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作者叫caty112956的小说 作者caty112956小说免费阅读

2020-05-30   编辑:冷无情
  • 护士们的母狗 护士们的母狗

    母狗调教类的小说,看得实在有些恶心!我排版都排不下去了。有兴趣的自己将就看吧....

    caty112956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护士们的母狗》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护士们的母狗》,是作者caty112956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母狗调教类的小说,看得实在有些恶心!我排版都排不下去了。有兴趣的自己将就看吧....

《护士们的母狗》 第40章 免费试读

这情绪使得我整个人处于一种其名的兴奋当中,好在妈妈对我说话才让这种奇怪的情绪减轻:「女儿,我带你去看一出极度重口的窒息调教,我也是昨天才听说有这种调教,而这对主奴的主人也是第一次进行这种调教」说后妈妈朝着一个方向爬去,我紧跟着妈妈。

没过多久,我们爬到了一老一小的两个女人前,妈妈对着年纪大的主人介绍我的情况后,这和我一起跪在一旁看起那年长主人对年轻母狗的调教,这时这对主奴的调教比较平常,我在这一段时间里都有见识过,唯一觉得怪异的,是那个年轻的母狗竟然是个光头,我想如果这母狗不是光头的话应该也是个小美女吧!从她眉清目秀的面容可以看出。

妈妈这时对我解说起来:「这一对主奴其实是亲生母女,这母亲在一次惩罚女儿,动用暴力的情况下,突然发现女儿的异常,接着她们就经常性的进行一些她们当时都不大了解的主奴调教,后来通过在一些渠道下,母女俩才明白了这种另类关系是怎么回事,于是在会所的网站上提交的申请,经过主人们对她们的身份和可信度调查后,才让她们加入了进来。」

妈妈对我说着的时候,那个年长的主人对着光头小母狗羞辱地说了起来:「小贱货,你不是一直喜欢我生下你的大骚屄!每次舔着生出你的骚屄时,贱货你都十分兴奋,今天我就让你更好地感受一下这大骚屄,小贱货你接受任务时,应该已经知道接下来的调教内容了,要不你怎么会剃光成了光头,现在还不爬过来!」年长主人说完后坐在了地上,上半身向后仰着,两脚做出女人生孩子的姿式。

我看着那光头母狗慢慢地向年长主人的双腿间爬去,在爬到快到年长主人的下体前停了下来,像是磕头般趴下了身子,然后慢慢地向前移动着她那秃头,朝着那大开着两腿的年长主人下体处移去。不一会儿,我吃惊地看到光头母狗的整个头插到了年长主人的骚屄上,然后慢慢把那光头挤进了年长主人的身体里。

此时那年长主人的骚屄口已经被钻进的光头扩张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大小,然而那年长主人在下体被这样扩开时,却没有一丝痛苦的表情,反而脸上呈现出变态和兴奋表情,双手不停地打向光头母狗的臀肉上,嘴里一边呻呤一边说着:「小贱货,再深点,使劲把头往里钻,啊!小贱货,快钻深点!」

我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一幕极度变态的场面,突然耳边传来了妈妈的说话声:「女儿,这是一种互虐,这主人其实也带了一点被虐的倾向,就是因为有了这一点被虐的倾向后,她才会安排了这重口的调教,说句实话妈妈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调教,也没办法把别人的整个头部装进骚屄里,可是这主人却做到了,真是不可思议!」

那母狗很快就把整个头部塞进了主人的骚屄里,只把颈部露在了主人的骚屄口,此时那主人的小腹部鼓了起来,在不长的一段时间后,那主人像是适应了体内的头部,对着头部还在自已体内的母狗大声问道:「怎么样小贱货,生你出来的骚屄里滋味如何?」

她刚问完就听到她的小腹部传出了一种低闷的声音回答起她的问话:「小母狗好兴奋,我居然把整个头部都伸进了主人最高贵的下体内,还看到了我住过的子宫,虽然小母狗稍稍感到有些气闷,不过我还忍的住,小母狗现在就开始舔主人的子宫中。」

