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最新小说

《丝袜美母柳梦曦》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前序

2020-05-29   编辑:冷残影
  • 丝袜美母柳梦曦 丝袜美母柳梦曦

    清晨的柳梦曦,像露珠一样饱满透彻,浑身散发着一股淡雅的清香与迷人的味道。胸前一对儿刚刚苏醒的丰润美乳,在她身上那件丝薄的吊带衫下温柔摇拽着,而一条挂在椅背上的连体水晶肤色丝袜,此时也被一只伸来的白皙玉手轻轻拿起。  随後,就见床上那坐起的雪白圆润美臀正伴随着两条舒展中的美腿,将一对儿攥缩着颗颗晶透的玉趾伸进那条轻薄的连体丝袜中,然後精心的卷裹在她那修长无比的大白腿上。

    惊堂木 状态:连载中 类型:青春校园
    立即阅读

《丝袜美母柳梦曦》 小说介绍

主角是的小说叫《丝袜美母柳梦曦》,是作者惊堂木倾心创作的一本青春校园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清晨的柳梦曦,像露珠一样饱满透彻,浑身散发着一股淡雅的清香与迷人的味道。胸前一对儿刚刚苏醒的丰润美乳,在她身上那件丝薄的吊带衫下温柔摇拽着,而一条挂在椅背上的连体水晶肤色丝袜,此时也被一只伸来的白皙玉手轻轻拿起。  随後,就见床上那坐起的雪白圆润美臀正伴随着两条舒展中的美腿,将一对儿攥缩着颗颗晶透的玉趾伸进那条轻薄的连体丝袜中,然後精心的卷裹在她那修长无比的大白腿上。

《丝袜美母柳梦曦》 第六章 免费试读

临近中午的时候,刚从中医医院里出来的柳梦曦,正挂着一脸耻辱且又羞臊的表情,迈着两条性感且又微微颤抖的肉丝美腿,极度沮丧走在繁忙的街道之上。

尽管室外的空气清爽平和,但此时在柳梦曦的内心里,却透着一股让她坠坠不安的情绪。

柳梦曦此时的心情可以说是糟透了,她不知不觉中患上了这种怪病,又经过刚才老中医陈品正的确诊,这种病因竟然是她过於渴望性爱而导致的。这不禁让柳梦曦越发的感到羞耻难当!她不愿意相信自己竟然会患上这种难以启齿的怪病,甚至都不太愿意相信陈品正的诊断,但可怕的现实却一直在困扰着她的身心。

尽管柳梦曦并不打算承认陈品正的诊断,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就在此时此刻,她的身体又变得越来越敏感了起来,即便现在柳梦曦脑子里没有想着性爱的事情,但随着走路时身体的摆动,她的乳头却总会在不经意之间摩擦到乳罩而勃起,就连她的肉穴也在第一时间潮湿泛滥了起来。

突如起来的快感让柳梦曦顿时停下了脚步,她站在原地颤抖着两条丝袜长腿,感觉有一股羞耻的潮水正从她双腿间的内裤里渗出。这种不受控制的反应迫使柳梦曦体内燃气了一阵骚热,然而那汩汩淫秽的汁液却不会因为柳梦曦的郁闷而停止流出。

不过柳梦曦也不是一个轻易被打败的女人,身体的羞耻感越是浓烈,她的自尊心就越是强烈,她不希望因为这种事情而影响到自己的生活与工作,便毅然决然的迈动着两条羞臊的性感丝腿,忍受着内裤里的潮湿与心中的压抑,走向了一间药房内,买了一瓶安定药物来克制自己此时体内的骚热。

安定剂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克制住那汹涌的淫欲,但却给柳梦曦身体带来了更多负担。但即便如此,柳梦曦也不愿意再被这可怕的淫欲所摆布,她是一个非常要强的女人,也是一个非常自爱的女人,她不甘忍受这种淫秽的折磨,情愿忍受着安定剂的副作用,而继续保持贞洁的心情,来继续完成着自己的工作与事业。

然而,以上的这些种种淫欲也只不过是小试牛刀而已,真正可怕的淫欲还没爆发出它潜在的威力,但真正可怕的威胁却始终在伺机而动在柳梦曦的身边,可柳梦曦却始终蒙在鼓里,就连她的儿子小明也不知道,其实自己那美母不仅被一个男人给盯上了,而且早就被另外一个男人给奸污了。

柳梦曦被任海波迷奸的照片,被保安李浩用打码的方式发在了成人论坛里,同时这很快便引起了小明的注意。尽管那一张张淫秽的艳照上被上了马赛克,但照片里房间装饰与柳梦曦腿上的那条肉色丝袜,还让小明认定了照片中的女人就是自己的母亲。

「怎麽会这样?我没看错吧?这…这是妈妈??」

窝在房间里的小明此时瞪大了一双吃惊的眼睛!他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中的照片。虽然他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但此刻他那慌张的心情却又被照片里景象刺激的血脉喷张!

