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新书《姐夫的荣耀第三部之官场险途》小说全集阅读 小手小说免费完整版全文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姐夫的荣耀第三部之官场险途 姐夫的荣耀第三部之官场险途

    世间险恶,一一面对。身边佳丽,个个温柔。唯女王犀利,运筹帷幄于KT,睥睨险恶,维护温柔,尽显中流砥柱。令我臣服!此女王是谁?正所谓:公主坟中不了情,心歌随舞共思萦。

    小手 状态:已完结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姐夫的荣耀第三部之官场险途》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姐夫的荣耀第三部之官场险途》,是作者小手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世间险恶,一一面对。身边佳丽,个个温柔。唯女王犀利,运筹帷幄于KT,睥睨险恶,维护温柔,尽显中流砥柱。令我臣服!此女王是谁?正所谓:公主坟中不了情,心歌随舞共思萦。

《姐夫的荣耀第三部之官场险途》 第六章、 免费试读

我悄悄把藏在座椅下的勃朗宁取出,插在腰下,衬衣扯出,遮住了手枪,手一指正前方一百多米处的路障和人群,冷笑道:“那些人是来捞魏县长的,被我拒绝了。”

我视力极佳,远远就能看到几个刚才在县纪委大楼出现的不速之客。

“我刚才被关在你们纪委的时候,曾听到嘈闹,原来是来捞魏金生的。”

石克一边遥望前方,一边问:“他们都是什么人啊。”

“上宁组织部,上宁公检法的头儿都来了。”

我说。

石克一惊:“来头不小,李书记打算怎样应对。”

“先看看。”

我沉着思索,车子已走了大半小时,已经远离源景县,此时叫胡大成派人来已是鞭长莫及,我暗责自己的心思不够慎密,非常时期,我应该让胡大成派人跟着我,如今回头肯定耽误石克的行程,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行,但愿这些人不敢拦我。

“他们可能是车抛锚了。”

石克安慰说。

“不可能。”

我又观察了一会,很肯定道:“抛锚的话,不会有这么多人站在那里,留一两个人看抛锚的车就行,至少,领导可以先走。我如果猜得不错,县纪委里有他们的人,我和你一离开,这些人就得到消息,他们是在这里等我。”

石克并不了解其中的猫腻,他看看手表,小声道:“要不,我出去跟他们谈谈。”

我看了看时间,已是凌晨五点多,时间还很充裕,便摇头道:“不好,托我的人嘱咐过,这次送你去上宁机场是秘密,我不想让人看见你,这些人中一定有人认识你。”

石克点点头,我寻思了片刻,毅然道:“石局长,麻烦你跟我妹换个位置,你到后面趴在座椅下边,委屈一下,不到万不得已,你不要现身。”

石克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便与小君交换了位置,他到车后座,小君来副座,我柔声叮嘱:“小君,系好安全带,不要紧张,没事的。”

“哦。”

小君朝我投来甜甜一笑,她看起来若无其事,一双迷人的大眼睛亮如星辰。

宝马750i缓缓开动,朝前方的人群和路障驶去。

“停车,停车。”

几个身穿便衣的青年男子很不客气地拦住了我的宝马,我心陡然一紧,把车停好,但没有关掉发动机,便衣男子示意我摇下车窗,我只能照办,伸出头去,冷冷问:“什么事。”

“请靠边停车,关掉发动机。”

一个带头模样的便衣举手示意。

“你是什么人?”

