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雨雪风花holdme1234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2020-05-30   编辑:萌果果
  • 雨雪风花 雨雪风花

    话音未落,就见车子后面转过一个高挑清秀的女人,乌黑的大眼睛里透出清雅脱俗的气质,白皙高挺的鼻子上架着红色细框眼镜,使她冰雕玉琢的娇美容颜增添几分英气,相比之下檀口只有鲜红的一点点,与瘦削精巧的下巴倒是十分相称。  我叫萧云,19岁,这个女人叫萧雨,是我的亲姐姐,今年27岁,是某大城市的金领OL. 她身穿白色衬衫和浅棕色长裤,衣裤都非常合体,凸显出她成熟妩媚的身姿,脚上是白色高跟鞋,配以极薄的透明丝袜,只是看不出长短。

    holdme1234 状态:已完结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雨雪风花》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雨雪风花》,是作者holdme1234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话音未落,就见车子后面转过一个高挑清秀的女人,乌黑的大眼睛里透出清雅脱俗的气质,白皙高挺的鼻子上架着红色细框眼镜,使她冰雕玉琢的娇美容颜增添几分英气,相比之下檀口只有鲜红的一点点,与瘦削精巧的下巴倒是十分相称。  我叫萧云,19岁,这个女人叫萧雨,是我的亲姐姐,今年27岁,是某大城市的金领OL. 她身穿白色衬衫和浅棕色长裤,衣裤都非常合体,凸显出她成熟妩媚的身姿,脚上是白色高跟鞋,配以极薄的透明丝袜,只是看不出长短。

《雨雪风花》 第08章 免费试读

看到这一幕我和姐夫都不知道该怎样反应,两人呆呆望着那被干得一片狼藉的阴户,不约而同的揉了揉鸡巴。这时吕远将妹妹往前推,让她趴在吕遥小腹上,猛干十几下,趁妹妹呻吟的时候,吕遥突然将沾满精液和姐姐爱液的肉棒塞进妹妹嘴里。

「唔……不要……唔唔……嗯……」

妹妹猝不及防,可她哪有能力反抗?上下两张小嘴都被塞满,还要亲口品尝插过姐姐小穴和屁眼的肉棒,嘴里全是精液和爱液的混合物,以妹妹的性格,她肯定要气疯了。

吕遥挺动下身,用软塌塌的鸡巴奸淫妹妹的小嘴。

「你们两个别太过分了,怎么可以欺负我妹妹?」

姐姐有气无力的训斥他们,可正在性欲至高点的男人哪里会听她的?兄弟二人一起操干我的初中生妹妹,直干得她上气不接下气,口水爱液一起倾泻,娇小纤细的身体一阵阵痉挛,眼看着被推上更猛烈的高潮。这时吕遥的肉棒竟然又硬起来,看来还想再干一炮,越来越狂猛的操干妹妹的小嘴。姐姐见状急中生智,强行把妹妹拉起来,抱着她重重吻上她的红唇!

「干!」

吕遥一声大叫,喊出我们四个男人共同的心声!我和姐夫都看傻了,吕远兄弟双眼也冒出火来!

「姐姐……你……啊……你这是……」

「妹妹,什么都别说。我爱你!姐姐爱你!」

说罢姐姐又开始与妹妹激吻。小雪被吓得够呛,可她已经在高潮边缘,只能紧紧抱住姐姐,听任本能的驱使,用她鲜嫩的嘴唇与姐姐的性感红唇拼命纠缠,两人的香舌也很快搅在了一起。我已经不知道该作何感想,姐姐和我乱伦之后又跟妹妹玩百合,今晚她是要把所有禁忌一次全部打破吗?

我们四个男人看得目瞪口呆,特别是正在做最后冲刺的吕远,他死死盯住热吻的百合姐妹,紧紧皱眉,腰部疯狂挺送,干得妹妹一浪高过一浪,最后连接吻的力气都没有,干脆抱着姐姐的腰,一口含住她的乳头,像吃奶一样吮吸起来。

「啊……姐姐……啊……哥哥……干死我了……啊……姐姐……」

「小雪!啊!用力……啊……小雪!」

两个绝色美女此起彼伏的欢叫声中,吕远拼命狂插,干得妹妹痉挛似的颤抖,淫水飞溅,终于在一声娇吟后达到又一次高潮,而且比第一次更加猛烈!

