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京城笑笑生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作者是京城笑笑生的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苦难的历程 苦难的历程

    这是我根据五年前的“一年又一年”重写的,描述了九一一之后的十余年间,北京一家外资企业里,几个白领丽人不平凡的经历,包括她们的情感,性爱,婚姻,家庭和事业。  全文分为三部:第一部,七个女白领,第二部,十年间,第三部,阴暗的早晨。  我大幅删改了过去的版本,去掉了所有不切实际的内容,越往后改动越大,第三部是完全新添的!!!

    京城笑笑生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苦难的历程》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苦难的历程》,是作者京城笑笑生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我根据五年前的“一年又一年”重写的,描述了九一一之后的十余年间,北京一家外资企业里,几个白领丽人不平凡的经历,包括她们的情感,性爱,婚姻,家庭和事业。  全文分为三部:第一部,七个女白领,第二部,十年间,第三部,阴暗的早晨。  我大幅删改了过去的版本,去掉了所有不切实际的内容,越往后改动越大,第三部是完全新添的!!!

《苦难的历程》 (尾声) 免费试读

又是一个阴暗的早晨,天空灰蒙蒙的,连街对面的楼顶都看不清楚。

罗马假日酒店。

一八八八号包房。

卧室的席梦思床上。

雅琴端坐在床沿,面对着梳妆镜。镜子里的女人一身白领装束:白色的真丝衬衫,灰色的西服套裙,肉色的长筒丝袜,和黑色的高跟皮鞋。

雅琴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许多,李校长,也就是丈夫的老板,还没有来,但应该就在路上,快了。雅琴没有什么紧张,焦虑或不安,也许,她已经习惯了。

雅琴一直在思考,为什么,今天会不自觉地穿这样一身衣服?思考了许久,她终于想起来了,十年前,在老板杰克的办公室里,她第一次失去自我时,穿的就是这身衣服。真快呀,十年过去了,妞妞都上高中了,过两年就考大学了,该报什么专业呢?还是学工程吧,将来出国,听文若讲,在美国加拿大,女孩子学工程容易找工作。无论如何,千万别学文科,太辛苦了。

雅琴回想起自己的经历。本来,雅琴一直品学兼优,但不知为什么,就是不喜欢数学,结果高二文理分班时去了文科班。多少年来,她一直后悔当初的选择。雅琴常常想,如果自己是做技术的,长得再稍微丑一点,也许生活会平静许多。女人啊,如果你生来丑陋,那么你是不幸的,但如果你天生丽质,那么你也许更加不幸。

雅琴从初中开始,就有男生追求,到了大学,被评为校花,更是不得了。雅琴和很多男生约会过,她接受亲吻和爱抚,但绝不上床,直到遇见了文若。

雅琴记得,那是一个周末,文若的舍友都回家了。文若和雅琴战战兢兢,一直弄到半夜,才终于成功。

文若倒头便睡,雅琴却怎么也睡不着。她推醒文若,说:文若,文若,你醒醒,你看呀,我的血。

文若看了一眼,嘟囔了一声,便又翻身睡去了。

第二天早晨,文若醒来,看到了床单上淡淡的血迹,才明白过来,他紧紧搂住雅琴,什么话也没有说。

结婚以后,甚至生下了女儿,还是不断有男人来打扰雅琴。文若出国之后,身边不怀好意的男人就更多了,但雅琴总是能够泰然处之,不伤感情地巧妙应付过去,直到十年前的那次裁员风波。

每次想到十年前的那一幕,雅琴都感到异常屈辱和愤怒,但她从来没有后悔过。雅琴十年来的职业生涯,如果用杰克的话讲,就是被不同的男人狠狠地干的过程。可以说,十年前的那一晚,是雅琴事业的起点,也是她丈夫事业的起点。当时的情况很明了,如果雅琴不牺牲自己的贞操,她也许至今只是一个小职员,而她的丈夫,很可能被赶回国,连学位都没有,那样的话,日子还怎么过?

对于杰克,雅琴没有任何好感,那个男人完全是小人得志,但雅琴不否认,杰克确实身强体壮,技巧也不错。那一晚,雅琴不仅体验了屈辱,也体验了婚外性交别样的刺激,还有外国男人的硕大与强悍。至今,雅琴都清楚地记得,粗大坚挺的外国阳具,刮过自己阴道的每一道皱褶,那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感受啊!