我警惕问。

“我们是上宁市防爆支队的,在执行任务。”

便衣男子几乎是吼着。

我平静道:“请出示证件。”

便衣男子犹豫一下,很不情愿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本子,在我面前一晃,便放回了口袋,我依稀见到了警徽,心有不满,冷冷道:“我还没看清楚。”

便衣男人脸色大变,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我,大吼一声:“你给我滚出来,要不然,我立即开枪。”

唰唰唰,与此同时,其余的便衣男子也拔出了手枪,不远处,刚才那几个在县纪委大楼里与我交锋的不速之客像没事一样坐进了小车,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不闻不问,我面对几只黑洞洞的枪口,紧张得手心全是汗,车里还有我的小君。

“你有种就开枪。”

一声娇嫩的吆喝划破了夜空,所有人都惊呆了,我也惊呆了,这是小君在朝几个便衣青年怒吼,我不知道小君何来这种勇气,柔弱的她尤其见不得我身处危险,我迅速调整状态,扭头责怪道:“小君,别说话。”

小君紧闭着小嘴,把一双大眼睛瞪圆了,众人惊愕之下并没有把这个小君放在眼里,所用的枪只对准了我一个,我默默三呼吸,运起了九龙甲,浑身的劲力提到极致,又劝了小君两句,我便推开车门,缓缓走下车。

矗立在众枪包围下,我有一股傲然的气势,仿佛烈士走向刑场,浑身是热血,如果不是有小君在,如果不是有任务,我会考虑挑战眼前的危险,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英雄气概。

感觉身后有人朝我走来,我没有回头,目光如鹰般盯着几个对我举枪的便衣男子,身后的来人越来越近,我听到一个阴柔的男人声音:“呵呵,这不是李处长吗。”

我一愣,这声音好熟悉,是陈子玉的声音,我倏然回头,果然就是陈子玉,他走到我面前,面带微笑:“不对,不对,我有收到消息,李处长已经荣升为书记,我应该称呼李书记才对。”

阴鸷的眼神看向身边几个便衣青年,略带不满地挥挥手:“黄队,李书记是自己人,你们统统把枪收起来。”

便衣青年很听陈子玉的话,迅速把枪收了起来。

陈子玉压低声音,和气道:“李书记,借一步说话如何?”

他看了看车里的小君,眼里一片异样。

我正想让所有人离开我宝马750i,以免让他们发现车后座里的石克,便点点头,跨过高速路护栏,朝一处空旷的泥地走去,除了两个人监视小君外,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集中到我和陈子玉身上,至此,我已经明白这次拦截,完全由陈子玉亲自主导。

“陈先生,有什么指教,请你直接了当说出来。”

我努力保持冷静,深陷这种危机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并不慌乱,我只担心小君。

陈子玉微微一笑,客气说:“指教不敢当,既然李书记心直口快,我就不拐弯抹角了,这里所有的人今晚都有个任务,就是必须带回魏金生魏县长。”

顿了顿,他仰望夜空,轻叹道:“天快亮了,大伙又困又饿,李书记,你能否高抬贵手?”

我疑云顿生,试探问:“一个县长,你们至于这么大阵仗么。”

陈子玉避重就轻,淡淡说:“一条船上的,就算是一枚小螺丝,也有它的用处。”

我冷冷拒绝:“刚才我已经在县纪委里说得很清楚了,陈先生不要让我难做。”

陈子玉道:“确实,抓魏金山是市委的决定,但我们两院来提人也是职责范围,李书记大可以不必这么较真,你放了人,把事情推给上宁两院就完事,我们都有手续,都是按章程办事。”

“我不答应呢。”

我平静问,内心已震惊不已,陈子河一直没有提中纪委,想必他已经查到中纪委没有接手调查魏县长,没有了中纪委的介入,陈子玉才这么胆大妄为,短短的一两个小时里,他就能上下梳理,可见陈家的能量、权势完全不在乔羽之下。

陈子玉依旧和气,只是浮肿的双眼射出一道狠毒:“李书记,你别逼我,按子河的意思,就是在这里干掉你,然后再回县纪委抢人,我不愿走到那一步,昨天你在国安局帮了我,我不想恩将仇报。”

我默不作声,怒火在胸口燃烧,我最憎恶的,就是被人威胁,陈子玉缓缓转身,看向宝马车,感慨道:“车上那位女孩很勇敢,但我不欣赏她的勇敢,我只欣赏她的美丽,如果让我猜,你一定很爱她。”