「嗯……啊……」

前面咬着姐姐的奶子,后面插着男人的鸡巴,妹妹达到从未有过的顶峰,又一次高潮失禁,清澈的淫水和尿液喷涌而出,打湿了吕远两条腿和身下的沙发。吕远这时也兴奋得要死,给妹妹转身,摆成仰躺的姿势,快速抽插了十几下,恶狠狠的说:「小骚货,才15岁就骚成这样,准备迎接人生第一发男精吧!」

吕远的大鸡巴全根没入妹妹的小穴,一跳一跳的爆射起来!在精液的冲击下,妹妹竟又激起一波高潮,陷入半昏迷状态。吕远足足射了七八下,当他心满意足的拔出时,却没有出现精液倒流的现象,看来他把所有精液都注入妹妹幼小的子宫了!姐姐和妹妹都被别的男人灌注精液,不管是我这个至亲,还是身旁的姐夫,心里都复杂得难以形容,兴奋得难以复加!

吕远意犹未尽的吻着妹妹的小乳头,姐姐则关切的亲吻妹妹的脸颊,问她要不要紧。妹妹闭着眼睛摇了摇头,有气无力的说了句什么,只有姐姐听清了。她惊讶的问:「傻丫头,都这样了你还想?」

「我……嗯……答应哥哥了。可是我已经没力气了,姐姐就帮帮我吧……」

姐姐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最终决定顺从妹妹的心意。她面对面把妹妹抱了起来,全身酥软的妹妹好像考拉熊一样挂在姐姐身上。姐姐来到我面前,将小雪放进我怀里,指示我勾住她的腿弯。我勾起妹妹的双腿,感觉到她娇小柔弱的身子是软绵绵的,全身都被汗水包裹,更加嫩滑了。妹妹背对着我分开双腿,脑袋靠在我肩头低声说:「哥哥,来要人家的第一次。」

我心疼妹妹,想劝她算了,可妹妹坚持道:「不行。错过了今晚,那个第一次不一定是谁的了。我就要哥哥马上拿走。」

妹妹说话有气无力,却异常坚定。姐姐拍了拍我的肩头,帮妹妹调整姿势,用她白皙的双手握着我胀大的肉棒,抹上许多润滑剂,再对准妹妹的臀缝,最后在妹妹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和我一起缓缓放低妹妹的身体。

「嗯……嗯哼……」

龟头刚刚撑开一点,妹妹就皱起了秀眉,但她还是咬牙坚持,示意我们继续。妹妹的粉嫩菊穴我舔过很多次,此刻插入才知道紧得要死,根本连龟头都插不进去。可我不愿辜负妹妹的心意,狠下心来完全放下妹妹,让她彻底坐在我身上,稚嫩的菊穴将我的肉棒整根吞没。

「啊……啊……」

妹妹的小脸都红透了,额角的汗珠一个接着一个,她做梦都没想到菊穴被塞满竟如此难过。我一动都不敢动,温柔的亲吻妹妹,抚摸她的小奶子,力求帮她缓解痛苦。姐姐也来亲吻妹妹,在她脖子和胸口间来回舔吻,修长手指找到她的小肉芽抚弄起来。我们的努力马上产生效果,妹妹的呼吸逐渐均匀,又痛苦变为亢奋,我更是能感到她窄小的处女肠壁一阵阵收缩。

「小雪放心,一会儿就舒服了。小云,你好好疼妹妹吧。」

说着姐姐起身来到姐夫面前,两人尴尬的对视,姐姐柔声说:「老公,以后我们再没有秘密了。你还愿意要我吗?」

姐夫什么都没说,只是叹了口气,又点了点头。姐姐嫣然一笑,转身趴在桌上,对着姐夫翘起满月似的的翘臀,一只手分开还流着精液的小穴,十分妩媚的说:「老公,来吧。」

姐夫看到爱妻被两人轮奸内射过的淫穴,喘着粗气站了起来,将大鸡巴狠狠操进妻子的阴道。这时妹妹拍了拍我,扭头与我热吻,我便轻轻抬起她的身体,再缓缓放下去,用我的肉棒一点点开发妹妹窄得要命的菊穴。顷刻间屋里又飘散开姐妹二人的呻吟。