小母狗说完就看到那主人的腹部动了一会儿后,就听见那主人口中发出了一种极度兴奋发骚的呻吟声,而那主人的骚屄也不停地渗出了液体来。此时的我也分不清这液体,是那主人兴奋流的淫水呢?还是体内舔着她子宫的母狗流下的口水。

在看完这场另类的调教后,妈妈又带着我看了许多调教场面。有三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调教亲生妈妈的;有一个非洲的黑种主人调教两个中国母狗的;有学生调教老师;下属调教上属;总之整个大厅里数千主奴,真是什么类型,什么身份,什么关系的主奴调教都有。在妈妈的介绍下,我大开了眼界,同时也感到此时自已的变态下贱程度还差得远呢。

妈妈带着参观完大厅后,领着我爬上了这调教厅的二楼。一爬进去后,我发现这第二层竟然是一个巨大的餐厅,而许多的主人母狗都已在此用起餐来,整个餐厅只有一处就是妈妈带着我爬上来的入口,处于餐厅的最右方。

我在妈妈的带领下慢慢爬向餐厅右边时,发现了餐厅应该也是把主人和两种类型的母狗分开来的,黄色地板区是主人用餐,而红色和绿色两色区域,则是和下层调教厅一样,分别是重口和轻口两种母狗吃饭的地方。

我和妈妈爬到了差不多最右方处,看到了上百个的打饭口,这场面就像是大学里的餐厅一样,有些不同的是主人的打饭窗口是正常高度,而母狗打饭口则只有主人那的一半高。

我和妈妈爬向了红色的重口味打饭窗,看到里面负责打饭的应该也是母狗,这母狗此时两个乳头和阴蒂处都用胶布贴着一个跳蛋,而骚屄上还插着一根较大了假-阳具,这母狗身上的这些性用具此时应该是开着的,我从她脸上发春的表情和身体上不自然的抖动分辩出来的。

那母狗伸出有点颤抖着的手,抓起妈妈乳头的身份牌看了看后,又向妈妈了解了我的情况后,把两份饭菜装到一个狗盆里给了我们。妈妈接过后拿起狗盒后领着我爬到红色区里的没人处,把狗盆放在地上后跪着像是等待什么起来。我不解地看着妈妈,妈妈对我笑了说道:「女儿,我们早饭都没有吃,现在就快中午了,想必你应该已经饿了,妈妈虽然还不能吃,但现在的你可以吃,快吃吧!」

就在我吃着的时候,发现了母狗区里有些奇怪,很多重口母狗都是放下狗盆跪着等着什么,而轻口区的母狗虽然能够坐着,但是她们在吃着饭时的表情和身体怎么都这么不自然,不时地扭动着自已的身体,甚至还有一些轻口母狗边吃着还边呻吟了起来。我觉得不对劲,一边吃着一边注意的观察着一个应该快要吃完的轻口母狗。没过多久,在那个轻口母狗吃完站起来后,我才知道了其中玄机。

原来轻口母狗坐着的吃饭的地板上,都装有并立着的一粗一细两根振动着的假阳具,粗的应该是插进骚屄里,细的自然是屁眼处,难怪她们在吃饭时这么奇怪了。

而重口母狗我也知道她们跪着不吃在等着什么了,因为就有两个主人吃好后走到了妈妈放着的狗盆上方,脱下了裙子里的内裤就蹲着往在狗盆里排泄起来,妈妈在等到有主人往她狗盆里排泄后,才吃起了混合着主人屎尿的饭菜起来。

在这另类的餐厅吃完这羞辱的一餐后,妈妈领着我爬下楼去,然后从一楼调教厅的出口处爬了出去时说道:「这里三楼就是晚上举办仪式,收你成为正式母狗的地方,我们就不上去了。现在妈妈带你去按摩厅,这也是很多母狗做任务的地方。」

说完领着我爬了一段路后,爬进了一个面积并不是很大,但有十来层的建筑物里。进入里面后,就看到我所在的地方就像是酒店的住房部一样,分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间,奇怪的是所有的小间上都没有装门锁。

