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mypzyk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作者 mypzyk做作者的小说

2020-05-29   编辑:素流年
  • 媚骨淫妻 媚骨淫妻

    说来也是命运,我这个早先淫过一个女友的人,竟然发现了一个淫人妻女占了相当大板块的秘密色情论坛。而且我还发现,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论坛那么简单,因为我真的可以花钱雇佣到调教师。而调教师的职责也很简单,按照雇主吩咐,就是将一个个良家妇女变成贪淫求慾的妓女。不过,这种调教并非是无脑AV中毫无理智的肉便器速成。他们更倾向于光明正大的去调教女人,别人眼中的好姑娘、模范人妻,暗地中却是俯首贴耳、惟命是从的女奴。

    mypzyk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生活
    立即阅读

《媚骨淫妻》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媚骨淫妻》,是作者mypzyk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说来也是命运,我这个早先淫过一个女友的人,竟然发现了一个淫人妻女占了相当大板块的秘密色情论坛。而且我还发现,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论坛那么简单,因为我真的可以花钱雇佣到调教师。而调教师的职责也很简单,按照雇主吩咐,就是将一个个良家妇女变成贪淫求慾的妓女。不过,这种调教并非是无脑AV中毫无理智的肉便器速成。他们更倾向于光明正大的去调教女人,别人眼中的好姑娘、模范人妻,暗地中却是俯首贴耳、惟命是从的女奴。

《媚骨淫妻》 第五章 酣畅的交欢(下) 免费试读

不知不觉间,当我再次想起看手表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凌晨时分,而我在这狭小的衣柜里也呆了好几个小时了。就在距离我只有一米多远的位置上,文慧依旧在和叶哥进行着亲密的交合。

此刻,在文慧那双丰满雪白的玉腿上,洁白小巧的脚掌与涂了亮甲的脚趾正高高地翘起,并被叶哥握住脚踝扛在他结实的肩膀上借力抽送着,她胸前坚挺丰满的傲乳房也随着叶哥有力的抽插而不停晃动。她的秀发散落开去,眼睛像是要滴出水来一般,小手正用力握住身前这个正在狠狠操弄她的男人的腰肌,樱桃小嘴也随着肉棒的抽插不停轻轻开合着吸气。

「嗯~~好大的肉棒……我的小穴……最里面~~全都能被顶到……哦……操死我了~~又被撑开了~~嗯……又要到高潮了……唔唔唔……你……射得好多……唔……嗯嗯……」叶哥正全身趴在文慧雪白的身体上,鸡巴还牢牢地插在文慧淫液狼藉的淫穴里。就在刚才,他又一次将一股精液深深地灌到了里面,此刻,白色的、混合着精液和淫水的浆沫早就在两人交合的位置黏成一片。

「呼~~好宝贝,你的小屄真是太让我流连忘返了,我真是太幸福了,怎么就能得到你的垂青。」叶哥一边亲吻着文慧的耳朵,一边对她说着动人的情话,里里外外,精神和肉体地和文慧交流着,他的鸡巴还插在里面,相当熟练地用粗硬的鸡巴抽插着文慧湿润的淫穴。

「嗯……还不是你……看到了我……那个样子……嗯哼……有乱动~~怎么还是硬的?」娇媚喘息着的文慧迷情四射地望着天花板,在叶哥坚挺肉棒抽插之下不停地娇喘,同时嘴里却还挑逗似地回应着,自然更加激起了他的胯下雄风。

叶哥不停吻着她的脖颈,一边操干着她的淫穴,一边吻着她身上每一寸肌肤。

「当然是因为……嗯……淫荡的小慧慧,实在是……太让我喜欢了……小慧慧,你的小屄……唔……随便一个男人操进来,都会……很喜欢它的……」在叶哥柔情似水地对我心爱的娇妻说着情话的时候,他们也稍微换了一下体位,他一把握住文慧的一只丰乳,另一只手便按住她的雪白玉腿将它大大分开,他坚挺粗大的肉棒如笔直的铁枪一般疯狂用力地抽送了起来,每一下都将文慧那粉红娇嫩的穴肉翻带了出来,又在下一次连阴唇与嫩肉一并狠狠地送入。