吕远笑着起身,对正在激烈交欢的姐姐说:「你们玩吧,我去安排下一场。」

姐姐呻吟着点了点头。姐夫显然知道他在说什么,咬着牙干得更猛烈了。

「小雨,你真的还要去吗?」

「嗯……老公……我已经答应了……啊……不得不做……啊……在那之前,就让我……啊……好好伺候你……啊……还是老公最舒服……啊……风……不用像过去那样怜惜我,就当我是你的小母狗吧……操我……啊……尽情的操我……」

「不,小雨,你永远是我的女神。」

说着姐夫拉起姐姐的双臂,下身狂猛的抽送,大鸡巴在姐姐的小穴里快速进出,干得里面的精液都溢了出来。我和妹妹也逐渐顺畅,我的鸡巴已经将妹妹的菊穴干出快感,让她在痛苦和异样的快乐间激荡徘徊。我伸手去抚摸妹妹的阴蒂,下身挺送的速度逐渐加快。

我能感受到妹妹紧窄的菊穴每次一强烈的收缩,当我插入和抽出时小屁眼被定进去再拉出来,那感觉令人欲仙欲死。对面的吕遥搓弄着大鸡巴,同时欣赏两场春宫,不知该加入那一边。

最后他决定来享用从未插入过的小雪,来到我们面前,不由分说就将鸡巴插进妹妹的小穴。妹妹立刻高声淫叫,菊门缩得更紧了。我兴奋得失去理智,竟然再次和吕遥合作,前后操干亲妹妹的两个嫩穴。

「好大……啊……你们怎么都……啊……这么大……嗯……一根就要撑爆了,两根一起……啊……你们要弄死人家吗?啊……姐姐怎么受得了……啊……」

「嘿嘿!小雪,你这里太棒了!早知道你的屄这么嫩,就算硬来我也要干了你!太爽了!云哥,你再用力,咱们干死这个小骚货。」

「操!你他妈轻点!这可是我妹妹!」

干!连我都觉得自己的话没有任何说服力。吕遥当然不会听我的,越干越快,越插越深入,在她的撞击下,妹妹娇小的身躯不停摇动,小屁眼更加激烈的套弄我的肉棒。尽管尽力控制,我还是被强烈的快感所操纵,主动挺近,一下下撞击妹妹菊穴的最深处。

妹妹的身材比姐姐小很多,我们的双插都能把姐姐干得魂飞天外,更别提初尝人道的妹妹,她很快就被过于强烈的刺激弄得呻吟都带上哭腔,柔弱的身体在我怀里不停颤抖。幸好我还有理智,强迫吕遥退出。吕遥很不情愿的拔了出去,我看到他已经把妹妹子宫里的精液干了出来。

吕遥不甘寂寞,又去姐姐面前,强行将鸡巴塞进她嘴里。姐姐并没有阻止,还卖力给他口交起来。姐夫第一次和别人一起干爱妻,妻子吸吮别人鸡巴的样子大大刺激了他,令他更加兴奋,更加狂猛的操干妻子的小穴,大股大股的淫水和爱液顺着两人的腿往下流。

我将肉棒拔出妹妹的屁眼,发出啵的一声响,然后让妹妹转身,面对面抱着她,肉棒又插入她的小穴。

「啊……哥哥……」

我和妹妹对这一刻都期待已久,只是从没想过,我会插入她装满别人精液的小穴。那种感觉无法形容,更加顺滑,但心里清楚里面除了妹妹丰沛的爱液,还有另一个男人的精液。我捏着妹妹的嫩臀,温柔的干着她比姐姐还要紧窄的小穴。

