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炼狱十三天》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第十三天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炼狱十三天 炼狱十三天

    我又回来了啦!这次的文章口味还是和以前一样,比较偏重哦,不知道大家会不会看腻了呢。还是那句话,如果不喜欢,请多多包涵,如果喜欢,请在评论里告诉我。谢谢各位!

    mrbigdick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炼狱十三天》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炼狱十三天》,是作者mrbigdick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又回来了啦!这次的文章口味还是和以前一样,比较偏重哦,不知道大家会不会看腻了呢。还是那句话,如果不喜欢,请多多包涵,如果喜欢,请在评论里告诉我。谢谢各位!

《炼狱十三天》 第十三天 免费试读

「醒醒…母狗…哦,不是…巧…心…巧心快醒醒…」昏迷中的于巧心似乎朦朦胧胧地听见了有谁在轻轻地叫着她的名字,而且她的身体似乎也正在被人一下一下地用力推着,「快醒过来啊…巧心…不然来不及了…巧心…」

头疼欲裂,浑身酸痛,舌尖上沾满了粪便和精液的于巧心忍着疼痛,勉强睁开双眼,却失望地看到在她面前,一边摇晃着她的身体,一边轻声呼唤她的竟然是把她和妹妹拖进这个人间地狱的罪魁祸首- 那个第一个欺负妹妹的小流氓。但是虽然于巧心痛苦的心中对龙英雄充满了怨恨,已经被那些禽兽折磨得死去活来的女孩却根本不敢有任何抗拒,于巧心以为龙英雄把她叫醒,就是为了再一次在她身上发泄,只好呜咽着分开双腿,闭上双眼,等待着已经被摧残得千疮百孔的身心再一次蒙受羞辱和蹂躏。

「哎呀…不是…我不是要那个…」看着于巧心分开双腿,袒露着她沾满精液的阴户,已经在她身上发泄过十几次的龙英雄竟然感到有些尴尬,他一边不停地摆着手,一边继续对于巧心说,「我刚才在外卖里下了安眠药…他们现在都已经睡着了…乘现在,你赶紧跑吧…」

原来,龙英雄在第一次搜查储藏室的时候,就发现了家庭药箱里有不少安眠药,所以当他决定要放走他饱经摧残的梦中情人时,就在药箱里找到了那些安眠药,然后暗地里在厨房把那些安眠药压成粉末,又在主动去拿外卖的时候,借机把安眠药粉末倒进了饮料里,看着那些男人吃了东西以后昏昏欲睡的样子,龙英雄心中暗自窃喜,也跟着装睡,直到他看到每一个男人都已经睡着了,才悄悄起身,轻轻地摇醒了已经被轮奸得再次昏死过去的于巧心。

听到龙英雄的话,于巧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一开始以为这又是那些男人为了玩弄和羞辱她而想出来的什么花样,但是当于巧心吃力地撑起身体,看到她眼前的那些男人真的已经一个个都闭上双眼,横七竖八地躺在客厅的地毯上打着鼾睡着了的时候,这个本来早已经绝望了的女孩终于又看到了希望,她那颗早已被折磨得麻木了的心也终于复苏了。

于巧心小心地用双手支撑着,慢慢地站了起来,然后她就用一只手抓住项圈上的那条铁链,用另一条手臂抱住她丰满的酥胸,不让铁链和乳头上的铃铛发出响声,怕惊醒那些男人。于巧心的手臂虽然抱住了她的胸口,却无法完全遮掩她沾满精液的双峰和诱人的乳沟,如此香艳的画面让龙英雄胯下的阴茎马上就象是吹气球一样膨胀起来,龙英雄竟然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而于巧心已经不知道看到过了多少个男人这样欲火焚身的丑态,根本就不在意。

「帮帮我…救救我妹妹…」看着也瘫软在地毯上,陷入昏迷的于巧嫣,于巧心想要把妹妹也救出这个火坑,但是她的双手不得不抓着铁链和抱着酥胸,她只好向龙英雄轻声求助,「帮我救救小嫣…」

龙英雄向于巧心摇摇头,又指指门口,示意她不要管妹妹,赶紧先自己逃命。

但是于巧心的态度却并没有逃走,而是轻声地对龙英雄说:「等这些禽兽发现我逃走了,他们一定会把小嫣带到别的地方,更加残忍地继续折磨她…甚至真的把她卖到国外去…如果没有妹妹…我也不会走…」

