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棍王巴大亨》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十七章 巴大亨班长

2020-05-30   编辑:红人館

《棍王巴大亨》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棍王巴大亨》,是作者松柏生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修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艳武侠作品!

《棍王巴大亨》 第十七章 巴大亨班长 免费试读

飞龙庄西院前面那块广场,此时人影构飞,杀声云耳。

赵卿卿正挥著十二孔二箫,力抗数不清的高手,在这激荡的劲风里,玉箫响起「呜呜」之声。

在她的四周,已有不少人陈尸地面,并有一具少女的尸体。

然而,谁也不顾惜那些尸体,在激战中,尸体被践踏得衣衫尽纤,露出人体的原形,甚至於腹破肠流,也没人去看一眼。

人墙外面,相隔二十丈多远的花树之下,一位脸色灰败的绯衣老者盘膝枯坐,好似正在运功疗伤。

赵卿卿叱道:「你们这些狗奴,真是想死呀?」

立刻有人怪笑道:「丫头,认命吧!别拿大话唬人。」

赵卿卿冷笑道:「姑娘只是不愿多开杀戒而已,若是只开两个箫孔,那怕不把你们这些狗奴全部震死!」

那人又道:「我罗壮为偏不信邪,你不妨试试看。」

忽闻一声朗笑,巴大亨和二位彩衣少女已奔进广场。

赵卿卿欢呼道:「巴郎快来,这些人坏死了!」

巴大亨笑道:「卿卿辛苦了,看我的!」

赵卿卿皱眉道:「你冲不进来呀!」

巴大亨笑道:「哇操!小事一件,兰姑娘下手。」

二婢齐声答应,各挥一柄麻姑爪,娇叱声中冲向人墙,「金」,「银」二团光华荡起,但闻兵刃碰击,血肉纷飞。

罗壮为忙道:「快退!」

巴大亨笑道:「急什麽?聊聊吧!」

罗壮为挥刀喝道:「小子,吃我一刀!」钢刀挥出似雪刀光,卷起一片寒震,显然的,他已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然而,巴大亨只轻轻一抖丝细,一道彩光立即如神龙翻滚,先将钢刀档开,反向敌人手腕经去。罗壮为吃了一惊,疾退二步,转身欲逃。

但见巴大亨身法一变,丝细化作一堵五彩高墙将他困在核心,朗声道:「哇操!好兄弟,留下来吧!」

罗壮为此时只登眼前全是巴大亨的身影,看不出那一条才是真影,只得挥刀自保,厉声道:「恶小子,休要逼人大甚!」

巴大亨笑道:「哇噪,这叫做「运」呀,你也未免太肤浅啦,本大亨若真正要逼你,你早就屁滚屎流了!」

说完,忽将丝经一收,肃然站在罗壮为面前,由於事出突然,反而把罗壮为弄得莫名其妙,竟然忘了逃走。

只听他惑然的问道:「你要怎样?」

巴大亨笑道:「哇操,很简单,请你吼两个字「住手」!」

罗壮为喝道:「这个办不到!」

巴大亨沉声道:「哇操!马上办!你自己瞧瞧吧!」

罗壮为回头看去,只见遥在五六丈外,金光银光交织成一个绝大的囝球,圆球外面躺著不少血肉馍糊的尸首,想是方才要逃生的帮众又被赶回一处,变成侍宰的羔羊,禁不住心头一凛。

巴大亨喝道:「哇操!大势已去,你还犹豫什麽?

罗壮为豪气尽失,松手任刀跌落,长叹一声道:「小侠说得有理,但我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副帮主!」