「哥哥……啊……还是哥哥最舒服……啊……哥哥,你后不后悔……啊……让别人先要了我?」

「不,小雪……我觉得这样的你更有魅力。」

「变态哥哥……啊……不但玩弄自己的妹妹,还……啊……还喜欢别人玩过之后再玩……啊……坏哥哥……啊……难怪姐姐那么喜欢你……嗯啊……哥哥好大,好硬!啊……顶到子宫了……啊……哥哥……用力……好舒服!啊……用力干我……哥哥!」

我以为妹妹早就没力了,想不到她竟还能扭动腰肢,拼命迎合我。我心里感动,干脆扒开她的臀瓣,中指插入刚被我蹂躏过的菊穴,上下抛动她的身体,同时肉棒上挺,每一下都全根插入,每一次都顶到妹妹稚嫩的子宫。妹妹被我干得非常舒服,竟然没多久便喷射出温热的液体,全部淋在我肚子上。

妹妹小穴里的精液持续被我搅出来,我的肉棒整个白花花的,妹妹的小穴也是一片狼藉。那边姐夫和吕遥几乎同时射精,一个灌满爱妻的阴道,在里面加入第三个男人的精液,一个深入口腔爆射,所有精液都送进姐姐肚里。

吕遥射过两次后再也没力气,软在沙发里喘息。姐夫抱着姐姐卿卿我我,一起看我和妹妹交欢。这时我才感觉到,在众人注视下干亲妹妹是多么尴尬的事。可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廉耻可言?我干脆起身将妹妹压在沙发里,三下五除二将她剥得精光,分开她的双腿肉棒再次挺入,肆无忌惮的操干,再也不想掩饰我对妹妹的迷恋,就连对她美足的嗜好都不再遮掩,吮遍她每一根脚趾,肉棒以我都不相信的速度在她体内疯狂进出。

「啊……哥哥……哥哥啊……啊……干死人家了……啊……还要……啊……我爱你!哥哥!啊……干死我……啊……人家是你的!一辈子都是你的!啊……」

我把妹妹的双腿分开180 度,压下去与她忘情热吻,肉棒狠狠操干她的小穴,淫水摩擦的声音震得我心神混乱,全身的力气都向小腹集中。

「看我的弟弟,非要把妹妹弄死才甘心。」

「哼!姐姐……啊……你还不是被哥哥……啊……被哥哥们弄得要死要活的……啊……我替你把第一次给了姐夫,你还来……啊……哥哥用力……啊……来取笑我们……」

「嘻嘻!小丫头还替哥哥出头呢!」

姐姐伸过一只玉足,用脚趾拨弄妹妹的乳头,「要不要我去跟爸妈说,让你们早点完婚?」

干!姐姐不知发什么疯,说得我头皮发麻!妹妹却不甘示弱,喘息着说:「好啊!你就去说吧!啊……就说我爱上哥哥了,我才不怕……啊……哥哥……我是说真的哦!啊……让哥哥娶了我,我们就能……啊……整天不用穿衣服……嗯啊……整天不下床……啊……嫁给哥哥以后,我还能……啊……找姐夫偷情……我也不介意……啊……姐姐来找哥哥……」

小雪的话简直比姐姐还疯狂,说得我浑身发酸,一股热流已经涌到小腹。这时妹妹再度潮起,小穴快速收缩,拼命夹紧我的肉棒。我再也忍耐不住,抱着妹妹将每一滴精液尽数注入妹妹的小穴!

我在亲姐姐和亲妹妹的小穴里都射过了……

脑海中隐约这样想着,我感觉自己飘荡在激流里,即将不知所踪。

激情过后我抱着昏睡的妹妹,抚摸着她洁白的裸体。这时吕远进来,他已经换上笔挺的西装,对姐姐使了个眼色。姐姐与姐夫热吻一番,起身又来到我们面前,吻了我和小雪,然后就要跟吕远离开。我拉住姐姐,小心翼翼的问她,我射在她里面会不会有问题。姐姐笑着拍了拍我的头说:「姐姐接触过多少男人了?这种事不用担心。不过……」