「这是谁在跟妈妈做爱?天呐!我不相信妈妈会这麽下贱!」

小明此时难以置信的对着电脑屏惊呼了起来,但他的手却又不老实的摸抓着自己的裤裆,因为照片里的画面实在是太过淫艳:柳梦曦的两条丝袜美腿被照片里那个陌生的男人揉玩成了各种型装,一双双白皙玉嫩的脚趾也被这个陌生的男人吞吐在口舌之中,而照片里那根勃起的肉棒也为所欲为的抽插两腿之间的肉穴,在这些无法发声的照片上演着一幕幕精彩的肉戏!

「啊…呼…该死!难、难道妈妈背着我们父子在外面偷男人??」

此时小明的心里真是又感到纠结,又感到刺激。他一边对着照片里母亲那蹂躏中的丝袜美脚在撸动着自己的肉棒,一边又愤愤不平的感到欲壑难填,感觉这些照片里内容仿佛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一样,那麽真实,那麽淫荡。

「啊……」

一阵迫切的呻吟後,小明竟将自己的精液喷射在了电脑屏幕上,射在了母亲的丝袜美脚上,他无法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但心里却扬起了一阵无比亢奋的淫邪感觉……

深夜,孤单的柳梦曦躺在自己的闺房里,她望着墙上挂着她与王志国的照片,心中不禁产生了一股思念之情,她本来是打算将自己的病情告诉丈夫的,但又难以启齿这种荒唐且又下流的事情,便又怀着一股倔强与郁闷的心情,将白天买来的安定片吃了两粒,准备闷头睡一觉来忘记这些烦恼的事情。

然而,普通的安定片却无法一直克制住她体内的淫毒,当柳梦曦半睡半醒之时,她忽然又感觉那阵无法控制的淫欲在侵袭着她的全身。

「啊…唔……」

肉穴的潮湿,传来了一阵阵难以言语的瘙痒,这逐渐让柳梦曦感到自己的双腿又在颤抖了起来,同时那一股股强烈的淫欲感也让她开始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她现在脑子里渴望着性爱的滋养,渴望着一根粗大的肉棒来填满她那空虚寂寞的心情,她躺在被窝里蠕动着自己那躁动不堪的身体,蜷缩着两只敏感的玉足,双乳上的奶头又再一次的渐渐凸起,这一系列的反应让柳梦曦根本无法再安睡下去。

「啊…啊…怎麽搞的?怎麽越来越热了……」

柳梦曦此时一把掀开了闷在自己身体上的被子,她打开台灯一看,竟发现躺着的床面上已经染湿了一片淫水,便赶紧脱下内裤想要擦拭一下自己那不争气的肉穴。可当自己的玉指轻触在那仍然流着淫水的肉穴上时,忽然一股强而有力的刺激感,瞬间便让柳梦曦颤抖的淫叫了起来!

「啊啊……」

突如起来的淫欲感,正猛烈充斥着柳梦曦的肉穴!在随着她无意间用手指滑动着自己那两片娇嫩的肉瓣时,这股强烈的淫欲感又带给了她从未享受过的快感!

这阵快感来的太过迅猛,以至於柳梦曦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随着身体的抖动,而本能的用手指搓挑起了自己的肉穴,同时嘴里那淫荡的呻吟声也越来越生动了起来。

「啊……啊……唔…啊……喔!啊……」

一生自爱的柳梦曦从来没有手淫过,她曾视自渎为耻,但此时此刻的她却无法再去抵抗那淫欲的诱惑,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手指,尽情的用自己那颗颗高贵且修长的玉指来挑逗着自己那淫荡的肉穴。

「不…我不能…可我又忍不住…啊……啊呜~ 啊呜呜……啊……啊啊……」

此时的柳梦曦真可谓是一言难尽,痛苦与快乐同时朝着她那坚强的自尊心袭来,慢慢的让这位高傲的美女开始放下心防,她开始尽情的用自己的手指抽插着那可耻的肉穴,但心里却不得不承认,这种可耻的感觉却是很舒服,很刺激,同时也很上瘾。

淫欲虽然感染了柳梦曦的肉体,但却无法感染她的自尊心,可即便如此,柳梦曦却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四肢,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肉穴。此时的柳梦曦真是又急又臊,她一边流着屈辱的泪水,一边又忍不住的用手指挑逗着自己的淫穴,最终在自己心防溃泄的一霎那间,那根一直徘徊挑逗在自己阴唇上的芊芊玉指,还是忍不住的插进了那潮湿紧密的蜜洞里!