巴大亨微感意外,问道:「谁才是真正有权?」

罗壮为道:「本帮四大护法!」

巴大亨忙道:「是不是千手剑、百龄机,八方象,三世尊四人?」

罗壮为点点头道:「正是这四位老前辈。」

巴大亨仰天笑了一阵子,道:「哇操!若是这四个老鬼,你老兄大可以安心啦,本大亨大慈大悲,不忍他们在世受苦太久,早已超渡他们「回老家啦」!」

罗壮为失声道:「真的呀!」

巴大亨笑道:「哇操,本大亨从不开「空头支票」的发令吧!」

事已至此,罗壮为已无从雄辞,探袖拿出一面金字缔龙的红旗,高学过顶,喝道:「飞龙归位,潜龙升天,本帮兄弟停圈听命!」

老实说,大夥帮众早已没有兵刃抵抗,连加那位居剑士首领的上官能也是两手空空,任凭别人宰割。

但赵卿卿深知巴大亨不愿多杀,足以获得二婢接应,趁敌人惊逃之际,迅速冲出重围,与二婢反将逃散的敌人围在一起,听巴大亨处置。

此时一闻罗壮为下令停阅,立即停下身子。

大夥帮众人人面露惊容。

上官能满脸愧色,咳咳两声道:「副帮主,这是怎麽一回事?」

罗壮为与巴大亨移步上前。

只见除了躺著十几具尸体以外,遍地是断刀断剑,不禁轻轻一叹,道:「本座为保本庄兄弟性命,接纳巴小侠意见停战。」

巴大亨正容道:「哇换!作奸犯科是黑鹰令主他们几个混球,你们只是奉命行事,根本与你们扯不上任何关系!」

帮众满脸愧色,低头不语。

巴大亨又恢复玩笑不恭的笑道:「哇操!这里是个是非之地,你们去里面带些值钱东西,各自回家乖乖做人吧!」

罗壮为恭声道:「请问小侠,有何需要我们效劳的?」

巴大亨颉首道:「哇操,你知不知道黑鹰令魔在何处?」

罗壮为摇头道:「不知道,四大护法可能知道,可惜已经死了!」

巴大亨笑道:「哇操,没关系,本大亨自己去找,对了,打了老半天,麻烦你吩咐厨房,准备一些吃的吧!」

罗壮为点头道:「没问题!」手一挥帮泉立即各自去整理行李去了。

罗壮为一定,赵卿卿带了二婢上而,微羞著脸笑道:「巴郎,你不会怪我吧,我乔装你先来打二阵,反而辱没了你的名声。」

巴大亨一听这话,便知她早已和章红娣的好了,不禁笑道:「哇操!没关系!如此一来,「巴大亨」三个字更是「噎噎叫」,对了,听说你被骗进密室,是怎样才能够出来的?」

赵卿卿柔声道:「贱妾用这管玉箫量一量密室各处尺寸,立即悟出墙上所漆的纹理不一,而悟出打开密室的方法,小东那丫头在高兴之下,打翻了油灯,又引发地底的炸药,若不走快一步,当真尸骨无存。」

巴大亨失声道:「小东可是炸死了?」

赵卿卿惶然下泪道:「没有,她是到此地才被那夥凶徒打死的。」

巴大亨轻拍她的香肩,道:「人死不能复生,走!吃饭去啦!」

※※ ※※ ※※夜幕渐惭低垂,星河摇曳,灯映波红。

人去庄空,一座广裘数十亩的飞龙庄,黑沉沉如同鬼城。

突然木兰娇叱一声:「是谁?」

巴大亨和赵卿卿同时一惊,急转头看去,但见一道劲装女子倩影,钴在与敌搂并列的另一座屋顶上。

那人喝道:「叫巴大亨出来!」

巴大亨一听口舌立知是谁来了,忙笑道:「原来是庄姑娘,巴大亨在此!」话声中已走到木兰身侧。

赵卿卿跟了过去,哼道:「你来找巴郎干麽?」

那人正是庄幼雄,只听她轻嗤一声道:「没你的事,姓巴的,跟我来。」言讫,返身逸去。

巴大亨轻声道:「卿卿,我去看这「恰查某」搞哈米花样?」

「小心啦!」

「安啦!」

巴大亨走後,赵卿卿越想越不放心,便悄悄跟了下去。

谁知,她绕了老半天,却一直不见人影,心中一急,轻功提至极限四处寻找。

反说,巴大亨跟著庄幼雄走了半天,进了一个洞穴,巴大亨打量四周,只见乾挣异常,笑道:「哇操!这里倒是幽会的最佳场所。」怪的是一向泼辣凶悍的庄幼雄却不理会巴大亨的打趣,自己先行坐在地上,柔声问道:「你在什麽地方遇上无愁居士的?」

巴大亨深感意外的间道:「哇操!你!!」

庄幼雄笑道:「没什麽,坐下来谈吧!」

「哇操!笑里藏刀,准没好事!」坐下身子,仔细再打量一下,苋无异状,只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似胭脂香,又似人体香!」庄幼雄柔声间道:「我在间你话呀!」

巴大亨红著脸道:「无愁居士是姑娘的………」

庄幼雄颓然道:「爷爷………」

巴大亨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庄幼雄柔声道:「他老人家的遗物呢?」

巴大亨正容道:「他老人家曾交一个小瓷瓶,一卷掌法,和一面「双龙玉令」给我,但除了小瓷瓶外,掌法及令牌早已被人夺去。」

庄幼雄急道:「是谁夺走的?」

巴大亨笑道:「哇操,姑娘可记得把我带离高塔的那天,你和两位小姑娘在树下交手的事?」

庄幼雄一想起自己的鲜作,不由笑了起来。

这一笑恍似鲜花乍放,动人心弦,巴大亨看得全身一震,喃咕道:「哇操,这「恰查某」还真美哩,乱迷人的!」

他不由痴痴的望著庄幼雄!