说着她摸了摸妹妹的肚子,「如果小雪怀孕了,你可不能逃避责任哦。」

姐姐的话让我心中怅然,抱紧了昏睡的妹妹,看着她转身走开。即便赤身裸体,即便两腿间白花花的一片,姐姐还是那样优雅。不知道下一个得到她的是怎样的男人。

我不记得那晚怎样离开会所。第二天妹妹一直在睡,晚上由我护送回家,到了又是倒头便睡。老爸老妈看到还埋怨我,不该带她彻夜玩游戏。我惭愧得不敢看父母,如果他们知道我和妹妹玩的是怎样的游戏,甚至还牵扯了姐姐,他们肯定会疯掉的。那晚我坐在妹妹床边,看着她睡着时甜美的样子,心里既感到幸运又倍加无奈。

接下来的一个月相安无事。我继续上学,妹妹像往常一样时常打来电话,对那一晚的事绝口不提,但最后都会小声说一句:想你。然后不等我回应就挂断电话。姐姐依然是光彩照人的高级OL,处处给人强势的感觉,也会督促我的学业,还强迫我从会所辞职。我不知道姐夫有没有撤资,但他和姐姐的确更加恩爱了,比他们热恋的时候还要甜蜜。

父母照例催他们要孩子,我照例每个周末都会去姐姐家,姐姐也照例一见到我就送上丝袜美脚,或是水嫩裸足,像小孩子一样撒娇,偏要我给她按摩。姐姐不再避讳碰触到我硬挺的肉棒,可当我想亲吻她的脚丫,姐姐却不让我得逞。

这个星期天早上,我被阳光照醒,揉了揉眼睛,费了好大力气才勉强睁开。太阳已经老高了,明媚的阳光把一切事物都照得不太真实。我在宽阔的大床上慵懒的翻身,抬头看到墙上姐姐穿婚纱的照片,那种美丽看多少次都让人心神荡漾。

我感觉被子里有东西,摸了摸,摸到一条白色丝袜,随手扔在一边。地板上躺着一条黑色连裤袜,已经撕得千疮百孔,靠近门口丢着一件白色薄纱睡裙,看见它就能联想到姐姐那若隐若现的曼妙身姿。卧室的门半开半掩,门外深棕色的地板上同样有衣物四散丢弃——窄裙、牛仔裤、高跟鞋……还有目力不及的衬衫、胸罩之类的,想必同样凌乱不堪。

我揉了揉脑袋,想起昨晚姐夫外出,家里只有我和姐姐。这时听到浴室里淋浴的声音,一定是姐姐了。她爱干净,若不是昨晚太累,绝不会带着一身香汗和精液睡觉的,今天一早醒来肯定难受得要命,马上就去洗了。

那片凌乱必须尽快收拾,床单也要换。我想起身,却懒懒不愿动弹,抬手摸到床头的黑色高跟鞋,连我也要自嘲一下了。这时水声停了,我急忙装作睡着,挺着轻盈的脚步声来到床边,一只滑嫩的手摸了摸我的脸颊,随即身上一重,竟被压住了。

「懒猪!起床了!」

我睁开眼睛,却看到萧雪的脸。

「你怎么来了?」

她骑在我身上,敞开包裹身体的大浴巾,娇嫩的裸体对着我,毫不介意似的擦湿漉漉的头发。难道浴室里不是姐姐,而是小雪?

「怎么?才几天没看到妹妹的身子,这么快就看傻了?」

小雪故意扭动腰肢,她纤细的裸体好像拂柳般婀娜多姿。我感觉下身硬了,只是有点发疼。

「姐姐呢?」

「咦?这该问你呀!」

妹妹凑近我,笑眯眯的说:「还没疯够吗?」

我一时语塞,一把掀翻妹妹,张嘴就要吻。小雪一手捂着自己的嘴,一手推着我说:「去死啦!不给你亲!谁知道你昨晚舔过哪里。」

「跟舔你时一样。」

「去去!人家刚洗干净,才不给你碰。」

我没想跟妹妹闹下去,坐起来边穿衣服边问姐姐的去向。

「她一早上就出门了,说是有事。」

妹妹光溜溜的摆弄着枕边那只高跟鞋。

「对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昨晚呀!」

「什么?你昨晚就来了?怎么事先不说一声?」

妹妹手拄着脸颊,笑眯眯的看着我不说话。我想到更严重的问题,「谁接你回来的?」

「嘻嘻,当然是姐夫咯!」

我脑袋里嗡嗡作响,张了几次嘴都说不出话。妹妹笑得更开心了,一翻身趴着说:「放心,我们故意没打扰你们的好事。嘻嘻!你和姐姐真过分,衣服从客厅丢到卧室。早上我起来一看,天啊!还换了好几套,你是要累死姐姐,还是累死自己?」

