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平行世界:平凡的一周》紫岭红山章节精彩试读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平行世界:平凡的一周 平行世界:平凡的一周

    这是一篇转换心情的文章。乱伦四部曲太耗心力,我在写作的过程中一直很辛苦,甚至很痛苦。心静不下来的时候是没法写的,有时候一晚上呆呆地看着电脑屏幕却写不下一个字。  所以我会在状态不好的时候写写这种轻松的文章,不知不觉也成了一篇。只是写得比较零散,没有什么主线剧情可言,更类似于散文或杂文,大家乐呵乐呵即可。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文到底怎么样,大家要是觉得不太烂,还请顺手支持一下。  当然,我想建立一个世界观,以后说不定能写成一个系列,在这样的背景下写一些小品文。比如说“护士的一天”“教师的一天”之类。因为乱伦

    紫岭红山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平行世界:平凡的一周》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平行世界:平凡的一周》,是作者紫岭红山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篇转换心情的文章。乱伦四部曲太耗心力,我在写作的过程中一直很辛苦,甚至很痛苦。心静不下来的时候是没法写的,有时候一晚上呆呆地看着电脑屏幕却写不下一个字。  所以我会在状态不好的时候写写这种轻松的文章,不知不觉也成了一篇。只是写得比较零散,没有什么主线剧情可言,更类似于散文或杂文,大家乐呵乐呵即可。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文到底怎么样,大家要是觉得不太烂,还请顺手支持一下。  当然,我想建立一个世界观,以后说不定能写成一个系列,在这样的背景下写一些小品文。比如说“护士的一天”“教师的一天”之类。因为乱伦

《平行世界:平凡的一周》 第六节、星期六 免费试读

周末的早上阳光明媚,周亦正从床上翻身坐起,脑子里又浮现出昨晚那个女主播最后浑身精液地被武警解救出来的画面。妈真是,昨晚我那么想要都不给,今天去领了证,就没借口了吧?

周娟娟已经起床了,周亦正看到她的时候已经洗漱完毕,扎好了头发,戴上了全部三个发夹。

乌黑的头发上三只发夹闪耀着晶莹的光彩。等周亦方也洗漱穿戴好,周娟娟已经打扮好了,微笑着迎上前来,挽着他的手臂,甜甜地笑道:“走吧。”

刚要出门,周亦正的手机响了。一位同事来了电话:“我昨晚从太空背景辐射里捕捉到一段完整的电波,这电波非常奇怪!可是我昨晚值了一夜的班也没看出个端倪,你是解码方面的天才,你解码看看?我实在抗不住了。”

“好,发过来吧,我这就上网。”周亦正挂断电话,笑着对周娟娟歉疚地笑道:“妈,等会吧,我接收个文件。”

“嗯,没关系。”周娟娟含情脉脉地看着他打开电脑,联系上同事,然后很快接收了一段文件。周亦正稍一端详,就发现了一些规律,打开一个软件开始进行反编译。

“走吧……好了。看样子得几个小时,就让它在这处理。”

“嗯。”

母子俩手挽手地出门来到公车站,坐上公共汽车,这次没有人再敢骚扰周娟娟了。她头上的三个发夹表明了她是已婚少妇,而周亦正呵护爱怜的动作则使所有有想法的人都只能忍住伸手的冲动,干看着周娟娟咽口水。

可是周娟娟今天打扮得太妩媚了。红色的旗袍剪裁合身,紧紧地贴着她窈窕的胴体。低开胸露出一段深深的乳沟,在两片白嫩光洁的乳肉间诱惑无比。而旗袍的高开衩则随着公共汽车的颠簸不时地露出周娟娟柔滑浑圆的大腿,肉色丝袜在腿根处的蕾丝镂空雕花花边更使得不小心看到的年轻小伙子们止不住想要鼻血横流。

其实周亦正也按捺得很辛苦。只是他知道打好证,这身性感的旗袍就可以任由他剥除,然后随他为所欲为,所以才能在憧憬中忍耐欲火。终于,在有人开始忍不住,就在公车上开始隔着裤子抓住自己的肉棒套动的时候,市政府到了。

广阔的市政广场上有不少工作人员正在布置一个什么场景,但是母子俩无心关注,而是直接走进了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不少前来登记的新人已经排在前头,其中不少是一女二男。甚至有一组,是一个女孩子和三个男子站在一起。

终于轮到了周娟娟母子,工作人员接过周亦正递过去的材料,仔细看一遍,微笑着看了看两人,最后把目光落在周娟娟肥嫩高耸的酥胸上:“两位是自愿结婚的吗?”

