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爱妻是AV替身》的作者叫什么名字 《爱妻是AV替身》有哪些作者

2020-05-30   编辑:素流年
  • 爱妻是AV替身 爱妻是AV替身

    忠文和依香已经在日本定居多年,这对年轻的夫妻俩逐渐熟悉了这个国家的种种,包括工作,生活,文化,而且忠文有了不错的收入,两人的日子虽然不算富贵,倒也滋润。  这天风和日丽,忠文和依香夫妻两人手牵手在街头漫步,有条不紊的步行街上人来人往,平静的小日子就是这么过的吧,嗯!但就是在这平静的小日子里,一个穿着夹克的男人瞧瞧尾随在两人身后,一直持续了个把小时。

    隐居士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爱妻是AV替身》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爱妻是AV替身》,是作者隐居士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忠文和依香已经在日本定居多年,这对年轻的夫妻俩逐渐熟悉了这个国家的种种,包括工作,生活,文化,而且忠文有了不错的收入,两人的日子虽然不算富贵,倒也滋润。  这天风和日丽,忠文和依香夫妻两人手牵手在街头漫步,有条不紊的步行街上人来人往,平静的小日子就是这么过的吧,嗯!但就是在这平静的小日子里,一个穿着夹克的男人瞧瞧尾随在两人身后,一直持续了个把小时。

《爱妻是AV替身》 (后传) 免费试读

***********************************

首先感谢各位读者对《爱妻是AV替身》的支持,鉴于各位对后传的呼声较高,一时兴起完成了这个小片段,不算什么新作,回报大家支持而已,请笑纳。

***********************************

依香作为AV替身,在片场被虐待到崩溃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了。此时的她,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但情欲难以满足的她又做了一个重大决定-答应三井的提议,去为这个幕后的大股东提供服务。

这次,忠文还是不能去现场看,不过三井答应了提供全套的现场实录。大股东提出的报酬要十倍于替身的收入,但依香明显想要的不仅仅是钱,因此她还特地提出了一些惩罚条款让自己有可能降低收入。这让大股东喜出望外,他高兴的倒不是钱,而是找到了一个如此极品的尤物,两人一拍即合。

今天距离依香到大股东的别墅去已经三天了,她全身赤裸,整个人呈L型被紧缚倒吊着。她嘴里塞着口球,一对丰硕的乳房完全塞在一个透明玻璃容器里,里面充满了透明液体,双乳就好像实验室泡样品那样一直浸泡着,容器下面还连着一个提供恒温功能的机器。更夸张的是,她阴道里还插着一支电动阳具,嗡嗡的震动声不绝于耳,不知道已经持续多久了,能看到的是满地晶莹的淫液,好不诱惑。

“该出来了,夫人。”说话的是大股东的私人秘书,笠山,一个健壮的小伙子。笠山把依香拉高,解开她身上的绳索,把她放了下来。

“哎哟。”依香用手撑着地面悠悠站起来,胸前的肉完全听从重力的指示,一阵波涛荡漾之后,顺从地趴在胸膛上,一副精疲力竭的样子。

“噢……好大好大。”笠山指着依香的乳房惊叹道。

可不是,依香的乳房在这种特殊的药液里面泡了整整三天,现在就好像发酵的面包一样膨胀了一圈,但是挺拔的样子也同时被破坏了,整只乳房软趴趴挂在胸前,连乳头也是松软浮肿的状态。看上去,依香的胸部就好像被捏过了千万遍,完全已经是一幅垮掉的样子,浑身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淫荡气息。

“这下子老公也没得捏我了,哟。”依香默默想着,心里却开始兴奋起来。

“嘿嘿,现在该戴上这个造型器了。”没等依香为自己的乳房感伤,笠山又拿出两个透明塑料做成的圆环,二话不说就给依香套在乳房上。这特殊的圆环有着符合乳房自然翘起形状的支撑架,通过托起和拉扯的作用让依香的乳房恢复那天然的挺拔形状。

果不其然,戴上造型器的依香,又恢复了那性感的身材,甚至因为乳房膨胀的关系还变得更加诱惑。

正当依香欣赏自己重新塑造的身材时,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女人把她拉了过去,威严的声音响起:“贱狗,我们只有半天的时间来学习,你给我仔细学好了!”