庄幼雄伸出右手拨拨盖在右耳的长发,娇声说道:「你这个人怎麽搞的嘛?我的脸上又没有长花,有什麽好看的!」说完白了他一眼。

巴大亨好似被一颗炸弹榔中般,全身一震,苦笑道:「哇操!你的脸上并没有长花,不过,却比花好看,哇操!哇操!我怎麽一直没有发现呢?」

庄幼雄低声:「是不是因为我太凶了!」

巴大亨笑道:「标准答案,哇操,以前的你实在是凶巴巴的,简直比母老虎还要凶呢!真是令人受不了!」

庄幼雄苦笑道:「我的脾气本来就不大好,可是每次一见到你跟那些女人厮混在一起,我心中就更气,实在克制不住!」

巴大亨暗忖:「哇操!原来是在吃味啊!妈的!女人心,海底针,「恰查某」突然采取「笑脸攻势,一定有阴谋的!」

巴大亨吸一口长气,道:「在你们交手前好几天,那卷掌法和玉令牌就是被那两位姑娘所夺去的。」

庄幼雄回忆当时情景,也曾听那姑娘说过什麽「双龙玉令」才引起自己现身抢夺的,当下点点头道:「那麽,你把瓷瓶交给我好了。」

巴大亨琨出瓷瓶,缤道:「哇操!有一件事我必须事先说明一下,令祖将瓷瓶交给我的时候,原装有不少治伤良药,但我一见令祖伤势很重,已全部给他服用,只剩下空瓶,此刻所装的药物乃是几位友人所有,容我驳了出来,方好交回姑娘。」

庄幼雄含笑不语。

巴大亨将瓷瓶交给庄幼雄,又授:「请代我向令尊陪个罪!」

庄幼雄突然悲声道:「我爹快要死了!」

巴大亨吃了一惊道:「哇操!这是真的呀?」

庄幼雄合泪点头道:「我爹自获悉误伤我爷爷之後,心情一直闷闷不乐,吩附清楚後,便终日闭门不吃不喝,终於病倒了,鸣…………」

「哇操!「恰查某」也哭啦!不得了!」

巴大亨正色道:「瓷瓶装了不少治毒治伤之灵药,经螭龙瓶装过十几天,效果更好,也许能够挽救令尊一命。」

「巴大哥!」庄幼雄悲感交集,投进巴大亨怀中放声痛哭。

事出突然,巴大亨慌了手脚,张大嘴巴,不知说些什麽?

庄幼雄可管不了那麽多,不但哭,而且揉著身子,搞得巴大亨混身火热,却又不知道应该怎麽办才好?

最奇的是,洞中那股异香,原本淡淡的断断缙绩的,如今却突然转成浓烈异常,激得巴大亨呼吸急促,「难受」死了!

加上庄幼雄边哭逼顶著巴大亨的身子,乱揉动身子,「不该碰的地方」也「碰」了!搞得巴大亨血液循环加速,鼻息加粗了。

他尝试著轻轻的雄开旺幼雄的身子,想不到庄幼雄不但哭得更伤心,双手亦在巴大亨自上乱扯拉著!

「哇操!这「查某」怎麽在脱我的衣服!」

情急之下,擦手擢开身子向外一雄!

「哇操!」巴大亨急忙收回了取手原来他擦手往外一雄,无巧不巧的恰好雄到庄幼雄那对尖挺浑圆的「圣母峰」上去,难怪他会慌忙缩回双手。

在老虎身上招须,就很恐怖了,在「母老虎」圣母事上「揩油」,虽说是无心之失,那罪过可是过大的啦!

巴大亨静待「判决」!

谁知,庄幼雄却以「奖励」代替「处罚」,双唇一伸,送了一个又热又长又香的香吻给巴大亨!

意外的惊喜,巴大亨竟然昏过去了。

乐昏?吓昏?莫宰羊!

等他悠悠醒转过来後,竟然发现,自己光溜溜的睡在地上,全身似火在烤般酷热异常,亟需好好发泄一番!

庄幼雄光著身子,跨在自己身上,咬牙切齿的幌动著,瞧她又哼又哈的样子,好像十分舒服,又十分紧张的样子。

「哇操!强奸少男呀!」巴大亨心中暗喊,却不动声色的暗中观察著「敌情」,以便作为作战的参考。忽登下腹湿湿的!粕结的,伸手一摸,触目一瞧,巴大亨不由大叫:「哇操!红红的!点粕的!怎麽回事?」

正在「墩歪歪」「神游太空」之庄幼雄,突闻巴大亨这声大叫,心中恍然,不由羞红著脸,声如蚊蚁般叫道:「亨哥!」

巴大亨见她满头大汗,浑身湿透,心中爱怜交加,早已她的「恰」状忘得一乾二净,只听他柔声道:「好妹子,辛苦你啦!换我来吧!」庄幼雄含羞不语的立起身子!

「叭」!一声,巴大亨那根大「瓶塞」,自庄幼雄那细嫩,高鼓的「热水瓶」中「哗啦啦!」的流出了血水及精液。红白交间,触目留心!