那一次的经历,改变了一切,后来圣诞节前杰克再次求欢时,雅琴没有太多的犹豫。再后来,面对总经理和老约翰的非分之想,雅琴的顾虑就更少,感觉好像是顺理成章。是啊,贞操就是那么回事,你看重它,它就重要;你不看重它,它就一钱不值。

对于总经理,雅琴几乎没有什么印象,她甚至觉得,那是个有点儿可怜的老人,而对于老约翰,雅琴有着非常复杂的感情。

雅琴知道,总经理办公室那出双凤求凰,是老约翰一手导演的,但她也知道,老约翰确实动了真情,自己能走到今天,至少有老约翰一半的功劳,后来,慢慢地,雅琴自己也动了感情。她不知道,老约翰到底是父亲,还是情人,但是她知道,自己依恋那个不太老的老男人,也需要他,在职场,在床上。在丈夫离开的年月里,雅琴最大的欢乐,就是和老约翰周末的幽会。星期五的下午,雅琴把妞妞托付给婆婆,告诉她自己要出差或者接待客户,或者别的什么事由,然后,回到家中,精心打扮,换上漂亮的晚礼服,再赶到某个高级餐馆。老约翰必定是西装笔挺,手持一枝紫玫瑰,已经等待多时。烛光晚餐之后,再到酒吧饮半杯波尔多红酒,然后,两人携手并肩,回到老约翰的高级公寓。拥抱,接吻,爱抚,宽衣,解带,上床。老约翰虽然已过壮年,但他有无数的经验,完美的技巧,和充分的耐心。每一次,雅琴都好像被送上了云端。雅琴最喜欢的是,老约翰一面轻抽浅送,一面在她耳畔喃喃地背诵着情诗。多么温馨,多么浪漫。雅琴其实不是女强人,她是一个小女人,她会撒娇,会任性,她需要被呵护,她渴望被爱抚。

想到这里,雅琴的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丈夫回国了,畸形的错爱也结束了。有一件事,雅琴始终感到内疚,那就是老约翰临走前,在办公室里,最后的一次求欢。当时,雅琴虽然犹豫,最终还是拒绝了情人。想到老约翰满脸的落寂,雅琴常常充满歉意和懊悔。也许,自己可以通融一些,满足曾经的情人最后的愿望。毕竟,在那些寂寞的岁月里,是这个男人,而不是自己的丈夫,给予了心灵的慰籍和身体的满足。

每次性爱,老约翰总是对雅琴百般恩爱,首先是吻遍全身,包括阴户,然后才温柔地插入,用最保守的姿势,或者凤上龙下。

雅琴曾经告诉情人,自己愿意满足情人的要求,比如撅起后臀,让情人从背后顶入,或者跪在情人的脚下,亲吻他的睪丸,吸吮他的阳具。然而,每一次,老约翰都微笑着谢绝了,他捧着雅琴的脸,温柔地说:我的小女孩,你满足,就是我满足;你幸福,就是我幸福。

多少年过去了,每当雅琴想到这些,她依然充满感激。再没有一个男人,会像老约翰那样理解她,关爱她,纵容她,保护她,和帮助她。拒绝老约翰最后的请求,是因为雅琴以为丈夫回来了,寄人篱下的日子结束了,可以开始正常的生活了。谁能想到,到了不惑之年,居然又遇到这样的难题?早知如此,当初何必拒绝情人最后的要求?

雅琴想,假如时光倒流,也许自己会毫不迟疑地跪下去,解开情人的腰带,拉下他的长裤和短裤,含住他的阴茎,吸吮,套弄,让他尖叫,让他疯狂,然后,站起身,背对他,把裙子卷到腰间,把内裤褪到膝下,弯下腰,伏在办公桌上,把屁股撅高,把两腿分开,向他敞开阴户,还有后庭,问他,想要哪一样,还是两样全要?

