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小说男女作者鸡米 鸡米小说

2020-05-30   编辑:庄子墨
  • 公主的悲惨遭遇 公主的悲惨遭遇

    历史上,唐朝的黄巢之乱是有名的民乱,当时可为动荡全国,唐朝的气势也因为先经历了安史之乱和黄巢之乱,此后就国势大衰,从此以后逐步走像灭亡的命运!  黄巢之乱载陜甘一带发生逐步扩大,当时的饥荒加上区域的差异过大,造成一些落后地区的人民极度不满,在黄巢登高一乎之下,自然农民立刻被煽动,形成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我们姑且把这些人称为乱军吧!

    鸡米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灵异
    立即阅读

《公主的悲惨遭遇》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公主的悲惨遭遇》,是作者鸡米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历史上,唐朝的黄巢之乱是有名的民乱,当时可为动荡全国,唐朝的气势也因为先经历了安史之乱和黄巢之乱,此后就国势大衰,从此以后逐步走像灭亡的命运!  黄巢之乱载陜甘一带发生逐步扩大,当时的饥荒加上区域的差异过大,造成一些落后地区的人民极度不满,在黄巢登高一乎之下,自然农民立刻被煽动,形成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我们姑且把这些人称为乱军吧!

《公主的悲惨遭遇》 第7.4章 完结篇 免费试读

助手们这时从一旁的蒸笼中取出之前就弄好的蒸蛋,将蒸蛋平整的切成条状,分别摆放在刚刚萱儿那块被切割成十六片的背皮上,接着又拿来准备好的各种珍贵食材配料分别也放在十六片背皮上,弄好后,助手开始将一片片放有配料的背皮包卷了起来,为了防止散开,助手拿了一点刚刚宫女身上割下来的盲肠来绑住这些肉卷。

接着助手将这些肉片卷放入一旁滚热的锅中油炸,锅中传来“批批啪啪”的油炸声。没多久,助手将这些已经炸的油脆酥黄的肉卷从锅中捞了上来,分别盛到军官面前。

严标对着大家说:“在享受主菜前,先来一些小点心吧!这一道叫做‘春回大地’。”

众乱军军官早就没在听,忙着将面前这条炸的酥黄的肉卷往口中送,“哇…烫啊!!”

高温油炸过的肉卷当中还有包留着高温的汤汁,虽然烫口,但是萱儿美丽身体所割下来的皮肤,透过高温的油炸,佐以各种新鲜珍贵的配料,融合出一种香浓顺口的味道,众人也顾不得烫,不断吸吮肉卷中的汤汁,再慢慢嚼食。

这时另一边严标的助手们却开始料理刚刚被宰杀的五个宫女的身体,第一个宫女被一支长七尺的长矛从屁眼插入,贯串了身体,从宫女的嘤口中刺出,已经死去的宫女当然不会有任何知觉了。助手们将串好的第一个宫女送上了烤架,用烧的红通的炭火开始烧烤,要将这个美女的身体完全烤透,尚且需要一段时间,烤的时间又必须拿捏的刚刚好,于是两个助手专门负责烧烤这个美女。

第二个宫女,只见她被助手摆成盘腿而坐的姿势,放入一个大蒸笼中,即使已经没了生命,也没了奶子,但是她美丽的脸庞却依旧完好,助手们忍不住在盖上蒸笼盖前吻了宫女柔软的嘴唇。盖上盖子后,底下的火炉开始发出熊熊烈火,原本皇宫厨房中被用来蒸大型肉品用的蒸笼,现在却能用来蒸食美女的身体,这是严标以前怎么也想像不到的。

第三个宫女,之前决定用炸的,但是为了保留宫女漂亮的脸蛋,几个助手于是先将宫女的脸用厚布包裹,然后将宫女的身体放入油锅中,头却仍然留在油面以上,这样一来,在到时食用的时候,不但能一边吃宫女的肉,还能一边欣赏宫女漂亮的脸蛋。

第四个宫女被和人参、当归、枸杞等等中药材一同放入一个大瓮中,就像在炖煮鸡汤一样的煮法,严标用宫女特有的体香再加入大量的香料,盘算好熬出一道好汤料。

第五个宫女这时由严标亲自切割,严标先将宫女的头颅砍下,接着开始切割宫女身上各个部分的肉,严标在这些日子帮黄彦宰杀了这么多美女后,对人体的构造可说是了解透彻,就像“庖丁解牛”篇中的屠夫一样,严标能够将美女的皮肉完整的分开却不会让它们受损,只看见严标用短刀先是轻轻的在宫女的背脊上划了一刀,接着就俐落的像脱去外套般,把宫女的皮肤给“拆”了下来,接着看到的都是有纹理的肌肉,严标就顺着宫女身上的肌肉纹理一条条的,如凌迟一般将肌肉切割下来,严标的刀法之快,没一两柱香的时间,竟然已经将宫女的身体割的剩下一副骨架,而桌上摆满了肉条,此时严标已经割了千余刀了!