巴大亨暗叫道:「哇操!这位「恰查某」的货还真多哩,卿卿的已经不少了,却比不上她,何况「後面」还有哩!」

想归想,手脚可不敢怠慢,持枪上马,沉腰「开炮」!

庄幼雄轻「捂!」一声,开启了战幕!

巴大亨下意识的兴起了报复及怔服的念头。

他自碰见庄幼雄以来,即一直受她欺侮,受她的气,如今她自动送上门,好不容易远到这种机会,必须好好的利用她一下。

主意既定,立即展开猛烈的功势!

「长抽」,「快打」,「连环炮」交相施展。

庄幼雄在「开战」之时,还能有攻有守的,可是经过巴大亨那门「巨炮」一阵密集「轰炸」之後,她已垮了!崩溃了!

她已束起白旗,任巴大亨予驳予求了!

她只能够做的,只是呻吟及哼叫!

巴大亨见状,更加得意,「轰」得更起劲了!

庄幼雄似陷身虎口的羔羊般婉转娇啼!

「唔!唔……………」

巴大亨边冲剌边笑道:「哇操!你怎麽光是在「唔」!个不停呢?究竟是怎麽回事,好歹也要开口说个明白呀!」这种事情教她一个姑娘家怎麽说呢?

庄幼雄照「唔」!不误!

「哇操!你还在「唔」!好!本大亨要「用刑」啦!」

只见巴大亨抱住庄幼雄臀部,挥动「长戈」用力一项,庄幼雄只登全身一阵酥软,一口气几乎喘不过来,不由叫声:「哎哟!」「哇操!爽不爽?」

「爽!」声似蚊鸣!

「服不服?」

「服!」

「叫巴哥哥!」

「巴………巴哥哥…………」

「哈哈……………」

巴大亨一乐之下,连连冲剌不已。

过度兴奋之下,庄幼雄终於晕过去了。

巴大亨以为她不好意思哼叫,照「杀」不已!

阴精顺著臀部不住往下滴著………

「巴哥哥!住手!」

巴大亨侧头一望,赵卿卿及章红娣联袂出现在他的身前。

巴大亨作贼心虚,红著脸道:「我…………」

赵卿卿柔声道:「巴哥哥,我们二人方才在暗中已经明白一切经过了,没你的事,快放下她,否则,会出人命的!」

巴大亨挺著那门「巨炮」,怔视著二女急救庄幼雄。

好半晌,庄幼雄悠悠的醒转过来,张目一瞧见赵卿卿及章红娣,又惊又羞,张著嘴,不知如何说才好!

赵卿卿柔声这:「庄妹妹,不用说什麽啦!以後都是自家姐妹了,现在一切全都过去了,你先安心的休息一下吧!」

庄幼雄却急道:「不!他已中了「媚香」!我………」

赵卿卿叹息道:「庄妹妹,你太糊涂了!」

庄幼雄羞愧不语!

章红娣却送速的宽衣解带,苦笑道:「卿姐,我有僭啦!」

说完,柔顺的躺了下去。

赵卿卿瞪了巴大亨一眼道:「都是你这「大家伙」惹的祸,温柔一点,可不许再「横冲直撞」啦!听清楚没有?」

巴大亨学枪立正,道:「是!」

「死相!」

巴大亨和章红娣在傍「兴云布两」之际,赵卿卿走近庄幼雄身旁,柔声道:「庄妹妹,你知不知道「黑鹰令魔」在何处?」庄幼雄点头道:「知道,不过,最好不要去惹她!」

赵卿卿点头道:「我知道,方才章妹妹已经告诉我了,那魔头武功之高,连雷鞭子,神偷,赌鬼等人亦敌不过她!」

庄幼雄点头道:「家父就是被她所制,方沦入匪道的!」

赵卿卿愁容满面的道:「偏偏巴大哥那些好友铁牛,马屁精,侯芷皆落入那魔头手中,巴大哥若不去,她便要「撕票」了!」

庄幼雄急问道:「是谁说的?」

赵卿卿道:「方才我在找你们二人时,恰好碰到章妹妹及神偷,赌鬼二位前辈,因此才知道这些事情的!」

庄幼雄低著头苦思对策!

超卿卿银牙一咬,低声道:「先帮巴大哥渡过眼前这一关再说吧!」

月行天顶,时近黎明。

飞龙庄大废中,神偷及赌鬼守著红泥小火炉对酌。

只听神偷沉声道:「赌鬼!那婆娘的功力实在高明,我看咱们只有依澄空那老和尚的建议,成全那小鬼啦!」

赌鬼点头道:「好!只要能制住那婆娘,任何牺牲,在所不惜!」

神偷抬头瞧瞧四周,骂道:「妈的!这小鬼到那里去混啦!」

「哇操!你这老鬼,敢背後说本大亨的坏话!」

话声未落,出现了佯装怒容的巴大亨,以及赵卿卿,章红娣以及庄幼雄三位娇羞动人的大美人。神偷笑道:「喔!原来是窝在女人堆里头呀,妈的!你看看!你看看你这件衣服,破了那麽个大洞,也不换一件,真是的!唉!」神偷唱作俱隹,羞得三位大美人恨不个找个缝钻进去。

