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badromance87721免费 badromance87721小说全文阅读

2020-05-29   编辑:冷无情
  • 色欲惑星(穿越到可以随便奸淫女奴的世界) 色欲惑星(穿越到可以随便奸淫女奴的世界)

    在平原的尽头,一座平缓的小山山腰上,一座座建筑风格迥异的别墅星罗密布,恬静地接受着雨水温柔的洗刷韩锋睡眼惺忪地床上支起身子,慵懒地打量着窗外这片茫茫的雨景。  韩锋已经一周没碰过女奴,一腔的燥火正憋得难受,晨勃的肉棒将被子撑成了一个小蒙古包。

    badromance87721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色欲惑星(穿越到可以随便奸淫女奴的世界)》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色欲惑星(穿越到可以随便奸淫女奴的世界)》,是作者badromance87721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平原的尽头,一座平缓的小山山腰上,一座座建筑风格迥异的别墅星罗密布,恬静地接受着雨水温柔的洗刷韩锋睡眼惺忪地床上支起身子,慵懒地打量着窗外这片茫茫的雨景。  韩锋已经一周没碰过女奴,一腔的燥火正憋得难受,晨勃的肉棒将被子撑成了一个小蒙古包。

《色欲惑星(穿越到可以随便奸淫女奴的世界)》 10:位面之神(终章) 免费试读

降临星 第三纪元8982年

降临星上没有白昼,也没有黑夜,只有灰沈沈的天幕和永生不灭的雷电与狂风。

一艘机身上画着神之红眼的飞船出现在灰色的天幕上,它显然已在大气层中被雷电击中,燃烧着的机身冒着黑烟,摇摇欲坠地降落在怪石林立的地面上。

救生梯降下,一个腰间系着弯刀,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铁皮箱的男人,不慌不忙地从燃烧着的机身走出。他拍拍身上的火星,在雷电的光芒中,优雅而从容地从走下铁梯。仿佛飞船的坠毁与他无关。

震聋发聩的雷鸣撕扯着他的耳膜,但这并没有让男人产生半点的惧意,相反,他的脸上还挂着一抹玩世不恭的微笑。

男人是伊奴星的总督,而这颗神圣的星球—降临星,是伊奴星系的圣星。神只允许星系中最尊贵的统治者进入。但实际上,这一百三十年来,从未有人主动踏足过这个星球,因为这颗星球的所有角落,都遍布了雷电、海涛和岩浆,危险至极。传说中,位面之神便是在这颗星球上降临到伊奴星系,用雷电创造了男性,用海水创造了女人,并用神谕教会他们穿越空间的技术,让他们在星系各个角落里繁衍生息。

狂风吹起男人鲜红色的披风,腰间的佩刀被狂风吹得不住地晃动,撞击着男人手上的黑铁箱,发出清脆的金属声。

男人顶着狂风,迈开脚步,向一座孤山前进。

不断有闪电带着狂风,落在离男人不远的地方,将坚硬的岩石劈得粉碎。

然而男人全无惧意,雷电是位面之神的气息。而他带着位面之神的神谕前来,神不会加害於他。

孤山的山顶,是一片平整的空地。一张五米见圆的石桌,静静地伫立在空地的正中心,像一件上古时代流落下来的遗迹,石桌的边缘,有十三个以巧夺天工的手艺雕刻出来的图案,每一个图案代表着伊奴星系的一个附属行星。

十三个图案,十三颗信仰位面之神的星球。

在降临星数千年永不间断的狂风雷电的吹打下,这些图案的雕纹居然没有一丝半点的变形和腐蚀。

男人拎着铁箱,走到属於伊奴星的图案旁,拍了两下手「伊奴星系十三星的各位老大们,伊奴星的总督已经到了,让我们快点把会议结束吧,免得耽误了各位玩弄女奴的时间~」男子轻浮的调侃被狂风吹散在风中。

一个个立体影像浮现在圆桌的图案旁,他们是伊奴星系各个附属行星的总督,此刻他们的真身,正舒服地坐在各自的行星总督办公室里,只是把他们的立体影像传送了过来。

他们用或是不屑,或是疑惑的眼神打量着这个伊奴星总督。

伊奴星系十三星那古老的宗教联盟早已荡然无全。伊奴星也不再是伊奴星系里最强大的行星。如今,总督们只会在军事力量最庞大的红狼星总督召集下,松散地聚合到一起。他们对这位在短时间内用不为人知的手段攫取了伊奴星最高权力的家夥,更是好感全无。