“当然。”周亦正笑道,周娟娟也微红着俏脸点了点头。

工作人员终于恋恋不舍地从周娟娟胸部移开目光,在两本结婚证上盖上章,递了过来,笑道:“祝两位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携手并进,一起为共产主义革命事业奋斗。”

“当然,当然。”周亦正激动地紧紧抓住大红的结婚证,笑得合不拢嘴,根本没听到工作人员在说什么,只是机械地答应着。

“呵呵……我下个月也要和我妈结婚了,虽然没周小姐漂亮,不过有老婆就好。”工作人员又死死的盯了一眼周娟娟深深的乳沟,笑道。

“哪里……见笑了。”周娟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心里却有些骄傲。工作人员点点头:“祝你们幸福……下一位!”

走出民政局,已经半上午了。市政广场已经被设置成一个追悼会的会场,很多人群正在聚集。

周娟娟和周亦正正沉浸在刚刚结为夫妇的幸福和甜蜜中,偎依着走过追悼会的会场,准备离开。就在不经意间,周娟娟抬头看了一眼,顿时娇躯一震。

“老婆,怎么啦?”周亦正马上发现了她的震惊,赶紧关切地问道。

周娟娟没有答话,周亦正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追悼会会场的入口处已经用白花扎起了一道拱门,拱门上的条幅写着一排漆黑浓重的大字:“白艳艳同志永垂不朽”。门两边则是一副挽联:“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死了个人……好像不认识才对。周亦正询问地看着周娟娟,良久,周娟娟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看了周亦正一眼,有些伤感:“这个是我的高中同学……没想到死了。我们看看怎么回事吧。”

周亦正点点头,轻轻地抓住周娟娟的小手,紧紧地握在手心,传达着自己的安慰。走上前一点,会场的中心停着一具玻璃棺,一个中年美妇正静静地躺在棺材中间,全身覆盖着一面鲜红的党旗,只露出脸来。

“好像死的很奇怪……?”周亦正轻声在周娟娟耳边问道。

顺着周亦正的目光看过去,周娟娟也发现死者的表情很奇怪。远远地也能看到那张美艳的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欢愉和满足,完全不像一个死人该有的神情。

“是有点奇怪……好像……好像……”周娟娟也压低了声音,轻轻地说道。

这时哀乐声响起,一群工作人员簇拥着一群领导来到了会场。一大群人开始围观,一个有些面熟的年轻人站在会场中间,手持一支麦克风,以沉痛的语气宣布道:“白艳艳烈士追悼会现在开始。”

会场上静静地没有一点声音,一群穿着黑衣服的人鱼贯从遗体前缓步走过,鞠躬,默哀。片刻,主持人宣布道:“下面有请XX市长发表讲话。”

一位领导走到会场中间,紧紧地捏着一份讲话稿,对着麦克风沉重的咳了两声,然后沉痛地念道:“白艳艳同志的去世,是党和人民的巨大损失……”

人群静静地看着他,周亦正也轻轻地搂着有些伤感的周娟娟,抚摸着旗袍包裹着的柔润双肩,尽力安抚着新婚的妻子。

“……为社会主义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永远值得我们铭记……”

“我知道了……她好像是……被操死的?”周娟娟盯了白艳艳的遗体半天,终于得出了结论。

“啊?”周亦正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看着那张美艳的脸,真的似乎挂着女人高潮时的神情。

“……在此追认白艳艳同志为优秀共产党员,三八红旗手,革命烈士。”

“是真的哎……我感觉她是高潮太多,活活泄死的呢……”周娟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不知道,看他们怎么说吧。”

“……白艳艳同志的三位丈夫都享受烈属待遇,由国家安排再娶。其生前工作的第三人民妓院授予‘青年文明号’称号……”

终于,这个领导冗长的讲话结束了。主持人再次上台:“现在有请XX书记念悼文。”