看着于巧心坚定的眼神,龙英雄只好蹲在地毯上,硬着头皮把黑桃9抓着于巧嫣粉臀的那只大手慢慢拿开,又小心地把于巧嫣项圈上的铁链从方块K的肥胖身躯下抽了出来,幸运的是,龙英雄的动作总算没有惊醒那几个男人。

但是,龙英雄和于巧心都没有想到,当龙英雄屏住呼吸,俯下身来,一边抓着于巧嫣项圈上的铁链,一边轻轻地抱起于巧嫣的时候,这个小萝莉却突然睁开了双眼。也许是因为看到龙英雄的脸,触动了于巧嫣心中被龙英雄强暴失身的悲惨回忆,这个已经精神失常,本来对什么刺激都没有反应的女孩却突然在龙英雄的怀里大声喊叫着,拼命挣扎起来。于巧嫣的挣扎让龙英雄无法控制身体的平衡,只好抱着她摔倒在地毯上,听到于巧嫣继续大声呼救,龙英雄赶紧用力抱住她,惊慌地用手捂住她的嘴,想要阻止她的喊叫声,但是于巧嫣却一边恐惧地拼命扭动着身体,挣脱了龙英雄的手臂,一边用牙齿咬住龙英雄的手指,让他疼得条件反射地收回了捂住于巧嫣嘴巴的那只手,无法阻止于巧嫣神智不清地继续哭喊求救。

龙英雄找到的安眠药并不多,所以虽然药力让那些男人都睡着了,但他们其实都睡得不深,于巧嫣的哭喊声很容易就吵醒了周围的几个男人。大怪睁开双眼,却迷迷糊糊地看到龙英雄正趴在地毯上,想要捂住于巧嫣的嘴,而于巧心却抱着胸口,抓着铁链,满脸关切地站在一旁。稍微清醒一点以后,大怪又看到其他男人全都躺在地毯上,正在酣睡,他马上就意识到龙英雄是打算带走这对美女姐妹花,于是他强打精神,从地毯上一跃而起,一边骂骂咧咧:「妈的…你个小王八蛋也敢暗算老子…」,一边飞起一脚,把龙英雄踹出去老远。大怪抓住于巧嫣项圈上的铁链,用力拉扯着,强迫地毯上的于巧嫣哭着爬到他的脚边,然后又牵着于巧嫣,淫笑着走向已经吓呆了的于巧心,就在大怪伸出手来,快要抓住于巧心的时候,刚才被踹出去的龙英雄却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嚎叫着冲到大怪面前,一拳把大怪打倒在地。

虽然龙英雄打倒了大怪,但是于巧嫣项圈上的项链却还是被大怪牢牢地抓在手里,眼看着越来越多的男人已经被惊醒,龙英雄只能无奈地放弃了拯救于巧嫣。面对着那些陆续睁开双眼,意识正在渐渐恢复的男人,龙英雄只能横下一条心,一边把于巧心用力推向门口,一边大声对她喊叫着:「你快跑!快去报警!叫警察来!不然…不然我们全都得死…」这时,大怪已经站起身来,他一边气急败坏地拉住手里的铁链,一边怒气冲冲地吼叫着,让他身边也已经清醒过来的方块K和黑桃9抓住龙英雄和于巧心。方块K和黑桃9哇哇怪叫着扑向于巧心,但是已经完全豁出去了的龙英雄却伸出双臂,把他们挡在狭窄的玄关前,任凭方块K和黑桃9拳打脚踢,却硬挺着不肯倒下。

「快走!快走啊!」方块K狠狠地挥出一拳,打得龙英雄踉踉跄跄地向后退了好几步,脸都被打肿了的龙英雄略略转过头,吐着血对犹豫地站在门口的于巧心说,「再不走就全完了…」说着,龙英雄的胸口又被重重地踢中一脚,疼得他弯起了腰。

虽然于巧心还是不忍心抛下妹妹,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无论是龙英雄,还是她,都已经无力再救出于巧嫣了,于巧心只好打开大门,心如刀割地哭着冲了出去,拼命跑向楼梯间。

于巧心刚一离开,龙英雄马上就关上了大门,背靠在门板上,承受着雨点般的拳打脚踢,无论如何不肯让开。尽管已经被围殴毒打得遍体鳞伤,龙英雄却仍然背靠大门,用尽最后的力气阻拦着他面前的那些男人,不让那些男人追击他心中的女神,直到快刀狞笑着把一道寒光插进了他的肚子…