“你什么意思。”

我握紧拳头,杀机闪现。

“什么意思你懂的。”

陈子玉慑于我的气势,微微后退半步,语气平和道:“李书记,我知道你很为难,我陈子玉做事绝对公平,你跟我合作,你会得到回报和保护,我给你三千万,半年内,你可以在上宁任何一个单位选一个正局级职务。”

“县纪委并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我只是一个副书记。”

形势逼人,众寡悬殊,我不得不面对现实,忍受陈子玉的威胁。

“李书记,真人面前就不要打妄语了,任华安虽然是县纪委的一把手,但他跟前任赵鹤一样,有多少底细我们三年前就查得清清楚楚,他远远不值得我亲自出手,而我至今没查到你李中翰的确切身份,不过也快了,最多三天,我就能知道你所有的底细。”

陈子玉继续给我施加强大压力。

我陷入了沉默,自信心一点点消失,别人我不相信他敢枪杀我,但陈家的两位公子一定敢下手,他们心狠手辣又有深厚的权力背景,还势在必得,不用多猜,这魏县长肯定与陈家有重大瓜葛,唉,这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是一名小小的县纪委副书记,我的能量还达不到玩弄权力游戏的高度,我必须忍让,必须后退。

“你希望我怎么做。”

我冷静问。

陈子玉阴鸷地看着我说:“打电话告诉任华安,把魏县长放了,我们的人就在县纪委外等着。”

我心中又是一凛,这陈子玉与我几乎同龄,但他的胆气和手段都在我之上,运筹帷幄更胜我一筹,他完全把握全局,早已洞悉我会妥协,我隐隐有些气馁,犹豫了片刻,我拿起手机拨通了任华安的电话:“任书记,长话短说,把魏县长转交给刚才我们的人,转交时,手续必须齐全。”

任华安惊讶问:“李书记,这……”

我克制满腹的郁闷,沉声道:“先处理了吧,详情改天再说。”

任华安沉默了半晌,深深一叹:“好吧。”

挂掉电话,我静静地看着陈子玉,他也在电话,安排他的人与任华安交接魏县长,我们相隔的距离只有八九米,以我现在的实力,我能一枪打爆他的脑袋,也能在三秒之内用手劈断他的脖子,但我没这么做,此时逞强是莽夫行为。

交代完,陈子玉放下手机,走到我跟前,微笑道:“李书记,我也有错,早知道我们合作如此愉快,我们就不比伤了和气,不过,正所谓不打不相识,我们可以做朋友,可以继续合作,如果我们能携手,相信整个华夏的天,都是我们的。”

我漠然道:“我可没这么远大的理想,我只想尽一份职责。对不起,我车上的人又饿又困,我先走了。”

说完,也不管陈子玉的脸色又多难看,大步朝我的车子走去,今晚,我算是栽了,眼下先把石克送去机场再说,别辜负了柏彦婷所托。

刚走几步,一条人影突然拦住我,我一看,竟然是陈子河,与此同时,身后的陈子玉大声喊道:“子河……”

估计陈子玉想阻止陈子河与我发生冲突。

可陈子河不听,他气势汹汹地拦住了我,手里还拿着枪,我心一凛,全身马上蓄势待发,昨天偷听到齐苏愚和陈子玉的对话,知道这陈子河手段残忍,已经有几条人命死在他手上,刚才陈子玉也说了,陈子河想就地干掉我,我不得紧张,眼睛盯着他的手枪,只要稍有不对,我立刻制住他。

“你他妈的不是很拽吗,你以为你有乔羽撑腰,就很了不起吗?”