此时妈妈带着我爬进了一个小间,看见了两个赤裸着身体的女性,一个坐在了按摩床上,另一个则跪着帮坐着的那个女人舔着脚掌。妈妈也是同样把我介绍后对着我说道:「这是很多在外面工作的主人,身体疲惫后的舒缓地,而母狗的日常任务经常会接到这类任务,来按摩厅服伺主人一段时间,所以妈妈带你来看看,见识一下。」

我听后把目光看向了服伺主人的母狗,看着那母狗在舔了一段时间主人脚掌后,主人爬上了按摩床,平躺着身子,母狗爬上床后,用嘴顺着主人的脚一直舔遍了主人赤裸的身体正面后,那主人翻了个身趴躺着,那母狗则用双乳,臀部,和骚屄大力摩擦起主人的背面身体起来。

妈妈看我看的入神时对我笑道:「这只是服伺的一种,具体的你成为正式母狗后就能知道,现在就不和你一一细说了。现在妈妈带你去一些别的场所。」

我和妈妈在爬出按摩厅后,爬了一段路后进入了另一个大型的场地里,进入后我才知道这是一个相当于露天的游泳场所,因为整个游泳场所的上方,都装着如同主楼电梯里的那种玻璃,所以就像是在露天一样。

游泳场所里也分着主人和母狗不同的泳池,场地最里边占地最大的泳池,池边的地上都画着黄线,而另两个较小但是几乎一样大的泳池,周边地上则画上了红线和绿线,我和妈妈爬近后,我知道了两种类型母狗泳池的不同。

轻口味的泳池里水面上浮着许多的女性衣裤和胸罩,而重口味的水面上则浮着一些恶心的褐黄色残渣物,并且还有一些女性用过还有沾有血渍的卫生巾,而且就在我和妈妈向着泳池爬近时,我还看到几个主人把穿在身上的衣物除去,扔进了轻口味的泳池里,而重口味的泳池则有十来个主人正蹲或反蹲着往池里排泄着大小便。其中的一个主人还把内裤上的卫生巾丢进了池里。

而两池里泡着的几十只母狗,却好像习惯了这些,此时就在这另类的,发臭的池里欢快的游着交谈着。我已经想不出语言来形容我看到的这变态场面。

妈妈带着我参观完这另类的游泳场后又领着我参观了网球场,高尔夫球场,KTV,桑拿房等等会所里的娱乐场所,有露天的,有不是露天的,有场地很大的,也有场地较小的,这些场所外观和内部的构造都有着种种的不同,但唯一相同的就是在这些场所里,主人们挖空了心思,变着花样羞辱着其中的母狗们。

比如在KTV里,主人们唱着各种流行的歌喝着酒,而母狗则把脸贴在了主人的下体处,舔吃着主人的下体,喝酒让主人们的排尿次数增多,所以在主人下体处的母狗,在主人每次要排尿时,还要接着主人从尿道口喷出的尿液,而主人在喝多想吐时,母狗还要用嘴接着主人们吐下的呕吐物。

又如在桑拿房主人在干蒸后,都是浑身的汗水,此时的母狗就要用嘴舔干主人身上的汗水后,服伺着主人们沐浴更衣,然后进入休息室后,按照主人的要求在主人睡下后,或舔下体,或舔屁眼等等,总之在主人没睡醒时,母狗都不能停下服伺。

在妈妈带着参观完这些场所后,就像是在会所里绕了一圈,我和妈妈又爬回了主楼的大厅里,在进入大厅后妈妈对我说道:「会所里还有一些场所,以后你自然会慢慢知道的,但是主要的场所还是妈妈刚才带你参观的那些,我估计着现在应该快到时间了,妈妈要去参加一个葬礼,女儿你也跟着来吧!这葬礼一定会让你震撼到的。」