于巧心忍着全身散架般的剧痛,抓着项圈上的铁链,顺着楼梯一口气下了三层楼,才跑出楼梯间,在那家的门口抽泣着拼命按门铃。

原来,于巧心以前曾经在电梯里为那家的女主人捡过不小心掉在地上的水果,所以她算是和那家的女主人- 冯太太互相认识。当冯太太听到门铃声,在可视通信器中看到她所认识的那个可爱的邻居小女孩竟然赤身裸体,满身伤痕地哭着站在门口,脖子上竟然还戴着个带着铁链的狰狞项圈时,也吓了一大跳,她赶紧打开大门,让于巧心进来。

「冯太太!快关门!」于巧心一走进来,就哭着投入冯太太的怀抱,催促她赶快关门,看到冯太太关上大门,并且锁住以后,于巧心才放下心来,她一边喃喃地哭喊着:「快报警,有坏人…」一边却昏了过去,全身瘫软在冯太太的怀里…

当于巧心醒来时,她发现自己正躺在冯太太的床上,脖子上的项圈铁链和乳头上的铃铛都已经被取了下来,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她的身体也已经被擦拭过,那些恶心的精液已经不见了,而且还穿上了冯太太的睡衣,虽然不太合身,但却足以遮挡她赤裸的胴体。于巧心刚想要坐起身来,却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剧痛难当,忍不住皱紧眉头,呻吟起来。

门外的冯太太听到于巧心的呻吟声,马上推门走了进来,她坐在床上,心疼地爱抚着于巧心的肩头说:「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怎么会弄成这样…我看着都心疼…」

这时,两个穿着警服的警察也拿着笔记本走了进来,冯太太看到那两个警察,又继续对于巧心说:「刚才你昏过去的时候,我已经帮你报了警,还帮你…帮你…清理了一下…你快和两位警官说一下,到底怎么了…」

「快救救我妹妹…快救救我妹妹…」想起于巧嫣还在那些恶魔手里,于巧心不由得心如刀绞,她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跪在床上,恳求着那两个警察,倒把那两个警察吓了一跳。

一个警察小心地伸出手来,对于巧心说:「小姐…冷静一点…请把事情和我们说清楚…我们才知道该怎么帮你…」

于是,于巧心只好跪在床上,流着眼泪尽可能简单地把她和妹妹是怎么落入魔掌,怎么被那些禽兽不如的男人们肆意轮奸,蹂躏,玩弄和淫辱,她又是怎么逃出来的经过给那两个警察讲了一遍,最后又急切地哀求着那两个警察:「警官先生,请快点救救我妹妹,我妹妹还在那些畜生手里,她时刻都会有生命危险…警官先生,我求求你们了…快救救她…快救救小嫣吧…」

得知案情如此严重,而歹徒却如此凶狠残忍,而且人数众多,那两个警察倒也有些紧张起来,他们立即商量了一下,决定一边呼叫增援,一边先上楼去查看情况。但是当那两个警察要求于巧心留在冯太太家等消息的时候,这个女孩却说什么也不肯答应,警察也只好妥协地要求于巧心跟在他们身后,一旦有意外,就马上逃回冯太太家等待增援赶到。

那两个警察谨慎地端着手枪,蹑手蹑脚地沿着楼梯慢慢向上走了两层楼,而于巧心也就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忍着全身上下的剧痛,保持一定距离跟在警察身后。当那两个警察小心地一步步摸到于巧心家门口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大门竟然打开了一条缝,更让他们感到不安的是,可以隐隐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从门缝里飘了出来。

两个警察互相打了个眼色以后,一个悄悄走过去,拉住门把手,突然把门打开,同时,另一个警察却端着手枪,跳到门前大吼一声:「不许动!」

但是他却只看到玄关的地板已经成了一片血泊,血泊中还躺着一个已经全身是血的人。

一个警察继续端着手枪警戒,而另一个警察快步冲到那个人的身边,半蹲在地板上,初步检查了一下,那个人身上被砍了最起码有十几刀,被砍得血肉模糊,就像是个血葫芦一样,早就已经断气了。