又一位领导走到会场中间,开始慷慨激昂地念起悼文来。

“白艳艳同志是中国共产党员,四十一岁了。为了建设中国的和谐社会,不远千里,来到我们XX市,担任女性性资源部副主任,为了工作鞠躬尽瘁,并且坚持完成国家规定的卖淫任务,在接客的间隙还在坚持研究中央的政策,最后在一天内接客二十余名,终于活活地累死在妓院的床上……”

“真的是被操死的哎!”周亦正惊奇地看着周娟娟,周娟娟点点头:“看那样子就知道了。”

“……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精神,……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还是个当官的呢……就这么死了。看样子是个好官……为什么好官都死得这么早,那些贪官一个都不死?”周娟娟有些愤愤不平,周亦正笑道:“好人不长命,祸害一万年嘛。何况谁知道她到底怎么死的?说不定根本不是个好东西。那些当官的话你也信?”

“也是……”周娟娟微笑着抓紧了周亦正的手,两个人继续看起讲话来。

“白艳艳同志是个女人,她以淫荡为天职,对性能力精益求精,在本市所有妓女当中,她的性技巧是很高明的……”

“跟妈比怎么样?”周亦正坏笑着,一只手搂上了周娟娟盈盈一握的纤腰,轻轻地揉捏起来。周娟娟娇嗔道:“干嘛呀……大庭广众之下……”

“嘿嘿……我想鉴定一下……”周亦正嬉皮笑脸地两只手都伸了过去,被周娟娟紧紧地抓住了:“这里可不行……等这个结束了我们去找个地方……”

“好。”周亦正笑着停住了手,讲话已经快结束了:“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雷鸣般的掌声。周亦正笑着挽起周娟娟的手臂:“我们走吧。”

看过这场追悼会,已经过了中午。两个人决定不赶回家,就在外面吃了点午餐,然后信步闲逛起来。

“妈,去公园逛逛?”不觉走到了一座公园门口,周亦正笑着邀请周娟娟。

“嗯……好吧,很多年没有到公园了。”

“好……咦?怎么要买票了?”

“哎呀……很正常啊,现在随便一个风景好一点点的地方都要圈起来卖钱。反正不贵。”

“真是的……都掉到钱眼里了。”周亦正愤愤不平地买了票,母子两人就手挽手走进了公园。

风景说不上好,但是这个大都市里也只有这里有那么一点点自然的绿意。周末的人很多,只可惜绝大部分都是单身男子,偶有一个带着女伴的,都是满脸的骄傲,趾高气扬地昂着头睥睨四顾。

公园的中心是一个人工湖,周亦正和周娟娟走到湖边的一片小树丛边,在绿荫下的草坪坐下,看着还算清澈的湖水,静静地享受着甜蜜的时光。

“妈……好老婆。最终还是和你结婚了啊。”周亦正将周娟娟柔软的身体搂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圆润的手臂,柔声道。

“是啊……别想那么多了,等妈满四十了就辞职,回家给你和你哥每人生个孩子。”周娟娟微笑着搂住周亦正的腰,享受着呵护与爱怜的安全感。

“生什么好呢?”周亦正把脸埋进周娟娟的秀发,贪婪地吸着淡淡的香气。

“当然是女儿好……妈都四十了,不久就老了……到时候你们可以娶自己的女儿。”

“妈,不许胡说,你不老,我要和你过一辈子。”周亦正有些紧张地坐直了身子,低下头看着周娟娟。

“呵呵……”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偎依着看着有些昏昏欲睡起来。突然不知道哪里传来一阵低低的呻吟:“嗯……爸……用力……好舒服……小月好舒服……爽死了啊啊啊啊——”

两个人都听到了,不由得对视了一眼,周娟娟满脸通红,周一正则被那呻吟声挑起了欲望,眼神火热地看着周娟娟绯红的粉脸。

“爸——小月要泄啦……泄给爸了——啊——”

“小月、好女儿……小屄真紧……爸也要射了……”

“啊——”

“嗯——”树林里的声音安静了下来,片刻,就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一男一女衣衫不整地走出了树林,男的已经头发花白,女的却正当花信年华。他们十指相扣,不好意思地看了周娟娟母子一眼,就低着头走开了。