原来昨晚姐夫回来了!我和姐姐几乎折腾了一夜,竟全然不知!想到我和姐姐那些对话都传进姐夫耳朵里,我实在没脸见他了。妹妹看穿我的心思,掐了我一把说:「放心,姐夫也一早就出门了,你们不会撞见的。」

听到这话我稍稍放松一些,起身来到客厅,想找杯水喝,却看到沙发极其凌乱,粉色运动衫、黑色紧身长裤、两只白色船袜天各一方,随手捡起一条揉成一团的少女内裤,上面全是乱七八糟的水痕。我心头大振,转身看向身后的妹妹,「这是怎么回事?」

「你说呢?不是很明显吗?」

妹妹歪头看着我笑。她套上了白色吊带背心,却不穿裤子,下身依然光溜溜的。

「昨晚你们玩得那么开心,我和姐夫不好意思打断你们。你占了姐夫的床,他没地方睡,多可怜呀!我就安慰他一下咯~ 」

妹妹说得轻描淡写,好像在说一件天经地义的事一样。我看着手里的内裤发呆,妹妹一把抢过去说:「变态!干嘛玩人家内衣?昨晚姐夫怕我叫得太大声影响你们,就用这个塞住我的嘴,坏死了!」

妹妹小脸泛起红晕,不知是害羞还是甜蜜。我无言以对,径直走到客房,里面不出所料乱得可以。昨晚我和姐姐忘情云雨时,妹妹竟然就在同一所房子里和姐夫……妹妹光着屁股跟了过来,竟有些害羞。我索性抱起妹妹丢在小床上,强行分开她的双腿,看她粉白色的嫩穴。

「说,昨晚做了几次?」

「要你管!变态!人家本来是找你的,谁知你那么『忙』!哎!别看了!」

妹妹挣扎着逃到一边,「先别说这个,给你看样东西。」

妹妹从书包里摸出一张卡片送到我眼前。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张身份证,上面有妹妹的照片,名字不同,而且按上面的出声年份,妹妹有18岁了。

「这是什么?」

「吕远给我弄的,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你要它干嘛?」

「当然有用。」

妹妹把假身份证收了起来,晃动着小屁股,诱得我直吞口水。

「看什么看?快去洗干净,然后带我吃早饭,我都要饿瘪了!」

带妹妹吃过早饭,又陪她玩了一整天,傍晚时她说有事,我问她什么事,小丫头死活不说。我只好作罢,送她到要去的地方——竟然又是那间会所!

跟着妹妹来到吕远的办公室,他看到我们十分高兴,拉着妹妹的小手说:「我的公主大人,就等你了。」

我忙问他到底什么事。吕远笑而不答。其实就算不问,我心里也清楚了,也知道自己管不了。吕远引我们来到一个巨大的包房门前,他敲了敲门,门从里面打开,开门的是个高大魁梧的光头男人,凶神恶煞的,见到我们——特别是见到小雪——满脸堆下笑来,显得更加可怕。

除了光头,门里还有五个人,四男一女,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但看到姐姐的身影我还是心头一震。四个男人有老有少,都穿着西装,他们围成半圆将姐姐笼罩。姐姐身穿白色职业套装——白上衣和白衬衫,下身白色西装裤,脚上是黑色高跟鞋,头发盘在脑后,还带着红框眼镜。如此高贵典雅的高挑美女,竟然跪在地上,轮流吮吸四个男人丑陋的鸡巴!