文慧娇吟地浪叫着,汗水覆盖了娇躯,腰部诱人的扭摆越来越放浪,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她显然已经适应了叶哥鸡巴的尺寸,扭腰摆臀的动作无比自如而妩媚。

床上两人激烈地交合着,衣柜内的我却不停地喘着粗气,肉棒通红涨大,不停颤抖着像是要随时都会射精一般,必须要不断忍耐。苟合中的两人还不知要做多久,可我已经射出三次了。

女人若想堕落其实也很容易,虽然在行动上依旧爱着我,但这丝毫没有影响文慧激情地与叶哥做爱并被多次内射。今夜的床戏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不止,在我已经实在忍不住撸出两管精液的同时,本就没有忍耐的叶哥至少已经向文慧的淫穴里内射了两次,每一次,我都清楚地看到他又浓又白的大量精液是怎么从文慧的下体流出的。

很快,两人又将体位换成了后入式。叶哥变得时快时慢的抽送让文慧的脸红上加红,接着,叶哥开始加快节奏和力度,文慧胸前两个硕大的乳房也被干得像波浪一样来回晃动。

不到两分钟,叶哥就把文慧送上了顶峰,这一次,文慧的高潮持续了将近一分钟,她的身子不停地颤抖,大口地呼着气。而在高潮过后,文慧却又丝毫不停地继续迎合叶哥的抽送。

我看得分明,一直都是,叶哥一边用力抽插,一边观察着身下娇妻的反应。

他抽送的速度又变得时快时慢,而且屁股不停地左右摆动,让自己的鸡巴充份享受文慧淫穴里的每一个角落。他还不时地抽出肉棒,用龟头顶住文慧的阴道口然后再慢慢地插入。

「啊……啊啊啊啊……叶哥……你的肉棒好大……我的小穴都胀起来了……啊……又来了……身子好舒服……肚子里还有你的精液呢!」叶哥一边不断在文慧的背脊上来来回回地抚摸着,一边那根黝黑粗大的肉棒不住往她的阴道深处顶入,随后,他和文慧又换了个体位,用正常的传教士姿势继续亲密地交合着。

我在衣柜里兴奋的看着,看着自己妻子那雪白的肌肤被压在叶哥的身下,而他的卵蛋正伴随着文慧高昂舒畅的呻吟声,不停地撞击着她的淫穴和屁眼。

文慧现在已经能深深地陷入和第三者的性爱中难以自拔了,在我不在的情况下,她和叶哥的交合已经不只是纯粹的慾望发泄,更多的是对性爱本身的享受。

看着娇妻身上的每一片肌肤都被叶哥观赏并抚摸,看到娇妻在叶哥的胯下承欢娇吟,看到她红嫩的脸上快乐的模样,我的心脏「砰砰」地跳着,时刻都能射精的肉棒更是不断弹动着。

文慧正躺在床上,双腿大敞四开地分着,两只脚踝被叶哥握着,露出自己的淫穴,「劈劈啪啪」地被那坚硬的鸡巴不断侵犯着。

叶哥粗壮的鸡巴肆无忌惮地来回抽插着我爱妻的淫穴,穴口沾满了被肉棒带出的淫水,连她的阴毛也湿成了一缕缕的,沾满了她的骚水白沫。

文慧抬起玉臀迎合着叶哥肉棒的抽插,口中喘息:「啊……啊……啊啊……叶哥慢些……你的肉棒好大……啊……你这种马……嗯嗯……真是让我……爱死你的肉棒儿了……」直到叶哥对着文慧的淫穴又干了十几分钟后,她的双腿忽然夹紧绷直,胯部死命往上挺起,口中的淫荡呻吟瞬间也变成了高昂的尖叫,雪白的身子战栗地抖动着。