陈子河朝我辱骂,晃动的手枪不时举起,我脸色严峻,一步步后退,陈子河疾步赶来,一把夺走过陈子河的手枪,大声道:“子河,你冷静点。”

几个便衣青年上来,将陈子河拖开,陈子玉转过身,一脸歉意:“李书记,不好意思,我弟喝醉了。”

陈子玉狂喊:“玉哥,现在不能让他走,等我们见到魏县长了,才给他走。”

陈子玉一听,整张脸在月色下阴森得可怕:“李书记,对不起,我弟有点莽撞,我给你赔不是,不过,他说得也对,你就再等等,只要一切顺利,天亮之前你一定能走。”

我勃然大怒,如果天亮再走,那恐怕就耽搁了石克上飞机的时间,完成不了柏彦婷交给我的任务,怎么说呢,柏彦婷再美,再蜕变,她也是我们碧云山庄的最年长者,我虽然跟她有肉体关系,但内心中,我仍然视她为长辈,我像敬重姨妈那样敬重她,她第一次要求我帮她办事,我是抱着在“长辈”面前“露一脸”的心态放出石克,并安全护送他到机场,我不允许这事给搞砸了,连这点小事我都完成不好,我脸面何在,信心何在。

我深深一呼吸,冷冷道:“陈子玉,俗话说得好,穷寇莫追,我如今在你眼里就是穷寇,现在是你逼我,不是我逼你,我已经让到这份上了,你还要羞辱我吗,这里全是你的天下,我现在是离开源景,不是返回源景,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李书记说得有几分道理,我只是求稳妥……”

陈子玉脸色阴晴不定,他也知道对我过份了,与陈子河相比,陈子玉更理智,更懂人情世故。

我冷冷道:“要不稳妥,你就是把魏县长带回了家,也不能保证他稳妥。”

事到如今,我更不愿逞强斗狠,只求迅速离开,所以,我的话语带着几分恳求:“我马上要走了,明天一早我还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办。”

陈子玉阴测测道:“什么重要的事,我陈某或许能帮上忙。”

我的怒火一下子就升腾了,很明显,陈子玉在敷衍我,我沉声道:“告辞了。”

说完,迈开大步,朝宝马车走去,陈子玉没有拦我,我暗暗欣喜,眼睛看着车里的小君,她很平静,两只美丽的大眼睛亮如星辰。

我刚要拉开车门,却没想到,陈子河突然冲来,一把拔走我的车钥匙,我大怒,想去追,几个便衣青年再次拦住我,我怒火中烧,几乎要爆发,可我一接触到小君的目光,所有怒火都忍了下来。

陈子河见我敢怒不敢言,他更嚣张了,绕过车头,来到副座的车窗边,对着小君挑逗:“嗨,你叫什么名字。”

小君没有回答,脸看都不看陈子河一眼。

我怒吼:“请你不要骚扰她。”

陈子河流里流气道:“我骚扰她怎么了,她是你马子啊?挺有眼光的,让给我怎么样,你已经有林丹慕,不如就把这个美女让给我,我保证让她……”

陈子河做了一个猥琐下流的动作。

怒火在蔓延,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就在这时,一个便衣青年指着车后座狂叫:“玉哥,快来看,这里有一个人趴着。”

无法再克制了,我一声狂啸,随即弹身而起,越过车头扑向陈子河,身后是陈子玉的叫喊:“子河,小心……”

陈子河在愕然,他万万没想到我动手,电光火石间,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我抓住,一个铁臂锁喉,我从手中抢过了我的车钥匙,马上扔给小君,又迅速拔出腰间的手枪对准了陈子河脑门,他吓得大喊:“别,别开枪,别开枪,玉哥……”

几乎所有便衣青年都拔出了手枪,齐刷刷地对准了我,另外的几辆车里,也有七八个人走出来,其中就有上宁法院的卢院长。我靠着宝马,手指塞在手枪的扳机里,只要轻轻扣动,陈子河就立刻完蛋,可我知道,我也会完蛋,满腔热血都灌进我的脑里,我顾不上许多了,大声怒吼:“开枪啊,有本事就开枪。”