说完后妈妈又从那羞辱的检查身份入口里,进入储物间后往着昨天检查身体的房间那个入口爬了进去。我们快速地爬过那类似急诊室的房间后,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片宽阔的草坪,我看到远处的草坪上站着、跪着的有上千号人,妈妈和我一同往那处上百号人处爬去。

妈妈和我已经算是迟到的,那群主人或是母狗看到我和妈妈爬来时,都主动地让开道,让妈妈领着我爬到了棺材的近前,妈妈在看着棺材里放着的赤裸遗体里,我突然感到妈妈此时的神情显得十分的伤感。我小声地问向妈妈:「妈妈,你和这去世的人认识了很久了吗?」

妈妈听后悲伤的回道:「这是在你外婆,妈妈,还有刚才在调教厅里你见过的那个被女儿和妹妹重口味改造身体的母狗之后,第四个成为主人们的母狗,我和这母狗算起来也认识了十几年了,这母狗在正式被主人收为母狗时,就已经有快四十岁了,身体一直还好,没想就这么突然走了,真是……」妈妈说道这时,已经伤感到说不下去了。

我看到妖艳的大主人和那长像清纯的主人也参加了这次葬礼,而后在场的主人和母狗又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在这期间又陆陆续续的赶来了几百名的主奴后,大主人这时说道:「差不多了,可以让这贱母狗入土为安了。」

大主人说完后,在场的母狗就把这没合上的棺材抬起,放进了早已挖好棺材大小的坑里。这时大主人又说道:「我们这里到目前为止就举行过一次葬礼,根椐这母狗生前的意愿,同意这次也按照那次的葬礼一样实行。」

我听大主人说完后内心十分地疑惑,看向了妈妈。妈妈此时从伤感中恢复了过来,应该是看到我脸上的疑惑表情后,小声地对我说道:「唯一的葬礼就是你的外婆去世办的,经过那次后主人就让母狗在五十岁时就要做出决定,让母狗自行选择,是要在外界普通人的社会上举办葬礼,还是要在调教会所里举办葬礼。

由于当时你的外婆葬礼时,几乎所有的主人和母狗都到场了,而且以后母狗的葬礼都是按照你外婆葬礼这么办,很多母狗没法做到像你外婆那么下贱,所以这还是会所里的第二次葬礼。」

在妈妈和我解说时,在场的主人们吩吩脱光了身体上的衣物,围着下方棺材里去世的母狗,有的尿尿,有的拉屎,有的吐痰,有的朝里扔进从下体处取下的卫生巾,甚至有的故意把手伸进自已的食道,让自已呕吐,把呕吐物从嘴里吐进那母狗棺材里的遗体上。一批又一批的主人过后,那棺材里的母狗遗体已经被主人们的变态物淹没了,整个棺材里传出了一种强烈的恶臭味。

在所有的主人都对母狗遗体做完羞辱后,主人命令跪着的母狗合上那恶臭的棺材。然后让母狗把棺材用土埋上后大主人说道:「这是第二只最下贱的母狗,生前死后都是,新来的母狗可能还不知道,这棺材是用特殊材料制造的,即使埋在地里千年也不会坏,而这葬礼的安排是这贱母狗强烈要求的,她希望自已即使死后,也能展现出自已的下贱。」

我看到大主人这么说着的时候,妈妈的表情变得兴奋起来。葬礼结束后我和妈妈慢慢地向外爬着时,妈妈对我说道:「我死后一定也要举行这样的葬礼,这样才是一只下贱母狗最好的归宿。」

我听过想起刚才葬礼时的场景时,突然内心一阵冲动,脱口而出道:「不只是妈妈,女儿如果死后也要这样,我还要向主人提出,让我们一家三代都葬在一起,想到这情景时我就十分的兴奋!」

妈妈听我说完此时也显得十分兴奋地说道:「女儿说的好呀!到我五十岁时一定向主人们提出葬在妈妈埋的位置的旁边,而且参加我葬礼的主人一定要是护士主人,妈妈现在就喜欢护士主人的调教,死后也只能是护士们的母狗。」