「啊呜!!!唔…唔……」

一阵无比享受的呻吟声,让柳梦曦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虽然她现在已经沈迷在愉悦的淫欲之中,但她还是忘不了隔壁房间内的儿子,她害怕自己因为呻吟的太过忘我,而惊醒了梦中的儿子,便死死咬着自己那性感的下嘴唇,同时一手紧捂着自己的嘴巴,一手还在不停的抠插着自己的蜜洞。

「唔…呜噢…嗯…嗯唔唔……」

柳梦曦哆哆嗦嗦的发出着魅人的骚声,她原本以为自己这种细微的声音不会让隔壁的儿子听见,但让她意想不到的是,此时的小明正性奋的趴在她闺房的门口外,轻轻透过那隐秘的门缝,目不转睛的窥视着她那淫荡手淫姿态。

母亲羞耻的一幕最终还是让小明看见了,然而此时整个安静的房间里,除了柳梦曦那『呜呜』的呻吟声外,就只剩下她手淫所发出来的那种湿漉漉的『噗噗』声了。

柳梦曦自然是不知道儿子正在窥视自己,她依然忘我的用手指插弄自己的蜜穴。那晶莹剔透的两片娇嫩肉瓣随着她那芊芊玉指的插挑拨弄,正不断的向外飞溅着汩汩蜜汁。而那她两条圆润粉嫩的大腿,也摆成了一个极为淫荡的M形状,每次手指伸进蜜穴之时,她那两只性奋抽攥的玉足便会因刺激而踮起脚尖,同时使得她整个身体也随之抽缩了起来!

柳梦曦这阴门打开的下流姿势,就这麽清清楚楚的看在了儿子小明的眼里。

这不禁让此时的小明更加性奋无比!更加欲火焚身!他每一次见到母亲用手指深抠进那紧密湿滑的小肉穴里时,他裤裆里的肉棒便会跳动一下!他每一次见到母亲那两只左右摊开的白皙玉足,因为性奋而踮起那两颗大拇趾时,他就有一种射精的冲动!

「啊…妈妈的美脚实在是太性感了,就算不穿丝袜也是那麽诱人……」

如此淫秽刺激的画面,小明自然是忍耐不住的,他看的饥渴难耐,喉咙生火!

赶紧掏出自己裤裆里那根快要憋炸的小肉棒,偷窥着自己母亲那因为性奋而不断踮起的玉白脚趾,开始疯狂的撸动了自己的肉棒!

仅仅一门之隔,这一对儿母子竟然开始互相忘我的手淫了起来!母亲肉穴里的蜜汁被挑逗的越来越多了,渐渐变成了一汩汩透明的浪花。而儿子肉棒里的精液也越积越多了,渐渐想要喷出那滚烫的精浆。

在儿子与母亲同时快要达到高潮的时候,小明手中的肉棒竟然提前擦枪走火,一汩浓烈的精液瞬间不受控制的从龟头里喷射了出来!同时小明也不经意之间打了一个极为舒服的哆嗦,但这却也让房内的柳梦曦察觉到了一丝门外的响动。

「呀!谁…谁啊?小、小明?是你吗??」

柳梦曦此时赶紧将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脸羞臊不已的望着那看似紧闭的房门。而这时站在门外的小明,却也是浑身的紧张。但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好在小明脑子转的快,他赶紧将自己的肉棒收入裤裆之内,然後装着刚睡醒的迷糊样,轻轻将门推开。

「唔…妈妈?怎麽了?这大半夜的……你一个劲的叫什麽呀?」

小明此时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走进了柳梦曦的闺房。而这时的柳梦曦却将她那赤裸的下身严严实实的埋在被窝里,当她看见自己的儿子正一脸迷糊样子时,柳梦曦不禁心情紧张的对儿子解释道。

「噢…那个……妈妈有点不舒服。」

「啊?不舒服?妈?你没事吧?你不是去过医院了吗?」

柳梦曦此时尬尴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她内心纠结且又羞耻,不知道再跟儿子解释什麽好?但又见儿子一脸疑惑的询问着自己,便只好继续编着嘴里的谎话。