想到这里,雅琴情不自禁站起来,褪下内裤,卷起裙子,分开双腿,撅高屁股,伏在了梳妆台上。

望着镜子里尚存几分风韵的女人,雅琴悲哀起来,她看见了眼袋,皱纹,还有丝丝白发。雅琴感到自己很可笑:自从进入社会,每一次所谓的成功,都是由下半身决定的,和聪明才智或勤奋努力毫无关系。刚开始,被外国人欺负,那是没办法,国家穷,个人更穷,只能忍耐。后来,外国开始不行了,外企本土化了,外国男人也不那么趾高气扬了。再后来,金融危机了,没了钱,外国男人眼看着一天天蔫了,这回该过上好日子了吧?不曾想到,本土官僚特权阶层崛起了,迅速取代了外国人,而且心术更黑,手段更辣。外国男人干坏事,多少还要装出一点道貌岸然,本土官僚则不同,欺男霸女赤裸裸毫无顾忌。真是前门驱虎,后门引狼。一个职场女人,要想出人头第,出卖肉体,似乎成了唯一的选择。回想十余年来的屈辱和牺牲,过去,一切都是为自己的事业,现在,又要为丈夫的事业,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雅琴不得不考虑,自己已经四十岁了,十年以后怎么办?还有,女儿长大了,难道将来也要过这种日子?

雅琴悲哀着,她想起了那个遥远的梦:在那个被称为小瑞士的镇子里,春天,山花烂漫,溪流暴涨;夏天,风吹草低,牛羊自现;秋天,层林尽染,五彩斑斓;冬天,白雪皑皑,银妆素裹。雅琴啊雅琴,你知道吗?你曾经接近过那个梦想,但是你放弃了。雅琴想,假如当初不逼迫丈夫回国,生活也许清苦,也许平淡,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四十岁了,还要脱下裤子,撅起屁股,等待丈夫的老板来凌辱。

突然,雅琴冒出一个念头:不干了,辞职,卖房,换成现金,全家出国,再去加拿大!对呀,为什么早些时候没有想到这一步?是害怕所谓的文化挑战,还是割舍不下父母亲情,抑或是留恋国内的声色犬马?

雅琴想到,头脑里的那两个声音,已经许久没有出现了,对,何不听听它们的意见?雅琴等啊等,很久很久,那两个声音才跚跚来迟。不过,激忿的声音没有了,只剩下无奈的声音和更无奈的声音。

“雅琴,走吧,这些年,该赚的也赚够了,把东西卖了,够全家生活的,再说,加拿大免费医疗,住满十年还有老年金,一个月两千加元呢。”

“雅琴,留下吧,走,没那么容易。打拼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攒下一点社会资源,说不要就不要了?加拿大好是好,那是人家的地盘,过两年新鲜劲儿没了,恐怕又要后悔。再说,谁让你丈夫当年睡了人家的女人呢?”

“雅琴,话不能这么说,你丈夫和李太太是两相情愿,你这是什么?是卖身!你都四十了,还要卖到什么时候?该收摊了!”

“雅琴,如今这世道,谁不卖?不卖那是没东西可卖!雅琴,别走,卖身这东西,多一次不多,少一次不少,你是过来人,知道这其实没什么。”

“雅琴,你自己拿主意吧,我们累了。”

“是啊,雅琴,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们已经厌倦了。”

无奈的声音消失了。

更无奈的声音也消失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着。

去,还是留?

留,还是去?

雅琴伏在梳妆台上,还在苦苦思索。她完全忘记了,自己衣衫不整,屁股,一直高高地撅着。雅琴的脑海里,充满了烂漫的山花,暴涨的溪流,金黄的落叶,和袅袅的炊烟。突然,狂风大作,一切都无影无踪,杰克跳了出来:“趴到桌子上去,脱掉裤子,撅起屁股,让我狠狠地干你!”“不!”雅琴大叫一声。杰克消失了,总经理和老约翰走了出来:“雅琴,我们想和你共度一段美好时光,就几个小时,在床上。”“不,求你们别逼我!”雅琴哭泣起来。总经理和老约翰也消失了,孟书记踱了出来:“来,熟女,上床!给我上床!脱光衣服!等我吃片伟哥,回来好好操你!”没等雅琴反应过来,李校长也走了出来:“你有钱,可我有权,在咱们中国,有权的干有钱的,天经地义。”“走,你们都走开,求你们放了我吧!”雅琴哭喊着,哀求着。孟书记没有消失,李校长也没有消失:“走?洋人可以走,我们是中国人,哪儿也不走,就在这儿日你!”

雅琴拼命地摇着头,好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赶开。

走吧,快走,现在还来得及!

等一下,就这么一走了之,甘心吗?

去,还是留?

留,还是去?

一阵杂趿的声响。

房门打开了。

李校长,丈夫的老板,到了。

在阴暗的早晨,为了争取晴朗的明天,人们忍耐,挣扎,奋斗,可是,一年又一年,这苦难的历程,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全书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