我和妈妈在说完这些话后,都沉默了起来,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这时我脑海里突然有了一些疑惑,我问道妈妈:「妈妈,这会所这么大,这么多的主人和母儿,又有吃又有穿,还有那些娱乐场地的开销,这么多钱从哪来呀?」

妈妈听完我的疑惑后回道:「加入会所的主人要付出个人全部财产的三分之一,而母狗不分轻重则是三分之二,而且主人和母狗都要继续工作到四十岁,每月的收入也是这个比例交给会所,而工作到四十岁后,则不必交了。

主人和母狗不分穷富都是按照这个比例,而且在四十岁后,也有了选择,可以选择不做工了,全身心的投入到会所里,做一全职的主人或是母狗,也可以继续过着原来的那种生活,这选择不是一定性的,随时可以申请变动。」

妈妈停顿了片刻又说道:「现在会所里,四十岁的很多母狗和主人都结束原来的工作或是生意,全身心的加入到会所之中,而且还有很大的一部分主人和母狗,都把自已个人的所有财产都贡献给了会所,她们已经离不开会所了,觉得会所就是她们的梦想之地,而外面的生活则枯燥乏味,所以做出了这种选择。」

我听妈妈说完后,在一天的参观下,我基本上弄清了整个会所的状况,所以此时我的心中再无任何的疑惑了,紧跟着妈妈爬到了餐厅。吃完了晚饭后,这时妈妈对我说道:「仪式差不多开始了,我们一起爬上三楼吧!」

我和妈妈爬上三楼后,此时的三楼大厅里主人和母狗,我粗粗一看起码有万人以上,而且还有主人和母狗正不断的进入大厅,妈妈带着我爬到了大厅中央的像是一个大舞台后,跪着等待了起来。

大约在我和妈妈等了半个多小时后,就看到大主人手里拿着无线麦克风走上台去,大主人走到台中央时,把麦克风举到嘴边大声说话起来,大主人一说话后原本嘈杂的大厅变得安静了起来,我想现在整个大厅里应该都能听到大主人的说话声了吧!

「今天我要说的有两件事,第一,会所又要加入一只新母狗,在这只母狗加入后,这母狗的一家三代就都是会所的母狗了,而且这母狗的妈妈和外婆都是最早接受调教的一批母狗,都已成为了会所里最下贱的母狗之一。

第二,我现在年纪也将近五十岁了,渐渐调教的热情度也不那么高了,而今天我要把最早创立会所的另四个主人的照片放在大厅里,请不管主人也好母狗也罢都能知道她们,我们会所能有今时这样的规模,她们绝对功不可没!」

说到有十几个主人大厅拿出了四张巨大的照片,把照片挂在了左墙上,大厅里的主人和母狗都把目光看向了墙上挂着的照片上,照片左下角有着一些照片主人的简单介绍。我看完照片后,转过头看到妈妈此时正热泪盈眶看着墙上那四个主人的照片,我看到妈妈情绪有些激动,就也沉默着等着妈妈从这情绪中恢复过来。

几分钟后,大主人又说起话来:「现在让这一对母女贱货都上台来!」

妈妈此时情绪已恢复,在听完主人的话后,我和妈妈一起爬上台去,在台中大主人的面前跪着。大主人在我和妈妈跪好后,大声的对妈妈问道:「你的女儿这么下贱,想做主人们的母狗,你做为妈妈的怎么不阻止她呢?」

妈妈听完很快地回道:「这小贱货天生下贱,我怎么能阻止她的本性呢?何况我的妈妈也是母狗,现在看到自已的女儿也即将成为母狗,内心深处就产生出一种异样的兴奋感,让贱货巴不得这贱女儿快点成为主人们的母狗呢!」

妈妈说完后,就看到大厅里的主人都满意地点了点头,有的嘴里还说着一些羞辱我们一家的话,而很多跪着的母狗们却一脸兴奋地看着台上的我和妈妈。我暗暗想到:「性格也好,体质也好,环境也好,都能改变着每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母狗们怎么能不表现得更加下贱呢?」