巴大亨左瞧瞧,右看看,终於发现右胸上衣裂了一个大条痕,心想必是被庄幼雄扯破的,便道:「哇操!这是「洞洞装」,你管不著!」三位姑娘差点忍快不住笑出声来。

神偷知他扯蛋,正在想词要馍他一顿,赌鬼却突然叫道:「美男计,妈的!美男计!妙!我怎麽到现在才想到呢!」

神偷好奇的间道:「什麽美男计?」

赌鬼附在神亿耳旁,连比带说了老半天,神偷终於领悟出来,点头道:「妈的,这是利人不利己之事,你肯干麽?」

赌鬼坚决的道:「妈的!只要能除掉那个「老查某」出掉心中这口「鸟气」别说是损失一半功力,就是要命也没问题!」

神偷伸出右手,喝道:「一言既出!」

赌鬼伸出右手,紧握住他那右手,应道:「驷马难追!」

「哈哈…………」

赵卿卿等三人满头露水的盯著二老,巴大亨熟知二老个性,闻言知意,不忍二老牺牲功力成全身己,身子一转,右足一跨,就想开溜!

神偷一纵舟,制住他的穴道笑道:「小鬼!别想溜!」

赌鬼对著三位满脸紧张的姑娘,笑道:「没什麽了不起的事情,这小鬼精得很,想要雄卸责任,小鬼,你说是不是?」

巴大亨苦笑道:「妈的!你这赌鬼想出来的馊主意,狗屁不通,本大亨一百万个不同意,你少自作聪明吧!」

赌鬼叫道:「神偷,择日不如撞日,迟则生变,开始吧!」

神偷笑道:「强迫中奖!来!」

赂鬼对著三位姑娘笑道:「三位护个法吧!」

说完,走近已被神偷「服侍」盘坐在地的巴大亨身旁,盘膝在地,满脸肃穆的将功力自巴大亨「自会穴」输了过去。

神偷松开巴大亨穴道,盘膝在侧,绥绥将功力轮了过去。

三女神色隶穆的在厅外巡视著。

时间分秒的消逝著,终於大功告成了。

神偷及赌鬼神色愉快的站起身子,笑道:「小鬼,好好的再运行一阵子吧,今後武林是你的啦,这两本书你好好瞧瞧吧!」只见神偷及赌鬼分自凄中掏出一本「老掉牙」的小册子,置於巴大亨身旁後,便立即凝神静坐了!

巴大亨醒转过来後,恭敬的向二老一横到底後,开始阅读那二本秘籍,看一下,想一下,如此周而复始的,浑然不知身外一切。此时,神偷及赌鬼已醒转过来,在三位美姑娘服侍下有吃有喝的,好不逍遥!若非担心吵了巴大亨,早就大笑大叫了!

神偷低声对赌鬼说道:「妈的!这小鬼简直是艳福通天,胜似神仙,居然拥有三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

赵卿卿耳尖,立即笑道:「还有一位大姐,施红英姐姐哩!」

赌鬼低骂道「妈的!这小鬼前辈子烧了多少好香,才有此福气!」

章红娣娇笑道:「若是连个施大姐的两个丫头,我那四个丫头一起算进去的话,一共有十个老婆哩!」

神偷叫道:「妈的!整整一个班,以後乾脆叫他「巴大班」吧!」

「哇操!我叫「巴大班」,你该叫「小弟」了吧?」

神偷踹了方站起身子的巴大亨一脚,笑骂道:「妈的,你这小鬼,一下子弄了这麽多老婆,也不告诉我们一声!」

赌鬼亦踹他一脚,叫道:「妈的!我看你会「英年早逝」的!」

巴大亨指著那两本册子,叫道:「哇操!你们这两个老鬼,是不是在玩本大亨呀,叫我练这个秘籍,又说我会「提早毕业」,哈米意思?」

赌鬼红著脸道:「失礼啦!我忘啦!那秘籍一定有效!」

赵卿卿好奇的问道:「什麽秘籍呀?」

赌鬼方叫道:「没什麽………」巴大亨却已一手递了过去,赌鬼不由破口大叫道:「妈的!怕老婆,没出息!」

赵卿卿低声念道:「易筋洗髓经,黄帝素女经,呸!」

随手丢了回来。

巴大亨顺手接过,笑道:「好卿卿!你不要看不起这两本秘籍,它们分别是少林寺及两个老鬼的压箱底宝贝哩!」

神偷得意的轻咳一声,道:「不错,这是你们这辈子幸福的源泉,也是小鬼打败那「黑鹰令主」的唯一法宝。」三女红著脸低阵不已!