叶哥满足地笑着,欣赏着自己身下这个被自己刚刚操到高潮的美貌人妻,身下的肉棒仍是霸道不停地在她淫穴中来回抽插。又是片刻后,他才满足的深深顶入,停止抽动,把精液一滴不剩全部射进文慧的子宫里。当叶哥把终于半软的鸡巴抽出来时,一股白色的精液立即从她阴唇外翻的淫穴里涌了出来。

「嗯……」这一次之后,两人再次躺在床上搂在了一起。我在衣柜里偷偷看了看表,时间真的很晚了,而在床上,叶哥依旧在不断抚摸着文慧雪白的身体,在她的脖颈、肩膀、手臂、胸膛、乳房、小腹、大腿上一遍遍抚摸着,抚摸着我妻子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而文慧则哼哼着躺在床上任由他动手动脚,脸上都是汗水。

最后,当文慧总算是走进浴室要去洗澡后,我这才悄悄把衣柜的门打开,眼前,叶哥顿时笑眯眯地朝我招手。

「你小子,干得漂亮啊!」我他妈撸得下面都有点痛了,一边把裤子拉链拉上,我一边压低着声音对叶哥说着。而在浴室里,淋浴的声音已经响起来了。

「怎么样,看得过瘾不?」叶哥从床上下来,拍了拍左右肩膀活动一下。

我朝浴室的方向探探头,说道:「我还以为你会像那些调教小说里似的,又是捆绑又是滴蜡的呢!」听到我不专业的评价,叶哥苦笑着摇了摇头,眼睛向浴室方向扫了一眼,说道:「赶紧回去吧,被听到就完蛋了。」淋浴的声音停下,文慧开始洗头了,确实比较危险,我踮着脚尖悄悄走出了叶哥的屋子。

在接下来的几日里,我依旧时常观察文慧的行动,也每天按时给她打电话。

事实证明,她自然不可能没日没夜成天和叶哥混在一起,白天自然有白天要做的事情,晚上也不是绝对要去叶哥的屋里过夜。第五天的时候我算了一下,她完全是每隔一天晚上进一次隔壁,然后返回家里睡觉。

第四日白天的时候,叶哥朝我的云空间发送了一段视频,我打开看了,又是他们做爱的一段视频,是叶哥放在卧房电视柜上的隐蔽摄像头拍摄的。

在这次视频当中,文慧第一次和叶哥接吻了,至少是我看到的第一次接吻。

当时,两人都是全身赤裸地站在床头,靠着衣柜,文慧一条腿站立,另一条腿被叶哥抬到了肩膀的位置。

叶哥一边挺着下身干着她的淫穴,一边搂着她的后背,而文慧则双手搂着叶哥的脖子,在性慾澎湃的情况下,和他不断吻了起来。当然,叶哥毫不例外地又一次在文慧的淫穴里内射精,我娇妻的蜜壶已经被她人生中的第二个男人浇灌了许许多多次了。

看到她脸蛋红红地用手纸擦拭下体的样子,我坐在电脑前,一边收拾着自己的精液一边想道,什么时候让第三个男人也浇灌一下她呢?

第六天的时候,我又跑到衣柜里偷窥了一次。这一回,她在叶哥射精的时候完全没有避让,任由叶哥的精液射到了她的嘴里。

渐渐地,时间已经到周一了,返程飞机是上午九点抵达机场,所以我大约该在十点多钟到家。估摸着时刻,在酒店前启动车子后,我给文慧拨去一个电话。

一会儿的工夫,电话就通了。

「喂,老婆,我下飞机了!」

「呵呵,那就赶紧回来吧,我现在就准备午饭。」「也不来机场接我~~」「让我坐公交到机场,然后坐你开的车回来?闲的?」「嗯,闲的!」「哦,那你可以去死了。」「哦,反正你再嫁也容易哈~~」