「去了…去过医院了,不过…不过我这个病…不太好治。」

「呀?妈妈,那…那你现在要不要紧呢?要不要我打电话叫救护车呀?」

「噢不!没事的,没事的,我刚才吃过药了,不会再有事了。」

「没事?怎麽会没事呢?妈妈,你看你现在的脸都红了。」

小明此刻完全是在明知故问,问的柳梦曦的脸上阵阵发红,这不禁更是让小明感到很是刺激,他此时看着母亲那骚红的小脸,心想母亲明明就是在手淫,怎麽还故意骗我说生病?又想起之前在网上看见的那些母亲的淫照,便更加相信母亲在外面有着男人。

「妈妈,要不……我给我爸打个电话?」

「别!千万别!」

「啊?为什麽?」

「那个…你爸爸在外面工作,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分他的心。」

小明故意试探着母亲,而柳梦曦此时那慌张失措的表情,明显就是做错事情的反应,这更是让小明深信不疑,母亲绝对在外面有男人。

「妈妈,你今天不是去中医医院了一趟吗?效果怎麽样啊?」

小明此时继续询问着母亲,他想要再对自己的母亲试探试探,因为小明现在根本就不相信母亲是去了什麽中医医院的,可能八成就是借口跑到外面跟野男人约炮去了。

而这时的柳梦曦也感到了一份压抑感,她来不及跟儿子再解释了,因为此时她那藏在被子里的肉穴又开始冒出了汩汩淫水,但又见儿子一个劲的在询问着自己,便只能委婉的对儿子说道。

「小明,今天太晚了,你还是早点回房休息吧,我这里…没事的。」

「我担心你嘛,那这样吧,我明天陪你一起去医院看看。」

「你去?你去干什麽呀?我这种病是不能让小孩子看的。」

「啊?什麽病啊?还不能让我看?」

「我……哎呀,总之你去了会不方便的。」

柳梦曦越是不让小明陪她去医院,小明就越是感到好奇。此时小明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浓烈了,他更加怀疑母亲肯定是在对自己隐瞒着什麽?或许跟母亲偷情的野男人就是医院里的某个医生也说不定,便开始软磨硬泡的要求柳梦曦明天带自己去趟医院,非要看看那所谓的真相到底是什麽。

「哎呀妈……爸爸不在家,就由我来照顾你嘛,再说明天你带我去趟医院,还能给我看看腿嘛。」

柳梦曦此时听完儿子的这番话後,不禁心中有些五味杂陈了起来,她一方面对自己的行为感到不耻,另一方面又对儿子的关心感到安慰,同时她还对自己的病况感到越发担心,因为她还从来没有像今晚这位放荡过。想着自己的病情可能越来越严重了,便又打算去找老中医陈品正看一看,便考虑了再三之後,最终还是答应了儿子。

第二天早上,柳梦曦便带着儿子小明来到了中医医院,她先是给小明看了看骨科,经查过之後确认小明的腿脚已无大碍,便又有些纠结的迈着两条羞耻的肉丝长腿,走进了陈品正的办公室内。

「陈医生……」

「哦?是柳夫人啊,呵呵,我就知道你今天会来找我的。」

而这时坐在办公室里的陈品正,也早就料到柳梦曦今天肯定会再来找他看病的。因为柳梦曦的这种怪病也只有陈品正可以医治,所以他断定柳梦曦一定会再次来找他的。

当这位口蜜腹剑的老中医站起身来,准备对着柳梦曦笑脸相迎的时候,他那两只苍老且透着淫光的色眼,却是始终鬼鬼祟祟的盯着柳梦曦的那性感的丝袜美腿。

今天的柳梦曦仿佛比昨天还要艳美动人,此时她身穿一件蓝色的针织开衫外套,内搭着一件纯白色的女士衬衣,胸前凸显着那两团饱满的圆乳,下身搭配着一条纯黑色的平膝短裙,在典雅之中又勾勒出她了那圆翘的臀型。而那两条笔直且又十分修长的透丝玉腿下,是一双高贵的墨绿色高跟鞋。

这身打扮让柳梦曦充满这一股都市丽人的感觉,同时也让陈品正看的是心花怒放!可又让陈品正感到意外的是,怎麽今天柳梦曦竟然连同她的儿子也一起带来了?这瞬间就让这个猥琐的老中医感到有些不爽,因为今天的陈品正打算计划给柳梦曦来一个全方面的身体检查,而此时却多出来了一个碍事的小鬼,这不禁将陈品正的计划全都打乱了,心中也颇为感到有些苦恼了起来。

不过陈品正毕竟是一个狡猾的老男人,他两只贼眼睛一看见站在柳梦曦身後的小明是一脸的天真无知,便估计这小鬼也不会给自己带来什麽太大的麻烦,便又对着柳梦曦笑道。

「呵呵呵,柳夫人,怎麽今天连你家的小少爷也一起带来了啊?」

「哦,孩子的腿之前摔骨折了,所以今天刚好也带他过来看看。额…小明啊,我跟陈医生说点事,你在门外等我。」

柳梦曦此时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小明,她生怕陈品正会当着儿子的面前说出自己的那羞耻的病状,便想让小明在问外等候。