大主人在妈妈说完后,就示意让妈妈爬下台去后,对着我说道:「现在我要你当着大厅里所有的主人和母狗,摆出我所要求的母狗姿式,说你做为母狗的誓词!」

大主人说完后,取来了台上早已准备好的一张写满字的纸,放在了我面前的地上,我花了一点时间后,记下了纸上的内容后,跪着张开了双腿,用双手手指拨开我的骚屄大小阴唇,把下贱的阴道露出后,我摆出这个姿式后,朝着大厅上的主人和母狗说道:

「本贱货自愿成为一只重口味的母狗,欢迎会所里所有主人对母狗的调教,而母狗在被调教时将接受以下条款。一,母狗从今天起将放弃人格。二,母狗的身体任何部分主人都有权调教,母狗不得反抗。三,接受系统调教任务的安排,不得提出置疑。四……」

在我说完那三十条重口母狗条款后,大主人满意地对我说道:「小母狗,不错呀!居然能一字不漏地把条款背出来。现在我再问你一次,上述你嘴里说出的条款,你都能遵守吗?」

我听后用坚定的语气回答道:「可以!母狗一定遵守这些条款!」

在我回答后大主人对我笑着说道:「那好,你现在已经成为会所里,一只正式的母狗了,现在就由本主人对你执行你的初次调教。」大主人说完后,对着台下的那个长像清纯主人点了点头,就看到那主人走上台来,递给了大主人一个小号的马桶刷,我看到那毛刷上沾满了黄黑的物体。

这时大主人举着刷子对我说道:「这是本主人刷马桶的刷子,已经好久没洗过了,那天看到你这贱货想做母狗,又发现你还是处女时,脑海里就有了一个念头,要用我刷马桶的刷子帮你这小母狗破处,我一想到小母狗的纯洁处女骚屄,被我用能想到的最恶心物体破处时,就感到十分的兴奋,现在我就开始帮你这小母狗破处,你要配合点,用手把骚屄掰开点。」

************

我在台下听完女儿说着下贱的条款,看到大主人拿出了一个沾满粪尿垢的马桶剧要帮女儿破处,又听到女儿说出「是的,主人」,然后看到那恶心的刷子大力地插入到女儿的骚屄里,耳边听到女儿因为破处的疼痛发出痛呼声后,此时的我已经陷入到一种极度变态的兴奋当中。

看着台上的一切,我开始不停用双手蹂躏起我的双乳和骚屄。而此时的整个大厅里的主奴,也被台上变态的调教点然了欲火,开始了一场人数众大,场面状观的淫靡主奴调教起来。我在高潮后,脑海里突然有了一个有趣的念头,想到这时如果有一个男人突然闯了进来,不知会被这场面震撼成什么样子?

第二天我醒来后,有贡献换了一天的时间后,离开了会所,来到了上班的医院里,用了差不多半天的时间,办好了护士辞职手续后,走到医院门口回头看向医院时,突然内心里有了一种不舍的情绪,毕竟自已是喜欢做护士的,而且一做就做了二十来年,突然要离开,多多少少心里都会有点放不下。

就在此时我突然被一群应该是下班了这时站在医院口聊着天的护士所打扰,我看向那群护士时,突然发现了正在交谈中的其中一个年轻的护士,就是会所里的一只母狗,也在这时我又看到远处医院大厅门口,站着聊天的两个三十来岁的护士,其中之一却是会所里的一个主人。

我看到这些后,刚才那不舍的情绪,顿时一扫而空,我快步地走了起来,心里想着从今天起,我就能全身心地投入到我的梦想之地,做伺候许许多多护士们的母狗,自已又何必在意这份工作呢?

任何人都无法完全窥探到别人的内心,即使是父母,子女,夫妻等等关系也不能,谁也无法完全清楚某个人心里究竟有着什么样的秘密。然而我却是比较独特的另一类人,现如今我早已没有了任何秘密,我加入到一处我这类人的梦想之地,可以让我的身体和内心全都放开的地方,你们呢?

【全文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