“妈……”周亦正情热如火,靠近了周娟娟的身子,沉重地呼吸着。

“小正……”周娟娟也有些浑身发热,她已经习惯了每天都和好几个男人做爱,所以每个星期六都很难熬。

“妈,我、我……”周亦正紧张地伸出手,搂住了周娟娟的香肩,但是还不敢造次,只是喘息着看着她。周娟娟含情脉脉地看着周亦正的眼睛,微微张开小嘴,红润的樱唇在午后的阳光下散射着润泽的光彩,隐约可见两排洁白整齐的贝齿。周亦正再也把持不住,轻轻地吻了上去。

“唔……”周娟娟软软地抱住了周亦正健壮的背,闭上了妩媚的眼睛,微微张开小嘴,将清甜的舌头送进儿子的嘴里。周亦正马上紧紧地含住那条腻滑可爱的舌尖,用力地吮吸起来。

两具胴体纠缠到一起,周亦正的手隔着薄薄的旗袍,紧紧地抓住了周娟娟丰满高耸的乳房,用力揉捏起来。周娟娟被敏感的胸部传来的酥麻的快感一阵阵刺激,不由得有些疯狂地用小舌头在儿子嘴里用力地搅动起来。

周亦正一只手继续隔着旗袍和乳罩揉捏着周娟娟柔软的乳肉,另一只手则从旗袍的低胸领口伸了进去,拨开一个薄薄的真丝罩杯,就用两只手指夹住一颗挺立的乳头,慢慢地捻着。

“嗯——”平时这个时候,周娟娟都已经最少和三个男人做过爱了,今天却还是第一次被男人爱抚。以前星期六也有小方可以在大清早就和我做一次啊……周娟娟呻吟起来。一只手紧紧地抓住周亦正的手臂,另一只手伸向他的裤裆,抓住了几乎要顶破裤子的肉棒。

“唔……”周亦正呻吟着松开周娟娟的小嘴,喘息了一会,就对着她柔滑粉嫩的脖子啃了下去。一只手继续挑逗着她已经硬得像小石子的乳头,一只手则撩起了她旗袍的下摆,露出了一双白皙浑圆的大腿。

白色的真丝内裤紧紧地包裹着周娟娟丰隆饱满的阴户,隐约的阴毛下已经湿透了一小片。周亦正的一只手指按住那片潮湿,轻轻地揉动着,换来了周娟娟扬起粉脸,娇吟起来:“啊、啊……小正……好痒……”

周亦正的裤带也被解开,褪落到腿间,露出了笔挺的肉棒,肉棒的顶端已经在周娟娟的小手套弄下缓缓的流出了一丝黏液。

“到树林里面去……”周娟娟喘息道。

“好——”周亦正一把抱住周娟娟,走进了小树林。

小树林里到处都是剧烈的战斗留下的痕迹,一团团卫生纸散落在草地上,小灌木上,一根树枝上挂着一条撕破的女式内裤,在散射的阳光下显得特别淫靡。

“咦……这是什么?”

“这是避孕套……”周娟娟顺着周亦正的目光看了看地上,笑道。这东西的确很少见。

“哦……原来是这样的。”

“现在很少人用了,你做爱又少,没见过吧……”周娟娟轻笑道。

“是啊……听说还要实名制购买。”周亦正抱着周娟娟,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一个干净点的地方,轻轻地把她放到了草地上。

“是啊……不知道买个避孕套要什么实名制……真是的。”周娟娟微笑着撩起旗袍下摆,褪下了小内裤,露出了美妙的阴阜。周亦正一边吞着口水,一边看着她淫荡却不失高雅地抬起一条穿着丝袜的修长浑圆的腿,将内裤脱了下来。

“别看了……”周娟娟红着脸,第一次要和这个小儿子做爱,周娟娟毕竟是个女人,多少还是有些本能的羞涩。

“妈那么好看,为什么不看?”周亦正笑着伸出手将周娟娟推倒在草地上,掰开那对修长的美腿,将脸凑上了火热的阴户,含住两根阴毛就开始乱咬起来。一只手抚摸着薄薄的丝袜裹住的柔嫩大腿内侧,享受着丝袜带来的丝滑的触感,另一只手已经伸向那两瓣娇嫩的阴唇,轻轻的掰开,一股清亮的淫水就缓缓流了出来。