四个人里年纪最大的一个淫邪的看着胯下的美人,当他抬头看见小雪,更是笑得五官都挤到了一起。

「抱歉,来晚了。」

吕远十分客气的向那个足有五十岁的老头致意。那老头笑着说:「没关系,没关系。小公主姗姗来迟,也是情有可原的嘛。来,快过来!」

没等我反应过来,妹妹已经款款走到老头身边。姐姐正埋头吸吮老头的肉棒,抬头看了妹妹一眼。老头捏着姐姐的雪腮,又抬头看着妹妹,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不错!吕老板的确没吹牛。两个都是国色天香啊!萧雨是我最喜欢的女人,她的妹妹也是一流。」

「兴伯,你可不要欺负我妹妹。」

「哈哈!放心!我会像疼你一样疼她的。」

说着老头搂紧妹妹的腰肢,手指无耻的将她的T 恤掀开一条细缝,抚摸她腰间细嫩的肌肤,另一只手朝旁边的人挥了挥,另外三人马上会意,淫笑着拉起姐姐,一起动手剥她的衣服。很快,姐姐的衣裤全部被脱下,她里面竟然穿了黑色的蕾丝束胸衣和黑色丁字裤,腿上是吊袜带和黑色丝袜!

老头看到姐姐曼妙的身材深深吸了口气,另外三个男人也快要流出口水了。面对四个男人淫邪的目光,姐姐丝毫不乱,好像骄傲的水仙一样尽情展示自己的美丽。旁边一个男人最先按捺不住,勾住姐姐的腰肢,吻上她的脸颊。另外两个男人也伸手在姐姐裸露的肌肤上抚摸。

「兴伯,今天不是你先来吗?」

「嘿嘿!放心,我哪舍得冷落萧雨宝贝?不过今天我跟令妹初次见面,按礼数得先陪她聊聊。」

老头搂着妹妹,让她坐在自己腿上。

「伯伯,先让人家洗个澡吧。」

老头捏了捏小雪的脸蛋儿说:「不用,你已经够香了。」

老头让妹妹靠着沙发扶手,给妹妹脱掉鞋子,捧起她穿白袜的小脚丫,贴在鼻子上闻了闻,「嗯!果然香喷喷的,小女孩儿的味道。」

接着他剥掉妹妹左脚上的白袜,看到嫩笋般的玉足更是赞不绝口,贪婪的嗅着妹妹的足香,把玩35码的裸足和棉袜脚丫。本来围住姐姐的一个年轻男人来到妹妹身后,柔声问她多大年纪了。

「十……八岁!」

妹妹故意把「十」字拉出夸张的长音,两个男人会意的开怀大笑。年轻男人从后面抱住妹妹,双手若有似无的拂过她微微隆起的胸前。

见我双眼要喷出火来,吕远打了声招呼,将我拉出房间。房门关闭前,我看到的最后一幕是:姐姐站在两个男人中间,他们一前一后亲吻姐姐的身体,四只大手在她身上到处摸捏,胸罩和内裤都有大手侵入;妹妹横身坐在沙发里,50岁的男人捧着15岁少女的脚丫,一边舔吻她的35码嫩足,一边动手剥她的裤子,年轻男人从妹妹身后起她的T 恤,双手从白色小背心的领口钻了进去……

吕远告诉我,这个老头是姐姐的「老客户」,出手最大方。这次听说萧雨还有个长得很像的妹妹,就想出高价买她们一起出台。

「你放心,兴伯虽然玩得比较野,但从来都是怜香惜玉,萧雨和萧雪不会有事的。当晚,我是先征得她们的同意。而且……她们姐妹联手,什么男人都挺不过十个回合。」

我质问他为什么把小雪也牵扯进来。吕远无奈的耸耸肩:「这可不能怪我!那天之后,小雪主动来找我,让我介绍生意给她。我当然拒绝。可是她总缠着我,还逼我弟弟来找我。最后我明白了,她是怕姐姐出事,才想陪着姐姐,所以就安排今天的事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她们姐妹吃亏的。」

吕远拍拍我的肩膀,装作很随意的说:「我有个老客户……当然不是真的很老,还不到四十。她是个富家阔太太,最近不知怎么了,迷上了哲学。对了,我记得你是哲学系的吧?」

「你给我去死!」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