助手将这些肉条和腰果、花生、鱼干等等材料参杂在一起用大火快炒,一下子就做出一道香喷喷的下酒开胃菜。至于那套宫女的人皮,之后被黄彦命令工匠,做成了一件皮睡衣,据说黄彦穿上这件美丽宫女的人皮睡衣,性欲和性能力就会大增。

严标一处理好宫女的部分,又马不停蹄的将作业转到萱儿身上,没了背部皮肤的萱儿,在痛了一阵子后,伤口的感觉已经麻痹,却没料到这时严标却突然取来一罐陈年老酒,一手挑开了萱儿靠近屁股的皮肤,一边将酒缓缓的倒了下去。

萱儿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刺激给弄得痛不可言,原本凝干的背部这时又开始渗出血水,严标这个举动一方面是要用酒香去染进萱儿的肉中,因为透过血脉的输透,比起割下肉之后再浸泡,更能让酒入味,在强烈的痛楚之下,血液脉络输送的速度更快,严标这么做等于是加速酒香渗透萱儿的身体,二来是为了虐待萱儿,让众军官在吃喝玩乐之际还能看到萱儿这个大美女被残忍的折磨。萱儿的确痛苦不堪,不断的痛楚让她几乎叫哑的嗓子,但是胸前坚挺美丽的奶子却仍然随着身体的抽旭而颤动着,萱儿全身都冒着冷汗,奶子上也有着点点滴滴的汗水,聚集在乳头上水嫩欲滴,让人看了心痒痒。

严标将满满的一整罐酒全部倒在萱儿背部的创口,大量失血的情况下,萱儿的身体流失大量的水分,因此此时萱儿的身体机能只要是有水分就会吸入,因此酒水迅速被肌肉所吸收。黄彦坐在大位上看到这种情形不禁又哈哈大笑:“哈哈哈……想不到这个小婊子酒量倒不错啊!哈哈哈……”

萱儿早已痛的是脸色惨白,喉咙却早已叫不出声音,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严标盘算好酒水的效力大概已经渗入萱儿的下半身了,于是拿来刀子,往萱儿的臀部一刀切了下去,萱儿的屁股嫩肉极多,却又不多是肥肉,完美的身体大部分都是精实的瘦肉,严标这一刀下的极深,几乎切到了骨盆的深度,但是严标却不单单只是要割下萱儿屁股的肉,只见刀锋一下,尖锐的刀缘又顺着屁股割到了大腿,刀锋到处,红色的鲜血也跟着狂泄而出,但是严标并不理会,也不管痛的不断抽绪的萱儿,刀子在萱儿双腿上方接近髋骨的部分划了一圈,又在脚踝上方位置也划了一圈,严标接着用刀尖小心翼翼的剔除腿肉和腿骨的链结,接着只看严标轻轻用力一剥“啪啦……”只看萱儿脸上一阵剧烈的扭曲,严标手上已经多了一大块肉。

原来严标将萱儿的屁股连带大小腿的肉一起割下,因为这两个部分的肌肉是相连的,萱儿修长的双腿实在让人很舍不得将它们分家,于是严标干脆将这个部分一起割下,不仅美观,烹调起来也会因为筋脉有连结,酒相融合其中,而显得美味无比。萱儿的下半身只剩下没了毛的阴部,鲜血淋漓的代表着“下半身”,屁股的肉已经被挖空,可以看见完整的骨盆腔,原本藏在骨盆腔内的卵巢、子宫这时从萱儿的背后看过去,几乎是若隐若现的被参观着。阴道口此时却又显得湿润无比,刚刚严标灌入萱儿体内的酒,多余的竟然从阴道中一点点流出。

萱儿一双纤美的脚盘仍在,但是连结的腿部都已经不在了,助手此时拿来烧的火红的铁板,让萱儿的脚盘整个贴在铁板上薰烤,严标报告道:“这是宫廷当中十分流行的一道‘烧鹅掌’,今天我不仅用鹅掌,还用更好的美女脚掌。”说着拿起细刀细心的一小片一小片割取萱儿脚掌的肉,却不伤到骨头,而那副完整的“腿臀肉”,这时已经由助手将其摊平在一块烧红的石板上,严标要用波斯传入的石板烧烤技术来弄出一道具有西方风味的“生烤肉排”。助手为了保持表皮部分的色泽,将表皮的那面摊在上方,之前已经渗入酒味的腿臀肉这时又配合着特制酱料的香味,马上就传入了众人的鼻子当中。