男人没有理会他们的目光,他默默地把黑铁箱放下,用嘲笑而不屑的目光回应他们。

良久,一张红色王座的影像浮现在红狼星的图案旁,其他总督连忙起立。好一会,石座旁才出现一个头发半白的老人,不慌不忙地落座在那张红色的王座上,优雅地摆了一下手「伊奴星系各位尊敬的总督,请坐」众人陆续坐下。老人那老鹰般犀利的眼神扫过圆桌。最後和男人那带着嘲笑的眼神对上。

「首先,我佩服你的勇气,伊奴星的总督」他昂起头说「已经有一百三十年,没有行星总督敢亲自踏入圣星了,为了嘉许你的勇气,我应你的要求,召集了十三星的所有总督,来讨论你那略显荒谬的战争议案」

「感谢您,红狼星的总督」伊奴星的总督微笑着点了一下头「那麽,我们开始吧?」

「在我们开始之前」老人举起手打断了他「为什麽不先把你的立体投影面具解除掉呢?相信在座所有人都对你的真实面容很感兴趣」

总督们一阵骚动,有些用愤怒的眼神盯着他,这位新上任的伊奴星总督,在这样一个星系最高领袖的会议上,竟然还敢玩用立体投影易容的小把戏!这是何等的不敬!

伊奴星总督笑了「冒昧地问一句,您是如何看破的呢?」

「我的爱刀,『真言』」老人拿起他腰间的佩刀「位面之神赋予它的能力,就是辨明事物的真伪。它告诉我,你的身份是真的,但是你的面容是假的。」

「原来如此」伊奴星总督笑着说「原谅我的冒犯,但是恐怕我必须要暂时拒绝;真实的面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身份,能安然无羔地到达降临星,并走到这张祭台前,就是我作为伊奴星总督的铁证,也是位面之神对我的认可」

红狼星的总督略带愠怒地沈默了一会「好吧,不过,在会议结束之前,我必须要看到你的真面目,否则,一切免谈」

「你会如愿以偿的,红狼星的马斯特总督」伊奴星的总督笑着说「那麽,现在我再次为各位呈上我的战争议案。」

他将一片紫色的晶片放在石桌上。

一个蓝色的星球投影在狂风之中。

「总督们,这颗星球,叫地球」男子的声音冰冷而平静「他们的祖先,和我们同为位面之神的子民,但他们违反了位面之神的教诲,给了女奴平起平坐的权利,惹怒了神,因此被神流放到这个小小的星球上,而他们的子孙,在这漫长的流放岁月里,一直重复着他们祖先的蠢行,甚至是变本加厉」

影像变幻,一位穿着高贵典雅的晚礼服的女性,周旋在宴会之间,男性们纷纷趋之若鹜,亲吻着她戴着蕾丝手套的玉手,用最美丽的诗句恭维着她,一会,又见她穿着密不透风的睡衣躺在床上,一个英俊的男子在背後抱着她,亲吻着她的玉颈求爱,却被她推开。而後,又见到那个英俊的男子,跪在地上乞求她的原谅,还哭着抱住了她。她一把将男子推下了楼梯,男子的脸被楼道的围杆划开了一道长长的伤口,但她眼神里毫无怜悯,只有满满的怨恨。

「但位面之神赐予她们的本性仍然深深地刻在她们灵魂深处,这些年,我伪装成地球上的男性,化名‘刘强’,潜藏他们之中,还按位面之神的教谕,在地球上建立了一个叫『天奴会』的女奴组织,我发现,无论外在如何强势,她们的灵魂深处,依然残留着渴望被男主征服,依附於男主的本能」

影像中,刚刚那名容貌典雅的女性,像个发情的母狗一样,跪在地上,一个戴着面具,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坐在她的身後,挥舞着一根黑色的皮鞭,抽打着她赤裸的玉臀,但她却扭动着身体,大声淫叫,玉腿之间一片亮晶晶的爱液。