二老及巴大亨都哈哈大笑不已!

一轮明月浮上云海,把云海幻作万顷金波,无数高峰幻出云海之上,星棋罗布,恍似大海里面的小岛。

巴大亨带著赵卿卿,章红娣在庄幼雄引导之下,晓行夜宿朝黑鹰帮总舵前进。不知已经离开君山有多少远。虽在赶路,但由於巴大亨诙谐百出,倒也不觉得累。

这一天,四人来到巫山十二小窖中的「迥鹰岑」,庄幼雄面色突转凝重的道:「巴大哥,二位姐姐,窖顶即是「飞鹰帮」总舵。」

巴大亨轻松的道:「哇操,别紧张,今日看我!」

说完,轻松的向四周打量著。

陡闻巴大亨轻「咦」一声,仔细一打量,对三女笑道:「哇操!是你们公公来啦!走!咱们快点赶去会合吧!」

说完立刻扬声高呼:「爹!」

双方奔势迅疾,刹那即碰面。

巴大亨一见神剑子立即叫道:「爹爹,孩儿来了!」

超卿卿,章红娣,庄幼雄,躬身一拜道:「爹爹!」

神剑子含笑答礼道:「你们和这位施姐姐相见吧!」

章红娣取出花兰及木兰送回的麻姑爪,双手捧向施红英,含笑道:「施姐姐,你的宝刀找回来了。」

施红英接过後,感激的道:「谢谢章姐姐!」

章红娣向巴大亨一指,悄悄道:「姐姐该谢那人才对!」

施红英禁不住粉脸飞红。

只听巴大亨笑道:「爹,你要去那里!」

神剑子微笑道:「飞龙庄口为父自与你分手那天送出一支鹰令不久,就遇上施姑娘也要送鹰令,问知是你们的计议,不料第二天又截下一只信鸽,搜出密函,才知是马全岭的事,乃是由飞龙庄内的四凶主持,因此要赶去飞龙庄来个釜底抽薪,除去这些坏蛋。」

巴大亨失笑道:「爹!你不必去啦,四凶已死,飞龙庄亦散啦!」

神剑子听完巴大亨叙述之後,问道:「亨儿,你们要去那里?」

巴大亨忙道:「赴黑鹰令主之约。」

当下详细的将赴约始末说个明白。

神剑子道:「啊!这儿就是那魔头的巢穴呀,今日就犁庭扫穴吧!」

突自客项传来清晰语音道:「小鬼,你终於来啦,我叫「黑儿」下去接你,就你一个人上来,不准闲杂人员上来。」

神剑子一听那语吾能够自千丈峰顶传来,这份内力实在太过於惊人骇俗,当下叮嘱道:「亨儿,小心些!」四位姑娘亦忧形於色的再三叮咛著。

巴大亨朗声道:「安啦!你们在此等好消息吧!」

突觉一阵劲风带过,降下了一只极大的黑鹰,只见它颈项约有四五尺长,粗如儿臂,身躯庞大,英武逗人!

「哇操!好货!怪不得黑鹰帮以你做标志,你少瞪我,我一定要收伏你,带著婆婆遨游天际,好不逍遥!」

跨上鹰背,喝声:「起!」

劲风一掀,直上窖顶。

去势似电,眨眼即至峰顶。

巴大亨飘身落地後,只见铁牛,马毕青及侯芷皆神色木然的一排立在案顶,在他们三人面前俏立著一位卅余岁艳妇。

「哇操!你们这三个家伙原来是在这儿陪伴大美人,怪不得一直找不到你们,我还以为你们已经「毕业」了哩!」

铁牛三人苦笑著不语!