喊话的是大老板特地请来的调教师尔德莉,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就像一个高中老师的自信女人,一头深褐色卷发颇有韵味。

尔德莉对依香可不客气,她一把拉着依香来到自己的面前,严厉地命令她跪下去,“贱狗,给我利索点,开始学习!”尔德莉连吼带训地把一大箩筐话丢给依香,她的任务就是在依香给大老板当玩具之前,让她学会怎样当一个“玩具”。

第一课就是重点中的重点,依香那对引以为傲的大乳房了。尔德莉双手把弄着一个带吸盘的瓶子,她轻蔑地解说着:“瞧好了,你首先要做的就是,用你那笨重的臭奶,吸饱任何瓶子里装着的液体,然后在需要的时候挤出来,明白吗?”

“装着什么液体都可以灌进去吗?”依香疑问道,她双手捧着自己沉甸甸的乳房,经过数天的浸泡,敏感的乳房都有点麻痹了,乳头居然没有硬起来。

“当然,只要是老板需要,什么液体都要灌进去!”尔德莉白了她一眼。

“那,要是尿,可以吗?”依香歪着头,微笑着。

尔德莉冷冷道:“你以为你的胸部是什么?这样下贱的地方,主人给你喝宝贵的尿,那是恩赐,是恩赐懂吗?”

依香点点头表示了解,不过尔德莉顺着势头拿出一个事先准备好的玻璃瓶子,在依香面前晃了晃,让依香看清了里面略带黄色的液体。然后她解释道:“瞧好了,老板特地让他最宠爱的美人留了些尿液赏给你,你该怎样做?”

依香早已熟悉这一套,她换上了一副甜美的笑容,坦然捧着自己那硕大白皙的胸部道:“主人赏赐的尿,贱狗要用奶子好好收藏起来。”她那依托着造型器而鼓囊囊的胸部,早已迫不及待的样子。

“哼,贱货。”尔德莉满不在乎地把吸盘按在依香的乳晕上,熟练地安装好气压机,最后接上了那个装着某美女尿液的瓶子。机器开动之后,气压表迅速增加,瓶子里的尿液立刻压在依香的乳晕上面。

依香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的乳房,只见这两只尤物敞开胸怀吸纳着尿液,淡黄的液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涌进奶头里面,整只乳房以夸张的速度鼓胀起来,就好像气球似的,让人不由得担心这对乳房是否会爆开。

“噢……嗯……好奇怪,热热的,有点辣,痛,痛,呀!”依香脸上的表情迅速变化,用乳房喝尿的奇异行为让她感到极其兴奋。她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自己的乳房内部,那些构成女人骄傲胸部的组织,纷纷浸泡在另一个女人的尿液里面,既淫荡又刺激,霎时好像要把她整个人吞噬进无间淫狱似的。

温热的尿液冲刷着依香的乳房内部,原本应该是蓄积浓香奶液的地方,现在都堆满了腥臭的尿液。依香作为一个年轻的妻子,当众用乳房接纳了肮脏尿液之后,真是连只狗都不如,那对傲人的肉峰,好似成为了一滩烂泥,低贱不如粪便。以后谁又能想到,一个走在街上与正常人无异的美艳少妇,乳房曾经用来装过尿水呢?

“嗯……啊……啊……”依香最后闭上眼睛享受起来,下阴湿热无比甚至开始滴水,乳房涨大了一圈似乎要爆开来,看起来极其淫荡。

不过尔德莉可没有给她闲着的机会,她拔开吸盘,晃了晃空荡荡的瓶子,猛地一脚踢在依香的脸上,骂道:“贱狗,喝够了吧,自己塞上,不准流出来!”

依香坐起来,接过尔德莉递过来的细绳,一边把自己的乳晕扎起来一边道:“是,是,贱奴在主人需要之前,要一直装着这些。”

尔德莉见依香悟性如此之高,得意道:“好,如果主人不让你解开,你就不能解开,你只是个玩具,要完全听话,明白吧。看好你的胸,现在再考你一个项目。”她把自己的脚伸了过去,脚上还穿着高跟鞋。