“好香……”周亦正笑着将舌尖沾了一点淫水,仔细地品味了一会,咂了咂嘴:“妈,你的水甜甜的呢。”

“哪里甜了——啊!”周亦正的舌尖舔上了周娟娟小巧可爱的阴蒂,轻轻一点,淫水更加止不住地奔涌而出。周亦正一边用舌头继续攻击那颗鲜红的花蕾,一边将手指从阴唇间慢慢地插进了周娟娟紧窄的阴道内,搅动起来。

“啊、唔——好痒……”周娟娟呻吟着,用力抱紧了周亦正的头:“小、小正、你先把下身转过来,妈帮你吹会……”

周亦正赶紧转动身子,和周娟娟摆成了一个六九式,马上涨的有些疼痛的肉棒就被周娟娟含进小嘴里,温暖湿润的口腔马上缓解了一些欲火。

“嗯……”周亦正继续对着周娟娟的阴蒂又舔又咬,但是肉棒上传来的快感也使他忍不住从鼻腔深处发出一阵阵低沉的哼声。他开始将两根手指都插进了周娟娟湿滑不堪的阴道,慢慢地抽插起来,在这样的攻击下周娟娟很快就没法再安心为他口交,只能紧紧地抓住他的肉棒,娇声淫叫起来:“啊……小正……啊……”

周亦正闷着头没有出声,屏住呼吸继续全力攻击周娟娟的阴蒂和阴道,手指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很快,周娟娟就一个激灵,几乎将周亦正掀下了身子,浑身痉挛,小腹一阵一阵地收缩起来,娇美的阴道随着小腹收缩的频率喷出了一股一股的阴精。

“啊——啊——啊——”周娟娟失神地尖叫着,清亮的阴精顺着周亦正的手指喷出很远,大部分都喷到面前不远处的一棵小灌木上,沾满了枝叶,然后缓缓地滴落下来。

“妈,你怎么喷这么多?你还会潮吹啊?”等周娟娟平静了一点,周亦正才微笑着抽出手指,又从周娟娟阴道内带出了一股淫液。

“很、很少潮吹……”周娟娟无力地喘息着,粉脸上带着一抹诱人的潮红,周亦正坐到周娟娟身边,看着她春潮荡漾的媚眼,微笑道:“爽吗。”

“爽……爽的要死了……估计、刚才那个白艳艳就是这么活活爽死的……”

“那我也让妈这么爽死好不好?”周亦正跪到周娟娟还在大张着的双腿间,扶着坚挺的肉棒,对准了泥泞不堪的阴道。

“嗯……好……”周娟娟扭动着纤柔的腰肢,一双丝袜美腿已经缠上了周亦正的腰臀之间。周亦正却没有急着插进去,而是握着肉棒,用龟头在周娟娟两片粉嫩的阴唇上摩擦起来。极端的刺激使得周娟娟酥痒难耐,整个阴户都像要融化一般,粘滑的淫水更加止不住地从两片充血的阴唇间缓缓流出。

“小正……别揉了……别逗妈妈了……好痒、受不了了……插进来吧……”周娟娟眼波里好像荡漾着一汪蜜汁,声音甜腻得让周亦正的心都要融化了,喘息道:“妈……你真骚……”

“真、真讨厌……妈本来就骚……”周娟娟娇嗔淫荡地看着周亦正,一双修长柔腻的粉腿已经紧紧缠着周亦正的臀,尽力将拉向自己的身体。周亦正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抓住周娟娟又白又嫩的肥硕双乳,腰上一使劲,就将火热的龟头挤开了周娟娟湿淋淋的两片花瓣,顶进了那湿热滑腻的阴道。

“嗯——”周娟娟终于被充实的饱胀感所淹没,闭上了妩媚的眼睛,微微张开湿润的小嘴,伴随着甜蜜的呻吟一阵阵吐出了甜美的气息。而周亦正其实早就兴奋得难以自持,只是为了想妈妈更舒服而一直强忍着,这次肉棒被周娟娟娇软细嫩的阴道紧紧裹住,强烈的快感使得他情不自禁地用力抽动起来,双手还在紧紧地捏着妈妈柔嫩的乳房,下身却猛力顶向周娟娟阴道深处。