那艳妇轻启香唇,娇声道:「少年人,别急,咱们光商量好事情以後,我会议你们聊得过瘾的!」

巴大亨笑道:「「恨号」!美丽的姑娘,「好毒又毒」(你好吗?),我叫「巴大亨」,很高兴见到你,愿你青春永驻!」

那艳妇格格笑道「巴大亨,好名字,闻名不如见面,你这张嘴果然能言善道,不知「下面那张嘴」,是不是也这麽行?」

「哇操!又是一个「三八阿花」,哼,要扯就扯吧!」

巴大亨长笑一声道:「哇操!你是说我那张「鲤鱼嘴」呀?安啦,不会令人失望的啦,可惜,你没有机会试试看!」

那艳妇笑道:「机会是由人创造的,我有把握一定可以好好的试试那张「鲤鱼嘴」,你敢不敢和我睹一把!」

巴大亨笑道:「要赌一把,可以奉陪!不过,有些事情我想先弄清楚以後,咱们再好好的睹一把,赌注不妨大一点!」

「好!你说吧!」

巴大亨轻咳一声,道:「请问芳名?」

「丘秋!」

「丘秋?玉笔书生丘达和你有没有关系?」

丘秋恨俱的道:「别提那位风流的人,他不配作我的父亲!」

巴大亨奇道:「哇操,丘达那麽一大把年纪了!按理说、你也该有五、六十岁了,怎麽看起来还如此年青美丽呢?」

丘秋娇笑道:「我自「造化固」怪出「象牙塔」之所在,得了不少的宝物,其中有一粒「青春永驻」丸,造成我如此青春美丽,满意了吧!」

巴大亨闻言色变,叫道:「哇操!原来那些宝贝都已被你得去了,对了,莫非你就是那位「黑鹰令主」?」

丘秋点头道:「不错!孺子可教也!还有没有疑问?」

巴大亨叫道:「没有啦!来赌吧!」

他那话别说完,侯芷却直眨右眼暗示著!巴大亨信心十足,毫不理会他的暗示,含笑等著丘秋的答覆。

丘秋笑道:「少年人!别急!我先进去准备一下,你们几位好朋友睽别已久,好好的聊一聊吧,我先走一步啦!」说完,婀娜多姿的离去。

巴大亨看著那臀波似浪,终於戮眼了。

当他回过神,却见侯芷三人正忧心如焚的望著他。

巴大亨不由破口大骂,道:「哇操,那「老查某」走路这麽好看,你们怎麽不看,反而直瞧著我?哇操,你们变态想搞同性恋呀?」

侯芷一向谈笑风生,嗓门奇大,此时却有气无力的笑道:「好看?我们根本不敢看,你先看一看铁牛的模样吧!」 巴大亨摇头道:「不用看啦!又瘦又乾的!是不是吃坏了肚子一直「拉稀」,或是得了什麽暗病呢?」

侯芷摇头苦笑道:「都不是,他是得了「风流症」?」

「哇操!「风流症」?淋病?梅毒?但也不该瘦成这个样子呀?」

侯芷叫道:「妈的!自作聪明,铁牛是被丘秋吸乾的!」

巴大亨闻言色变,叫道:「哇操!你们三人全是被她吸成这付德性呀!真笑,三个人怎麽搞不过一个「老查某」呢?」 马毕青插口道:「大哥!那女人实在很利害,她一笑,我自然而然的想要搞,可是每次一搞完,总是三天起不了状!」

巴大亨惊道:「素女偷元!」

他迅速的自凄中掏出庄幼雄还他的那瓷瓶,倒出三粒补气药丸,道:「真元亏损过度,怪不得不成人样,快服下吧!」

随手将那瓶药递给侯芷,吩咐道:「猴子,你们三人每隔一个时辰,各服一粒,哇操,我进去替你们报仇!」

铁牛拉住他,求道:「大哥,千万别进去,你搞不过她的,我以前能够一次摆平三个女人,但是在她那儿,却支援不到一个时辰!」

巴大亨笑道:「你以前搞的是普通女人,那「老查某」修炼过「采阳补阴」大法,你当然不是她的对手啦!」

马毕青不服的叫道:「那三个女人是「鬼手」崔仁的爱妾,都有一身好武功,并不是普通的女人!」

巴大亨叫道:「对了!神偷及赌鬼去摧毁「天霸王赌坊」时,你们怎麽那麽命大,能够逃过那一劫呢?」

马毕青苦笑道:「大哥,你去赌场的那一天,那三个女人便偷偷的带著我们三人溜掉了,铁牛天天吃喝玩乐,我却当起管家婆了!」

巴大亨笑道:「别人在爽,你在扫卫生纸,不好受吧!」

马毕青乾笑道:「的确不好受!不过有吃有喝的,倒也勉强过日子,可惜好景不常,被「老查某」派人逮到这里,妈的!」

巴大亨笑道:「铁牛,我看你的「灾情」最惨重,能不能把那「老查某」的底细透露一些,以便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铁牛苦笑道:「丘秋「那话儿」忽松忽紧,穴心更有股吸力,往往令人情不自禁的精门大开,一泄千里,不可收拾!」

巴大亨叫道:「那不是早就翘翘了吗?」

铁牛摇头道:「也不会,她总会在紧要关头,点你一指,你自然而然的会「停工」,只是,全身似虚脱般,动弹不得!」

巴大亨间至此,怒气冲天,骂道:「哇操!老妖婆,罪恶贯满,本大亨今日若是不除掉你,誓不为人!」

侯芷溺冷水的道:「很难!很难!前阵子有三个老鬼自峰下冲上来接她,结果还不是一一被她打败,狼狈而逃!」

巴大亨心知那三人必是雷鞭子及神偷、赌鬼,心中不由提高警觉,笑道:「安啦!斗力不行,我会斗智的!」

三人犹要劝阻,巴大亨却挥手笑道:「哇操!别再说那些丧气话啦!打起精神来,在此静候佳音吧!拜拜!」

身子似电,冲进一座富丽堂皇的大厅之中!