「另一方面,这个星球上的男性,也跟我们一样,身上仍然流着位面之神恩赐的征服者血液,我在这星球上偶遇过一个『韩锋』的男性,他身为男性,却坚定地拥挤着荒谬的女奴权益,我把他带到了我们的星系,重新向他传达了神的教谕,请看他的变化」

影像变幻,一个女奴像待宰的羔羊一样被吊在奴架上,她那雪白的小腹上,有一个血淋淋的伤口,她的面前,一个满身血迹的男主,像野兽一样咆哮着冲向她。

手起刀落。

女奴的左手从肩膀处脱离了她的身体,女奴的身体猛地一坠,全身的重量都吊在右手上,她用惊恐的眼神,看着那根纤美的断臂摇摆着离开自己的躯体。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惨叫,一道白光闪过她的右臂。

女奴的双臂都被切断,无臂的躯干重重掉落在地,两条白玉雕像般光洁的玉臂在锁链上像秋千般地来回摆动,互相碰撞。

鲜血从手臂的断面上喷涌而出,女奴一边失神地惨叫着,一边无助地蹬动着玉腿,在地板上移动,想逃离那个发狂的男主。

那明显已经陷入疯狂的男主红着眼,像野兽一样喘着粗气,一步步地走向女奴。

利刃紮入了在挣紮踢动着的玉腿腿根,把女奴死死钉在地板上。男方双手握刀,咬着牙,用力一划。女奴的双腿被齐根切断,彻底失去了挣紮的能力。

男主任由刀插在地上,抓住女奴的一边乳房,将女奴拖向自己,用他那粗大的肉棒,毫不留情地捅入女奴小腹的伤口中,疯狂地抽插起来,男主的脸上,横贯着一道深可见骨的巨大疤痕,疤痕旁的眼睛散发着野兽的凶光,让他的脸看上去像一张缝在一起的猛兽屍首。

「可见,神并未抛弃他们。位面之神已向我下达神谕:出兵地球,发动一场光荣的战争,在那片堕落之地上恢复男主女奴的秩序,光复神的教谕。」

老人靠着椅背,用手托着下腮,耐着性子听他说完:「伊奴星的总督,感谢你给我们展示的影像,很有参考性」 他慢慢把手放下「但是,我还是要否决你的战争提案」

伊奴星的总督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答复,他毫不在意地说:「理由呢?红狼星的总督」

老人说「如果你的提案是摧毁那个小小的行星,那很简单,一发光子炮就够了。但是,你的提案,是要派兵攻占那个星球,扭转他们那堕落的行为,且不说镇压他们,教化他们,改造他们的女奴的花费,光是稳定传输太空战舰的星际通道,你知道需要花费多少资源吗?」

「我不需要你们的机器军队」伊奴星的总督说「我只需要一滴你们高贵的鲜血,打开你们各自手中的圣物,开启我面前这张召唤位面之神的祭台,让我向神呈上我的祭品,神的兽兵团就会帮我们解决所有问题」

总督们一阵骚动,有的在交头接耳,有的忍不住发出了轻蔑的笑声。

红狼星的总督也笑了,他说「就算传说中的兽兵团是真的,我们也同意帮你开启祭台,没有神谕,神也不会现身,实际上,他已经有两千年,没有为我们降下过神谕,或现显现过神迹了。」然後,他又擡起手,指着立体影像中,那个叫『韩锋』的男性「你用星际通道到地球上,认识了个好朋友,还把他带回我们星系,帮他报了仇,教会了他享用女奴的快乐,这是个感人的小故事,然而,星系里任何一个有点手段的男主都可以做到,我并没有看到什麽所谓的神迹」

伊奴星的总督笑了,笑得轻蔑而自信,仿佛一切一切,都在他的预料和掌控之中。

男人轻轻转动了一下手环,面上那立体投影伪造的『刘强』面容一点点褪去,露出了他的真实面貌 。

一道惊雷划过苍穹。

在位所有人,都惊讶地瞪圆了双眼。连一直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的红狼星总督,都一下子坐直了腰,惊讶地瞪着他的那张脸。

雷电的闪光中,各位总督看得清切。这位从未以真面目示人的伊奴星总督,脸上横亘着一道闪电般的伤疤,从左额劈过眉心,延伸到右侧的颈部,伤疤下,白森森的骨头点点露出,深红的腐肉仿佛从来愈合,让他看上去像魔鬼一样可怖。更重要的是,疤痕的纹路、眼神,还有五官、面容,都和立体影像上的「韩锋」一模一样,全无二致!!