周娟娟也被快感完全俘虏,一双雪白的粉腿大张开来,拼命向上挺着饱满肥嫩的阴户,让周亦正每一下都能顶到最深处,一双白嫩的小手则痉挛着到处乱抓,终于抓住了两丛小草,白皙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揪住草叶,扭曲得不成样子。

那娇媚鲜艳的阴户内因为刚刚泄过一次,变得更加敏感,而且充满了温暖的淫水,随着周亦正的抽插,沾满了周亦正的肉棒,每次周亦正一插到底的时候,都从肉棒和阴唇的结合处挤出一股白色的泡沫,而每次周亦正向后抽出的时候,都带出一缕浊白的黏液,在午后斑斑点点照进小树林的阳光下显得格外的淫荡刺激。

周亦正低低地喘息着,松开了妈妈被他捏得满是红印的乳肉,紧紧地抓住那圆润的香肩,拼命地挺动着肉棒,周娟娟的脑海都被一波又一波快感的潮水慢慢充满,终于要溢出来一般,两条大张着的白嫩的粉腿都开始沁出汗珠,将薄薄的丝袜染出了一片一片的汗迹,双手则松开草叶,代替了周亦正的手用力握住自己即使仰躺着也高耸挺翘的酥乳,手指拨弄着充血得快要爆炸的乳头,微张的小嘴里淫媚地吐露着自己的快感和满足:“嗯、嗯……嗯、小正……操得妈妈……舒服死了……好深……顶、顶到妈妈花心了……轻点……啊、受、受不了、受不了了……妈妈……妈妈也、也要爽死了——”

周娟娟疯狂地摇起头来,三只发夹也扎不住飘荡的秀发,一缕缕青丝在碧绿的草地上飞扬不止,眼睛里看到的是妈妈娇艳淫荡的神情,耳朵里听到的是妈妈销魂骚浪的呻吟,鼻子里闻到的是妈妈甜蜜芬芳的气息,而妈妈火热湿滑的阴道不停地吸吮着周亦正滚烫的肉棒,似乎在引导他每一下都更用力,用力地将肉棒打桩般顶撞着周娟娟柔嫩的花心,在这样激烈的交合下,母子两人都接近了情欲的高峰,尤其是周娟娟,花心上传来的触电般地酥麻让她像醉酒一样晕眩起来,终于被快感的潮水冲进了全身每一根神经,四肢百骸都一下子酥软了,只能抽搐般地抱紧周亦正,娇吟着:“啊——啊——小正——妈、泄、泄、泄……”

一股股温暖的阴精又一次冲出周娟娟的子宫,浇上了周亦正的龟头,周亦正疯狂地抱着周娟娟,拼命挺动着,叫道:“妈——娟娟——娟娟……好舒服——啊……”

母子两人全副意识都集中到了交合的地方,周亦正也接近射精的边缘,激烈的抽插带来一阵阵急促的水声,正在喘息着像要到达顶峰,突然一声正义威严的低喝:“你们干什么?”

两人吓了一大跳,周亦正处在射精边缘的肉棒马上消退了快感,抬起脸呆呆地看着面前一个大盖帽。

“做、做爱啊……”周娟娟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有证吗?”

“有,有!”周亦正赶紧掏出上午刚领的结婚证,递了过去。

“嗯……还有呢?”

“啊?还要什么证?”周亦正有些奇怪,大盖帽得意地笑道:“看,被我抓现行了吧?国家规定,要合法性交,持证做爱,除了结婚证,要在公共场所做爱的话,还需要健康证,暂住证,公共场所性交许可证,纳税证,无房证……等等共计十八种证件。对了,另外男方还得持有射精证,女方还得持有泄身证。”

周亦正和周娟娟呆呆地对视了一眼,周娟娟脸上高潮后的红晕还没有退去,嘟哝道:“做个爱都要几十种证件……”

“没证的,罚款。”大盖帽沉声道。

“呃……多少?”

“要收据不?要收据两百,不要一百。”大盖帽掏出一本单据,问道。

“呃?不是交警才玩这一套吗?”周亦正惊奇地睁大了眼睛。

“交警部门的先进经验已经在全国推广了。到底怎么样?”