萱儿只剩下上半身的身体和阴部,却还死不了,严标这招类似中国古代酷刑中的“腰斩”,虽然斩去人的下半身,但是一时却不得死,严标却是靠精巧的刀功,尽量避开萱儿的筋脉,让上下半身的筋脉血管受损较小,使得萱儿虽然没了下半身,但却还活着,然而萱儿这时已经是意识模糊,就算在被割下一块肉也没什么知觉了。

此时大部分的“食物”都已经进入烹调阶段,而“主菜”——云华公主,也准备要上桌了!

公主在看了过去服侍她的宫女们一个个惨遭屠宰,每个漂亮的宫女都被做成了菜肴,美丽的身体不仅被乱军干过,这时竟然还成了这群血腥饕客的美食,心中纵然凄苦,此时却已欲哭无泪,看到宫女们娇美柔软的乳房被活生生的割下,幼嫩的阴唇被尖刀从身体分离,过去活泼美丽的宫女们被屠宰时个个痛苦万分,脸上尽是恐惧无奈和惨白痛楚。又看着这些日子不断凌辱强暴她们的乱军,个个张口大嚼宫女们的肉,公主内心更是酸楚,但公主也很清楚,一下子,她就会忘掉这一切。

严标走近公主,亲自再用手去挑逗抚摸公主的奶子和阴部,原本看着屠杀而面如死灰的公主,这时却不自主的自动进入沉醉的状态。本来湿润的阴唇这时更加湿润,严标的中指深入了公主的阴道,不断探寻公主的高潮点,公主的阴道感觉不断被抽插,淫水有如泉涌般不断润滑,过不多时,公主的阴道突然一阵抽动,严标了解公主即将高潮,右手的中指继续不停的抽插公主的阴道,左手却拿来一把刀刃,就当公主发出高潮的娇声,严标突然左手一抬,一刀刺进公主柔软的小腹,严标高超的刀功只切开公主小腹的表皮,却没有刺伤公主的内脏器官,只见严标的刀刺进公主的小腹后,还慢慢地往下割。

公主从本来的高潮中苏醒,高潮的呻吟变成了痛苦的哀嚎:“喔……啊……啊……”

黄彦等人听到这种声音却爽不可言,公主原本美妙的声音这时痛苦的叫喊,却又是另一种引人遐思的勾魂声音。刀锋切到了阴毛上方,才又出了来,出来的刀锋上沾满了公主的鲜血,严标照例把公主腹部中的内脏肠子取出,严标将手伸进公主的体内,用手去握住公主肥美的子宫,公主的痛觉神经仍然灵敏,这时不只感觉痛,还感到严标的手从她的体内直接强奸,严标变态的不断用手掌爱抚公主子宫的外部,不时又捏又抓,鲜血沾满了双手却毫不在乎,严标偷爽了一阵后终于将手伸出公主的身体。

严标将手洗干净后,拿起一只已经杀好去了骨的肥鸡,一边又拿起公主刚刚被取下,已经清洗好的胃,应生生的将肥鸡塞入公主的胃中,而这只肥鸡体内也早被清干净,里面塞了许多干贝、燕窝等高级补品,严标弄好后将公主的胃放入一盘滚热的高汤中熬,一边报告到:“古人道,宰相肚里能撑船,今天公主的肚中不仅能塞鸡,还能装山珍海味,这道叫:‘包罗万象’。”

接着严标又将公主刚刚被取下的肝脏先用冰水浇过,再淋上酱汁,随即送到黄彦面前,这时将肝脏切开。里头仍充满着热血的肝脏,经过冰水浇淋瞬间冷却表面,形成外脆内软的口感,黄彦立刻拿起筷子嚼食公主的肝脏……

“嗯!公主果然美味,肝脏的口感就胜过那些臭婊宫女了,哈哈哈……”黄彦边吃边哈哈大笑。

严标接着又料理了公主腹部中的各个内脏,一道道呈现给黄彦,公主的肉几乎是黄彦独享的,尤其是这些被做的特别精致的小菜。很快严标料理完了公主刚刚割下的器官,让黄彦吃的眉开眼笑,频频赞好。