「这……这是什麽回事」红狼星总督问道。

「一切的起源都是我,一切的终点都是我」伊奴星的总督回答道「我原名『韩锋』,是一名地球人,13年前,执迷不悟的我在一名叫『刘强』的友人的引路下,来到了伊奴星,重新领悟了神的教诲,并成为伊奴星系一名光荣的男主。在一个圆月夜晚,我终於成功地将地球的污浊思想全部清除,但同时也失去了理智,杀掉了我所有的女奴。这时,位面之神的红眼降临了,神恢复了我的神志,并赐予我两个神圣的使命:引导过去的自己回到他的庇护下,并净化地球这个堕落之地。神给了我的爱刀穿越时间和空间的能力,协助我坐上了伊奴星总督之位,并让我回到13年前的地球,化名『刘强』,创立天奴会,接着,我一步一步地引领曾经那个冥顽不灵的自己,重新回到了位面之神指引的正途。现在,我又重新回到了这个时空,为的就是向位面之神呈上祭品,完成他交给我的终极使命。你们明白了吗?我曾是那名叫『韩锋』的地球人,後来,我成了天奴会的主人『刘强』,现在,我是伊奴星的总督,也是神选定的净化地球的执行者,我就是我自己的引路人,我就是位面之神神迹的活证。」

伊奴星总督的陈述冰冷而平静,但在众人听来,却比狂风和雷声更为震撼。在场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这名叫『韩锋』的地球人,陷入了无言的沈默 。

红狼星总督惊奇地盯着他那道骇人的伤疤,下意识地把手搭在佩刀的刀柄上。腰间那拥有明辨万物能力的爱刀,『真言』,正用不可置疑的语气告诉他,眼前这位伊奴星总督,说的每一句都是事实。

他默默地靠回石座的背上,闭着眼睛思索了一会。当他重新睁开眼睛,他抽出了腰间的佩刀,划破了自己的手指,一滴鲜血从伤口逸出,像是有生命一般,缠绕着刀刃滚动,染红了刀身上隐藏的红狼图案纹路。

祭台上的红狼星图案闪烁出了红色的光芒。

「愿神的红眼与你同在,伊奴星的总督」言毕,红狼星总督的立体影像逐渐消失。

其他总督狐疑地盯着他那凶恶的疤痕看了又看,谈论纷纷。但最终,质疑的声音渐渐平息,红狼星总督佩刀的判断几乎等同於位面之神的神谕,是不容置疑的。

他们也纷纷抽出佩刀,划破手指,开启属於他们行星的图案。

石桌上的图案一个接一个被红色的光芒点亮。红光流窜着,石桌的中心,浮现出一个新的石纹图案。

那是一个眼睛,一个金字塔般的三角中,一颗血红色的眼睛,正出神地盯着天空,诡异的是,那眼睛的瞳孔,是由一条咬着自己尾巴的衔尾蛇组成,那条蛇的身体围成一个圆形,在血红的眼框中不断地转动,仿佛象征着周而复始的时间和历史。

祭台已经开启,各位总督的立体影像逐一在狂风中消散。空旷的山顶上,只剩下韩锋一人。

风在狂啸,苍雷在怒吼。

韩锋把铁箱放开石桌上,解开锁扣。

铁箱里装着的,是一个被切去四肢,只剩下躯干的女奴。

女奴曾是地球上的女性,13年前,被她的主人带到伊奴星後,她接受了最暴烈的淩虐,也接受了最精心的修复,现在,她的身体就像一个正宗的伊奴星女奴一样完美,她的肌肤像经千年流水冲刷过的玉石一样光滑。

