颗颗汗珠弄湿她们俩的肉体。

贞淑的妻子和处女的女儿……

我的身体和心理,彻底地享受过这一双美艳的母女俩,我一面品味着其中的如天满足感,一面惬意地沉浸在绝顶的余韵中。

啵~!

我缓缓抽出已经完全萎缩的肉棒。龟头紧缩起如一只小青蛙头,被包皮深深地埋藏起来。罪恶的银白丝线牵引在玉棍和淫贝之间,无毛的小肉穴和小小的毛头小虫微微触碰着,就好像是一双娃娃在性交一般。

滋滋……滋滋……

蜜穴中强大的压力,将精液给推挤出来。我手指勾起罪犯邪恶犯罪的证明,涂抹在母女的耻豆上。小小的蜜豆受到扰拨,好像将即将熄灭的淫欲之火又再度点燃,母女俩的肉体轻轻痉孪起来。

大概是由美子的老穴有较大的容量吧,我并没有看见任何精液逆流出来。不过,这也有可能是熟女的天生本能,将射浸淫穴的精液给团团包围起来,不容逃脱,是有这个可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还真的有可能怀孕呢!

我惬意地坐在了沙发上说:『唉呀呀,真是一对肮脏的母女!你们的鸡掰穴都将我的大肉棒给弄的脏兮兮,还不赶快用嘴巴来清理一下!』

这一双母女大概是已经被我完全降伏了吧,她们立即按照我的命令来做,这其中大概也有因为凌辱已经结束,起了种安心的心理因素吧。

她们一面小小声地啜泣着,一面仔细清理着刚刚奸淫过她们的肉棒,舌头钻入包皮的里面,张嘴含住沾满淫汁的玉丸,开始进行着凌辱的善后工作。

终于清理完毕,母女俩重重换口气,她们互看一眼,搂抱在一起,又开始呜咽起来。

我一把推倒她们,让她们横倒在当场,两只淫贝清晰地展现出来。

『嘿嘿…嘿嘿……真是绝妙的好角度,风光真好!!』

我拿起照相机,抓出母女淫贝的特写镜头,一张又一张拍摄起来,每张都可以清楚看见淫贝中溢出的污秽。

我忍不住腾出一只手,勾起淫液,尽情涂抹在她们的脸蛋和肉体上,当然耻豆和乳头也没有放过,相当仔细地涂抹着,形成非常淫秽的画面。

全身发出湿润的淫靡光芒,这样一双肉体,我全用照相机给好好拍摄起来。

这是她们变成我的所有物的证据。

我从上方拍摄了大小的两只淫贝,也拍摄了她们抱在一起啜泣的悲惨镜头。她们连下体也没有办法掩盖,只想回避我拍摄脸蛋的特写镜头,她们的脸孱弱地转过去。

虽是非常微弱,但这已是她们最大的反抗了。

泪眼满布的脸蛋,真是美艳极了,我完全收入进底片中。

这可是身为女人所谓自尊心完全丧失时所会露出的脸形,那是进化成性爱女奴的脸蛋。

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我可能还会想在奸淫她们也说不一定,但今天已经干出预定的事情,所以还是算了。

虽然击碎女人的心房,这过程相当令人愉快,但是奸淫着已经完全没有抗拒心理的女人,那可不是一件爽快的事。可以将她们晾一阵子,等到她们生起抵抗的心理,再来击碎,再来奸淫,这更是一件愉快的事。

『太太,要牢牢记住刚刚的誓言!你们都发誓要做我性欲处理的性爱奴隶!如果乖乖听话的话,你老公以及附近邻居,都不会知道今天的事,这你们可以安心……

但如果你们胆敢反抗的话……嘿嘿……今天的相片……不用我说,你们也该知道吧?……哈哈…哈哈……』

我耳边听着她们母女俩啜泣哀伤的哭泣,踏出轻松愉快的步阀,离开这个住着一双已经坠落欲海母女俩的家。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