依香心领神会,她像条狗那样爬过去,用脚叼走尔德莉的高跟鞋,然后含住她包裹着黑丝袜的脚,用力舔弄起来。

“好吃不?”尔德莉问。

“主人的脚永远都是香的,嗯嗯。”依香边舔边点头。

“现在我另一只脚没地方放,怎么办?”尔德莉追问。

“主人,放这里吧。”依香把鼓胀的胸部平靠在矮凳上伸了过去,俨然就是要当尔德莉的脚垫。

尔德莉狠狠一脚踩在依香的乳房上面,那扎着乳晕的细绳差点被崩断,里面满载着尿液的管道也差点破裂,依香抖了一下,不过嘴上没停,还是卖力地在舔弄着。

尔德莉看来很是满意,她大概也很少遇到这么极品的调教对象。尔德莉抽出皮鞭,在手里轻轻拍了几下,笑虐道:“你这只贱狗,奴性还挺强的嘛。如果老板想要赏你一顿鞭打,你要怎么做?”

依香闻言立刻翻转过来,捧着自己的乳房,然后叉开双腿,害羞似的解释说:“主人要打贱奴,自然是什么地方都可以打。不过贱奴比较喜欢被打奶子和臭洞洞哦。”

“好!”尔德莉一鞭狠狠抽在依香的阴唇上,淫水四溅。“我来教你做好姿势,老板喜欢姿势优雅的鞭奴,嘿嘿。”

在帮助依香调整姿势时,尔德莉又想起了某件重要的事,她问:“你知道老板还喜欢把你当道具吧?老板的旅行车上有个特殊的厕所,把你装进去后才能用。便坑就是你的嘴,你的奶子时刻充满清水用来洗手的,然后粪便都会从你的屁股漏出去,知道吧?”

依香点点头表示没问题,但又想起了什么,她问道:“这样的话,贱奴的肉洞岂不是很有空?”

“怎么可能,你的洞就是塞手纸的地方,老板和美女们解手后的厕纸就塞在你的骚洞里面,待会还得教你怎样夹住纸。要是掉下来一团纸,你的脚底就要被扎上一根针,清楚吧?”尔德莉一巴掌打在依香的大腿上,响亮清澈。

“我会好好学习的。”依香的眼睛里放射出无限期待的淫荡光芒,这次,她将不再作为某个人的替身,而是作为某个物品的替身,更加的低贱,更加的疯狂!

(以下省略,请自行脑补……)

依香经历了十几天的性工具代用品生活后,终于被大老板抛弃了。老板对她那已经被折磨到有点变形的身体也逐渐失去兴趣。

从外表上看去,依香还是那个美人儿,只是仔细端详她的身体才发现,她因为营养不良和过度劳累而消瘦了不少,一对膨胀的胸部因为频繁涨大与缩小而显得更加松软,乳头还经常滴出浓郁的液体。更离谱的是,她的阴户又松又肿,完全被异物给撑坏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老板的夫人也没有放弃她的执着,她坚持要彻底摧毁依香的身体,这几天依香的淫荡表现让这个恶毒的女人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

老板夫人是个衣着华贵的中年妇女,她端坐在沙发上,面向跪在地板上赤裸的依香,不屑地问:“骚货,打烂你的贱奶,撕烂你的骚屄,你开个价吧,不同意可不行!”

依香幽幽回道:“老板娘,一只乳房卖你1000元,但是你要负责打烂人家之后给整容回原来的模样,好不?”

老板娘瞪大了眼睛:“什么,才1000元?你听清楚了,我要在很多人面前,打烂你的奶子和骚屄!”

“人家这对奶子已经被老板给玩臭了,能卖这个价钱已经很好了嘛,何况卖得便宜点,人家感觉好刺激哦。”依香开始发嗲,双手也捧着自己的双乳揉个不停。

“好,那可是你说的,我买了!今晚就开始,做好准备吧。”老板娘脸上露出狂喜之色,但随即又冷静下来,平静地说道。

晚上很快就到了,在老板娘自己的别墅里面,聚集了十几个贵妇打扮的女人,她们都是老板娘的朋友,被邀请来参加这场出气宴会的。

老板夫人不像一般善于嫉妒的妇女,她并没有阻止自己的丈夫偷腥,相反的,她只癖好把自己丈夫丢弃的玩具折磨成一堆破烂。从这种行为中,她能获得属于她自己的快感,无与伦比的。