“放下枪,大家放下枪。”

卢院长跑到陈子玉面前,焦急喊:“子玉,你疯了,出了人命,你我都担当不起。”

陈子玉满脸狰狞,我以为他会像之前那样命令那些便衣青年放下枪,但我低估了陈子玉,关键时刻,他一把推开卢院长,竟然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手枪,闪电对准了车里的小君,大声喊:“大家听着,我数到五,如果李书记不放下手枪投降,大家一起开枪,打死他们。”

“玉哥,玉哥……”

陈子河悲嚎,身子剧烈发抖,好像有什么液体流出,我已无法顾及小君,身子微蹲,背靠着车子,用陈子河当挡箭牌,可是,我从陈子玉的眼里看到了疯狂,我内心狂呼,这疯子一定会开枪,一定会的,我感到一丝绝望,心里默默数着持枪的人数,一共六个便衣青年持枪,加上陈子玉就是七个,我有信心撂倒三个,剩下的就靠运气了,只要他们十秒之内杀不死我,我就能全部干掉这些人,我怒吼着叫小君趴下。

“玉哥,你弟在他手上。”

一个便衣青年在对峙中慌了神。

“管不了这么多,对付残暴的敌人就必须有牺牲。”

陈子玉厉声喊。

我暗暗欣慰,首批打击的目标就能排除那个惊慌的青年,我迅速观察,又排除几个手在发抖的便衣青年,最后选择三个最危险,最镇定的目标,这三个目标中,陈子玉是第一个要收拾的目标,因为他要对小君下手,我很有信心干掉陈子玉,即使他狡猾地躲在车子的另一边也跑不了,我在判断他的方位。

恐惧的气氛笼罩着整片高速公路,已经临近天亮,高速路的两头居然没有任何车子经过,看来陈子玉把一切都布置好了,他扬声大叫:“听好了,一,二,三,四……”

“叭叭。”

“叭叭叭……”

千钧一发之极,我身后的天空响起了十几声清脆的枪响,我下意识知道出状况了,紧接着是汽车飞驰的声音,除了我之外,所有人的目光都朝我身后看去,我无暇分心,趁着他们注意力不集中,我打算先下手为强,干掉几个,可我又犹豫了,不知身后来的是什么人。

“嘭嘭嘭嘭……”

五六个路障被飞驰而来的小车接连撞得飞起,惊呼四起,人群四散,这是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紧接着,这辆玛莎拉蒂带着尖锐的刹车声撞向停在路边的一辆属于检察院的小车,发出更巨大的“嘭”声响,检察院小车在巨大的冲击下,整辆车猛烈侧翻,又滚了两滚才停止,惊呼再次四起,检察院小车里有人发出救命的嚎叫,四散的人群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去救。

玛莎拉蒂停下了,车头已经残破,前盖已翻起,咝咝冒着白烟,车前窗都裂了,幸好没碎,要不然车里的人肯定受伤,所有人都看着从玛莎拉蒂里走出一个人,所有人都惊呆了,我浑身颤抖,因为从撞毁的玛莎拉蒂里走出一位身材高挑的异域女郎,头发是金色的。

我的上帝啊,这不薇拉么。

甩了甩脑袋,我再凝目细看,这位金发女郎真的就是薇拉。

正当惊呆的人群看着薇拉时,远处的高速路响起了沉重的轰鸣,四辆军车疾驰而来,前一辆是吉普军车,第二辆准确地说不像军车,是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路虎越野,后两辆是大军车,我一看到这阵势,所有的担心和恐惧都灰飞烟灭,我的救兵来了。

四辆军车几乎停在离我不远的公路边,几乎同时打开车门,几乎同时从车里跳出人来,前两辆小车跳出了十个全副武装的野战军人,后两辆跳下了……我来不及细数,大概也有七八十人左右,这些军人举着武器朝我蜂拥冲来,呼喊着:“放下枪,把手举起来……”