但这时的小明却有些不太愿意离开这里,他看着面前这位老中医估计怎麽也有60多岁了,心想这麽一个糟老头子应该不会是母亲的姘头吧?但又总觉得这老头笑起来十分的虚情假意,便有些顾及的对着母亲说道。

「妈妈,你就让我在这陪着你好了,要不然我会担心的。」

「哎呀你这孩子,妈妈要让这位陈爷爷看病的,你要在这里的话,妈妈会不方便的。」柳梦曦见儿子有些不愿意离开自己,便尴尬的劝说了起来。

而这时的陈品正也不免有些谨慎了起来,他没想到这个幼稚的小鬼竟然还有些护母之心,便又虚情假意的对着小明笑道。

「呵呵呵,孩子,你就在这好好陪着你妈妈吧,不过你也不用这麽担心,爷爷会把你妈妈的病治好的。」

「哦,那就拜托爷爷了,请爷爷一定要把妈妈的病知好。」

「呵呵,柳夫人,你这家这位小少爷还真是知冷知热啊。」

柳梦曦此时真是有些无可奈何了,尽管她心中不太情愿让儿子陪着自己,但事已至此也没有什麽办法,便坐在了陈品正的面前,有些婉转的对他说道。

「陈医生,额…我昨天回去以後,感觉…感觉就像你说的那样,身体好像…好像越来越不舒服了。」

陈品正此时瞧了瞧一脸骚红的柳梦曦,又看了看坐在她身旁的小明,瞬间就明白柳梦曦是不想让儿子知道自己的病情,便心中偷偷一乐,故意对着柳梦曦问道。

「哦?柳夫人?莫非昨晚回去後,你的身体还是那麽骚热??」

「额,这……」

当柳梦曦听见『骚热』这两个字时,她顿时感到更加面红耳赤!心中一阵紧张!真是怕什麽就来什麽,同时心里也有些抱怨着陈品正,怎麽能在自己儿子的面前说出这种话来?

可此时的小明却揣着明白装糊涂,他明明知道『骚热』这两个字代表着什麽,但却又不想让母亲过於的难堪,便故意对着陈医生问道。

「爷爷,你是说我妈妈身体发热吗?他是不是发烧了呀??」

正所谓扮猪吃老虎,谁也防不住。一向狡猾老练的陈品正还真就被小明这句童言无忌的话给说楞了!他此时看了一眼小明,见小明一脸的天真无邪,便更加放心大胆了起来,看来这个小鬼确实跟自己想的一样,只不过是一个幼稚的小屁孩而已。

「呵呵呵,孩子,你妈妈的病呢…其实跟发烧是有区别的,至於这个区别嘛……」

「哎呀小明!你能不能别再这麽多嘴了?」

一直处在紧张情绪中的柳梦曦,见陈品此刻正想要对自己的儿子解释什麽?

便赶紧强加搪塞的对着小明制止了起来。

可这却反倒更让小明感到好奇?为什麽母亲今天变得如此欲言又止?为什麽陈品正总是话里有话?莫非他俩真的有一腿?正当小明还在思考的时候,陈品正却又一笑了之的对着柳梦曦说道。

「呵呵,柳夫人,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不想让你家小少爷太过担心对吧?呵呵呵呵,你放心,我会点到为止的。来,先让我先给你把把脉……」

陈品正虽然是轻描淡写的说着,但其实他心里却已经试探的差不多了。而此时的小明却始终疑神疑鬼,虽然小明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的始末原由,也根本不知道这一切的阴谋诡计,但他就是想知道母亲到底是不是在跟这个糟老头子鬼混?

这不仅仅只是出於自己对母亲安危上的考虑,同时更多的也是出於小明对自己淫欲的满足。

因为小明深深的觉得,母亲那不耻的出轨行为已经刺激到了他的心灵,那一张张有关母亲的淫秽艳照始终徘徊在小明的脑海里,让他越想越是欲罢不能!一股全新的绿母体验,正鬼使神差的侵袭着小明的良知,让他越来越产生了一种变态的渴望。

此时这一老一少正打着各自心中的小算盘,老中医陈品正的想法很简单,他就是想在徐有伟之前,来好好玩弄一下这位美丽的人母。而此时小明的想法也很简单,他就是想要搞清楚这个老中医到底是不是母亲的姘头?好能更多的满足自己的那变态的绿母欲望。