现在,依香就是被老板夫人的丈夫丢弃的破烂,一个从美少妇被玩弄到变成残花败柳的女人。比一般残花要强些的,那就是依香的身材还残留着上等尤物的气息,就算是残破不堪,那也是美丽之物。

然而,这个美丽之物已经被人用一个十分屈辱的姿势,外兼赤裸着被束缚在众多宾客的面前,饱受着无数目光的侵犯。依香双手和双脚都被粗糙的绳索紧紧缚在架子上,她那对不断涨大又收缩的乳房挂在胸前,垂头丧气的样子,乳头里面还残留着些许液体。老板娘特地拿了张高凳托起依香的乳房,这样可以让她的乳房显得更大一些。

依香的神情虽然疲倦,但滑溜溜的眼睛依然放射着诱人的射线,粉红的两腮表明她内心依然火热,下身湿漉漉的不愧为永远饥渴的淫穴。依香此时心里十分激动,她从一名妻子的角色转换到现在这个淫奴的角色没有多久,巨大的落差让她心里不由骚动不已,试想一下,一名美丽少妇在其他妇女的面前遭受酷刑,那是多么惊心动魄的淫荡!

老板娘走上前去,指着依香的身体给观众们解释这几天发生的事,随着她激情洋溢的话语,室内的富太太们也发出一阵阵惊呼,她们脸上从惊讶转变成厌恶,很快就一致同意要给予依香最残酷的打击。

老板娘拍手表示刑罚开始,不过在这之前她首先要在座的宾客贡献出自己的鞋垫,据她解释,这是因为袜子通常味道不浓,而鞋垫必然带有异味。很快,二十多块鞋垫就收上来了,老板娘也不嫌脏,亲自挑选起来。很快,她就挑出十几张看起来最为肮脏,浸泡过最多贵妇脚汗的鞋垫,一张一张塞进依香的嘴里,直到把她的嘴巴塞了个严实,丝毫无法发出声音为止。

依香轻微摇着头,十几块鞋垫散发出的气味粘在她的舌尖上,一股恶心的味道直往喉咙里钻,她心里明白这是那些贵妇的脚味,不由得用力咽了咽口水,把那些汗液都吞下去。

老板娘正式开工了,她让仆人端来医疗器具,然后自己戴上了医用橡胶手套。原来,老板娘是医生出身的,对外科手术有着精湛的技艺,这个场合她当然要自己动手才爽快。

老板娘拿起一个特殊的利器,随即自己介绍道这是剥除皮肤的工具,不用说被剥除皮肤的对象就是依香了。老板娘给依香打了一针局部麻醉,然后她让两个男性仆人把依香的全身都紧紧按住,紧接着自己握起依香的一只豪乳,在众人眼前开始了别出心裁的特殊刑罚。

老板娘用剥皮的利器开始切割依香乳房的表皮,她切皮肤并非整块切起,而是将一块皮肤剥除一半有多这样,表面上看还残留着一层细嫩的皮肤,相当于把一块板削薄这样。

老板娘把仔细剥除出来的皮肤放在一盘的冰冻容器里,她那细致的技巧没有弄破一块嫩皮,很快容器里就躺着一张白皙的嫩乳皮了。依香虽然有麻醉针止痛,但还是痛得冷汗直冒,身体不住颤动。不过她的眼睛却没有离开过自己的乳房,对于她来说,观看自己乳房被完全破坏掉可是一件极致的乐事呢。

老板娘把依香一只乳房的皮肤裂开成两块,从乳房根部到乳晕都被削掉,唯独乳头留了下来,因为这个地方无法剥皮。现场的富太太纷纷鼓掌,为老板娘的技巧和依香的悲惨样子喝彩。

老板娘对依香的另一只乳房依法效仿,很快也把她的另一只乳房削掉一层皮。现在,依香的乳房看起来就是一种略带红嫩的样子,受到刺激的乳头已经变得坚硬无比,看上去还挺诱人的。

削皮只是前奏,好戏还在后头呢。

老板娘把依香的乳房削掉一层皮之后,马上又换了一种工具,这是一种便捷的共振成像仪器。她在仪器的帮助下,从依香的乳房根部插进了数根锋利的金属夹子,全部精确地夹在依香乳房的供血血管上。这样,老板娘可以在外部很轻易地停止依香对自己乳房的供血,避免失血过多。

老板娘得意地欣赏着自己完成的“艺术品”,她抄起一把普通的手术刀,捏起依香的一颗乳头,高声叫道:“贱货可不配拥有奶头,这是孩子们的!”然后她手起刀落,非常利索地把依香的奶头切了下来,连带着半截乳晕,鲜血涌出来一点之后随即停歇,明显依香乳房里面已经停止新鲜血液的供应了。

经验丰富的老板娘嘿嘿笑着,手起刀落又把依香的另一颗乳头切了下来,现在依香已经是一个没有乳头的女人了!