「估计这就是那个还有点良知,最后帮助受害人逃跑的案犯…」那个警察一边看着那具尸体上密密麻麻的可怕刀伤,一边暗暗想着,「这帮混蛋还真是狠毒,砍了这么多刀,竟然没有一刀是致命伤,看样子是存心要折磨他,让他慢慢疼死,估计这家伙死以前可没少受罪啊…」

当那两个警察绕过玄关,走进宽敞的客厅时,展现在他们面前的却是一幅更加残忍而恐怖的画面。客厅的地毯上到处都是精液和鲜血,也印证了于巧心刚才所讲述的那些令人发指的暴行,而最让人触目惊心的却是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孩正仰面躺在最醒目的一大片血泊中,已经成了一个血人,她血淋淋的胸口上有两个巨大而可怕的伤口,被割掉的娇嫩双乳就像两个沾满鲜血的破布小口袋一样,被随手扔在地毯上,有一只乳房甚至还被残忍地踩扁了,更加恐怖的是有两支粗大的高尔夫球杆被分别塞进了于巧嫣的阴户和肛门里,那两支球杆一大半都被强行插进了女孩的身体,鲜血就象泉水一样,从于巧嫣的阴户和肛门不停地喷涌出来,染红了她的身体,也浸透了她身下那块厚厚的地毯。

「这些王八蛋!」看到眼前的惨状,一个警察终于也忍不住,恨恨地骂出了声,他收好手枪,走到那个女孩身边,蹲下身来,摸了摸女孩的脖子,遗憾地摇了摇头。

一看到这个被残害得不成人形的女孩,那两个警察就已经猜到这就是刚才那个受害人所说的妹妹,看来那些歹徒把那个放走被害人的家伙活活砍死以后,才发现已经追不回逃走的被害人,只能拿被害人的妹妹出气。他们先是活生生地割掉了这个女孩的双乳,然后又拿来了高尔夫球杆,硬是把球杆插进了女孩的阴户和肛门以后才逃之夭夭。看球杆插入的深度,估计女孩的子宫和直肠都已经被刺穿了,甚至还伤及了其他脏器,所以才出了那么多血,连手脚都冰凉了。

「不!不!不!小嫣…小嫣…」正在那两个警察准备报告情况时,突然耳边响起了一阵凄厉的哭喊声。

原来是跟在他们身后的于巧心也走进了客厅,看到了妹妹被残忍戕害的悲惨模样。于巧心哭着跑到于巧嫣身边,跪在血泊里,抱起妹妹残缺不全的冰凉身体,转向那两个警察,心痛欲裂地哀求着:「救救她…快救救她…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快叫救护车…快救救我妹妹…求求你们了…」

哭着哭着,心力交瘁的于巧心却突然昏了过去,和她怀中妹妹的尸体一起瘫软在那片血泊中。而那两个警察却只好赶快手忙脚乱地一边报告情况,一边打电话要求赶快派救护车来,尽快把这个女受害人送进医院抢救…

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于巧心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刚清醒过来,于巧心就忍着阵阵剧痛,撑起身体坐在病床上,急不可待地按着床头铃召唤护士,关切地向护士询问妹妹的情况,但是护士却回避着她的问题,转而找来了医生。面对着于巧心的一再追问,那个医生尽管心中不忍,但却也只好遗憾地告诉她,其实当于巧心看到全身是血的于巧嫣时,于巧嫣早就已经死了。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这个噩耗还是让于巧心感到天旋地转,差一点又要昏过去,失去妹妹的悲伤让于巧心歇斯底里地哭了起来,而医生和护士却只能略显尴尬地站在于巧心的床边,轻声地安慰着她。

等于巧心稍稍平静了一点以后,那个医生又用怜悯的口吻继续告诉于巧心,其实她的情况也不容乐观。那些男人的残暴蹂躏和虐待给于巧心的身体造成了难以治愈的可怕伤害,不管是她的尿道,阴户,阴道,子宫还是她的肛门和后庭都已经严重受创或撕裂,而且还有非常严重的炎症。除此以外,于巧心还在轮奸中感染了好几种性病,需要长时间的妥善治疗才能根治。而最可怕的却是于巧心甚至还因奸成孕,怀上了那些疯狂轮奸她的可怕男人的孩子。

听到这一连串的坏消息,于巧心却几乎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呆呆地坐在病床上,就好象医生说的不是她,而是另一个不相干的人,只有当医生小心翼翼地问于巧心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的时候,她才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哭大喊起来:「不!我不要这个孽种!不要!不要…」