严标不愧是宫中御厨,一边要掌管其他宫女的烹调部分的进度,一边又要处理萱儿和公主的精致料理,却显得不慌不忙。

严标眼看其他宫女的肉都烹调的差不多了,马上就可以上桌了,公主被剖肚后仍然活着,严标准备要在关键时刻才能宰杀公主和萱儿,这时时机已经差不多了,严标首先拿起刀子,往公主的美腿砍了下去,公主的腿上立刻鲜血喷出,公主也痛的发出可怜的惨叫,就这样,公主的一双美腿被严标精细的割下,腿上剩下一对灰白的腿骨,膝盖骨失去了连结而被放在一边,公主全身颤抖着,鲜血狂流着。而一边半死的萱儿这时突然回光返照,看到公主被屠戮,嘶哑的叫:“公主……”公主却痛的死去活来,根本已经听不到萱儿的呼喊……

严标将公主的腿肉放入平底锅中烘烤,一边加入了蜂蜜、茄酱和一些佐料,不一会儿发出浓郁的香味,严标将腿肉切割成一片一片如名片大小,原本红色的肉这时因为经过烘烤又淋上了蜜汁,变成了鲜艳的橙色,让人看了食指大动。

严标特别把公主原本大腿内侧的嫩肉割了下来,专门给黄彦享用。因为大腿内侧的肉是公主平常几乎私秘的部位,就算是让宫女帮她沐浴洗澡也绝少碰触这个地方,而这些日子虽然公主被黄彦干了不下百次,但是公主天生丽质的身体却耐的住黄彦这般狂干,丝毫没有僵硬,仍然柔软娇嫩,严标报告道:“启秉将军,这道就叫‘蜜汁玉腿’。”公主的腿肉经过烘烤,被黄彦吃进口中时,肥瘦适中,脂肪的部分入口即化,瘦肉的部分也是松软顺口。

接着严标拿出细刀,对着公主还湿润润的阴唇一把割了下去,由于阴唇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之一,虽然公主下半身已经几乎被切光了,但是这个敏感部位却仍然让公主痛的有感觉。严标慢慢的割下了公主的阴唇,而且割的特别的慢,故意要让公主感觉更多的痛苦,刚刚被不断挑逗的阴部血管中充满了血,这时被这么切割,顿时鲜血狂喷,公主的血染红了底下一大片地毯,严标越杀越过瘾。

没了阴唇的下体,立刻又被严标用手搓进去,一时间,阴道、子宫、卵巢、等公主腹部中的残留器官都被严标从阴道中“拔”了出来。严标把公主肥嫩的阴阜割下,放入滚水中烫过,上面的阴毛都因为毛细孔的扩张而立刻脱落,严标又立刻将这块肉放进由冰糖、肉汁等等调成的油膏当中搅和,拿起之后洒上芝麻,送到黄彦面前。

“秉将军,这道叫不羡羊,比羊肉还有味道,还鲜美……”

黄彦一尝,“嗯,果然舒口无比!”

而另一边的萱儿这时也被依样划葫芦的做了同样一道菜,黄彦将萱儿的阴阜赏个一个有战功的部将,得到萱儿“不羡羊”这道佳肴的部将兴奋不已,因为高兴的不只是黄彦的赏识,还了解到,一个女人只有一个阴阜,而这么完美漂亮的女人更是少见,部将非常珍惜的细细咀嚼萱儿的阴阜肉。

而这时五个宫女的主食几乎都已经做好,助手们纷纷将她们抬到桌板上,开始切割她们的肉,平均分给每一个军官。

公主和萱儿都已经意识模糊不堪,严标笑的十分诡异,走到公主面前,回头对黄彦报告道:“将军,您的主菜立刻就来了。”说完,左手握住公主的右边奶子,右手快刀一下,将公主的奶子瞬间割下了一只,公主模糊的意识又稍微清醒,因为痛而点了一下。公主圆润丰满的奶子就这样被切了下来,里头因为刚刚被挑逗,其实还充满了奶,但是严标刀功一流,将奶子平切而下,却没有破坏到乳腺,因此这只奶子可以说是包覆着奶汁被割下的。严标左手放下公主的右乳,跟着又用相同的办法很快的割下了公主的左乳,公主一对举世无双的漂亮奶子就这样和身体分了家,被严标先放在冰块上保鲜,接着看到严标快步走到萱儿面前,换了另一把刀,快刀将萱儿尖挺的奶子分别割下,只看到萱儿胸前鲜血狂喷,看的到白色的肋骨和胸骨,以及隐隐约约,跳的快要停止的心脏。

严标割下了萱儿的奶子,快速归位,开始专心料理公主的奶子,公主这对漂亮的奶子,表面是白皙的皮肤,白的连底下青色的血管都若隐若现,而细致的程度让人几乎找不到奶子表面有毛细孔,圆润的奶子中藏有发达的乳腺。如果在太平盛世,这对奶子本来应该是让个英俊潇洒的驸马爷在半夜给轻揉爱抚的,或许之后更会哺育皇孙,但是,这对美好的奶子,却永远不属于大唐皇朝的任何一个人了。