被切下来的皮肤和乳头都被收藏在冰冻的容器里,老板娘亲自拿去冰柜放好。接下来,老板娘叫来了两个穿着暴露,脸上戴着眼罩的女人。

这两个戴着眼罩的女人来到依香旁边,老板娘介绍道:“这两位是货真价实的妓女,你们自己说,是不是?”两位女人回道:“是的,我们今晚还在上班呢,刚刚过来,老板有何吩咐?”

“让你们带的东西带来了吗?”老板娘问道。

两位女人拿出一个小桶,里面装着几十只鼓囊囊的安全套,她们回道:“老板,我们把姐妹们今天积累下来的套子都拿来了,有些客人自己带走或者射在外面的就没有收集到。”

老板娘点头道:“够了。现在你们用嘴把这些男人的精液抹在这贱人的奶子上,要覆盖全部!全部完事后我给你们一人一万块!”

这么简单的工作,这样诱人的回报,两个妓女毫不犹豫开始工作。她们用嘴吸出一个套套里面的精液,然后用舌头慢慢舔依香的乳房表面,把精液均匀涂抹在依香的乳房表面。

当依香的乳房表面已经布满精液之后,老板娘端起一个纸箱往地上一丢,大声道:“各位,这女人犯了极大的淫欲之罪,绝不可饶恕!现在让我们每人轮流抽打她那最为下贱的地方!”那个纸箱里装满了皮鞭,正戏终于都开始了!

台下的贵妇们,优雅地排队走上来,每人手里都拿了一根鞭子,笑眯眯地看着依香。首先动手的是一个富态的夫人,她扬起鞭子,咒骂道:“打死你,臭大奶女!”然后她使出吃奶的力气狠狠抽打下来,鞭子在依香的乳房上面擦过,发出一声巨响。

依香的乳房已经被剥掉一大层皮,现在粗糙的鞭子击打下来,随即就把她的乳房表皮打出一道血痕,里面的嫩肉都能看到了,依香自己也瞪大了眼睛看着。

“看啊,这淫荡女人的胸部到底装着什么货!”富态夫人的第二鞭又紧接着抽打下来,在依香的乳房表面划下第二道痕,一道烂肉痕!鲜红的碎肉从依香的乳房里面飞溅出来,惊心动魄。

富态夫人一共抽打了十鞭才停手,紧接着第二个夫人开始惩罚依香。凝聚着富太太们妒火和邪恶念头的鞭子,不断拉扯着依香的乳房本体,她的乳房左右乱晃,表面逐渐变得血肉模糊,之前连续的替身工作亦不能跟这种伤害比较,诱人的乳房正在分崩离析!

依香的乳房刚才还粘满了精液,这时被抽打之后变得血肉模糊,那些精液也有部分趁机渗透进去,真正把她的乳房变成一个腥臭的容器!

“打死你!臭肉!”

“啪,啪,啪!”

“烂了吧,烂了吧,看你还勾引男人,贱货!”

“呸!”

一轮鞭打下来,依香的乳房表面逐渐溃烂,乳腺组织里面包裹着的脂肪逐渐裂开,被鞭子抽得四散飞开。老板夫人看着这一幕,兴奋得自己都两腮通红了。她是最后一个行刑的,她的鞭子也最狠,依香的乳房几乎被她打成两半,像一个被石头砸到的西瓜一样,烂得不成样子。

鞭刑结束了,老板夫人把鞭子丢在一边,看着依香那完全烂掉的乳房吐了一口痰,得意地喊道:“怎么样,现在不能挺起来了吧,不能勾引男人了吧,看你这里面,多脏!”

依香虽然因为麻醉针的关系没有痛晕过去,不过乳房整个烂掉还是让她眼冒金星。就在这时,依香的阴户向着地面流下一道晶莹的液体,她居然高潮了!