「死老公,欠收拾了!」

「嘿嘿,等我哦!」

「鬼才等你,中午没你饭吃!」

「嗯……那我去西餐厅也没你份了?」

「呃……老公,我错了,中午也去吃。」

「去不?」

「去!」

把车子在饭店前停好,进餐厅,等到文慧终于出现在我面前时,时间确实已经到该吃午饭的时候了。

「怎么,看呆了?」坐在餐桌前的文慧笑得很羞涩,也有着一丝小女生的得意。饱受滋润的娇妻今天穿着一件粉色的连衣裙,那妖娆的身姿让服务员都为之震撼。

虽然年纪尚轻,但比起两年前,文慧已经越来越有成熟女性的韵味。她面带桃花,走路的姿态也颇有种风情万种的魅力,一颦一笑间更是万千花朵齐绽放。

「看呆了……」盯着文慧胸前圆领露出的深邃乳沟,我笑眯眯地把叉子顶在了上面:「好大的大馒头,好想放到盘子里~~」

文慧白了我一眼,媚笑道:「怎么,一个星期不见,这么饥渴?」我忽然感到桌下的裤腿被掀起,文慧白色的高跟鞋贴了上来,她的足背在我的脚踝上部滑过。老婆大人万岁!

出差回来这种事情,当然不用和作为邻居的叶哥庆祝一番什么的,搂着文慧苗条又肉感十足的纤腰,等我们进家后,我第一时间就是爬到了床上,使劲伸了个懒腰。

「洗澡不?」脱下高跟的文慧穿着拖鞋走进屋来,轻轻坐在我的身边,摸着我的后脑勺。「呃,老婆,咱俩一起洗呗?」我翻身枕在了文慧的大腿上,又软又暖和,还带着芳香的气息。文慧「咯咯」笑着不断抚摸我的面庞,点了点头。

比我年轻五岁,芳龄二十有二的娇妻正处于一个女性最青春的年华,而文慧本人又已是经受两位男性滋润的淫乱少娇妻。当她在浴室内除去全身衣物时,那苗条又丰满的白皙娇躯暴露在我面前,饱满的乳房像一对大馒头般傲然挺立着,毛发稀疏的肥厚淫穴似乎有汁水蕴含其中。

她温柔地笑着,有些羞涩,既有董卿的成熟又有刘亦菲的清纯,紧贴着我的身体,用乳波将沐浴液涂抹到我的胸膛上。我上下左右、前前后后摸遍了文慧的身体,甚至在把沐浴液涂抹到手指头上后,把中指插进她的菊花中抠弄了几下。

文慧是我的妻子,可是她的身体被叶哥在过去好一段时间里不断玩弄。我知道,凡是我摸过的地方,叶哥也都摸过,凡是我品嚐过的部位,叶哥也都几乎品嚐过。

我捧起文慧那双白皙如玉而颇有肉感的美足,按照叶哥短信的评价,这是非常适合足交的一对美足,而他已经尝试过了。我不断亲吻着文慧的美足,不断亲吻着,并不断回忆着叶哥发给我的那张文慧用美足给叶哥夹住鸡巴的黄图,而事后脚心脚背满是精液的另一张黄图。

浴后的我们自然是狠狠地做了一次,无论是文慧和我七日的分别也好,还是我看了好几次春宫对娇妻慾望的积攒也好,两人这一次的性交都可以说是春雷动地火。

文慧对叶哥很骚,越来越骚,但对我也是如此,丝毫没有因为我是原配老公而有所亏待。当她不断用前所未有的浪叫,嘶喊着让我把精液射进她「下贱的骚屄」中时,那强烈的刺激完全让我失去了方向感。

事后,文慧甚至还不让我把鸡巴抽出来,然后把整个身子都贴了上来,一边吻我,一边用朦胧的声音说:「老公,你老婆我……已经被操成骚货了哦~~」文慧的淫穴无比湿润,当她在我面前第一次叫自己骚货时,我甚至明显感到她穴肉一阵激动的抽搐收紧。这是被另一个男人淫玩过很多次,被另一个男人用精液浇灌了许多次的淫乱肉穴,而我,真是爱死它,爱死她了。