只见丘秋身著粉红色绿缕,玲珑牙材忽隐忽现,双手各持一杯酒,含笑俏立注视著大步行进的巴大亨!

巴大亨从容的上前接过酒一饮而尽,叹道:「哇操,真是好酒,令主你穿这麽少,不怕得了「感冒」呀!」

丘秋娇笑道:「为情伤风,为爱感旨,值得!你不伯酒中有毒呀!」

巴大亨豪气万丈的笑道:「为情中毒,为爱死亡,值得,何况令主一代霸主,愧煞须眉,何须酒中下毒,徒留笑柄!」

丘秋肃然道:「好明识,再敬你一杯!」

「多谢令主,来!本大亨回敬你一杯!」

三杯过後,丘秋指著桌上骰盆内的三粒骰子,笑道:「少年人,你的赌技高超,技压本令主手下的「天霸王睹坊」本令主早思领教,今日有此良机,咱们也赌一把吧,你先看看有没有什麽不对劲约!」

巴大亨拿起骰盆轻轻一摇一听,笑道:「没假!比大?比小?」

「你以「比小」赢了我那「天霸王赌坊」,今日我也要以「比小」来嬴你,咱们现在先谈谈赌注吧!」

巴大亨笑道:「哇操,很简单,输的人任对方处置。」

「很乾脆!请!」巴大亨不再客气,抓起骰盆轻轻一摇,旋又放下!

「开宝吧!」

巴大亨手一掀,笑道:「不用看,准是一点!」

果然不错,又是那招成名作「三龙献珠」,三粒骰子叠成一起,最上面赫然是个大红「一」点。丘秋笑道:「果然高明!」

手学骰盆,轻轻一摇,「当啦」一声,置於桌上。

巴大亨笑道:「开宝吧!」

丘秋织手一掀,笑道:「你输啦!」

巴大亨神色一变,摸模骰盆後叹道:「高明!你赢啦!」

原来丘秋所摇出来的同是「三龙献珠」,唯一不同的是那「一点红」不见了, 比一小,巴大亨未思及此,只有服输的份啦!

丘秋以优美的动作脱下了那件丝缕,那具充满成熟女人风味的美丽胴体,大大方方的完全呈现在巴大亨眼前。

巴大亨暗付:「哇操!完美的杰作,卿卿她们犹逊她一筹,是好是歹,要看老鬼那本鬼秘筵是否有效了!」

丘秋莲步轻移,来到巴大亨面前边温柔的替他卸装,边笑道:「我要试试你那张「鲤鱼嘴」,行吗?」

说完,嫣然一笑!

巴大亨暗中凝神以对,表面上却装作痴迷状,笑道:「行,别说是赌输了,就是赌赢了,我也心甘情愿自动奉献!」

说完,凑进身子,含住丘秋右乳吸吮著,舔弄著!

「嘻嘻!急色鬼!等我把你的衣服脱了再来吧!」

巴大亨不管那麽多,边吸吮,边在他身上到处「揩油」!

「嘻嘻!你这孩天真是又急性,又顽皮,咦?」

丘秋伸手一掏巴大亨那门「互炮」,只觉它又热,又粗,又长,而且在她的手中「活蹦乱跳」,「不安份」极了!丘秋不由暗暗得意道:「又是一只「童子鸡」,哼!还不是像「冲天炮」一样,射得满天高,但是「吧」的一声,完啦!」

只见她右手随意一挥,那酒,酒杯及骰盆立即轻飘飘的飞向墙壁,「哨」的一声,平平整整的嵌在壁上。

巴大亨右眼一膘,暗暗一震,故作急状,道:「令主!我!」

丘秋仰睡在桌面上,笑道:「看你的啦!」

巴大亨身子一曜,压在丘秋身上,沉腰挺进,一剌没中,射歪啦!

丘秋笑道:「好宝贝,别急,姐姐带你「进门」吧!」

玉手扶「枪」对正「洞口」,笑道:「请进!」

「谢啦!」巴大亨佯作「笑鸟」,猛烈的冲著,杀著!

丘秋间目享受著,戒意完全解除了!

半个时辰犹不到,突听巴大亨闷哼一声,「那话儿」一阵抖动丘秋心想差不多啦,便将穴心完全松开,准备「采喝补阴」!大亨捆握这一刻,提足功力,「那话儿」暴胀倍余,紧紧抵住丘秋穴心,「巨鲸取水」「鲤鱼嘴」开始吸啦!

「你!」丘秋发觉不对,欲固元关时,已时不予我,只听她凌厉的呼叫一声,扬手欲劈,却已全身乏力的昏过去了!

巴大亨一面著装,一面看著容貌变得又老又丑,已然气绝的丘秋,叹道:「丘秋,玩火者,终必自焚,你就早点「上路」吧!」

躲在厅外偷看战况的侯芷三人立即冲进厅中,联手抬起巴大亨抛往上空,高声欢呼:「棍王巴大亨万岁!」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