看到依香这么舒服,老板夫人的恨意更浓了,她让两个还在旁边看着的妓女脱掉鞋袜,整个人站到依香的乳房上面去!两个妓女自然只看钱办事,她们脱掉鞋袜,然后一人踩依香的一只奶子,非常用力地踩。

妓女们的光脚丫大力压在依香的乳房上面,烂肉被大力挤压出来,脂肪四溢,像一个烂掉的柿子那样,汁液从所有缺口涌出,粘满了妓女的脚丫。

老板夫人哈哈大笑,依香的乳房算是完全毁掉了,现在只是两团烂肉堆在凳子上而已,样子惨不忍睹。老板夫人让仆人拿着相机仔细拍了又拍,把这个场面仔细记录下来,以后羞辱依香还有作用。

老板娘粗鲁地把手指插入依香的乳房里面,拉扯出一大块脂肪,在依香的面前晃了晃,然后抹在她的嘴里,让她尝尝自己乳房里的味道。

依香的乳房虽然被老板娘毁掉了,但她还有一个性感多汁的阴户,这明显就是老板娘下一步的目标。

老板娘把依香的架子反过来,让她的阴户朝向上面,这时大家都可以清晰看到她那留着淫液的小穴。老板娘这次没有做过多的前期工作了,她直接把两块L型的塑胶板插进依香的阴道里面,然后把塑胶板固定好,成为一个巨型的扩阴器。

依香喘着气,她知道自己那尝过无数肉棒的小穴,很快就会破烂得不成样子了,不过她感到的只是更加兴奋,更加刺激!从小穴处传来的骚麻感一阵阵冲击着依香的神经,让她更加欲罢不能。

富太太们分成两队,分别抓住了塑胶板的一边。在老板夫人的指挥下,她们一起用力,猛地把依香的阴道向两边拉开,她的阴道立刻绷得紧紧的,而阴唇则变成了一个薄环。

老板夫人用指甲拨弄着依香的阴核,看着她那被撑开到极限的阴道里面依然还在冒出爱液,突然用力一捏,把手里的阴核捏成小肉饼。依香闷哼一声,一小股爱液喷出,粘到老板夫人的手指上。

“贱货,看你待会还能不能发骚。”老板夫人狠狠说着,她双手示意两边开始拉开。

古代有个刑罚叫做车裂,说的是把人的四肢拉断,依香的阴户现在就遭遇到类似的情况,只不过被拉裂的只有她的阴道而已。

“嗯嗯嗯!”依香拼命摇着头。

富太太们像拔河一样齐声喊:“一、二、一、二!”她们一齐发力之下,愣生生把依香这样一个美女的阴道撕裂开来,从小腹上裂开,子宫都露了出来,鲜血四溅。

为了预防依香晕过去,老板夫人以其精湛的技巧迅速封住了依香的数条血管,同时还开始给她输血。直到依香不再流血之后,她才得意洋洋地带领着富太太们参观依香那裂开的阴道和露出来的子宫。

老板夫人拔出依香口中的鞋垫,拍拍她的脸说:“喂,你没死吧?”

依香吐出一口气,悠悠道:“好狠呐,你们把人家给撕烂啦。”

“哈哈,看来没事。放心,我待会就把你的乳房给修好,你的乳腺组织还有救,缺少的脂肪可以从你自己的屁股那儿抽些,皮肤和奶头都在冷藏着,不过修复之后的奶子会被原来小一大截,至于阴道可以缝合,满满治疗就没事的,嘿嘿。”老板夫人畅快淋漓,像高潮了一百次那样爽快。

“但是。”老板夫人脸色突然一沉,“你的屁股可别想逃过去,我非把你最后一个孔也给废了不可!”

“嘻嘻,那个地方100元卖给你啦,撕烂吧。”依香脸色苍白,可还是那么精神,在麻醉针作用下快感大于痛楚的巅峰体验让她淫色又起。

“你放心,在撕烂你后,我会叫多些人来参观,看清楚你的破样子之后再给你治。哼哼。”老板夫人十分得意,十根手指不住搓弄着依香那露出来的子宫。

说到依香的屁股,旁边刚刚撕烂一个女人下体的阔太太们,那沾满血污和淫水的手指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没准,她们的脚趾也开始痒啦……

- 全书完 -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