“要收据吧……”周娟娟还在轻轻的喘息。

“呃……贵一百呢。”周亦正的肉棒已经快要软了,看了周娟娟一眼,有些不满。

“免得麻烦……”

“行吧行吧……”周亦正掏出两张钞票,拿回了一张潦草的收据,大盖帽笑着把钱揣进兜里:“两位慢慢做,打搅了。”说着就钻进了树林。

母子俩哭笑不得地对视了一眼,周娟娟笑道:“小正还没射,继续来吧?”

“嗯……妈帮我吹吹吧,真是的,差点把我吓阳痿了。”

“好……”

日影西斜的时候母子俩才腰酸腿软地离开小树林,周亦正射了两次,周娟娟则高潮了五次。两个人紧紧地挽着手,依偎着走向公园的门口,眼神都带着极度的满足。

公园门口有几个人正在围观着什么,两人好奇地走近一看,是一个年轻的姑娘正在又哭又骂:“……你说!你为什么要当五毛!”

一个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年轻小伙子正在她面前陪着笑,不好意思地软语央求着:“表妹……好香儿……领导安排,我也没办法……”

“呜呜呜呜……我的表哥是个最正直,最好的男人,我从小就想着长大了第一个老公要是表哥……呜呜呜呜……我终于长大了,可以结婚了,可是表哥竟然当了五毛……我好难过……好难过……我就算嫁给狗,也不会嫁给五毛的……”小姑娘哭得梨花带雨,凄楚绝望的神情让人心生不忍,围观的人窃窃私语起来:“挺好一小伙子,怎么做这么贱的事呢……”“唉……可怜这小女娃了……”“不是我说,五毛真的狗都不如……狗最少不会出卖良心。”

小女孩的哭泣和围观者的议论终于使年轻男子忍无可忍,大喊道:“香儿!我不做五毛了!你别哭!我明天就辞职!就算饿死我也不再做那没良心的事了!你别哭!给表哥一个机会,好不好?”

“真的?”小女孩泪汪汪地看着年轻人,不敢相信地问道。

“真的!表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年轻人急的满脸通红。小女孩终于破涕为笑:“好!我知道表哥不会骗人!等表哥辞职了,我就跟表哥结婚,好不好?”

“当然好,香儿,表哥等你好多年了。”年轻人微笑着将小女孩搂紧怀里,轻抚着她柔顺的秀发,轻轻地拍着她还不够丰满的肩。

“表哥,那我们回去吧。天快黑了。”

“嗯,我先送你回家。”

“嗯,香儿要表哥抱!”小女孩撒起娇来,年轻人不好意思地看了微笑着的观众一眼,打横抱起香儿娇小的身体,走向公车站。周亦正被这温暖动人的情景感染,微笑着转过头,柔声道:“我也抱娟娟回家,好不好?”

周娟娟粉脸微红,羞涩地点了点头。小女孩的娇嗔也让她想起了年幼时的旖旎,软软地靠在周亦正怀里,任儿子抱起自己走向公车站。

回到家,周娟娟开始做饭。周亦正来到电脑前检查了一下,那段电波的处理还差一点没有结束。无聊地打开几个论坛看了看,周亦正又一次骂骂咧咧起来。

“小正……怎么啦。”周娟娟听见儿子愤怒的声音,在厨房里柔声问道。

“没事……我花了一年时间写了篇论文,发在网上。结果有很多人看了既不回复也不支持……还转到别的网站上了,转就转了,但是得跟我说声啊!还不注明原作者是我……真是的,怎么那么多喜欢不劳而获的人呢?”

“是吗?小正你放宽心,有能力不怕这些……那些又不回复又不支持的人肯定娶不到老婆,反正妈是绝对不会嫁给这种人的。”

“嗯……我知道,就是发发牢骚。”周亦正笑着站起来走进厨房,从身后抱住了周娟娟高耸的酥胸:“今天是我和妈大喜的日子,谁愿意和那些人生气。”

“哎呀……先吃饭吧?吃完饭好好洗个澡……刚才在草地上身上都搞脏了,不舒服……”

“那我们一起洗好不好?”