于巧心只好留在医院里接受治疗,除了流产,她还动了好几次手术,而且每天还要吃不少药物来治疗性病。除了睡觉,吃饭,动手术,吃药,做检查,于巧心每天就只是坐在病床上,双眼无神地看着前方,默默地流泪。

但噩耗却继续接踵而来,先是于云天得知家里出事以后,连忙从国外赶了回来。直到他来到警察局,这个可怜的父亲才得知他的两个宝贝女儿遭受了怎样的非人折磨,小女儿甚至被活活摧残致死。而当于云天不敢置信地看到警察案卷中的那些血腥而恐怖的现场照片时,这个聪明坚定的中年男人却渐渐承受不了这样的强烈刺激,在太平间认尸的时候,强作镇定的于云天终于在直面于巧嫣残缺不全的尸体时彻底崩溃了,他直接昏了过去,再醒来时,于云天已经语无伦次,神智不清,经医生确诊为精神分裂,只好把他送进精神病院进行治疗。

几乎与此同时,警方发现了那些歹徒们的踪迹。那些歹徒自知罪大恶极,想要用从于巧心和于巧嫣家里搜刮来的钱财偷渡出国,被警方围堵以后,竟然还负隅顽抗,结果被警方全部剿灭。但是在覆灭以前,那些混蛋竟然早就已经歹毒地把他们轮奸和玩弄于巧心和于巧嫣时拍的照片和录像上传到了网上,甚至还包括于巧心和于巧嫣被大黑奸辱和被迫卖淫的录像,而且上传时,他们还特地标明了这两个女孩的身份。

虽然警方全力删除,但是却还是没能阻止这些记录着这对姐妹花的屈辱眼泪和哀伤悲鸣的淫亵照片和视频在网络上迅速传播开来,仅仅在这座城市,就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这两个女孩被无数男人轮奸,还撅着屁股被大黑糟蹋,一时间满城风雨,甚至还有消息灵通的记者查到了于巧心的下落,想要潜入医院采访她…

每次动手术以后,当麻药消退的时候,于巧心都会疼得要命,但是她却宁可咬紧牙关,在床上蜷缩成一团,不停地颤抖着默默流泪,也绝不允许自己哭出声音来,只有在噩梦中,于巧心才会偶尔发出阵阵哭喊声。

平时,于巧心一直只是面无表情地静静坐在病床上,无论是父亲的律师突然来访,吞吞吐吐地说出父亲已经被确诊为精神分裂,而且治好的希望很小,可能要在精神病院里住一辈子的消息,还是来看望她的警察有些愧疚地告诉她歹徒已经全部伏法,但是那些淫亵的录像和照片却已经通过扩散开来的噩耗,于巧心也继续木然地直视前方,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一样,而对那些护士在她背后的窃窃私语和指指戳戳,于巧心也仿佛根本不在意,但谁也不知道,痛苦和屈辱已经把她本已伤痕累累的心一次次撕得粉碎。

几个月以后,于巧心终于康复出院了,但是她的生活却永远不可能回到以前。

于巧心从精文学院退学了,她明白,这样一所注重名誉的私立学院,是绝不可能再接受她这样一个被轮奸过无数次,还被大黑奸辱过,甚至充当妓女卖过淫,并且被拍了不知多少段淫亵录像的学生,即使是被强迫的也不行。

当于巧心在精神病院终于再次见到父亲时,于云天正双目无神地蜷缩在房间角落里,一边念念有词,一边轻轻用额头磕着墙壁,看着神智失常的父亲,于巧心几个月来一直没有丝毫表情的俏脸终于痛苦地扭成一团,而她的眼泪也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停地往下掉。

于巧心紧紧抱着于云天,歇斯底里地哭喊着,倾诉着内心的苦痛:「爸爸…小心好疼啊…好疼啊…小心只有你了…只有你了…」

而于云天却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其实除了委屈和羞耻,于巧心满目疮痍的心里更多的还是对于妹妹的愧疚和悔恨,几乎每晚,她都会在恶梦中看到血淋淋的妹妹,逝去的妹妹已经成为了她心底无法磨灭的阴影和挥之不去的梦魇。