这场面我见过,上次在我碧云山庄时就见过,只不过上次是武警,这次是野战军人,陈子玉这方所有拿枪的人都扔下了手枪,都惊恐地举起了双手,连没拿枪的人也高举双手,唯独我没有扔下枪,也没举起手,我的枪口仍然顶住陈子河的脑门,他双腿已经无力,我的手肘依然箍紧他的脖子。

陈子玉呆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不敢看我,他知道他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没用弄清楚对手之前,不要轻易向对手发起挑衅。

所有陈子玉的人都被军人包围,搜身,甚至有些人被军兵殴打,场面火爆又乱哄哄一片,他们很快就被军人集中在一起,我收起手枪,把陈子河推开,几个军人过来,把他半拉半拖集中过去,其中一个军人朝我挤挤眼,我马上认出他就是军分区的杨排长。

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我迅速打开车门,与小君抱在一起,她美脸平静,居然还笑嘻嘻,可是握她的小手时,她的小手心全是冰凉的汗水。

“那石叔叔一直在报信哦。”

小君柔柔说。

“报信?”

我忽然想起了车后座的石克,扭头看时,已不见人影,小君指了指车窗外,我一看,见石克不知何时离开车子,远远地站在一个小土丘后打电话,他手里居然也拿着手枪。

我目光极力寻找薇拉,不料她已不见踪影,问小君有没看见金发女郎去哪了,小君的大眼睛到处搜寻几下,最后也说不知道,“谁是领头的。”

一名军官模样的军人朝陈子玉等众人大声问。

陈子玉没有回答,卢院长躲在他们的人后面也不吭声,“是不是你?”

一个全副武装的军人来到那个上宁市检察院特别巡视员刘海洋的面前大声问,刘海洋忙摇头,于是,军人就一个个问,问到那个曾经给我看过证件的便衣青年时,他也说不是,这时,杨排长朝我看来,我轻轻点头,杨排长几乎是一个箭步就冲到便衣青年面前,一招凶狠的擒拿把便衣青年打翻在地,几个军人合力,用绳子把便衣青年捆绑结实,还用绳子勒住便衣青年的嘴,随后一直拖到高速路的铸铁护栏,把他绑在护栏公路内的一侧。

军官继续盘问,军兵在四周泥地里仔细搜索有无散落的手枪和可疑物。

就在这时,一直停在路边的那辆黑色路虎突然开动,我扭头看去,可能是车玻璃的原因,开车的是什么人我完全看不清楚,黑色路虎先是车轮与地面发出剧烈的摩擦声,接着迅速倒车,包括军人在内,几乎所有人一开始并没有很留意这辆黑色路虎越野的突然行动,可是随着越野车发出更尖锐的“吱”声音,大家都朝越野车看去,一瞬间,越野像发疯的野牛般冲了过来,几个军人敏捷跳跃避开,越野车带着呼啸冲向了捆绑在铸铁护栏的便衣青年。

我大吃一惊,迅速把小君的脑袋往我大腿按,不让她看见即将发生的一幕。

“嘭”的一声巨响,黑色路虎越野车猛烈地撞向便衣青年,四周惊呼骤起,叫的人都是大男人,即便是大男人,也无法承受这种惨状,便衣青年整个身体的骨头几乎被撞断,身体歪了下来,他的嘴被绳子绑住,无法呼叫,血液从他嘴里狂喷出来。

惊人的一幕还没有完结,黑色路虎又激烈倒车,再次激烈地撞向便衣青年。

我的血压急剧升高,我的心脏在狂跳,似乎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一下,两下,三下,黑色路虎连续三下猛烈地撞击便衣青年,把活生生的人撞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黑色路虎的护杠都撞凹了,铸铁护栏有半根手指长的厚度,也被撞弯了,所有人都被眼前这惨烈的一幕震慑。