“嗯……”

周亦正笑着松开了手,看着周娟娟忙碌了一阵,将饭菜端上餐桌,母子两人相对吃完了简单的晚餐,周娟娟收拾碗筷,周一正则再次来到电脑前,终于那段电波处理完成了,正在生成一段视频图像。

周亦正不由得紧张地屏住了呼吸,紧紧地盯着进度条。周娟娟洗好碗,走到周亦正身边,温暖香甜的身子就贴上了周亦正的背:“老公……”

“妈……好娟娟,等等,这说不定是个重大科学发现。”周亦正的声音有些颤抖起来。

“嗯?”周娟娟一听,赶紧从周亦正脸旁看向电脑屏幕。视频已经快完成,周亦正平静了一点,笑着将手伸向周娟娟的胸口,轻轻地揉捏起那对肥嫩柔软的乳房来。

“小正……老公。”周娟娟媚眼如丝地看着周亦正,这时视频好了,周亦正一只手继续挑逗着妈妈的酥胸,一只手拿起鼠标,点开了视频,突然睁大眼睛。

画面一阵嘈杂的雪花点过后,就出现了有些模糊的图像,似乎是一段新闻。一位衣着整齐的女主持人正在对着话筒念着新闻稿。母子两个对视了一眼,周亦正声音都颤抖起来:“怎么可能?第一次见到女电视主持人穿着衣服播新闻?”

“奇怪……是不是什么影视片段?”周娟娟也有些奇怪,她也没见过穿着衣服的女主持人。

“看看再说。”周亦正的手伸进周娟娟的衣领却忘了动作,电视上女主播的声音虽然嘈杂,但是却有字幕:“2011年广东省中学生性别统计,男生二百二十万人,女生七十万人,男女比例已经超过三比一……”

“是汉语……但是我国没有广东广东省,男女比例也不可能是三比一啊?”周亦正更加奇怪了,两道眉毛绞到一起。周娟娟也很奇怪:“就是今年……真奇怪。”

画面又开始了一阵强烈的干扰,周亦正想了想,从周娟娟胸前抽回了手,拨通了同事的电话:“这段电波是哪里接收到的?”

“我们的射电望远镜阵列从宇宙深处一个完全漆黑的方向接收到的……”

“不是地球上的电波污染?”

“绝对不可能!我们的接收设备都是抗干扰的,何况地球上的电波不可能从哪个方向传来,就算有也不会这么完整!”

“……嗯。那个方向的太空有没有什么特征?”

“没有啊。就是它没有任何特征,所以才可能找得到宇宙边缘的现象……怎么了?”

“暂时还没有头绪,不过这段电波好像很奇怪。”

“按理说,那个方向不可能有任何电波。会不会是平行宇宙传过来的?”

“不知道。下周一再说吧。”又聊了几句,周亦正挂断了电话。电脑画面还是一片混乱,周亦正笑着抱起了周娟娟:“娟娟,好老婆,我们先去洗澡吧。”

“嗯……”周娟娟微笑着靠在儿子肩上,两个人进了浴室,但是这时电脑画面又恢复了,刚才的新闻还在继续:“……我国不少地区男女出生比例早已超过三比一,个别地区则超过四比一甚至五比一。有专家指出,照此发展下去,将会在不久的将来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

(全文——

“等等楼主!先别说那个‘完’字!”

“啊?为毛?”

“这才星期六,还有星期天呢?”

“你们不知道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一个伟大的民族吗?像每星期只有六天这种人间奇迹,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这是国情!国情!你懂的!”

“啊?”

“现在我可以说了?全文完。”)

***********************************

这是一篇转换心情的文章。乱伦四部曲太耗心力,我在写作的过程中一直很辛苦,甚至很痛苦。心静不下来的时候是没法写的,有时候一晚上呆呆地看着电脑屏幕却写不下一个字。

所以我会在状态不好的时候写写这种轻松的文章,不知不觉也成了一篇。只是写得比较零散,没有什么主线剧情可言,更类似于散文或杂文,大家乐呵乐呵即可。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文到底怎么样,大家要是觉得不太烂,还请顺手支持一下。

当然,我想建立一个世界观,以后说不定能写成一个系列,在这样的背景下写一些小品文。比如说“护士的一天”“教师的一天”之类。因为乱伦四部曲我想探讨一些深刻的主题,必定是漫长的工作,肯定少不了要转换心情。

那么,多谢各位的支持与厚爱。有机会的话,还请多多对《重返乐园》发表一些意见,多多支持我的那篇心血之作。

感谢每位认真回复和支持我的朋友,愿主与你们同在。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