于巧心总觉得她对妹妹的惨死负有责任,总觉得如果她当时没有独自逃走,可能妹妹就不会死,这样的念头萦绕在她的心头,让于巧心几乎喘不过气来。

于巧心不敢再回到那套豪华公寓,因为每次看到客厅地毯上的那些凝固的精液和血痕,就会让她想起那些魔鬼般的男人毫无人性的虐待和蹂躏,而地毯中央的那一大滩恐怖的血迹更让她想起妹妹被那些禽兽残忍地活活折磨死的时候有多么痛苦和绝望。

为了逃避这一切,于巧心只好隐姓埋名,搬到父亲名下的另一套房子里。

因为于云天精神分裂,于巧心得以继承他的全部财产,还有警方从那些歹徒手里追回的一部分钱。虽然那些强盗在于家抢走了不少钱,但他们却无法掠走一些证券和不动产,所以,于巧心继承的财产还是相当丰厚的,足以保障她的生活和父亲的治疗费用都不成问题,甚至还颇为富裕。

尽管知道父亲治愈的希望很渺茫,但是于巧心还是付出了大笔金钱,把于云天送进了条件最为优越的精神康复中心,让他可以得到最好的医治和照料。而于巧心从精文学院退学以后,并没有继续上学,而是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父亲身上,于巧心每天早上都会去精神康复中心,细心地陪伴和照顾着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为于云天读书读报,和父亲一起散步,还看着父亲接受治疗,直到看到父亲在药物的帮助下入睡才会离开。

但是,让人想不到的是,每天刚从精神康复中心回到家里,于巧心就会马上换上一身性感装束,然后在夜幕下搭出租车去城里最火热的酒吧和舞厅。

其实,于巧心一直都默默忍受着难以启齿的煎熬,那些男人给她注射的那些春药损害了她的神经,让她的性欲无法抑制地不断增长,就连医生对此也无能为力。

一开始,于巧心还想要用意志压抑欲望,但是越来越强的性欲就像是一阵阵黑色的浪潮,不停地冲击着她已经摇摇欲坠的意志堤坝,在性欲的折磨下,于巧心终于忍不住在被单下,把颤抖着的手指慢慢地伸向了她自己的双腿之间…

从此以后,于巧心就更加无法抵挡欲望和本能,她乘着病房里没人的时候,越来越频繁地用自渎释放着性欲,为了不让别人发现,她还必须咬着嘴唇,尽量压抑自己甜美婉转的呻吟声…

很快,于巧心就惊恐地发现,光靠自渎,已经很难满足她越来越强的性欲,所以,刚一出院,于巧心就马上在网上购买了那些男人玩弄她的时候用过的跳蛋和电动阴茎,当她在家里把跳蛋塞进肛门,又把电动阴茎插进阴户,打开开关的时候,终于又一次呻吟着陶醉在欲望得到满足的快感中。

但是,随着性欲的增长,于巧心只有把跳蛋和电动阴茎震动的速度调得越来越快,才能安抚她越发饥渴的胴体,甚至在去精神康复中心看望父亲时,于巧心也不得不强忍着,不发出呻吟声,让跳蛋和电动阴茎在她的身体里不停地震动着,刺激着她的敏感部位,直到内裤被体液完全濡湿,于巧心的性欲才勉强能得到满足。

这样难以忍受的折磨让于巧心想到过自杀,但是一想到需要人照顾的父亲,于巧心就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时候,她甚至有些暗暗羡慕已经香消玉殒的妹妹可以不用遭受这样的痛苦煎熬。

当于巧心绝望地发现,即使把电动阴茎和跳蛋的震颤速度调到最高,也已经无法满足她炽热的性欲时,她只好别无选择地每天晚上都去城里的酒吧或者舞厅,用她性感的胴体和清纯的俏脸勾引那些狂蜂浪蝶,在男人疯狂的发泄中得到满足。

当于巧心的性欲特别强的时候,甚至要勾引好几个男人同时和她上床,她的身体和欲望才能得到抚慰。

有时,于巧心还会被看过那些轮奸录像的男人认出来,认出于巧心以后,那些男人就会淫笑着要求于巧心把身体摆成录像中的那些淫亵姿势迎合他们,让他们肆意玩弄,或者要求于巧心象录像中被迫卖淫的时候那样,用她的身体来满足那些男人的变态欲望,而于巧心却只能流着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屈辱还是欲望的眼泪,像性欲的囚徒一般,在堕落中寻求着可悲的快感和满足…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