然而此时柳梦曦的心情却十分的复杂,她完完全全的被两股淫邪的力量蒙在鼓里,一边纠结着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儿子,一边又担心着自己的身体状况,她这种隐隐无法透露的羞耻,其实早就被这一老一少看在了眼里,可柳梦曦却依然无知。直到陈品正准备给她把脉的时候,柳梦曦才缓了缓自己那尴尬的神情,迟疑的将自己那只雪白的胳膊伸向了老中医的面前。

陈品正此时一边把摸着柳梦曦的脉门,一边偷偷用他眼角里的余光窥视着桌下的那两只性感的高跟鞋。同时他心中又暗暗盘算着,到底该用什麽办法才能让柳梦曦主动的脱去自己的高跟鞋?又该用什麽办法才能当着小明的面前玩弄他母亲的丝袜美脚呢?

狡猾的老中医闭目冥思了一阵後,忽然就感觉自己手指下的脉象里传来一阵异常的跳动,这顿时让陈品正意识到柳梦曦昨天可能吃了什麽其他的药物,便机上心头的对着柳梦曦问道。

「柳夫人?你今天的脉象十分异常啊,莫不是……你吃了什麽安定类的药物吗??」

柳梦曦此时一楞!她没想到陈品正的医术竟然如此高超?自己昨天确实偷吃了几片安定剂,为的是克制住自己体内那泛滥的性欲,怎麽今天被陈品正一把脉门就查了个清清楚楚?这不禁让柳梦曦再次对这位老中医刮目相看,但同时又有些羞愧了起来。

「额…是呀陈医生啊,你说的没错,我昨天是吃了几片安定剂,怎麽了?」

「哎呀!柳夫人啊柳夫人,你好糊涂啊!那安定剂是随便能吃的吗??那些都是化学激素啊,你身体本来就是阴阳不调,怎麽还能……」

陈品正此时表现得极为担心,这不禁让柳梦曦感到心中一颤,看来自己是吃错药了,便赶紧又对陈品正解释道。

「这…陈医生,我想没这麽严重吧?我只是吃了几片安定,就是想缓解一下我的病情而已,我想……这没什麽大不了的吧??」

「唉!柳夫人,生病怎可儿戏啊?你这病状本来就属罕见,你又乱服镇定药物,现在可好,你的脉搏已完全紊乱,我连你的脉门都摸不准了。」

「什麽?这…这麽严重啊??」

柳梦曦现在是真有点心慌了,毕竟隔行如隔山,她哪里知道自己的病状有多麽严重?被陈品正这麽一说,便深信不疑的感到自己的病症可能真的加深了。

而这时的小明也不禁感到有些紧张了起来,他原本以为这只不过是母亲的一场隐瞒而已,可此时当他看见母亲脸色苍白,又见陈品正一脸担忧,便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完全理解错了?可能母亲真是生病了也说不定。

「额…爷爷,这麽说我妈妈的病是越来越严重了吗?你快点想办法救救她呀!」

小明毕竟缺乏社会经验,在老中医连唬带吓的情况下,这个天真的男孩便开始信以为真的认为母亲是真的生病了。

可道貌岸然的陈品正却始终心怀不轨,他见柳梦曦此时一脸的恐慌,又见小明一脸的紧张,便趁热打铁的对着小明说道。

「孩子,你放心,我刚才不说了嘛,我是可以治好你妈妈的病的,但是你妈妈昨天因为服用了安定剂,导致她现在上半身的经脉全都紊乱了,我此时就是想查也查不出来呀,除非……」

「除、除非什麽??」

「呵呵,除非我给你妈妈把把脚脉,这样或许可以从你妈妈脚上的脉络里查出一二来。」

陈品正话音刚落,就听见面前这母子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脚脉!?」

「脚…脚脉?」

陈品正这句话是故意给小明说的,但激起的反应却让母子二人同时感到了一阵惊羞!小明惊的是这个老中医竟然想要看自己妈妈的丝袜美脚,而柳梦曦羞得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陈医生,脚…脚上有脉络吗?」