在床上,我紧紧抱着文慧性感柔软的身子,勃起的鸡巴在她的淫穴里兴奋地抽动着,我当场在心中默默发誓,我要爱文慧一辈子。在以后的日子里,当她的肉壶数以十次地被其他男人的精液浇灌时,我依旧会爱她一辈子。当她越来越充满韵味的胴体愈发逸散着荷尔蒙的气味时,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拥抱她,然后把自己硬得要爆炸的鸡巴插进她装满了属于其他男人的精液的阴道里。

************回家后,日子再一次在表面上平静了下来。又一个月过去了,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随着服药的进行,我的身体素质也在不断增强,每天都是一觉到天亮。而虽然我给文慧服用滋阴培元丹的频率下降了,变成三天一颗,但她本就在永久性增强的性慾自然也在进行格外的积累。

为了今后幸福的生活,我当然是养成了晨练的习惯,每天早上都会早早起床然后在小区内长跑。臀部肌肉发达会让男人的性能力增强,据说自行车运动员都是这样,我暂时没法骑车子,电脑跑步还是没问题的。

八月末的一天早上,我照例在清晨六点醒过来了。看向身边,文慧正在梦乡中甜甜地笑着。昨晚睡觉的时候,她穿的是一件紫色的丝质吊带睡衣,此刻,深邃的乳沟被她的胳膊紧紧夹住露出迷人的弧线,而我甚至可以从领口看到乳头。

吻了吻熟睡中的文慧,穿好衣物,打开门,我没有坐电梯,而是直接一路小跑到一楼去。作为高层复式公寓楼,我一路上下本身就是不小的运动量了。「呼哧、呼哧」地跑出门,我开始了例行的体育锻炼。

今天的天气和往常一样,早上春光明媚,中午夏蝉嘶鸣,傍晚秋风送爽,深夜冬雪飘散,那叫一个舒爽啊!

小区的绿化做得非常好,到处都能看到布满青草的花坛,虽然时间还早,但晨练的老年人也不少,自然也有一些其他爱好健身的男女和我一起跑步。就像在前方,一个年轻女子就正在跟她的丈夫一起晨跑,两人都穿着专业的衣物,男的身强体健,女的双腿修长有力。

「夥计,你一个人晨跑?」男的人高马大、肌肉结实,胳膊能有普通人大腿粗,看到我,再看看自己身边的老婆,铜铃般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

自然,我就把注意力也集中到了他老婆身上。一个马尾辫的清爽女人,年纪也就是二十六、七岁上下,穿着热裤,双腿修长有力,翘臀也是非常挺拔。

男子见我看向他老婆,「嘿嘿」笑道:「我是健身会所的教练,我姓王,这是我老婆,大学体育课老师,教跆拳道和瑜伽的。」好家伙,跆拳道?这种女人不敢惹啊!

「我老婆没有晨练的习惯,这会儿估计还在睡觉呢!」我回道。

「嘿嘿,是啊,别看咱这散步的老人不少,但很多人都没有晨练的习惯啊!小哥要是也打算长期锻炼的话,到我那儿办张卡?」

这倒真是个好主意,但可不是这时候就干的,就算交换电话也都没带。男子跟我说了楼门号,敢情就住在我们家那座楼的隔壁,这倒是很方便。

由于这次跑步遇到了这对夫妻,我也就没心思继续跑下去了,索性早早回家去。

坐上电梯,按下楼层数,当门打开后,我照旧朝着家门口走去,「嗯?」我眨了眨眼,就在眼前,无论是我家的门也好,还是叶哥家的门也好,都是半掩着的。

今天似乎……早回来了三十分钟?我晨练的时间还是蛮长的,一口气跑很远之后,再慢慢溜达回来,总共得需要四十多分钟到一个小时的时间。现在提前一半回来,这是……松了松短裤,扯了扯内裤,我悄悄走进叶哥家。厅里没人,我走进叶哥的浴室,立刻就听到了水流「哗哗」的声音。