严标找来非常细的针管,从奶子后面被切割的肉处找到乳叶的根部,再拿来上好的蜂蜜调成的蜜汁,将蜜汁注入乳房当中,原本就充满了奶水的乳房,这时又因为被加进了蜜汁而更加膨大,更加圆润。严标用极烫的热布覆盖注乳房表皮,不一下子就将奶子的表皮松脱,接着扒下了奶子表面的苦皮,只看到布满血丝的奶肉,还有粉嫩鲜红的奶头存在,严标用纱布将奶子的表面包裹,接着放入特制的木头蒸笼,过了一下子,严标将这对绝世的美奶端出,经过一番摆设后端到黄彦面前。

“启秉将军,这就是天下无双,举世第一美味的,‘糖心乳房’。”

黄彦目瞪口呆的望着这对有点透明发亮的奶子,香味弥漫了整个大殿。

“启秉将军,我自从帮将军打理饮食开始,都没有看过这么美好的奶子,大概也只有公主漂亮的乳房能够做出这道菜,因为公主的奶子乳型十分漂亮,如果形状稍有不对称,很容易在蒸煮过程中破裂,里面的奶和蜜汁都会流出,那样就没办法做糖心乳房了,但是公主的奶子真的太适合了,不仅圆润而且扩张性够,能承受多余的水分重量和蒸煮,这对奶子之所以现在经过蒸煮后看起来透明发亮,其实是因为刚刚注入奶子内的蜜汁和公主原本珍贵的奶水混合,产生这种特殊的现象。”

严标将这对“糖心乳房”的奥妙完整的告诉黄彦,让平常威风凛凛的黄彦听的大为惊叹,一时失了神,“那……这道要怎么吃啊??”黄彦深怕自己一点莽撞会影响了这对独一无二的美味奶子,不禁茫然的询问。

严标拿起利刀,从一只奶子的中间切了下去,奶子被切割成两半的同时,里头的蜜汁以及奶汁立刻奔泄了出来,散布在装奶子的银盘中,浓烈的香气几乎让所有人凝神。蜜汁混合奶汁,形成一种微黄的乳白色浓汁,而公主奶子当中原本的乳叶,脂肪并没有完全融化,这时也漂散在浓汁中。

黄彦缓缓的拿起汤匙,舀了一点蜜乳汁送入口中,“天啊!这是什么美味啊?”

黄彦对公主这对绝无仅有的“糖心乳房”料理,果然是赞赏不以,几乎说尽了他所知道能形容美味的所有字眼,弄得众部将门心头痒痒,却没得共享公主的美味乳房。

虽然公主的奶子只供黄彦一人享用,不过其他部将还是有安慰奖,五个宫女和萱儿的一对奶子,虽然她们的乳房都无法像云华公主的奶子有做成糖心乳房的条件,但是严标也另外做出一些美味让军官们享用。

乱军军官们狂欢了一整夜,吃了美丽宫女和公主的肉,一边回想着过去怎么干她们,怎么样把精液狠狠的射进她们的身体内。

被割掉奶子、下半身和腹部器官的萱儿和公主。萱儿已经在黄彦享用糖心乳房时完全失去意识,而公主却更加歹运,仍然缓缓跳动无力的心脏,一直缓慢的跳着,一直到众人几乎吃饱喝足还尚未停止,或许也像唐朝的国运,还苟延残喘了几年吧。

吃饱喝足的乱军军官们,发现公主竟然还没死,竟然又逞起兽欲,张开公主美丽的嘴唇,利用公主还尚有一点点力量的嘴进行口交,达到高潮后都射进了公主的喉咙中,不知干到了第几人,公主才被蹂躏的香殒玉消,或许这也跟唐朝的国运一样,最后在被军阀践踏后灭亡吧。

***********************************

黄彦带着他的军队继续开往前线,一时气焰极为嚣张的黄巢乱军,后来因为朱温倒戈而逐渐消颓,黄彦后来被唐朝的军队和突厥佣兵围剿,战死于河北。

至于严标,黄彦在离开长安城时的确依约放走了他,也给了他不少金银财富,然而严标拥有这批财富的时间仅仅只有三天而已,当他带着他的财宝要归乡时,在路途遇上了强盗抢劫而遭到杀戮。

世途混乱,恐怕只有安分守己才能系于世吧。

而中国历史上这种吃人的故事,却并没有因为朝代的更替而消失,唐朝能有云华公主这种绝世美女。

以后……不会再也没有……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