作为献给位面之神的祭品,她身上的一切,都必须完美无瑕。

这十三年来大部分时间,她都被残忍的酷刑和非人的改造折磨得神志不清。

但此刻,在苍雷的怒吼和狂风的啸声中。她清醒了,所有的一切,她都记起来了。

眼前这个男人,曾是诱惑她堕入性欲深渊的神秘人,刘强。後来,他成为了她的丈夫,韩锋,又後来,他又成了她的主宰,她的主人,她必须付出全部灵魂和身心去侍奉的神。

她背叛过他,在他脸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并毁掉了他的人性。此後的十三年间,她一直在无边的折磨中赎罪。

而现在,最终的赎罪,即将到来。

韩锋缓慢而优雅地抽出腰间的爱刀,闪电的光芒照亮了散发着寒光的刀身。

那把刀的名字,叫心切,男主曾经用这把刀,切开了他最心爱的女奴的心脏,也切碎了自己心中残存的最後一点人性。

现在,这把刀即将切开第二个深爱的女奴的心脏,但这次,他心中没有半点波澜。

他反手持刀,冰冷的刀锋贴住了残肢中央的肉缝。

男主手上稍一用力,刀刃轻而易举地划开了那道纯白的肉缝、盆骨、子宫、腹部……毫无阻碍地到达了心脏边缘。

心脏的跳动从刀柄上传来。

男主那寒钢般冰冷的心中,想起了那对琥珀色的眼睛,想起了那个女奴临死前,用唇语传达出来的三个字。

男主并没有动摇,他只是微微一笑,刀尖轻轻一挑。

利刃利索地将跳动着的心脏一剖为二。

鲜血从双乳间的伤口喷涌而出,汇成一股血泉,洒落在祭台上,点点滴落到红眼图案的雕纹里。

一道通天的红色光柱,从祭台冲天射出,撕破狂风,直插灰暗的天幕。

阴暗的雷云像是惧怕着那道红光,迅速退开。

一只遮盖了大半天幕的红色眼睛,从退开的雷云中央慢慢显露。那个由噬尾蛇组成的瞳孔在巨大的眼框里疯狂地滚动着,好一会,才定下眼来,直直地盯着祭台旁的韩锋,和祭台上那被切开的女体。

山峰般巨大的利齿从红眼的上下眼皮中轰隆着冒出,那个巨大的红眼,变成了一张露着利齿,挣狞地笑着的血盆巨口。

位面之神悦纳了献上的祭品。

高山崩塌,大海陷落。

数之不尽的狼人、巨蛛从山峰的裂痕中,嚎叫着钻出。长着黑色翅膀的翼手妖,从雷云中飞落,身上披着绿色铁鳞的巨蛇,撕破巨浪,从海中吐着信子爬到海岸上。

它们密密麻麻地聚集到孤山之下,遮盖了大地和天空。

那张遮天蔽地的血盆巨口慢慢张开,山峰般巨大的利齿之间,出现了一片漆黑的宇宙空间,正中央的,是一颗发着淡蓝光芒的星球。

韩锋认得,那正是神典上记载的堕落之地,他的故乡。地球。

他将心切从女奴的心脏拔出,刀尖在空中划出一道血弧,直指地球。

兽兵们回应了他,他们在狂风中淩空飞起,冲向那道红光,嘶叫着,怪吼着,浩浩荡荡向巨口中那个小小的蓝色星球进军。

喷洒着的血液渐渐干涸,生命正迅速地从芷惠的身上流失。

过往的数十年时光,像走马灯一样从她的眼前掠过。

她看到篮球场上,那个笑声爽朗的背影;她看到荷塘边,那个红着脸,腼腆地走向自己的少年;她看到婚礼上,那张幸福而温柔的笑脸。

她悲哀地意识到,她的爱人,她的丈夫,韩锋。已经死了。

眼前这个面上长着伤疤,手持利刃的男子,只是一头毫无感情的怪物,一具失去了灵魂的屍体。

真正献祭给这个邪神的,并不是她的鲜血。而是韩锋那善良的灵魂。

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

血液已经流尽,心脏的扑动渐渐微弱,怪兽的嘶吼声像隔世而来,模糊而遥远。

女奴闭上了眼睛,睫毛之间,一滴血泪,悄然无声地落下,滑过那完美无瑕的玉脸。消逝在祭台的血纹之中。

(完)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