“吱。”

越野车发出一道尖锐的刹车声,朝上宁方向飞速驶离。

石克像幽灵般钻回车后座,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快速朝我奔来,马上示意我开车走,我点点头,摁住小君的脑袋跨到驾驶位,立即驱车离开现场,开了好几百米,小君嗲嗲喊:“放手放手。”

我这才松开手,小君狠狠瞪我一眼,回头朝石克送去一个可爱的笑容。

“小君,你好勇敢,叔叔像这个年纪,看见手枪两脚都会发抖。”

石克笑眯眯地竖起了大拇指。

“石局长……”

我心乱如麻,刚才那惨烈的一幕不停在我眼前重复出现,无数谜团萦绕我脑海,我很想问问薇拉怎么会突然出现,军分区的军兵们为何来得如此迅速。

石克制止我问下去,他看了看手表,催促道:“李书记,天快亮了,我得赶时间去机场。”

我心中一动,已知石克不愿让小君听到过多的事情,小君不是笨蛋,她听出了石克的意思,小嘴微撅,嘟哝着:“不听就不听,我还不想听咧。”

我暗暗好笑,柔声叮嘱她系好安全带,她乖乖照办,我心中涌起无限感慨,又一次与小君经历危险,又一次化险为夷,我和她注定患难与共。

一路飞驰,我默不作声,小君也默不作声,唯独石克不时接电话,说什么我也听不明白,大家心事重重,时间便过得很快,一个小时过去,我们即将到达上宁,此时天色渐渐大亮,高速路上车辆往来频密,我真不知道哪些军人是如何处置现场,如何处置陈子玉他们。

“李书记,前面出口停车。”

石克收起了手机。

我打起闪灯,放慢了车速,不一会,便发现前面高速路出口处也停着一辆车,驶近一看,竟是那辆撞死便衣青年的黑色路虎,我的心突然紧张,为了证实,也为了看看车里是什么人,我故意越过黑色路虎,停在它的前面。

“小君,你下车,搭乘后面那辆车,李书记要送我去机场,你就不用陪着了。”

石克笑眯眯地指了指后面的黑色路虎。

小君猛眨大眼睛,没有立即答应,而是看着我,我回头看了看路虎,只见车门突然打开,一位绝美的金发女郎挽着提包从路虎车里走了下来,她身穿黑衣高跟鞋,虽然打扮简洁,但气质像明星,一百七十二公分身高配高跟鞋,跟高挑的时装模特没什么两样,小君两眼一亮,马上认出:“啊,那是若若的妈妈。”

我恍然醒悟,原来薇拉撞车后,便趁着混乱溜进了黑色路虎里,心里不禁暗暗吃惊,难道就是薇拉开车撞死了便衣青年?我不禁对薇拉心生敬畏,那残忍狠辣的手段也只有经受过特别训练的人才做得出。

薇拉来到我的宝马边,拉开了副座车门,湛蓝的眼眸扫了扫小君,妩媚道:“小君,快下来,去坐后面那辆车。”

小君再次看我,我微笑点头,小君立刻跳下车,快步走到黑色路虎车前,车门打开,她愣住了,我见小君很吃惊地看着车里,随即迅速上了路虎车,我急得张望,却看不到车里的人是谁。

薇拉大屁股一撅,弯腰坐进了我的车里,轻声说道:“快去机场吧。”

我赶紧发动车子,瞄了一下观后镜,那黑色路虎也缓缓开动,朝另一个方向驶去,我忍不住问:“那开车的人是谁啊。”

“呵呵。”

石克和薇拉都笑了。

我急不可耐,不停追问,可是薇拉和石克就是不说,薇拉飘了我一眼,没再搭理我,从她的提包里翻出小镜子,细心地打量自己的姿容,我问急了,她眨眨长睫毛,叹气道:“你还猜不出是谁?”

我愣了愣,脑子飞转,隐约猜到了是谁。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