我走到浴室门口,从悬垂的门帘缝隙透过去,浴室里蒸汽缭绕,叶哥站立在淋水器下,一根巨型肉棒怒首翘望。他的肉棒下正蹲着一位妙龄女郎,自然就是我的娇妻文慧无疑了。

文慧背对着我,一头长发披在光洁的背上,雪白的娇躯布满点点水珠,娇嫩的玉足翘起白皙的脚掌。她正伸着舌头,仔细地舔着叶哥的卵蛋和肉棒,丰腴的屁股开开的张着,一只手正在挖自己的淫穴自慰。

「好弟妹,你现在真是越来越骚了。来,腿再分开一些,这样能让精液流得更快一些。」文慧「呜呜」呻吟了几声,听话地把双腿分得更开了一些,手指继续抠挖,而我果然看到一丝丝白色的浓浆从她的淫穴里流了出来。

悄悄站在门口,热血沸腾,我真是走也不是,进去更不是,只能站在原地开始套弄肉棒。

猜到文慧不会给我省油,结果她果然一直都在出轨。看得出来,现在和叶哥的关系已经步入常态化了,那么,我和他随时都可以向计划的下一步进发。

「来,头抬得再高一些,看着我的脸。唔……慧慧,你的奶子摸起来可真舒服,那么沉。唔……舌头绕一圈,对对,在上面绕一圈。」叶哥正在教导文慧如何更好地服侍自己,他的一只手在按着文慧的脑袋,另一只手在轻轻揉着文慧垂在胸前那对竹笋般的丰乳。我悄悄地躲在门帘后面一声不敢出,不怕被叶哥发现,但怕文慧听到声音。

叶哥没有看到我,他显然已经被文慧舔得受不了了。没等我看到的姿势再维持多久,他拉着文慧站起并抬起她的一条腿,翘立的肉棒抵住文慧的淫穴,并用龟头摩擦着她的阴唇。文慧双臂绕住叶哥的脖子,屁股左右摇摆,显然也是春情泛滥。

叶哥往上一顶,龟头顿时顶开阴唇沉入阴道口,而文慧自是立刻发出一声低吟。不过,叶哥的肉棒太大了,文慧似乎有些吃不消,脚尖一直往上抬。来回了几次,叶哥才终于把肉棒全部插入了文慧的身体。

叶哥就这托着同样一丝不挂的文慧丰满的屁股,上下剧烈地运动着。文慧双手揽着叶哥的脖子,坚挺丰盈的乳房死死地压在他赤裸的胸膛上,闭着双眼与叶哥激烈地接吻。

在叶哥持续不断的激烈抽送下,文慧的喘息越来越粗重。叶哥的抽送枝术一直都很好,就像受过训练似的,而文慧的阴道因为有先前射入的精液作润滑,肉洞已经十分湿润了,所以叶哥的肉棒在里面左冲右突全无困难。

终于,在叶哥的一次猛烈冲撞下,文慧踏上了快乐的巅峰,闷哼一声,浑身痉挛着死死抱住了叶哥的脖子,把头无力地垂在了他的肩膀上。

叶哥这时也到了最后关头,一边激烈地在文慧体内抽送,一边喘着粗气问:「弟妹,我可不可以把精液射到你身体里面?」

文慧的全身颤栗着,雪白的脚掌近乎抽搐,她几乎是沙哑地喊道:「射吧,都射进去吧!你随时都可以在我体内射精……」听了这话,不仅是屋外的我全身一哆嗦,差点把精液射出去,而门内的叶哥更是比我糟糕,全身一抖,随后大股大股的精液便喷薄而出,全部射进了文慧身体的最深处。

文慧突然受到大量精液连续不断的冲击,再次闷哼一声,用已经沙哑的声音喊道:「好烫……好舒服……我又来了……又来了一次~~」到底还是没机会把管撸出去,听到浴室内的文慧又被叶哥抱在怀里接吻了,我赶紧挺着帐篷偷偷溜下楼去。

等到终于到了我平时晨练结束回家的时间后,我才重新坐电梯上楼。等进了家后,就见一袭日常家居服的文慧正一如既往地在做早餐,鸡蛋、火腿、三明治和牛奶。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