「当然了柳夫人,人脚上的脉络要比手腕上的还要多呢,而且脚上的脉络也更加清晰可见。」

其实柳梦曦也知道脚上是有脉络的,但此时她却不太想让陈品正给自己看脚,因为柳梦曦是一个极为自爱的女人,她一向以露出脚趾为耻,可如今却陷在了两难的困境里。

可此时的小明却也是五味杂陈,他一方面担心着母亲的病情,一方面又渴望看见母亲那性感的丝足被这个老中医把玩,见母亲此时犹豫不绝,便趁机对母亲劝说道。

「妈妈,既然这样……那就快让陈爷爷看看你的脚吧。」

「哎呀小明你……」

柳梦曦此刻当然不情愿了,她甚至有些生气的对儿子说道。可这时的陈品正也看出了柳梦曦心里的羞耻,便捋了捋他那花白的胡须,然後又假装善解人意的对着柳梦曦问道。

「柳夫人,莫非…你信不过我?」

「哦不,陈医生,我不是信不过你,我…我只是……」

「呵呵呵,柳夫人不必如此,老夫我从医多年,深知男女有别的道理,如果柳夫人你忌讳的话,那你大可以把脚伸向桌下,老夫在桌下替你把脉也就是了。」

「这……」

陈品正这番话更加让柳梦曦感到无地自容,她真後悔昨天不应该吃那些安定片。然而现在事已至此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羞耻是肯定羞耻的,但起码将自己的脚放在桌下,可以最大程度的降低自己的羞耻心,起码不会亲眼看见自己的美脚被这个老中医把弄。

「柳夫人,请你放心,我用人格担保,不会让你感到难为情的。」

陈品正见柳梦曦始终徘徊不定,便再次一本正经的对着柳梦曦保证道。而此时的小明却不管这个老中医的葫芦里卖着什麽药,也不管自己母亲是否愿意,因为现在的小明完全被即将发生的事情所以吸引住了,他抱着一心渴望看见母亲那双性感丝足被玩弄的心情,激动且又迫不及待的对着母亲说道。

「妈、妈妈,你就别考虑,陈爷爷也是为了你好呀,你…你不打算治好病啦??」

此时小明的心情真是又饥渴又焦急,他太过渴望看见自己母亲的丝足了,以至於他说起话来都有些哆哆嗦嗦。

而这时的柳梦曦却脸上布满了阴云,她倒不是担心陈品正会对自己动手动脚,而是自己心中那道羞耻的防线始终无法越过。她长这麽大还从来没有被谁看过自己的脚呢,就连自己的老公王志国也没有如此近距离的观赏过自己的脚,怎麽今天却被逼着走到了这种地步?

柳梦曦此时心中极为矛盾,她此时看了一眼自己那焦急中的儿子,又看了一眼坚定无比的陈品正,随後又望了望这挂满锦旗的办公室,见办公室的门还敞开着,便稳了稳心中那份羞耻的滋味,扭头对儿子小声说道。

「小明,去把门关上。」

「啊?哦!行行行!」

小明此时回头一看,见身後的房门还敞开着,便立即点头答应的站起身来。

此时他那不灵光的腿脚仿佛一下就好了,只见他飞快的将门关闭了起来,然後又飞快的坐回到了柳梦曦的身边,按耐不住心中的饥渴,只求母亲能快点将她丝腿下的高跟鞋脱去。

而这时的陈品正却比小明有耐心的多,他不急不躁的看着柳梦曦,看着柳梦曦那左右为难的羞耻表情,心中倒也是一阵享乐。

陈品正此刻心想:自己的好友徐有伟用尽心思、花尽力气也没有把玩到柳梦曦的丝袜美足,可如今自己却略施小计便让这位美人妻,主动献出了她那高贵且神秘的玉丝足,这不禁让陈品正感到十分的得意!

「柳夫人,准备好了话……就请你把脚上的高跟鞋脱掉吧。」

尽管柳梦曦心里怀着一百个不情愿,但最终她还是主动的弯下腰来,将自己右脚上的那只墨绿色的高跟鞋脱来下来。当她那只裹着肉色丝袜的性感美足暴露在空气里的时候,她身旁坐着的一老一少都同时激动的血脉喷张了起来!

此时小明哽咽着他那发干的喉咙,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伸出了一条修长的丝袜美腿,然後又羞涩的将她那只惊艳的丝足伸进了桌子下面,紧张的缩攥着她那裹在丝袜里的颗颗玉趾,正好不偏不倚的将这只丝足翘在了陈品正的胯下。

柳梦曦这一伸一翘的姿态,让小明看得是两眼发直!然而这时的陈品正却要比小明还要激动万分!尽管这位老中医此时脸上不带声色,但他的心理却十分的性奋。

当柳梦曦那只丝袜美足伸向自己的胯间时,陈品正不禁都感到有些冲动了起来。他赶紧稳了稳自己的心神,小心翼翼的用左手拖住了柳梦曦的那丝软的脚跟,然後用右手按住了她的丝袜脚心,随後便轻轻的揉弄了起来。

「啊…陈医生…你……」

「柳夫人莫慌,我正在给你把脉,还请柳夫人有点耐心,不然你的脉象会乱的。」

自己那藏在桌下的丝足,让柳梦曦完全无法看见。同时她也看不见陈品正究竟是怎样在给自己把脉的?只能感觉到自己的脚心处正传来阵阵难以启齿的骚痒感,而这阵瘙痒感也瞬间侵袭了她的全身,迫使她那条伸直的丝袜长腿开始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嗯…呼…啊……」

一阵难以忍受的轻吟声,让一旁的小明感到了心惊肉跳!同时也让小明感到了颇为的难受,因为他此时处在位置与柳梦曦一样,只能看见面前那伸出去的丝袜长腿,却无法看见藏在桌下的丝袜美足,更无法看见陈品正此时的一举一动。

这不禁让小明感到十分的不爽,本想着自己可以近距离的观赏母亲被人按脚趾的美景,可没想到眼前那张该死的桌子却挡住了他的视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那条丝袜美腿在一个劲的哆嗦着,却根本看不见那只藏在桌下的丝足到底经历着什麽样的磨难?

其实这一切都在陈品正的计划之中,这个老谋深算的老中医自打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完全算计好了,他将自己的办公桌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屏障之外看似是在把脉,而屏障之内却可以随心所欲的玩弄柳梦曦的丝足。

如今这种性感的丝足已经完全落在了陈品正的手中,他想怎麽玩就可以怎麽玩,但前提条件是必须玩的从容一点,必须玩的自然一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不会让柳梦曦有所察觉,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柳梦曦体内的淫毒慢慢发作。

「柳夫人,你别这麽紧张,你看你的脚缩的这麽紧,我都不好把脉了,呵呵呵呵……」

陈品正故意让柳梦曦放轻松,可柳梦曦那里轻松得了?她现在心中的羞耻感不言而喻,就光脚上那骚痒的感觉就可以让她浑身抽搐,而那只伸在陈品正胯间的丝袜美足,自然也就显得紧张万分。

而这时的陈品正却又笑而不语了起来,他见手里的丝足一个劲的抽缩着,那包裹在丝袜里的五颗玉趾也颤颤巍巍的紧攥在一起,好似含羞待放的花骨朵一样,好像在一直在微微逃避着自己的按摩,便擡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柳梦曦,见此时的柳梦曦低头不语,脸上羞红不已,便干脆用他那苍老的手指拨动起了那一颗颗抽攥中的玉趾。

「啊……」

「怎麽妈妈??」

「哦…没、没事……」

因为紧张而攥成一团儿丝袜脚趾,硬是被老中医给掰开了,这顿时让柳梦曦感到一阵难以形容的羞耻感!她不禁失声羞叫了起来,同时也让身边的儿子感到性奋不已!此时小明多想看看陈品正到底是怎麽玩弄母亲的?那他又不可能趴在桌子底下看,便只能既焦急又无奈的瞧着母亲那颤抖伸直的一条丝腿,心中感到颇为的遗憾。

而这时的陈品正却乐在其中,他知道柳梦曦顾及自己的羞耻心,不敢对他过於深究,便放心大胆的用手指挑逗起那一颗颗丝滑的脚趾,然後用自己的大拇指深深的摁在柳梦曦的脚心上,反复抽摸把玩了起来。

「呼…呼嗯…陈医生…好、好了吗?」

柳梦曦希望陈品正能够放过自己,因为此时她感觉自己的丝足被陈品正挑逗的越来越骚痒了,而且更可怕的是,柳梦曦现在体内的淫毒也渐渐发作了起来。

一股无形的性冲动从丝脚上的脉门涌进了她的全身,迫使她的肉穴开始渐渐潮湿了起来。

「柳夫人,请把你的左脚也伸过来,我要一起把脉。」

贪婪的陈品正并不满足一只丝袜美脚,他开始更加大胆的对着柳梦曦要求道。

而这时的柳梦曦虽然心有余悸,但为了早点结束这羞耻的一幕,便咬了咬牙後,将自己另一只丝足上的高跟鞋脱掉,随後将那只颤抖的右丝美足也一起伸进了桌子下面。

此时两只美丝足终於都落在了陈品正的手中,这个狡猾的老中医也终於露出了他那淫邪的眼光,他开始偷偷将自己的裤链拉开,掏出一个狰狞且粗大的肉棒,然後又偷偷将肉棒抵在了桌下那两只丝滑惊艳的美足之间。

而这时桌对面的柳梦曦却不知道,自己那宝贵的丝足正被这个无耻的老中医奸淫着,一场淫秽且又狡诈的足交肉戏,就这麽明目张胆的便展开在了这间办公室内……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